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www.2257.com先将笔砚碎却,称为临济宗

www.2257.com先将笔砚碎却,称为临济宗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01

速脱此难

第七十三回宝林寺韩昭毁佛 韶州府城东北五十里,有溪曰曹溪,溪上有寺曰宝林,乃唐高僧卢慧能道场也。慧能即六祖,新州人,唐贞观癸亥年生,有夙慧,贰周岁时,闻诵金刚般若经,即能寻师,25岁,传五祖衣钵,四十三岁祝发,柒十七岁而卒。李宥时慧能初至日喀则,五祖宏忍大师以钵盂锡杖及所传袈裟,谓五百众僧曰:“何人作无像偈,即传衣钵。”首座一僧,名神秀,即题曰: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 时时勤拂拭,莫遣有尘土。 慧能见之,乃曰:“佛宗本是空,如此仍有像矣。”即改题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用拂尘埃? 五祖宏忍曰:“此全悟道,脱然无像,可传衣钵矣。”即以法宝授之。当时六盘水上卿,问五祖曰:“会中五百僧不付衣钵,何独付于卢行者?”五祖曰:“虽有五百人,四百九二十人会佛法,惟卢行者不会佛法,独悟道,方传得衣钵。”参知政事深然之。慧能受法,遂为六祖。后再至圣地亚哥法性寺,继至韶州曹溪宝林寺,末归新州国恩寺。以开元四年十一月十二十四日段。三州官吏,于半路争迎六祖真身,无法决,乃祝曰:“焚香所指处,师即归焉。”香指曹溪,因迁龛并衣钵,建塔存之,而白光冲天,16日不绝。五代时,僭王刘-,迎衣钵至新北,爱妻偶触坠地,无法修补,因舍田数千顷赎罪。及黄巢之乱,兵犯曹溪,云雾昼晦,军官失道,咸致恭乞哀而去。其肉身传至宋末,天宝蕉如漆,以手摩须发如剃,其衣一袭,乃达摩所传西域屈-布,缉花心织成者,一袭乃唐元宗所赐,织成淡山水者。 一西天钵,实际不是铜铁木石;一西天履,更非革非木,不知何物也;贝叶经十七叶,字如刀削。至元戊午,元将张宏范师犯广南,下韶州,兵屯曹溪,军人至寺中,咸用刀-胁,以验真伪,遂折其指,元兵大惊,咸叩头乞命,相戒感到祸不旋踵。师去后,韶州等处,士女尊礼备至,广南一带乡绅经略使,燃香礼拜,奔趋若恐不如。加以元主尊礼西僧,崇尚释教。韶州人物,居然以为牟尼再世。曹溪一寺,即兜率陀天矣。 时乐昌县有萧生含瑜,偶过曹溪,游寺中,观玩的方法相一会,至客厅坐定,问长老曰:“闻昔年六祖禅师,与智光禅师,传法分戒于仪凤山菩提下,其所演讲,惟依般若三昧,令我们顿悟菩提,长老能道其详否?”长老无法答,遂留萧生在寺,盘桓数日,萧生与长老,两情相得,日见辇钱帛布施入寺者,络绎不已。萧生暗思此寺,有田三千0余顷,犹且日日-钱,未来不几富可敌国耶?以长老待生甚厚,未便究诘其支用哪里,而寺中亭台池沼,净室精舍,罔不阂肆华美,奇花异草,珍木怪石,随地令人赏心不置。内有一亭曰“卓锡亭”,亭前有泉曰“试甘泉”,盖取东坡又试曹溪一勺甘之意。结构奇巧,复道幽窈,花木最胜,盖非其人,不得至也。萧生逐日与长老接谈后,必至亭前消遣一会,私念不意昔人所咏“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却在此处也。四日,长老出寺未归,萧生独步亭前。见锦被堆含苞吐艳,芬芳花大姑娘。 正在花架下,流连未已,忽亭子后,远远若闻丝竹之音,萧生异之。由阁道左行,连过曲廊回榭数处,有一短墙,其音若自墙内出者。萧生乃扳墙而望,见复室中孩子交错,管弦咿哑,杯盘狼藉。首座者,即寺中年古稀之年僧,左右环立。及侍坐者,无非寺中年少沙弥,俱各倚红偎绿,调笑取乐。长老更拥抱妖姬艳女,轻吹细弹,酣歌畅饮,谑言-语,关怀备至。萧含瑜一见,心头火起,正欲发作,忽转念曰:“投鼠忌器。吾已入网罗中矣。”悄步而出,仍归卓锡亭前,玩花一会,始至客厅,则长老仍从方丈而出,接谈后,便欲辞职。长老一再不许,萧生勉强住至次日,见长老礼意拾贰分努力,心中不忍,乃以言挑之曰:“释门动称五戒,殊不尽然。”长老曰:“沙门戒律甚严,先生照旧于五戒之外,更兼具见乎?”萧生曰:“非也! 释子不必然守戒律,而亦有证果成佛作祖者。”长老忽色变,徐曰:“莫名其妙!”萧生曰:“不见鄱阳湖道济,酒肉不离于口;姚秦鸠摩鸠摩罗什岳母,尚能御妇人,一交而生二子乎?”长老一闻此语,打着心病,满面发赤,情知破绽,必为所窥,遂暴跳如雷曰:“严穆佛地,何物狂生,敢那样谤言?”一声砍下,只看见沙弥十余名,奔至客厅,将萧生拥至前边殿角下,不由分说,绑缚起来,萧含瑜有口难辩,追悔无及,任您乞命,置之度外。少时,长老至前,数之曰:“吾念孱弱雅士,故推诚待汝,乃敢訾吾短,将谓吾戒刀不利,不可能取汝首耶?”萧含瑜自知难免,乃泣请曰:“念数日盘桓,交浅言深,命死不敢辞,乞付全尸。”众沙弥不许,恶狠狠即提刀就剁,萧含瑜已惊慌失措。长老上前止住,沉吟一会,乃曰:“负石沉江。”长老自去,萧含瑜眼睁睁望着众沙弥,又加一石,缚定两臂,用多个人扛至曹溪上流,投于洪波巨浪中,两沙弥方始归去。 哪个人知萧含瑜未合身亡,自入水中,即得流下急湍,顶牛一会,绳松石脱,人便载沉载浮,飘流水面,即大声求助,偶遇渔舟捞起,始得上岸。改造衣裳,拜谢渔人,问明此地乃属图们江,已至韶州府城东矣。急奔至曲江城中,走诉郎中,里胥以无所证验,斥之不理。萧含瑜气填胸臆,无可发泄,抢地呼冤,再控韶州府,府尹梁伯鸾,暗思“宝林寺乃历代名胜,岂容有此奸僧?”立拘集僧众,并委员弁,搜捕寺中,果于复房内,得女生一百十八名。梁府尹大怒,切责军机章京不理,犹朔望日在寺中,进香不已。里正惶恐谢罪,请案鞫问,梁府尹许之。都督回署,将众僧用重刑拷打,一一供出:妇女俱系布施入寺,有慕清净,自愿带发修行者;有慕富足者;有恋年少沙弥,不忍归去者。众僧尚未供毕,巡抚已怒不可遏,切齿腐心,令将长老拶起,其他以烙铁火煅烙之,不平日叫苦连天。始将女孩子一一鞫问,内有一妇,颇负风格,提辖好生面善,尚未问及,妇自陈乃马那瓜人,姓沈名瑶枝,即参知政事昔年所买侍妾,于半路逃去者也。左徒满面发赤,双目直瞪,挥手令速杖毙,余者断令回家,须本夫家主亲身来领。凡来领妇者,无不笞责之。萧含瑜冤始白,赏银二百两,令归乐昌,勉以奋志下帷。 后萧含瑜成名,刺桂阳州,那时太傅鞫清此案,申详府尹,梁府尹分别首从,如法处决,又将寺中田产,留五十亩,另行招僧焚修,余尽入官,可安抚穷民数百户,马上奏闻宋主。旨下俞允。 正值刑部经略使韩昭由翔龙府按部至韶,赞羡梁府尹此举利国裕民,甚惬人意。梁府尹遂及其韩里正,将寺田逐条履勘,深叹“三万余顷沃壤,在此从前徒为藏奸养蠹之用”,勘毕,又至寺中,韩尚书一见招提兰若,僭拟皇城,立命人拆毁其二分之一,惟湘山殿乃宝林祖祠,不在拆毁之数,又将六祖肉身、衣钵等类,举火焚之。不经常烟焰并作,空中若有人语曰:“深谢韩大人,数百多年明镜无光,今始得清净化身矣!”仓卒之际间,异香扑鼻,梵音盈耳,隐约向东而去。

即心即佛

汉顺帝时,西域僧作数珠象,一年严冬、二十四气、七十二候,共一百单八。五代僧志林作木鱼。

汉桓帝梦金人长丈余,飞空而下。访之群臣,傅毅曰:“西域有神,其名曰佛。”乃使蔡厓等往天竺求其道,得其书及沙门,由是教流中中原人民共和国。

古典工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入门来

薛道衡游开善寺,谓一沙弥曰:“金刚何以弩目?菩萨怎么低眉?”沙弥曰:“金刚弩目,所以摄服群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披襟当箭

生、法、俱也。三慧,闻、思、修也。三身,法、报、化也。三宝,佛、法、僧也。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也。三毒,贪、瞋、痴也。三漏,欲漏、有漏、无明漏也。三业,身、口、意也。三灾,饔飧不济、疾疫、刀兵也。三大灾,火、水、风也。

有老僧吃饭,人问之曰:“和尚吃饭与符合规律人异否?”僧曰:“老僧吃饭,口口吃在肚里。”

六祖

凡出家,师已许之,乃为受五戒,谓之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

善导和尚庵名捱日,示众云:“体此二字,平生受用。”

《传灯录》:六祖惠能初寓法性寺,风扬幡动。有二僧争论,一云风动,一云幡动。六祖曰:“风幡非动,动自心耳。”

了元号佛印,住金山寺,苏子瞻访之。了元曰:“内翰何来?此间无坐处。”轼戏曰:“借和尚四大作禅床。”了元曰:“四大学本科空,五蕴非有。”轼投以玉带镇山门,了元报以一衲。

佛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

释家有六道轮回之说,曰天道、人道、魔道、鬼世界道、饿鬼道、家禽道。

离此壳漏子

日月灯

《法华经》:是人希有过于阿驲。优昙,花名,应瑞2000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

赍药僧

舍利塔

南州法师名博洽,山阴人,禅定之余,肆力词章,居临安。靖难时,金川门开为建文君剃发。文皇闻而囚之十余年。姚荣靖临革,上临视,问所欲言,于榻上叩首曰:“博洽系狱久矣。”上即日出之。仁宗即位,数被召问,宣德中留偈而化。

佛图澄依石勒、石虎,号大和尚。以麻油涂掌,占见吉凶数百里外,听佛陀铃声,逆知祸福。虎即位,师事之,时谓澄以石虎为海鸥鸟。

冰櫱名维则,洪武二十三年,上命凡天下僧人盛名籍者,皆要俗家余丁壹位充军。维则时进偈七章,其七曰:“天街密雨却烦嚣,百稼臻成春气饶。乞宥沙弥疏戒检,袈裟道在祝神尧。”上览偈,为收成命。

帝言日中 虎丘生公于石上讲经,宋文帝大会僧众施食,人谓僧律日过中即不食。帝曰:“始可中耳。”生公曰:“日丽天,天言中,何得非中?”即举箸而食。

三乘

石点头

新罗国僧金地藏,唐至德间渡海,居九恒山,取岩间白土杂饭食之。九十十一日忽召徒众握别,坐化函中。后三载开视,颜色如生,舁之,骨节俱动。

《传灯录》:石巩和尚常张弓架箭,以待学者。义思禅师诣之,石巩曰:“看箭!”师披襟当之。巩笑曰:“三十年张弓架箭,只射得半个汉。”

小释迦保昌黎氏子,九周岁入山,精修五载得悟。四日归省其母,啖之肉,出至溪中,以刀刳肠涤净,唐赐号澄虚大师。

南岳让禅帅法嗣南岳,下三世百丈海禅师,四世沩山灵佑禅师,五世仰山慧寂禅师,称沩仰宗。南岳下四世黄櫱希运禅师,五世临济义玄禅师,称为临济宗。青原思禅师法嗣青原,下六世曹山本寂禅师,七世洞山道延禅师,称为曹洞宗。青原下五世德山宣鉴禅师,六世雪峰义存禅师,七世云门文偃禅师,称为云门宗。青原下八世罗汉琛(Luo-Hanyu)禅师,九世清凉文益禅师,称法眼宗。凡五宗,后天下惟曹洞、临济为盛。

姬钊之二十八年至孝王元年佛入涅盘,始佛着于经,汉武帝得休屠祭天金人,始神仙雕像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姬繄扈时,始西极国化人来。赵正时,始沙门室利房等至,皇囚之,夜有金人破户出。至解渎亭侯,始以僧天竺摩腾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随文帝始西域大食入中中原人民共和国。元魏始作大神的塑像,高四十三尺,用黄金、铜。五代宗作罗汉像用铁。

伊蒲馔

慧业雅人

得真印

六道

《法苑珠林》:兜率天雨摩尼珠,护世城雨美膳,阿修罗天雨兵仗,阎浮世界雨清净。雨者,被其惠,犹言赐也。

秘籍曰大乘、中乘、小乘。乘乃车乘之乘。阿罗汉独了阴阳,不度群众,故曰小乘;圆觉之人,半为人半为己,故曰中乘;菩萨为大乘者,如车之大者,能度一切众生。故曰三车之教。

《文选》:文殊谓维摩诘曰:“何为是不二诀要?”摩诘不应,文殊曰:“以致无有文字言语,是真入不二艺术。”

涤肠

天龙合掌顶礼拜问于古德,曰:“敢问佛在何方?”古德曰:“佛在汝指头上。”天龙竖一指朝夕观望。古德从骨子里截去其一指,天龙豁然大悟。后人曰:“天龙截却一指,痛处就是悟处。”

玉带镇山门

风幡论

一行从普寂李修缘为徒。唐顺宗召问曰:“卿何能?”对曰:“善记览。”即以宫人籍试之,一无所遗,玄宗呼为“巨人”。汉洛下闳造大衍历云:“历八百岁当差二十七日,有出而正之者。”一行业其期,乃定大衍历。

梁达摩奉佛衣来,得道者传付以为真印。六祖卢惠能受戒韶州,曹溪说法,乃置其衣而不传,后谥为大鉴。

为让帝剃发

优昙钵

宝志,梁武帝师事之。皇子生,志曰:“仇敌亦生矣。”后知与侯景同日生。

如来佛见文殊立门外,曰:“何不入门来?”殊曰:“作者不见一法,在门外何以教笔者入门来?”

初祖达摩,二祖慧可,三祖僧灿,四祖道信,五祖弘忍,六祖慧能。一祖一头履,二祖四头臂,三祖一罪身,四祖一头虎,五祖一株松,六祖一张碓。梁武通天元年,达摩来自西土,以袈裟授慧可,曰:“世尊以正法眼藏付迦叶,展转至笔者,今付汝。吾灭后二百年,衣止不传。”遂说偈曰:“小编当然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孙吴二十八祖达摩,中天竺国佛法,起自初祖迦叶尊者,至达摩乃二十八祖。梁武帝天通元年始至中中原人民共和国,是为东土帝王,端居而逝。后三载,魏宋云使西域,归遇师于葱岭,手持只履,翩翩独逝,问师何往,曰:“西天去。”明帝启其圹,惟一革履存焉。

二十八日杜鹃

天雨花

雨随足注

贺僧披剃从事教育工作,顶相堂堂。《唐书》:“祝发刬草。”僧剃发曰刬草。

后魏圣武皇帝始授僧官,隋文帝制僧官十统,唐制两僧录司,唐武媚娘始令僧人和尼姑隶礼部,李杰始给度牒。

传灯

佛像

释书以灯喻,谓能破暗也。六祖相传法曰传灯。今有《传灯录》。杜甫的诗曰:“灯传无白日。”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先将笔砚碎却,称为临济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