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www.2257.com室谓之宫,汉世宗制)

www.2257.com室谓之宫,汉世宗制)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01

房屋

○宫

○殿

有巢氏始构木为巢。古皇氏始编槿为庐。黄帝始备宫室。黄帝制庭、制楼、制阁、制观。神农制堂。燧人氏制台。黄帝制榭。尧制亭。汉宣帝制轩。唐虞制宅。周制房、制第。汉制邸。六朝后始加听事为厅。秦孝公始制殿,乃有陛。萧何治未央宫,立东阙、北阙,始沿名阙。梁朱温按河图制五凤楼。魏始制城门楼,名丽谯。张说制京城鼓楼。鲧作城郭。禹作宫室。

《世本》曰:尧使禹作宫。

《说文》曰:殿,堂之高大者也。

寺庙

《释名》:宫,穹也;屋见垣上穹隆也。

《释名》曰:殿,典也。

左彻制祠庙,汉宣帝制斋室。周穆王召尹轨、杜仲居终南尹真人草楼,始名道居为观。汉明帝时,摩腾、竺法兰自西域止鸿胪寺,始名僧居为寺。隋炀帝制道场,改观为玄坛,五代宋改制宫。孙权始为佛塔。东晋何充舍宅始为尼寺。

《尔雅》曰:宫谓之室,室谓之宫。

挚虞《决疑要注》曰:凡太极殿乃有陛,堂则有阶无陛也。右磩左平,平者以文砖相亚次,磩者为陛级也。九锡之礼,纳陛以登,谓受此陛以上殿。堂之正者为路寝。凡殿堂坐位,以近尊为上,无尊者则已;东向者以北为上,南向者以西为上,西向者以南为上,北向者以东为上也。殿堂之上,惟天子居床,其馀皆铺幅席,席前设筵。几天子之殿,东西九筵,南北七筵。

书院

《史记》曰:《天官书》曰:"玄武,虚、危,主宫室。"

《史记》秦始皇以咸阳人多,先王之宫宇廷小,乃营作朝宫渭南楚苑中。先作前殿阿房,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之旗。周旋为阁道,自殿下直指南山。表南山之巅以为阙。为复道,自阿房渡渭,属之咸阳。

唐玄宗制书院。后汉刘淑制精舍。殷仲堪制读书斋。欧阳修燕居,始为户室相通,名画舫斋。

《大戴礼》曰:周时德泽和洽,蒿茂大,以为宫柱,名为蒿宫。

《汉书》曰:宣帝幸河东之明年,凤凰集上林,乃作凤凰殿,以答嘉瑞。(事具祥瑞部《凤凰》篇。)

门户

《毛诗》曰:定之方中,作为楚宫;揆之以日,作为楚室。

《后汉书》曰:《董卓传》云:建安元年七月,帝还至洛阳,幸杨安殿。张杨以为己功,故因以"杨"为名殿。

黄帝制门户,文王制璧门,周公制戟门、辕门、人门。秦始皇制走马廊,制千步廊。黄帝制阶、制梯。尧制墙。伊尹制亮槅。神农制窖。伏羲制厨。黄帝制灶、制蚕室。周制暴室。黄帝制囿。尧制池。秦始皇制汤池。

又曰:鼓钟于宫,声闻于外。

范晔《后汉书》曰:中平三年,复修玉堂殿。

公署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

《东观汉记》曰:明帝欲起北宫,尚书仆射锺离意上书谏,出为鲁相。后欲起德阳殿,殿成,百官大会。上谓公卿曰:"锺离尚书若在,不得成此殿。"

汉制开府,制九卿治事之寺。北齐始以官名寺。隋制监。唐制院、制省、制局。汉制南宫。唐制东台。玄宗制黄门省。周制馆。汉制藁街(即今四夷馆,汉武帝制)。宋置马铺,制递站。夏制府藏文书财货。汤武制库藏。

《左传》曰:襄公作楚宫,穆叔曰:《太誓》云:'人之所欲,天必从之。'君欲楚夫,故作其宫,若君不复適楚,必死是宫也。"六月,公薨于楚宫。

《魏志·明纪》云:青龙三年丁已,行还洛阳宫,命有司复崇华殿,改名九龙殿。又《高堂隆传》云:帝遂复崇华殿,时郡国有龙九见,故改曰九龙殿。

平泉庄

又曰:晋成虒祁之宫,又成铜鞮之宫数里。

又《张辽传》曰:文帝引辽会建始殿,亲问破吴贼意状,帝叹息顾左右曰:"此亦古之邵虎也。"为起殿舍,又特为辽母作殿。

李赞皇平泉庄周回十里,建堂榭百余所,天下奇花、异卉、怪石、古松,靡不毕致。自作记云:“鬻平泉者,非吾子孙也!以一石一树与人者,非佳子弟也!吾百年后,为权势所夺,则以先人所命泣而告之。”

《论语》曰:禹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禹,吾无简然矣。

《晋书》曰:张骏霸西河,於姑臧起谦光殿,画以五色,饰以金玉,穷尽珍巧。四面各起一殿,东方曰宜阳青殿,南方曰朱阳赤殿,西方曰政德白殿,北方曰玄武黑殿。各同方色,各以时居之。

午桥庄

《史记》曰:驺子之燕,昭王拥彗先驱,请列弟子坐而受业。筑碣石宫,亲往师之。

《晋载记》曰:石虎於襄国起太武殿,於邺造东西宫,至是就。太武殿基高二丈八尺,以文石綷之,下穿伏室,置卫士五百人於其中,东西七十五步,南北六十五步。皆漆瓦金铛,银楹金柱,珠帘玉壁,穷极伎巧。又起灵台於显阳殿后,选士庶之女以充之。后庭服绮縠、奇玩者万馀人,内置女官十有八等,教宫人星占及马步射。置女太史于灵台,仰视灾祥,以考外太史之虚实。

张齐贤以司空致仕归洛,得裴晋公午桥庄,凿渠通流,栽花植竹,日与故旧乘小车携觞游钓。

又曰:秦始皇造阿房宫,征发天下工匠。

《魏略》曰:青龙三年,起太极殿。

辋川别业

又曰:秦始皇所居之宫有祈年宫、长信宫、梁山宫。

洛阳诸故宫,有却非殿、铜马殿、敬法殿、清凉殿、凤皇殿、嘉德殿、黄龙殿、寿安殿、竹殿。

在蓝田,宋之问所建,后为王维所得。辋川通流竹洲花坞,日与裴秀才迪浮舟赋诗,斋中惟茶铛、酒臼、经案、竹床而已。

又曰:戎使由余於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民矣。"

《晋中兴书》曰:烈宗起清暑殿,谶者曰:"清暑,反语楚声也。为殿以酸楚之声为号,非吉祥也。"有顷,烈宗崩,桓玄自号楚。

高阳池

又曰:项羽屠咸阳,焚其宫室,三月火不灭。

又:孝武帝造太极殿,郭璞筮云:"二百一十年,此殿为奴所坏。"后梁武帝毁之,舍身为奴。

汉侍中习郁于岘山南,依范蠡养鱼法作鱼池,池边有高堤,种竹及长楸,芙蓉缘岸,菱芡覆水,是游燕名处。山简每临此池,未尝不大醉而返,曰:“此是我高阳池也。”

又曰:卢生说始皇曰:"人主为微行,所居而人知之,则害於神。愿上居居无令人知,则不死之药,殆可得也。"乃命咸阳之旁三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所幸,有言其处者,死。始皇幸梁山宫,望见丞相骑众,不善之,中人以告丞相,损车骑。始皇怒曰:"此中人泄吾语。"捕时在旁者,斩之。自是莫知所在,决事悉於咸阳宫。

落享《燕书》曰:秋七月丁卯,营新殿。昌黎大棘城县河岸崩,出铁筑头一千一百七十四枚,永乐民郭陵见之,诣阙言状,以是日到。诏曰:"经始崇殿,而筑具出,人神允协之应也"。

迷楼

又曰:始皇二十七年,作长信宫於渭南。通骊山,作甘泉前殿。筑甬道,自咸阳属之。

《赵书》曰:刘曜召构殿巧手三千人,发阳平等十郡车牛五千乘运土,筑建德殿台基。

隋炀帝无日不治宫室,浙人项陛进新宫图,大悦,即日召有司庀材鸠工,经岁而就,帑藏为之一空。帝幸之,大喜曰:“使真仙游其中,亦当自迷也。”因署之曰“迷楼”。

又曰:汉武帝时,河决。天子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作《瓠子歌》。於是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

《齐书·武穆裴皇后传》云:宠姬荀昭华居凤华柏殿。宫内御所居寿昌画殿南阁,置白鹭鼓吹二部。

西苑

又曰:樗里子卒,葬於渭南章台之东。曰:"后百岁,是当有天子之宫夹我墓。"樗里疾室在於昭王庙西渭南阴乡樗里,故俗谓之樗里子。至汉兴,长乐宫在其东,未央宫在其西,武库正值其墓。秦人谚曰:"力则任鄙,智则樗里。"

又《魏虏传》云:虏主宏率众至寿阳,军中黑毡行殿,皆乌漆楯、乌漆槊,缀以黑虾蟆幡。登八公山,赋诗而去。

隋炀帝筑西苑,周三百里,其内为海,周十余里,为方丈、瀛洲、蓬莱诸山岛,高出水百余丈,有龙鳞筑萦回海内,缘筑十六院门皆临渠,每院以四品夫人主之。殿堂楼观,穷极华丽,秋冬凋落,则剪彩为花,缀于枝干,色渝则易以新者,常如阳春。上好以月夜从宫女数千骑游西苑,作《清夜游曲》,于马上奏之。

《汉书》曰:汉八年,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苍龙,玄虎,二阙。)前殿、武库、大仓。高祖还,见宫阙壮丽,甚怒,曰:"天下方未定,何治宫室过度也!"何曰:"非壮非丽,无以威四夷,且令后世无以加也。"

又《礼志》去:魏文修洛阳宫室,权都许昌,殿狭小,元日於城南立毡殿,青帷以为门。

阿房宫

又曰:初,江充召见犬台宫,(晋灼曰:黄图上林有走狗观也。古曰今书本犬台有作太台,字者误也。汉无太台宫也。)自请愿以所常被服冠见上,上许之。充为人魁岸,容貌甚壮。帝望见而异之,谓左右曰:"燕赵固多奇士。"既至前,问以当世政事,上悦之。

又《萧赤斧子颖胄传》曰:建武中,荆州大风雨,龙入柏斋中,柱壁上有爪足处。刺史萧欣恐畏,不敢居之。颖胄改为嘉福殿。

东西五百步,南北五十丈,上可以坐万人,下可以建五丈旗。周驰为阁道,自殿下直抵南山。表山颠以为阙。复道,渡渭,属之咸阳。役隐宫徒刑者七千余人。卢生说帝为微行所居,毋令人知,然后不死之药可得。乃令咸阳宫三百里内宫观复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不够而具,所行幸,有言其处者死。

又曰:武帝六年冬,行幸回中。春,作首山宫。

《隋书·宇文恺传》云:时上北巡,恺造观风行殿,上容侍卫者数百人,离合为之,下施轮轴,推移倏忽,有若神功。戎狄见之,莫不惊骇。

驾霄亭

又曰:上幸不其,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向坐拜者。作《交门之歌》。

唐太宗谓侍臣曰:"今天下无事,四夷宾服,惟须守此成功,以养百姓。"因指殿而言曰:"安百姓者如造此舍,经始斯毕,安可改移!若易一榱,增一瓦,人足竟践,良工挥墨,摇其梁栋,所坏益多。亦犹百姓既安,因而抚养,若慕奇功,变法制,不恒其德必,必致劳扰。"

张功甫为张循王诸孙,园池声伎服玩甲天下,常于南湖园作驾霄亭,于四古松间,以巨铁絙之半空,当风月清夜,与客梯登之,飘遥云表。

又曰:幸河东之明年正月,凤凰集祋祤,於所集处得玉宝,起步寿宫。

又曰:太宗谓侍臣曰:"朕顷观《刘聪传》,聪将为刘后起〈皇鸟〉仪殿,廷尉陈元达谏,聪大怒,命斩之。刘后手疏,启请甚切,聪怒解而甚愧之。人之读书欲广闻见,然非知之难也。朕近於蓝田市木,将别为一殿,取制两仪,仍构重阁,其木已具,远想聪事,斯作遂止。"

水斋

又曰:柏梁灾,越巫勇之乃曰:"越俗,有火灾,又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於是起建章宫,为千门万户。

又曰:高祖引苏世长宴於披香殿,世长酒酣奏曰:"此隋炀帝之所作耶,何雕丽之若此?"高祖曰:"卿好谏以直,其心实诈,岂不知此殿是吾所造,何须奸说疑炀帝乎?"对曰:"臣实不知。但见倾宫、鹿台琉璃之瓦,并非受命帝王爱民节用之所为也。若是陛下作此,诚非所宜。臣昔在武功,幸获陪侍,见陛下宅宇,才蔽风霜,当彼时亦以为足。今自隋之侈,民不堪命,数归有道,而陛下得之,实谓惩其奢淫,不忘俭约。今初有天下,而於隋宫之内又加雕餙,欲拨其乱,宁可得乎?"高祖每优容之。

羊侃性豪侈。初赴衡州,于两艖起三间水斋,饰以珠玉,加以锦缋,盛设围屏,陈列女乐。乘潮解缆,临波置酒,缘塘倚水,观者填塞。

又曰:梁孝王,吴、楚破,梁最亲,有功。又为大国,居天下膏腴,北界泰山,西至高阳,四十馀城,多大县。孝王,太后少子,爱之,赏赐不可胜道。於是孝王筑东苑,方三百馀里,广睢阳城七十里,大治宫室,为复道,宫连属於平台四十馀里。(如淳曰:在梁东北离宫所在。晋灼曰:或说在城中东北角。)得赐天子旌旗,从千乘万骑,出警入跸,拟於天子。

又曰:玄宗尝召张说及礼官学士等,赐宴於集仙殿。上谓说曰:"今与卿等贤才同宴於此,宜改殿为集贤殿。"因下制,改丽正书院为集贤殿书院。

清秘阁

又曰:孝武作建章宫,为千门万户。有凤凰阙,高二十馀丈,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幹楼,度高五十馀丈,辇道相属焉。

又曰:丽正殿,高宗降诞之所。开元中,缮写图箱贮之。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室谓之宫,汉世宗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