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www.2257.com县长又是吃惊,就听见隔壁有人说

www.2257.com县长又是吃惊,就听见隔壁有人说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06

忙了大半宿,县委办主任孙稚和几个随从走进一家叫做聚福园的小饭店。屁股刚挨着椅子,就听见隔壁有人说:“明天上头来大官儿,谁有事儿平时找不到县领导的,明天就到大酒店,县领导保证发毛,乐乐呵呵地接待。”
  孙主任听了吃了一惊,这忙了半宿,是谁把消息泄漏出去了呢?他目光隔着眼镜片,开始审视起几个随从。
  随从们被他盯得心里发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手足无措。“你是咋知道的?”隔壁有人问话。
  孙主任和几个随从急忙侧耳,凝神细听。但隔壁传来的却是轻声细语,无法听清说的是什么。孙主任气急,狠狠瞪了几个随从一眼,起身走出饭店,来到外面僻静的地方,拿出手机,拨通号码……
  回到饭店的孙主任,沉着脸命令随从马上回县里。随从们饿着肚子,满腹心事,战战兢兢地跟着孙主任乘车返回的县委会议室。刚刚坐下,县委书记胡天道、县长侯志集与县委、县政府的其他领导以及县各大局的书记、局长鱼贯而入,按座次入座。
  “孙主任,你把你听到的情况跟大家通报一下。”胡天道沉着脸对孙稚说。
  “是,我们刚刚制定完接待方案,去一家叫聚福园的小饭店准备吃口饭,刚坐下,就听隔壁有人说:明天有大官儿来我县,让老百姓到大酒店去告状。就马上给您打电话,向您报告发现的这一情况。”孙稚起身对大家说。
  “把大家找来,就是要对此事进行调查,看看我们这些工作人员是谁泄漏了机密。腰细查,要深查,一定要把这害群之马查处来,严肃处理。”胡书记怒气冲冲地对在座的人们坚定地说。
  “是呀,吃饭的人对上面领导的行程了如指掌,我们的保密工作是有很大的问题啊!”候志集接口说道。
  人们都用质疑的目光互相瞅着,大眼瞪小眼,用怀疑的目光审视着对方,没有一人发言。
  公安局长苟艳川沉不住气了,问孙稚:“孙主任,你是亲耳听到的还是道听途说?”
  “当然是我亲耳,不!是我们亲耳听到的。”孙稚不满意地瞪了苟艳川一眼回答说。
  “是,我们都听到了。”孙稚的随从们附和说。苟艳川一脸尴尬,坐在那里一声不响。
  “苟局长,你亲自带人,马上到哪家小饭店去调查,看看是什么人在散布消息。必要时,可以带回公安局审查,我在这里等候你们的消息。”胡天道命令说。
  “麻烦孙主任带路。”苟艳川对孙稚说。
  “走吧!”孙稚起身,不情愿地跟着苟艳川走出会议室。苟局长打手机叫来便衣警察,乘车直奔聚福园小饭店。按照孙稚指点,苟局长直接找到孙稚他们隔壁包桌吃饭的那间包间。
  “你们是怎么知道上头要来大官儿的?”苟艳川直奔主题。
  “你是干什么的?”有一个60余岁的老汉斜着眼睛问苟艳川。
  “这是咱县公安局苟局长!”一便衣民警上前说。
  “哦,是苟局长啊,有什么问题吗?”老汉问。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上头要来大官儿的?难道县委书记是你儿子?”苟艳川不耐烦地问道。孙稚白了苟艳川一眼,没说什么。
  “哈,哈,哈。”老汉一笑说,“这还不简单,除了上面来人检查,你啥时看见洒水车出来满大街洒水?”
  “这么说,前几次上面来领导,老百姓都到县里去闹,是不都是你散布的消息?”苟艳川所答非所问地问道。
  “这可不都是我说的,傻子都能看明白。”老汉不满意地回答。
  “你说什么?”苟艳川有点生气。
  “什么我说什么啊?”老汉气呼呼地说,“哪次来大官儿,不都是平常看不见的都上街忙活起来吗?又挂气球彩带,又检查修理路灯。就连扫大街的也比平时认真,清扫的也比平时干净。”
www.2257.com,  苟艳川、孙稚等人张口结舌,孙稚急忙走出饭店,在此拨通胡天道手机。片刻,胡天道、侯志集等人驱车赶来,当面验证老汉所说都的是真是伪。
  “你说上面要来大领导,到底有多大?”胡天道问。
  “反正比县委书记大,而且还不止一个。”老汉回答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侯志集问。
  “这还不容易,早上就看到大酒店保安都戴上警察帽子,装的跟真警察似的,一个个如临大敌。再看停车场,书记、县长的轿车都停在那里。还有不少警察着便衣,四处溜达,很怕有人闯进大酒店的样子。这不就说明上面有大领导来吗?”老汉侃侃而谈。
  “你是怎么知道是四名领导呢?”胡书记又问。
  “你仔细看看,书记、县长停的是5号、6号车位,这部明摆着上面来了四个领导吗!当官儿的和咱老百姓不一样,上厕所都要讲究个级别、排个先后顺序呢!咱老百姓就没那些讲究……”老汉说的眉飞色舞。
  胡天道、侯志集、孙稚、苟艳川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灰溜溜走出小饭店。
  “看见没有?这就叫观察力!你们要是有这样的观察力,还用得着我啥事儿都操心吗?你们都学着点儿行吗!”胡天道气馁地对大伙吼道。
  侯志集、孙稚、苟艳川等人哑口无言,乖乖地跟随胡天道回到县委会议室,研究为领导更改驻地、行程与行走路线去了。

这天,新上任的邢县长到小吃摊吃早餐,刚找个板凳坐下,就听炸油条的胡老头一边忙活一边唠叨:“大家吃好喝好哦,城管要来撵摊儿了,起码三天你们捞不着吃咱炸的油条了!”
  邢县长心里一惊:省卫生厅领导最近要来视察,昨天下午县里才决定明后两天开展突击整治,这老头儿怎么今天一早就知道了?
   哪料这件事还没弄明白,另一件事儿让县长脑袋里的问号更大了。一天,他照例到胡老头这儿吃油条。没想到,老头居然又在发布消息:“上面马上要来青天大老爷了!谁有什么冤假,就去县府宾馆等着吧!”
   邢县长又是吃惊,又是恼怒。省高院的工作组星期三要来清查积案,这个消息昨天晚上才在常委会上传达,这老儿咋这么快就知道了呢?让他更吃惊的是,这老家伙不但对大领导们的行程了如指掌,就连**局要突击检查娱乐场所这样的绝密行动,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大字不识的老头儿,居然能知道这么多政府内部消息,毫无疑问,定是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保密意识太差,嘴巴不紧。于是,他立即召开会议,把那些局长、主任狠批了一通。与会领导个个低着头、不敢出声。还是**局长胆大,忍不住问道:“邢县长,这胡老头儿的事是您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来的?”
   邢县长声色俱厉地一拍桌子:“都是我亲耳听到的!我问你,你们城关**局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清查娱乐城?”**局长一脸尴尬,楞在那里。邢县长气恼地当即下令:“你亲自去查查这老头儿到底什么背景,明天向我汇报!”**局长赶紧换上便装,立马跑到胡老头那儿进行暗访。没想到,老家伙正在向大伙儿发布新闻:“城关镇的镇长最近要倒霉了。大伙等着瞧,事儿不会小的……”
   **局长一听,很是诧异。于是,他运了口气,腆着笑脸,装傻卖呆似的问道:“你咋知道的?难道你儿子是纪委书记?”胡老头呵呵一笑:“我咋知道的?那孙子以前吃我的油条,都是让司机开专车来买,这两天一反常态,竟然自己步行来吃,还老是一脸愁容。那年他爹死,都没见他那么难受过。能让那孙子比死了爹还难受的事,除了丢官儿,还能是啥?”
   局长听了,暗自吃惊,这老头儿还真有两下子。于是他不动声色继续问道:“那昨天**局清查娱乐城,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头又是一笑:“你没见那几家娱乐城一大早就挂出了停业修缮的牌子?人家有眼线,消息比咱灵通!”
   “那卫生厅领导来视察,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头儿说:“除了上面来人检查,你啥时见洒水车出来过?”。
   最后,局长问了个他最想不通的问题:“上次省高院的工作组来指导工作,你咋那么快就得到消息了呢?”胡老头撇了撇嘴说:“那就更简单了。俺邻居家有个案子,法院拖了八年不办。那天,办案的法官突然主动来访,满脸笑容问长问短,还再三保证案子马上解决。这不明摆着上面来了人,怕他们**嘛!”
   局长佩服得五体投地,连忙一路小跑赶回去,把情况向邢县长汇报。县长听了,大动肝火,马上再次召开会议,做了四个小时的训话:“同志们,一个炸油条的都能从一些简单现象中,看出我们的工作动向,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我们存在太多的形式主义。这种恶习不改,怎么能提升政府形象?从今天开始,哪个部门再因为这种原因泄密,让那老头‘未卜先知’,我可就不客气!”
  次日一早,邢县长又来到胡老头儿这儿吃油条,想验证一下开会的效果。没想到胡老头居然又在发布最新消息:“今天,上面要来大领导了,来的还不止一个!”邢县长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下午,市长要陪同省领导来检查工作,自己昨晚才接到通知,这老头咋又提前知道了?邢县长强压怒火,问胡老头:“你说要来大领导,到底有多大呢?”胡老头儿头也不抬地回答:“反正比县长还大!”邢县长又问:“你说要来的不止一个,能说个准数吗,到底来几个?”胡老头儿仰起头想了想,确定地回答:“四个!”邢县长目瞪口呆,上级领导还真是要来四个!他心里怦怦直跳,又问:“胡……胡师傅,这些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而且知道的这么准确。”
   胡老头儿淡淡一笑:“这还不容易?我早上出摊儿,见县府宾馆的保安都戴上了白手套,一个个如临大敌,肯定是上面来人了。再看看停车场,书记、县长的车都停在了角落里,肯定是来了比他们大的官儿。再仔细看看,书记、县长停的车位是5号、6号,说明上面来了四个领导。你信不信?当官儿的和咱老百姓不一样,上厕所都要讲究个级别、排个先后顺序呢!”
   邢县长听罢,张着塞满油条的大嘴,一动不动,好像僵化了似的……

01

这天,新上任的县长到小吃摊吃早餐,刚找个板凳坐下,就听炸油条的胡老头一边忙活一边唠叨:"大家吃好喝好哦,城管要来撵摊儿了,起码三天你们捞不着吃咱炸的油条了!"

县长心里一惊:省卫生厅领导最近要来视察,昨天下午县里才决定明后两天开展突击整治,这老头儿怎么今天一早就知道了?

哪料这件事还没弄明白,另一件事儿让县长脑袋里的问号更大了。一天,他照例到胡老头这儿吃油条。没想到,老头居然又在发布消息:"上面马上要来青天大老爷了!谁有什么冤假,就去县府宾馆等着吧!"

县长又是吃惊,又是恼怒。省高院的工作组星期三要来清查积案,这个消息昨天晚上才在常委会上传达,这老儿咋这么快就知道了呢?让他更吃惊的是,这老家伙不但对大领导们的行程了如指掌,就连派出所要突击检查娱乐场所这样的绝密行动,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02

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头儿,居然能知道这么多政府内部消息,毫无疑问,定是某些政府工作人员保密意识太差,嘴巴不紧。于是,他立即召开会议,把那些局长、主任狠批了一通。与会领导个个低着头、不敢出声。

还是公安局长胆大,忍不住问道:"县长,这胡老头儿的事是您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来的?"

县长声色俱厉地一拍桌子:"都是我亲耳听到的!我问你,你们城关派出所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清查娱乐城?"

公安局长一脸尴尬,楞在那里。邢县长气恼地当即下令:"你亲自去查查这老头儿到底什么背景,明天向我汇报!"公安局长赶紧换上便装,立马跑到胡老头那儿进行暗访。没想到,老家伙正在向大伙儿发布新闻:"城关镇的镇长最近要倒霉了。大伙等着瞧,事儿不会小的……"

03

公安局长一听,很是诧异。于是,他运了口气,腆着笑脸,装傻卖呆似的问道:"你咋知道的?难道你儿子是纪委书记?"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县长又是吃惊,就听见隔壁有人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