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曹操一见来莺儿就笑着说,武皇帝一见来莺儿就

曹操一见来莺儿就笑着说,武皇帝一见来莺儿就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06

风絮飘残已化萍,莲泥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清·纳兰容若
  
  一
  “大王,贱妾来莺儿愿代他一死,求您放过他吧,大王!”
  “你,你代他一死?”曹操看着下面跪着女人,吃惊地问,心里不免有些酸溜溜的。
  “是的,大王,贱妾情愿代替王图一死,恳求您饶过他吧!”下面跪着的女人又一次坚定地说。
  “你情愿代他一死?”曹操盯了这个女人许久,沉思了片刻,接着厉声地说:“哼哼,你们之间一定有隐情吧。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从实招来!”
  “是,大王!”跪着的女人一直低垂的头这时抬了起来,坚毅的目光直视着曹操,语气坚定说:“大王,我爱王图,他也爱我,我们已经相爱很久了。这次他违背了您的旨意,贻误了军机大事,罪责全在贱妾,与他无关,求您放过他!”
  这个叫来莺儿的女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大王,来莺儿感谢您收留了我这个无亲无故到处飘零的烟花女子,如果没有您,我真不知流落哪里葬身何处了,您的厚德深恩我只有来生来世报答了!大王,容贱妾细禀,我和王图算是一见钟情,您几次召见他,使我得以见到他的容颜。他不仅身材魁梧武艺高,还通音律懂诗赋。我以为他是个性情中人,所以大胆向他求爱以身相许,愿和他白首终身,只可惜天不遂人愿,让他犯了死罪,我只有代他一死,以谢他对我的恩爱之情!”
  
  二
  洛阳自古就有“天下之中”、“十省通衢”之誉,因地处洛河之南而得名。汉光武帝刘秀定都在此,改名为雒阳,史称东汉。因为是帝王都城,所以繁华似锦热闹非凡。城中有座有名青楼,青楼里又有个著名的歌妓,这个著名的歌妓名唤来莺儿。来莺儿不光长得貌若天仙、沉鱼落雁、倾国倾城,且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能歌善舞更是一绝,赢来远近官宦富豪争着来听她唱曲看她表演为她打赏,偏偏她生性孤高洁身自好不同俗流,卖艺不卖身,多少想一亲芳泽的痴人呆客只能抓耳挠腮远远观望口角流涎梦里相会了。
  无奈她生不逢时命运乖张,正值东汉末年,外戚与宦官争斗,搅得朝内不宁民不聊生。汉灵帝死后,外戚大将军何进与隶校尉袁绍合谋诛杀宦官,私招董卓帅兵进京。董卓进到京城后,拥兵自重,挟制百官,自作主张把皇帝刘辨费为弘农王,改立他的弟弟刘协当了皇帝,只因为刘协是董太后所生,和他同姓。他自封相国,加封郿侯,享有“入朝不趋,剑履上殿”的特权,自此他权倾朝野,百官敢怒不敢言,而他偏偏又生性残忍,喜好刑法施威,随意找个借口就滥杀朝臣,借以排斥异己。毒死刘辨之母何太后,因为她阻止她的哥哥大将军何进招他入京;把她毒死后又不许朝廷为她举办丧礼,在给她下葬,开启汉灵帝陵墓时,又命人趁机窃取珍宝,还纵容士兵在雒阳城内劫掠富户、搜刮财物、奸淫妇女。
  一系列凶残暴行招致张扬、曹操、卫兹等人反对,他们分别在地方招兵买马,试图对抗董卓执政。东郡太守桥瑁甚至假冒三公文书散发到各地州郡政府,陈述董卓罪恶,呼吁各地起兵反董,恢复刘辩的帝位。董卓借机又令李儒带人毒死刘辨,以绝桥瑁等反董联军的复辟之望,结果又导致更多地方势力的加入了反董同盟,关东各州郡政府官员推举袁绍为盟主讨伐董卓。
  为避各路诸侯联军锋芒,董卓不顾大臣们的反对,决意迁都长安,他下令军队驱赶居民,劫掠财物,然后一把火使豪华壮丽的洛阳城变成了废墟。
  生于这兵荒马乱年代,来莺儿就如一朵盛开的娇花突遇暴雨飓风的摧残一般,失去了“五陵少年争缠头,一曲红绡不知数”的日子。没有了官人富户们的追捧,经济来源便成了问题,居无定所宿草餐风,终日里担惊受怕夜不成寐,幸亏遇见了曹操,才结束了无依无靠走投无路颠簸流离的生活。
  
  三
  曹操是一代枭雄,年轻时就聪慧机敏善于应变,而且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东汉末期,朝野中形成了一股评议之风,就是有一些人对时局,和某个人的品行进行评价并预测他的未来,著名的有乔玄、何颙、许劭等,很多人都携持厚礼慕名而去登门拜访,求其对自己评议。乔玄认为曹操是命世之才,能够安定天下的一定是他。何颙也认为汉室将亡,匡扶天下的一定是曹操,许劭更是直接评价曹操乃“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曹操就任洛阳北部尉时,因为洛阳是帝王都城,皇亲贵戚富商大贾的聚居之地,那些官家富户的亲朋好友眷属二代们或是依仗着权势,或是自认为有钱能手脚通天翻云覆雨,所以目无法纪肆意胡为横行不法。为了对付这帮无法无天的权贵们,他命人特制五色大棒,并把它们悬挂在衙门口的左右两侧,同时张贴告示曰:“如果有胆敢违犯禁令者,不管他是什么人,一律用这个五色棒打死!”
  有一个皇帝宠幸的宦官名叫蹇硕,他的叔叔仗着他的势力违禁夜行被巡查士兵抓住送到曹操面前。这小子见到曹操毫无惧色,不但不下跪,反而还厉声喝问:“你凭什么抓我,我要告诉他侄子,启奏皇帝,让皇帝来治你的罪,定将曹氏一族杀尽灭门不可!”曹操听了这小子狂言,嘿嘿一笑,说:“我听说了,你有个侄子,叫蹇硕是不是?他在皇帝那挺受宠的,所以你就仗着他的权势牛逼哄哄,胆敢藐视本官,公开违禁,还扬言要把我一家灭门。好呀!那就让我在你把我灭门之前先把你打死吧!”
  说完,他双目瞪圆,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命令手下立刻将他乱棍打死。
  这一下,那些仗势欺人胡作非为的官家富户以及他们的亲友子孙们一个个都蔫头耷了,不敢再犯禁违令了。
  曹操虽然因此得罪了一些权臣,被明升暗降,但他依然我行我素不改初衷,后来他任济南相期内,又大力整饬吏治,把那些依附权贵贪赃枉法的县令衙吏们奏免了十分之八九,济南城因此震动,那些贪官污吏纷纷窜逃,史书将此举之称为“政教大行,一郡清平”。
  董卓强迫迁都长安后,百官不堪忍受其淫威,一个个背地里咬牙切齿必欲把他杀死而后快。官拜司徒兼尚书令的王允利用貂蝉巧施连环计诛杀了董卓后,长安随即又陷入了军阀混战局面,争斗的双方都想着将汉献帝争到手,再效董卓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故技。汉献帝因此被迫东归,并下诏让各路诸侯勤王保驾。就在这时,曹操迎接汉献帝到了许昌。
  在跟随汉献帝以及百官逃亡的群众队伍中,曹操遇见了化装成难民的来莺儿。他久闻来莺儿盛名,今日得见,不由心中大喜,立刻把她接回府中。
  从此,来莺儿跟随曹操也算是有了定所。在曹操南征北战戎马倥偬漂泊不定的空隙间,她施尽全力为曹操轻歌曼舞,让他获得身心休息,借以报答他的收留之恩。
  
  四
  曹操以天下为己任,天下未定,他自然以军国大计为第一要务,即使有了短暂休息,身边也不乏美女伺候。这与来莺儿的追求大相庭径,她过惯了安宁日子,不仅仅需要一个稳定的家,也需要一个你恩我爱坚守如一的情感,曾经被众星捧月般追宠的辉煌,让她的心里自然产生了一种被专宠的欲望,而这些都是曹操无法给她的。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进了她的视野,他叫王图,是曹操手下的一名最得意的贴身侍卫。他长得是一表人才,身材魁梧,相貌英俊,而且机警敏捷,武艺高强,弓马娴熟,还颇有几分文才。曹操本人就是一个大文学家,在他身边也聚集了当时天下的文学精英,如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等,并以他们曹家为领袖,开创了建安文学,因此王图在他身边耳濡目染,久而久之也就沾上了一点文学气,闲暇时也会吟上几句,尤其曹操写的《观沧海》、《龟虽寿》等,他更是熟记于心张口即来,所以很得曹操喜爱,有时邀人或独自饮酒时,除了欣赏来莺儿的歌舞之外,也会命他上来吟诗佐酒,或者是舞剑助兴,这就让来莺儿与王图有了见面的机会。来莺儿早就对王图耳有所闻,近距离地观察,更是触动了她的心扉。
  一天,王图从曹操的中军大帐刚刚走出来,就听到身后有人轻声唤他的名字。是个女子的声音,他不由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慢慢回转身,也轻声问道:“你是谁?叫我有何吩咐?”
  不料他声音未落,便被人从后边一把抱住,他本能地双臂一张,挣开对方双手,迅猛地回过身伸出手,扣住了对方的喉咙,然而他随即又松开了手,抱住了差点被他掐死已经身软无力即将倒下的人。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清楚对方是个女子,再仔细分辨,他大吃一惊,原来这个女子竟是曹操的随军宠姬来莺儿。
  这时,来莺儿已经苏醒过来,睁开了眼睛,王图努力地控制住心跳,轻声问她:“你,你不是来莺儿吗?你,您唤我何事?又为何从后边抱住我,让我差点掐死你?”
  “不错,我正是来莺儿,我喜欢你,不,我爱你,所以我才呼唤你,才抱住你。”来莺儿轻轻笑了笑,说:“我宁可被你掐死。”
  黑暗中,一双明亮的眸子在远处灯光的照射下就如两汪深邃的湖,这两汪湖水把王图紧紧抓住,并不断往湖心里拽,让他身陷下去再也无法挣扎了。王图一把抱住了来莺儿,把嘴贴上了她的嘴……
  “我已经在后面帐子安排好了我们的住处,那是曹操给我安排的,别人不敢靠近。”
  一阵激情的吻过后,来莺儿告诉王图,王图点点头,跟着她向后面走去……
  
  五
  “王图。”
  “在!”
  曹操爱惜的看了看王图,说:“王图,你武艺高强,又机敏过人,我很看重你。我问你,两军对垒,敌众我寡,我们该如何取胜?”
  “禀大王,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兵法又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目前敌众我寡,依我之见,最好能侦察到敌军的囤积粮草所在,然后一把火烧之,这样敌军不战自溃,正好让我乘胜追击。”
  “好!此言正合我意,荀彧他们谋士们也都是这个主意,你真不枉我对你的栽培了!现在我再给你一个立功机会,就命你率兵前往打探。功成之后,我定有重赏!”
  “是!王图领命,定当奏凯而归,绝不让大王失望!”
  要知道,粮草是大军必不可少的后勤供给,战争期间,每一支军队除了选将布阵之外,更把粮草看作是比性命还重要,所以都派重兵把守,严加防备。在这种情况下,要侦查到囤积粮草所在,并且完成任务还能全身而退,那真是比登天还难。
  王图接受了任务,悄悄回到了来莺儿的住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向她辞别:“来莺儿,如果我没回来,那就是我死在疆场上了,你就把我忘了吧!”
  说毕,他转身就走,就在他就要掀开帐帘时,来莺儿一把抱住了他,哭着说:“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
  王图流着眼泪说:“我也不舍得离开你呀,来莺儿!”
  “那你就不要走了,好吗?王图,让我们远走高飞吧,脱离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再不受人辖制,寻一处远离他们的地方安家,安安静静地过我们的日子,我为你生儿育女,好吗?”来莺儿恳求地说。
  王图紧紧抱住来莺儿,他们紧紧依偎在一起,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待更鼓敲响,天已大亮,王图才猛然惊觉,一把推开来莺儿,一边穿衣一边不停地说:“坏了坏了!误了主公大事,我是罪该万死了!”
  来莺儿咬了咬嘴唇,看着王图,语气坚定地说:“王图,我们该当机立断了,趁着曹操还毫无察觉,我们赶紧跑吧!像我们昨晚说的那样,找一个僻静地方安心过我们的日子,好吗?”
  王图看了看她,低下了头。
  因为违背了使命,贻误了军机,王图被五花大绑地押到了曹操面前,曹操愤怒地看着他说:“王图,我本来有心提携你,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来人,推下去,斩了!”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女子大声呼道:“慢!刀下留人!”
  这个女子便是来莺儿,她冲开手持武器并排站立的士兵们,迅速跑到了曹操面前,跪了下去。
  
  六
  听完来莺儿的讲述,曹操的心里就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搅和到了一起,说不好是啥滋味。人都讲英雄救美,现在是美女救英雄了。提起美女救英雄,曹操已经经历了一次,那就是蔡文姬救董祀。那一次就让曹操感慨万分,心里酸了很久,这一次又让他的心沉重地震荡起来。这个来莺儿固然是背叛了自己,可是自己也从没把她真正当做自己的女人呀!如今她为了救王图,不惜抛头露面替他求情,愿代他一死,并且当着众人之面说出她和王图的私情,这足以可见她的爱之深情之切,对于这样一个敢爱并且为了爱不惜性命的女子,自己又如何下得去手把她杀了呢?
  沉思了许久,他对来莺儿说:“好!我给你这个面子,饶了王图一命,但是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
  “什么条件?您说吧!只要能救王图的命,纵是千刀万剐,我也绝不避让!不管什么条件,我全都答应您!”
  “那好!我命你在一个月内为我训练出一个歌舞班子,才艺要都和你一样。如果规定时间内你完成任务了,我就允许你代他一死,如果完不成的话,哼哼,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们俩一块受死!你听见了吗?”

来莺儿是东汉末年洛阳“芳泽阁”的头牌舞伎。曹操在朝做典军校尉时常常到“芳泽阁”欣赏其舞技。拿今天时髦的话讲,曹操当时是来莺儿的“粉丝”。 东汉灵帝驾崩后,“十常侍”作乱,并州牧董卓以救驾之名进兵洛阳,废少帝立献帝,独断专行。曹操对董卓败坏朝纲的举措很不满意,一天夜里他逃离洛阳后即联络渤海太守袁绍,举兵讨伐董卓。 董卓一看曹袁联军势大,便一面挟持献帝西迁长安,一面下令兵丁纵火焚烧古都洛阳 洛阳的大火烧得正旺时,曹操带兵赶来了。 “来莺儿是逃走了,还是被烧死了?”曹操在指挥自己的军队救火时,首先想到了来莺儿。 “王图,你带人到芳泽阁找找来莺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遵命!”羽林郎将王图领命后边走边想,奋武大将军身边美女多得数不清,他干么要救来莺儿这个舞伎呢? 王图来到芳泽阁,正好碰到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在院内用鞭子抽打一个女子—— “将军救我!”这女子一见王图带兵来到,像溺水的人遇到了一根稻草一样,满眼充满着希冀。 王图一看这女子,眼睛一下子直了——这女子虽被这个丑男人鞭打得衣衫不整,芳容失色,但其近乎完美的身材容貌活脱脱一个赛貂蝉!貂蝉他可是见过的。 “住手!”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情在王图心中迸发出来,他对丑男人大吼了一声。王图心想,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英雄,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丑男人被王图的气势镇住了,他支支吾吾地对王图说:“将军,我在打自家的贱女人,她” “胡说八道!”王图知道这丑男人在撒谎!芳泽阁是什么地方,他还不知道吗?这里哪儿会有他的女人呢?一问,果然,这丑男人是这儿的龟奴,他乘芳泽阁火起,老鸨被烧死的机会,想带着“花魁”来莺儿逃走,可来莺儿死活不同意跟他走,于是,他便恼怒地鞭打了起来。 “他娘的,趁火打劫!真不是个好东西!”王图勃然大怒,抽出随身宝剑,“哧”地一下刺进了龟奴的胸膛 世上的事情就这么巧,王图没想到自己救下的就是来莺儿,便皱着眉对她说:“你随我走吧。” “不,我不去!”来莺儿头摇得像拨浪鼓。这时,王图猛然想到,自己知道了来莺儿是谁,可来莺儿还不知道他是谁呀,她怎会糊里糊涂地跟着一个陌生人走呢?便抿嘴笑着解释说:“我是奋武大将军曹操手下的羽林郎王图,是曹将军让我接你来的!” “哦——”来莺儿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她记起了过去常来芳泽阁听歌捧场的典军校尉曹操,想不到他如今做了大将军了,更想不到他还记着她,还派兵来找她!如今兵荒马乱的,芳泽阁又被烧了,来莺儿心想自己已经无处安身了,既然曹操派兵接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随这位年轻将军去吧。 曹操一见来莺儿就笑着说:“呵呵!来莺儿,我想在军中成立一个歌舞班以鼓舞士气,你是这方面的人材,所以我派王图把你找来了。” “谢大将军还记着我!我一定好好干,决不辜负大将军的厚爱!”来莺儿一听曹操找她为这事儿,立即高兴得蹦跳了起来。 王图那天一见来莺儿,实际心里就看上了她。可曹操让他找寻来莺儿,他便以为曹操早已相中了来莺儿,借他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和曹操争风吃醋呀!所以他只有把口水往肚子里咽了。 可事情完全出乎王图的意料。他没想到曹操找来莺儿并不是为她的美色,而只是为了她的艺术才华。他不由暗自笑了:嘿!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大将军帐下美人堆成了山,哪里会在乎一个歌伎?于是,王图闲暇时便有事没事总爱去和来莺儿套近乎。来莺儿因王图曾从龟奴手中救下了她,加之王图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一来二去,她也喜欢上了曹操身边这个近侍小将军。 可是,这时候曹操迎献帝、迁许昌,已经做到了魏王、丞相,他给军中的歌伎定了一条规矩:三十岁以前不准嫁人,更不准和军中将士有私情,违者一律斩立决!曹操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这些歌伎保持最良好的容貌和体态,更为了保证士兵的战斗力。可这条规定却害苦了在感情上正如火如荼的王图和来莺儿。王图更是难以自持,几次夜晚偷偷跑去和来莺儿相会,但二人情到深处时,却都被来莺儿婉拒了:“我一个小小的舞伎自然没什么,可我担心害了将军啊!”心情受到压抑的王图虽怅然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不久,曹操提拔王图做了前军校尉,准备让他带兵前去荆州刺探军情,为大将军曹仁攻打荆州做准备。占据荆州的是刘备手下大将关羽。王图害怕自己一去不复返,为国捐躯,再也见不到来莺儿,岂不枉和她相识一场吗?这实在是太冤枉了!不行,我在临行前一定要和来莺儿见上一面,乐上一乐,就是死了也是个风流鬼啊!王图这样想着就跑去找来莺儿。 “关羽是有名的虎将,这回我去他的地盘窥探军情,恐怕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王图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我想”王图把来莺儿拥在怀里,终于憋足劲说出了自己思量已久、一直想说而没敢说的话。 来莺儿看着面前的心上人,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宽衣解带,抱住了王图 常言说,欢娱嫌夜短,一刻值千金。鸡叫第三遍,王图才猛然惊醒:“糟糕,误了点卯时间了!” 大战在即,王图竟然误了卯,不杀他如何服众?曹操当即下令:将王图押入大牢,待大军出征前斩首祭旗。 “丞相,贱妾有罪在身!贱妾愿替王图去死!”来莺儿急急来到丞相府中,苦苦哀求,并说出了二人之间的私情和王图误了军中点卯时辰的原因。 曹操睁圆眼睛,看着面前的来莺儿,暗想:呵呵,世上自古有英雄救美人,没想到还有美人救英雄啊!你来莺儿不讲我不知道,一讲就是二罪并罚啊!可你来莺儿死了是小,我军中的歌舞班今后无以为继可就是大事了啊!你这一死,让我到什么地方再找你这样的歌舞人才去呢? 曹操沉吟了一会,对来莺儿说:“你只要在军中给我训练出一个新的歌舞班,将你平生所学全部授给歌舞班中你的那些徒弟,待本相验收满意后,就答应你的请求,赦免王图不死!” 曹操自然是不想让来莺儿死的,他心里想的是:你来莺儿现在是头脑发热,等你冷静下来,就不会寻死了。 然而,让曹操没有想到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来莺儿竟真的尽其所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组建起一支似模似样的歌舞队,还把自己的本事全部传授给了这些徒弟们。曹操看完了“汇报演出”,情不自禁大声喝起彩来。 “丞相,我现在可以替王图去死了吗?”曹操没想到,来莺儿替心上人赴死的决心竟丝毫没有改变。 “呵呵,”曹操对来莺儿笑着说,“本相念你为我新训练了这样好的乐舞班,正想着如何赦免你,让你不死呢?” “丞相,”来莺儿跪在曹操面前,不卑不亢地说,“丞相的大德大恩贱妾心领了!可贱妾不死,王图就得死,否则,有令不行,丞相今后如何统领属下呢?” “这?”曹操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他做梦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舞伎如此明事理,还真让他无话可说。 “王图,如果本相赦免了你和来莺儿,你能娶来莺儿为妻吗?”曹操亲自来到大牢问王图。 王图摇着头说:“不能。” “为什么?” “她是歌伎呀!” “歌伎怎么啦?你明知她是歌伎,还不是和她偷着好了?” “我那是逢场作戏!因她长得到实在太美了,是男人就想着爱她!她这样的女人只能做情人,不能做妻子啊!” “你真是个混蛋!”曹操气得破口大骂,转身就走了。 回到相府后,曹操将王图的话说给来莺儿听,想让她打消死的打算,可来莺儿竟一点表示也没有。 “丞相!”第二天一大早,相府里的一个近侍急匆匆地拿着一封信跑来禀报曹操说,“昨天夜晚,来莺儿自缢身亡了!” 曹操听了大吃一惊,忙展开那封信—— 丞相: 贱妾心知您不忍心杀我,但贱妾不死,王图就得死。望丞相在贱妾死后,践言放了王图,贱妾在九泉之下也感激丞相对贱妾的天高地厚之恩 看着来莺儿的遗书,曹操的眼眶也不禁湿润了,他的相府里有上千个女人,却找不出一个像来莺儿那样心甘情愿慷慨赴死的红颜知己! “丞相!末将谢丞相不杀之恩!”刚从牢房中被放出来的王图来到曹操面前,大礼参拜。 “王图,救你的人是来莺,而不是本相。”曹操说完一摆手,让侍卫们将王图用乱棍打出了相府,从此永不录用。

来莺儿是东汉末年洛阳“芳泽阁”的头牌舞伎。曹操在朝做典军校尉时常常到“芳泽阁”欣赏其舞技。拿今天时髦的话讲,曹操当时是来莺儿的“粉丝”。 东汉灵帝驾崩后,“十常侍”作乱,并州牧董卓以救驾之名进兵洛阳,废少帝立献帝,独断专行。曹操对董卓败坏朝纲的举措很不满意,一天夜里他逃离洛阳后即联络渤海太守袁绍,举兵讨伐董卓。 董卓一看曹袁联军势大,便一面挟持献帝西迁长安,一面下令兵丁纵火焚烧古都洛阳…… 洛阳的大火烧得正旺时,曹操带兵赶来了。 “来莺儿是逃走了,还是被烧死了?”曹操在指挥自己的军队救火时,首先想到了来莺儿。 “王图,你带人到芳泽阁找找来莺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遵命!”羽林郎将王图领命后边走边想,奋武大将军身边美女多得数不清,他干么要救来莺儿这个舞伎呢? 王图来到芳泽阁,正好碰到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在院内用鞭子抽打一个女子—— “将军救我!”这女子一见王图带兵来到,像溺水的人遇到了一根稻草一样,满眼充满着希冀。 王图一看这女子,眼睛一下子直了——这女子虽被这个丑男人鞭打得衣衫不整,芳容失色,但其近乎完美的身材容貌活脱脱一个赛貂蝉!貂蝉他可是见过的。 “住手!”一股英雄救美的豪情在王图心中迸发出来,他对丑男人大吼了一声。王图心想,自己虽然算不上什么英雄,但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呀! 丑男人被王图的气势镇住了,他支支吾吾地对王图说:“将军,我在打自家的贱女人,她……” “胡说八道!”王图知道这丑男人在撒谎!芳泽阁是什么地方,他还不知道吗?这里哪儿会有他的女人呢?一问,果然,这丑男人是这儿的龟奴,他乘芳泽阁火起,老鸨被烧死的机会,想带着“花魁”来莺儿逃走,可来莺儿死活不同意跟他走,于是,他便恼怒地鞭打了起来。 “他娘的,趁火打劫!真不是个好东西!”王图勃然大怒,抽出随身宝剑,“哧”地一下刺进了龟奴的胸膛…… 世上的事情就这么巧,王图没想到自己救下的就是来莺儿,便皱着眉对她说:“你随我走吧。” “不,我不去!”来莺儿头摇得像拨浪鼓。这时,王图猛然想到,自己知道了来莺儿是谁,可来莺儿还不知道他是谁呀,她怎会糊里糊涂地跟着一个陌生人走呢?便抿嘴笑着解释说:“我是奋武大将军曹操手下的羽林郎王图,是曹将军让我接你来的!” “哦——”来莺儿脸上露出了惊诧之色!她记起了过去常来芳泽阁听歌捧场的典军校尉曹操,想不到他如今做了大将军了,更想不到他还记着她,还派兵来找她!如今兵荒马乱的,芳泽阁又被烧了,来莺儿心想自己已经无处安身了,既然曹操派兵接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就随这位年轻将军去吧。 曹操一见来莺儿就笑着说:“呵呵!来莺儿,我想在军中成立一个歌舞班以鼓舞士气,你是这方面的人材,所以我派王图把你找来了。” “谢大将军还记着我!我一定好好干,决不辜负大将军的厚爱!”来莺儿一听曹操找她为这事儿,立即高兴得蹦跳了起来。 王图那天一见来莺儿,实际心里就看上了她。可曹操让他找寻来莺儿,他便以为曹操早已相中了来莺儿,借他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和曹操争风吃醋呀!所以他只有把口水往肚子里咽了。 可事情完全出乎王图的意料。他没想到曹操找来莺儿并不是为她的美色,而只是为了她的艺术才华。他不由暗自笑了:嘿!我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大将军帐下美人堆成了山,哪里会在乎一个歌伎?于是,王图闲暇时便有事没事总爱去和来莺儿套近乎。来莺儿因王图曾从龟奴手中救下了她,加之王图长得也是一表人才,一来二去,她也喜欢上了曹操身边这个近侍小将军。 可是,这时候曹操迎献帝、迁许昌,已经做到了魏王、丞相,他给军中的歌伎定了一条规矩:三十岁以前不准嫁人,更不准和军中将士有私情,违者一律斩立决!曹操这样做的目的是想让这些歌伎保持最良好的容貌和体态,更为了保证士兵的战斗力。可这条规定却害苦了在感情上正如火如荼的王图和来莺儿。王图更是难以自持,几次夜晚偷偷跑去和来莺儿相会,但二人情到深处时,却都被来莺儿婉拒了:“我一个小小的舞伎自然没什么,可我担心害了将军啊!”心情受到压抑的王图虽怅然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不久,曹操提拔王图做了前军校尉,准备让他带兵前去荆州刺探军情,为大将军曹仁攻打荆州做准备。占据荆州的是刘备手下大将关羽。王图害怕自己一去不复返,为国捐躯,再也见不到来莺儿,岂不枉和她相识一场吗?这实在是太冤枉了!不行,我在临行前一定要和来莺儿见上一面,乐上一乐,就是死了也是个风流鬼啊!王图这样想着就跑去找来莺儿。 “关羽是有名的虎将,这回我去他的地盘窥探军情,恐怕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王图说着说着泪流满面。 “我想……”王图把来莺儿拥在怀里,终于憋足劲说出了自己思量已久、一直想说而没敢说的话。 来莺儿看着面前的心上人,什么也没有说,默默地宽衣解带,抱住了王图…… 常言说,欢娱嫌夜短,一刻值千金。鸡叫第三遍,王图才猛然惊醒:“糟糕,误了点卯时间了!” 大战在即,王图竟然误了卯,不杀他如何服众?曹操当即下令:将王图押入大牢,待大军出征前斩首祭旗。 “丞相,贱妾有罪在身!贱妾愿替王图去死!”来莺儿急急来到丞相府中,苦苦哀求,并说出了二人之间的私情和王图误了军中点卯时辰的原因。 曹操睁圆眼睛,看着面前的来莺儿,暗想:呵呵,世上自古有英雄救美人,没想到还有美人救英雄啊!你来莺儿不讲我不知道,一讲就是二罪并罚啊!可你来莺儿死了是小,我军中的歌舞班今后无以为继可就是大事了啊!你这一死,让我到什么地方再找你这样的歌舞人才去呢? 曹操沉吟了一会,对来莺儿说:“你只要在军中给我训练出一个新的歌舞班,将你平生所学全部授给歌舞班中你的那些徒弟,待本相验收满意后,就答应你的请求,赦免王图不死!” 曹操自然是不想让来莺儿死的,他心里想的是:你来莺儿现在是头脑发热,等你冷静下来,就不会寻死了。 然而,让曹操没有想到的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来莺儿竟真的尽其所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就组建起一支似模似样的歌舞队,还把自己的本事全部传授给了这些徒弟们。曹操看完了“汇报演出”,情不自禁大声喝起彩来。 “丞相,我现在可以替王图去死了吗?”曹操没想到,来莺儿替心上人赴死的决心竟丝毫没有改变。 “呵呵,”曹操对来莺儿笑着说,“本相念你为我新训练了这样好的乐舞班,正想着如何赦免你,让你不死呢?” “丞相,”来莺儿跪在曹操面前,不卑不亢地说,“丞相的大德大恩贱妾心领了!可贱妾不死,王图就得死,否则,有令不行,丞相今后如何统领属下呢?” “这?”曹操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了!他做梦也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舞伎如此明事理,还真让他无话可说。 “王图,如果本相赦免了你和来莺儿,你能娶来莺儿为妻吗?”曹操亲自来到大牢问王图。 王图摇着头说:“不能。” “为什么?” “她是歌伎呀!” “歌伎怎么啦?你明知她是歌伎,还不是和她偷着好了?” “我那是逢场作戏!因她长得到实在太美了,是男人就想着爱她!她这样的女人只能做情人,不能做妻子啊!” “你真是个混蛋!”曹操气得破口大骂,转身就走了。 回到相府后,曹操将王图的话说给来莺儿听,想让她打消死的打算,可来莺儿竟一点表示也没有。 “丞相!”第二天一大早,相府里的一个近侍急匆匆地拿着一封信跑来禀报曹操说,“昨天夜晚,来莺儿自缢身亡了!” 曹操听了大吃一惊,忙展开那封信—— 丞相: 贱妾心知您不忍心杀我,但贱妾不死,王图就得死。望丞相在贱妾死后,践言放了王图,贱妾在九泉之下也感激丞相对贱妾的天高地厚之恩…… 看着来莺儿的遗书,曹操的眼眶也不禁湿润了,他的相府里有上千个女人,却找不出一个像来莺儿那样心甘情愿慷慨赴死的红颜知己! “丞相!末将谢丞相不杀之恩!”刚从牢房中被放出来的王图来到曹操面前,大礼参拜。 “王图,救你的人是来莺,而不是本相。”曹操说完一摆手,让侍卫们将王图用乱棍打出了相府,从此永不录用。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曹操一见来莺儿就笑着说,武皇帝一见来莺儿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