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设刑部监狱,被村里的地痞看到了

设刑部监狱,被村里的地痞看到了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06

  称王称霸乡横行,道德沦丧王八熊。
  泼皮宵小市井混,遭遇高明受罚刑。
  落入藩篱牢狱中,煎饼便液伴人生。
  历经苦难知悔悟,本份做人弃恶名。
  故事发生在封建社会旧王朝里。在县城以东大约十里远,有个古老乡村叫萧家庄,坐落在群山环绕之中。据说村庄历史悠久,仍就保留着原始淳朴的民风风貌。相传村有这么一个泼皮,姓萧名雄,人送绰号“熊王八”。长得膀大腰圆,身高七尺有余,五官长得横眉立目,满脸大胡子,一脸的凶相。只要两眼看到俊俏的小媳妇经过面前,就色咪咪的迈不动步。其人整日游手好闲,偷鸡摸狗是家常便饭,弄点银两就去吃喝嫖赌是其一贯作风。从来就不务正业。并且在村里还专门喜欢欺负一些老弱妇孺、孤儿寡母,调戏一下某某家的小媳妇等等。更恶劣的是此人专好夜踢寡妇门,昼挖绝户坟,是很难缠的一个泼皮无赖。时常一副欺软怕硬的没有道德底线,人见人恨,无耻下作的市井宵小之辈的嘴脸模样。
  时间久了弄的整个村里鸡犬不宁,怨声载道。邻里大家明着都不敢去招惹他,如同躲避瘟神。暗地里都咒骂他:“这个挨天杀的短命鬼熊王八,夜里走路掉粪坑里跌死,上山遇见狼咬死,洗澡掉河里淹死,下雨天让老天爷用雷劈死。”时间久了,熊王八见村里无人能够与他抗衡制约他,就越发的随性而为,横行无忌,肆无忌惮,张扬跋扈起来了。以致远近闻名,成了村中一霸。
  后来村里有一位白发长须长者实在看不下去了,偶遇一位祖籍本村,在县城县衙里当差做班头的人(相当于现在的公安局刑警侦察队长,专门从事破案缉捕犯人的)。此人姓萧单字名宏,五短的身材瘦小精干。面皮微黑印堂发亮,两道剑眉,斜插入鬓,两眼不大却黑白分明,精光四射烁烁有神。鼻直口阔,留着三缕胡须飘洒胸前,身着一身官家皂色衙役制服。透着精明干练的精气神,原是休假来家探亲的。路遇乡邻老者诉说本村泼皮恶霸的种种下作、不法之事,滔滔不绝,直说的老泪纵横,咬牙彻齿。萧宏听罢心中顿生忿概。
  最后老者请求萧宏出面整治法办“熊王八”。萧宏虽怀怒火,但从公人角度考虑,却又有无能为力之感。便对老者说道:“萧雄虽然干的事情让人不齿,四邻痛恨,但是、他又没有杀人放火,又不能盲目把他抓去定罪,秋后处决,来个一了百了完事。您说是不?”长者一时却也无语了,想想却也是如此。此人虽然无德泼皮,却也不够杀头判刑的份。
  老者思余,再请求萧宏想个办法整治教育一番这个“熊王八”,让他改掉那些欺压良善的恶习,重新做人。随后萧宏闭目思索片刻后回答道:“我要是公开出面惩罚教育他,此种小人必然怀恨在心。日后我告老回家的时候,此人必然暗地里报复我和家人,让人无法防备,遗祸不小。”
  紧接着萧宏两眼滴溜溜的一转,计上心来。走近老者附耳轻轻的说道:“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您老不可声张。我让他吃点“特效药”治治这个无法无天的恶霸,您看可好。我想此法定能凑效,把这个“坏蛋”变“好蛋”。让他以后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做人,您说好不?”
  老者听后满脸的愁云瞬间散尽,一下变得喜笑颜开。双手伸出大拇指,忙不迭声的说道:“还是萧班头高明有智慧啊,不愧是县大老爷身边办案的第一能人高人啊,高明、高明、真高明啊。就按您说的办吧。”手捋胡须仰头哈哈大笑不止。
  再说萧宏探亲回县衙以后,就找到自己的两个手下,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说了一会,两个衙役心领神会在一家赌场里抓到了“熊王八萧雄”,以抓赌博为由,不由分说就烤上手铐脚镣,关在了县衙的牢房里。不打不骂,不审也不问,然后通知犯人家属去牢房送饭,而且、只准送农村的一种叫“煎饼”主食。牢中的狱卒也不给“熊王八”水喝,只是允许他吃自己家属送来的“煎饼”干粮。
  刚开始的两天“熊王八”还没觉得很难过,吃煎饼当烧饼吃,还吃得津津有味蛮是享受。可是接下几日来就发觉不对劲了。发现煎饼已经无法下咽了,口内没有唾液产生了。已经无法把煎饼嚼咽下去了。口腔和咽喉内部就像六月里的天气,烘干了水分,口内生烟,那个难受就叫一个惨哪。口唇干裂爆皮,疼的说话都费劲了。想叫衙役送点水喝,可是所有的狱卒都像聋子的耳朵,摆设一样,没人理他。“熊王八”那真是一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困苦的窘境了。
  突然、他脑内灵光一闪想到了一个临时解决口渴的办法了,赶忙到牢房角落里找到一个专为囚犯准备小解的便桶,看看里面是否有尿液存在。一看里面还真有那么一点残存的,浑浊带有腥臊气味扑鼻发黄的尿液,心急火燎的赶紧把便桶高高举起,小小翼翼的把便桶仅存的,一点点剩余尿液往自己口内倒去。也不嫌尿液的臊臭味道了。只为及时解决如同像是被烈日烘烤过的焦枯干旱,严重缺水难受的滋味,速速喝口来滋润之。由于严重缺水难受的滋味,让熊王八品尝到了什么叫生不如死的味道了。发现尿液实在是太少了,不能真正解渴,就急忙解衣裤自己小解后好解口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尿液滴出分毫,就一屁股摊坐在地上了。
  这时“熊王八”突然想起自己本村还有一位在县衙当差的萧宏在当班头。于是赶忙用嘶哑的声音,勉强大声的结结巴巴吆喝牢房里的狱卒说:“诸、诸、诸位大哥,我,我、我本村有一位大、大、大哥萧宏。在、在、在县衙当、当、当班头,烦、烦、烦劳各位捎个信。我、我、我、我在此受难,还、还、还、还请诸、诸、诸位帮个忙、忙、忙,好、好、好吗?”
  狱卒说道:“萧班头在外公干,不在衙门内,无法传达。”
  四天过后,萧宏根据狱卒的回报说“熊王八”干渴的难受,开始喝尿了。就嘱咐狱卒每天犯人放风的时候,把其他犯人的便桶留那么一些尿液给“熊王八”解渴,不至渴死出人命。
  如此惩罚了“熊王八”半月有余。班头萧雄才去牢房借公干之名,经过“熊王八”牢房故意让熊王八看见自己。熊王八如同见到了救星,赶忙大声叫嚷:“大、大、大哥、救、救、救兄弟吧。”
  萧宏故作惊讶道,问道:“老弟你怎么好端端的被关到牢房里来了?犯了什么王法了?我在外办案多日,今天刚刚回来。”熊王八道:“赌、赌、赌博,被、被、被抓的。大、大、大哥您是班、班、班头。能、能、能、和县大老爷能说上话,为、为、为兄弟说、说说情。看、看、看看能不能提前放我回家去,日、日、日后当以重酬哥哥。”
  萧宏道:“你这事啊,我得问问县大老爷是怎么事,才能给你讲讲情,看看能不能从轻发落。”
  熊王八赶忙说:“好、好、好大哥,大、大、大哥能救救兄弟,以、以、以后大哥说什么兄弟我都听大哥的,大、大、大哥以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兄、兄、兄弟我愿意两肋插刀为哥哥效劳。”
  萧宏一听哈哈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那我就帮帮看看。”
  又过了几日,萧宏再来到牢房和熊王八说道:“我问过县老爷了,县老爷说你这人在村里吃喝嫖赌无一不精。横行霸道,欺负老弱,孤儿寡妇无一不能,决定囚禁你终生为处罚。如果你不下决心改掉这些坏毛病,我也不能帮你出狱了。看来是不好办啊兄弟。”
  熊王八赶忙说:“大、大、大哥、兄、兄、兄弟从今往后一定重新做人,如、如、如果我再做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大、大、大哥您亲自抓我,我、我、我绝无怨言。还、还、还请哥哥,多、多、多美言美言救救兄弟吧。”
  萧宏看到萧雄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吃够了苦头。知道了厉害,有了悔改之心。也就顺水推舟做个人情,把他从牢房放了出来。从此以后村里少了一个横行无忌的霸王。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变迁“熊王八”的恶名,也随之烟消云散少有人再提及。虽然萧雄没有有意做一些善事,却也不再故意为恶了,村里也就多了一位本分的,守规矩的庄家人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县令,昏庸无道,不学无术,胸无点墨。搞得地痞流氓遍地,民不聊生,怨声载道。
  一天,一位渔民下海捕鱼。捕到一只王八,被村里的地痞看到了,觉得好玩,抢了去。
  “他叫什么鱼?”地痞问道。
  “我第一次捕到,不知道叫什么鱼。”
  地痞乐得像得了宝贝一样,拿到家里。老婆第一次看到这个怪物,吓得惊叫起来:“赶快扔出去,老娘要被这个怪物下死掉。”地痞没办法,便把它装到袋子里,拿到市场去卖。由于叫不出名字,快到中午了,也无人问津。一位财主摇着蒲扇,领着家丁,来逛市场。地痞看到财主走过来,便灵机一动,大声吆喝:“卖‘我’啦!卖‘我’啦!”财主闻声走过来,上下打量地痞。
  “你卖‘我’?”财主歪着脑袋问。
  “是的。”地痞爽快地回答。
  “老爷我是你随便卖的吗?”。
  “我不是卖老爷,我是卖它。”地痞指了指口袋里的王八。
  “‘我’是什么东西?”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财主把手伸进口袋里去抓王八。王八一口咬住财主的手指,财主痛得哇哇大叫起来。家丁赶忙跑过来,把财主的手抽出来。指尖被咬出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
  “你卖‘我’,‘我’为什么咬我?”财主急了,对地痞吼起来。
  “你不抓它,它怎么会咬你?”
  “我要到县衙去告你!”
  “你自己去抓还怪我?岂有此理!”
  财主不容分说,让家丁拉着地痞一同去了县衙。财主击鼓喊冤,衙役慌忙禀报。知县正在和三姨太抽大烟,见衙役跑来,大声叱问。
  “什么事,这么慌张?”
  “有人击鼓喊冤。”
  “这些刁民,也不让老爷我休息一会。非得好好治治他们。”
  三姨太忙吧知县扶起来,穿上官服,走进大堂,端庄落座。
  啪!一拍惊堂木:“把击鼓之人带进来!”
  财主、地痞被带进大堂,双双跪在堂前。
  “你们俩谁是原告,谁是被告?”知县厉声问道。
  “我是原告。”财主抬起头来回答。
  “你状告何人?有何冤屈?”
  “我告他”财主指了指地痞。
  “告他何事?”
  “他卖‘我,’我买‘我,’‘我’咬我的手指头。”财主伸出被咬伤的手指,给知县看。
  “混蛋!”知县发怒了,“大胆刁民,竟敢戏弄本官,你自己咬自己,还来喊冤,难道你来找死不成,拉下去,重打四十!”
  “青天大老爷,真是‘我’咬我的手指头。”
  “难道你是疯子?加打三十!”知县气的浑身发抖,咆哮着。
  “青天大老爷,‘我’在他的口袋里。”被吓得魂不附体的财主,用手指着地痞的口袋。
  知县迷惑了,问跪在堂下的地痞。“‘我’在你的口袋里?”
  “是,回禀青天大老爷。”
  “你打开口袋,让我看看‘我’长得什么样,这么厉害。”
  地痞打开口袋,把王八倒到地上,知县仔细看了半天。
  “原来我是这样。”知县自然自语的说,“以后不要叫‘我’了,‘我’就叫王八吧,免得误会。”                        

狱卒凌虐囚犯,主要目的无非向囚犯敲诈勒索。如果囚犯不给钱,就让他们睡在潮湿的地方,还不给他们饭吃。遇到那些没有钱的囚犯,干脆把他们像猪狗一样对待。囚犯生病后不医治,也不报告,直到病重甚至死后才报告上司。

监卡是收押罪犯和犯罪嫌疑人的地方,俗称大牢或班房。清代监狱形式复杂,且管理混乱。一般民众惧怕官府,对其形式多不了解,以至常常混淆这些羁押场所的区别。明清以刑部为中央司法机关,设刑部监狱,同时各府州县衙门也都设有监狱。监狱是监禁已经宣判罪行的罪犯所在地。监狱分为内监、外监、女监三个部分。内监关押命案大盗、死罪重囚;外监关押轻罪刑事犯人;女监关押女犯。县衙门监狱一般设狱吏一人,即监狱的头目,掌管监狱一切事务,是未及流的小官,下有禁卒若干,是负责看管囚犯的隶役。

监狱里囚的是判过刑的犯人。一般徒、流犯人一经批复就解赴配所服劳役,若无意外可不收监。监狱也关押新捕获的案犯及解囚路过的人犯。清律规定了监狱管理的各种制度,如戒具、刑具、囚衣、囚粮、医药、监狱修缮、值宿查夜、警戒、提审等。《大清律例·断狱·狱囚衣粮》中有:“凡牢狱禁系囚徒,年七十以上、十五以下,废疾、散收、轻重不许混杂,锁扭常须洗涤,席荐常须铺置,冬设暖床,夏备凉浆,凡在禁囚犯日给仓米一升,冬给絮衣一件,病给医药……”按清律定制,县衙每月拨给的伙食银两完全足够食用,但经司仓、狱吏、禁卒、伙夫等层层克扣盘剥,或以霉粟换去好粮,到犯人口中,已变成既少又霉又臭、连狗都不吃的汤水了。因此许多囚犯熬不到刑满就已病饿而死。狱卒对此也有开托的说辞,一般称是“害牢瘟”死的。当然过去确实亦有因监牢中环境太差,染上疾病而殁的,但也正好成为拘押在监牢中的犯人受折磨而死后官方推托责任的托辞。

过去监狱大门上方常绘有一个巨大的虎头形象,名为“狴犴”。据说龙生九子,狴犴就是龙的九子之一。因它憎恨犯罪,人们就把它装饰在监狱大门上,以增加威慑力。监狱又称“牢房”,所以人们习称监狱为“虎头牢”,有时还夸张其为“虎头大牢”。又监狱一般都设在县衙南边,故而称它为“南监”。

除了囚禁已决犯人的大牢以外,最为后人熟悉的大概就是“班房”了,又叫“卡房”,或简称为“卡”。反映了较多清末社会状况的拟话本劝善书《跻春台》有这样的记载:“次日官问无头,又笞一千,抬进卡内。”直到现在,人们还把“坐班房”作为进监狱的代称。其实,过去的班房并不是监狱,它本是衙门中三班衙役值班的地方。最初为了防止延误审判,州县衙门常将一些民事案件的当事人、轻罪犯人以及干连佐证等押在班房候审,并派差役看管,以便随传随到。

一旦关进班房,落在衙役手里,便成了衙役们凌虐、敲诈的对象。衙门差役为了敲诈勒索事主钱物,将那些无辜的证人及有关人员一概收禁,并借机向他们敲诈勒索,不满足这些役吏的要求便不予释放。于是本为短期监禁的措施,就常常成为地方衙门任意敲诈残害百姓的手段。正因为有利可图,于是擅自扩大拘押范围,延长羁留期限。在刑事诉讼中,不仅案犯,还有乡邻地谊干连证佐,甚至事主亲属都要处处随审。对于这些干连证佐,按清律规定是应该取保回家候审的,但这些人一到县衙,即被投入“班房”,“班房”逐渐发展成为私禁羁押未决人犯和干连证佐的处所。普通百姓,除了真正的刑事案犯,被判刑投入大牢,接触到的都是这种“班房”,以致后来人们就直接用“班房”泛指监狱。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设刑部监狱,被村里的地痞看到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