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小院里面有些鸟呼的一下飞走了,少爷脸红着说

小院里面有些鸟呼的一下飞走了,少爷脸红着说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15

敲开一家看上去不错的进去,问他家房子要不要卖,如是几番的折腾了几下,这边三四家的房子加上那个破败的总共三百五十两银子。有点心痛,不过想来这是投资,也就忍了。现场把银子发了,把地契收了,限他们一天之内搬出去。剩下的活交给孙先生,让他找一些工匠来,把各家的墙联合起来,房屋留着,建成一个大院墙。至于工钱……孙先生垫付。交代完了之后仔细的回忆着元宝对回家路线的描述,奔向我以前的老家。临到路上,面对着一排破旧的屋子,凭借我去年来过的那一次的记忆力和女人的预感,我开始开门。结论证明:女人的预感和记忆都是不可靠的。试了几次之后,终于回到了我的家。家里没有人很久了,锅灶台上一层灰,灰土土的,这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现实案例吧。望着破败的老家,决定发一笔横财。春天喜鹊搭窝,会找一些小树枝什么的,把家里的粮食缸里的底都倒出来撒在院子里面,只见一堆米虫拱来拱去,厌恶的走开,辛勤的劈了很多小树枝,怕动物来的不多,又跑到外面摘了许多花割了许多草折了许多烂木头扔在院子里面,做完这些,去找父母去~~找到在一个小屋里面休息的爹娘,我有点心酸。种地太苦了。“爹娘,以后咱们不种地了!”“嗯?苏苏,那以后干吗?”“苏苏现在有一些积蓄了,爹娘可以做一些轻松的啊,比如种花什么的,我已经在京城买好房子了!”“咱家不是有房子吗?”“那个地方风水不好,咱不住在那里!爹娘放心,我都会打点好的。这个地,就这么放着吧,我回去和崔管家说说,反正现在地里还很硬,耽误不了多少农活,而且就算耽误了……那就耽误吧。”父母不太信任我……但是在软磨之下,还是跟我来到了王府旁边的地方。一群人正在垒新的墙……原先的旧墙能用的就用,不能用的就扒了,感觉很偷工减料。爹娘看了一下,有点傻眼:“这么多房间干吗用啊?我们又不住。”偷偷的跟他们说:“会有用的,放心好了。”视察了一圈,回老家收拾家具去。家门口围着一圈人,非常可怕,像追债的……先问了一下父母:“有没有在外面欠债?”他们俩怯生生的摇摇头。我走上前去,“我是这家的房主,各位不知道有什么事情?”一个小厮说:“我家老爷想买这个房子,不知道多少银子肯卖啊?”另外一个小厮说:“我家老爷乃是工部的郑大人,看中了你家房子。”其余几个小厮也在唧唧歪歪报名号。咳嗽了一下,沉着的说:“本家房子乃祖传下来的,绝对不卖,各位请回!”打开房门带着父母进去,咣当一下把门锁上。心里却在窃喜,爹娘一脸雾水,突然娘尖叫了一声,院子里面一些鸟呼的一下飞走了。我定睛一看,好家伙,满地鸟屎~~真是恶心……和父母清扫了一下鸟黄金,院子里面的什么蔫花断草的也清理一下。突然有人在外面大声喊了一下:“苏嫂子,你回来了?给我开门!”爹一听,笑了一下,“马大嫂呢!”娘就颠颠的去开门。马大嫂?老马的老婆么?从这个马大嫂的口中我得知了如下情报:昨天开始,也就是在我走后,突然天降祥瑞,好多灰喜鹊从天而降,落在我家院中,然后什么蜜蜂啊燕子啊麻雀啊都来了,然后这些鸟儿们飞走的时候盘旋良久,不忍离去,在我家院子上空做留恋状,最后才飞走。然后有人看了就觉得奇怪,敲我们家的门,却发现根本没有人,然后有一个路过的大师说:此家必有吉兆。于是慕名而来好多买房子的。父母正想说话,被我一个眼神杀了过去。我亲切的对着这个马大嫂说:“我们祖宗的话灵验了呢!苏家老祖宗说传到第二十二代的时候,必出大材啊!算来,元宝正好是二十二代啊,这个房子,我们不会卖的。”隔日,听说主人归来了,来买房子的人更多了,这次不是小厮出马,而是来了很多管家之类的人物。连夜把院子里面的杂物埋到地里藏一下,以免被人看出来。爹娘有点畏惧,叮嘱他们什么都不要说,就在屋子里面呆着就好。我在院子里面摆了一些桌子,和这些管家进行对话。我大义凛然的装作很有苦衷的样子说不卖房子,任凭他们怎么说就是不卖。这些管家悻悻的出门去,我眼角却撇到一个管家塞给马大嫂一些银子,然后马大嫂兴高采烈的说了一些什么话,然后那个管家满脸堆笑的走了。

我心里暗爽,应该会卖到一个好价钱吧,卖多少呢?五百两?八百两?晚上夜幕降临的时候来了一个管家,鬼鬼祟祟的说他是什么陈府的管家,愿意用五百两买我家的房子,然后威胁说不卖的话就让什么府的人把我家拆了,大家谁也不得好。我很苦恼的说:“一千两。大家好买好卖!”那个管家颇犹豫了一下,说回家禀告与大人知。当晚,我找了一些有点发黑的木头来,和爹娘一起在上面刻字,爹娘不认识字,就让他们刻“二十二”,我就刻了一些“王”,爹爹刚开始刻,很不习惯,把手弄破了,血流在木头上,有点惊心,嘱咐他小心一些。想了一下,找到一块大一点的木头,浅浅的刻了几个字:“二十一后,陈代苏兴。”然后把这些烂木头放到灶台旁边烤烤,做年代久远状,挑一些刻的好的埋在院子里,屋子里,把那个八字木头挂到房梁上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刻的不好的就扔到火里烧了。做完之后,爹爹犹豫着说:“小苏,我们这是在干吗?”我漫不经心的说:“做神仙。”娘抖了一下,“是骗人么?”我看她一眼,我的老实憨厚的父母啊……我点点头,“反正我也没强迫他们……”我想,爹娘对我很失望吧,有这样一个不做好事的女儿。突然看见爹爹一拍大腿,面目狰狞,我心里叹息了一下,却看到爹爹高兴的对娘说:“还是小苏聪明!那帮有钱的王八蛋,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我心里一阵激动……看,有其女必有其父啊!第二天,我拿着一千两银票外表苦恼内心含笑带着父母离开了这里。再后来,听说这里建了一个陈府,砸掉房屋重新翻盖的时候惊现谶言,遂成陈家传家宝;又说找到一块木头,上面写着二十二,颜色特别,鬼斧神工。这是后话,小苏就不多说了。来到王府旁边的时候,院墙基本上垒的差不多了,而前面那个李府也在修修补补,不知道搞什么。嘱咐父母先把家里打扫一下,过些日子自然会来交代一些事情,留下几十两银子,让他们先去弄一些松针土等肥料,在家里晒着。我该回王府一下了。阿岩看到我,有一点热情:“苏管家,您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可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呢!”哦?什么叫做好多事情?“我跟您说啊,咱们东边那个李府被人买下来啦,西边那个宋府也被人买走了!后面这些房子全都被买走啦!这些天都搬家啊,重新整修啊,可把我们给吵死了!”这,是孙先生的功劳罢……进得门去,元宝看见我非常高兴,“姐,你回来了!爹娘好吧?”“好的很,”我眼睛泛着幽蓝,“过几天你就可以看见他们了!”找到崔管家,对他说我爹娘生病了,不能干活了,我把他们接走了,地呢,就那么荒着了,让崔管家最好赶紧派人去接管一下,然后丢下二十两银子,“这是荒地费和元宝的赎身费!”少爷诧异的问我为何把元宝接走,对少爷说:“有了银子而不去接受教化,乃是畜生所为。”少爷没有说什么,同意了我的做法,不过表情上有点难以接受,毕竟跟了他快一年,就算小狗也有感情了啊。我安慰了一下少爷:“放心,元宝会经常回来看看少爷的。”元宝就这样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跟大家告别了。他走的是如此之快,以至于过了三天之后,好多人才问起来,“最近怎么没看见元宝?”实际上,元宝看到父母就在王府的隔壁的时候,心里美的不知道姓什么了,而我们家的大门上也写上了两个大字:苏府。按照我的设定,送元宝到比较近的地方去学习,怕他年龄大而受到先生的歧视,小苏我专门跑了先生家一次,送上若干礼物。做长姐,真的很不容易。府里的人刚开始还念叨着元宝,渐渐的竟然也不再提了……人情冷漠……我去了一次孙先生家,把工钱还给他,孙先生眉毛一挑,“苏管家从哪里得来的银子啊?”笑了一下,“天上掉下来的。”说起来上次那个菜单出书的事情,孙先生没有反对,看来反响不错,于是让孙先生具体再协调一下,把书给出版了,临了跟孙先生讨了一些药材种子,拿给父母让他们去养,反正空着很多屋子,天冷就在屋里养就好。记得少爷的丰园里面还有一些南方的植物,偷偷的带着铲子去挖了一些,也交给父母,看看他们能否养的活。这些,就是我对自己的安排,我要光大苏府。

少爷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咳咳,小苏,我找你是有正事的。”少爷找我能有正事?“小苏,先把你的手拿下去……”我恋恋不舍的把手拿回来,少爷脸红着说:“大白天的,多不好……”大白天怎么了,蒙上被子不就黑天了么!“小苏,是这样的,张首辅的二公子张敬修大人说这个月底在千金楼有一个什么诗会,说要让你务必参加。我发现你认识人比我还快啊……”“诗会?我又不会做诗,我去干吗啊。”“那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答应张大人了。对了小苏你不是会打油诗吗?小苏你就勉为其难去吧,啊,去吧。”少爷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耐心说服我的勇气~其实我当然很想去,这么热闹的场合,肯定很好玩,不过我是女的……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且不管这个,实在不行女扮男装呗。不过在少爷面前一定要假装很不想去的样子,“少爷,小苏去干吗啊?长的又不给少爷争面子,文采也没有多少,而且还是女眷,场合上面多不合适啊!”少爷继续哄,“小苏啊,我知道你不想去,可是少爷答应了,你就去一下,好不好?”说完抓着我的手乱晃。撒娇是这么撒的么?“少爷,到时候人家说我闲话怎么办,批评我的诗很差怎么办?我也是有尊严的呢!”少爷继续乱晃我的手,听到后来若有所思,“小苏,你这么不想去,我去和张大人说说,就说你生病了,不能参加,这个理由不错吧。”……这个理由,非常的不好。“少爷,这样总归不太好,男子汉言而有信,您说到了就要做到,对吧!要不这样,我穿上男装去,如何?”“嗯……也好,能不能把我的手,放开?大白天的……多不好……”※※※自打少爷走后,小苏同学就努力的在房间里面开始写诗。诗会,总要有备而去才不会丢人。可恨……要是在汉朝就好了,就可以哗啦啦的背上一大段唐诗,现在可好,清朝的名诗佳句实在太陌生了,难道,真的要自己写么?其实改编一下古诗应该也很好玩吧。我拿着一个纸头,心里想着桃花,想着少爷,终于发觉我没有做诗的天赋。算了,诗会上肯定也没我说话的时候,去看了人家的文学水平再说吧,即便不做诗,也可以做文学评论家啊。想到这里,放弃文学锻炼,出门呼吸一下大好河山的新鲜空气。不知道张嗣修到了哪里了,说不定此时正在郁闷的吃泡菜,眼前出现了张嗣修那淡淡的笑容,这个人,若不是张家人,应该活的会更加简单吧。距离诗会还有一段时间,不着急,先把爹娘的事情解决了吧。找到许老婆子请假六天,理由:探亲。许老婆子很是纳闷,“为啥要探亲?”“嗯……因为过年没回家。”许老婆子看我总归是不爽,“那好,这个月的薪水扣五钱银子。”扣就扣,谁怕谁啊。五钱银子……俺还不放在眼里呢。收拾一下行李,和元宝说我要去看看爹娘,和少爷说我要出去寻找诗意,和府里的人说要出去办点公事,就这样,出门了。钱粮胡同的构造我大体看过一些,除了王府,旁边还有几家人家,不过没有什么当官的人家,不如王府排场。我不想让少爷知道这个事情,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吓,于是寻了孙先生来同我一起打探情况。孙先生百忙之中被我拉出来,结果是看房子,诧异了一下,“不知苏管家为何要在这边买房子?是因为离着王府近么?”被他猜中心事很不爽,决定撒一个小谎。“孙先生,此处繁华,乃是生活之好场所;不瞒孙先生,小苏略通一些五行之术,觉得这里离着龙脉非常近,有大富大贵之气,且看住户们如何把握了;而这里的井水也比其他地方的甜,对人之养生来说,也很有好处啊!小苏算过一卦,这一带五十年之内必将出一个王侯将相级的大人物,所以现下买了房子来,将来也会泽被后代啊!”孙先生迟疑着说:“此话当真?”我故作神秘的点点头,“所以孙先生不要告诉别人,不瞒先生说,小苏准备把这一带都买下来!就算借钱也要买!”孙先生没有说话,微微的点点头,我想他也有点动心吧。王府的东边第一家是一些百姓住宅和一个略微有点规模的李府。我们先去拜访李府,发现他们家人丁萧条,没有多少人,显得有些破败,孙先生看了我一眼,偷偷的说:“这里不是有王气吗?怎么这家人这么落魄?”我也偷偷的说:“那是因为他们家布局错了!”孙先生看了一下,这个布局……挺正常的啊。孙先生出面同这家主人说了一下想买房子的事情,主人不在家,由他的妻子代替,直接表达了意思,那个妻子二话不说出了一个价格:“一千两!”乖乖……怪不得房地产有的赚……假装再看一下,我和孙先生出的门来。“孙先生,这个一千两,您觉得值也不值?”孙先生拈了一下胡须:“虽然不是很大,不过一千两却少不得的。记得前年张首辅家里翻修了一下,就花了上千两银子。”不会吧……这么贵!我的预算是二百两……不过张首辅家够大啊,竟然翻修一下都要那么多钱~到王府西边的那一家看过去,光看大门就很有气势,两个石狮子就得不少钱,门口还有一个小厮把门,这家人很有钱,和孙先生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不要进去的好,以免自讨没趣。王府附近要是有一个什么鬼宅之类的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低价买入了。我无奈的对孙先生说:“先生,看来房子的价格比我预想的要贵,可惜小苏没钱啊。平白浪费了一块好地方。”孙先生试探着说:“不知道苏管家打算让谁入住?”有点萧索的说:“我爹我娘还有元宝。”“就这么几个人,也不需要住这么大的地方,不如我们去看看后面的普通住宅?”这后面的普通住宅很一般,简单的房子,简单的架构,和爹娘原先的房子差不多,勉强算做一个家吧。李府后面总共这样的普通住宅大约三四家,还有一家破败了,土墙上长满了草。我拔了一根草拿给孙先生:“看,虽然现在才是春天,这里的野草就已经生的如此之高了,可见这里有地气啊!”孙先生看着草,默默的没有说话。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院里面有些鸟呼的一下飞走了,少爷脸红着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