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我不想让少爷知道这个事情,如果送什么他都不

我不想让少爷知道这个事情,如果送什么他都不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15

少爷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咳咳,小苏,我找你是有正事的。”少爷找我能有正事?“小苏,先把你的手拿下去……”我恋恋不舍的把手拿回来,少爷脸红着说:“大白天的,多不好……”大白天怎么了,蒙上被子不就黑天了么!“小苏,是这样的,张首辅的二公子张敬修大人说这个月底在千金楼有一个什么诗会,说要让你务必参加。我发现你认识人比我还快啊……”“诗会?我又不会做诗,我去干吗啊。”“那我怎么知道,不过我答应张大人了。对了小苏你不是会打油诗吗?小苏你就勉为其难去吧,啊,去吧。”少爷的脸上出现了一种耐心说服我的勇气~其实我当然很想去,这么热闹的场合,肯定很好玩,不过我是女的……不知道方便不方便,且不管这个,实在不行女扮男装呗。不过在少爷面前一定要假装很不想去的样子,“少爷,小苏去干吗啊?长的又不给少爷争面子,文采也没有多少,而且还是女眷,场合上面多不合适啊!”少爷继续哄,“小苏啊,我知道你不想去,可是少爷答应了,你就去一下,好不好?”说完抓着我的手乱晃。撒娇是这么撒的么?“少爷,到时候人家说我闲话怎么办,批评我的诗很差怎么办?我也是有尊严的呢!”少爷继续乱晃我的手,听到后来若有所思,“小苏,你这么不想去,我去和张大人说说,就说你生病了,不能参加,这个理由不错吧。”……这个理由,非常的不好。“少爷,这样总归不太好,男子汉言而有信,您说到了就要做到,对吧!要不这样,我穿上男装去,如何?”“嗯……也好,能不能把我的手,放开?大白天的……多不好……”※※※自打少爷走后,小苏同学就努力的在房间里面开始写诗。诗会,总要有备而去才不会丢人。可恨……要是在汉朝就好了,就可以哗啦啦的背上一大段唐诗,现在可好,清朝的名诗佳句实在太陌生了,难道,真的要自己写么?其实改编一下古诗应该也很好玩吧。我拿着一个纸头,心里想着桃花,想着少爷,终于发觉我没有做诗的天赋。算了,诗会上肯定也没我说话的时候,去看了人家的文学水平再说吧,即便不做诗,也可以做文学评论家啊。想到这里,放弃文学锻炼,出门呼吸一下大好河山的新鲜空气。不知道张嗣修到了哪里了,说不定此时正在郁闷的吃泡菜,眼前出现了张嗣修那淡淡的笑容,这个人,若不是张家人,应该活的会更加简单吧。距离诗会还有一段时间,不着急,先把爹娘的事情解决了吧。找到许老婆子请假六天,理由:探亲。许老婆子很是纳闷,“为啥要探亲?”“嗯……因为过年没回家。”许老婆子看我总归是不爽,“那好,这个月的薪水扣五钱银子。”扣就扣,谁怕谁啊。五钱银子……俺还不放在眼里呢。收拾一下行李,和元宝说我要去看看爹娘,和少爷说我要出去寻找诗意,和府里的人说要出去办点公事,就这样,出门了。钱粮胡同的构造我大体看过一些,除了王府,旁边还有几家人家,不过没有什么当官的人家,不如王府排场。我不想让少爷知道这个事情,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吓,于是寻了孙先生来同我一起打探情况。孙先生百忙之中被我拉出来,结果是看房子,诧异了一下,“不知苏管家为何要在这边买房子?是因为离着王府近么?”被他猜中心事很不爽,决定撒一个小谎。“孙先生,此处繁华,乃是生活之好场所;不瞒孙先生,小苏略通一些五行之术,觉得这里离着龙脉非常近,有大富大贵之气,且看住户们如何把握了;而这里的井水也比其他地方的甜,对人之养生来说,也很有好处啊!小苏算过一卦,这一带五十年之内必将出一个王侯将相级的大人物,所以现下买了房子来,将来也会泽被后代啊!”孙先生迟疑着说:“此话当真?”我故作神秘的点点头,“所以孙先生不要告诉别人,不瞒先生说,小苏准备把这一带都买下来!就算借钱也要买!”孙先生没有说话,微微的点点头,我想他也有点动心吧。王府的东边第一家是一些百姓住宅和一个略微有点规模的李府。我们先去拜访李府,发现他们家人丁萧条,没有多少人,显得有些破败,孙先生看了我一眼,偷偷的说:“这里不是有王气吗?怎么这家人这么落魄?”我也偷偷的说:“那是因为他们家布局错了!”孙先生看了一下,这个布局……挺正常的啊。孙先生出面同这家主人说了一下想买房子的事情,主人不在家,由他的妻子代替,直接表达了意思,那个妻子二话不说出了一个价格:“一千两!”乖乖……怪不得房地产有的赚……假装再看一下,我和孙先生出的门来。“孙先生,这个一千两,您觉得值也不值?”孙先生拈了一下胡须:“虽然不是很大,不过一千两却少不得的。记得前年张首辅家里翻修了一下,就花了上千两银子。”不会吧……这么贵!我的预算是二百两……不过张首辅家够大啊,竟然翻修一下都要那么多钱~到王府西边的那一家看过去,光看大门就很有气势,两个石狮子就得不少钱,门口还有一个小厮把门,这家人很有钱,和孙先生交换了一个眼神,还是不要进去的好,以免自讨没趣。王府附近要是有一个什么鬼宅之类的就好了,这样就可以低价买入了。我无奈的对孙先生说:“先生,看来房子的价格比我预想的要贵,可惜小苏没钱啊。平白浪费了一块好地方。”孙先生试探着说:“不知道苏管家打算让谁入住?”有点萧索的说:“我爹我娘还有元宝。”“就这么几个人,也不需要住这么大的地方,不如我们去看看后面的普通住宅?”这后面的普通住宅很一般,简单的房子,简单的架构,和爹娘原先的房子差不多,勉强算做一个家吧。李府后面总共这样的普通住宅大约三四家,还有一家破败了,土墙上长满了草。我拔了一根草拿给孙先生:“看,虽然现在才是春天,这里的野草就已经生的如此之高了,可见这里有地气啊!”孙先生看着草,默默的没有说话。

马车上,张嗣修整理一下衣服:“敬修,一会我们要去户部周侍郎家。”张敬修不理哥哥,自己靠着窗子,想着刚才那个苏管家,人其貌不扬,有碍观瞻,不过说话有点意思。张嗣修突然说:“你不会想把那个苏管家纳到你的门客里吧,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张敬修转过脸去,看着哥哥,张嗣修只说了一句话:“识货的人不止你我两个。”快到年关了,交租的人路路续续的扛着粮食来了,一派繁忙的景象啊……崔管家在院里指挥这个人称那个人量,我想看一下爹娘有没有来,连续瞅了两天,都没看到。直到后来实在忍不住问了一下崔管家:“崔叔,我爹娘可曾过来交租?”崔管家看了我一眼:“还没来呢,大约想收拾好了晚点来,这样就不用再回城东了,顺便就在家里过年了。”那,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来啊,来了把元宝给我带走……少爷不在,不知道可不可以随便出门,还是说一定得禀告许老婆子?踌躇犹豫了一会,决定请示许老婆子,不过却没找到人,传说在夫人那里。据说自从夫人诰命之后,天天吃斋也勤了,上香也快了,没事喜欢拉着兰嫂她们诉说过去的往事,这种情形据说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许老婆子本来就很忙,但是又得听夫人讲那过去的故事,所以据说这几天瘦了一大圈。既然夫人不在,那我还是出门去好了,去千金楼看看年底分红如何。不出预料的话,应该会有一个很大的惊喜的,至少,送给少爷的定情信物就有着落了。自顾自的出门去,看到阿岩,故作坚强的打了一个招呼:“阿岩,我出去了。”阿岩看了一下,没有吭声。相信阿岩应该会明白,苏管家不是酥管家。快步往千金楼走去,快小年了,千金楼不知道是否还营业。说老实话,我还没进千金楼看过呢……远远的望去,一切如故,有点怅然。走近却发现,千金楼停止营业了,大家都放假了。古代人对于过年还真是重视啊,不知道对于钱重视不重视。找到孙先生,据说他刚才在帐房,只见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垂着两个大眼袋,让我差点以为认错人。“苏管家,近来可好啊?”“好啊好啊,只是,孙先生您为何一脸疲倦?”“唉,这个年底了,总要收拾一下东西,刚刚打发走了千金楼的伙计们,这不还得算算药堂今年的收支。对了,苏管家,您来的正好,我就不用去王府找您了。”拉着我走入内堂,悄悄的说:“苏管家,这是这个月的分红,您拿着,那边一些点心和礼物,是孙某孝敬王夫人和王大人的,苏管家一并帮忙带回去吧,顺便代孙某道歉一下,说孙某不能亲去了。”我点点头,孙先生给我的分红还热乎乎的,不是很厚,不知道有多少,不会又是一百两吧。不好意思当面拆开看,提着礼物走着,感觉离开了孙先生的视线范围,迅速掏出来看了一下……三百两。嗯,我的本钱回来了。幸福,感觉自己是富婆。府里,再过几天就要放假了,会留下一些人来在王府过年,我这种终身丫头应该没有回家过年的命吧,不过,我内心还是很希望和少爷一起过的。回到府中,先提着礼品去拿给兰嫂,转给夫人。俗话说,油多菜不坏,礼多人不怪,虽然不是我送的礼,夫人心底应该也会有一份在意的。小年那一天,大家吃的饺子,在夫人的带领下,上香烧纸放鞭炮,显得无比热闹。小年一过,就有好几个下人收拾行礼回家了,到了二十六号,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爹娘姗姗来迟的交租,顺便把元宝和元宝买的礼物一并带走,对我显然没有什么话要交代,只有元宝喜气洋洋的跟我说:“姐,我们回家过年了,姐你要在府里替我多吃点。”二十八日,许老婆子委婉的跟我说:“小苏啊,虽然你是终身的丫头,也是咱们府里的管家,不过今年夫人高兴,觉得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外面过年,肯定不习惯,所以准备了一些年货给你,明天除完尘你就回家吧。”哦……赶我回家过年……我得想想,怎么样才能留下,“许嫂,这样多不好啊,小苏感念夫人的恩情,所以才要更加努力更加辛苦的工作来报答夫人,就这样走了,显得小苏太忘恩负义了。”许老婆子不为所动:“你乖乖的回家过年就是报答夫人了。”难道,我必须回家过年么?

少爷已经恢复了正常上朝。新年第一份礼物是户部张尚书为首的那帮人,整理出来的《万历会计录》,包括朝廷的财务和会计等,我只见过少爷拿着一个厚厚的东西满含热泪的抚摸,想必就是那个玩意了。偷偷翻阅了一下,让我头大,几乎都是一些奇怪的数字和帐目,在没有计算机的年代,人工算这个东西,应该很吃力吧。总之皇上嘉奖了户部的工作,称赞他们做事细致。小稻在千金楼正在适应期,我跟孙先生说了,让他不遗余力的培养我的弟媳,孙先生微笑的说:“明白,明白,是苏管家的亲戚么!”心里想了一下,问了一下孙先生,“孙先生可否知道一个叫做张四维的人?”孙先生点点头,“当然认识,就是张嗣修大人的顶头上司,现在的礼部尚书啊!”我点点头,“逢年过节给这个张大人送一些银子,不要让张嗣修大人知道,而且把这些支出都写到一个账本上去。”想了一下,现在开始做功夫,应该不晚吧,“申时行大人现在是什么官?”“申大人是吏部尚书,据说清正廉明,两袖清风。”“哦,孙先生,逢年过节的时候他的也不要少了,如果他不要,就改送点心和药材等,就说多谢大人们的平日照顾就好了。”孙先生不是傻人,应该不会吝惜那些银子。还要给谁送啊?苦苦的想了一下当年狠批张家的那帮人,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孙先生突然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如果送什么他都不要怎么办?”不要?他不吃饭不喝水不花钱么?除非,你送的东西他不想要。这么一想,如果我真的去做官,我一定是个大贪官,上到银子,下到点心,我保证什么都贪。临走之前我有点不放心,叮嘱小稻的时候暗暗加了一句:多留心孙先生的账本和孙先生的活动。少爷还是很忙,不过不是因为别的事情,而是一个京城之中上至尚书下至店小二无人不晓无人不谈的一个话题:官员考核。官员考核除了每年的例行考核之外,当政的张首辅突然心血来潮或者有什么目的的组织一次大考核,这还是几年来的第一次。当消息传出来之后,大家都在纷纷议论谁上谁下,各大银号,酒楼的老板也很惶惶,后台如果倒了,也就意味着寻找新主人。朝廷大换血啊……刺激。当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偷偷的问过少爷:“少爷,你猜这次你会不会升官?”少爷皱皱眉头,“这种东西岂是可以猜测出来的?”我趁机谄媚了一下:“少爷去年两次出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至少不会贬职吧。”少爷自我感觉良好了一点,“嗯,应该是这样吧。我王某人一生不贪财不好色,兢兢业业,我就不信我这样的好人还会被贬。”不好色?我不是色吗?心里自嘲了一下,娶我的人估计都当作扶贫或者学雷锋了。不做坏事也就罢了,只怕挡了人家升官发财的路,糖衣炮弹自己打上门来。不过去年一年,少爷凭借痔疮秘籍,无偿做了一些好事,我家少爷那么单纯的心,谁要是再害他,哼哼,莫怪俺小苏心狠手辣。郑重的向少爷请示:最近小苏要每日出门一个时辰,目的是为少爷打探信息,也就是传说中的微服私访。少爷听了觉得很匪夷所思,不过反正小苏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放出去流毒社会,说不定能探到些什么东西。我穿着一身崔管家淘汰下来的旧衣服,前往各家高档酒楼吃饭,而且是按照孙先生提供的名单,一家一家挨着吃。在四喜楼门口被拦住了,店小二横着一张脸不让我进门,应该怀疑我付不起饭钱吧,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晃了一下,店小二立即闪到一边。内心嘲笑他们狗眼看人低,坐下之后,小二殷勤的上来:“客官,咱家最出名的是大盘肘子,酒酿糟鱼,香菇炖鸡,客官要不要尝尝?”当我是猪啊,推荐这么多,还只推荐贵的,什么烂店。“嗯,一盘咸菜,两碗米饭,快点上!”吃上一个时辰就是不走,气的店小二看着我就翻白眼。“听说礼部尚书张四维大人是前辽宁总兵的外甥啊!这样说来,岂不是和张首辅关系很好?”“那当然,张四维大人肯定会提升的,他可是礼部尚书啊,他要是不走的话,张嗣修侍郎怎么办?刘侍郎怎么办?岂不是会被压住了?”“刘掌柜,先提前恭喜您了!”“哪里,哪里,咱家不过和刘侍郎有点亲戚关系而已,承蒙各位照顾,承蒙承蒙!”“那工部有什么消息吗?”“工部的潘大人治水有功,朝廷说什么也不可能把他给拿下去吧。没有理由啊!除非潘大人这个时候出点什么事情……”“嘘!据说张首辅很看重潘大人呢!”“按照你这个说法,岂不是大家都要提?就没人下了?”“那可不一定。这和张大人不亲近的,比如说户部的王侍郎,听说他去年弄了一本痔疮秘笈,朝中大人们几乎每人发了一本,独独张首辅家没有送,你说怪不怪?”我喷了一口饭。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不想让少爷知道这个事情,如果送什么他都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