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钟茗一进饭店就听见钟年的动静,钟茗咬着牙说

钟茗一进饭店就听见钟年的动静,钟茗咬着牙说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10-15

www.2257.com,按下开关,却没有灯亮起。 窗外是淡淡的夜色,他们推开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乱成一团的客厅,灯管都被砸碎了,满地的碎玻璃碴子,有人刚刚在这里狂砸了一番。 钟茗和钟年同时怔怔地站在门口,还是钟茗最先反应过来,她把钥匙往鞋架子上一扔,愤怒地说道:“那个王八蛋肯定又回来了,下次我们换门锁!” 钟年有点难色地看看钟茗,“姐,别这么说爸。” 钟茗把钟年往他自己的房间推,“行了行了,我知道不能在你面前叫他王八蛋,你先进屋看书去,我收拾好叫你出来吃饭。” “姐,我帮你弄饭。” “看你的书去吧,我用不着你。” “姐……” “不许出来啊,出来小心我揍你。” 钟茗把钟年撵到屋里去之后,自己转头看了看一片狼藉的卧室,她快步走到客厅的沙发下面,脸色有些惶然,把手往里面的格子里用力地伸,格子里面空荡荡的,果然所有的钱都已经被他拿走了。 钟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恨恨地咒骂了一句,“王八蛋。”接着,她不动声色地低下头,从一旁拿过扫帚,把地上的碎玻璃碴子扫成一堆。 碎玻璃碴子在扫帚下面发出哗哗的声响。 钟茗费力地弯着腰,从窗口射进来大片大片灰白的夜色,将她深深地笼罩起来,一缕头发垂下来,在她的眼前不停地晃动着,她的眼珠转了转,眼泪无声地落在了那些散碎的透明玻璃碴子上。 钟年才做了几道物理题,就听到一声门响,是钟茗端着饭菜走进来了,钟年闻到了饭菜的香气,“有鱼。” “就要期中考试了,你吃点鱼补脑子。”钟茗把挟了一大块鱼肉放在钟年的碗里。 钟年嘿嘿地笑着,连着扒了几口饭之后说道:“姐,我在学校的论坛上看到一个找家教的工作,教一个小学的孩子,我想去试一下。” “挣钱的事用不着你,姐还指望你给我考一个清华呢。”钟茗又给钟年挑了一块鱼,“放心,姐养得活你。” 吃完晚饭后,钟茗在厨房把碗都洗完,她走到钟年的书房前面,无声地朝里面看了一眼,钟年低头很认真地看着书,台灯的光芒暖暖地笼罩着这个始终太瘦的男孩子,他的侧脸是温柔清秀的线条。 钟茗揉揉眼睛,默默地转身下了楼。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街上正热闹。 钟茗把自行车停在一栋破旧的楼下,她仰头朝着楼上的一个灯火通明的窗户看了一眼,然后上了楼,一直走到五楼,她伸手在门板上先敲了三下,接着又停了停,再慢慢地敲了两下。 房门里面终于传来脚步声,有人问:“谁?” 钟茗咬着牙说:“我找钟方伟那个王八蛋,我知道他在里面。” 门打开的时候,眼前一片云雾缭绕,钟茗看到父亲坐在沙发的一角,另外还有几个中年男人正在一旁吞云吐雾,里面的一个房间紧紧闭着,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后来,又是麻将牌清脆的撞击声。 钟茗走上去对父亲说:“你拿走的是我和钟年下个月的伙食费,你把它还给我,不然我和钟年下个月没……” “没饭吃”那三个字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迎面来的一巴掌在女孩子的面孔上狠狠地打过,钟茗朝后退了一步,她觉得自己的耳朵那一瞬间轰轰作响起来,好像是瞬间失聪了,她抬起头,看到父亲狰狞的面孔和一张一合的嘴。 无非是“赔钱货!”“甩都甩不掉的两个累赘!”“你给我滚远点!”“就他妈的因为你,害老子今天手气这么烂!”之类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的话。 钟茗用手揉了揉火辣辣的面颊,她望了望被烟雾熏得面目蜡黄的父亲,不动声色,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报警?” 一屋子都在刹那间寂静下来了,几个中年赌徒立刻都把目光投向了钟茗,紧接着,又把目光转到了钟方伟的身上,一个满脸堆笑的人站出来说:“老钟,既然你姑娘说出这话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啊!” 钟方伟的脸皮刹那间涨成了紫红色,不由分说一脚就朝着钟茗的肚子踹过来,一面踹一面破口大骂,“操你妈的!” 钟茗一头栽到了地上去,一口气没喘上来,腹部的疼痛让她一阵猛咳,她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转过头来望着父亲,脸上的笑容有些瘆人的惨白,“那是,你个狗屁混账王八蛋,我相信你有这本事,不然哪来的我和钟年!” 下楼的时候她疼的额头上全都是冷汗。 肚子一抽一抽地疼,跟有人在那里一下下地揪着她的肠子一样,钟茗一步一挪地走到自己的自行车旁,夜风呼呼地从她的耳边吹过,身后传来脚步声,有人叫她,“钟茗。” 钟茗回过头,看到刚才给她开门的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一脸和善的笑容,“茗茗啊,家里没钱了是吧?关叔叔给你。” 他从衣袋里拿出几张一百块来,塞到了钟茗的手里,钟茗始终低着头,关叔叔把手放在她的肩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拍,“你爸就在这玩几天,到时候就回家去了啊。” 钟茗的手里握着那一把钱,她的眼眸里一片死寂,如被潮水淹没的黑夜,透着充满恨意的寒冷。 “告诉钟方伟那个王八蛋,他一辈子都别回去,他最好死在外面!” 推着自行车在路边等绿灯的时候,对面正巧是一家火锅店。 隔着玻璃窗就能看到里面热热闹闹吃火锅的人,锅里沸腾的汤冒出冲鼻的香味,各种美味在锅里不停地翻腾着,她看到了一个女孩和一对中年夫妇坐在一起,笑呵呵的中年男人从火锅里挟出了满满一筷子东西,全都放在了女孩的碗里,正在喝可乐的女孩不耐地摇摇头,用筷子把碗里不爱吃的东西全都挑了出来。 钟茗记得爸和妈以前带着她和钟年一起来吃过火锅,那时候她和钟年都才七八岁,那时候妈还没有结识某个可以一掷千金的大富翁,爸也没有染上赌瘾,那时候她和钟年闹着要喝可乐,妈说可乐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小孩子更不应该喝。 爸笑呵呵地说:喝吧喝吧,一次两次没关系。 绿灯亮了。 钟茗低着头推车过马路,眼泪就像是开了闸的水龙头,源源不断地从她的脸上流下来,一滴滴地落在斑马线上。 身上的手机振动起来。 钟茗把自行车停在花坛一边,自己拿出手机坐在花坛上,路灯从她的头顶照下来,她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钟年的名字,钟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这才按下了电话接通键。 “姐,你上哪去了?” 钟茗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呵呵地笑着,“去面试你说的那个家教啊,结果人家不要我,说要大学生,他家一个小学的孩子还要大学生当家教,真变态。” 钟年说:“算了,你快回来吧,都快十点了,我等着你啊。” 钟茗握着手机,深深地低下头,眼泪一颗颗地落在地面上的一片落叶上,她没有办法张口说话,因为害怕自己一张口就是啜泣的声音,她努力地压抑了好久,终于稳定了声音,应了一声: “嗯,我这就回家,你等着我。” 放下电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汹涌而出。 钟茗低着头坐在花坛上哭了半天,嘴里全都是咸涩的味道,肚子还是一抽一抽的疼,后来她咬咬牙,从花坛上站起来,就在她准备推车走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挺高大的男生站在花坛边上,用奇怪的目光望着她。 钟茗掉头就走。 那个男生忽然开口说:“你哭什么呀?” 钟茗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男生,她毫不吝啬地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冷冷地道:“你管得着吗?你是谁啊你?” “我是裴源。”

Chapter1繁盛季·彼岸花 钟茗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先闻到了一股直冲鼻子的霉味,她皱皱眉头,就见客厅里空荡荡的,地上堆了些小食品的塑料袋子,还有吃了一半的凉皮和已经凝固了的豆浆,所有的家具上面抖落了一层灰。 从卧室的方向传来咳嗽的声音,是低低的,有点有气无力的咳嗽声。 钟茗把皮箱放下,走过去,推开门。 钟年正伏在桌前做作业,他低着头一面咳嗽一面干啃着方便面面饼,面孔的线条清秀柔软,略微有点卷曲的头发在从窗口射进来的夕阳中透出暖暖的光晕来,就像是一只柔弱的小猫咪。 钟茗把头无声地往门框上一靠,“笨蛋。” 被称为“笨蛋”的钟年回过头来,他啃方便面面饼的动作便僵在了那里,眼睛里透出不敢相信的光芒,他那么怔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说话,“姐,你回来了。” 钟茗指着他手中的方便面,“你就不能用开水泡着吃吗?” 钟年抓抓头发,“今天停水了。” “那去买矿泉水啊。” “爸一直没回来,我手里就剩下三块二了,要是你再不回来,估计我明天连面饼都吃不上了。” “……哦。” 钟茗转身走到客厅里去,从皮箱里拿出一把钱来,转头看到钟年已经走出来,她拿着手里的钱冲着他摇了摇,“走,姐带你吃牛肉面去。” 他们一起去了楼下的一家牛肉面馆,两个人热乎乎地各吃了一碗面,钟茗照样把牛肉块都添到了钟年的碗里去,钟年一面满足地吸溜着热热的牛肉面,一面开口说道:“孟烁哥韧带拉伤,还住在医院里,不过他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问你到底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钟茗的筷子僵到了半空中,钟年还在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他饿坏了,钟茗脸上的表情有点复杂,“你把我招供出来了。” “我说你去外省的小姨家了。” “哦。” “我这个回答还行吧?” “还行。” 钟茗默默地点点头,低下头来继续吃面。 小吃店的灯光被她挡在了身后,她的面孔沉浸在一片淡淡的阴影里,眼瞳里的光芒从面碗里升起的一团氤氲的热气包围着。 钟茗十七岁,高二,钟年十六岁,高一。 钟茗学习成绩一般,音体美上也没什么特别突出的地方能够入得了老师的眼,钟年学习成绩年组第一,随便一幅课余画作竟就被美术老师送到了市少年中心去展览,还起了一个特别拉风的名字——《苍穹》! “你那画的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叫苍穹?”钟茗看了他的画,百思不得其解,曾经这样问他。 钟年耸耸肩,也是很费解的样子,“我怎么知道,就是用乱七八糟的颜色调的天空啊小草啊什么的。” “那天空下面的两个小黑点呢?” “我和你啊。” “你画得太烂了,什么东西嘛。”钟茗十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伸手在他略微有点卷曲的头发上一顿乱搓,不屑地说道: “我猛一看,还以为是两个坟墓!” 即便是在巨大的黑暗里,银白色的月光还是可以把这世间的一切都照耀得清清楚楚,喷泉池里的水在月光的照耀下,仿佛变成了深不见底的黑色漩涡,漩涡的深处,有伤感的小提琴音缓慢地奏起。 这是一个属于他们的天地,也是以他们为中心的天地,就是在这里——钟茗和钟年。 未来是一幅刚刚绽开的画卷,他们两个犹如同一点射出的两条射线,瞬间朝着不同的方向飞驰而去! 公车在鹭岛一中的站牌下停住。 钟茗和钟年一起下车,他们走进教学楼,到了高一年级所在楼层的时候,钟茗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苹果来递给钟年,“笨蛋,中午在北区食堂等我,我们一块吃饭。” 钟年点点头,接过苹果咬了一口,“行,我要去晚了你先帮我点,那我进教室了啊。”他朝着钟茗摆摆手,转身跑进了高一二班的教室里去。 钟茗回头上楼。 她走上了高二年级组所在走廊的时候,江琪正与几个女生站在走廊里聊昨天晚上看到的电视节目,有女孩子夸张的笑声不时地响起,被女生簇拥在中心的江琪回过头来,就看到了钟茗。 她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 钟茗装作没有看见江琪,她转身往教室里走,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细小的嘲笑声,“真恶心,高二年组的死贱人又回来了。” 钟茗回过头。 江琪仍旧与一群女生旁若无人的谈笑着,谈话的内容依然是昨天晚上的电视节目,没有人往钟茗这里看一眼。 就好像那一句话是幻觉。 但确实——真真切切地听到了。 下节课是历史,钟茗忘记了带历史课本,她到隔壁三班去找关系还算是不错的蒋馨欣借,蒋馨欣最初看到她的时候,两个眼睛都瞪圆了,“钟茗你回来了啊,你这一个月都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钟茗微微一笑,“去了外地。” “可是她们都说你……”蒋馨欣欲言又止,“你找我有事啊?” 钟茗说:“能不能把你的历史书和笔记借给我用,我误了一个月的课,正好借你的笔记本抄抄拉下的课程。” “好啊。”蒋馨欣毫不犹豫地答应,转身往教室里跑,钟茗就站在教室的外面,她无聊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忽然听到三班里传来女生的议论声,声音不大不小,但足够让她听得清清楚楚。 “笨蛋,你真的要借钟茗笔记本?” “可是她来找我了啊。” “你忘了江琪说的话了,你想得罪江琪?钟茗那种人多恶心啊,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件事儿,江琪哭得有多可怜,算了吧你!” 蒋馨欣再次从教室里走出来的时候满脸歉疚,很不好意思地对钟茗说:“对不起,钟茗,我也忘记带笔记本和书了呢。” 钟茗微微一笑,“哦,是这样啊。” 她很自然地转身回自己的班级,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在望着光滑的桌面呆了几分钟后,她伸手去拿桌角的笔袋,拉开笔袋的拉链,伸手进去拿笔。 手指碰到了粘糊糊的一堆东西。 钟茗把笔袋拿到眼前看了一眼,带着点腥味的鸡蛋汁液把笔袋里的文具都淹没了,黄黄白白的颜色让人有些反胃,钟茗觉得自己真的恶心了。 钟茗站起来,拎着笔袋走到教室的卫生角,然后把笔袋扔进了垃圾桶里。 她回到座位的时候,看到隔壁一排的江琪依然和一群女生坐在一起玩闹,她看都不看钟茗一眼,钟茗默默地回过头来,静静地望着桌面,从窗外射进来的光芒在桌上留下了一道道光影,空气中,有淡淡的灰尘在无声地飞舞着。 中午去鹭岛一中的北区吃饭,钟茗一进食堂就听到钟年的声音,“姐,姐,我在这里。” 钟茗回头看到坐在食堂最角落的钟年,他端着餐盘朝着她微笑,面孔清秀好看,在他周围的几个高一小姑娘都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不自禁地羞红了脸,钟年依然旁若无人地朝着钟茗挥手,“姐,你快点,我要饿死了。” 餐盘里摆着干煸牛肉条,钟年大口大口地吃着米饭,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比以前大了很多,钟茗把自己的饭拨给钟年一多半,没好气地说:“看你那副德性,你几顿没吃了?” 钟年的嘴里含着饭,含糊不清地道:“从爸走了之后,我就没吃过米饭了。”他顿了顿,用手把脸上的饭粒抹掉,犹豫地看了钟茗一眼,“姐,你说爸这次什么时候回来?” “管他呢,那个王八蛋死在外面才好呢!” 钟年愣了愣,他看看钟茗那张波澜不惊的面孔,半晌又低下头去吃了一口饭,“就算爸不好,你也别那么说爸。” “要你管!我就叫他王八蛋怎么了?!”钟茗凶巴巴地瞪了钟年一眼,“吃你的饭吧!”她把餐盘里唯一的一道菜干煸牛肉条全都倒在了钟年的饭碗里,拿勺子胡乱地给他拌了拌,钟年从小就喜欢吃这种拌饭,酱油拌饭他都爱吃。 “像猪食一样!”钟年故意皱起眉头,带点撒娇意味地表达自己的不满。 “你还不就是猪!” 在食堂吃完午饭后,钟茗和钟年一起去学校的图书馆里消磨时间,钟茗说自己忘了带借书卡,跑步回教学楼去取,钟年老实地坐在图书馆前面的台阶上等着她,图书馆对面是体育馆,时不时就会有欢呼声从里面传出来,几个穿着崭新的篮球运动服,手臂上戴着护腕的男生从体育馆里跑出来,一见到钟年就朝他兴奋地摆摆手。 “钟年,你看这是新篮球服,我们才补了一百块钱,真值,简直酷毙了!” 钟年的笑容有点尴尬,“是挺酷的,你们现在就训练啊?” “下午就要和附属一中打比赛了,我们紧张啊,钟年,下午的篮球比赛可全靠你了,我们都等着你的大灌篮!” “哈哈,你们这样我压力很大啊……” “你怎么不穿运动服?” “我……我……哈哈……”中午细碎的阳光里,钟年的笑容很灿烂的绽放,连眼睛都眯成了一团,看上去更像一只乖巧的小猫咪,他胡乱地揉揉头发,讪讪地把话题引开,直到篮球队里的队员跑开,他笑到僵硬的肌肉,才慢慢地松缓下来。 他默默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上已经很破旧的运动鞋,这还是三年前生日的时候,钟茗买给他的,他很珍惜地穿起来,一穿就穿了三年多,无论春夏秋冬,一套新的篮球服,学校负责出资百分之六十,剩下的篮球队球员自理,补上钱的,就可以领取一套崭新的篮球服。 钟年没有对钟茗说过,他觉得这种花费,简直就是奢侈的,小姨虽然负责了他们姐弟两个的学费,但是生活费,还是要他们姐弟两个自理,钟茗为了维持他们的生活,已经没日没夜的打工了。 他抬起头,看到钟茗正朝这边跑来,她脑后扎的马尾辫子随着她的动作一上一下地跳跃着,像一只跳跃的梅花鹿,钟年咧开嘴开心地笑笑,他从图书馆的台阶上站起身来,朝着钟茗挥挥手,大声地喊道: “姐。” 下午第一节课是体育课。 更衣室里满是女生嘻嘻哈哈的声音,钟茗推门走进去的时候,笑声有一刹那停顿,不屑的目光犹如一道道小匕首,穿过空间的距离凌迟着钟茗的脸,钟茗往前走了两步,一把椅子忽然从地面上划过,直接撞到了钟茗的膝盖上。 钟茗皱皱眉头,伸手按住膝盖。 她回过头来就看到了把椅子踢过来的那个女生,女生丝毫不惧地望着她,嘴角浮现出一抹冷冷的笑容。 钟茗按了按膝盖,她没说什么,转身走到自己的储物柜前,打开没有锁的储物柜,接着怔在了那里。 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的从更衣室的窗口照进来。 钟茗默默地望着自己的储物柜,在她的身后,那些女孩说笑的声音忽然停止下来,一束束饱含冰冷的目光如芒刺一般扎在她的背上,身后死一般的寂静预示着更大的风暴即将来临。 钟茗回过头来,看着站在窗口的江琪,“我们谈谈。” 江琪回头望了望钟茗,她微微一笑,一身的白色运动服让她饱满的面孔散发出更加青春洋溢的光芒来,她的目光在钟茗的面孔上逡巡了一圈,接着什么也没说,昂首挺胸地走出了更衣室。 其他人陆陆续续地跟着她走了出去。 有人在出门前冷哼了一声,“真好笑,她也不想想她做的那些事情,她怎么有脸和江琪说话?!” 只有从胸口传来的,缓慢心跳声。 其他的,都是死寂。 钟茗一个人站在诺大的更衣室里,影子孤零零地映在地面上,而在她的储物柜里,被红墨水浇过的运动服像是浸在血泊里。 男子更衣室。 篮球场外传来球队训练的声音,这些新球员因为穿了新球衣而比往日更加卖力的训练,钟年一个人坐在更衣室里,他身上穿的,依然是那套旧球衣和已经很破旧了的运动鞋。 更衣室的门被打开了。 钟茗抬起头,他看到体育老师走进来,体育老师手里拿着新球衣,全都递给了钟年,“这是你的。” 钟年猛地愣住,一股突然涌上来的自卑和羞愧让他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手足无措地说道:“我……我没交钱啊,我不要。” “你姐今天上午来给你交的钱。” 体育老师走出去了。 钟年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好久之后,他默默地换好球衣,他低下头继续系着破旧运动鞋上的鞋带,手指灵活极了,系好了鞋带,他伸手在鞋面上小心翼翼地擦了擦,擦掉那些根本就看不见的灰尘,一缕刘海从他的额头前垂下来,他低声说:“姐。” 他的眼眶无声地红了。 钟茗拧开水龙头,冰凉的水哗哗地流下来,浇在运动服上的红墨水慢慢地从水里弥漫上来,像是大片大片的血迹,钟茗的手指泡在水里,她望着越来越红的水,忽然把手从水里抽出来,浑身不自禁打了一个寒颤。 ——钟茗,如果你这么对我,那我死了算了!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 钟茗呆呆地看着洗手池被红墨水染红的水。 她再次默默地把双手浸入冰凉的水中,揉搓着运动服,额前的一缕黑发垂下来,在她的眼前无声地晃动着。 “我他妈的怎么知道你真的敢!”她一面揉着衣服,一面深深地低着头,轻声说,“简直被你这个混蛋害死了。” 池底的盖子被打开。 红色如血液的水哗啦哗啦地流下去,接着下水道里传来一声声响,就好象是一个吸血鬼吸饱了血之后,满意地打了一个饱嗝。 体育课,男生都在球场上飞驰,女生大都集中在教室里吃零食,钟茗走进教室的时候,就听到一句,“这样对她也太便宜她了,你说要不要去收拾她弟弟啊?”之类的话,钟茗立刻回过头,她看到了坐在位置上的江琪,还有她身边的几个女生,那几个女生也回头望了望钟茗,脸上露出了冷漠的表情。 钟茗的目光停留在江琪的面孔上,她的目光第一次冷得像两把利剑,“你们对付我可以,但你们碰我弟弟一下试试看!” “你发什么神经!”江琪身边的一个女生忽然拍案而起,堪称“正义的使者”,相当愤怒地朝着钟茗吼道:“装什么清高,你还真把自己当苦情戏女主角啊,全校谁不知道你的变态事迹!你和你弟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钟茗看了看那个女生,冷冷一笑,“的确,我们不是好东西,你是好东西,你去死吧你!”她转头回座位,但是凌空飞来的一个水杯狠狠地砸中了头,连着水杯里的半杯水一起浇了她的侧脸,教室里,立刻响起一阵嘻嘻的笑声。 钟茗默默地抹掉自己脸上的水,然后转过头来对那些笑声传来的方向面不改色地说道:“好啊,你们还有什么招数,一起来啊!” 啪! 迎面来的,就是狠狠的一巴掌。 钟茗朝后退了一步,紧接着,腹部又挨了一下撞击,她直接跌到了桌角去,疼得发不出声音来,有女声在她的头顶恶狠狠地响起,“钟茗你这个贱人,你凭什么跟我们摆这么嚣张的嘴脸!” 钟茗把头埋了下去,她伸手捂着自己的肚子,说不出话来。 有女生跑去关上了教室的门,接着朝其她女生做了一个“没有问题”的手势,有更多的女生围了过来,挤挤挨挨地站在钟茗的周围,“打她。”“看到她的脸就生气!”“她把江琪害得那么惨!”“她就是个凶手!”这样的话,此起彼伏,犹如一根根毒箭,不断地刺向她,噼里啪啦的巴掌声,不间断地落在她的身上。 钟茗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桌角没有动,没有反抗。 不知道被打被踹了多久,周围似乎安静下来了,那些女声也打累了,钟茗吸着冷气,头发乱蓬蓬的,慢慢地睁开眼睛,她看到了依然坐在位置上的江琪。 江琪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她望了钟茗一眼,然后淡淡地别过头去,手撑着脸腮,目光淡淡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仿佛刚刚发生的那些混乱都与她无关。 钟茗从地上站起来,她低下头,眼眶一阵发涨,她深吸一口气,“江琪,你还要怎么做才能放过我?” 教室里一片死寂。 江琪似乎看够了窗外的风景,她终于回过头来,淡淡地看了一眼钟茗,“那么你也死了吧!” 教室的门被轰然推开。 打完球的男生们满头大汗地冲进来,还不住地叫嚷着,“你们这些女生真烦人,干嘛把门关上。” 有人猛打钟茗的后背。 钟茗再次一头栽了下去,与此同时,有人一脚踩在了她的小腿肚子上。 有那么一瞬间,钟茗觉得,自己还挺像苦情剧里的女主角。 被一群女生欺负,还要忍声吞气地忍受,再后来,呼啦啦地进来一群男生,看着她颜面扫地,而且,这些男生中间根本就没有男主角,他们愣愣地站在那里,看着趴在地上的钟茗,紧接着,又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位置上的江琪。 这些男生的眼眸里同时出现了“可以理解。”“发生这件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早知道江琪会对付钟茗,终于开始了啊。”之类的种种光芒。 外面传来老师的声音,“你们一大群人堵在门口干什么?上课了不知道啊!” 男生和女生立刻就散开了,钟茗从地上站起来,忍着疼痛坐回到位置上,她回头看了一眼江琪,江琪拿出一本立体几何练习册,仔细地做着上面的题目,她脸上平静的表情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给你。” 一张纸巾从身后送了过来,那个人的声音很小,小的甚至让钟茗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但纸巾确实是明明白白地送到了自己的眼前,握着纸巾的手指苍白修长。 钟茗回过头。 林森始终低着头,钟茗只能看到他乌黑浓密的头发,他伸手把纸巾递给她,捏住纸巾的手指竟然紧张的有些微微颤抖,说话的声音也是结结巴巴的,“你嘴角有血丝,还有……。” 为什么要用这样小的声音?这样小心翼翼的动作? 为什么连头都不敢抬? 因为你害怕别人看到,你递给我一片纸巾,你帮助了被全年级唾弃厌恶的我,我就是一滩污水,也会让你沾染上不干净的污渍,是这样的吧? 钟茗安静地笑一笑,“不用了,谢谢你。” 她转过头去,用手指胡乱地揉了揉嘴角,似乎只有嘴角破了一块皮而已,看来她刚才被打的时候拼命护住脸的行为还是十分正确的。 至少放学的时候,钟年看不出来她挨过了打!到时候就跟他说,自己看书入迷,不小心被笔戳的,他知道她一直都有咬笔的毛病。 放学的时候,钟茗才走到自行车车棚,就看到钟年站在他们的自行车前面看书,他低着头,半边侧脸融入夕阳里,修长的身体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的影子,有几个高一年级的女学生,从他面前走过去,同时故意放大了说笑的声音。 他抬起头来,一眼望见了走过来的钟茗,接着充满阳光地笑起来,“姐,我在这呢。” 当他的眼眸里清晰地出现钟茗的面孔时,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下意识地伸手过去摸钟茗的脸,“姐,你怎么了?”钟茗躲开了他的手,然后抬起头来很自然地笑道:“没什么,看书的时候入迷了,结果用笔戳到了嘴角,破了好大一块。” 钟年的目光默默地留在了钟茗的面孔上。 钟茗推了钟年一把,“走吧,快点回家,回去我给你做饭吃。”她又往钟年的身上看了一眼,皱起眉头,“我给你买了新的运动服啊,你怎么还穿着旧的。” 钟年低下头,他的声音有点闷,“嗯,新的放在书包里了,舍不得穿。” “笨蛋。”钟茗很欠扁地笑起来,仰起头来拍了拍钟年的肩头,在不知不觉间,钟年已经高过她很多很多了,她还是一副哄小孩的架势,“不就是一套新运动服嘛,用不着这么省。” 钟年抬起头,他看到钟茗的笑脸像是一朵芬芳馥郁的花朵,在夕阳下十分的鲜活自然,他默然的目光在她的额头上停留了片刻,接着压低声音说:“姐,你等我一下,我一会儿就回来。” 他不等钟茗回答,自己转身就跑出了车棚。 钟茗愕然地望着钟年跑远,也许是忘了什么东西,她这样猜想着,然后拿起钟年刚刚放在一边的小说看了几眼,手机响起来了,钟茗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短信,孟烁发过来的。 ——你还好吧? 钟茗朝着手机屏幕看了半天,自言自语地说道:“好啊,我都快好死了!”她这样说完,却在手机上打下另外一行字。 ——我没什么事,你好好养你的腿吧,赶紧出院,我可没空去看你! 有人从她的身边走过去,钟茗抬起头,她看到了班上的林森,他也是来取自行车的。 林森犹豫地看了钟茗一眼,半晌终于低声说了一句,“你找点药膏擦擦吧,已经青了很大一块了。” “什么?” “你额头上的伤口,已经瘀青了很大一块了,看起来真吓人。” 钟茗一直跑到教学楼下,她看到了和江琪那一群女生站在一起的钟年,而且很明显,是钟年拦住了江琪她们的路,他瘦高的身影此刻挺得像一杆旗帜,就在钟茗想要叫他回来的时候,她听到了他说话的声音,“江琪姐,不要再找我姐的麻烦,那件事也不完全是我姐的责任,我姐也很难过!” 被女生簇拥在中心的江琪望着清秀的钟年,她淡淡地与钟年对视着,彼此都没有退让,江琪身上的纯白色校服在风中微微地晃动着,她扬起嘴唇,饶有趣味地笑:“行啊,想让我放过你姐,那你跪下来求我啊。” 耳旁是巨大的风声,吹得正前方的旗杆上面的红旗呼啦啦地响着。 钟茗站在教学楼的拐角处,静静地看着不远处的他们,她觉得眼睛里被什么狠狠地刺着,滚热的感觉充溢了整个眼眶,就好像是从眼底里流出来的,是乌溜溜的血液。 江琪和一群女生站在台阶上。 瘦高修长的钟年默默地低头跪在地上,小声说:“求你了。” 钟茗还记得很小的时候,妈妈早就走了,爸爸再一次喝多了酒,回家来耍酒疯,拿着皮鞭抽她和钟年,她被抽得遍体鳞伤,却还要抱着九岁的钟年,一面保护着钟年一面咬牙切齿地低声说:“你想让我们死,我们就偏偏不会死,我们就偏偏要活着。” 胆小的钟年在她的怀里哭着哀求:“爸,求你了,别打我姐。” 锋利的刀片一点点挂割自己的皮肤,血从皮肤下一点点地沁出来,通红的,滚烫到让人害怕的鲜血,血迹慢慢地扩大,渐渐地,形成一片可以吞噬一切的红色沼泽,连带着,将她一块吞没下去。 站在教学楼拐角处的钟茗擦擦自己脸上的眼泪,默不作声地转头离开。 一起长大的时光。 漫长的,温柔的,伤心的,共同支撑的日子,他们就这样,用彼此的方式,默不作声地保护着对方。 钟年回到自行车棚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自行车棚里点着一盏小灯,他看到钟茗还等在那里,低着头用手捏车胎,看车胎里还有多少气。 钟年走过去,把刚买的药膏递到了钟茗的面前,钟茗抬起头,她从他的手里接过药膏,钟年的脸色有点涨红,犹豫了半天,还是小声地说:“这可不是擦嘴的,是擦额头的。” 钟茗呵呵地笑起来,“你看着吧,我决定了,下次江琪再让那群死女人打我,我就狠狠地打回去。” “你真的可以吗?” “那还用说,笨蛋,你别忘了小时候你被别人欺负都是谁帮你打回来的!”

——茗茗,我喜欢你 ——少开玩笑了。 ——你看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再说我有那么无聊吗? ——……你这臭小子是不是想害死我! 突然而至的大雾,把眼前所有的景物都遮挡住了,哀伤在那个笑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的少年眼中无声的凝聚。 慢慢地,形成大片大片鲜血淋漓的伤口。 宛如横亘在心口上的,一片锋利的刀片,心脏每跳动一下,都可以感受到,刀片跟着切下去的痛楚。 而那个笑起来像小孩子一样温柔的少年,就那样慢慢地被大雾掩盖了最后的映像。 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个星期我们是值日生,我们负责扫校门口前面的一片卫生区。” 上早自习的时候,林森传了一张纸条给钟茗,纸条上面写好了中午要清扫的卫生区位置,因为上一个月,钟茗没有来。 钟茗低头看了看纸条,她拿起笔在林森递过来的纸条上写道:“好了,我知道了,如果你害怕和我说话被班上其他学生孤立的话,麻烦你给我发短信吧,传纸条也会被发现的,我可不想连累你。” 她把写好的纸条团成一团丢回去,身后传来簌簌的纸声,林森正在看她回的纸条,不一会又有一条新的纸条丢了过来。 ——你有新浪博客吗?我回去加你做好友。 钟茗有点不耐烦,她在纸条上龙飞凤舞地写上“对不起,我家暂时还没电脑那么奢侈的电子产品,就算是有也早被我们家里的那个王八蛋给卖了!”这句话之后,把纸条重新丢了回去。 这一次,林森再没传纸条过来。 中午,钟茗发短信给钟年,告诉他自己不去食堂吃饭了。她和林森拿着扫帚,到校门口去扫那一片新分过来的卫生角,结果林森主动承担了大部分的清扫工作,钟茗只是拿着簸箕跟在他后面。 学校的栅栏一侧是大片大片盛开的夹竹桃,林森望了望低头捡落叶的钟茗,他犹豫了半天,低声说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啊?”钟茗抬头看了看林森,目光里充满了疑惑,林森又把目光躲闪开了,他低头看着脚边的落叶,“那件事以后,你不是走了吗?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 钟茗终于知道了林森说的是哪件事! 她说:“你以为我不敢回来呀?” “没有。”林森似乎觉得自己被误会了,所以他开始费力地辩解,脸都涨红了,“就算别人都说你,我也知道那件事与你无关。” “别傻了,她们说得都没错,你应该相信。”钟茗望了望林森涨得通红的面孔,无声地笑一笑,眼底里却是一片淡淡的光芒,“我就是始作俑者,不然你以为江琪为什么那么恨我?!” 林森终于抬头来看了钟茗一眼。 中午的阳光下,钟茗美丽年轻的脸上散发着盛放的夹竹桃一般灿烂明媚的气息,但是谁都知道,夹竹桃是有毒的。 学校栅栏的外面忽然骚动的声音,有人喊:“小子,你不要以为你躲到这里来我们就找不到你!”“今天不打到你跪地求饶,你也不知道我的厉害!”“砰!”“啊!”“哐!”…… 有人重重地撞在了栅栏上,紧接着依靠着栅栏长出来的大片夹竹桃一阵猛烈的晃动,稀里哗啦地又是一地的落叶,林森和钟茗一个小中午的劳动算是彻底白费了,林森和钟茗都有些目瞪口呆。 钟茗朝前走了几步,在夹竹桃生长较稀疏的地方,看到了栅栏外面的情况。 一个瘦高的男生和几个凶神恶煞的社会混混在打架,而且战况很明显,男生的动作也很利索,几个混混很快就成了老大复仇的炮灰,而老大,一转头就跑了一个无影无踪。 那个男生回过头来,看到了站在学校栅栏里面的钟茗,他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笑起来,笑容居然干净好看极了,一点都不像刚刚打完架的人。 他斜背着书包,穿着和钟茗一样的校服,然后朝着钟茗挥了挥手,“你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裴源。” 钟茗指了指他身上的校服,“你刚入学就有新校服穿啊?不是应该量尺码再做吗?” 裴源又怔了怔,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然后抬头依然朝着钟茗笑一笑,“是啊,我运气比较好,来了就捡到一套。” 钟茗靠在栏杆上,“哦”了一声。 等到裴源走远的时候,始终沉默的林森努力作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他还是难掩眉宇间的郁闷,小声地说道:“连校服这样的事情你也问,你是他什么人啊?” 钟茗望了望满地刚被那些人打架震下来的落叶子,“受害人。” 回班级上课的时候接到了钟年的短信,很长的一条——姐,我给你买了面包和牛奶,就放在你的书桌上,你别忘了回去吃。 合上手机,就可以想象得到钟年那幅笑呵呵的样子。 回到桌位上的时候,果然看到的是空荡荡的桌面,钟茗抬起头,看到班级的卫生角垃圾桶里,赫然是还没有开封的面包和牛奶,牛奶是红枣味道的,钟年知道那是她最喜欢喝的一种。 第一节课的老师还没来,全班的人都在上自习。 钟茗没说话。 身后传来细细簌簌的声音,一块德芙巧克力出现在钟茗的面前,巧克力上面附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写着,“吃这个吧,一会有考试。” 不用想就知道是林森。 钟茗拿起笔在纸条后面写上“谢谢你了,我不吃,我怕胖!”,然后把纸条和巧克力丢还给林森,打开书默不作声地在心里念,周围有女生发出细细的窃笑声,很小的声音传了过来,“活该”“你应该把牛奶撕开了洒在她课本上才对”“我还没有你那么缺德啊!”“少来,你才缺德!”。 林森看了看前座的倔强女孩,他低下头,默默地把那一大块德芙巧克力放回到了桌膛里。 他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脸上的表情,都被坐在另外一排的江琪收入眼底,江琪单手撑着面颊,看看林森,又看看坐在前面的钟茗,嘴角流露出淡淡的冷笑。 傍晚放学的时候,钟茗先去体育馆找钟年。 钟年一直都是篮球队的主力,一三五晚上放学后一个小时,都要参加篮球队的训练,钟茗每次都去等钟年,顺便再在一旁的台阶上把作业给做了。 篮球场上是奔跑的人影,欢呼的声音,篮球落在地上,发出嘭嘭的声音,运动鞋在地板上划过,又是一阵嘎吱嘎吱的声响,大台阶上,放着一堆篮球队员脱下来的校服,钟茗走过去,她走了几步,又转过头来,往那堆校服上看了一眼。 一件洁白的校服,袖子内侧是用颜料涂出来的一个“M”。 钟茗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白了。 “裴源,传球传球。” 激昂的声音从球场上传过来,钟茗回过头,她看到了一个修长的人影飞快地从她的眼前跑过,他先把球传给对方,紧接着,自己率先奔跑到禁区内,在对方再次传球给自己的一刹那,纵身跃起,跳起来的高度简直令人咂舌,一个大灌篮! “那是今天新加入的篮球队员,裴源,弹跳力惊人。”下场喝水的钟年对钟茗说道:“有好几次,都被我的球给断走了,他比我强。” 钟茗有点不服气,“你是一年级生,他是二年级生。” 钟年呵呵地笑起来,“姐,你这明显是偏向,其实裴源哥可好了呢,刚才还教我怎么转身才不容易被对方抢到球!不过他体力不好,跑几步就要休息好久。” “少来了,我还不知道你,从小别人给你一块糖你就能跟着那人走,最好哄了。”钟茗拿过毛巾扔给钟年,自己转身整理钟年的东西,“擦擦脸上的汗,收拾收拾我们回家,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和小混混称兄道弟的。” “谁是小混混?” “废话,当然是你猛夸的那个弹跳力超好的裴源,他打架的时候弹跳力也超好!” “姐……” “干什么?” “你不要再说了。”钟年的声音有点惨兮兮的。 钟茗回过头,她看到表情有点尴尬的钟年,还有站在钟年身边满头大汗的裴源,他望着钟茗,乌黑的眼睛里全都是笑容,很明显,那句“谁是小混混?”的问句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钟茗彻底傻了。 林森把今天收到的作业搬回到教室,他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那一大块德芙巧克力,默不作声地塞到了钟茗的桌膛里,这才拿着书包下楼。 教学楼的前面是一大片花坛,林森正准备绕过花坛往自行车车棚走,就看到有三个人朝着这边走过来了。 钟茗,钟年和那个叫做裴源的男生。 林森默默地顿住步子。 他在原地站了片刻,接着回过头,背着书包重新走回到教学楼里去,他走得很快,简直就像是害怕那三个人发现自己的一样逃窜,教学楼空荡荡的走廊里回响着他的脚步声,杂乱如心跳。 钟茗一面推着车一面有点愤懑地看着与裴源一起讨论篮球的钟年,他的眼睛里此刻根本就没有她这个姐姐了。 一口一个“裴源哥”,听着就让人很生气。 到了学校前面的公交交站牌下,三个人将要分开走的时候,钟年和裴源才舍得回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后面的钟茗,钟年说:“姐,裴源哥分到你们班了,以后你们就在一个教室里上课了。” 钟茗在心里说“关我什么事”,但嘴上却不得不说:“哦,好,我知道了。”裴源似乎有所察觉地回过头来看看钟茗,他笑一笑,那笑容中竟然带着点挑衅的,钟茗甚至觉得自己是幻觉眼花了。 等到裴源坐着2路公交车离开,钟茗和钟年准备过马路的时候,钟茗对钟年说:“以后你离裴源远点。” 钟年有点吃惊,“为什么?” 钟茗认真地注意着街道两边的车辆,“我今天看到他和几个混混打架。” 钟年忍不住为裴源辩解,而且还有点急赤白脸,“那也有可能是那些社会上的混混来找他的麻烦。” “笨蛋,他要是没有惹到那些混混,那些混混怎么可能来找他!”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记住少跟他来往,……好了,别瞪我,准备过马路了。” 公交车在绿灯前停了片刻,坐在最后座的裴源回过头,看到了那一对推着自行车慢慢超前行走的姐弟,钟茗把弟弟让到马路的里侧,她身上的白色校服明晃耀眼的像一朵芬芳馥郁的花朵。 裴源低声自言自语说:“就是她吗?”当然没有人回答他,裴源低下头,从校服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条未读短信,裴源打开短信,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陌生号码和一行字迹。 ——我知道你是谁! 裴源望了手机屏幕片刻,他微微地皱皱眉头,直接按下了通话键,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手机里不时地传来嘟嘟的声响,但就在响了几声之后,电话被人挂断了。 裴源静静地看了看手机,他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又迅速地在手机上打下一行字,很快很利落。 ——如果你真知道我是谁,就最好少管闲事!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钟茗一进饭店就听见钟年的动静,钟茗咬着牙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