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乞代悌死,  滕昙恭徐普济宛陵女子沈崇傃荀

乞代悌死,  滕昙恭徐普济宛陵女子沈崇傃荀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09-30

孝行

孝义下

滕昙恭 徐普济 宛陵女生 沈崇傃 荀匠 庾黔娄 吉翂 甄恬

梁书卷第四十七

滕昙恭 陶季直 沈崇傃 荀匠 吉翂 甄恬 赵拔扈

韩怀明 刘昙净 何炯 庾沙弥 江紑 刘霁 褚修 谢蔺

列传第四十一  孝行

韩怀明 褚修 张景仁 陶子锵 成景隽 李庆绪 谢蔺

经云:“夫孝,德之本也。”此生民之为大,有国之所先欤!高祖创业开基, 饬躬化俗,浇弊之风以革,孝治之术斯著。每发丝纶,远加旌表。而淳和比屋,罕 要诡俗之誉,潜晦成风,俯列逾群之迹,彰于视听,盖无几焉。今采缀以备遗逸云 尔。

  滕昙恭徐普济宛陵女生沈崇傃荀匠庾黔娄吉翂甄恬

殷不害 司马暠 张昭

滕昙恭,豫章三门峡人也。年五周岁,母杨氏患热,思食西瓜,土俗所不产。昙恭 历访不能得,衔悲伤切。俄值一桑门问其故,昙恭具以告。桑门曰:“作者有两瓜, 分一相遗。”昙恭拜谢,因佛手瓜还,以荐其母。举室惊异。拜会桑门,莫知所在。 及父母卒,昙恭水浆不入口者旬日,感恸呕血,绝而复苏。隆冬不著茧絮,蔬食生平。每至忌日,思慕不自堪,昼夜哀恸。其门外有冬生树二株,时忽有神光自树而 起,俄见圣像及夹侍之仪,容光鲜明,自门而入。昙恭亲属民代表大会小,咸共礼拜,久之 乃灭,远近道俗咸传之。抚军王僧度引昙恭为功曹,固辞不就。王俭时随僧度在郡, 号为滕曾参。天监元年,陆琏奉使巡行习俗,表言其状。昙恭有子四个人,都有行当。

  韩怀明刘昙净何炯庾沙弥江紑刘霁褚修谢蔺

时有徐普济者,夏洛特临湘人。居丧未葬,而近邻火起,延 及其舍。普济号恸伏棺上,以身蔽火。邻人往救之,焚炙已闷 绝,累日方苏。

www.2257.com,时有徐普济者,纽伦堡临湘人。居丧未及葬,而近邻火起,延及其舍,普济号恸 伏棺上,以身蔽火。邻人往救之,焚炙已闷绝,累日方苏。

  经云:「夫孝,德之本也。」此生民之为大,有国之所先欤!高祖创办实业开基,饬躬化俗,浇弊之风以革,孝治之术斯著。每发丝纶,远加旌表。而淳和比屋,罕要诡俗之誉,潜晦成风,俯列逾群之迹,彰于视听,盖无几焉。今采缀以备遗逸云尔。

又有建康人张悌,家贫无以供养,以情告邻富人。富人不 与,不胜忿,遂结四个人作劫,所得衣装,三威逼去,实无一钱 入己。县抵悌死罪。悌兄松诉称:“与弟景是前老妈和儿子,后母唯 生悌,松长不能够教育,乞代悌死。”景又曰:“松是嫡长,后 母唯生悌。若从法,母亦不全。”亦请代死。母又云:“悌应 死,岂以弟罪枉及诸兄。悌亦引分,乞全两兄供养。”县上述 谳,帝以爲孝义,特降死,后不足爲例。

呼伦贝尔宛陵有女生与母同床寝,母为猛虎所搏,女号叫拿虎,虎毛尽落,行十数 里,虎乃弃之。女抱母还,犹有气,经时乃绝。教头萧琛赙焉,表言其状。有诏旌 其门闾。

  滕昙恭,豫章鹤壁人也。年五虚岁,母杨氏患热,思食夏瓜,土俗所不产。昙恭历访不可能得,衔悲伤切。俄值一桑门问其故,昙恭具以告。桑门曰:「作者有两瓜,分一相遗。」昙恭拜谢,因隼人瓜还,以荐其母。举室惊异。拜谒桑门,莫知所在。及父母卒,昙恭水浆不入口者旬日,感恸呕血,绝而恢复。隆冬不著茧絮,蔬食终生。每至忌日,思慕不自堪,昼夜哀恸。其门外有冬生树二株,时忽有神光自树而起,俄见圣像及夹侍之仪,容光显明,自门而入。昙恭亲戚民代表大会小,咸共礼拜,久之乃灭,远近道俗咸传之。大将军王僧度引昙恭为功曹,固辞不就。王俭时随僧度在郡,号为滕曾子舆。天监元年,陆琏奉使巡行民俗,表言其状。昙恭有子三个人,都有行业。

陶季直,丹阳秣陵人也。祖湣祖,宋布宜诺斯艾Liss太尉。父景仁, 中散大夫。

沈崇傃,字思整,吴兴武康人也。父怀明,宋兗州太史。崇傃陆虚岁丁父忧,哭 踊过礼。及长,佣书以养母焉。齐建武初,起家为奉朝请。永元末,迁司徒行参军。 天监初,为前军鄱阳王参军事。八年,里胥柳恽辟为主簿。崇傃从恽到郡,还迎其 母,母卒。崇傃以未有侍疾,将欲致死,水浆不入口,昼夜号哭,旬日殆将绝气。 兄弟谓之曰:“出殡和埋葬未申,遽自伤灭,非全孝之道也。”崇傃之瘗所,不避雨雪, 倚坟哀恸。每夜恒有猛兽来望之,有声状如叹息者。家贫无以迁窆,乃行乞经年, 始获葬焉。既而庐于墓侧,自以初行丧礼不备,复以葬后更治服七年。久食麦屑, 不啖盐酢,坐卧于单荐,因虚肿不可能起。郡县举其至孝。高祖闻,即遣中书舍人激励之,乃下诏曰:“前军沈崇傃,少有志行,居丧逾礼。斋制不终,未得大葬,自 以乞讨淹年,哀典多阙,方欲以永慕之晨,更为再期之始。虽即情可矜,礼有明断。 可便令除释,擢补太子洗马。旌彼门闾,敦兹风教。”崇傃奉诏释服,而哭泣如居 丧,固辞不受官,苦自陈让,经年乃得为永宁令。自以禄不比养,怛恨愈甚,哀思 不自堪,至县卒,时年三十九。

  时有徐普济者,杜阿拉临湘人。居丧未及葬,而近邻火起,延及其舍,普济号恸伏棺上,以身蔽火。邻人往救之,焚炙已闷绝,累日方苏。

季直早慧,湣祖甚爱异之,尝以四函银列置于前,令诸孙 各取其一。季直时年伍周岁,独不取,曰:“若有赐,超过父伯, 不应度及诸孙,故不取。”湣祖益奇之。

荀匠,字文师,颍阴人,通辽国太平洋保险公司勖九世孙也。祖琼,年十五,复父仇于爱丁堡市, 以孝闻。宋元嘉末,渡淮赴武陵王义,为元凶追兵所杀,赠员外散骑长史。父法超, 齐中兴末为安复令,卒于官。凶问至,匠号恸气绝,身体皆冷,至夜乃苏。既而奔 丧,每宿江渚,饭馆皆不忍闻其哭声。服未阕,兄斐起家为郁林提辖,征俚贼,为 流矢所中,死于阵。丧还,匠迎于豫章,望舟投水,傍人赴救,仅而得全。既至, 家贫不得时葬。居父忧并兄服,历八年不出庐户。自括发后,不复栉沐,发皆秃落。 哭无时,声尽则系之以泣,目眦皆烂,形体枯悴,皮骨裁连,虽亲人不复识。郡县 以状言,高祖诏遣中书舍人为其除服,擢为豫章王国左常侍。匠虽即吉,毁悴逾甚。 外祖孙谦诫之曰:“主上以孝治天下,汝行过古代人,故发明诏,擢汝此职。非唯君 父之命难拒,故亦扬名后世,所显岂独汝身哉!”匠于是乃拜。竟以毁卒于家,时 年二十一。

  阳江宛陵有妇女与母同床寝,母为猛虎所搏,女号叫拿虎,虎毛尽落,行十数里,虎乃弃之。女抱母还,犹有气,经时乃绝。都督萧琛赙焉,表言其状。有诏旌其门闾。

五岁丧母,哀若中年人。初母未病,令于外染衣,卒后,亲朋老铁始赎。季直抱之号恸,闻者莫不酸感。及长好学,澹于荣利, 徵召不起,时人号曰聘君。后爲望蔡令,以病免。

庾黔娄,字子贞,新野人也。父易,司徒主簿,征不至,有高名。

  沈崇傃,字思整,吴兴武康人也。父怀明,宋兗州太史。崇傃四周岁丁父忧,哭踊过礼。及长,佣书以养母焉。齐建武初,起家为奉朝请。永元末,迁司徒行参军。天监初,为前军鄱阳王参军事。七年,太师柳恽辟为主簿。崇傃从恽到郡,还迎其母,母卒。崇傃以未有侍疾,将欲致死,水浆不入口,昼夜号哭,旬日殆将绝气。兄弟谓之曰:「出殡和埋葬未申,遽自伤灭,非全孝之道也。」崇傃之瘗所,不避雨雪,倚坟哀恸。每夜恒有猛兽来望之,有声状如叹息者。家贫无以迁窆,乃行乞经年,始获葬焉。既而庐于墓侧,自以初行丧礼不备,复以葬后更治服五年。久食麦屑,不啖盐酢,坐卧于单荐,因虚肿不可能起。郡县举其至孝。高祖闻,即遣中书舍人勉励之,乃下诏曰:「前军沈崇傃,少有志行,居丧逾礼。斋制不终,未得大葬,自以行乞淹年,哀典多阙,方欲以永慕之晨,更为再期之始。虽即情可矜,礼有明断。可便令除释,擢补世子洗马。旌彼门闾,敦兹风教。」崇傃奉诏释服,而哭泣如居丧,固辞不受官,苦自陈让,经年乃得为永宁令。自以禄不如养,怛恨愈甚,哀思不自堪,至县卒,时年三十九。

时刘彦节、袁粲以齐高帝权盛,将图之。彦节素重季直, 欲与谋。季直以袁、刘儒者,必致颠殒,固辞不赴。俄而彦节 等败。

黔娄少好学,多讲诵《孝经》,未尝失色于人,西宁高士刘虬、宗测并叹异之。 起家本州主簿,迁平西行参军。出为编令,治有异绩。先是,县境多虎暴。黔娄至, 虎皆渡往临沮界,那时候认为仁化所感。齐永元初,除孱陵令,到县未旬,易在家遘 疾,黔娄忽地心惊,举身流汗,即日弃官回家,亲朋亲密的朋友悉惊其忽至。时易疾始二十七日, 医云:“欲知差剧,但尝粪甜苦。”易泄痢,黔娄辄取尝之,味转甜滑,心逾忧苦。 至夕,每稽颡北辰,求以身代。俄闻空中有声曰:“征君寿命尽,不复可延,汝诚 祷既至,止得申至月末。”及晦而易亡,黔娄居丧过礼,庐于冢侧。和帝即位,将 起之,镇军萧颖胄手书敦譬,黔娄固辞。服阕,除西台军机大臣仪曹郎。

  荀匠,字文师,颍阴人,赤峰国太平洋保证公司勖九世孙也。祖琼,年十五,复父仇于圣萨尔瓦多市,以孝闻。宋元嘉末,渡淮赴武陵王义,为元凶追兵所杀,赠员外散骑巡抚。父法超,齐HUAWEI末为安复令,卒于官。凶问至,匠号恸气绝,身体皆冷,至夜乃苏。既而奔丧,每宿江渚,饭店皆不忍闻其哭声。服未阕,兄斐起家为郁林少保,征俚贼,为流矢所中,死于阵。丧还,匠迎于豫章,望舟投水,傍人赴救,仅而得全。既至,家贫不得时葬。居父忧并兄服,历八年不出庐户。自括发后,不复栉沐,发皆秃落。哭无时,声尽则系之以泣,目眦皆烂,形体枯悴,皮骨裁连,虽亲属不复识。郡县以状言,高祖诏遣中书舍人为其除服,擢为豫章王国左常侍。匠虽即吉,毁悴逾甚。外祖孙谦诫之曰:「主上以孝治天下,汝行过古时候的人,故发明诏,擢汝此职。非唯君父之命难拒,故亦扬名后世,所显岂独汝身哉!」匠于是乃拜。竟以毁卒于家,时年二十一。

齐初爲御史比部郎,时褚彦回爲军机章京令,素与季直善,频 以爲司空军司令部徒主簿,委以府事。彦回卒,御史令王俭以彦回有 至行,欲諡“文孝公”。季直曰:“文孝是司马道子諡,恐其 人非具美,不比文简。”俭从之。季直又请爲彦回立碑,始终 营护,甚有吏节。再迁澳门教头,在郡号爲清和。后爲镇西谘 议参军。

梁台建,邓元起为益州上卿,表黔娄为府提辖、巴西联邦共和国、梓潼二郡里正。及丹佛平,城中宝物山积,元起悉分与帮手,惟黔娄一无所取。元起恶其异众,厉声曰: “节度使何独尔为!”黔娄示不违之,请书数箧。寻除蜀郡太尉,在职清素,百姓便 之。元起死于蜀,部曲皆散,黔娄身营殡殓,携持丧柩归故乡。还为经略使金部郎, 迁中军表记室参军。西宫建,以本官侍皇皇太子读,甚见知重,诏与世子中庶子殷钧、 中舍人到洽、国子博士明山宾等,递日为皇世子讲《五经》义。迁散骑里胥、临安大 中正。卒,时年四十六。

  庾黔娄,字子贞,新野人也。父易,司徒主簿,征不至,有高名。

齐武帝崩,明帝作相,诛锄异己。季直不能够阿意取容,明 帝颇忌之,出爲辅国都尉、拉克代夫海太守。边职上佐,素士罕爲之 者,或劝季直造门致谢,明帝留以爲骠骑谘议参军,兼太傅左 丞,迁址建设筑和安装太傅。爲政清静,百姓便之。

吉翂,字彦霄,冯翊莲勺人也。世居沧州。翂幼有孝性。年十一,遭所生母忧, 水浆不入口,殆将灭性,亲党异之。天监初,父为吴兴原乡令,为奸吏所诬,逮诣 廷尉。翂年十五,号泣衢路,祈请公卿,行人见者,皆为陨涕。其父理虽清白,耻 为吏讯,乃虚自引咎,罪当大辟。翂乃挝登闻鼓,乞代父命。高祖异之,敕廷尉卿 蔡法度曰:“吉翂请死赎父,义诚可嘉;但其小孩子,未必自能造意。卿可严加胁诱, 取其款实。”法度受敕还寺,盛陈徽缠,备列官司,厉色问翂曰:“尔求代父死, 敕已相许,便应伏法。然刀锯至剧,审能死不?且尔童孺,志比不上此,必为人所教。 姓名是谁,可具列答。若有悔异,亦相听许。”翂对曰:“囚虽蒙弱,岂不知死可 畏惮?顾诸弟稚藐,唯囚为长,不忍见父极刑,自延视息。所以内断胸臆,上干万 乘。今欲殉身不测,委骨泉壤,此非细故,奈何受人事教育邪!明诏听代,不异登仙, 岂有回贰!”法度知翂至心有在,不可屈挠,乃更和颜诱语之曰:“主上知尊侯无 罪,行业释亮。观君神仪明秀,足称佳童,今若转辞,幸老爹和儿子同济大学。奚以此妙年, 苦求汤镬?”翂对曰:“凡鲲鲕蝼蚁,尚惜其生;况在人斯,岂愿齑粉?但囚父挂 深劾,必正刑书,故思殒仆,冀延父命。今瞑目引领,以听大戮,情殚意极,无言 复对。”翂初见囚,狱掾依法备加桎梏;法度矜之,命脱其二械,更令著一小者。 翂弗听,曰:“翂求代父死,死罪之囚,唯宜增益,岂可减乎?”竟不脱械。法度 具以奏闻,高祖乃宥其父。丹阳尹王志求其在廷尉传说,并请乡居,欲于八月,举 充纯孝之选。翂曰:“异哉王尹,何量翂之薄乎!夫父辱子死,斯道尽管。若翂有 靦面目,当其行径,则是因父买名,一何甚辱!”拒之而止。年十七,应辟为本州 主簿。出监上饶县,摄官期月,风化大行。自雍还至郢,湘州节度使柳悦复召为主簿。 后乡人裴俭、丹阳尹丞臧盾、德阳中正张仄连名荐翂,感觉孝行纯至,明通《易》、 《老》。敕付太常旌举。初,翂以父陷罪,因成悸疾,后因发而卒。

  黔娄少好学,多讲诵《孝经》,未尝失色于人,德阳高士刘虬、宗测并叹异之。起家本州主簿,迁平西行参军。出为编令,治有异绩。先是,县境多虎暴。黔娄至,虎皆渡往临沮界,那时候感到仁化所感。齐永元初,除孱陵令,到县未旬,易在家遘疾,黔娄顿然心惊,举身流汗,即日弃官回家,亲戚悉惊其忽至。时易疾始十六日,医云:「欲知差剧,但尝粪甜苦。」易泄痢,黔娄辄取尝之,味转甜滑,心逾忧苦。至夕,每稽颡北辰,求以身代。俄闻空中有声曰:「征君寿命尽,不复可延,汝诚祷既至,止得申至月末。」及晦而易亡,黔娄居丧过礼,庐于冢侧。和帝即位,将起之,镇军萧颖胄手书敦譬,黔娄固辞。服阕,除西台都尉仪曹郎。

梁台建,爲给事黄门里胥,常称仕至二千石始愿毕矣,无 爲久预世间事,乃辞疾还乡邻。梁天监初,就拜太中医师。武 帝曰:“梁有天下,遂不见这厮。”十年,卒于家。季直素清 苦绝伦,又屏居十馀载,及死,一无全数,子孙无以殡敛,闻 者莫不伤其志事云。

甄恬,字彦约,焦作无极人也,世居江陵。祖钦之,长宁令。父标之,州从事。 恬数岁丧父,哀感有若中年人。亲人矜其小,以肉汁和饭饲之,恬不肯食。年十虚岁, 问其母,恨生不识父,遂悲泣累日,忽若有见,言其情景,则其父也,时以为南充。 家贫,养母常得珍羞。及居丧,庐于墓侧,恒有鸟玄黄杂色,集于庐树,恬哭则鸣, 哭止则止。又有白雀栖宿其庐。州将始兴王憺表其行状。诏曰:“朕虚己钦贤,寤 寐盈想。诏彼群岳,务尽搜扬。恬既孝行殊异,声著邦壤,敦风厉俗,弘益兹多。 牧守腾闻,义同亲览。可旌表室闾,加以爵号。”恬官至安南行参军。

  梁台建,邓元起为咸阳郎中,表黔娄为府上大夫、足球王国、梓潼二郡上大夫。及鹿特丹平,城中珍宝山积,元起悉分与助手,惟黔娄一无所取。元起恶其异众,厉声曰:「太师何独尔为!」黔娄示不违之,请书数箧。寻除蜀郡校尉,在职清素,百姓便之。元起死于蜀,部曲皆散,黔娄身营殡殓,携持丧柩归故乡。还为军机大臣金部郎,迁中军表记室参军。青宫建,以本官侍皇世子读,甚见知重,诏与世子中庶子殷钧、中舍人到洽、国子大学生明山宾等,递日为世子君讲《五经》义。迁散骑少保、明州大中正。卒,时年四十六。

沈崇傃字思整,吴兴武康人也。父怀明,宋凉州大将军。崇 傃四岁丁父忧,哭踊过礼。及长,事所生母至孝,家贫,常佣 书以养。天监二年,太傅柳恽辟爲主簿。崇傃从恽到郡,还迎 其母,未至而母卒。崇傃以未有侍疾,将欲致死,水浆不入口, 昼夜号哭,旬日殆将绝气。兄弟谓曰:“出殡和埋葬未申,遽自残灭, 非全孝道也。”崇傃心悟,乃稍进食。母权瘗,去家数里,哀 至辄之瘗所,不避雨雪。每倚坟哀恸,飞鸟翔集。夜恒有猛兽 来望之,有声状如叹息者。家贫无以迁厝,乃行乞经年,始获 葬焉。既而庐于墓侧,自以初行丧礼不备,复以葬后更行服八年。久食麦屑,不噉盐酢,坐卧于单荐,因虚肿无法起。郡县 举至孝。梁武闻,即遣中书舍人鼓励之,乃诏令释服,擢补皇储洗马,旌其门闾。崇傃奉诏释服,而哭泣如居丧。固辞不受 官,乃除永宁令。自以禄比不上养,哀思不自堪,未至县,卒。 荀匠字文师,潁阴人,娄底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勖九世孙也。祖琼,年十五 复父仇于基多巿,以孝闻。宋元嘉末度淮,逢武陵王举义,爲 元凶追兵所杀,赠员外散骑郎中。父法超,仕齐爲安复令,卒 官。匠号恸气绝,身体皆冷,至夜乃苏。既而奔丧,每宿江渚, 商侣不忍闻其哭声。

韩怀明,上党人也,客居明州。年十虚岁,母患尸疰,每发辄危殆。怀明夜于星 下稽颡祈祷,时寒甚切,忽闻香气,空中有人语曰:“童子母弹指永差,无劳自苦。” 未晓,而母豁然平复。乡友异之。十五丧父,几至灭性,负土成坟,赠助无所受。 免丧,与乡亲郭瑀俱师事湛江刘虬。虬尝十二11日废讲,独居涕泣。怀明窃问其故,虬 亲戚答云:“是外祖亡日。”时虬母亦亡矣。怀明闻之,即日罢学,还家就养。虬 叹曰:“韩生无虞丘之恨矣。”家贫,常肆力以供甘脆,嬉怡膝下,朝夕不离母侧。 母年九十一,以寿终,怀明水浆不入口一旬,号哭不绝声。有双白鸠巢其庐上,字 乳驯狎,若家养动物焉,服释乃去。既除丧,蔬食一生,衣衾无改。天监初,都督始兴 王憺表言之。州累辟不就,卒于家。

  吉翂,字彦霄,冯翊莲勺人也。世居扬州。翂幼有孝性。年十一,遭所生母忧,水浆不入口,殆将灭性,亲党异之。天监初,父为吴兴原乡令,为奸吏所诬,逮诣廷尉。翂年十五,号泣衢路,祈请公卿,行人见者,皆为陨涕。其父理虽清白,耻为吏讯,乃虚自引咎,罪当大辟。翂乃挝登闻鼓,乞代父命。高祖异之,敕廷尉卿蔡法度曰:「吉翂请死赎父,义诚可嘉;但其孩子,未必自能造意。卿可严加胁诱,取其款实。」法度受敕还寺,盛陈徽缠,备列官司,厉色问翂曰:「尔求代父死,敕已相许,便应伏法。然刀锯至剧,审能死不?且尔童孺,志不如此,必为人所教。姓名是何人,可具列答。若有悔异,亦相听许。」翂对曰:「囚虽蒙弱,岂不知死可畏惮?顾诸弟稚藐,唯囚为长,不忍见父极刑,自延视息。所以内断胸臆,上干万乘。今欲殉身不测,委骨泉壤,此非细故,奈何受人事教育邪!明诏听代,不异登仙,岂有回贰!」法度知翂至心有在,不可屈挠,乃更和颜诱语之曰:「主上知尊侯无罪,行业释亮。观君神仪明秀,足称佳童,今若转辞,幸父亲和儿子同济大学。奚以此妙年,苦求汤镬?」翂对曰:「凡鲲鲕蝼蚁,尚惜其生;况在人斯,岂愿齑粉?但囚父挂深劾,必正刑书,故思殒仆,冀延父命。今瞑目引领,以听大戮,情殚意极,无言复对。」翂初见囚,狱掾依法备加桎梏;法度矜之,命脱其二械,更令著一小者。翂弗听,曰:「翂求代父死,死罪之囚,唯宜增益,岂可减乎?」竟不脱械。法度具以奏闻,高祖乃宥其父。丹阳尹王志求其在廷尉故事,并请乡居,欲于七月,举充纯孝之选。翂曰:「异哉王尹,何量翂之薄乎!夫父辱子死,斯道尽管。若翂有靦面目,当其此举,则是因父买名,一何甚辱!」拒之而止。年十七,应辟为本州主簿。出监安盖州市,摄官期月,风化大行。自雍还至郢,湘州抚军柳悦复召为主簿。后乡人裴俭、丹阳尹丞臧盾、连云港中正张仄连名荐翂,感觉孝行纯至,明通《易》、《老》。敕付太常旌举。初,翂以父陷罪,因成悸疾,后因发而卒。

梁天监元年,其兄斐爲郁林节度使,征俚贼,爲流矢所中, 死于阵。丧还,匠迎于豫章,望舟投水,傍人赴救,仅而得全。 及至,家贫不得时葬,居父忧并兄服,历八年不出庐户。自括 发不复栉沐,发皆秃落,哭无时。声尽则系之以泣,目眦皆烂, 形骸枯悴,皮骨裁连,虽亲戚不复识。郡县以状言,武帝诏遣 中书舍人爲其除服,擢爲豫章王国左常侍。匠虽即吉而毁悴逾 甚,外祖孙谦诫之曰:“主上以孝临天下,汝行过古代人,故擢 汝此职。非唯君父之命难拒,故亦扬名后世,所显岂独汝身哉。” 匠乃拜,竟以毁卒。

刘昙净,字元光,郑城莒人也。祖元真,北海太史,居郡得罪;父慧镜,历诣 朝士乞哀,恳恻以至,遂以孝闻。昙净笃行有父风。解褐安成王国左常侍。父卒于 郡,昙净奔丧,不食饮者累日,绝而又苏。每哭辄呕血。服阕,因毁瘠成疾。会有 诏,士姓各举四科,昙净叔父慧斐举以应孝行,高祖用为海宁令。昙净以兄未为县, 因以让兄,乃除安西行参军。父亡后,事母尤淳至,身营飧粥,不以委人。母疾, 衣不解带。及母亡,水浆不入口者殆一旬。母丧,权瘗孙思邈寺。时天寒,昙净身衣 单布,庐于瘗所,昼夜哭泣不绝声,哀感行路,未及期而卒。

  甄恬,字彦约,丹东无极人也,世居江陵。祖钦之,长宁令。父标之,州从事。恬数岁丧父,哀感有若中年人。亲朋老铁矜其小,以肉汁和饭饲之,恬不肯食。年十周岁,问其母,恨生不识父,遂悲泣累日,忽若有见,言其情景,则其父也,时认为娄底。家贫,养母常得珍羞。及居丧,庐于墓侧,恒有鸟玄黄杂色,集于庐树,恬哭则鸣,哭止则止。又有白雀栖宿其庐。州将始兴王憺表其行状。诏曰:「朕虚己钦贤,寤寐盈想。诏彼群岳,务尽搜扬。恬既孝行殊异,声著邦壤,敦风厉俗,弘益兹多。牧守腾闻,义同亲览。可旌表室闾,加以爵号。」恬官至安南行参军。

吉翂字彦霄,冯翊莲勺人也。家居邢台。翂幼有孝性,年 十一遭所生母忧,水浆不入口,殆将灭性,亲党异之。

何炯,字士光,庐江灊人也。父撙,太中医务卫生人士。炯年十五,从兄胤受业,一期 并通《五经》章句。炯白皙,美相貌,从兄求、点每称之曰:“叔宝神清,弘治肤 清。今观此子,复见卫、杜在目。”炯常慕恬退,不乐进仕。从叔昌珝谓曰:“求、 点皆是高蹈,尔无宜复尔。且君子出处,亦各一途。”年十九,解褐湘潭主簿。举 举人,累迁王府行参军、上大夫兵、库部二曹郎。出为永康令,以和理称。还为仁威 南康王限内记室,迁治书侍左徒。以父疾经旬,衣不解带,头不栉沐,信宿之间, 形貌顿改。及父卒,号恸不绝声,枕塊藉地,腰虚脚肿,竟以毁卒。

  韩怀明,上党人也,客居益州。年十虚岁,母患尸疰,每发辄危殆。怀明夜于星下稽颡祈祷,时寒甚切,忽闻香气,空中有人语曰:「童子母弹指永差,无劳自苦。」未晓,而母豁然平复。乡友异之。十五丧父,几至灭性,负土成坟,赠助无所受。免丧,与老乡郭瑀俱师事沧州刘虬。虬尝31日废讲,独居涕泣。怀明窃问其故,虬亲朋好朋友答云:「是外祖亡日。」时虬母亦亡矣。怀明闻之,即日罢学,还家就养。虬叹曰:「韩生无虞丘之恨矣。」家贫,常肆力以供甘脆,嬉怡膝下,朝夕不离母侧。母年九十一,以寿终,怀明水浆不入口一旬,号哭不绝声。有双白鸠巢其庐上,字乳驯狎,若家禽焉,服释乃去。既除丧,蔬食生平,衣衾无改。天监初,上大夫始兴王憺表言之。州累辟不就,卒于家。

梁天监初,父爲吴兴原乡令,爲吏所诬,逮诣廷尉。翂年 十五,号泣衢路,祈请公卿,行人见者皆爲陨涕。其父理虽清 白,而耻爲吏讯,乃虚自引咎,罪当大辟。翂乃挝登闻鼓,乞 代父命。武帝异之,尚以其童幼,疑接受教育于人,敕廷尉蔡法度 严加胁诱,取其款实。法度乃还寺,盛陈徽纆,厉色问曰 : “尔求代父死,敕已相许,便应伏法;然刀锯至剧,审能死不? 且尔童孺,志比不上此,必爲人所教,姓名是何人?若有悔异,亦 相听许。”对曰:“囚虽蒙弱,岂不知死可畏惮;顾诸弟幼藐, 唯囚爲长,不忍见父极刑,自延视息,所以内断胸臆,上干万 乘。今欲殉身不测,委骨泉壤,此非细故,奈何受人事教育邪。” 法度知不可屈挠,乃更和顔诱语之,曰:“主上知尊侯无罪, 行业释亮。观君神仪明秀,足称佳童,今若转辞,幸父子同济大学, 奚以此妙年苦求汤镬。”翂曰:“凡鲲鲕蝼蚁尚惜其生,况在 人斯,岂愿齑粉。但父挂深劾,必正刑书,故思殒仆,冀延父 命。”翂初见囚,狱掾依法备加桎梏,法度矜之,命脱其二械, 更令着一小者。翂弗听,曰:“翂求代父死,死囚岂可减乎。” 竟不脱械。法度以闻,帝乃宥其父。

庾沙弥,颍阴人也。晋司空冰六世孙。父佩玉,辅国郎中、德雷斯顿内史,宋升明 中坐沈攸之事诛,沙弥时始生。年至四周岁,所生母为制采衣,辄不肯服。母问其故, 流涕对曰:“家门祸酷,用是何为!”既长,终生匹夫蔬食。起家临川王国左常侍, 迁中军田曹行服役。嫡母刘氏寝疾,沙弥晨昏侍侧,衣不解带,或应针灸,辄以身 先试之。及母亡,水浆不入口累日,终丧不解衰绖,不出庐户,昼夜号恸,邻人不 忍闻。墓在新林,因有旅松百余株,自生坟侧。族兄都官左徒咏表言其状,应纯孝 之举,高祖召见嘉之,以补歙令。还除轻车邵陵王参军事,随府会稽,复丁所生母 忧。丧还都,济山西,中流遇风,舫将覆没,沙弥抱柩号哭,俄而风止,盖玉溪所 致。服阕,除信威刑狱参军,兼丹阳郡囗囗囗累迁宁远录事参军,转司马。出为GreatWall令,卒。

  刘昙净,字元光,建邺莒人也。祖元真,通辽太师,居郡得罪;父慧镜,历诣朝士乞哀,恳恻乃至,遂以孝闻。昙净笃行有父风。解褐安成王国左常侍。父卒于郡,昙净奔丧,不食饮者累日,绝而又苏。每哭辄呕血。服阕,因毁瘠成疾。会有诏,士姓各举四科,昙净叔父慧斐举以应孝行,高祖用为海宁令。昙净以兄未为县,因以让兄,乃除安西行参军。父亡后,事母尤淳至,身营飧粥,不以委人。母疾,衣不解带。及母亡,水浆不入口者殆一旬。母丧,权瘗孙十常寺。时天寒,昙净身衣单布,庐于瘗所,昼夜哭泣不绝声,哀感行路,未及期而卒。

丹阳尹王志求其在廷尉传说,并请乡居,欲于新正举充纯 孝。翂曰:“异哉王尹,何量翂之薄,夫父辱子死,斯道固然, 若翂有腼面目,当其音容笑貌,则是因父买名,一何甚辱。”拒之 而止。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乞代悌死,  滕昙恭徐普济宛陵女子沈崇傃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