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小叶子瞪了一眼那些男士,陡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小叶子瞪了一眼那些男士,陡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12

www.2257.com 1
  从前有个小女孩,她住在一个贫穷的山村里。她的名字叫小叶子,她就像一片树叶,跟所有树叶一样普普通通,不惹人注意。
  她有一个眼盲的母亲,一个勤劳善良的父亲,父亲很疼爱母亲,也很疼爱她,但是她们家很贫穷,她经常要去山里拾木柴、割草。有一天,她像往常一样去山里割草,一不小心跑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天黑了,她正准备回家,忽然闻到了一股芳香。
  循着那股芳香,她发现月光下有一棵漂亮的植物,她的花朵洁白、美丽,像天空中的月亮一样迷人。她朝着那棵花树走过去,忽然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小姑娘,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小女孩愣住了,有一点害怕,第一次碰到花会说话,那棵花温柔地说道:“请不要害怕,我是百合花,我不是妖怪。”
  “什么叫做百合花?”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问道。
  “百合花象征着纯洁、善良、美好。”百合花笑着回答道。
  “什么叫做纯洁、善良、美好呢?”小女孩再次问道。
  “纯洁、善良、美好简称真善美,是人世间最宝贵的东西,任何拥有它的人都会拥有幸福。”百合花回答道。
  “真的吗?我有一个眼盲的妈妈,如果把真善美送给她,她能像我一样看得见吗?”小姑娘兴奋地问道。
  “这个恐怕不能吧。”百合花感叹道。小姑娘失望地哭了,她多希望妈妈的眼睛能看到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呀!多希望自己的妈妈像别的妈妈一样带着自己到处玩耍。
  “小姑娘不要哭,听我说,你只要把真善美送给妈妈,就算她看不见,她也会像能看见的人一样幸福地生活。”百合花安慰道。
  “我到哪里才能找到真善美呢?”小姑娘天真地问道。
  “真善美就在我们每个人身边呀!真善美就是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互相帮助、互相温暖呀!只要你真心地爱妈妈、帮助妈妈、关心妈妈,真善美就在你们之间传递,妈妈就会幸福,小妹妹也会幸福。真善美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无时无刻都存在,只要有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一颗真诚的心,一双勤劳的双手,谁都可以拥有它。”百合花笑着说道。
  “我明白了,真善美就是真心去爱周围的人,这样我们就会幸福。只要我真心去爱妈妈,妈妈就会拥有光明!”小姑娘高兴极了。
  “对对对,你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你叫什么名字?”百合花关切地问道。
  “我叫小叶子,就是树叶的叶。天黑了,对不起,我要回家了。”小姑娘说道。
  “再见,小叶子!祝你幸福!”百合花温柔地说道。
  小姑娘踏着月光走在回家的路上,嘴里不停念叨着:“真善美就是人与人之间真诚相爱、互相帮助。拥有真善美就拥有幸福,要把真善美送给妈妈,妈妈就会看到光明……”
  回到家里,她赶忙去给妈妈倒水,给妈妈讲百合花的故事,给妈妈讲山里是什么样子,告诉妈妈山里的鸟、蝴蝶、小花。妈妈非常开心,她感觉到自己是那么幸福,感到家里充满了爱与温暖。
  从那以后,她像父亲一样疼爱母亲,她会拉着妈妈的手到处去逛,带她感受阳光的温暖、小溪的清凉,带她听鸟儿的歌声,听瀑布的流水声。她发现妈妈越来越爱笑了,所有邻居也夸小叶子是个懂事的好孩子。小叶子感到很快乐很满足,那一年小叶子只有八岁。
  
  二
  “小叶子,怎么办呀?”小叶子在屋里给妈妈讲故事,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叫她,出门一看原来是邻家的小燕在叫她,她关心地问道:“小燕,怎么了?”
  “我爸爸打我妈妈,呜呜呜……”小燕哭得更伤心了,小叶子赶紧叫上她爸爸去小燕家劝架。她们一起来到小燕家,发现小燕的爸爸正在骂她妈妈懒惰,不干活,天天打麻将,小叶子的爸爸把小燕的爸爸拉到门外劝解,小燕的爸爸这才停止了叫骂。
  小叶子带着小燕到其它地方玩,劝她不要哭了。就在这时,两个老奶奶从旁边经过,她们正在谈论小燕的爸爸妈妈,一个老奶奶说:“那个小燕妈挨打也是应该,天天打麻将不务正业,啥活都不干……”
  小燕听后又哭了,小叶子也很难过,她想道:“不干活就该挨打,我们家里的活都是爸爸在做。”确实,小叶子的爸爸太辛苦了,他一个人支撑一个家,从来不曾抱怨谁。
  小叶子回到家,听到屋里传来爸爸的声音,只听他生气地说道:“赶紧滚出去!”小叶子紧张到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她以为爸爸要打妈妈了,赶紧冲进屋,发现是邻居家的狗跑进屋里偷吃东西,爸爸是在训斥那条狗。爸爸看到小叶子眼圈发红,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小叶子-摇摇头没有回答,悄悄地跑了出去。
  到了下午,小叶子还在想那个问题,她很是困惑,她又想到了那天遇到的那棵百合花。她又来到百合花的身边,她们就像久久没见面的朋友,百合花见到小叶子高兴极了,问道:“小叶子,我能帮助你什么吗?”
  小叶子把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百合花,百合花呵呵地笑着说:“你不要难过,小燕的爸爸之所以打她妈妈是因为妈妈确实不对,懒惰是不应该的,但是爸爸打妈妈也是不对的,无论如何打人都是不应该的,小燕应该帮助妈妈改掉懒惰,劝她不要打麻将,这样妈妈跟爸爸就不会吵架了。”
  小叶子赞同地点点头,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对百合花说道:“谢谢你,百合花,我一定听你的话,做个勤劳的小叶子!”
  “还有孩子,妈妈眼睛看不见说明她是弱者,一定要学会关心弱者。还有小叶子有个善解人意的好爸爸,小叶子一定要像爸爸学习。”百合花继续说道。
  小叶子忽然感觉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感觉到一切是那么美好。
  “快回家吧,孩子,不早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请把我那朵带露水的花摘掉,帮我把它送给村里的一个小男孩。他曾经采来山里的泉水浇灌我,现在他病了,他需要我的帮助,他住在……”
  小叶子听了百合花的描述,带着那朵带露水的花下山了,月光照耀下,小姑娘手里的百合花仿佛是白色的玉石雕刻而成,洁净的颜色配上光滑的质地,任何人看一眼都会为之倾倒的。
  第二天,小姑娘按照百合花的指示找到了那个小男孩的家,小男孩病了,发高烧,周围的邻居都说他快死了。小叶子手里拿着百合花站在小男孩的窗前,屋里立马弥漫着芳香。闻到这股香味,小男孩醒了,小叶子轻轻走到他的床边,把手里的花朵递给他。小男孩憔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痊愈了,他轻轻地说道:“谢谢你给我带来的花,我一定能好起来的!你是谁呀?”
  “我叫小叶子……”小姑娘吞吞吐吐地说道,忽然外面传来脚步声,小姑娘吓得赶紧跑开了。从那以后,小男孩记住了一个叫小叶子的小女孩,小叶子也记住了一个曾经生病的小男孩。
  
  三
  时光飞逝,转眼间,小叶子长成了一个初中生,她第一次跨进初中的校门,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她的妈妈卧病在床,爸爸为了给妈妈治病,每天更加辛苦地挣钱。后来,爸爸也倒下了。小叶子难过极了,她不想上学了,她想像村里的大姐姐一样出门打工,但是她的爸爸死活不同意,那天晚上,小叶子哭得很伤心。她又想到了百合花,但她这一次不想再请百合花帮忙了,倔强的她坚决要靠自己,她要像爸爸一样撑起一个家。
  第二天,她悄悄地给父亲留下一封信,偷偷地跟着邻村大姨家的表姐进城打工去了。
  几个月过去了,小叶子收到了爸爸写的信,信上说爸爸妈妈都希望她回来继续上学。小叶子哭了,既高兴又难过,因为打工的生活太苦了,在外面无依无靠,心中的痛苦无处诉说。第二天,列车载着小叶子回到了家乡。
  小叶子吃惊地看到爸爸妈妈老了很多,爸爸妈妈也伤心地看到小叶子瘦了很多,一家人抱在一起哭了很久。
  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小叶子即将重返校园,她想起了那株百合花,好久不见了,它还好吗?于是她再次来到了百合花的身边,百合花高兴极了,小叶子长大了,小叶子却哭了,她向她讲述了这段时间的经历。
  “别伤心,小叶子,你一定要坚强!”百合花轻轻地安慰道,“我们来到这个世上,每个人都会经历痛苦,于你于我都是一样,但只要我们勇敢面对,就一定会度过所有难关。曾经的我是一棵生活在大城市里的百合花,那时候很多人喜欢我瞻仰我,因为我很漂亮,但最终我被遗弃了。我不甘心生命就此结束,于是我又回到了这个世上,在这里落脚扎根,并开放出美丽的花朵。我坚决做象征真善美的百合花,我向每一个从这里路过的人传播纯洁、善良与美好,我要让更多的人相信真善美……”
  小叶子听了以后感动极了,她用她的小手轻轻地抚摸着百合花,到如今她才发现原来百合花也是有故事的。
  
  四
  后来,小叶子回到了校园,她努力读书认真学习,一年又一年,终于她考上了大学,即将从乡村走向城市,即将开启精彩的大学生活。在她离开那个山村之前,她想再看一眼百合花,跟它道别。可是当她走近那个熟悉的地方的时候,她发现原来的那个地方堆满了石头,到如今已是物是人非了,周围的石块被人开挖了,剩下的是废弃的碎石,百合花消失了。
  小叶子难过极了,山体被爆破了,百合花死了。那天晚上她伤心地哭了,心里难过极了。就在这时她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那声音源于遥远的夜空,从天上传来。
  她抬头看见一颗最大最亮的星星,她的周围布满百合花的影子,百合花化作了天上的星星,小姑娘这才停止了哭泣,她兴奋地问道:“亲爱的百合花,你还好吗?”
  “小姑娘,不用伤心,我死了,我化作了天上的星星,我在天上非常好,我会一直看着你……”百合花温柔地说道。
  “真的吗?你没有死,你在天上像星星一样一眨一眨,在天上应该很幸福啊!”小叶子笑着说。
  “是的,小叶子,只要你相信真善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百合花说道。
  “我会的,我要做一个纯洁、善良的人,我相信生活会很美好。”小叶子笑了,百合花也笑了,夜空中回荡着她们的笑声……
  大学四年的生活充满各种喜怒哀乐,后来小叶子快毕业了,她努力规划自己的未来,像所有大学毕业生一样,她开始渴望拥有一份合适的工作,拥有一份真挚美好的爱情,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
www.2257.com,  后来,小叶子病倒了,在挫折与打击的折磨下,她生病了。那是她即将离开校园的日子,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是要继续留在城市里打拼还是回到那个小山村?她渴望拥有爱情,但是不知道爱情在哪里。一起长大的伙伴们都结婚了,人们都说找个差不多的人过日子就行了,但她不想糊里糊涂走向婚姻,她很难过,很无助。
  她一个人躺在床上,她思念童年时期的简单快乐,她怀念那朵百合花,那朵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不停帮助她的百合花。
  就在这个时候,安静的屋里弥漫着芬芳,一颗星星在窗前飘呀飘呀。“亲爱的小叶子,你还好吗?我好想你,我来向你道别了。”那熟悉的声音又回到了耳畔。
  小姑娘痴痴呆呆地望着这个老友,她伤心地说道:“我不好,我好难过,你曾经教会我坚强,可我忽然发现我是那么的脆弱,我想回家……”
  “亲爱的小叶子请不要伤心,你要相信希望不会走远的。”百合花安慰道。
  “小时候,你教会我真诚善良的精神,可是为什么现在很多人都不相信诚实与善良,为什么不诚实的人,不善良的人处处得志,诚实的人被人嘲笑?很多人都说我傻……”小姑娘疑惑地问道。
  “小叶子,我亲爱的小叶子,或许这个世界不是那么美好,但我们总要活下去。或许周围的人不那么友善,但我们不能去回避。或许环境不是那么光明,坚持真善美的人有可能遭遇逆境,但是我们不能因此颓废,我们需要相信真善美的人,无论环境如何不友善,我们都要坚强地做自己,因为世界需要我们,我们为光明而活……”百合花耐心地说道。
  听了百合花的话,小叶子心里好受了很多。
  “亲爱的百合花,谢谢你,你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真的非常感谢你……”小叶子感激地说道。
  “亲爱的小叶子,我要走了,怕见不到你了,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一定要告诉我呀,我怕再也帮不到你了……”百合花难过地说道。
  “你要去哪?你会消失吗?”小叶子慌张地问道。
  “我不会消失的,我会到另外一个地方扎根落脚,重新化作百合花,我要向更多的人传达真善美的精神,我要让更多的人相信、热爱真善美,我要继续我的使命……”百合花答道。
  “我好舍不得你呀!但是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我们一起加油!”小姑娘轻轻说道。
  “对,一起努力,我们会拥有幸福美好的生活。再见,小叶子!”说话间,那颗星星已经悄悄地飞向了夜空,小叶子含着眼泪目送她离去。
小叶子瞪了一眼那些男士,陡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星星飞得越来越高,一枝洁白的花朵从天上落下来,飘到小叶子的窗前,小叶子伸手接住了它。
  “小叶子,我怕我再也不能帮到你了,这朵花送给你当礼物。它会代我陪伴你的,它会帮助你找到幸福的,你要坚强,要快乐……”
  一年后的夏天,在小叶子的家乡,那天晚上,太阳即将下山,她拿着那朵百合花伴着夕阳走到村口,一个少年闻到熟悉的芬芳向她走来……

恰在此时,公交车上赶上一个站点停了下来,小女孩像一只灵巧的兔子似的,从人群的缝隙当中快速钻了下去。 安铁和路中华也在此时下了车,也没急着追赶,下车的人不少,小姑娘头也不回地一个劲往前跑,等着那个小女孩跑出去了一会之后安铁和路中华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慢慢地开着,与小姑娘保持一段距离跟了上去。 小姑娘跑了一会之后,扭头看看刚才车站的方向,确定后面没有人跟着她的时候,才喘息着停止奔跑。 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一条淡粉色的碎花裙子,可裙子可能由于被洗的次数过多,颜色已经淡了很多,快成灰白色的了。 小姑娘长得很瘦小,可脸蛋看起来很饱满,有点像漫画里的卡通人物似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很小,嘴唇紧紧地闭着,由于刚才跑得很累,胸口一起一伏的,虽然身子单薄,可还是能看得出已经开始发育的曲线。 安铁坐在出租车上,望着那个小姑娘有些惊慌又有点郁闷的脸,还有小姑娘穿的那条粉色碎花裙子,越看越觉得很熟悉,安铁记得瞳瞳在十一二岁的时候就有过这么一条裙子,那时瞳瞳正在上小学,这条裙子瞳瞳经常穿。 小姑娘见无人追她,在那停留了一阵之后,转身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在进入小巷子的时候还警觉地回头看了几眼,才放心地继续往前走。 安铁和路中华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给司机扔下车钱慢慢地跟了上去。 这个小巷子两旁的房子非常低矮,道路也是七扭八歪,不过这正好便于安铁和路中华尾随,两人跟在小姑娘后面都没说话,路中华虽不知道安铁想干什么,但也没有问,两人看着小姑娘越往巷子里面走脚步越慢,最后,在一个低矮的平房门口停了下来。 小姑娘闷声站在那个房子门口,望着破烂的黑色木门,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最后,小姑娘在裙子底下摸了一把,摸出一个小布包来。 安铁只看到小姑娘的手往裙摆底下探了一下,没想到却拿出了一个小包,这速度之快有点让安铁咋舌,这姑娘手脚这么麻利! 路中华看到此时的情形,也是愣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低声在安铁耳边说了一句:“这小姑娘肯定被人训练过。” 安铁顿了一下,没说话,继续盯着那个小姑娘看,小姑娘手里拿着布包,把拉链拉开,然后从里面抽出了一张一百块的人民币,然后警觉地看看周围,蹲下来把那张纸币塞进了布鞋里面,然后才站起身推开那个院子的门。 就在小女孩蹲下去往鞋子里塞钱的时候,安铁看到了小姑娘胳膊上的枫叶型胎记,没错,这小姑娘的确就是小叶子。 这么一瞬间安铁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时间想起了五年前在孤儿院一起跟瞳瞳与小叶子呆一起时的情形。 小叶子进去以后,安铁和路中华靠近那所房子,透过这个破烂门的缝隙看到屋子里非常破旧,还有好多比叶子还小一些的孩子,那些孩子有的穿得很干净,有的像是缺胳膊少腿的残疾人,屋子里光线很暗,那些孩子或者坐在地上的草席子上,或者在一个黑黢黢的小床上干着什么。 这些小孩一见到小叶子回来,都冲着小叶子打手势,然后小叶子也回了几个手势。 看到这里,安铁更加肯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小叶子是个哑巴姑娘,但小叶子的耳朵却很灵,她是因为生病才导致的说话障碍。 小叶子长大了,模样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可那双大眼睛和打手语时的情形安铁还是记得的,可是,小叶子怎么流落到这里了,她不是应该呆在孤儿院上学吗? 就在这时,那个小屋走出来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男人,那个男人长地非常猥亵,瘦小枯干的,穿着一件皱巴巴的T恤衫,盯着小女孩十分难看地笑了一下,然后说道:“今天搞了多少钱啊?小叶子。” 小叶子被这个男人一问,眨巴了一下大眼晴,眼睛带着一丝不耐,然后把手里的布包递给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笑嘻嘻地接过小叶子递来的布包,还故意抓了一把小叶子嫩白的小手,小叶子赶紧嫌恶地把手缩了回来,然后有些愤怒地瞪了一眼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见没讨到什么好处,怏怏地打开布包拿出里面的钱数了一下,安铁看着那个男人数钱目测有四五百的样子,男人数完了钱,非常不高兴地把钱塞进口袋里,然后用尖细的嗓音说道:“今天怎么这么少啊?” 小叶子下意识地扯了一下裙子,然后抬起头重新瞪了一眼那个男人,用手很不高兴地比划了一下什么,接着,就看到那个男人的脸色非常不好地哼了一声,道:“还好意思说,以后机灵点,知道吗?否则老大要是把你卖了,我可不帮你。” 小叶子听到那个男人这么威胁,犹豫了一下,然后可怜兮兮地低下头,似乎对那个男人说的老大十分恐惧。 男人见小叶子终于服软了,没恶狠狠地瞪着他,奸笑了一下,然后对屋子里的那几个小孩说:“你们都进屋吃饭去吧,晚了可就没的吃了。知道吗?” 那些孩子被那个男人这么一吼,都听话地跑到后屋吃饭去了,有的残疾小孩还相互搀扶着,脸上的表情一个个都很麻木。 这时,小叶子冲着那个男人比划了些什么,那个男人道:“小叶子,我请你吃好吃的去,一会你再回孤儿院,反正那里的老师也不管你们,怎么样?”男人的笑容极其猥琐,说着就把一只狼瓜搭上了小叶子的肩膀。 小叶子瞪了一眼那个男人,然后一闪身,走到门口,这时,小叶子离安铁和路中华的视线已经很近了,能看得出小叶子此时非常惧怕,可还是很倔强地瞪着那个男人,并随时准备扭门就跑。 这些残疾孩子明显是被一个团伙控制了,让他们去要钱或者偷钱,这种事情每个城市都有,还有不少把好好的孩子给打残了,然后再运到街上博取同情,替他们骗钱,手段非常没有人性。 听刚才那个男人的意思,小叶子好像是还在孤儿院上学,是逃课出来给他们做事的,那个男人刚才还提到了要是小叶子不听话把小叶子卖掉,看来那个所谓的老大还做人口贩卖,这些人,简直他妈的是人渣。 这时,就见那个男人一把搂住了小叶子,淫笑着道:“小叶子,陪大哥玩玩,我给你买新衣服,嘿嘿。” 就在男人把小叶子往怀里拉的时候,小叶子使劲推开了那个男人,把小拳头扬了起来,好看的脸涨得通红,这时候的小叶子像个发怒的小狮子,目光恶狠狠地看着那个男人,与那个男人做无声的斗争。 小叶子尽管很泼辣,可毕竟人小,力气也小,在小叶子的反抗中,男人并没有退后,眼看着就要被那个男人推到草席子上了,眼睛里有些绝望地流出了眼泪。 就在这时,安铁和路中华推门就冲了进去,两人愤怒地看了那个男人一眼,安铁一把就把小叶子从他怀里拉了出来,那个男人见安铁和路中华如此堂而皇之地进来,脸色一沉,骂道:“他妈的,你们是谁?找死啊你们!在老子的地盘上你们也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说着那个男人挥起拳头就奔着安铁过来了,哪知他那拳头还没挥出去,胳膊就被路中华一把背了过去。 随即,就听见这个男人一声惨叫,接着就看到这个男人的胳膊软趴趴地耷拉了下来。 里屋的人闻声走了出来,除了刚才进屋吃饭的几个残疾孩子,其中还有两个年轻男人。 安铁知道这三人都不是路中华的对手,便低头看了一眼小叶子,这时,小叶子似乎也认出了安铁,脸上带着惊喜抓住安铁的胳膊,用手兴奋地比划着什么,嘴里还发出两声闷闷的咿呀声。 安铁看着小叶子在激动之余又露出八九岁那会的天真可爱,心里一阵难受,问道:“小叶子?对吗?” 小叶子赶紧点点头,然后大眼睛里流出一行眼泪,知道安铁看不懂她比划什么,便冲着那边刚出来几个孩子比划了一个手势,接着,便有一个小男孩怯生生地走了过来。 这个时候,路中华已经解决了刚出来的那两个男人,路中华正把三人拎到了屋子里小床的方向,问他们话。 这时,那些孩子急惊慌失措的男孩子中还有一个看起来更加惊慌的小男孩,但看到安铁对小叶子目光柔和地说话,直觉上认为安铁和路中华不是坏人,所以才犹豫着走了过来。 那个小男孩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走路的时候有点瘸,好像是一个腿长一个腿短的孩子。 小叶子见小男孩走了过来,然后冲着小男孩飞快地打了几个手势,小男孩点点头,然后对安铁道:“叔叔,小叶子姐姐说她很想你和……另外一个姐姐,她说她这几年一直希望你们能来看她。结果,你们都没有来。” 安铁这才明白,小叶子让那个小男孩过来是让他给二人做翻译。 听了小男孩的话,安铁心里有点发涩地看着小叶子,说道:“你说的姐姐是瞳瞳对不对?” 小叶子默默地流着眼泪点点头,然后又指了一下她身上穿的衣服,急切地看着安铁。 小叶子的这个意思安铁明白,她的意思是说,她身上穿的这条裙子还是瞳瞳五年前给她的,她一直穿到现在。 安铁看着哭得跟个小花猫似的小叶子,赶紧皱着眉头,想再说些什么,这时,路中华走了过来,道:“大哥,我刚才问了一下,他们是海青帮的。”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叶子瞪了一眼那些男士,陡然闻到了一股香味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