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这几个旅社里的老总——王仁,朱成杰说道

这几个旅社里的老总——王仁,朱成杰说道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12

  明崇祯年间,天下大乱。九州动荡,盗贼蜂起民不聊生。在这期间,闯王李自成势力,张献忠势力,罗汝才势力,和关外满清势力,纷纷崛起。四方势力均对风雨飘摇的明王朝虎视眈眈,眼看着江河日下。年轻的崇祯皇帝不甘就这样把江山拱手送予他人,于是重新开科取士四方网络人才,以图重振大明王朝。但是事与愿违,搜罗来的人才均是一帮胸无韬略的酒囊饭袋。各位看官,你道为什么没有能人吗?原来是这样,科举虽重开。但是如若想考取功名,必须重金贿赂监考官,如此才能考取功名。如此一来,那些真正有治国平天下的寒士便只能名落孙山了。如此以来,崇祯皇帝就更显得独木难支了。
  这天崇文门外的墙壁上张挂出今年中考的人名单,一时一些士子和北京的居民纷纷围拢上前,看今年哪些人中功名。一时叹息声有之,摇头之状有之。同时也有上榜之人的大笑声!这时,只见人群之中走出一个身着布衣的士子。只见此人长身玉立,面如美玉目若朗星,昂藏八尺如玉树临风。看他的衣着显然不是出自锦衣华服的大富之家,那么此人今朝一定是落榜了。只见此人在人群外站了一会,心中琢么着:今朝落榜,盘缠眼看就要用完了。等到盘缠用尽,这该如何是好啊?朱成杰啊朱成杰,等到那时你难道真要沿街乞讨吗?想到这里,朱成杰不禁摇头叹息。一边低头想着心事,一边漫无目的往前行走。走了半日,一抬头看见右前方有一家名为有客来的小酒店。而在这家小酒店的对面,却有一家名为天香楼的大酒楼。打眼一看,天香楼的门口客人进进出出,络绎不绝。而再看有客来的酒店门口,则甚是冷清,门可罗雀。朱成杰心想:左右无事,何妨借酒消愁。正想抬脚往天香楼走去时,忽然下意识的摸摸口袋,干瘪的口袋显然囊中羞涩。想了想,朱成杰还是转身向着那家名为有客来的小酒店走去。
  等到走到了这家名为有客来的小酒店里时,朱成杰不禁打量起这家酒店的布置。环顾这家酒店,虽然有些简陋,但却打扫得一尘不染。桌椅虽然有些陈旧,但纤尘不染。朱成杰正打量时,忽然店里的小二来到跟前,躬着身问道:“客人要点什么?”一边说一边将朱成杰引到一张桌子前坐下。朱成杰坐下之后说道:“先汤壶竹叶青上来,在炒两个素菜,其他的就不要了。”店小二答应了一声忙活去了,不一会酒菜都上来了。店小二说道:“客观您慢用。”说完到后厨忙活去了。这时朱成杰环顾了一下四周,只见这间小酒店除了自己一个客人也没有,显得甚是清净。朱成杰一边自斟自饮,一边想道:“没人也好,落得个清静自在。”由于愁向心头起,酒到杯中干。很快一壶竹叶青就喝完了,朱成杰也有了六七分醉意。正想喊小二再烫一壶酒来时,忽听对面的天香楼里传来了吵闹声。朱成杰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歌女被围在了众人之间。有一个人正对着那个歌女拉拉扯扯的,那歌女一边不断的惊呼着,一边不断地向站在她前边的店小二身后躲去。情况万分危急,只是这天香楼虽宾朋满座,却无一人出面解围,一时两方陷入了僵持之中。这时身在天香楼对面的有客来酒店内的朱成杰见状,心想这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调戏女子,说不得我得去相助那名女子了。也是酒壮英雄胆,朱成杰大步走出有客来酒店,走进天香楼内分开围观的众人,来到中心那吵闹的几个人身旁。只听那个歌女惶恐的颤声说道:“这位客官,小女子卖艺不卖身,还请客观高抬贵手,放了小女子一马。”
  朱成杰循声望去,只见此女年方二十,身材窈窕,眉如柳叶,眸似秋水。玉白的脸蛋水灵的能挤出水来,朱成杰看她哭得如梨花带雨顿时心生怜惜。心里琢磨着该如何救她,这时只听那小二躬身说道:“这位爷台,还请您高抬贵手放过她吧!他只是一个买艺女子,卖艺不卖身,这位爷台您不能坏了规矩啊!”那名闹事的客观一听店小二的话,不由一怒,上前一步一把将店小二推倒在地。说道:“他妈的规矩,一个店小二竟然敢拿规矩来压我,今天这里我说的话就是规矩,这个歌女我是要定了,至于钱的问题;我不会少给一分的,怎么样小娘子,愿不愿意到我的家里做我的妾夫人,我不会亏待你的。”说完淫笑着向那歌女脸上摸去。肥手堪堪触及脸上,那歌女忽然被旁边一人一把拉在身后。那客观一手摸了个空,不由得一怒,目光一转向旁边望去。只见那歌女的前方站着一个人,正是朱成杰。那客观心想:就是这个书生多管闲事的吧。那客观打量那人的身材衣着显然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见对方是一个文弱可欺的书生。那客观顿时嚣张起来道:“那个臭书生,想英雄救美吗?”朱成杰不卑不亢得说道:“英雄不英雄的在下当不起,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这个女子都说了卖艺不卖身,这是众人皆知的事,这位客观你何必强人所难呢。”那客观顿时语塞,片刻之后又高声说道:“我今儿还就是强人所难了,你个臭书生能奈我何?”朱成杰说道:“那说不得在下就要报官了,告你个强抢民女之罪,到那时客观就要鸡飞蛋打改吃几年牢饭了,客观这又是何苦呢。”那客观顿时色挠,但如果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闷声闷气的走了未免有些下不来台。正低头思虑间,对面的朱成杰显然看出了他的心思拱手说道:“这位客观如果觉得骑虎难下的话,不如你这顿酒饭钱就由我包了,不知客观你意下如何?”那客官听罢,顿时觉得如释重负,拱了拱手说道:“足下美意在下心领了,在下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此别过吧。”说完一转身大步走了出去,朱成杰见事态平息,不禁松了一口气。心想刚才那个蛮不讲理的客人幸亏没有狠狠的宰自己一刀,如果真要发生那种事情的话,自己一介穷书生如何能有那么多的钱。想到这里,朱成杰心里不禁有些后怕。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忽然身子前方传来一声悦耳的话声:“多些恩公仗义援手,不知恩公高名上姓,可否见告?”朱成杰抬起头来说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在下姓朱名成杰,不知姑娘芳名可否见告?”那歌女道:“小女子名为何冰清,刚才若不是朱公子出面解围,小女子就要落入他人之手了;朱公子以后若有用得着小女子的地方,尽管开口,小女子定会竭尽所能报答朱公子的!”朱成杰说道:“报不报答得倒无所谓,毕竟刚才解围的时候在下并没有想到要姑娘报答,只是义愤填膺罢了,好了,就说到这里吧。”朱成杰拱了拱手说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有缘再相会吧。”说完也不待何冰清回答,转身大步出了天香楼。
  走出天香楼之后,朱成杰正准备回住处。忽然想起自己先前在那家名为有客来的小酒店里吃酒的酒菜钱还没给呢,虽然他大可以捡个漏一走了之。但朱成杰人品正直,不会无缘无故的吃酒肆的白食。想到还没还酒菜钱,朱成杰转身就往那家有客来酒店走去。到了酒店里,朱成杰正想喊店小二结账,忽然发现柜台处正站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此刻老者正目光炯炯的打量自己,朱成杰心想此人就是此店的掌柜了。于是上前两步说道:“敢问老丈,您可是此店掌柜。”老丈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回来还酒钱的吧?不用还了。”朱成杰听完一愣,不知为何于是便问道:“敢问老丈,为何免了我的酒菜钱?”那老丈答道:“刚才发生的事我都看到了,公子路见不平挺身而出,这是大义;本可以一走了之但却折回来付酒菜钱,这是诚信不欺,公子如此信义之人,世所罕见;冲着公子的一番作为,故此老夫才免了这顿酒菜钱。”朱成杰听罢忙说道:“这可使不得,老丈的小酒店是小本生意,也赚不到什么钱,我怎好白吃白喝呢。”说完硬要给钱,那老者说道:“不如这样吧,你如果过意不去的话,不如在我的小酒店里帮几天的忙,算是还了酒菜钱,不知公子愿不愿意?”朱成杰想了一下说道:“左右无事,那我就在贵店里帮几天忙吧。”听完,那老者微笑着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朱成杰早早起床,在酒店里洒扫庭除做起了一个勤勉的店小二。等到客人来喝酒吃饭的时候,朱成杰则是到厨房里帮厨师烧起火来。以前的那个烧火又端菜的店小二则是干起了轻松而体面的活来,端盘端菜端起酒来。这一切都被身为掌柜的老者看在眼里,老者心下很满意。这个年轻人不怕脏不怕累,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只是不知他姓甚名谁,家在哪里,说不得得去了解一番。老者一边想着一边来到后厨,只见那位年轻人正在锅门前加柴添火。由于老者走路悄无声息,以至于老者走到朱成杰旁边,朱成杰仍未察觉。直到那老者咳嗽了一声,正在烧火的朱成杰才知道有人来了。朱成杰转头往旁边望去,只见是那位掌柜的老者来了。朱成杰正欲起身找一个板凳给老者坐时,却被老者伸手按住了肩膀。硬是给朱成杰按坐在了板凳上,只听那老者道:“年轻人不用多礼,你只坐着烧火就行老夫站着就好了。”朱成杰点了点头笑道:“恭敬不如从命,老丈您有什么话只管说就行,晚辈听着呢。”老者说道:“不知公子名姓,家住哪里,能否告知老夫。”朱成杰一边加柴一边说道:“晚辈名叫朱成杰,山东德州人氏;此次前来京城,是参加科举考试的,顺便等待放榜之日,看能否高中;没想到却是榜上无名,白跑了一趟,真让人心寒;本想着十年寒窗一朝有机会能登科及第,一展平生之所学没想到还是落榜了。”说完摇头叹息了一声。老者见状安慰道:“如今这世道贪官遍地都是,谁个不知道要想考中必须贿赂监考官,公子落榜非为自己无才,皆因朝廷贪官当道;公子不必灰心丧气,不知公子接下来作何打算?”朱成杰说道:“无奈只能回山东老家了。”老者听后说道:“我观公子骨相清奇,又能吃苦耐劳,又有很高的才智,是个练武的苗子;不知公子可愿跟着我学武?”朱成杰楞了一下说道:“也好,这世道兵荒马乱的,习武防身,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敢问老丈高名上姓,也好行拜师之礼。”老者听罢摆手说道:“拜师之礼就免了吧,至于老夫的姓名吗不知公子是否有所耳闻?”朱成杰恭恭敬敬得道:“愿闻老丈姓名?”老丈说道:“老夫姓许名叫许明华不知公子知否?”许明华,朱成杰在嘴里念叨了一遍,不禁吃惊的脱口而出道:“老丈莫非就是三十年前纵横天下的追风剑许明华前辈?”许明华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老夫,你愿意做我的关门弟子吗?”朱成杰急忙说道:“当然愿意”说着站起身来走到许明华身前,推金山倒玉柱的拜了下来。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说罢磕了九个响头,意为师徒情分根深蒂固,永久不移,磕完头后许明华将朱成杰扶了起来说道:“从今天起你我就是师徒关系了,你也不用在店里帮忙了,只每日跟我学习剑法;我丑话先说在前头了,做我的弟子必须要勤学苦练,起早贪黑;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得偷懒;否则我就将你逐出师门,你可明白?”朱成杰躬身道:“师傅训诫,徒儿谨记在心。许明华道:“你今天先把你之前住的那个客栈里的行李都搬到这里,等到明天开始跟我学习剑法,好了你先去搬行李吧。”朱成杰说道:“是,师傅。”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朱成杰早早的起了床,洗漱之后来到了庭院里。却见师傅已等在了那里,朱成杰连忙走到跟前说道:“师傅徒儿到了,可以开始了吧”许明华道:“可以了。”说罢将手里的一把剑递给朱成杰,自己则从腰间的剑鞘拔出一把宝剑说道:“我先教你追风剑的招式,你用心看用心学,等学完了追风剑所有招式;我会把我体内所有的内力都灌输到你的体内,等到那时你就可以学成出山了。”朱成杰连忙说道:“师傅我不要内力,如果您老人家将所有的内力都灌输到我的体内,您不是等同于一个将死之人了吗?”许明华说道:“成杰你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追风剑讲究的是一个快字,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我如果只教你剑招,而不灌输内力给你你只能学会招式,而达不到快到极致;因为要至疾至快,必须要用上体内雄厚的内力来催动,成杰你明白了吗。”朱成杰点了点头道:“那师傅您没有了内力不是?”许明华打断朱成杰的话说到:“你不用为我担心,活了那么大岁数,我已知足;我只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教出一个人品武品俱佳的徒弟,你能达到我的期望吗?”朱成杰郑重点头道:“弟子一定不会辜负师傅期待的。”许明华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了,开始吧。”许明华一招一式的慢慢演练着,朱成杰则是一招一式的学着。一个教的认真,一个学的认真。二人甚是相得益彰,日子就这样在师徒二人的教授学习中过去了。
  光阴如梭,很快五年就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
  五年后的一天,许明华郑重的将朱成杰叫入密室中,告诉他学业期满。只差将内力灌输到他体内了,只要灌输完内力,他就可以出山了。朱成杰虽不愿意,但最终拗不过师傅,被强行将内力全部灌输在了他的体内。当灌输完体内最后一丝内力后,许明华一下子委顿在了地上。朱成杰见状,连忙将师傅抱在床上躺了下来。许明华顿时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将死去。许明华拉着朱成杰的手,艰难地说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师傅当年选你做关门弟子时,就是看中你的人品才能;师傅传你一身剑术,是希望你日后能救民于水火之中,现在这个世界太乱了;然则乱世出英雄,这个时代需要的就是你这样的人;师傅临死之前,只希望你能锄奸惩恶,让世间多一些正气,少一些歪风邪气,你能答应师傅吗?”朱成杰郑重点了点头说道:“徒儿谨遵师傅叮嘱,一定不会辜负师傅厚望的;若有违背犹如此剑。”说完拔出自己用了五年的宝剑,用力一抖,那把宝剑立刻断成了数截。许明华说道:“你有此誓师傅甚感欣慰!”说着指着密室墙上一把通体乌黑的带销长剑说道:“这是家传的蚩尤天月剑,此剑有切碑断石之利,相传是上古神剑,剑中天品;有这把神兵在手,一定会让你如虎添翼的。”朱成杰点了点头说道:“师傅还有什么吩咐吗?”许明华喘了最后一口气说道:“还有最后一件事交代与你。”说着从枕头下面拿出一张羊皮纸说道:“这是我年轻时闯荡江湖积累的金银财宝,黄金一百万两,白银四百万两;都被我藏于天水城外的一座山洞里,这张羊皮纸上就是地图,到时候你按图索骥;会寻到我藏宝的山洞里面的,等你找到宝藏后,可以拿这些宝藏去支援能够推翻明王朝一统天下的雄主,把这些财宝交给天命莜归得人;用其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如此江山一统,我在九泉之下也可以安心了。”说完之后,许明华慢慢的合上了双眼悄然而逝了。许明华死后,朱成杰寻一山清水秀之地,将师傅埋葬在了那里。然后遣散了有客来酒店里的伙计,将那张羊皮纸装在了身上,身负蚩尤天月剑,开始闯荡江湖寻找宝藏了。一路上所过之地,均是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想来都是盗匪横行的结果,不过一路上住客栈的时候,倒是听到了许多关于盗匪的素质和实力。听到最多的是李自成势力,李自成势力不仅众大,而且军纪严明,人才荟萃。攻城掠地间,从不拿百姓的一针一线。更有一点,是大军所过之地,从不向百姓征收粮草。全靠从为富不仁的地主富豪手中抢夺财宝和粮食,仅这几点,就得到了百姓的真心拥戴。朱成杰在得知李自成军队的情况之后,下定决心等找出宝藏之后,一定全部捐献给李自成军队,用于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图片 1

第一卷 第二章

话说“聖賢愁”这个酒店里的老板——王仁,老实忠厚,心地善良。平日里,喜欢救济那些贫苦之人,特别是那些贫困潦倒身无分文而又饥饿的路人,总是慷慨地给其施舍饭菜。

第一卷  第三章  偶遇故人凌玲

闹市里大小买卖遍布,让人心生嘈杂但觉音律有节,或许是闫敏闭关隐匿太久,世俗生活早已忘却了是什么味道。倒觉得这样的平常生活掺杂江湖的恩怨纷争后失去了内在深处的意义。闫敏来到朋来客栈,静坐,点了杯乌龙茶,打算歇息一刻钟。

“小二,把店里的招牌菜端上来几个,另外来壶上等的女儿红,小爷我今天高兴,你们重重有赏。”

“哎!好嘞!小爷,你先坐,酒菜稍后便呈上来。”

耳熟的对话里这位小爷的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当真想不起来了,闫敏盯着那边的小爷,“想不起来,就算了!他哪里值得我去想!”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一名侠女,出口便是“小二,好酒好菜端上来,本女侠不差你钱。要快点哈!”

小二刚给那位小爷端完酒菜,这生意又来了,赶忙回复道:“女侠,你请这边稍坐片刻,好酒好菜马上就端上来!你先喝杯茶解解渴。”

旁边的小爷听到女侠的点菜指示后,便起身走了过来,大笑道:“这位女侠如此豪爽,能否请你与在下共饮一杯,饭钱我包了。”

“哦!这位公子的美意本女侠心领了,我与公子素不相识,也不缺那几个钱。公子你请回吧!”

“呵~看来女侠是不给在下面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来人呀!”这位小爷不屑地表情看着女侠。

顿时屋子里走进好多侍卫,领头的侍卫向所谓的小爷问道:“王爷,你有何吩咐?”

“这位女侠恐怕还未听闻我的身份,你过去告知她吧!顺便领教一番,不可误伤。去吧!”这位王爷答道。

“女侠你好,方才请你喝酒的公子是萧王府的小王爷,我是小王爷的贴身侍卫,在下裘千爽。敢问女侠尊姓大名,请赐教。”裘千爽倒是很有礼地介绍和讨教。

“哈哈!世间竟有人叫如此遭虐的名字。也好,也好,也好啊!我是谁并不重要,告诉你们也无妨。本女侠凌玲(凌迟玲珑取其字),请接招吧!”这位叫凌玲的女侠大笑豪言。

“凌女侠,那就得罪了!”话音刚落,一道刀光向凌玲刺去。

凌玲赶忙闪身,并挥出手中的剑,只听“噹”的一声,裘千爽退后了好几步,“哈哈!裘侍卫的刀法看着不错,可惜内力稍有欠妥呀!失礼失礼啊!今日应该美酒佳肴好好享受,却出现刀光剑影,实属不易。”

端着酒菜的店小二见此状况,慌忙说道:“这位女侠千万别动怒,这位爷也别动怒,小店空间尚小,还有这么多客人,有什么事坐下好商量。现在是享受美酒好菜的时刻。”

小王爷摆了摆袖口,说道:“你这个店小二好生放肆,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放下你端的酒菜,赶紧退下去。”

店小二连忙道歉:“小的该死,小的该死,这就下去。这位女侠请慢用。”

凌玲大笑道:“哈哈~萧王爷,你的手下裘千爽不争气,用不着把气撒到小二头上吧!嗯嗯~好酒,好酒啊!”

小王爷握在手中的酒杯碎了,“凌女侠,你…你不怕今天出不了这间屋子?”

凌玲依旧笑着说道:“我凌玲至今还未听说有人能挡住我的出路。本女侠今天兴致不错,就陪你们玩玩。”

裘千爽此刻赶忙凑到小王爷耳边,小声说道:“王爷,不可大动干戈,凌女侠说不定往后还有相求之时。今日这场面恐怕周围江湖人士已尽收眼底,我们人多,若跟一位女侠打起来,传出去可坏了王爷的名声。”

小王爷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凌女侠,今日之事,本王爷多有冒犯。他日若能再遇,定当盛情款待。本王爷先行告退。回府!”

凌玲自当不往心里去,“萧王爷慢走,本女侠不送。”

在一旁观战许久的闫敏向凌玲走了过来,拍手叫好,“好呀!很好,好得很呀!凌女侠好有大侠风范。”

“哦!何人如此谬赞本女侠,可否报上尊姓大名?”凌玲并未向来者投以目光。

“在下闫敏,不知凌小妹可否记得?”闫敏已走到桌前,坐下。

“谁?你是谁?你说你叫闫敏,你真地是敏姐?敏姐,你终于肯重现在江湖了。”凌玲激动地盯着闫敏,含情脉脉。

“好了,瞧你那用情样子。此事说来话长,晚些时候再与你细说。”闫敏刻意压了压嗓音。


声明:本连载小说系©飞一般的八哥 原创,任何其他个人和商业组织不得转载,盗版,和商用,侵权必究。

王仁的酒店离城镇较远,建在偏远的乡村路边。一面临近一条小河,另两面是山。一条马路从两面山中横穿而过,是连接小河上下游两个城镇的交通要道。此处山青水秀,鸟语花香,是神仙过的好地方。

由于酒店的生意只是一般,再加上王仁他的好施,没有余钱,只能勉强度日。眼看三十要出头,还是光棍一条。有好心人给他说媒,女方不是嫌他太老实,就是嫌弃他没有钱…

某一日,夜幕降临。月亮高悬,星星布满蔚蓝天。

酒店里来了一个疯疯癫癫衣着破烂的老者。王仁一看,这个人曾经光顾过这里,白吃白喝没有给过饭菜钱。

“这位爷,请喝茶!你想吃什么?”王仁客客气气地给他端上了茶问道。

“不慌!我在等一位客人呢!”那位白发老者说。

“这等时候了,还有客人来?”王仁怀疑地问。

“你只管多备一些酒菜,不一会儿就会有很多人来就餐。”只见白发老者掐指一算,捋了一把胡须说。

老实巴交的王仁听了他的话高高兴兴地去备饭菜了。

这时,来了一个秀才,也许是路上的疲劳,使得他一进店就瘫坐在八方桌前。他见这位老者虽然衣服褴褛,但是风骨仙然,一看就与常人不一般,拱手行礼打了一声招呼。

“客官,吃什么?”酒店里的伙计给秀才端上了茶水问。

“先来一壶酒吧!外加三个酒杯,过后我再点下酒菜吧!”其中一位老者抢先说。

“好呢!”酒店伙计应声拿来了一壶酒和三个杯子,他以为秀才就是他要等的那位客人。

白发老者看了一眼秀才,从他的衣着打扮以及行李上可以判断是进京赶考的。他的身边没有仆人(书童),就知道他是一位贫困家庭的孩子,从他的行事和眼光来看,颇有些灵气。

秀才刚要回答酒店伙计时,见白发老者抢先发话,伙计又应声走了,只好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但见老者闭目,合掌,口里念念有词。这时秀才感觉有一阵风从门口处吹来,只见又有一位白发白须叟飘然而至,仿佛他的双脚没有接触地面一样,毫无声响。

他就是红尘中传说的月老,专为凡间有情男女牵线搭桥,结千年之好的。正是白发老者要等的客人。

只见他手持拂白(又名拂尘),鹤发童颜,身着仙袍,步伐矫健地来到了白发老者的跟前。

“不知道老兄叫我过来有何贵干?”月老问。

“今晚这里有一对姻缘,他们俩早已修了上千年,但由于种种原因未结合,我想请你给他们俩凑合一下吧!”

“今晚正好是他们俩修炼的最后时辰…”月老掐指一算说。

月老的话还没有说完,这时又来了一对母女投宿。那位年轻女子扶着自己的母亲蹒跚地来到对面的酒桌前坐下。

母女俩刚落座,只听到酒店外马嘶人喧,几十人的马帮一窝蜂似地就餐投宿来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几个旅社里的老总——王仁,朱成杰说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