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累迁太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太子洗马,累

累迁太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太子洗马,累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09-30

王规 刘 宗懔 王承 褚翔 萧介从小叔子洽 褚球 刘孺弟览遵 刘潜弟孝胜 孝威 孝先 殷芸 萧几

王瞻 王志 王峻 王暕子训 王泰 王份孙锡 佥 张充 柳恽蔡撙 江蒨

王规,字威明,琅邪连云港人。祖俭,齐大将军信阳文宪公。父骞,金紫光禄先生 东营安侯。规九虚岁,以丁所生母忧,居丧有至性。令尹徐孝嗣每见必为之流涕,称 曰孝童。叔父暕亦深注重之,常曰:“此儿吾家千里驹也。”年十二,《五经》大 义,并略能通。既长,好学有口辩。州举贡士,郡迎主簿。

梁书卷第四十一

王瞻,字思范,琅邪邯郸人,宋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弘从孙也。祖柳,光禄大夫、东亭侯。父 猷,廷尉卿。瞻年数岁,尝从师受业,时有伎经其门,同学皆出观,瞻独不视,习 诵如初。从父太尉仆射僧达闻而异之,谓瞻父曰:“吾宗不衰,寄之此子。”年十 二,居父忧,以孝闻。服阕,袭封东亭侯。

树立秘书郎,累迁世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世子洗马。天监十二年,改构 太极殿,功毕,规献《新殿赋》,其辞甚工。拜秘书丞。历世子中舍人、司徒左西 属、从事中郎。晋安王纲出为南武汉,高选僚属,引为云麾谘议参军。久之,出为 新安太师,父忧去职。服阕,袭封德兴市侯,除中书黄门都尉。敕与陈郡殷钧、琅 邪王锡、范阳张缅同侍西宫,俱为昭明皇帝之庶子所礼。浙东王时为京尹,与朝士宴集, 属规为酒令。规从容对曰:“自江左以来,未有兹举。”特进萧琛、金紫傅昭在坐, 并谓为知言。普通初,陈庆之北伐,克复桂林,百僚称贺,规退曰:“法家有云: 非为功难,成功难也。羯寇游魂,为日已久,桓温得而复失,宋武竟无成功。笔者孤 军无援,深刻寇境,威势不接,馈运难继,将是役也,为祸阶矣。”俄而王师覆没, 其识达事机多如此类。

列传第三十五  王规刘宗懔王承褚翔萧介从父兄洽褚球刘孺弟览遵刘潜弟孝胜孝威孝先殷芸萧几

瞻幼时轻薄,好逸游,为故里所患。及长,颇折节有士操,涉猎书记,于棋射 尤善。起家作品佐郎,累迁皇太子舍人、太傅主簿、太子洗马。顷之,出为鄱阳内史, 秩满,授太子中舍人。又为齐南海王友,寻转司徒竟陵王从事中郎,王甚相宾礼。 黄海王为护军将军,瞻为通判。又出补南通别驾从事史,迁骠骑将军王晏校尉。晏 诛,出为晋陵大将军。瞻洁己为政,爱妻不免饥寒。时大司马王敬则举兵作乱,路经 晋陵,郡民多附敬则。军败,台军讨贼党,瞻言于朝曰:“愚人易动,不足穷法。” 明帝许之,所全活者万数。征拜给事黄门太守,巡抚建筑和安装王侍郎,都尉中丞。

四年,高祖于文德殿饯马尼拉节度使元景隆,诏群臣赋诗,同用五十韵,规援笔立 奏,其文又美。高祖嘉焉,即日诏为尚书。大通六年,迁五兵郎中,俄领步兵太史。 中山大学通二年,出为贞威将军骠骑晋安王太傅。其年,王立为皇皇帝之庶子,仍为吴郡经略使。 主书芮珍宗家在吴,前守宰皆倾意附之。是时珍宗假还,规遇之吗薄,珍宗还都, 密奏规云“不理郡事”。俄征为左民军机大臣,郡吏民千余名诣阙请留,表三奏,上不 许。寻以本官领右军将军,未拜,复为散骑常侍、世子中庶子,领步兵太师。规辞 疾不拜,于钟山宗熙寺筑室居焉。聊城二年,卒,时年四十五。诏赠散骑常侍、光 禄大夫,赙钱二八万,布百匹。谥曰章。皇太子出临哭,与浙西王绎令曰:“威明 昨宵奄复殂化,甚可痛伤。其气质遒正,神峰标映,千里绝迹,百尺无枝。文辩纵横,才学优赡,跌宕之情弥远,濠梁之气特多,斯实俊民也。一尔过隙,永归长夜, 金刀掩芒,长淮绝涸。去岁冬中,已伤刘子;今兹寒孟,复悼王生。俱往之伤,信 非虚说。”规集《北齐》众家异同,注《续汉书》二百卷,文集二十卷。

  王规,字威明,琅邪衡阳人。祖俭,齐上大夫保山文宪公。父骞,金紫光禄先生威海安侯。规玖虚岁,以丁所生母忧,居丧有至性。太史徐孝嗣每见必为之流涕,称曰孝童。叔父暕亦深珍视之,常曰:「此儿吾家千里驹也。」年十二,《五经》大义,并略能通。既长,好学有口辩。州举进士,郡迎主簿。

高祖霸府开,以瞻为大司马相国谘议参军,领录事。梁台建,为军机章京,迁左民 太傅,俄转吏部士大夫。瞻性率亮,居选部,所举多行其意。颇嗜酒,每饮或竟日, 而精神益朗赡,不废簿领。高祖每称瞻有三术,射、棋、酒也。寻加左军将军,以 疾不拜,仍为大将军,领骁骑将军,未拜,卒,时年四十九。谥康侯。子长玄,作品佐郎,早卒。

子褒,字子汉,八周岁能属文。外祖司空袁昂爱之,谓宾客曰:“此儿当成吾宅 相。”弱冠举举人,除秘书郎、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袭封佳木斯侯,除武 昌王管历史学、皇太子洗马,兼西宫管记,迁司徒属,秘书丞,出为安成内史。老子@中, 侯景陷京城,江州太傅当阳公大心举州附贼,贼转寇南开中学,褒犹据郡拒守。大宝二 年,世祖命征褒赴江陵,既至,感觉忠武将军、开封内史,俄迁吏部都督、侍郎。 承圣二年,迁少保右仆射,仍参掌选事,又加县令。其年,迁左仆射,参掌还是。 八年,江陵陷,入于周。

  起家秘书郎,累迁皇帝之庶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世子洗马。天监十二年,改构太极殿,功毕,规献《新殿赋》,其辞甚工。拜秘书丞。历皇储中舍人、司徒左西属、从事中郎。晋安王纲出为南湖州,高选僚属,引为云麾谘议参军。久之,出为新安参知政事,父忧去职。服阕,袭封上栗县侯,除中书黄门都督。敕与陈郡殷钧、琅邪王锡、范阳张缅同侍南宫,俱为昭明太子所礼。闽西王时为京尹,与朝士宴集,属规为酒令。规从容对曰:「自江左以来,未有兹举。」特进萧琛、金紫傅昭在坐,并谓为知言。普通初,陈庆之北伐,克复揭阳,百僚称贺,规退曰:「道家有云:非为功难,成功难也。羯寇游魂,为日已久,桓温得而复失,宋武竟无成功。作者孤军无援,深刻寇境,威势不接,馈运难继,将是役也,为祸阶矣。」俄而王师覆没,其识达事机多如此类。

王志,字次道,琅邪南阳人。祖昙首,宋左光禄先生、豫宁文侯;父僧虔,齐 司空、简穆公:并有重名。志年九岁,居所生母忧,哀容毁瘠,为中表所异。弱冠, 选尚孝武女安固公主,拜驸马太傅、秘书郎。累迁郎中行参军,世子舍人,武陵王 军事学。褚渊为司徒,引志为主簿。渊谓僧虔曰:“朝廷之恩,本为殊特,所可荣耀, 在屈贤子。”累迁镇北竟陵王功曹史、安陆南郡二王友。入为中书太史。寻除邵阳内史,清谨有好处。郡民张倪、曾帅争田,经年不决。志到官,父老乃相谓曰: “王府君有德政,吾曹乡邻乃有此争。”倪、庆因相携请罪,所讼地遂为闲田。征 拜黄门尚书,寻迁吏部尚书。出为宁朔将军、东阳太傅。郡狱有重囚十余名,冬至日悉遣还家,过节皆返,惟一位失期,狱司感觉言。志曰:“此自尚书事,主者勿 忧。”明旦,果自诣狱,辞以妇孕,吏民益叹服之。视事三年,齐永明二年,入为 上卿,未拜,转吏部经略使,在选以和理称。崔慧景平,以例加右军将军,封临汝侯, 固让不受,改领右卫将军。

褒著《幼训》,以诫诸子。其一章云:

  两年,高祖于文德殿饯马尼拉太傅元景隆,诏群臣赋诗,同用五十韵,规援笔立奏,其文又美。高祖嘉焉,即日诏为上大夫。大通七年,迁五兵经略使,俄领步兵太守。中山大学通二年,出为贞威将军骠骑晋安王教头。其年,王立为皇皇储,仍为吴郡里正。主书芮珍宗家在吴,前守宰皆倾意附之。是时珍宗假还,规遇之吗薄,珍宗还都,密奏规云「不理郡事」。俄征为左民尚书,郡吏民千余名诣阙请留,表三奏,上未能。寻以本官领右军将军,未拜,复为散骑常侍、皇太子中庶子,领步兵节度使。规辞疾不拜,于钟山宗熙寺筑室居焉。大同二年,卒,时年四十五。诏赠散骑常侍、光禄大夫,赙钱二100000,布百匹。谥曰章。皇帝之庶子君出临哭,与闽南王绎令曰:「威明昨宵奄复殂化,甚可痛伤。其气质遒正,神峰标映,千里绝迹,百尺无枝。文辩驰骋,才学习成绩卓绝赡,跌宕之情弥远,濠梁之气特多,斯实俊民也。一尔过隙,永归长夜,金刀掩芒,长淮绝涸。去岁冬中,已伤刘子;今兹寒孟,复悼王生。俱往之伤,信非虚说。」规集《明朝》众家异同,注《续汉书》二百卷,文集二十卷。

义师至,城内害东昏,百僚签字送其首。志闻而叹曰:“冠虽弊,可加足乎?” 因取庭中树叶挪服之,伪闷,不签字。高祖览笺无志署,心嘉之,弗以让也。霸府 开,以志为右军将军、骠骑太傅太守。梁台建,迁散骑常侍、中书令。

陶士衡曰:“昔大禹不吝尺璧而重寸阴。”雅士何不诵书,武士何不马射?若 乃玄冬季兴修水利夜,硃明永日,肃其居处,崇其墙仞,门无交集,坐阙号呶。以之求学, 则仲尼之门人也;以之为文,则贾太傅之升堂也。古者盘盂有铭,几杖有诫,进退循 焉,俯仰观焉。文王之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立身行道,终始若一。 “造次必于是”,君子之言欤?

  子褒,字子汉,八岁能属文。外祖司空袁昂爱之,谓宾客曰:「此儿当成吾宅相。」弱冠举举人,除秘书郎、太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袭封秦皇岛侯,除武昌王管理学、世子洗马,兼北宫管记,迁司徒属,秘书丞,出为安成内史。老聃中,侯景陷京城,江州抚军当阳公大心举州附贼,贼转寇南开中学,褒犹据郡拒守。大宝二年,世祖命征褒赴江陵,既至,以为忠武将军、南充内史,俄迁吏部都尉、士大夫。承圣二年,迁上卿右仆射,仍参掌选事,又加里胥。其年,迁左仆射,参掌照旧。八年,江陵陷,入于周。

天监元年,以本官领前军将军。其年,迁季军将军、丹阳尹。为政清静,去烦 苛。京师有寡妇无子,姑亡,举债以敛葬,既葬而无以还之。志愍其义,以俸钱偿 焉。时年饥,每旦为粥于郡门,以赋百姓,民称之不容口。七年,为散骑常侍、中 书令,领游击将军。志为中书令,及居京尹,便怀止足。常谓诸子侄曰:“谢庄在 宋孝武世,位止中书令,吾自视岂会够过之。”因多谢病,简通宾客。迁前爱将、 太常卿。四年,出为云麾将军、安西始兴王上卿、南郡太尉。二零一八年,迁军师将军、 平西鄱阳郡王上卿、江夏上卿,并加秩中二千石。七年,迁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 大夫。十二年,卒,时年五十四。

道家则尊卑等差,吉凶降杀。君南面而臣北面,天地之义也;鼎俎奇而笾豆偶, 阴阳之义也。法家则堕支体,黜聪明,弃义绝仁,离形去智。释氏之义,见苦断习, 证灭循道,明因辨果,偶凡成圣,斯虽为教等差,而义归汲引。吾始乎幼学,及于 知命,既崇周、孔之教,兼循老、释之谈,江左以来,斯业不坠,汝能修之,吾之 志也。

  褒著《幼训》,以诫诸子。其一章云:

志善草隶,那时以为楷法。齐游击将军徐希秀亦号能书,常谓志为“书圣”。

初,有沛国刘、曲靖宗懔与褒俱为Moto黑川明人佐命,同参帷幄。

  陶士衡曰:「昔大禹不吝尺璧而重寸阴。」雅士何不诵书,武士何不马射?若乃玄冬季兴修水利夜,硃明永日,肃其居处,崇其墙仞,门无交集,坐阙号呶。以之求学,则仲尼之门人也;以之为文,则贾长沙之升堂也。古者盘盂有铭,几杖有诫,进退循焉,俯仰观焉。文王之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立身行道,终始若一。「造次必于是」,君子之言欤?

志家世居建康禁中里马蕃巷,父僧虔以来,门风多少宽度恕,志尤惇厚。所历职, 不以罪咎劾人。门下客尝盗脱志车宪卖之,志知而不问,待之如初。宾客游其门 者,专覆其过而称其善。兄弟子侄皆笃实谦和,时人号马蕃诸王为长者。普通七年, 志改葬,高祖厚赙赐之。追谥曰安。有五子缉、休、、操、素,并知名。

刘,字仲宝,晋丹阳尹真长七世孙也。少方正有器局。自国子礼生射策高第, 为宁海令,稍迁甘南王记室参军,又转中记室。太清中,侯景乱,世祖承制上流, 书檄多委焉,亦努力尽忠,甚蒙赏遇。历抚军左丞、太师中丞。承圣二年,迁 吏部刺史、国子祭酒,余还是。

  道家则尊卑等差,吉凶降杀。君南面而臣北面,天地之义也;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法家则堕支体,黜聪明,弃义绝仁,离形去智。释氏之义,见苦断习,证灭循道,明因辨果,偶凡成圣,斯虽为教等差,而义归汲引。吾始乎幼学,及于知命,既崇周、孔之教,兼循老、释之谈,江左以来,斯业不坠,汝能修之,吾之志也。

王峻,字茂远,琅邪柳州人。曾祖敬弘,有重名于宋世,位至左光禄白衣战士、开 府仪同三司。祖瓒之,金紫光禄先生。父秀之,吴兴少保。峻少美风度,善举止。 起家作品佐郎,不拜,累迁中军庐陵王法曹行当兵,皇储舍人,邵陵王工学,经略使主簿。府主齐竟陵王子良甚相赏遇。迁司徒主簿,以父忧去职。服阕,除世子洗马, 建筑和安装王友。出为宁远将军、桂阳内史。会义师起,上流诸郡多相惊扰,峻闭门静坐, 一郡帖然,百姓赖之。

宗懔,字元懔。八世祖承,晋宜都郡守,属永嘉东徙,子孙因居江陵焉。懔少 聪敏好学,昼夜不倦,乡邻号为“童子硕士”。普通中,为闽东王府兼记室,转刑 狱,仍掌书记。历临汝、建成、广晋等令,后又为世祖寿春别驾。及世祖即位,感觉都尉郎,封信安县侯,邑1000户。累迁吏部太史、五兵士大夫、吏部太尉。承圣七年,江陵没,与俱入于周。

  初,有沛国刘、雍州宗懔与褒俱为OPPO佐命,同参帷幄。

天监初,还,除中书御史。高祖甚悦其气质,与陈郡谢览同见赏擢。俄迁吏部, 当官不尽职,转征虏安成王教头,又为皇帝之庶子中庶子、游击将军。出为宿州节度使,为 政清和,吏民安之。视事六年,征拜尚书,迁度支上大夫。又以本官兼起部太师,监 起太极殿。事毕,出为征远将军、平西太尉、南郡太师。寻为智武将军、镇西都督、 蜀郡太史。还为左民军机大臣,领步兵太师。迁吏部大将军,处选甚得名声。

王承,字安期,仆射暕子。九岁通《周易》,选补国子生。年十五,射策高第, 除秘书郎。历世子舍人、南康王艺术学、邵陵王友、皇太子中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 复为中舍人,累迁中书黄门上大夫,兼国子大学生。时膏腴贵游,咸以文学相尚,罕以 经术为业,惟承独好之,发言吐论,造次儒者。在学训诸生,述《礼》、《易》义。 中山大学通五年,迁长兼里正,俄转国子祭酒。承祖俭及父暕尝为此职,三世为国师, 前代未之有也,当世认为荣。久之,出为戎昭将军、东阳太守。为政宽惠,吏民悦 之。视事未期,卒于郡,时年四十一。谥曰章子。

  刘,字仲宝,晋丹阳尹真长七世孙也。少方正有器局。自国子礼生射策高第,为宁海令,稍迁闽西王记室参军,又转中记室。老聃中,侯景乱,世祖承制上流,书檄多委焉,亦努力尽忠,甚蒙赏遇。历里正左丞、都督中丞。承圣二年,迁吏部上大夫、国子祭酒,余依然。

峻性详雅,无趋竞心。尝与谢览约,官至尚书,不复谋进仕。览自吏部经略使出 为吴兴郡,平心不畏强御,亦由处世之情既薄故也。峻为太守以往,虽不退身,亦 淡然自守,无所营务。久之,以疾表解职,迁金紫光禄大夫,未拜。普通二年,卒。 时年五十六,谥惠子。

www.2257.com,承性简贵有作风。时右卫硃异当朝用事,每休下,车马常填门。时有魏郡申英 好危言高论,以忤权右,常指异门曰:“在这之中辐辏,都是利往。能不至者,唯有大 小王东阳。”小东阳,即承弟稚也。那时候惟承兄弟及褚翔不至异门,时这些称之。

  宗懔,字元懔。八世祖承,晋宜都郡守,属永嘉东徙,子孙因居江陵焉。懔少聪敏好学,昼夜不倦,乡党号为「童子博士」。普通中,为湘南王府兼记室,转刑狱,仍掌书记。历临汝、建成、广晋等令,后又为世祖益州别驾。及世祖即位,感到太史郎,封信安县侯,邑1000户。累迁吏部左徒、五兵太守、吏部上卿。承圣八年,江陵没,与俱入于周。

子琮,玩。琮为国子生,尚始兴王女桐城市主,不慧,为学习者所嗤,遂离异。 峻谢王,王曰:“此自上意,仆极不愿那样。”峻曰:“臣太祖是谢仁祖外孙,亦 不藉殿下姻媾为门户。”

褚翔,字世举,河衡阳翟人。曾祖渊,齐太宰文简公,佐命齐室。祖蓁,太常 穆子。父向,字景政。年数岁,父母相继亡没,向哀毁若中年人者,亲表咸异之。既 长,淹雅有胸怀。高祖践阼,选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迁皇太子舍人、太师殿中郎。 出为安成内史。还除皇太子洗马、中舍人,累迁左徒从事中郎、黄门通判、镇右豫章 王侍中。顷之,入为长兼御史。向风仪端丽,眉目如点,每公庭就列,为众所瞻望 焉。大通三年,出为宁远将军北中郎庐陵王都督。四年,卒官。外兄谢举为制墓铭, 其略曰:“弘治推华,子嵩惭量;酒归月下,风清琴上。”论者以为拟得其人。

  王承,字安期,仆射暕子。拾周岁通《周易》,选补国子生。年十五,射策高第,除秘书郎。历世子舍人、南康王军事学、邵陵王友、皇储中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中舍人,累迁中书黄门巡抚,兼国子学士。时膏腴贵游,咸以医学相尚,罕以经术为业,惟承独好之,发言吐论,造次儒者。在学训诸生,述《礼》、《易》义。中山大学通四年,迁长兼里正,俄转国子祭酒。承祖俭及父暕尝为此职,三世为国师,前代未之有也,当世以为荣。久之,出为戎昭将军、东阳太史。为政宽惠,吏民悦之。视事未期,卒于郡,时年四十一。谥曰章子。

王暕,字思晦,琅邪湖州人。父俭,齐太傅,资阳文宪公。暕年数岁,而黑风婆警拔,有成长之度。时文宪作宰,宾客盈门,见暕相谓曰:“公才公望,复在此矣。” 弱冠,选尚邵阳长公主,拜驸马提辖,除员外散骑侍中,不拜,改授晋安王医学, 迁庐陵王友、秘书丞。明帝诏求异士,始安王遥光表荐暕及南海王僧孺曰:“臣闻 求贤暂劳,垂拱永逸,方之疏壤,取类导川。伏惟主公道隐旒纩,信充符玺,白驹 空谷,振鹭在庭;犹惧隐鳞卜祝,藏器屠保,物色关下,委裘河上。非取制于一狐, 谅求味于兼采。而五声倦响,九工是询;寝议庙堂,借听舆皁。臣位任隆重,义兼 邦家,实欲使名实不违,侥幸路绝。势门上流,犹当格以清谈;帅气下僚,不可限 以位貌。窃见书记丞琅邪王暕,年二十一,七叶重光,海内冠冕,神清气茂,允迪 仲春。叔宝理遣之谈,彦辅名教之乐,故以晖映先达,总领后进。居无尘杂,家有 赐书;辞赋清新,属言玄远;室迩人旷,物疏道亲。养素丘园,台阶虚位;庠序公 朝,万夫倾首。岂徒荀令可想,李公不亡而已哉!乃东序之秘宝,瑚琏之茂器。” 除骠骑从事中郎。

翔初为国子生,举高第。丁父忧。服阕,除秘书郎,累迁皇储舍人、安庆王主 簿。中山大学通五年,高祖宴群臣乐游苑,别诏翔与王训为二十韵诗,限三刻成。翔于 坐立奏,高祖异焉,即日转安阳王管法学,俄迁为友。时大同友、法学加它王二等, 故以翔超为之,时论美焉。出为义兴都督。翔在政洁已,省繁苛,去浮费,百姓安 之。郡之西亭有古树,积年枯死;翔至郡,忽更生枝叶,百姓咸感到善政所感。及 秩满,吏民诣阙请之,敕许焉。寻征为吏部郎,去郡,百姓无大小追送出境,涕泣 拜辞。

  承性简贵有风格。时右卫硃异当朝用事,每休下,车马常填门。时有魏郡申英好危言高论,以忤权右,常指异门曰:「其中辐辏,都以利往。能不至者,只有大小王东阳。」小东阳,即承弟稚也。那时惟承兄弟及褚翔不至异门,时那个称之。

高祖霸府开,引为户曹属,迁司徒左太师。天监元年,除世子中庶子,领骁骑 将军,入为太史。出为宁朔新秀、中军左徒。又为尚书,领射声里正,迁五兵太师, 加给事中,出为晋陵太守。征为吏部长史,俄领国子祭酒。暕名公子,少致美称, 及居选曹,职事修理;然世贵显,与物多隔,不能只顾寒素,众颇谓为刻薄。迁都尉右仆射,寻加太守。复迁左仆射,以母忧去官。起为云麾将军、吴郡太傅。还为 太尉、都尉左仆射,领国子祭酒。普通七年冬,暴疾卒,时年四十七。诏赠县令、 中书令、中军将军,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80000,布百匹。谥曰靖。 有四子,训、承、穉、訏,并通显。

翔居小选公清,不为请属易意,号为公平。俄迁刺史,顷之转散骑常侍,领羽 林监,侍东宫。出为晋陵抚军,在郡未期,以公事免。俄复为散骑常侍,侍南宫。 老子@二年,迁守吏部都尉。其年冬,侯景围宫城,翔于围内丁母忧,以毁卒,时年 四十四。诏赠本官。翔少有孝性。为军机章京时,母疾笃,请沙门祈福。中夜忽见户外有异光,又闻空中须臾,及晓,疾遂愈。咸以翔精诚所致焉。

  褚翔,字世举,河株洲翟人。曾祖渊,齐太宰文简公,佐命齐室。祖蓁,太常穆子。父向,字景政。年数岁,父母相继亡没,向哀毁若中年人者,亲表咸异之。既长,淹雅有胸襟。高祖践阼,选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迁世子舍人、太师殿中郎。出为安成内史。还除太子洗马、中舍人,累迁都尉从事中郎、黄门太尉、镇右豫章王节度使。顷之,入为长兼左徒。向风仪端丽,眉目如点,每公庭就列,为众所瞻望焉。大通五年,出为宁远将军北中郎庐陵王太师。八年,卒官。外兄谢举为制墓铭,其略曰:「弘治推华,子嵩惭量;酒归月下,风清琴上。」论者认为拟得其人。

训字怀范,幼聪警有识量,征士何胤见而奇之。年十三,暕亡忧毁,亲戚莫之 识。十六,召见文德殿,应对爽彻。上目送久之,顾谓硃异曰:“可谓相门有相矣。” 补国子生,射策高第,除秘书郎,迁世子舍人、秘书丞。转齐齐哈尔王工学、友、太子中庶子,掌管记。俄迁御史,既拜入见,高祖从容问何敬容曰:“褚彦回年几为宰 相?”敬容对曰:“少过三十。”上曰:“今之王训,无谢彦回。”

萧介,字茂镜,兰陵人也。祖思话,宋开府仪同三司、巡抚仆射。父惠茜,齐 左民太守。介少颖慧,有器度和胆识,博涉经史,兼善属文。齐永元末,释褐小说佐郎。 天监八年,除世子舍人。七年,迁太尉金部郎。十二年,转主客郎。出为吴令,甚 著声绩。粤北王闻介名,思共游处,表请之。普通八年,乃以介为湘西王谘议参军。 大通二年,除给事黄门校尉。德州二年,武陵王为临安抚军,以介为府参知政事,在职 清白,为王室所称。高祖谓何敬容曰:“萧介甚贫,可处以一郡。”敬容未对,高 祖曰:“始兴郡顷无良守,岭上民颇不安,可以介为之。”由是出为始兴太史。介 至任,发布威德,境内灭绝。八年,征为少府卿,寻加散骑常侍。会通判阙,选司 举王筠等多人,并不称旨,高祖曰:“笔者门中久无此职,宜用萧介为之。”介博物 强识,应对左右,多所匡正,高祖甚重之。迁都官上卿,每军国民代表大会事,必先询访于 介焉。高祖谓硃异曰:“端右之材也。”中山高校同二年,辞疾致事,高祖优诏不许。 终不肯起,乃遣谒者仆射魏祥就拜光禄大夫。

  翔初为国子生,举高第。丁父忧。服阕,除秘书郎,累迁太子舍人、南充王主簿。中山大学通三年,高祖宴群臣乐游苑,别诏翔与王训为二十韵诗,限三刻成。翔于坐立奏,高祖异焉,即日转毕节王文学,俄迁为友。时马鞍山友、法学加它王二等,故以翔超为之,时论美焉。出为义兴侍中。翔在政洁已,省繁苛,去浮费,百姓安之。郡之西亭有古树,积年枯死;翔至郡,忽更生枝叶,百姓咸以为善政所感。及秩满,吏民诣阙请之,敕许焉。寻征为吏部郎,去郡,百姓无大小追送出境,涕泣拜辞。

训美容仪,善进止,文章之美,为后进带头大哥。在西宫特被恩礼。以疾终于位, 时年二十六。赠本官。谥温子。

老子@中,侯景于涡阳败走,入寿阳。高祖敕防主韦默纳之,介闻而上表谏曰:

  翔居小选公清,不为请属易意,号为公平。俄迁士大夫,顷之转散骑常侍,领羽林监,侍西宫。出为晋陵令尹,在郡未期,以公事免。俄复为散骑常侍,侍东宫。老聃二年,迁守吏部侍中。其年冬,侯景围宫城,翔于围内丁母忧,以毁卒,时年四十四。诏赠本官。翔少有孝性。为通判时,母疾笃,请沙门祈福。中夜忽见室外有异光,又闻空中眨眼之间,及晓,疾遂愈。咸以翔精诚所致焉。

王泰,字仲通,志长兄慈之子也。慈,齐时历御史、吴郡,盛名在志右。泰幼 敏悟,年数岁时,祖母集诸孙侄,散枣栗于床面上,群儿皆竞之,泰独不取。问其故, 对曰:“不取,自当得赐。”由是中表异之。既长,通和温雅,人不见其喜愠之色。 起家为作品郎,不拜,改除秘书郎,迁前将军、法曹行从军、司徒东阁祭酒、车骑 主簿。

臣抱患私门,窃闻侯景以涡阳失利,只马归命,天子不悔前祸,复敕容纳。臣 闻凶人之性不移,天下之恶一也。昔吕奉先杀丁原以事董仲颖,终诛董而为贼;刘牢反 王恭以归晋,还背晋以构妖。何者?狼子野心,终无驯狎之性;养虎之喻,必见饥 噬之祸。侯景兽心之种,鸣镝之类。以凶狡之才,荷高欢翼长之遇,位忝台司,任 居方伯;不过高欢坟土未干,即还反噬。逆力不逮,乃复逃死关西;宇文不容,故 复献身于自笔者。君主前边多个所以不逆细流,正欲以属国降胡以讨匈奴,冀获世界一战之效耳。 今既亡师失地,直是境上之男士。主公爱男士而弃与国之好,臣窃不取也。若国家 犹待其更鸣之晨,岁暮之效,臣窃惟侯景必非岁暮之臣。弃乡国如脱屣,背君亲如 遗芥,岂知远慕圣德,为江淮之纯臣!事迹显著,无可致惑。一隅尚其那样,触类 何可具陈?

  萧介,字茂镜,兰陵人也。祖思话,宋开府仪同三司、巡抚仆射。父惠茜,齐左民上大夫。介少颖慧,有器度和胆识,博涉经史,兼善属文。齐永元末,释褐作品佐郎。天监五年,除世子舍人。三年,迁太尉金部郎。十二年,转主客郎。出为吴令,甚著声绩。湘西王闻介名,思共游处,表请之。普通四年,乃以介为陇西王谘议参军。大通二年,除给事黄门太傅。德州二年,武陵王为唐山都尉,以介为府军机章京,在职清白,为宫廷所称。高祖谓何敬容曰:「萧介甚贫,可处以一郡。」敬容未对,高祖曰:「始兴郡顷无良守,岭上民颇不安,能够介为之。」由是出为始兴经略使。介至任,发表威德,境内衰亡。八年,征为少府卿,寻加散骑常侍。会军机章京阙,选司举王筠等多个人,并不称旨,高祖曰:「作者门中久无此职,宜用萧介为之。」介博物强识,应对左右,多所匡正,高祖甚重之。迁都官太尉,每军国民代表大会事,必先询访于介焉。高祖谓硃异曰:「端右之材也。」中山高校同二年,辞疾致事,高祖优诏不许。终不肯起,乃遣谒者仆射魏祥就拜光禄大夫。

高祖霸府建,以泰为骠骑功曹史。天监元年,迁秘书丞。齐永元末,后宫火, 延烧秘书,图书散乱殆尽。泰为丞,表校定缮写,高祖从之。顷之,迁中书县令。 出为南大庆别驾从事史,居职有能名。复征中书大将军,敕掌吏部郎事。累迁给事黄 门太守、员外散骑常侍,并掌吏部依旧,俄即真。自过江,吏部郎不复典大选,令 史以下,小人求竞者辐凑,前后少能称职。泰为之不通关求,吏先至者即补,不为 贵贱请嘱易意,天下称平。累迁为廷尉,司徒左都尉。出为明威老将、新安上大夫, 在郡和理得民心。征为宁远将军,安右太师,俄迁节度使。寻为世子庶子、领步兵节度使,复为太守。仍迁仁威都督、南兰陵士大夫,行南康王府、州、国事。王迁职,复 为北中郎太尉、行豫章王府、州、国事,太史还是。入为都官少保。泰能接职员, 士多怀泰,每愿其居选官。顷之,为吏部里正,衣冠属望,未及大选,仍疾,改除 散骑常侍、左骁骑将军,未拜,卒,时年四十五。谥夷子。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累迁太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太子洗马,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