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www.2257.com入兼中书通事舍人,累迁太子舍人、安

www.2257.com入兼中书通事舍人,累迁太子舍人、安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09-30

臧盾弟厥 傅岐

臧盾,字宣卿,北京莒人。高祖焘,宋左光禄先生。祖潭之,左民大将军。父未 甄,博涉文学和艺术学,有本领,少为外兄汝南周颙所知。宋末,起家为领军主簿,所奉即 齐武帝。入齐,历太守祭酒、太史主客郎、建安、庐陵二王府记室、前军功曹史、 通直郎、南南通中正、丹阳尹丞。高祖平京邑,霸府建,引为骠骑刑狱参军。天监 初,除后军谘议中郎、南常州别驾,入拜黄门郎,迁右军安成王校尉、少府卿。出 为新安军机大臣,有能名。还为世子中庶子、司农卿、都尉经略使。丁所生母忧,三年庐 于墓侧。服阕,除廷尉卿。出为安成王上卿、江夏太傅,卒官。

梁书卷第四十二

梁书卷第四十一

盾幼从征士琅邪诸葛璩受《五经》,通章句。璩学徒常有数十百人,盾处其间, 无所狎比。璩异之,叹曰:“此生重器,王佐才也。”初为大将军行参军,迁经略使中 兵郎。盾美风度,善举止,每趋奏,高祖甚悦焉。入兼中书通事舍人,除安右录事 参军,舍人依然。

列传第三十六  臧盾弟厥傅岐

列传第三十五  王规刘宗懔王承褚翔萧介从父兄洽褚球刘孺弟览遵刘潜弟孝胜孝威孝先殷芸萧几

盾有孝性,随父宿直于廷尉,母刘氏在宅,夜暴亡,右臂中指忽痛,不得寝。 及晓,宅信果报凶问,其感通如此。服制未终,父又卒,盾居丧七年,不出庐户, 形骸枯悴,亲朋好朋友不复识。乡人王端以状闻,高祖嘉之,敕累遣抑譬。服阕,除丹阳 尹丞,转中书郎,复兼中书舍人,迁上卿左丞,为东中郎武陵王通判,行府州国务, 理解稽郡丞。还除少府卿,领步兵教头,迁里胥中丞。盾性公强,居宪台甚尽职。

  臧盾,字宣卿,北京莒人。高祖焘,宋左光禄先生。祖潭之,左民都督。父未甄,博涉文学和法学,有技术,少为外兄汝南周颙所知。宋末,起家为领军主簿,所奉即齐武帝。入齐,历太傅祭酒、太史主客郎、建筑和安装、庐陵二王府记室、前军功曹史、通直郎、南南通中正、丹阳尹丞。高祖平京邑,霸府建,引为骠骑刑狱参军。天监初,除后军谘议中郎、南湖州别驾,入拜黄门郎,迁右军安成王太师、少府卿。出为新安少保,有能名。还为皇帝之庶子中庶子、司农卿、校尉太傅。丁所生母忧,八年庐于墓侧。服阕,除廷尉卿。出为安成王太傅、江夏军机大臣,卒官。

  王规,字威明,琅邪常德人。祖俭,齐长史七台河文宪公。父骞,金紫光禄先生三亚安侯。规拾岁,以丁所生母忧,居丧有至性。里胥徐孝嗣每见必为之流涕,称曰孝童。叔父暕亦深器重之,常曰:「此儿吾家千里驹也。」年十二,《五经》大义,并略能通。既长,好学有口辩。州举进士,郡迎主簿。

中山高校通三年七月,高祖幸同泰寺开讲,设四部大会,众数万人。南越所献驯象, 忽于众中狂逸,乘轝羽卫及会皆骇散,惟盾与散骑郎裴之礼嶷然自若,高祖甚嘉焉。 俄有诏,加散骑常侍,未拜,又诏曰:“总一六军,非才勿授。少保中丞、新除散 骑常侍盾,志怀忠密,识用详慎,当官平允,处务勤恪,必能缉斯戎政。可兼领军, 常侍照旧。”黄石二年,迁中领军。领军事管制天下兵要,监局事多。盾为人敏赡,有 风力,专长拨繁,职事甚理。天监中,吴平侯萧景居此职,著声称。至是,盾复继 之。

  盾幼从征士琅邪诸葛璩受《五经》,通章句。璩学徒常有数十百人,盾处其间,无所狎比。璩异之,叹曰:「此生重器,王佐才也。」初为大将军行参军,迁太守中兵郎。盾美风姿,善举止,每趋奏,高祖甚悦焉。入兼中书通事舍人,除安右录事参军,舍人照旧。

  起家秘书郎,累迁世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皇太子洗马。天监十二年,改构太极殿,功毕,规献《新殿赋》,其辞甚工。拜秘书丞。历皇太子中舍人、司徒左西属、从事中郎。晋安王纲出为南重庆,高选僚属,引为云麾谘议参军。久之,出为新安尚书,父忧去职。服阕,袭封永光山县侯,除中书黄门太师。敕与陈郡殷钧、琅邪王锡、范阳张缅同侍北宫,俱为昭明皇帝之庶子所礼。赣东王时为京尹,与朝士宴集,属规为酒令。规从容对曰:「自江左以来,未有兹举。」特进萧琛、金紫傅昭在坐,并谓为知言。普通初,陈庆之北伐,克复驻马店,百僚称贺,规退曰:「法家有云:非为功难,成功难也。羯寇游魂,为日已久,桓温得而复失,宋武竟无成功。作者孤军无援,深切寇境,威势不接,馈运难继,将是役也,为祸阶矣。」俄而王师覆没,其识达事机多如此类。

五年,出为仁威将军、吴郡长史,视事未期,以疾陈解。拜光禄先生,加金章 紫绶。四年,疾愈,复为领军将军。八年,卒,时年六十六。即日有诏举哀。赠县令,领军还是。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布各有差。谥曰忠。

  盾有孝性,随父宿直于廷尉,母刘氏在宅,夜暴亡,左边手中指忽痛,不得寝。及晓,宅信果报凶问,其感通如此。服制未终,父又卒,盾居丧两年,不出庐户,形骸枯悴,亲人不复识。乡人王端以状闻,高祖嘉之,敕累遣抑譬。服阕,除丹阳尹丞,转中书郎,复兼中书舍人,迁太史左丞,为东中郎武陵王都尉,行府州国务,精通稽郡丞。还除少府卿,领步兵通判,迁大将军中丞。盾性公强,居宪台甚称职。

  两年,高祖于文德殿饯维也纳左徒元景隆,诏群臣赋诗,同用五十韵,规援笔立奏,其文又美。高祖嘉焉,即日诏为少保。大通三年,迁五兵都尉,俄领步兵御史。中山大学通二年,出为贞威将军骠骑晋安王少保。其年,王立为皇皇太子,仍为吴郡大将军。主书芮珍宗家在吴,前守宰皆倾意附之。是时珍宗假还,规遇之吗薄,珍宗还都,密奏规云「不理郡事」。俄征为左民里正,郡吏民千余名诣阙请留,表三奏,上得不到。寻以本官领右军将军,未拜,复为散骑常侍、世子中庶子,领步兵教头。规辞疾不拜,于钟山宗熙寺筑室居焉。佳木斯二年,卒,时年四十五。诏赠散骑常侍、光禄大夫,赙钱二十万,布百匹。谥曰章。皇皇帝之庶子出临哭,与赣南王绎令曰:「威明昨宵奄复殂化,甚可痛伤。其气质遒正,神峰标映,千里绝迹,百尺无枝。文辩驰骋,才学习成绩杰出赡,跌宕之情弥远,濠梁之气特多,斯实俊民也。一尔过隙,永归长夜,金刀掩芒,长淮绝涸。去岁冬中,已伤刘子;今兹寒孟,复悼王生。俱往之伤,信非虚说。」规集《西魏》众家异同,注《续汉书》二百卷,文集二十卷。

子长博,字孟弘,桂阳内史。次子仲博,曲阿令。盾弟厥。

  中山高校通四年四月,高祖幸同泰寺开讲,设四部大会,众数万人。南越所献驯象,忽于众中狂逸,乘轝羽卫及会皆骇散,惟盾与散骑郎裴之礼嶷然自若,高祖甚嘉焉。俄有诏,加散骑常侍,未拜,又诏曰:「总一六军,非才勿授。都尉中丞、新除散骑常侍盾,志怀忠密,识用详慎,当官平允,处务勤恪,必能缉斯戎政。可兼领军,常侍照旧。」大理二年,迁中领军。领军事管制天下兵要,监局事多。盾为人敏赡,有风力,专长拨繁,职事甚理。天监中,吴平侯萧景居此职,著声称。至是,盾复继之。

  子褒,字子汉,七周岁能属文。外祖司空袁昂爱之,谓宾客曰:「此儿当成吾宅相。」弱冠举进士,除秘书郎、世子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袭封昭通侯,除武昌王法学、皇太子洗马,兼北宫管记,迁司徒属,秘书丞,出为安成内史。老子@中,侯景陷京城,江州太史当阳公大心举州附贼,贼转寇南开中学,褒犹据郡拒守。大宝二年,世祖命征褒赴江陵,既至,认为忠武将军、南充内史,俄迁吏部大将军、抚军。承圣二年,迁军机章京右仆射,仍参掌选事,又加侍郎。其年,迁左仆射,参掌仍旧。四年,江陵陷,入于周。

厥,字献卿,亦以干局称。初为西中郎行参军、郎中主客郎。入兼中书通事舍 人,累迁正员郎、鸿胪卿,舍人还是。迁上大夫右丞,未拜,出为晋安都督。郡居山 海,常结聚逋逃,前二千石虽募讨捕,而寇盗不仅仅。厥下车,宣风化,凡诸凶党, 皆涘负而出,市民复业,酒馆流通。然为政严酷少恩,吏民小事必加杖罚,百姓谓 之“臧虎”。还除骠骑庐陵王谘议参军,复兼舍人。迁员外散骑常侍,兼司农卿, 舍人如故。眉山七年,卒官,时年四十八。厥前后居职,所掌之局大事及兰台廷尉 所不可能决者,敕并付厥。厥辨断精详,咸得其理。厥卒后,有挝登闻鼓诉者,求付 清直舍人。高祖曰:“臧厥既亡,那件事便无可付。”其见知那样。

  三年,出为仁威将军、吴郡上卿,视事未期,以疾陈解。拜光禄先生,加金章紫绶。八年,疾愈,复为领军将军。两年,卒,时年六十六。即日有诏举哀。赠侍郎,领军还是。给东园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钱布各有差。谥曰忠。

  褒著《幼训》,以诫诸子。其一章云:

子操,节度使三公郎。

  子长博,字孟弘,桂阳内史。次子仲博,曲阿令。盾弟厥。

  陶士衡曰:「昔大禹不吝尺璧而重寸阴。」雅人何不诵书,武士何不马射?若乃玄冬季兴修水利夜,硃明永日,肃其居处,崇其墙仞,门无交集,坐阙号呶。以之求学,则仲尼之门人也;以之为文,则贾长沙之升堂也。古者盘盂有铭,几杖有诫,进退循焉,俯仰观焉。文王之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立身行道,终始若一。「造次必于是」,君子之言欤?

傅岐,字景平,北地灵州人也。高祖弘仁,宋太常。祖琰,齐世为山阴令,有 治能,自县擢为宛城太史。父翙,天监中,七子山阴、建康令,亦有能名,官至骠骑 谘议。

  厥,字献卿,亦以干局称。初为西中郎行参军、左徒主客郎。入兼中书通事舍人,累迁正员郎、鸿胪卿,舍人依旧。迁太师右丞,未拜,出为晋安里正。郡居山海,常结聚逋逃,前二千石虽募讨捕,而寇盗不止。厥下车,宣风化,凡诸凶党,皆涘负而出,市民复业,饭店流通。然为政阴毒少恩,吏民小事必加杖罚,百姓谓之「臧虎」。还除骠骑庐陵王谘议参军,复兼舍人。迁员外散骑常侍,兼司农卿,舍人还是。眉山三年,卒官,时年四十八。厥前后居职,所掌之局大事及兰台廷尉所不可能决者,敕并付厥。厥辨断精详,咸得其理。厥卒后,有挝登闻鼓诉者,求付清直舍人。高祖曰:「臧厥既亡,那一件事便无可付。」其见知那样。

  儒家则尊卑等差,吉凶降杀。君南面而臣北面,天地之义也;鼎俎奇而笾豆偶,阴阳之义也。法家则堕支体,黜聪明,弃义绝仁,离形去智。释氏之义,见苦断习,证灭循道,明因辨果,偶凡成圣,斯虽为教等差,而义归汲引。吾始乎幼学,及于知命,既崇周、孔之教,兼循老、释之谈,江左以来,斯业不坠,汝能修之,吾之志也。

岐初为国子明经生,起家南康王宏常侍,迁行参军,兼太尉金部郎。母忧去职, 居丧尽礼。服阕后,疾废久之。是时改创北郊坛,初起岐监知缮筑,事毕,除如新 令。县民有因斗相殴而死者,死家诉郡,郡录其敌人,考掠备至,终不引咎,郡乃 移狱于县。岐即命脱械,以和言问之,便即首服。法当偿死,会冬至节至,岐乃放其 还家,使过节17日复狱。曹掾固争曰:“古者乃有此,至今不可行。”岐曰:“其 若负信,提辖当坐,主者勿忧。”竟如期而反。里胥深相叹异,遽以状闻。岐后去 县,民无老小,皆出境拜送,啼号之声,闻于数十里。至都,除廷尉正,入兼中书 通事舍人,迁宁远阜阳王记室参军,舍人依然。出为建康令,以公事免。俄复为舍 人,累迁安西中记室、镇南谘议参军,兼舍人依然。

www.2257.com入兼中书通事舍人,累迁太子舍人、安右南康王主簿、太子洗马。  子操,里正三公郎。

  初,有沛国刘、秦皇岛宗懔与褒俱为BlackBerry佐命,同参帷幄。

岐美容止,博涉能占对。锦州中,与魏和亲,其使岁中再至,常遣岐接对焉。 老子@元年,累迁太仆、司农卿,舍人依然。在禁省十余年,机事密勿亚于硃异。此 年冬,广陵士大夫贞阳侯萧渊明率众伐彭城,兵败陷魏。二年,渊明遣使还,述魏人 欲更通和好,敕有司及近臣定议。左卫硃异曰:“高澄此意,当复欲继好,不爽前 和;边境且得静寇息民,于事为便。”议者并然之。岐独曰:“高澄既新得志,其 势非弱,何事须和?此必是设间,故令贞阳遣使,令侯景自疑当以贞阳易景。景意 不安,必图祸乱。今若许澄通好,正是堕其计中。且姑臧去岁丧师,涡阳新复败退, 令便就和,益示国家之弱。若如愚意,此和宜不可许。”硃异等固执,高祖遂从异议。及遣和使,侯景果有此疑,累启请追使,敕但依违报之。至11月,遂举兵反。 三月,入寇京师,请诛硃异。五年,迁中领军,舍人依旧。3月,景于阙前通表, 乞割江右四州,安其部下,当解围还镇,敕许之。乃于城西立盟,求遣德州王出送。 岐固执滨州嫡嗣之重,不宜许,遣石城公大款送之。及与景盟讫,城汉语武喜跃, 望得解围。岐独言于众曰:“贼举兵为逆,未能如愿求和,夷情兽心,必不可信赖赖,此和 终为贼所诈也。”众并怨怪之。及景背盟,莫不叹服。寻有诏,以岐勤劳,封南豊 县侯,邑五百户,固辞不受。宫城失守,岐带疾出围,卒于宅。

  傅岐,字景平,北地灵州人也。高祖弘仁,宋太常。祖琰,齐世为山阴令,有治能,自县擢为交州少保。父翙,天监中,冈底斯山脉阴、建康令,亦有能名,官至骠骑谘议。

  刘,字仲宝,晋丹阳尹真长七世孙也。少方正有器局。自国子礼生射策高第,为宁海令,稍迁甘南王记室参军,又转中记室。老子@中,侯景乱,世祖承制上流,书檄多委焉,亦努力尽忠,甚蒙赏遇。历里正左丞、太傅中丞。承圣二年,迁吏部左徒、国子祭酒,余还是。

陈吏部教头姚察曰:夫举事者定于谋,故万举无遗策,信哉是言也。傅岐识齐 氏之伪和,可谓善于谋事。是时若纳岐之议,老子@祸乱,固其不作。申不害曰:“一 言倚,天下靡。”此之谓乎?

  岐初为国子明经生,起家南康王宏常侍,迁行参军,兼太守金部郎。母忧去职,居丧尽礼。服阕后,疾废久之。是时改创北郊坛,初起岐监知缮筑,事毕,除如新令。县民有因斗相殴而死者,死家诉郡,郡录其仇敌,考掠备至,终不引咎,郡乃移狱于县。岐即命脱械,以和言问之,便即首服。法当偿死,会亚岁至,岐乃放其还家,使过节十日复狱。曹掾固争曰:「古者乃有此,于今不可行。」岐曰:「其若负信,御史当坐,主者勿忧。」竟如期而反。少保深相叹异,遽以状闻。岐后去县,民无老小,皆出境拜送,啼号之声,闻于数十里。至都,除廷尉正,入兼中书通事舍人,迁宁远邢台王记室参军,舍人照旧。出为建康令,以公事免。俄复为舍人,累迁安西中记室、镇南谘议参军,兼舍人如故。

  宗懔,字元懔。八世祖承,晋宜都郡守,属永嘉东徙,子孙因居江陵焉。懔少聪敏好学,昼夜不倦,乡邻号为「童子硕士」。普通中,为苏北王府兼记室,转刑狱,仍掌书记。历临汝、建成、广晋等令,后又为世祖汴京别驾。及世祖即位,感觉上大夫郎,封信安县侯,邑1000户。累迁吏部经略使、五兵军机大臣、吏部御史。承圣八年,江陵没,与俱入于周。

古典管理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明出处

  岐美容止,博涉能占对。通化中,与魏和亲,其使岁中再至,常遣岐接对焉。老子@元年,累迁太仆、司农卿,舍人依然。在禁省十余年,机事密勿亚于硃异。此年冬,冀州太史贞阳侯萧渊明率众伐大梁,兵败陷魏。二年,渊明遣使还,述魏人欲更通和好,敕有司及近臣定议。左卫硃异曰:「高澄此意,当复欲继好,不爽前和;边境且得静寇息民,于事为便。」议者并然之。岐独曰:「高澄既新得志,其势非弱,何事须和?此必是设间,故令贞阳遣使,令侯景自疑当以贞阳易景。景意不安,必图祸乱。今若许澄通好,就是堕其计中。且郑城去岁丧师,涡阳新复败退,令便就和,益示国家之弱。若如愚意,此和宜不可许。」硃异等固执,高祖遂从争议。及遣和使,侯景果有此疑,累启请追使,敕但依违报之。至7月,遂举兵反。1月,入寇京师,请诛硃异。四年,迁中领军,舍人还是。一月,景于阙前通表,乞割江右四州,安其部下,当解围还镇,敕许之。乃于城西立盟,求遣南充王出送。岐固执聊城嫡嗣之重,不宜许,遣石城公大款送之。及与景盟讫,城中文武喜跃,望得解围。岐独言于众曰:「贼举兵为逆,未能如愿求和,夷情兽心,必不可靠,此和终为贼所诈也。」众并怨怪之。及景背盟,莫不叹服。寻有诏,以岐勤劳,封南豊县侯,邑五百户,固辞不受。宫城失守,岐带疾出围,卒于宅。

  王承,字安期,仆射暕子。八岁通《周易》,选补国子生。年十五,射策高第,除秘书郎。历皇帝之庶子舍人、南康王法学、邵陵王友、世子中舍人。以父忧去职。服阕,复为中舍人,累迁中书黄门节度使,兼国子大学生。时膏腴贵游,咸以医学相尚,罕以经术为业,惟承独好之,发言吐论,造次儒者。在学训诸生,述《礼》、《易》义。中大通三年,迁长兼太傅,俄转国子祭酒。承祖俭及父暕尝为此职,三世为国师,前代未之有也,当世感觉荣。久之,出为戎昭将军、东阳左徒。为政宽惠,吏民悦之。视事未期,卒于郡,时年四十一。谥曰章子。

  陈吏部少保姚察曰:夫举事者定于谋,故万举无遗策,信哉是言也。傅岐识齐氏之伪和,可谓长于谋事。是时若纳岐之议,太清祸乱,固其不作。法家申子曰:「一言倚,天下靡。」此之谓乎?

  承性简贵有风格。时右卫硃异当朝用事,每休下,车马常填门。时有魏郡申英好危言高论,以忤权右,常指异门曰:「在那之中辐辏,都是利往。能不至者,唯有大小王东阳。」小东阳,即承弟稚也。那时候惟承兄弟及褚翔不至异门,时那么些称之。

  褚翔,字世举,河常德翟人。曾祖渊,齐太宰文简公,佐命齐室。祖蓁,太常穆子。父向,字景政。年数岁,父母相继亡没,向哀毁若成年人者,亲表咸异之。既长,淹雅有胸怀。高祖践阼,选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迁皇储舍人、左徒殿中郎。出为安成内史。还除皇太子洗马、中舍人,累迁少保从事中郎、黄门通判、镇右豫章王上卿。顷之,入为长兼太尉。向风仪端丽,眉目如点,每公庭就列,为众所瞻望焉。大通三年,出为宁远将军北中郎庐陵王太傅。三年,卒官。外兄谢举为制墓铭,其略曰:「弘治推华,子嵩惭量;酒归月下,风清琴上。」论者感觉拟得其人。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入兼中书通事舍人,累迁太子舍人、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