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但是每个文明家庭的故事又总是与众不同,也不

但是每个文明家庭的故事又总是与众不同,也不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20

小可来警队报到那天,老张一眼就看中他。老张就找到队长。
  
  “队长,把这孩子给我吧,我保证给你带出个优秀的侦察员来。”
  
  “8个人中,比他高大勇猛有的是,你为什么单单选择他?”队长不解。
  
  “这孩子阳光,看着喜庆,嘴还特别的甜,我喜欢。”老张说。
  
  “就这些?”
  
  “就这些。”
  
  其实,老张选择小可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但老张没有说。几天前,分局大门口前,上班的人陆陆续续,这其中也包括刚分来的十几名新警。路过的人似乎谁也没注意大门口歪斜的值班牌,唯有小可路过时将牌子扶正。虽然很平常的一个动作,但却没有逃过老张的眼睛。
  
  于是小可就成了老张的尾巴。老张走到哪,小可就在后面拎着包,老张坐下,小可就为他倒茶。有人戏称,这哪是师徒,分明就是父子么。老张你把小可当儿子养了。老张听了嘿嘿笑,小可也面带笑容,不可知否。
  
  你别说,小可这孩子悟性挺高,业务上一点就透,从来不让老张操心,不到半年,对一些刑侦业务已能熟练地撑握。看着自己调理出来的徒弟,老张满心欢喜。
  
  可最近,老张发现小可脸上的笑容少了,没事时也总是一个人闷头呆着。在老张的一再追问下,小可才吞吞吐吐地说,自己谈了多年的女朋友最近吹了。
  
  “为什么呀?”老张问。
  
  “说我对她关心少,经常失约。她还说,现在没有结婚就这个样子,等以后结了婚,家务没人管,孩子没人问,那还不等于守活寡?除非改行,否则坚决不嫁警察。”
  
  “放屁!警察怎么了,如果没有我们辛辛苦苦地付出,她能过上甜美的日子?她的安全是谁保护的?如此目光短浅的女子,不要也罢。小可别伤心,有师傅在,别怕找不到媳妇。”
  
  本以为师傅会安慰自己几句,不成想老张会比自己还激动。小可无言。
  
  日子就这么在有张有弛中度过,忙的时候十天半月不着家,闲时又让人觉得很无聊。期间又有人穿线给小可介绍过几个女孩,但不是嫌警察太累,就是说警察腐败,说惹不起。更有甚者,最后介绍的那个,女孩的母亲居然说:“我儿子因为吸毒刚刚关进去,如果你有本事将他弄出来,就同意你与女儿交往。”
  
  一挫再挫,小可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老张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然而,更让老张烦心的事又接踵而来。女儿也失恋了,谈了多年的男朋友居然禁不住诱惑辞职与一帮子朋友到南方发展去了。临走时要将女儿带走,但女儿不同意,于是多年的情感在诱惑面前脆弱的如同一张簿纸,不堪一击。
  
  单位里是一张日渐沉闷的脸,家里的那张又冷若冰霜,老张感觉有些煎熬。你说我怎么遇到这么两个倒霉孩子,要病一起病,还生一样的病。他想呀想呀,突然有一天就茅塞顿开了。
  
  又是一个周末,老张对小可说:“可呀!有个女孩想约你,你敢去吗?”
  
  “她又不是老虎,我还怕被吃了不成,有什么不敢去的。”
  
  “那好,就明天上午9点,上岛咖啡屋,只是这次要吸取教训,先别说你是警察,等时机成熟了再说不迟。”
  
  “这不是欺骗人家吗?”
  
  “什么叫欺骗?这是策略,你就听师傅的,包管没错。如果女孩问起,你就说是公务员,现在区政府负责信息网络工作,你不是电脑玩的很不错吗,对,就这么定了,师傅的话你可千万记住。”说着老张便递过一张写有女孩手机号的纸条。
  
  女孩名叫小娟,幼儿园老师。与小娟见面时,小可总感觉似曾相识,但又想不起来到底在哪见过。女孩很端庄,也很秀美,举手投足都很得体,说话不急不缓温文尔雅。这让小可觉得很清心。但女孩眉宇间的一丝淡淡的愁云却让小可有些放心不下。小可心说,该不是已知道了我的身份,也不满意?唉,随她去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是我的终是我的,不是我的那就是缘分没到。
  
  过后,老张问小可:“面见的怎么样呀?感觉如何?”
  
  “还好,虽不是一见倾心,但也不相互反感。只是,我总觉得女孩好像有心思。是对我不满?”小可向师傅汇报。
  
  “不会的,刚见面哪能一下子就把你看透?何况我们小可也是一表人才,只是最近笑容少了点而已。也许女孩真得有心思,那不正好是个机会?你们年轻人能讲到一块,帮助帮助她,也许能取得她的信任。”
  
  在老张的鼓励下,小可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再约小娟,两人由不好意思到熟习,约会也由半月一次到一周一次,后来更繁。原来两人竟是同病相连,都在受着失恋的困扰。
  
  年青人又总是朝气蓬勃的,总能找到共同的爱好和话题。相处的时间长了,小可就觉得,小娟不仅模样好,人也好,心地善良,通情达理。这不就是可以相濡以沫的终身伴侣吗!小娟也觉得小可人不错,有才气,人很忠厚,性格开朗,尤其是极具有责任心和正义感。小娟想,把自己的终身托付给这样一个人,大概不会错吧。于是,失恋的阴影在两人的心里一扫而光。
  
  话不多说,一年以后,正当两人如漆似胶时,一天小娟突然红着脸对小可说:“小可,我爸妈想见你,他们说我们交往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有个说法了,如果双方家长也都满意的话就把我们的事给定了。”
  
  小可一听,心里就打起了鼓,因为事到如今还没有向小娟说明自己的身份。有很多次小可很想说,但一看到小娟正在兴头上就又怯懦了,因为小可真得是喜欢上了小娟,也实在害怕过早地说出实情而失去了这份感情。
  
  可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还是要见得,这一关人人要过,少有例外。
  
  “是上你们家吗?什么时候去呀。”小可问的时候心里很没有底气。
  
  “我爸说了,不上我们家了,跟三堂会审似的。他说就明天上午9点在上岛咖啡屋,他让你请他们老俩口喝咖啡,他们也要享受一下浪漫的情调。”
  
  “嘿,这老头还挺新潮的。”小可嘀咕一句。
  
  “是呀,不仅新潮,还很严厉,他是一个……算了,不说了,明天你见后就会明白的。不过,你不要怕,有我在,他们不敢将你怎样。”
  
  周日一大早,小可就起来把自己收拾的利利索索,必定第一次见未来的老丈人、丈母娘,成败在此一举,当然要慎重些。8点不到,小可就赶到了咖啡屋,但进去一看,咖啡屋内还没上人。是啊,大白天的喝什么咖啡,就是喝也要等到晚上,或许白天看人更清楚些?这老头脾气有点怪啊,该不会阻碍我和小娟相爱吧?小可心里一下子涌出了许多想法,因此也更加忐忑了。
  
  心里有些压抑,小可就随着人流进入旁边的一个商场,心不在焉地转了起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可一看表,该死,差5分就9点了,小可赶紧一路小跑直奔咖啡屋。咖啡屋里稀稀拉拉有了一些人,多为年轻的情侣在窃窃私语。突然一个熟习的身影映入眼帘。那不是师傅吗?旁边还有个中年妇女,难道师傅也在浪漫?小可觉得尴尬,想躲避,,但已来不及了,师傅正向他招手。小可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师傅,您怎么在这?”
  
  “怎么,许你们年青人来,就不许我这老头了来?别忘了我们也年青过,也知道什么叫浪漫。”说着老张将手一摊,“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徒弟史小可,这是你的师母,也就是我的老婆,正宗原配,省得这小子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在偷情似的。”
  
  正说着小娟风风火火地赶了进来。见此情景就说:“爸妈,小可,看来你们已经认识了,不用我介绍了。”
  
  “不,小娟你说……你喊他什么,你该不是……”小可脑子一时有点转不过弯,说话也结巴了。
  
  不想老张将眼一瞪,“怎么?小子,难道我这么优秀的女儿还配不上你?我老张不配做你的老丈人?我对你怎么说的来着,听师傅的准没错,怎么样?”
  
  “爸,小可是您的徒弟?他就是您那个叫史小可的徒弟?”
  
  “是啊!是我徒弟,如假包换。”
  
  “那您怎么骗我,说小可是区政府的公务员?”
  
  老张的气焰一下了就没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那不是怕你们不成,将来也好有个退路么,你们俩必定都是我爱护着的人,我不想你们因为恋爱不成连朋友也不是。”
  
  “难怪您一再嘱咐我,不让我说父亲是警察。原来您是早有预谋,您可真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一句话逗的大家都笑了。小娟看看小可,小可也偷眼看看小娟,两人的脸一下子都红了,如春天盛开的桃花一般羞艳……
  
  2011年7月29日

  戒烟
  1
  “哎呀!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呀!”严界歪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脚上搭着棉拖一颤一颤的。裤角卷起了半边,另一边舒展着,身上胡乱的套着一件毛衫,有两个扣子明显的扣错了位置,使得两片前襟一长一短。手指夹着一支利群烟,正袅袅的冒着青烟。食指和中指靠近指甲的位置被烟火薰得一片焦黄,两块硬茧处更是颜色暗黄。
  妻子小娟收拾完了厨房,边往外走边摘下套袖。放置到暖气片上,抬头看见丈夫那股子迷醉且邋遢的样子,心头火起。“抽,就知道抽,也不知道收拾收拾自已个,胡子也不刮,头发也不梳,衣服扣子还系错了,卷着个裤腿,知道的你是市府大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农民工呢!”小娟背着手解着围裙,却是一激动倒是解成了死扣。
  “哎呀,别抽了,给我把围裙解开”说着话转过身背对着丈夫。
  严界却是轻松地吐出了一口烟,看着妻子丰润的身子,“啪”的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哎呀!你干嘛,讨厌呢!”小娟回头间没有发现丈夫眼神里的一丝奇诡。脸上染着一抹红云。
  “哈哈……我就是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结婚十年了你还是这么害羞。”小娟扭过身子娇嗔“你到底解不解?”
  严界却是变得严肃了,说道:“小娟,我可要批评你了。你先不要说活。”抬手制止了张口欲言的妻子。
  “在家里我是一家之长,在外我大小也是个领导,批评你也是爱护你,对不对?”
  小娟的身子僵了下“我怎么了?哪做错了?”
  “你还不知错,刚才你语气里侮辱了农民工,农民工怎么啦么?我们社会的发展,城市的建设都是这些可爱的农民兄弟。”
  “我哪有!”小娟张口就辩,却猛的意识到是自已的男人戏弄了自已,不禁气乐了,伸出小手就揪住了丈夫的耳朵。
  “你故意的气我!”严界哈哈的笑着揽着媳妇坐在自已的怀里。鼻子在媳妇的头发里嗅着“真香!”
  “讨厌啊你!我明明说的是你不修边幅怎么扯到声援民工的地儿去了。老公,不再吸了,真的对身体不好。”
  “行了行了,不要用你医生的口吻说教我了。拿烟灰缸。”小娟欠身拿过烟灰缸捧着。
  严界小心的把烟屁股上长长一截烟灰掸落,“行了,灭了吧!”
  “那哪行,烟屁烧手,猛吸三口。”说着真的吧唧吧唧地吸了三口,然后把烟屁按灭在烟灰缸里。
  “世人都说吸烟不好,可我们也要辩证的来看待。对于一个事物它的存在就有它存在的意义,香烟对于人类而言还是有进步意义的。它至少可以让很多人产生精神上的愉悦,可以刺激人们的创造力。”
  眼角的余光看到媳妇的手摸索到了自己的腰际,一把捉住,握在手里摩娑着。
  “你看清时的纪大烟袋因为它嬉笑怒骂间立于朝间而不倒……金庸笔下的鹤笔翁用它的烟雾而变利器……周先生一烟斗一支笔让反动派惊心颤胆……毛主席手持一烟而指点天下,谈笑间让天下变了人间……再有邓公吸着烟就让中国富起来了……再有我,也是一支支烟撑起了我们的家天下……”
  “啊!”正说的兴致勃勃,却不防肋下一阵疼痛。
  “啊!媳妇手下留肉。”
  小娟憋红了秀气的脸手下轻轻的转动。
  “不要脸的,你还敢和那些先哲圣人比较,也不怕折了寿。”
  严界本想继续逗逗媳妇,这也算是夫妻间的一种情趣。却听里屋的门一响,九岁的儿子拿着手机跑了出来,脸上挂着怪笑。
  “老爸老妈,别忙着亲热了,先拿十块钱给我。”
  说着晃了晃手机“唉呀!刚刚老爸的一番话真是精彩得很,说不定可以卖到一笔不小的‘言费’。”
  “呃,臭小子,你威胁我。”一把拉住儿子咯吱起来,哈哈哈哈……
  一室的笑声,仿佛长了翅膀飘到了楼外初冬的天地……
  2
  生活还是一成不变的继续着它独有的轨迹。严界依旧每天夹着公文包游走于市府大楼,忙碌着各种文件的传达与协调。小娟依旧穿着白大褂在二院里诊治着各种病人……儿子果果依旧品学兼优着……
  一年又要过去了,西伯利亚的寒流又一次侵袭了这座工业城市。天空开始灰霾,西北风吹满了大街小巷,偶尔的几点零星的雪粉扑打着早起的路人……
  一大早,严界从卫生间里出来,一边咳嗽一边摸出了烟,刚叼到嘴里,就被小娟劈手夺了过去。
  “还抽,都咳成这样了,胸疼不疼,听着你咳嗽我都嗓子眼难受,何苦呢?不行上午你到我那去一下,做个检查。”
  小娟把烟扔进了垃圾桶。严界看的眉头一皱,心里念叨又白扔了六毛五,这几天被媳妇扔的烟卷都差不多赶上一篇稿费了。幸好媳妇还没有断了自已的零花钱。要不真得憋住了。不过自已今年入冬咳的真厉害,嗓子眼里发紧发干,还有时带着回音,莫不是这就是小娟常说的肺锣音,真得注意点,不要像师傅似的抽出肺炎。想到这,咳了两下清清嗓,问:“媳妇,昨儿师傅又去你那复查了吗?怎样,好点没?”
  小娟给丈夫抚了抚后背说:“好点了,我又给开了一个星期的药,不过他再不戒烟,还得犯,一天两包,抽的太凶了。”
  “唉!师傅他也得听啊!最近师傅的小说收尾了,用脑得用烟提着神呢?一会我再劝劝。”
  严界回头看看卫生间的马桶,刚刚吐的痰黄的反光,很是粘稠,不觉很是恶心,又伸手按下了冲水阀……
  送完了儿子,严界又骑了车往市里赶,明天上午市长要的一篇讲话稿还没写完,这个关于新农村的题材已经有过太多,但是即要有新意又要把政府的施政方针放进去还是要再斟酌的……脑子里想着事,眼睛就没跟上,“嘟”的一声哨子响,严界猛的一激灵,红灯,车子已经冲出斑马线了。一个裹着警用大衣的胖警察走过来,训斥着:“怎么骑车不长眼睛的,莽莽撞撞地赶着投胎……”
  严界脸一沉,从围巾的缝隙间张了过去,眼睫毛上挂了一串的雾霜,恍惚觉得是个熟人,便捺住了气,伸手把围脖拉了下来。一张略显圆胖的秀才脸刚露出来。
  “唉呦!是严处啊。您这一大早的就来视察民情,督导我们工作来了。怎么没开车啊!骑这个小电动还真没敢认您老。”胖警察嬉皮笑脸的凑过来,略带了点讨好。然后伸手一指旁边同样过了线的一市民佯道:“说你呢!退后退后,警察教育你就得改,别无动于衷的。”转过头对严界说:“得,严处往边上走走,到岗里暖一下。”说着就脱手套掏烟,烟盒一亮“冬虫夏草”。
  胖子从盒里掏出两支,自已叼了一支,另一支连着烟盒递了过来。
  “拿着,老也看不着您,最近有空喝两盅。”
  严界下意识的接过了烟。
  “别废话了,我说老袁你这小烟不错啊!看来交通口还是油水好。不行我建议程局把你发回分局吧,省得你犯错误。”
  “唉呦,高抬贵手吧您。”袁胖子抹了一把脸,把帽子都摘了。
  “就现在还油水呢?不刮我们的油就不错了。您看这大早上的我一个副局长都发道上来了。唉!这股风也不知啥时候过去。”
  打着火的蓝色火焰递了过来。严界歪了头点着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柔柔的烟气入鼻入喉入肺,在五脏六腑间转了一圈才吐了出来,这好烟吸着真爽,“这烟不错,这两天抽上烟就咳,这个抽了肺里倒是清亮。”
  “呵,这是我小舅子给我的。他开了家贸易公司,钱多,你喜欢我明儿给你拿两条去。”
  “行了吧,那可就犯错误了。这烟金贵,我可不敢抽,老板才抽中华。”严界扔了烟屁,重新围好围脖。
  “走了!”
  中午下班,严界拐到了三楼的档案室,推门进去,迎门的一办公桌里坐着一个满头白发,戴着老花镜,脸上桔子皮似的老头,这就是严界的师傅白公甫,一辈子在档案室坐冷板凳却自得其乐地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个活档案,也是个书呆子,更是个老烟枪。
  “师傅,忙呢?书写得怎样了?不写完你又不让看,急死我了。”
  严界努力的活络着氛围。老头从花镜的顶上瞅了眼严界。
  “你个大忙人上这来干嘛,没事啦!你没事我还有事呢!不送……”
  这老头,每次都这样,仿佛仇人似的,其时心里高兴着呢。自已教的徒弟已经是市府一秘,过段时间就成秘书长啦!骄傲着呢?
  “小娟可说啦,要你戒烟呢!”说着话就把桌上放着的一包红塔山揣到了兜里。
  “唉!臭小子,放下,我就这几根了,你师娘给我定了量,断了烟钱,你还来扒皮。”
  严界知道要师傅不吸烟就是要他的命。从另一兜里掏出了冬虫夏草,往桌上一扔。“这个孝敬您了,好烟。”
  老头拿过了烟盒,“嗬!一百块,你小子腐败了。”
  “看您说的,怎能呢,一朋友给了一盒,老板都没舍得给,都给您了。”
  嗯!老头满意的抽出一支,严界狗腿的赶紧点着,一股烟一飘,老头和严界同时咳了起来。老头的桔皮脸瞬间成了紫红。指点着严界,喘了半天才说:“你小子还年青,赶紧戒,别像我似的,到老受罪,哎!这个小白棍啊!愁亦它喜亦它,我是戒不了啦!你必须戒。好的身体才是道路,才是仕途,你懂的。”
  “唉,知道了,一起去吃饭吧,食堂今儿做了木耳。”
  下了班,严界又骑了电单去接了孩了,然后拐了菜市场,买了两个菜。
  “走啦!儿子,今妈妈值夜班。晚上爸爸给你露两手。”
  果果吓得倒退了两步。
  “爸,您饶了我吧!您炒的菜可是要人命的。齁死个人。我宁可饿着。”
  “嗨,你还挑嘴了,我少放点盐就是。”“那也不吃。”
  果果仿佛是革命斗士一般寸步不让。严界想了一下自已的手艺。还是妥协了,又到个小馆子点了两个菜。这才载了儿子回了家。安排了儿子吃过饭,写了作业,就督促着上床睡了觉。自已坐在沙发上叼了一支烟,却没有点。而是眼晴飘到了一幅照片上,那是和师傅在十年前照的,正是他和小娟结婚的现场。那时师傅还身体不错。精神得很。可现在在严界的眼里只有照片中他和师傅手里的两支如椽大烟,仿佛那烟雾烧坏了师傅的身子骨,烧掉了自已的前程……
  严界迷迷糊糊地睡了,手机的微信里刚给媳妇发去了一句话:“媳妇,我要戒烟!!!”时间已经是子夜一点。
  3
  严界醒来的时候,惊讶地发现家里变了样。首先是客厅里的毛主席下安源的彩图没了,却挂上了师傅写的一个大大的忍字。然后是全家找不到一个能引着火的物件了,火机,火柴,甚至是蜡烛,严界不禁傻了。
  “媳妇,媳妇”看到小娟从厨房出来,“咱家遭贼啦。怎么毛主席没了,连烟灰缸打火机都没了。这贼倒是荤素不忌的。”
  严界打趣地道。
  “去你的,没个正形,你不是说要戒烟吗?我这是给你创造个好的环境,一切利于联想到烟的东西全部清除?”
  “那,那个毛主席下安源是怎么说?”
  “你不是老说他老人家一支烟灭一团什么的吗?我怕你看到他老人家又想着敬个烟啥的。”
  “唉!至于吗?”“至于……”小娟打了个哈欠,慵懒地说“这下应该是安全了,我睡了。别找了,你的烟我都给了楼上的王大爷,你身上一分钱也没有。”说着就进了卧室。
  严界愣愣的想。这媳妇上辈子一定是八路,坚壁清野的活干的利索。
  “我咋以前没想着留点私房钱呢?这一个大男人还是要点交际的嘛!”
  严界转身也走进了卧室,一个鱼跃便扑到了床上,搂了媳妇,脸拱进了媳妇的怀里“媳妇,求安慰!”
  “去,出去,四十岁的人啦……我要睡了,果果别迟到了。”
  三天过去了,严界感觉着每天太难熬了,身体里是敞快了一些。但是,老是心神不定的。写文件时手里笔每在思考的时候就拿成了夹烟状,有几次还把笔尖杵进了嘴里,弄得满唇的墨水。吃饭不敢饱,茶也不敢喝。写文字的时候嘴里一定含一块糖去。自已知道自已的毛病,吃完饭会吸一支烟,喝茶的时候更是就着烟一起溜,美其名“香气共烟气齐飞,茶叶与烟叶同色。”
  大院里最怕遇到几个老烟枪了,隔着八丈远都能闻到尼古丁味,被人们盛传为“行走的生化弹”每次一遇到准是谈笑一支烟,豪情云雾端。更是连师傅都不敢去见,怕看到师傅那夹着烟智者的样子。一切的生活类视频不敢看,万一哪个电视剧集里就有几个喷云吐雾的场景咋整。上个厕所都要数着数,一是味道不好,二是以前蹲坑都是来支烟打发的。严界感觉自已有点便秘什么似的,整个人都不好啦!
  在这个市府大院里还好说,毕竟这里是自已的一亩三分地,谁给散个烟啥的,只要说一声在戒烟呢就给辞了。也没谁会说不识抬举,不给面子的话。可是出了大院就不好说了。陪着老板出去那就仿若是宰相门房七品官,到哪都有人惯着,敬个烟斟个酒的。你说你是吸不吸喝不喝。不吸人家背后不知道怎么说你呢?什么势力眼啦,摆架子啦,瞧不起人啦。冤不冤得慌。你还不能以再戒烟这个真实的借口为推脱。不管哪个年代当官走仕途的都要个民心和口碑。你会说一个拒烟怎么就失了民心和口碑呢?
  俗话说烟是男人的交际棒,是陌生人打开话匣子的敲门砖。下属们被拒烟多了会认为你不亲民不走群,有很多话就不想和你说,你就少了一个得到下面人心情与情况的线。而普通大众被拒了会认为你为官而不仁不走平民路线,瞧不上老百姓的便宜烟,所以也失了大多数人的支持。广大群众是很难让他们以善意来猜测一个官的,这是一个大命题。

图片 1

2017年12月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一届文明家庭表彰大会落下帷幕,已经受领“首届全国文明家庭”称号的苏巘一家再一次登上了领奖台。

每个文明家庭的事迹总让我们共鸣与感动,但是每个文明家庭的故事又总是与众不同。

丈夫苏巘是名军人,妻子古丽斯坦是名警察,这一大家子中军人、警察的牺牲奉献精神令人钦佩,家庭背后的故事也同样幸福多彩。

如何为幸福生活保鲜?苏巘想到的是老丈人库尔班江经常念叨的一句话——

心够大,才能装得下幸福

■孙振者

本来说好苏巘去领奖的,可是他这个作训股长实在忙得走不开,打电话给妻子古丽斯坦说明情况。古丽斯坦一脸不悦,“每次都是这样!”察觉到妻子的语气变化,苏巘赶紧道歉:“虚心接受老婆的批评。”古丽斯坦更加生气,“道完歉就能回来了?”

6年多的相处,古丽斯坦对丈夫的职业有了更多的了解,对苏巘“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脾气更是了如指掌,但是又对工作繁忙的他无从“下手”。索性,这8个字就成了丈夫的手机备注名,是古丽斯坦对苏巘的“爱称”。

苏巘是新疆和田某部的一名现役军官,古丽斯坦是和田地区一名维吾尔族公安干警。2011年5月4日,苏巘作为部队的篮球队队长,带队和和田地区公安局篮球队打一场比赛,那时候,古丽斯坦是负责活动的团支部书记。

在赛场上见到古丽斯坦的第一眼,苏巘就觉得这个女孩有气质,想了几个办法才要到她的手机号。

此后,苏巘每天都会固定一个时间点发短信问候古丽斯坦。短信内容也没别的,每次都是“你吃了吗?”“休息了吗?”……直到有一天古丽斯坦手机里面已经攒了几百条问候信息,她也暗暗对这个发短信的军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11年的七夕,苏巘手捧着999朵玫瑰,跑到古丽斯坦所在的警察局,把花直接送到了办公室。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是每个文明家庭的故事又总是与众不同,也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