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去日南界四百余里,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

去日南界四百余里,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19-09-30

诸夷

江西诸国 北狄 西南诸戎

梁书卷第五十四

卷七十八

山西诸国,大致在豫州南及西南京学院海洲上,相去近者三伍仟里,远者二三万里, 其西与西域诸国接。汉元鼎中,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置日南郡。其徼外诸国, 自武帝以来皆朝贡。后刘翼世,大秦、天竺皆由此道遣使进献。及吴吴大帝时,遣 宣化从事硃应、中郎康泰通焉。其所经及据说,则有百数十国,因立记传。唐朝通 中夏族民共和国者盖鲜,故不载史官。及宋、齐,至者有十余国,始为之传。自梁革运,其奉 正朔,修贡职,航海岁至,逾于前代矣。今采其风俗粗著者,缀为《湖北传》云。

列传第四十八  诸夷

列传第六十八  夷花头熊上

林邑国者,本汉日南郡象林县,古越裳之界也。伏波将军马援开汉南境,置此 县。其地纵广可第六百货里,城去海百二十里,去日南界四百余里,南濒九德郡。其南 界,水步道二百余里,有西国夷亦称王,马援植两铜柱表汉界处也。其国有金山, 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又出玳瑁、贝齿、吉贝、沉雅客。 吉贝者,树名也,其华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洁白与籥布不殊,亦染成 五色,织为斑布也。沉木者,粗俗的人斫断之,积以岁年,朽烂而心节独在,置水中则 沉,故名曰沉香。次不沉不浮者,曰祼香也。

  新疆诸国南蛮西南诸戎

吉林诸国

汉末大乱,功曹区达,杀尚书自立为王。传数世,其后王无嗣,立孙子范熊。 熊死,子逸嗣。晋成帝咸康三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县夷帅范稚家奴, 常牧牛于山陿,得鳢鱼二只,化而为铁,因以铸刀。铸成,文向石而咒曰:“若斫 石破者,文当王此国。”因举刀斫石,如断刍藁,文心独异之。范稚常使之商贾至 林邑,因教林邑王作皇宫及兵车器材,王宠任之。后乃谗王诸子,各奔余国。及王 死无嗣,文伪于邻国迓王子,置毒于浆中而杀之,遂胁国人独立。举兵攻旁小国, 皆吞灭之,有众四50000人。

  湖北诸国,大略在益州南及西北开海洲上,相去近者三陆仟里,远者二10000里,其西与西域诸国接。汉元鼎中,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置日南郡。其徼外诸国,自武帝以来皆朝贡。后孝德皇帝世,大秦、天竺皆由此道遣使进献。及吴孙仲谋时,遣宣化从事硃应、中郎康泰通焉。其所经及听他们说,则有百数十国,因立记传。东汉通中国者盖鲜,故不载史官。及宋、齐,至者有十余国,始为之传。自梁革运,其奉正朔,修贡职,航海岁至,逾于前代矣。今采其风俗粗著者,缀为《云南传》云。

  四川诸国,大略在金陵南及西南开海洲上,相去或四5000里,远者二10000里。其西与西域诸国接。汉元鼎中,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置日南郡。其徼外诸国,自武帝以来皆朝贡。吴国明帝世,大秦、天竺皆由此道遣使进献。及吴吴大帝时,遣宣化从事朱应、中郎康泰通焉。其所通过及据悉则有百数十国,因立记传。汉代通中中原人民共和国者盖鲜,故不载史官。及宋、齐至梁,其奉正朔、修贡职,航海往往至矣。今采其风俗粗着者列爲新疆云。

时咸阳太史姜庄使所亲韩戢、谢稚,前后监日南郡,并贪残,诸国患之。穆帝 永和四年,台遣夏侯览为太史,侵刻尤甚。林邑先无田土,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 有之,至是,因民之怨,遂举兵袭日南,杀览,以其尸祭天。留日南七年,乃还林 邑。顺德太尉硃籓后遣督护刘雄戍日南,文复屠灭之。进寇九德郡,杀害吏民。遣 使告籓,愿以日南北境横山为界,籓不许,又遣督护陶缓、李衢讨之。文归林邑, 寻复屯日南。三年,文死,子佛立,犹屯日南。征西交高校将桓温遣督护滕畯、九真军机章京灌邃帅交、巴塞罗那兵讨之,佛婴城固守。邃令畯盛兵于前,邃帅劲卒七百人,自后 逾垒而入,佛众惊溃奔走,邃追至林邑,佛乃请降。哀帝升平初,复为寇暴,太尉温放之讨破之。安帝隆安八年,佛孙须达复寇日南,执长史炅源,又进寇九德,执 少保曹炳。交趾太师杜瑗遣都护邓逸等击破之,即以瑗为太史。义熙四年,须达复 寇日南,杀太师,瑗遣海逻督护阮斐讨破之,斩获甚众。六年,须达复寇九真,行 郡事杜慧期与战,斩其息交龙王甄知及其将范健等,生俘须达息冉阝能,及虏获百 余名。自瑗卒后,林邑无岁不寇日南、九德诸郡,杀荡甚多,交州遂致虚弱。

  林邑国者,本汉日南郡象林县,古越裳之界也。伏波将军马援开汉南境,置此县。其地纵广可第六百货里,城去海百二十里,去日南界四百余里,南邻九德郡。其南界,水步行道路二百余里,有西国夷亦称王,马援植两铜柱表汉界处也。其国有金山,石皆赤色,其中生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又出玳瑁、贝齿、吉贝、沉独步春。吉贝者,树名也,其华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洁白与籥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为斑布也。沉木者,粗鲁的人斫断之,积以岁年,朽烂而心节独在,置水中则沉,故名曰白木香。次不沉不浮者,曰祼香也。

  林邑国,本汉日南郡象林县,古越裳界也。伏波将军马援开南境,置此县。其地从广可第六百货里。城去海百二十里,去日南南界四百馀里,西濒九德郡。其南界,水步道二百馀里,有西图夷亦称王,马援所植二铜柱,表汉家界处也。其国有金山,石皆赤色,当中生金。金夜则出飞,状如萤火。又出瓄瑁、贝齿、古贝、沈独步春。古贝者,树名也,其华成时如鹅毳,抽其绪纺之以作布,布与紵布不殊。亦染成五色,织爲斑布。沈韵友者,土人斫断,积以岁年,朽烂而心节独在,置水中则沈,故名曰沈香,次浮者栈香。

须达死,子敌真立,其弟敌铠携母出奔。敌真追恨不可能容其母弟,舍国而之天 竺,禅位于其甥,国相藏膋固谏不从。其甥既立而杀藏膋,藏膋子又攻杀之,而立 敌铠同母异父之弟曰文敌。文敌后为扶南王子当根纯所杀,大臣范诸农平其乱,而 自立为王。诸农死,子阳迈立。宋永初二年,遣使进献,以阳迈为林邑王。阳迈死, 子咄立,慕其父,复曰阳迈。

  汉末大乱,功曹区达,杀上卿自立为王。传数世,其后王无嗣,立孙子范熊。熊死,子逸嗣。晋成帝咸康五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县夷帅范稚家奴,常牧牛于山沟,得鳢鱼三头,化而为铁,因以铸刀。铸成,文向石而咒曰:「若斫石破者,文当王此国。」因举刀斫石,如断刍藁,文心独异之。范稚常使之商贾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宫殿及兵车器具,王宠任之。后乃谗王诸子,各奔余国。及王死无嗣,文伪于邻国迓王子,置毒于浆中而杀之,遂胁国人自己作主。举兵攻旁小国,皆吞灭之,有众四伍万人。

  汉末大乱,功曹区连杀太守,自立爲王。数世,其后王无嗣,外孙子范熊代立,死,子逸嗣。晋成帝咸康八年,逸死,奴文篡立。文本日南西卷县夷帅范幼家奴,尝牧牛于山峡,得鳢鱼二化而爲铁,因以铸刀。刀成,文向石祝曰:「若斫石破者,文当王此国。」因斫石如断刍稿,文心异之。范幼尝使之商贾至林邑,因教林邑王作宫殿及兵车器具,王宠任之。后乃谗言诸子,各奔余国。及王死无嗣,文僞于邻国迓王子,置毒于浆中杀之,遂胁国人自己作主。时幽州都尉姜庄使所亲韩戢、谢幼前后监日南郡,并贪残,诸国患之。穆帝永和八年,台遣夏侯览爲太史,侵刻尤盛。林邑素无田土,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有之。至是因人之怨,袭杀览,以其尸祭天。留日南八年,乃还林邑。大梁太守朱藩后遣督护刘雄戍日南,文复灭之,进寇九德郡,害吏人。遣使告藩,愿以日南北境横山爲界。藩不许。文归林邑,寻复屯日南。文死,子佛立,犹屯日南。征西将军桓温遣督护滕畯、九真上大夫灌邃讨之,追至林邑,佛乃请降。安帝隆安三年,佛孙须达复寇日南、九德诸郡,无岁不至,杀伤甚多,郑城遂致虚亏。

其国俗:居处为阁,名曰于兰,门户皆北向;书树叶为纸;男女皆以横幅吉贝 绕腰以下,谓之干漫,亦曰都缦;穿耳贯小镮;贵者著革屣,贱者跣行。自林邑、 扶南以南诸国皆然也。其王著法服,加璎珞,如神仙水墨画之饰。出则乘象,吹螺击鼓, 罩吉贝伞,以吉贝为幡旗。国不设刑法,有罪者使象踏杀之。其大姓号婆罗门。男娶女嫁必用七月,女先求男,由贱男而贵女也。同姓还相婚姻,使婆罗门引婿见妇,握 手相付,咒曰“吉利吉利”,认为成礼。死者焚之中原野战军,谓之火葬。其遗孀孤居, 散发至老。国君事尼乾道,铸金牌银牌人像,大十围。

  时荆州尚书姜庄使所亲韩戢、谢稚,前后监日南郡,并贪残,诸国患之。穆帝永和八年,台遣夏侯览为太尉,侵刻尤甚。林邑先无田土,贪日南地肥沃,常欲略有之,至是,因民之怨,遂举兵袭日南,杀览,以其尸祭天。留日南六年,乃还林邑。交州经略使硃籓后遣督护刘雄戍日南,文复屠灭之。进寇九德郡,杀害吏民。遣使告籓,愿以日南北境横山为界,籓不许,又遣督护陶缓、李衢讨之。文归林邑,寻复屯日南。三年,文死,子佛立,犹屯日南。征西将军桓温遣督护滕畯、九真太尉灌邃帅交、里斯本兵讨之,佛婴城固守。邃令畯盛兵于前,邃帅劲卒七百人,自后逾垒而入,佛众惊溃奔走,邃追至林邑,佛乃请降。哀帝升平初,复为寇暴,大将军温放之讨破之。安帝隆安五年,佛孙须达复寇日南,执节度使炅源,又进寇九德,执长史曹炳。交趾军机大臣杜瑗遣都护邓逸等击破之,即以瑗为抚军。义熙八年,须达复寇日南,杀大将军,瑗遣海逻督护阮斐讨破之,斩获甚众。两年,须达复寇九真,行郡事杜慧期与战,斩其息交龙王甄知及其将范健等,生俘须达息冉阝能,及虏获百余名。自瑗卒后,林邑无岁不寇日南、九德诸郡,杀荡甚多,豫州遂致软弱。

  须达死,子敌真立,其弟敌铠携母出奔。敌真追恨不可能容其母弟,舍国而之天竺,禅位于其甥。国相藏驎固谏不从。其甥立而杀藏驎,藏驎子又攻杀之,而立敌铠同母异父弟曰文敌。文敌复爲扶南王子当根纯所杀,大臣范诸农平其乱,自立爲王。诸农死,子阳迈立。阳迈初在孕,其母梦生儿,有人以金席藉之,其色光丽。夷人谓金之精者爲阳迈,若中华夏族民共和国云紫磨者,因以爲名。宋永初二年,遣使贡献,以阳迈爲林邑王。阳迈死,子咄立,慕其父复曰阳迈。

元嘉初,阳迈侵暴日南、九德诸郡,广陵太尉杜弘文建牙欲讨之,闻有代乃止。 三年,又寇九德郡,入四会浦口,荆州教头阮弥之遣队主相道生帅兵赴讨,攻区栗 城不克,乃引还。尔后频年遣使进献,而寇盗不已。二十四年,使广陵节度使檀和之、 振武将军宗悫伐之。和之遣司马萧景宪为前锋,阳迈闻之惧,欲输金一千0斤,银十万斤,还所略日南民户,其大臣幰僧达谏止之,乃遣大帅范扶龙戍其北界区栗城。 景宪攻城,克之,斩扶龙首,获金牌银牌杂物,不可胜举。乘胜径进,即克林邑。阳迈 老爹和儿子并勇敢逃奔。获其不少,都已经未名之宝。又销其金人,得黄金数九万斤。和之 后病死,见胡神为祟。

  须达死,子敌真立,其弟敌铠携母出奔。敌真追恨不可能容其母弟,舍国而之天竺,禅位于其甥,国相藏膋固谏不从。其甥既立而杀藏膋,藏膋子又攻杀之,而立敌铠同母异父之弟曰文敌。文敌后为扶南王子当根纯所杀,大臣范诸农平其乱,而自己作主为王。诸农死,子阳迈立。宋永初二年,遣使奉献,以阳迈为林邑王。阳迈死,子咄立,慕其父,复曰阳迈。

  其国俗,居处爲阁,名曰干阑。门户皆北向。书树叶爲纸。男女都是横幅古贝绕腰以下,谓之干漫,亦曰都漫。穿耳贯小环。贵者着革屣,贱者跣行。自林邑、扶南以南诸国皆然也。其王者着法服,加璎珞,如神的塑像之饰。出则乘象,吹螺击鼓,罩古贝伞,以古贝爲幡旗。国不设行政法,有罪者使象蹋杀之。其大姓号婆罗门,男娶女嫁必用四月。女先求男,由贱男而贵女。同姓还相婚姻。使婆罗门引婿见妇,握手相付,祝曰「吉利吉利」爲成礼。死者焚之中原野战军,谓之火葬。其遗孀孤居,散发至老。君主事尼干道,铸金牌银牌人像大十围。

孝武建元、大明中,林邑王范神成累遣长史奉表进献。明帝泰豫元年,又遣使 献方物。齐永明中,范文赞累遣使进献。天监四年,文赞子天凯进献白猴,诏曰: “林邑王范天凯介在海表,乃心款至,远修职贡,良有可嘉。宜班爵位,被以荣泽。 可持节、督缘海诸军事、威南老将、林邑王。”十年、十八年,天凯累遣使献方物。 俄而病死,子弼毳跋摩立,奉表进献。普通四年,王高式胜铠遣使献方物,诏以为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大将、林邑王。大通元年,又遣使进献。中山大学通二年, 行林邑王高式律罗跋摩遣使进献,诏感到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主力、林邑 王。七年,又遣使献方物。

  其国俗:居处为阁,名曰于兰,门户皆北向;书树叶为纸;男女都以横幅吉贝绕腰以下,谓之干漫,亦曰都缦;穿耳贯小镮;贵者著革屣,贱者跣行。自林邑、扶南以南诸国皆然也。其王著法服,加璎珞,如圣像之饰。出则乘象,吹螺击鼓,罩吉贝伞,以吉贝为幡旗。国不设行政诉讼法,有罪者使象踏杀之。其大姓号婆罗门。男娶女嫁必用二月,女先求男,由贱男而贵女也。同姓还相婚姻,使婆罗门引婿见妇,握手相付,咒曰「吉利吉利」,以为成礼。死者焚之中原野战军,谓之火葬。其遗孀孤居,散发至老。主公事尼乾道,铸金银人像,大十围。

  元嘉初,阳迈侵暴日南、九德诸郡,钱塘御史杜弘文建牙欲讨之,闻有代乃止。八年,又寇九德郡,入四会浦口。交州太师阮弥之遣队主相道生帅兵赴讨,攻区栗城不克,乃引还。十二年、公斤年、十四年、十四年,每遣使进献,献亦陋薄,而寇盗不已。文帝忿其违傲,二公斤年,使明州太傅檀和之、振武将军宗悫伐之。和之遣司马萧景宪爲前锋,阳迈闻之惧,欲输金20000斤、银八万斤、铜三捌仟0斤,还所略日南户。其大臣愺僧达谏止之。乃遣大帅范扶龙戍其北界区栗城。景宪攻城克之,乘胜即克林邑,阳迈老爹和儿子并大胆逃奔。获其不少,皆已未名之宝。又销其金人,得黄金数八千0斤。

扶南国,在日南郡之大澳大利亚湾西交大学湾中,去日南可7000里,在林邑西北三千余里。 城去海五百里。有江湖广十里,西南流,东入高海生。其国轮广两千余里,土地洿下 而平博,气候风俗大较与林邑同。出金、银、铜、锡、沉木香、象牙、孔翠、五色 鹦鹉。

  元嘉初,阳迈侵暴日南、九德诸郡,建邺长史杜弘文建牙欲讨之,闻有代乃止。七年,又寇九德郡,入四会浦口,咸阳太傅阮弥之遣队主相道生帅兵赴讨,攻区栗城不克,乃引还。尔后频年遣使贡献,而寇盗不已。二十四年,使益州太尉檀和之、振武将军宗悫伐之。和之遣司马萧景宪为前锋,阳迈闻之惧,欲输金二万斤,银八万斤,还所略日南民户,其大臣幰僧达谏止之,乃遣大帅范扶龙戍其北界区栗城。景宪攻城,克之,斩扶龙首,获金牌银牌杂物,千千万万。乘胜径进,即克林邑。阳迈父子并大胆逃奔。获其不少,皆已经未名之宝。又销其金人,得白银数九千0斤。和之后病死,见胡神为祟。

  和之,高平金乡人,檀凭之子也。以功封云杜县子。孝建两年,爲南凉州上卿,坐酣饮黩货,迎狱中女子入内,免官监禁。后病死,见胡神爲祟。追赠左将军,諡曰襄子。

其南界两千余里有顿逊国,在海崎上,地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并羁 属扶南。顿逊之东界通明州,其西界接天竺、平息徼外诸国,往还交易市场。所以然者, 顿逊回入海中千余里,涨海无崖岸,船只未曾得径过也。其市,东西交会,日有万 余名。珍物宝货,应有尽有。又有酒树,似金罂,采其花汁停甕中,数日成酒。

  孝武建元、大明中,林邑王范神成累遣都督奉表进献。明帝泰豫元年,又遣使献方物。齐永明中,范文赞累遣使进献。天监七年,文赞子天凯进献白猴,诏曰:「林邑王范天凯介在海表,乃心款至,远修职贡,良有可嘉。宜班爵位,被以荣泽。可持节、督缘海诸军事、威南将领、林邑王。」十年、十四年,天凯累遣使献方物。俄而病死,子弼毳跋摩立,奉表贡献。普通两年,王高式胜铠遣使献方物,诏认为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将领、林邑王。大通元年,又遣使贡献。中山高校通二年,行林邑王高式律ヂ薨夏η彩构毕祝诏感到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宿将、林邑王。四年,又遣使献方物。

  孝武孝建二年,林邑又遣上大夫范龙跋奉使进献,除龙跋扬武将军。大明二年,林邑王范神成又遣太史范流奉表献金牌银牌器、香、布诸物。明帝泰豫元年,又遣使献方物。齐永明中,范文赞累遣使进献。梁天监两年,文赞子天凯奉献白猴,诏加持节、督缘海诸军事、威南将领、林邑王。死,子弼毳跋摩立,奉表进献。普通六年,王高戍胜铠遣使献方物,诏以爲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新秀、林邑王。大通元年,又遣使贡献。大通二年,行林邑王高戍律陀罗跋摩遣使进献,诏以爲持节、督缘海诸军事、绥南京大学将、林邑王。八年,又遣使献方物。

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又有毘骞国,去扶南八千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头长三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王圣洁,国中人善恶及未来事,王皆知之,是以无敢 欺者。南方号曰长颈王。国俗,有室屋、衣裳,啖香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有 山出金,金露生石上,无所限也。国法刑罪人,并于王前啖其肉。国内不受估客, 有往者亦杀而啖之,是以饭店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 如常人,唯王不死。扶南王数遣使与书相报答,常遗扶南王纯金54人食器,形如 圆盘,又如瓦塸,名叫多罗,受五升,又如碗者,受一升。王亦能作天竺书,书可 3000言,说其宿命所由,与圣经相似,并论善事。

  扶南国,在日南郡之南海西复旦学湾中,去日南可八千里,在林邑西北3000余里。城去海五百里。有江湖广十里,西南流,东入卡瓦略。其国轮广两千余里,土地洿下而平博,气候民俗大较与林邑同。出金、银、铜、锡、沉雅客、象牙、孔翠、五色鹦鹉。

  华盛顿诸山并狸獠,类别繁炽,前后屡爲侵暴,历世患之。宋孝浙大明中,合浦大帅陈檀归顺,拜龙骧将军。檀乞官军伐罪未附,乃以檀爲快乐士大夫,遣前朱提军机大臣费沈、龙骧将军武期南伐,并通朱崖道,并无功,辄杀檀而反,沈下狱死。

又传扶南东界即大涨海,海中有陆上,洲上有诸薄国,国东有马五洲。复东行 涨海千余里,至自然大洲。其上有树生火中,洲周围人剥取其皮,纺绩作布,极得 数尺认为手巾,与焦麻未有差距而色微白色;若小垢洿,则投火中,复更加精洁。或作灯 炷,用之不知尽。

  其南界2000余里有顿逊国,在海崎上,地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并羁属扶南。顿逊之东界通兖州,其西界接天竺、小憩徼外诸国,往还交易市场。所以然者,顿逊回入海中千余里,涨海无崖岸,船只未曾得径过也。其市,东中国西部商交会,日有万余人。珍物宝货,包罗万象。又有酒树,似金罂,采其花汁停甕中,数日成酒。

  扶南国,在日南郡之南,海西南开学湾中,去日南可八千里。在林邑西南3000馀里。城去海五百里,有江湖广十里,从西流东入海。其国广轮三千馀里,土地洿下而平博,天气民俗大较与林邑同。出金、银、铜、锡、沈韵友、象、犀、孔翠、五色鹦鹉。

扶南国俗本裸体,文身被发,不制衣服。以妇女为王,号曰柳叶。年少壮健, 有似男生。其南有徼国,有事鬼神者字混填,梦神赐之弓,乘贾人舶入海。混填晨 起即诣庙,于神树下得弓,便依梦乘船入海,遂入扶南外邑。柳叶人众见舶至,欲 取之,混填即张弓射其舶,穿度一面,矢及侍者,柳叶大惧,举众降混填。混填乃 教柳叶穿布贯头,形不复露,遂治其国,纳柳叶为妻,生子分王七邑。其后王混盘 况以诈力间诸邑,令相疑阻,因举兵攻并之,乃遣子孙中分治诸邑,号曰小王。

  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又有毘骞国,去扶南柒仟里。传其王身长丈二,头长征三号尺,自古来不死,莫知其年。王圣洁,国中人善恶及现在事,王皆知之,是以无敢欺者。南方号曰长颈王。国俗,有室屋、衣裳,啖籼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有山出金,金露生石上,无所限也。国法刑罪人,并于王前啖其肉。国内不受估客,有往者亦杀而啖之,是以旅社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唯王不死。扶南王数遣使与书相报答,常遗扶南王纯金五十二个人食器,形如圆盘,又如瓦塸,名字为多罗,受五升,又如碗者,受一升。王亦能作天竺书,书可2000言,说其宿命所由,与圣经相似,并论善事。

  其南界贰仟馀里有顿逊国,在海崎上,地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并羁属扶南。顿逊之东界通寿春诸贾人。其西界接天竺、安息徼外诸国,往还交易。其市东西交会,日有万馀人。珍物宝货无不有,又有酒树似金庞,采其花汁停瓮中,数日成酒。

盘况年九十余乃死,立中子盘盘,以国事委其新秀范蔓。盘盘立六年死,国人 共举蔓为王。蔓勇健有权略,复以兵威攻伐旁国,咸服属之,自号扶南京大学王。乃治 作大船,穷涨海,攻屈都昆、九稚、典孙等十余国,开地五4000里。次当伐金邻国, 蔓遇疾,遣世子金生代行。蔓姊子旃,时为二千人将,因篡蔓自立,遣人诈金生而 杀之。蔓死时,有乳下儿名长,在民间,至年二十,乃结国中英雄袭杀旃,旃大将范寻又杀长而自己作主。更缮治国内,起观阁游戏之,朝旦中晡三四见客。民人以焦蔗 龟鸟为礼。国法无牢狱。有罪者,先斋戒十二十二日,乃烧斧极赤,令讼者捧行七步。又 以金镮、鸡卵投沸汤中,令探取之,若无实者,手即焦烂,有理者则不。又于城沟 中养鳄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喂猛兽及鳄鱼,鱼兽不食为无罪,31日乃放 之。鳄大者长二丈余,状如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侧有齿,利如刀剑,常食 鱼,遇得麞鹿及人亦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都有之。

  又传扶南东界即狂涨海,海中有陆上,洲上有诸薄国,国东有马五洲。复东行涨海千余里,至自然大洲。其上有树生火中,洲周边人剥取其皮,纺绩作布,极得数尺认为手巾,与焦麻无差异而色微铅灰;若小垢洿,则投火中,复越来越精洁。或作灯炷,用之不知尽。

  顿逊之外大海洲中,又有毗骞国,去扶南7000里。传其王身长丈二,颈长征三号尺,自古不死,莫知其年。王圣洁,国中人善恶及以后事,王皆知之,是以无敢欺者。南方号曰长颈王。国俗,有室屋衣裳,噉珍珠米。其人言语小异扶南。有山出金,金露生石上,无央限也。国法,刑人并于王前噉其肉。国内不受估客,有往者亦杀而噉之,是以饭馆不敢至。王常楼居,不血食,不事鬼神。其子孙生死如常人,唯王不死。扶南王数使与书相报答。常遗扶南王纯金伍15人食器,形如圆盘,又如瓦塸,名爲多罗,受五升,又如碗者受一升。王亦能作天竺书,书可两千言,说其宿命所由,与圣经相似,并论善事。

吴时,遣中郎康泰、宣化从事硃应使于寻国,国人犹裸,唯妇人著贯头。泰、 应谓曰:“国中实佳,但人亵露可怪耳。”寻始令本国男生著横幅。横幅,今干漫 也。大家乃截锦为之,贫者乃用布。

  扶南国俗本裸体,文身被发,不制衣服。以女人为王,号曰柳叶。年少壮健,有似男生。其南有徼国,有事鬼神者字混填,梦神赐之弓,乘贾人舶入海。混填晨起即诣庙,于神树下得弓,便依梦乘船入海,遂入扶南外邑。柳叶人众见舶至,欲取之,混填即张弓射其舶,穿度一面,矢及侍者,柳叶大惧,举众降混填。混填乃教柳叶穿布贯头,形不复露,遂治其国,纳柳叶为妻,生子分王七邑。其后王混盘况以诈力间诸邑,令相疑阻,因举兵攻并之,乃遣子孙中分治诸邑,号曰小王。

  又传扶南东界即狂涨海,海中有陆上,洲上有诸薄国,国东有马五洲。复东行涨海千馀里,至自然大洲,其上有树生火中,洲相近人剥取其皮,纺绩作布,以爲手巾,与蕉麻无差别而色微宝石蓝。若小垢洿,则投火中,复越来越精洁。或作灯炷,用之不知尽。

晋武帝太康中,寻始遣使进献。穆帝升平元年,王竺旃檀奉表献驯象。诏曰: “此物劳费不菲,驻令勿送。”其后王憍陈如,本天竺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 扶南”,憍陈如心悦,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戴,迎而立焉。复改革机制度, 用天竺法。

  盘况年九十余乃死,立中子盘盘,以国事委其老马范蔓。盘盘立三年死,国人共举蔓为王。蔓勇健有权略,复以兵威攻伐旁国,咸服属之,自号扶南京大学王。乃治作大船,穷涨海,攻屈都昆、九稚、典孙等十余国,开地五6000里。次当伐金邻国,蔓遇疾,遣世子金生代行。蔓姊子旃,时为二千人将,因篡蔓自立,遣人诈金生而杀之。蔓死时,有乳下儿名长,在民间,至年二十,乃结国中豪杰袭杀旃,旃宿将范寻又杀长而自己作主。更缮治国内,起观阁游戏之,朝旦中晡三四见客。民人以焦蔗龟鸟为礼。国法无牢狱。有罪者,先斋戒一日,乃烧斧极赤,令讼者捧行七步。又以金镮、鸡卵投沸汤中,令探取之,如果未有实者,手即焦烂,有理者则不。又于城沟中养鳄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喂猛兽及鳄鱼,鱼兽不食为无罪,十十四日乃放之。鳄大者长二丈余,状如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侧有齿,利如刀剑,常食鱼,遇得麞鹿及人亦啖之,苍梧以南及外国都有之。

  扶南国俗本裸,文身被发,不制服装,以女子爲王,号曰柳叶。年少壮健,有似男子。其南有激国,有事鬼神者字混填。梦神赐之弓,乘贾人舶入海。混填晨起即诣庙,于神树下得弓,便依梦乘舶入海,遂至扶南外邑。柳叶人衆见舶至,欲劫取之。混填即张弓射其舶,穿度一面,矢及侍者。柳叶大惧,举衆降混填,填乃教柳叶穿布贯头,形不复露,遂君其国,纳柳叶爲妻,生子分王七邑。其后王混盘况以诈力间诸邑,令相疑阻,因举兵攻并之。乃选子孙中分居诸邑,号曰小王。盘况年九十馀乃死,立中子盘盘,以国事委其大将范蔓。盘盘立四年死,国人共举蔓爲王。蔓勇健有权略,复以兵威攻伐旁国,咸服属之,自号扶南京高校王。乃作大船穷涨海,开国十馀,辟地五五千里。次当伐金邻国,蔓遇疾,遣世子金生代行。蔓姊子旃因篡蔓自立,遣人诈金生而杀之。蔓死时有乳下儿名长在尘间,至年二十,乃结国中英豪,袭杀旃。旃新秀范寻又攻杀长而代立。更缮国内,起观阁游戏之,朝旦中晡三四见客。百姓以蕉蔗龟鸟爲礼。

憍陈如死,后王持梨跋摩,宋文帝世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阇邪跋摩遣 使进献。

  吴时,遣中郎康泰、宣化从事硃应使于寻国,国人犹裸,唯妇人著贯头。泰、应谓曰:「国中实佳,但人亵露可怪耳。」寻始令我国男士著横幅。横幅,今干漫也。大家乃截锦为之,贫者乃用布。

  国法,无牢狱,有讼者,先斋二十二日,乃烧斧极赤,令讼者捧行七步。又以金鐶、鸡卵投沸汤中,令探取之,若无实者手即烂,有理者则不。又于城沟中养鳄鱼,门外圈猛兽,有罪者辄以餧猛兽及鳄鱼,鱼兽不食爲无罪,四日乃放之。鳄大者长征三号丈馀,状似鼍,有四足,喙长六七尺,两侧有齿利如刀剑,常食鱼,遇得獐鹿及人亦噉之,苍梧以南及外国都有之。

天监二年,跋摩复遣使送珊瑚神仙塑像,并献方物。诏曰:“扶南王憍陈如阇邪跋 摩,介居海表,世纂南服,厥诚远著,重译献賝。宜蒙酬纳,班以荣号。可安南将 军、扶南王。”

  晋武帝太康中,寻始遣使贡献。穆帝升平元年,王竺旃檀奉表献驯象。诏曰:「此物劳费不少,驻令勿送。」其后王憍陈如,本天竺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扶南」,憍陈如心悦,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戴,迎而立焉。复改革机制度,用天竺法。

  吴时,遣中郎康泰、宣化从事朱应使于寻国,国人犹裸,唯妇人着贯头。泰、应谓曰:「国中实佳,但人亵露可怪耳。」寻始令国内男人着横幅。横幅,今干漫也。大家乃截锦爲之,贫者乃用布。

今其国人皆丑黑,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神,天神 以铜为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儿,或鸟兽,或日月。其 王出入乘象,嫔侍亦然。王坐则偏踞翘膝,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炉 于其上。国俗,居丧则剃除须发。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为灰烬, 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原野战军。人性贪吝,无礼义,男女恣其奔随。

  憍陈如死,后王持梨グ夏Γ宋文帝世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阇邪跋摩遣使进献。

  晋武帝太康中,寻始遣使进献。穆帝升平元年,王竺旃檀奉表献驯象,诏以劳费停之。其后王憍陈如本天竺婆罗门也,有神语曰应王扶南。憍陈如心悦,南至盘盘。扶南人闻之,举国欣戴,迎而立焉。复改革机制度,用天竺法。憍陈如死,后王持灾陀跋摩,宋文帝元嘉十一年、十二年、十五年,奉表献方物。齐永明中,王憍陈如闍邪跋摩遣使进献。梁天监二年,跋摩复遣使送珊瑚神的图像,并献方物,诏授安南将军、扶南王。

十年、十七年,跋摩累遣使进献。其年死,庶子留跋摩杀其嫡弟自立。十七年,遣使竺当抱老奉表进献。十五年,复遣使送天竺旃檀瑞像、婆罗树叶,并献火 齐珠、郁金、苏合等香。普通元年、中山大学通二年、北海元年,累遣使瑞献方物。三年,复遣使献生犀。又言其国有佛发,长一丈二尺,诏遣沙门释云宝随使往迎之。

  天监二年,跋摩复遣使送珊瑚圣像,并献方物。诏曰:「扶南王憍陈如阇邪跋摩,介居海表,世纂南服,厥诚远著,重译献賝。宜蒙酬纳,班以荣号。可安南将军、扶南王。」

  其国人皆丑黑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神,天神以铜爲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装有持。或小儿,或鸟兽,或日月。其王出入乘象,嫔侍亦然。王坐则偏踞翘膝,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炉于其上。国俗,居丧则剃除须发。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爲灰烬,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原野战军。人性贪吝无礼义,男女恣其奔随。

先是,八年七月,高祖改换三清观塔,出旧塔下舍利及佛爪发。发青绀色, 众僧以手伸之,随手长短,放之则旋屈为蠡形。案《僧伽经》云:“佛发青而细, 犹如藕茎丝。”《佛三昧经》云:“笔者昔在宫沐头,以尺量发,长一丈二尺,放已 右旋,还成蠡文。”则与高祖所得同也。阿育王即铁轮王,王阎浮提,一天下,佛 灭度后,二十二十四日一夜,役鬼神造九万陆仟塔,此即其一也。吴时有尼居其地,为小精 舍,孙綝寻毁除之,塔亦同泯。吴平后,诸道人复于旧处创建焉。漯河宗初渡江, 更修饰之。至简文咸安中,使沙门安法师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弟子僧显继而修 立。至孝武太元七年,上金相轮及承露。

  今其国人皆丑黑,拳发。所居不穿井,数十家共一池引汲之。俗事天神,天神以铜为像,二面者四手,四面者八手,手各有所持,或小儿,或鸟兽,或日月。其王出入乘象,嫔侍亦然。王坐则偏踞翘膝,垂左膝至地,以白叠敷前,设金盆香炉于其上。国俗,居丧则剃除须发。死者有四葬:水葬则投之江流,火葬则焚为灰烬,土葬则瘗埋之,鸟葬则弃之中原野战军。人性贪吝,无礼义,男女恣其奔随。

  十年、十八年,跋摩累遣使进献,其年死。庶子留陀跋摩杀其嫡弟自立。十四年,遣使竺当抱老奉表进献。十五年,复遣使送天竺旃檀瑞像、婆罗树叶;并献火齐珠,郁金、苏合等香。普通元年、中山大学通二年、丹东元年,累遣使献方物。五年,复遣使献生犀。又言其国有佛发,长一丈二尺。诏遣沙门释云宝随使往迎之。

从此西河离石县有北狄刘萨何遇疾暴亡,而心下犹暖,其家未敢便殡,经13日更苏。说云:“有两吏见录,向北南行,不测远近,至十八鬼世界,随报重轻,受诸 楚毒。见观世音语云:‘汝缘未尽,若得活,可作沙门。洛下、齐城、丹阳、会稽 并有阿育王塔,可往礼拜。若寿终,则不堕鬼世界。’语竟,如堕高岩,卒然醒寤。” 因而出家,名慧达。游行礼塔,次至丹阳,未知塔处,乃登越城四望,见长千里有 异气色,因就礼拜,果是阿育王塔所,屡放光明。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集众就掘 之,入一丈,得三石碑,并长六尺。中一碑有铁函,函中有银函,函中又有金函, 盛三舍利及爪发各一枚,发长数尺。即迁舍利近北,对简文所造塔西,造一层塔。 十五年,又使沙门僧尚伽为三层,即高祖所开者也。初穿土四尺,得龙窟及昔人所 舍金牌银牌镮钏钗镊等诸杂珍宝。可深九尺许,方至石磉,磉下有石函,函内有铁壶, 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罂,盛三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又有琉璃碗,内 得四舍利及发爪,爪有四枚,并为白木香色。至其月二十二十四日,高祖又到寺礼拜,设 无捴大会,大赦天下。是日,以金钵盛水泛舍利,其最小者隐钵不出,高祖礼数十 拜,舍利乃于钵内放光,旋回久之,乃当钵中而止。高祖问大僧正慧念:“前天见 不敢相信 无法相信事不?”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动。”高祖曰:“弟子欲请一舍 利还台供养。”至十月二17日,又于寺设无捴大会,遣皇世子王侯朝贵等奉迎。是日, 风景明和,京师倾属,客官百数八千0人。所设金牌银牌供具等物,并留寺供养,并施钱 1000万为寺基业。至八年十二月十二十日,高祖又至寺设无捴大会,竖二刹,各以丹若, 次玉罂,重盛舍利及爪发,内七宝塔中。又以石函盛宝塔,分入两刹下,及王侯妃 主百姓富室所舍金、银、镮、钏等宝贝充积。十一年十七月二二十三日,寺僧又请高祖于 寺发《般若经》题,尔夕二塔俱放光明,敕镇东将军邵陵王纶制寺《大功德碑》文。

  十年、公斤年,跋摩累遣使贡献。其年死,庶子留グ夏ι逼涞盏茏粤ⅰJ七年,遣使竺当抱老奉表进献。公斤年,复遣使送天竺旃檀瑞像、婆罗树叶,并献火齐珠、郁金、苏合等香。普通元年、中大通二年、丹东元年,累遣使瑞献方物。三年,复遣使献生犀。又言其国有佛发,长一丈二尺,诏遣沙门释云宝随使往迎之。

  先是,三年九月,武帝改换阿育王佛陀,出旧塔下舍利及佛爪发,发青绀色,衆僧以手伸之,随手长短,放之则旋屈爲蠡形。按僧伽经云:「佛发青而细,犹如藕茎丝。」佛三昧经云:「小编昔在宫沐头,以尺量发,长一丈二尺。放已右旋,还成蠡文。」则与帝所得同也。阿育王即铁轮王,王阎浮提一天下。佛灭度后,一日一夜,役鬼神造70000陆仟塔,此即其一。吴时有尼居其地爲小精舍,孙綝寻毁除之,塔亦同灭。吴平后,诸道人复于旧处创设焉。晋元帝初度江,更修饰之。至简文咸安中,使沙门安法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弟子僧显继而修立,至孝武太元七年,上金相轮及承露。

先是,二年,改动会稽鄮县塔,开旧塔出舍利,遣光宅寺释敬脱等四僧及舍人 孙照暂迎还台,高祖礼拜竟,即送还县,入新塔下,此县塔亦是刘萨何所得也。

  先是,四年5月,高祖改造白云观塔,出旧塔下舍利及佛爪发。发青绀色,众僧以手伸之,随手长短,放之则旋屈为蠡形。案《僧伽经》云:「佛发青而细,犹如藕茎丝。」《佛三昧经》云:「作者昔在宫沐头,以尺量发,长一丈二尺,放已右旋,还成蠡文。」则与高祖所得同也。阿育王即铁轮王,王阎浮提,一天下,佛灭度后,二十五日一夜,役鬼神造柒仟0伍仟塔,此即其一也。吴时有尼居其地,为小精舍,孙綝寻毁除之,塔亦同泯。吴平后,诸道人复于旧处创设焉。赤峰宗初渡江,更修饰之。至简文咸安中,使沙门安法师程造小塔,未及成而亡,弟子僧显继而修立。至孝武太元七年,上金相轮及承露。

  其后,有西河离石县北狄刘萨何遇疾暴亡,而心犹暖,其家未敢便殡,经四日更苏。说云:「有两吏见录,往西南行,不测远近。至十八地狱,随报重轻,受诸楚毒。观音语云:'汝缘未尽,若得活可作沙门。洛下、齐城、丹阳、会稽并有阿育王塔,可往礼拜。若寿终则不堕鬼世界。'」语竟如坠高岩,猝然醒寤。因而出家名慧达。游行礼塔,次至丹阳,未知塔处,及登越城四望,见长干里有异气,因就礼拜,果是先阿育王塔所,屡放光明,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集衆就掘入一丈,得三石碑,并长六尺。中一碑有铁函,函中有银函,函中又有金函,盛三舍利及发爪各一枚,发长数尺。即迁舍利近北对简文所造塔西造一层塔。十四年,又使沙门僧尚加爲三层。便是武帝所开者也。初穿土四尺,得龙窟及昔人所舍金牌银牌环钏钗镊等诸杂宝贝。可深九尺许至石磉,磉下有石函,函内有铁壶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罂盛三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有琉璃碗,碗内得四舍利及发爪。爪有四枚,并爲沈香色。至其月二十十二十四日,帝又到寺礼拜,设无碍大会,大赦。是日以金钵盛水泛舍利,其最小者隐不出,帝礼数十拜,舍利乃于钵内放光,旋回久之,乃个中而止。帝问大僧正慧念曰:「见不可思议事不?「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动。」帝曰:「弟子欲请一舍利还台供养。」至七月三日,又于寺设无碍大会,遣太子国王侯朝贵等奉迎。是日风光明净,倾都观属。所设金银供具等物,并留寺供养,并施钱一千万爲寺基业。至八年1月十二十日,帝又至寺设无碍大会,竖二刹,各以丹若,次玉罂,重盛舍利及爪发内七宝塔内。又以石函盛宝塔,分入两刹刹下,及王侯妃主百姓富室所舍金牌银牌环钏等宝物充积。十一年十1月三十四日,寺僧又请帝于寺发般若经题。尔夕二塔俱放光明,敕镇东邵陵王纶制寺大功德碑文。先是,二年改建会稽鄮县塔,开旧塔中出舍利,遣光宅寺释敬脱等四僧及舍人孙照暂迎还台。帝礼拜竟,即送还县,入新塔下,此县塔亦是刘萨何所得也。

晋咸和中,丹阳尹高悝行至张侯桥,见浦中五色光长数尺,不知何怪,乃令人于光处掊视之,得金像,未有光趺。悝乃下车,载像还,至长干巷首,牛不肯进, 悝乃令驭人任牛所之。牛径牵车至寺,悝因留像付寺僧。每至中夜,常放光明,又 闻空中有金石之响。经三周岁,捕鱼者张系世,于三亚忽见有铜花趺浮出水上,系世 取送县,县以送台,乃施像足,宛然合。会简文咸安元年,幽州合浦人董宗之采珠 没水,于底得佛光艳,益州押送台,以施像,又合焉。自咸和中得像,至咸安初, 历三十余年,光趺始具。

  其后西河离石县有西戎刘萨何遇疾暴亡,而心下犹暖,其家未敢便殡,经15日更苏。说云:「有两吏见录,向东南行,不测远近,至十八地狱,随报重轻,受诸楚毒。见观音语云:'汝缘未尽,若得活,可作沙门。洛下、齐城、丹阳、会稽并有阿育王塔,可往礼拜。若寿终,则不堕鬼世界。'语竟,如堕高岩,忽然醒寤。」因而出家,名慧达。游行礼塔,次至丹阳,未知塔处,乃登越城四望,见长千里有异面色,因就礼拜,果是阿育王塔所,屡放光明。由是定知必有舍利,乃集众就掘之,入一丈,得三石碑,并长六尺。中一碑有铁函,函中有银函,函中又有金函,盛三舍利及爪发各一枚,发长数尺。即迁舍利近北,对简文所造塔西,造一层塔。十两年,又使沙门僧尚伽为三层,即高祖所开者也。初穿土四尺,得龙窟及昔人所舍金牌银牌镮钏钗镊等诸杂宝贝。可深九尺许,方至石磉,磉下有石函,函内有铁壶,以盛银坩,坩内有金镂罂,盛三舍利,如粟粒大,圆正光洁。函内又有琉璃碗,内得四舍利及发爪,爪有四枚,并为沉香色。至其月二十二二十十七日,高祖又到寺礼拜,设无捴大会,大赦天下。是日,以金钵盛水泛舍利,其最小者隐钵不出,高祖礼数十拜,舍利乃于钵内放光,旋回久之,乃当钵中而止。高祖问大僧正慧念:「后天见不敢相信 无法相信事不?」慧念答曰:「法身常住,湛然不动。」高祖曰:「弟子欲请一舍利还台供养。」至4月十25日,又于寺设无捴大会,遣皇皇太子王侯朝贵等奉迎。是日,风景明和,京师倾属,听众百数80000人。所设金牌银牌供具等物,并留寺供养,并施钱一千万为寺基业。至五年十二月十三十日,高祖又至寺设无捴大会,竖二刹,各以若榴木,次玉罂,重盛舍利及爪发,内七宝塔中。又以石函盛宝塔,分入两刹下,及王侯妃主百姓富室所舍金、银、镮、钏等珍宝充积。十一年十五月二十一日,寺僧又请高祖于寺发《般若经》题,尔夕二塔俱放光明,敕镇东将军邵陵王纶制寺《大功德碑》文。

  晋咸和中,丹阳尹高悝行至张侯桥,见浦中五色光长数尺,不知何怪,乃令人于光处得金像,无有光趺。悝乃下车载(An on-board)像还至长干巷首,牛不肯进。悝乃令驭人任牛所之,牛径牵至寺,悝因留像付寺僧。每至夜中,常放光明,又闻空中有金石之响。经二虚岁,临海渔人张系世于三亚忽见有铜花趺浮出,取送县,县人以送台,乃施像足,宛然合。会简文咸安元年,豫州合浦人董宗之采珠没水底,得佛光焰,益州送台,以施于像,又合焉。自咸和中得像,至咸安初,历三十馀年,光趺始具。

初,高悝得像后,西域胡僧三个人来诣悝,曰:“昔于天竺得阿育王造像,来至 鄴下,值胡乱,埋像于河边,今搜索失所。”多个人尝一夜俱梦里看到像曰:“已出江东, 为高悝所得。”悝乃送此五僧至寺,见像嘘欷涕泣,像便放光,照烛殿宇。又瓦官 寺慧邃欲模写像形,寺主僧尚虑亏空冰雪蓝,谓邃曰:“若能令像放光,回身西向, 乃可相许。”慧邃便恳到拜请,其夜像即转坐放光,回身西向,明旦便许模之。像 趺先有国外书,莫有识者,后有三藏冉阝求跋摩识之,云是阿育王为第四女所造也。 及临汾中,出旧塔舍利,敕市寺侧数百家宅地,以广寺域,造诸堂殿并瑞像周回阁 等,穷于轮奂焉。其图诸经变,并吴人张繇运手。繇,丹青之工,不常冠绝。

  先是,二年,改变会稽鄮县塔,开旧塔出舍利,遣光宅寺释敬脱等四僧及舍人孙照暂迎还台,高祖礼拜竟,即送还县,入新塔下,此县塔亦是刘萨何所得也。

  初,高悝得像,后有西域胡僧多个人来诣悝曰:「昔于天竺得阿育王造像,来至邺下,逢胡乱,埋于河边。今寻觅失所。」多少人尝一夜俱梦里见到像曰:「已出江东,爲高悝所得。」悝乃送此五僧至寺,见像嘘欷涕泣,像便放光,照烛殿宇。又瓦官寺慧邃欲摸写像形,寺主僧尚虑损浅桔黄,谓邃曰:「若能令像放光,回身西向,乃可相许。」慧邃便恳拜请。其夜像即转坐放光,回身西向。明旦便许摸之。像趺先有国外书,莫有识者,后有三藏那跋摩识之,云是阿育王爲第四女所造也。

盘盘国,宋文帝元嘉,孝武孝建、大明中,并遣使贡献。大通元年,其王使使 奉表曰:“海口阎浮提震旦国王:万善体面,一切尊重,犹如天净无云,明耀满目; 国王身心清净,亦复如是。道俗济济,并蒙圣王光化,济度一切,永作舟航,臣闻 之庆善。我等至诚敬礼常胜天子足下,稽首问讯。今奉薄献,愿垂哀受。”中山大学通 元年满月,累遣使贡牙像及塔,并献沉檀等香数十种。七年三月,复使送菩提国真 舍利及画塔,并献菩提树叶、詹糖等香。

  晋咸和中,丹阳尹高悝行至张侯桥,见浦中五色光长数尺,不知何怪,乃令人于光处掊视之,得金像,未有光趺。悝乃下车,载像还,至长干巷首,牛不肯进,悝乃令驭人任牛所之。牛径牵车至寺,悝因留像付寺僧。每至中夜,常放光明,又闻空中有金石之响。经一虚岁,捕鱼者张系世,于宜春忽见有铜花趺浮出水上,系世取送县,县以送台,乃施像足,宛然合。会简文咸安元年,金陵合浦人董宗之采珠没水,于底得佛光艳,彭城押送台,以施像,又合焉。自咸和中得像,至咸安初,历三十余年,光趺始具。

  及黄石中,出旧塔舍利,敕市寺侧数百家宅地以广寺域,造诸堂殿并瑞像周回阁等,穷于轮奂焉。其图诸经变,并吴人张繇运手。繇丹青之工,一时冠绝。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去日南界四百余里,遣伏波将军路博德开百越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