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www.2257.com】彦筱搬到这幢公寓还不到半个月,

【www.2257.com】彦筱搬到这幢公寓还不到半个月,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20

www.2257.com 1 就算是世界上所有人都离开了你,至少还有一个我,会永远的守候着你,陪着你一起幸福快乐!——题记
  
  1)相遇在冬季
  
  倪采微:23岁研究生在读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川大年轻有为的管弈轩教授,为我们做关于青少年教育的学术报告……”此次,学术研究的主持人李闽华温婉的声音从演讲台上传来,台下正在专心检查自己论文的倪采微,不经意的抬了一下头,看到了那个真的是年轻有为的管教授,第一眼,他给她的感觉是清瘦却很挺拔,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温文尔雅的干净气质,很久以后,每每回想起这一幕,采微觉得这就是吸引自己继续注目的的理由,她一直欣赏有才华又有原则的男人,尤其是这种清新气质的文艺男,因为她讨厌故作深邃而且装颓废的文艺青年。
  果不其然,管弈轩的报告确实是很有见的,不像其他资深的教授那样,只顾口若悬河的夸自己教育出了多少好学生,又“殷勤”的表态要把中国的教育推向更高峰,演讲的天头部份,他先把中国的教育方法和西方各国的教育方法都各自己做了大概的简述,不仅述事清晰,而且思想独特,他主张中国应该借鉴西方教育理念,并表示这种做法不是崇洋媚外,而是跟上时代的脚步,与国际接轨,因为西方的教育方法就目前来讲确实比我们更加的具有实用性,所以我经常教育我的学生和我的孩子不仅要学好理论知识,更加要注重实践,不能做温室里的仙人掌。
  采微从来就没有听得这么的认真过,只感觉整颗心都在跳动着,整个人也似乎沐浴在一种大自然的美好中,直到管弈轩已经演讲完毕已经准备下台时,热烈的掌声响彻演讲厅她才收回自己飘走的思绪,因为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在叫她准备上台了,所以来不及有别的反应,她就自信的朝演讲台上走去。
  
  管弈轩,师范大学副教授,33岁
  
  “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有请我们川大的研究生代表倪采微同学为我们做关于中外文学的学术报告……”管弈轩下台后,就听到李闽华已经在介绍下一个做报告学生代表,下完台阶在第三排观众席,他与正要上台演讲的她有了第一次的眼光交集,她,眉目如画,明眸似水,纤纤细步款款而来,那一眼,他觉得这样一个女孩真是集才华与美丽为一身的天之娇女。
  古时社会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思想在现今真是毫无踪影,倪采微的一篇关于中国文学与西方文学的论文写得真叫一个精辟独特,从生活引申到思想,从远古谈到现代,洋洋洒洒数的几万字的论文花了一刻钟才演讲完,管弈轩实在是欣赏这样一个小女子的才气与淡定,语速快而不乱,声音清脆却不失大体,虽然时间长达一个小时,但他并没有觉得疲惫,反而觉得这是一种享受,驻立在讲台中心的她如此的亭亭玉立,落落大方,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不仅给了所有的听众视觉上的美感,也满足了大家听觉上的享受和思想上的共鸣!
  直到倪采微讲完后,她那悦耳的声音依然还缭绕在他耳边,真想有机会能和她好好的切磋一下,可是当散场后,他却找不到她的踪影了,刹时,一股莫名的失落竟然涌上他的心头。
  
  2)再相见
  
  倪采微:临时工
  
  气质和文才都很出众的采微并非出生在大富大贵的家庭,家里除了她,还有一个正在读高中的弟弟和卧病在床的奶奶,所以她大部份的生活费都得靠自己做家教和兼职挣来的,有时,她还会买资料书给弟弟或者买营养品给奶奶。寒假快到了,采微参加完了考试,离过年还有一个月,她原本打算在学校图书馆自习几天后就回家的,订好票的当天却接到家政中心的主任的电话,他问她是否愿意去请临时工的雇主家上两个月的班,一个月一千二,为了下个学期的生活费,采微毅然退了回家的票。
  第一天上班,采微穿得很朴素,一件草绿色的毛衣和一条牛仔裤,娟秀的长发绑成了大马尾飘荡在脑外,看上去就像个大学生,乖巧又文静。
  “您好,我是替王阿姨过来上班的倪小姐,请问有人在家吗?”倪采微敲门之后,不一会就有人过来开门,可是谁都没想到开门的人会是他。
  “倪小姐,欢迎欢迎,请进来。”开门的人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家新来的小阿姨会是她,一开始他满脸的惊讶,但很快就转为欢喜。
  进门之后,采微却觉得很尴尬,因为她没想到自己会以这样的一个身份第二次出现在他面前,这让她觉得有些难为情,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一张明媚清纯的小脸也因此浮现出一丝菲红的光晕。
  “倪小姐,这是我五岁的女儿筱乐,以后她的功课和日常生活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筱乐,快叫姐姐。”
  管弈轩看着似乎不准备跟自己“凑近乎”的采微,平日里的口若悬河的教授都有点穷词了,刚好五岁的女儿筱乐出现了,他提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暗自直呼“救星”出现了。
  “姐姐好。”筱乐从卧室里刚跟妈妈拌了几句嘴,心里正气呼呼的呢,但一看到有着如天使般甜美笑容的采微时,一向叛逆的她竟然顺从的开口叫人了,这让管弈轩都有些好奇。
  “筱乐真乖,也很可爱喔,那姐姐就送你一个礼物吧,你看这是什么?”筱乐看着采微两手上扬下摆的,几秒钟的时候手上却多了一个可爱的大棒棒糖,不禁很有兴趣,开心的缠着采微要她教她是怎么变出来的。
  管弈轩看着采微才一招就把女儿给唬住了,不禁对这个刚才还一脸淡漠的女孩更加的欣赏,他觉得她的笑容像一阵春风,甜美而温暖。
  “筱乐,别这么没礼貌,采微姐姐刚来,你要带她去你房里看看电视,先休息一下。”从卧室走出来一个身穿家居服的女子,相貌姣好,身材苗条,想必就是管太太。虽然语气有些严厉,但眼神里却充满着爱意。
  “知道啦,采微姐姐,跟我走,我房间里有好多的玩具。”筱乐显然不太乐意又被妈妈说,小嘴嘟着,但还是很开心的拉着采微,准备拉着采微去她的房里。
  “呃,我来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太太柳莹。”管弈轩有点不好意思的给采微介绍了他的老婆。
  “莹姐好,我先去筱乐的房间参观一下,十一点钟再出来做饭。”采微面含微笑的打了声招呼就和筱乐回了房间,在关在门的那一瞬间,她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虽然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有什么交集,但是她却很后悔做这个来这里替工的决定。
  
  管弈轩,雇主
  
  弈轩真的没想过还会见到采微,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家里,当他开门的瞬间看到一脸甜美活笑容的采微时,他的心真的快了半拍,这个女孩在上次学术讨论会时就让他印象很深,原以为她会跟自己套近乎,至少会熟络的聊一聊近来的生活琐事,可是没想到她只是淡淡的对他一笑,始终都是矜持的,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要不是女儿筱乐出现,他想他会傻傻的思考着应该说些什么吧。
  能让筱乐很快就喜欢上一个人真的很不容易,尤其还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因为女儿从小很少跟她妈妈在一起,性格有些闹腾也有些不听话,但采微的一个小小的魔术和一脸甜美的笑颜却让筱乐对她充满了好感,这是他所没有料想到的,心里不禁对她更加的钦佩。
  但是很快他的开心却因为自己老婆的出现而打乱,并非是他对采微心存非分之想,那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尽管如此,他还是做了简单的介绍,没想到采微一样只是一脸淡然的笑容跟柳莹打了招呼,并且还主动的承担了中午饭,这些简单的举动却让弈轩的心里有些莫名的心酸和担心,这个看上去清秀文弱的女子能否承受得了未来两个月的压力?不仅要管筱乐还要管筱彬,不仅要做家务还是负责筱乐的功课,但是他已经决定了,尽可能的回早一些帮她减轻点负担。他知道她还在读研,应该要学一点时间给她复习,有了这个想法,他的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
  
  3)难以磨灭的伤痛
  
  倪采微:心灵的债
  
  采微来的时候并不知道除了要照顾好筱乐她还要照顾一个刚刚8个月大的婴儿,因为从柳莹的嘴里她知道了原来家政中心把她“吹”得无所不能,上到八十的老人,下到满月的婴儿,她都能一手包办,而且不仅精通家教工作,还能把家务活做得很利落,这下她可是被赶鸭子上架了,只得硬着头皮上网查了大量的关于怎么照顾婴幼儿的资料。
  当她第一次抱小彬时,管家夫妇就感觉到了采微对照顾小彬是不怎么擅长的,但除此之外,其他的工作她都处理得很好,还把他们的宝贝女儿筱乐“整”得服服帖帖的,所以原本决定下周就回公司的柳莹决定再多呆一个星期教采微怎么照顾小彬,这让采微心存感激,虽然她从不认输,但这照顾婴幼儿她真的是没经验。
  很快一周又过去了,采微对照顾小彬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而柳莹必须得回公司了,她在重庆市上班,坐特快只需要四个小时左右,也不算远,临行前的一个晚上,柳莹说要跟管弈轩谈谈。
  那天晚上采微虽然很早就进了房间,但直到深夜,筱乐已经睡得很熟了,但在阳台上戴着耳机听英语的采微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而且英文字她也一个都没听进去,她无意“干涉”雇主的私生活,但大脑神经却迫使着她要这样做,清冷的夜风飘在漆黑的夜里,月芽儿也似乎在为采微“助阵”,早早的就躲进了云层里,所以采微才能静静的坐在阳台的摇椅上关注着隔壁房里的谈话声。
  “莹莹,你真的放不下你的工作吗?连过年都不能在家过?”
  “弈轩,我说过了我们经理级别的每年都得留一个值班,今年轮到我了,我不能不去。而且我也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喜欢这份工作,虽然家里条件越来越好,我不去上班完全没有问题,可是这是我的专业,也是我的事业,我不想放弃,我以为你会一直你支持我。”
  “可是筱乐还小,小彬也离不开你,你就放得了心吗?”
  “不是有王姨吗?她在我们家这么些年了,人老实又勤快,而且还是我们老家的远房亲戚,虽然她回去了,但过完年她就回来了,而且新来的临时工采微人也挺好的,做事认真,筱乐也很喜欢她,跟你们一起过年也挺好的呀,过完年,我就能请到长假回来陪你们了。
  “可是就算是请了人来照顾他们姐弟,你不怕到时候小彬长大了也和筱乐一样跟你还没有跟王姨亲近?”
  “这是我最担心的,所以我会一有空闲时间就回来看他们的。”
  “算了,这个话题我们俩谈了很多次了你还是这样,我也不能左右你的选择。”
  “……”
  直到隔壁都没有声音了,采微还是久久的站在阳台上,任凭晚风吹乱她的长发,也吹乱她的心绪。
  柳莹走了之后,家里也并没有因此而一团糟,反而更加的有生气,因为采微春风般柔美的笑颜和筱乐天真而可爱的童真,两个大小女孩每天上午学习,下午就逗小彬玩,傍晚还会去小区的公园散步,见过采微的人都夸她不仅漂亮还很能干,工作学习两不误,简直是小区里面的正面宣传人物。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到了大年三十,一大早采微就开始忙碌,弈轩和筱乐也跟在身后帮忙,晚上的年夜饭三个人都吃得很开心,虽然没有回家,但是采微觉得在管家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可是一件让采微一生都觉得良心受谴责的事却发生了,打破了管家人的生活也扰乱了采微清静的生活。
  春节过后,弈轩初十就要回学校去和几个教授一起商量本学期的课题,而采微却可以不用天天回学校上课,在家里复习也是一样的。还好筱乐现在很乖,在采微晚上学习的时候她从不打扰,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距采微离开的日子只有三天了,采微像往常一样推着婴儿车,牵着筱乐去公园散步,坐在长椅上的她和筱乐不时的逗着婴儿车里可爱的小彬,一个看上去很和蔼可亲的奶奶走过来要求要抱抱小彬,采微还来不及拒绝对方就已经很热情的把小彬抱在了怀里,而且看上去又一副很喜欢的样子,所以采微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是慢慢的采微觉得老奶奶的神情不太对,虽然一脸慈爱,眼神却有些恍惚,所以她站了起来极力的想把小彬抱回来,没想以老奶奶一见采微过来“抢”小彬的姿势就急了,转过身就一阵小跑,这下可把采微吓坏了,赶紧拉着还在一旁和别的小孩玩耍的筱乐就跟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叫老奶奶停下把小彬还给她,老奶奶听了倒是有了反应,她回过身,认真的瞅了瞅小彬,然后自言自语的说原来不是我的宝贝孙子,看到采微过来了就很自然准确把小彬递了过去,可是采微根本还没走到老奶奶的身边,而且也没有反应过来。老奶奶竟然这么快就肯把小彬还给她,当她开心的再走近一些伸手去接小彬的时候,却听见咚的一声,小彬的小脑袋应声落地。那一瞬间,小彬身边一地的鲜血,和筱乐的尖叫声充斥着采微的脑。她一阵晕眩,很快也像梦醒一般的失声大哭,她害怕得不得了,也无助得不得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是空白的,心也是惊恐的。她慢慢的蹲了下去用颤抖的手双手抱起小彬,已经没有呼吸的小彬满身的血,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抬起头她看到了在她身后一脸震惊的管弈轩,他眼里的伤心和恕火让她既心痛又害怕。她都不知道是怎么把小彬交到他手上的,当她用尽全身力气说完:“对不起,请责罚吧!”之后,管弈轩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反应就转身走了,筱乐跟在后面大声的哭着,采微像泄光了气的洋洋一般无力的贪软在地上……   

www.2257.com 2

那本《安徒生童话》慢慢被血水浸透……

图片来源于网络

*
*

文破晓晨曦

彦筱打开门,不出所料,门口放着一束用白色细线缠扎的野菊花。

1

第四天了,天天如此,谁放这的,不清楚,什么时候放这的,更无从知晓。

筱筱觉得,最狠的相遇,不过是久别重逢。

彦筱搬到这幢公寓还不到半个月,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离奇的事情。

小雨的下午,筱筱匆忙地赶去约好的咖啡店,远远的走来一个人影,让筱筱的脚步越来越慢,最后驻足不前,是彬。彬还是那么瘦,只是头发长了些,彬也看到了筱筱。彬显得很惊讶,但还是露出了她熟悉的笑容。

第一天看到这花时,她还没太在意,以为是哪个孩子随手扔在这里,便用脚踢到一边,没再管。

“筱筱,最近怎么样?“

www.2257.com,第二天又见,她下意识走到同楼层其他两户门前看了看,都没有。她把那束花捡起看了看,一共9支,长短不齐,白线缠得也不很仔细,应该是随意捆扎的。

“还行,你呢?“

第三天再见,莫名有些恐慌,这野菊花来得太邪门,昨晚她12点才睡,临睡前特地检查了门口,并没有这束花,而现在是早上6点,总不能有人深夜过来把花放这吧?

“还行……“

今天已是第四天,彦筱忍不住敲了邻居的房门,开门的是个和蔼可亲的寡居老太太,半个月来,她俩偶尔会在楼下超市撞见。

彬就这样看着她,像以前一样。筱筱忍不住低下了头,红了眼眶。心里有一团乱麻,让她不走也不停,就站在原地,让相遇再久一点。

“阿姨,这束野菊花是您丢下的吗?”彦筱挥了挥手里的花。

筱筱抬头,彬还是笑着看着她,彬眼含笑意的样子像是要融化寒冬的冰雪,筱筱也硬是让自己挤出了笑容,喉咙里憋出几个字“再见!”彬看着她,摆了摆手,“再见”。

老太太凑近看了看,摇头:“不是啊。”

彬走了,筱筱还留在原地,隐忍的眼泪流进了心里。咖啡店里是等着他相亲的男人,而彬,是筱筱这辈子都无法等到的人。

“哦,最近总在家门口捡到花,还以为是您丢下的呢。”

2

“不是,不是,”老太太摆摆手,“这花是从楼下小花园里摘的吧?”

筱筱读高中时,曾经满口自豪的说过“我要找的男人,身高至少要一米八,还要有一副漂亮的皮囊,必须会打篮球!当然啦,内在也很重要,他还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最重要的,他必须要爱我。”

彦筱的脑中立刻浮现出那片茂盛的野菊花,她之前经过那里,看到有小孩子在那里摘花玩。

我们都开玩笑说筱筱,“除非你这辈子走了狗屎运,不然这样的男人你这辈子想都别想”。

可这花是深夜送过来的,不可能是孩子啊。

筱筱白了我们一眼,看着窗外篮球场上的彬,我们怎么能不知道筱筱喜欢彬,彬就是那个帅气的一米八还很有内在的他。筱筱喜欢彬,可是还有哪个女生不喜欢彬?彬就是那些年,我们都想追的男孩儿。筱筱喜欢彬,那又能怎样?

彦筱又敲响了另一个邻居的门,敲了好多遍,才从里面探出一张打着哈欠的脸。

我们都知道筱筱喜欢,却没有想到筱筱真的会去追彬。灰姑娘能够得到到王子的爱吗?没有红舞鞋,没有南瓜马车,灰姑娘只是义无反顾的扑向爱情。筱筱追彬追的很辛苦,这是大家都能想得到的,红宝石太容易拿到手也会觉得廉价。

王先生显然是刚睡醒,更准确说应该是刚被她吵醒:“有什么事吗?”

筱筱对彬的爱情攻势正式开始于大学时代,彬恰好去了一所北方的理工科校园,而筱筱去了南方的一所学校。筱筱觉得彬在一个女生少得可怜的学校简直就是天赐良机,虽然筱筱不懂的撩汉的技巧,但还是无时不刻的挂着QQ,随时问候彬,吃了吗?喝了吗?累不累?今天有什么计划?从最初的硬聊到终于筱筱每晚都开始暖暖的发一句“晚安”。筱筱觉得,在闲的发慌的大学时代,只有彬才是照向她的那一束光。虽然彬也没有任何表示,但是不拒绝就是有可能,很大的可能,想到这,筱筱都会在被窝里偷笑好久,好像捡了多大的便宜。和她聊天的可是彬,和彬聊QQ时,筱筱全身的细胞都集中在手机上,只要听到收到信息的提示音,筱筱几乎每次都要跳起来,筱筱觉得自己简直要爱上这样的声音。

“打扰了,我想问下,这束野菊花是您丢下的吗?”

在彬的面前,筱筱就是那要低到尘埃里的花。彬说要去看球赛,筱筱就逃课去网吧看直播,只为了和彬聊天时毫无痕迹的对彬说“那谁谁谁的扣球简直太漂亮……”;彬喜欢女星汤唯,筱筱就去了解汤唯,最后筱筱能将汤唯的百度百科倒背如流,不仅如此,筱筱还去模仿汤唯的衣品和妆容;彬说看《少年派的奇幻漂流》电影意犹未尽,筱筱立即在当当下单原版书寄给彬;彬说下雪的校园很美,只是有些冷,筱筱开心的笑了,亲手给彬织的围巾终于可以寄出了。

“不是。”王先生眯着眼睛挠挠头。

筱筱在自己的心里给彬安了家,左心房和右心房,彬住在哪里都可以。

彦筱把那束花扔在走廊的消防栓上,坐在卧室的沙发上左思右想,各种猜忌在心里慢慢撒开,布成一张大网,慢慢束住了她所有的理智。

3

她在书架上翻找了半天,才从一本封面已经破损的书里找到那张发黄的照片,照片里,两个女孩,坐在开满野菊花的泥土地上,笑容天真烂漫。

当筱筱终于鼓起勇气站在彬的面前时,是一个下雪的午后。筱筱买了机票,穿越了大半个中国,来到了彬在的城市。走出机场后的不久,便下起了小雪。筱筱忐忑又紧张的打车到了彬的校园,就像彬所说,下雪的校园确实好美。

那两个女孩,一个是她,另一个是她已经死了七年的妹妹彦悦。

筱筱打通了彬的电话“彬,是我,筱筱……我在你的校园……”筱筱嗫嚅的说出了口。

彦悦从小就喜欢野菊花,总是一大束一大束望家里抱,插在花瓶里养着,有时候花没几天就枯萎了,她甚至还要哭一场,哀悼一下。

“你在哪?我去找你!”

花本来就不该采回来!她总是这样教训彦悦,但是彦悦不听,爸妈也护着她。

筱筱看到彬一路小跑向她而来。

连他也是!

筱筱仿佛看到了爱情。

……

彬戴着筱筱织的围巾,灰色很适合彬。彬笑着向看呆了的筱筱招手,彬的微笑和冬日里的暖阳一模一样。

她想这些做什么呢?

彬站在筱筱面前,将灰色的围巾套在了筱筱的脖子里,手顺势捂住了筱筱两只红通通的耳朵。彬笑意盈盈地看着她,“冻着了吧?”筱筱僵硬地摇着头,这时候的她浑身都在冒汗,脸热的发烫,怎么还会觉得冷?但这怎么能让彬知道,筱筱心想,但是彬打趣的看着她,彬是看出她的紧张了吗?

彦悦不可能回来了,人死不可能复生!

彬很自然的拉起了筱筱的手,下着小雪的校园里,筱筱的心要和雪花一起融化了。

难道是她化成鬼来报复自己了?

4

开什么玩笑,这世上有鬼吗?!

筱筱和彬真的谈起了恋爱。

彦悦和那个负心汉就是天下最混蛋的狗男女,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彦筱就有所察觉。只可惜她那时实在没那个心机去怀疑自己深爱的两个人会发生什么。

筱筱时不时地在QQ空间中向围观群众报告着他们的甜蜜,虽然是异地恋,但是筱筱一月一次准时会出现在彬的校园里看望彬,一起去看电影,一起去食堂吃饭,筱筱还会带着书装模作样地陪彬去上自习,校园情侣该有的浪漫筱筱都要和彬一起去做。

所以当她第一次看见彦悦和向佐在床上,在她和向佐的新婚床上干那种勾当时,当场晕了过去。

虽然在这段爱情中,筱筱心甘情愿地付出了很多,但是毕业后的彬为筱筱回到了家乡。因为这点,筱筱认为,彬就是她这辈子要托付终生的人。

但悲剧并未结束,一向看重家风的父亲知道丑事后,突发脑溢血,抢救无效,母亲抑郁难解,成天以泪洗面,没到半年也跟着去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彦筱搬到这幢公寓还不到半个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