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这几天一直想写一篇散文,病房里的妈妈

这几天一直想写一篇散文,病房里的妈妈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20

这几天一直想写一篇散文。可提笔写时,总觉得无从着手。毕竟是不经常出屋,再加上住院,外出散步的机会更加稀少。即便偶尔出去一两次,但总是架不住凛冽的寒风,一晃又是两个星期没出去了。在窗户前向外眺望,看见外面有许多人换上了轻薄的外衣,我想:“假如在十一月三号那天没遇到我的恩人,我的生命会踏入09年的春天吗?”
  ……太阳是踏着轻巧的脚步升起的。就连那朦胧的大雾,被风渐渐的吹散,都显得那样的安静。还有,还有百合花叶子上晶莹的露珠,“滴嗒”一声,从叶子的一端滑落在花瓣上,就在那样安静祥和的早上,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三日秋天的拂晓,我出生了。
  我的家乡在辽宁省兴城沿海区域,居住的村落离海比较远,所以贫穷至极。虽然家乡在海边,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那碧蓝的大海,在我小的时候,我们家先是移居到南票,不久后又迁到锦州(因为我母亲是锦州人)。
  在南票那时,家里一天的收入仅仅两元。而且有时候父亲还不去,他总是欺骗我母亲,他说去工作,但是有一次我母亲去找他,却发现他躲在一棵大树底下睡觉。这一次变成了多次,多次的欺骗了我的母亲。
  “哪怕是一粒儿米!一点儿粮食都没有!”在我没出生以前的家是这样,我出生后也是这样。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母亲怀上了我。
  父亲成天不干活,不但不给这个家庭减轻负担,反而一再的和母亲打架。他整天的找茬斥责母亲,就像是他有着多么的的功劳。然而我的母亲的不离不弃,只想让女儿出生后能有一个家。
  “你把她打掉吧!”
  “不!为什么!她是我们的孩子,你为什么让我打掉她,你身为她的父亲,你说这样的话你不感觉耻辱吗?”我父亲养不了我们,所以他要母亲去做人流。母亲不同意,因为她是多么渴望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能来到这个色彩斑斓的世界,在阳光下快乐的成长。
  一九九五年八月十三日,七时四十五分,我降生在这个家庭里。
  尽管父亲对我的态度是不理不睬。但是母亲却那么的喜欢看着我这个小生命在她怀里童真的笑容!母亲是那么的爱我,喜欢我,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快快乐乐的成长,她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是最幸福的人,她希望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这个女儿……可是……也许上天在和我母亲开玩笑,也和我开玩笑,在我出生两个月的时候下肢出出现了异常,两条腿有些瘫软,有些僵直。
  母亲不顾父亲的反对,带我去了医院。检查后,医院一开始说,我的病是小儿麻痹,后来又说我的心脏长错了位置;这时,我已经八个月大了。
  父亲说要把我扔掉,母亲却一再的不肯“不管怎么的,我也不会抛弃洋洋。”我母亲带我去锦州的一家大医院,检查出我是胸腔汲液,必须做开胸大手术。
  家里贫穷的要命,哪有钱拿来给我做手术呢?母亲哭红了双眼,她不想就这样的放弃我的生命,在这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她想出了一个万般无奈的办法。
  母亲抱着我从医院的五楼一直到一楼,在每一个病房里给别人下跪,她用她的真爱感动了那些好心人,他们向我伸出了援救之手,为我凑够了手术费。
  令人们没有想到的是,医生诊断失误,不是胸腔积液,而是一个有一斤多重的瘤。我的父母再一次带我去了大医院,曾经给我做手术的主刀医生,对我父母说,我得的是癌,说我活不过五岁。
  我的母亲她想过‘洋洋真得的是癌吗?怎么可能?上天不会这样作弄我的!一定是医院误诊了。’她是那么的坚信“我女儿得得不是癌!是你们误诊了。”是的,我的病是因为手术没切净的瘤菌引起的,是医院误诊了。那些医生本以为会骗到只有小学文化的母亲,但是却没有预料到她会有那么大的毅力照顾女儿,女儿存活了下来,并且证明了自己女儿患的不是癌。
  面对着医院的推辞的说法,母亲没有说什么。也只能把我抱回了家,那时家里租着房子。
  不知道是上天有意的还是无心的,1995年的冬天真的很冷。家里没有柴火,屋子里冷的就像一个冰窖。没有办法,母亲就用车推着年仅一岁的我,到雪地深处的树林中去拾柴火;母亲的衣服很单薄,右边的袖子上还有个补丁,我在车里虽然用两层棉被紧紧的裹着,但小脸依旧冻得通红。
  到了树林中,母亲把我抱下了车,放在了白雪皑皑的地上,母亲安顿好我便去拾柴火。狂风刮下的树枝,已被雪深深的覆盖住了,雪海茫茫的地面是拾不到柴火的,于是,母亲就爬到树上去撅枯树枝,忽然脚下一滑,母亲从树上跌了下来,但是为了能捡到柴火,母亲强忍着疼痛第二次爬上树。她必须这样做,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了,连买煤的钱都没有,就连推我来的车都是向邻居借的。
  当时我父亲不干活,还经常和我母亲吵架,家里穷的连饭都吃不上。母亲真是对待这个家绝望了,但是她对自己的女儿没有失望,就这样的背着我走了。
  那是个下雪着的日子,风吹得很冷,雪花接连不断的飘落。我的鞋在这雪地里丢了一只,手脚都冻红了。我的手术的刀口一直流着血水,母亲怕我的刀口感染,便用舌头舔舐,一次又一次,直到我的伤口愈合。
  除了刀口流脓,便是高烧不退,母亲没有钱给我看病,只好用仅有的钱买了一瓶白酒。手上沾着白酒抹在我的身上,高烧便会退一点。
  晚上,母亲抱着我在别人家的柴堆里住,饿了就向别人要些食物,如果运气好的话就会要到一些食物,不好的话会被别人赶出来。母亲就这样带着我一路乞讨来到了沈阳。
  母亲身无分文,在沈阳还是过着乞讨的生活。
  沈阳是没有柴堆的,母亲就带着我在楼洞或候车室里住,可是候车室必须得有车票才让进,值班的人不让母亲进去,我母亲只能抱着我在大门外去住。在那段期间对于母亲和我来讲真是最糟糕透了。
  有些好心人给我们母女钱,母亲拿这钱给我买了奶粉、衣服、鞋,还去医院给我检查身体。她真的很担心,尽管她自己不相信我得的是癌,可那时主刀医生的那句话始终是她的心病。
  在沈阳是医院里,医生说“你女儿得的只是良性肿瘤,不是癌!”
  “不是癌,我女儿得的不是癌!”母亲高兴极了。可是那手术的费用又要从哪里来呢?瘤压迫我的走路神经,如果不把瘤摘除就不可能走路。手术费就像一块陨石砸在母亲的心里,只是那块陨石太重了,母亲是在是承担不起,她也只能看着孩子这样的生活,
  ……
  在不知不觉的成长的岁月中,我渐渐明白自己跟正常孩子有什么不同。每当看到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孩子,我既羡慕又嫉妒他们!
  学校传来朗朗的读书声,声音清脆响亮。我真想加入这朗读的队伍,和他们一起学习。那时候我经常想,为什么母亲不送我去上学呢?为什么有的小孩子会嘲笑我?还有我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的站着走路?后来我才知道,之所以我不能走路是因为我的脊椎里长了个压迫神经的瘤,导致我的下肢瘫痪。我和那些小孩子是不一样的,但是我总是在一味的思考,除了在肢体上我和他们不一样,但是是生命不是一样的么?我们不都是各自父母的好子女吗?为什么我就偏偏被他们鄙视?
  我也曾抱怨为什么命运这么不公平?偏偏让我上不了学。我曾拿刀自杀过,所谓的自杀理由是我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样进出校门。但是我也渐渐的明白什么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可是我想改变,我想改变我不能走路的事情。
  我唯一的乐趣是学习,我一直都向着往学习,纵然身患重病躺在炕上连坐起来都成问题,可我仍旧抓着我母亲拴在窗户上的绳子倔强的坐起来,病魔虽然可怕,但是它吓不倒我,只要有意念存在不论什么狂风暴雨我都不会惧怕。
  我从母亲教我简单的拼音字母表开始,在字典上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查,这一查就是整整十一年啊!十一年,十一个日日夜夜。从四五岁到十四岁,为了从小到大学习的向往我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我看过一篇散文名叫《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作者是一名又盲又哑又聋的残疾人叫海伦.凯勒,我非常敬佩她,我想我的情况显然比她好得多,我和不好好的利用呢?打那,我萌发了想当一名作家的想法。
  我默默的学习,默默地牢记所有的知识。终于我像刚下完雨的莲花般脱颖而出,我付出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开始写些作文。在我八岁那年我写出我从学一开始学习的第一篇小说《画中冤》,随之又写了许多小说。
  除了写小说,我还自学画画、唱歌。母亲还背我去上网。
  我单纯的以为我的病情不至于会让我死去。但是,事实不是我想象的那样简单。08年母亲带我去沈阳检查身体的时候得知我的病加重了!脊柱里长了瘤,胸腔里长了瘤,别说长一个瘤会要了我的命,这脊椎和胸腔里长的瘤会让我活多久?唯一让我欣慰的是瘤良性的,可即便瘤是良性的,手术费是我们这个贫困家庭能承担的起的吗?我和母亲都沉默了!
  可手术费可是10万元啊!哪能一下子凑齐,何况我们家又没有钱,但是妈妈她坚持为我寻找生机,为了救我,母亲不惜颜面在街上乞讨为我要钱治病。
  我看到母亲为我哀嚎,真的伤心,但是同时我变得感觉世界实在是太飘忽不定了,真的害怕自己突然间死去,母亲会因为我而疯掉。所以我就背着母亲写了一封遗书——
  亲爱的母亲:
  请你不要再骗我了,我已经知道我的病情,我也知道我的病如果不给治疗的话就会逝去。咱们家的条件不好,你就不要为我赚手术费而奔波了。
  我内心的痛苦,我重来没对别人说起过。别人不懂我的心情,也不了解我。我每次出去散心,别人都用惊奇和嘲笑的目光盯这我,我不敢看他们的眼神。我很害怕,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怕的是什么?我,我真懦弱!
  母亲,我每天微笑的面对你们,装做无忧无虑的样子,是为了不让你操心;是为了不让你难过。可是,我不知道我编造的谎言,能不能永远的瞒着你。也许,哪个谎言对你来说是美丽的。而对于我来说是一次又一次的胸闷与泪水。每当我胸口发闷的时候,我喘不过气来。夜晚,我用被蒙住头,俏声的哭泣,每一次哭,我的手想抽了一样,手指直直的回不过弯。我常常想我是不是要离开着个世界了。死去对以我来说是我的脑海,一场即将上演的噩梦。脊椎和胸腔里都长满了肿瘤,想我身心的包袱,上帝请给我点时间,让我把文章写完。我想了几天几夜,我终于想明白了。如果我真的离开了着个世界,离开了我的父母。我想将我身体可以移植的器官捐献给别人,我是自愿的我无怨无悔。
  母亲,也许我说出的话,你们可能做梦都想不到。其实生与死我都已经看透了,生命不在于长短而在于意义。母亲请你不要悲伤也不要难过。如果我能活着,我要当一名作家报答你。
  2008年5月27日深夜
  王洋
  日记: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因为手术费不够而死去,我内心很忐忑,也很迷茫!但不是因为死!我并不是怕死。死也许对别人来说很可怕,可我却并不在乎它。因为生命毕竟是有限的,只是长与短而已!有很多无知的人因为一点点小打击就自杀,他们的生命是没有价值的!我的生命也许很短暂,但是我活得很有意义!我每天写作、画画、唱歌我活得很快乐!即便我每天在炕上艰难的抓着绑在窗户上的绳子起来,大小便不能自理,时不时手僵硬的抽搐。我母亲每天背着我到网吧给各大杂志社投稿,当我的小说在网上的红袖添香发表时,我的心情是不可名状的。
  我把遗书写在了日记本里,藏在书架上,没想到在母亲帮我收拾书的时候发现了。
  母亲抱着我哭了起来,我看着母亲,因为我不敢哭,一哭的话我的手指就会抽了。面对着命运的捉弄,母亲和我都想极力的搏开这命运布下的戏谑之网!
  母亲终于感动了上天,2009年11月3日,在沈阳盛京医院门前向众多好心人求助时。我的恩人出现了,他的穿着普通而在普通,真没想到我这么幸运,遇到了我这一生中的大贵人。恩人记了我们的手机号他当场并没说些什么,可半个小时后他打来了电话,说要捐给我10万元做手术费。
  有了父亲(我认恩人为父亲)的十万元捐款,我得救了!在胸腔拿出了六个瘤(良性的,圆的。),在脊椎取出了一尺多长的扁瘤。这些致命的东西压迫了我十三年走路的神经,也让我的母亲为我的生命担心十三年,“母亲!”,我的病是怎么好的?是您舍下颜面带我去四处寻找‘希望’。别人说那是乞讨,是羞辱!可是您抬起憔悴的脸说:“不!那不是羞辱,只要能救我的孩子,即便是羞辱又如何?”
  “妈妈。”
  我忘不了你跪在众多好心人面前,嘶哑的声音在不停的呐喊“求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女儿!求求你们,我求你们了!救救我的孩子!”
  我忘不了你疲惫而蹒跚的脚步,一步步的背着我到三四里以外的网吧打电脑,写文章。妈妈呀!我知道你不背我的走路的时候,脚都很痛,那背着我呢?岂不是更疼吗?那你是怎么挺过来的啊?
  我忘不了,十三年来不离不弃的照看着这个家,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的生活起居。家里,里里外外都只是你一个人在忙碌着,而我的爸爸只是吃过饭就睡觉,从没管过这个家,也没给过您安慰!
  您带着我去寻找“希望!”,有的人不光用脏话骂我而且更加的骂您,我听到那些肮脏的话语再骂您,我更希望他们骂我也不要去骂您啊!您是圣洁的,怎么可以这样让他们唾骂?是为了我,您为了我甘愿遭受到那些人的辱骂。我真的是气不过,我对您说:“妈妈,那些坏人骂你,你也可以骂他们啊。”您却还是那样的和蔼,您说“孩子不要那样想,世上还是好人多,没有修养的人是少的。”是的,正如您所说的,好人是多的。有很多好心人给我了爱心,给了我援助,虽然微薄不够治病,但是,那都是爱心。
  世上是有神的,是有神灵的,是您对‘女儿’的爱感动了上天,要不然怎么会遇到恩人?有病的孩子有很多,得救的有几个?是您感动上天,也被你那滚烫的热泪感动了恩人。
  如今我做完了手术,我该对我的恩人说些什么呢?一句感谢报答得了这救命之恩么?不!只有努力学习才是报答。
  在有些人看来,钱似乎比什么都重要。但是有大多数人不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向有困难的人伸出援助之手,我的恩人也是其中的一员。尽管有绝大多数的人并不富裕,可他们依然捐助落难的人,依我的想法他们捐助的不是钱,而是爱!
  妈妈你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我清楚你不需要我的回报,但是你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对祖国有用的人才。我不会辜负你心愿,也不会让恩人老爸伤心,还众多好心人伤心。我也深知如果我不努力学习,不做个人才,恩人还不如不救我。所以我每天不停地学习,现在仅一年时间,我当上了两家文学网站的编辑。正在写连载着几部小说,《千年绝恋笑倾城》(完稿)、《烟花巷1.我是狐妖小娇妻》、《穿越大唐打上王爷的主意》
  另有手写稿,长篇小说:
  《烟花巷2.昔时人已末》、《家事》
  我的病好了,可却不能自己排便,现在还是坐着轮椅。家里的条件也很差,为了生活母亲每天,天不亮就去捡纸壳。我曾在遗书里说过,如果我的不得不了救,就把身体的器官捐献给需要的人。虽然现在我已经病好了,但是,等到我老的时候,我也要履行我的诺言,我会把我的器官捐献给别人。我的恩人帮助过我,我也要帮助别人。我还要把我写的小说留给所有的人看,为国家,为世界作出更多的贡献。
  我是幸福的,有个好妈妈,有个恩人老爸,有很很多的好心人的爱,是啊!我很幸福!
  “有些人看起来是很不幸的,其实也很幸运。”

母亲早逝,罗艳勉强读完初中,就出外打工照顾弟妹

图片 1

25岁的罗艳12年前母亲因患食道癌,痛苦地离开人世。

“我和沈阳有个约会,那里有我美丽的妈妈……”对于11岁的抚顺少年朱保来说,他在作文里写下的这段话就是对人生所有的憧憬。朱保的妈妈因患胸椎瘤住进医院,爸爸离家出走。在一群沈阳爱心志愿者的帮助下,小小的他过起了“双城生活”。

从此,父亲独自一人带着三个孩子开始相依为命的生活。那时,父亲罗利民在当地粮食局工作,靠着不多的工资,供三个孩子读书。

病房里的妈妈

母亲去世时,罗艳小学即将毕业,她本打算辍学回家,可在父亲的坚持下,她勉强读完初中就中止了学业。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一间普通的病房里,32岁的周赫静静地躺在病床上,望一眼窗外湛蓝的天空和灿烂的阳光,一缕春的温暖久违地包裹着她孱弱的身躯。

现在回想起来,罗艳并不后悔,“那时,家里的弟弟、妹妹还太小,他们需要人照顾,有时自己放学回家,看到家里冷锅冷灶,弟弟、妹妹饿得直叫,为了能让爸爸回家来吃口热饭,我不后悔”。

“也不知道,保儿穿得多不多?今天温度低啊!”一提起儿子,她泪湿衣襟。她曾经也是幸福的,恋爱、结婚、生子。2004年1月3日,她永生难忘这一天——儿子的生日。她为儿子取名“朱保”,“我是母亲,我要保护他!”这是她最朴实的初衷。

从此以后,罗艳学着妈妈的样子,在家做饭,照顾家人。后来父亲的单位变得不景气,只得靠在外打临工赚钱。为了不让弟弟、妹妹再辍学,不到15岁,罗艳就开始四处找活干。村民们说,“她虽是个大姐,但照顾起弟妹,就像个娘。”

然而,噩梦突如其来:儿子满月第三天,她突然感到腿麻,站立不稳,神情恍惚。家人把她送到医院,经诊察,她患的是胸椎瘤!医生说,需要立即手术,否则危及生命。

最多的时候,她靠在武汉的服装厂工作赚钱,供大妹和小弟读完中专。眼看妹妹出嫁生子、弟弟找到工作,她总算可以松口气开始琢磨自己以后的生活,可不幸的事接踵而来。

拿出毕生积蓄,又借遍亲朋,总算交上手术费。手术切除了瘤体,化验结果是良性瘤。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这几天一直想写一篇散文,病房里的妈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