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天地 >   多虑鹰在大雨如注洪雨如洪中发急穿梭发疯

  多虑鹰在大雨如注洪雨如洪中发急穿梭发疯

文章作者:文学天地 上传时间:2020-01-28

万山鹰王是一只足智多谋精明强干雄霸万山问鼎长空的公山鹰,谨小慎微到处乱飞胆小怯懦畏畏缩缩事无巨细盲目多虑风吹草动战战兢兢一听雷声就能吓疯的多虑鹰是万山鹰王的鹰太太,它歇斯底里地畏惧着雪雨风霜,神经兮兮地关爱着万山鹰王。
  这天中午,万山鹰王飞出它们建在半山腰山洞里的洞天福地安乐鹰巢,出去打猎去了,多虑鹰留在山洞自巢抱窝孵蛋。过了一个多小时,突然狂风大作,乌云翻滚,霹雳炸天,震彻山渊,天上猛然电闪雷鸣暴雨如洪,这可吓坏了神神经经多虑母鹰。
  多虑鹰看见闪电,魂飞魄散,听到霹雳,魂不附体,它状如发疯,吓得要命,颤如筛糠,痛苦大嚷:“不好!不好!我的万山鹰王亲密爱人此时此刻在外打猎还没回来!风吹雨打,亲没归家,暴雨澎湃,爱没回来!我必须飞出山洞,冒雨顶风,踏破万霆,找我老公!”
  多虑鹰大喊一声,就飞出山洞,飞上高空,它在千山万岭的上空歇斯底里穿霆飞行,它在暴雨如洪的阴穹声嘶力竭冒雨哀鸣:“大雨哗哗,亲没回家!暴雨如海,爱没归来!亲亲亲亲,大雨倾盆!爱爱爱爱,如今何在?老公老公,我的爱情!老公老公,生死与共!老公老公,电闪雷鸣!老公老公,快躲雷霆!亲亲亲亲,蜜蜜蜜蜜,天在下雨,我在找你!亲亲亲亲,蜜蜜蜜蜜,满天霹雳,你在哪里?千雷炸天,不可贪玩!雷鸣电闪,别再飞天!暴雨如洪,快躲雷霆!万雷舞光,别再高翔!大雨滂沱,立刻飞落!疾风骤雨,立即落地!乌云滚滚,暴雨倾盆,霹雳万钧,能炸死人,亲亲亲亲,何雷藏身!亲亲亲亲,别翱阴云!亲亲亲亲,雷霆瘆人!亲亲亲亲,快回家门!雷霆万钧,莫恋阴云!雨电交加,赶快回家!风雨飘摇,不可小瞧,老公老公,别翱雨霄!天打雷劈,恐怖至极!瓢泼大雨,不可嬉戏!亲亲亲亲,莫戏乌云!蜜蜜蜜蜜,你在哪里?亲亲亲亲,为你担心!爱爱爱爱,快快回来!”
  多虑鹰在大雨滂沱暴雨如洪中焦急穿梭发疯飞行,它大喊大叫着飞上万山之巅的上空追逐雷霆寻找老公,“轰隆”一声,一个大闪电劈在多虑鹰的头顶,一下子就把它炸得眼冒金星落下天空。血雨四溅半死不活的多虑鹰砸到巅峰,落下峭岭,呼呼呼呼噼哩轰咚地高速下坠了足有十五分钟,才砸进谷底,高高弹起,弹进一个离地两尺的宽宽山洞里。
  正在这个山洞里躲风避雨的万山鹰王被皮开肉绽突然出现的自己老婆吓了一大跳,它扑到洞口一把抱住湿湿漉漉、血雨模糊、毛焦肉糊、粉身碎骨的多虑鹰大喊大叫:“亲爱的!你不在家抱窝孵卵,怎么突然摔进我半路避雨的悬崖谷底山洞里面?你到底怎么了?”
  被巨雷炸晕被谷底撞昏的多虑鹰仍然扑扑拉拉着血淋淋的翅膀晕头转向地大喊大嚷:“大雨哗哗,亲没回家!暴雨如海,爱没归来!亲亲亲亲,大雨倾盆!爱爱爱爱,如今何在?老公老公,我的爱情!老公老公,生死与共!老公老公,电闪雷鸣!老公老公,快躲雷霆!亲亲亲亲,蜜蜜蜜蜜,天在下雨,我在找你!亲亲亲亲,蜜蜜蜜蜜,满天霹雳,你在哪里?千雷炸天,不可贪玩!雷鸣电闪,别再飞天!暴雨如洪,快躲雷霆!万雷舞光,别再高翔!大雨滂沱,立刻飞落!疾风骤雨,立即落地!乌云滚滚,暴雨倾盆,霹雳万钧,能炸死人,亲亲亲亲,何雷藏身!亲亲亲亲,别翱阴云!亲亲亲亲,雷霆瘆人!亲亲亲亲,快回家门!雷霆万钧,莫恋阴云!雨电交加,赶快回家!风雨飘摇,不可小瞧,老公老公,别翱雨霄!天打雷劈,恐怖至极!瓢泼大雨,不可嬉戏!亲亲亲亲,莫戏乌云!蜜蜜蜜蜜,你在哪里?亲亲亲亲,为你担心!爱爱爱爱,快快回来!”喊到这里,多虑鹰就眼一闭,腿一蹬,一头扎在地上,吐口鲜血死于非命。
  万山鹰王抱着多虑鹰的尸体,哀其不幸,怒其神经的哭喊:“多虑鹰,焦虑症,为爱情,发了疯,愚飞霹雳觅伴侣,敢闯雷霆寻老公,总是忧虑爱人庸,导致自己被雷轰,总为爱情发神经,害得自己毙雷空!我能谋定后动雄霸苍穹,我都百战百胜问鼎长空,难道还不知远离骤雨狂风,难道还不会躲避万钧雷霆?看到暴雨哗哗风吹雨打,听到电闪雷鸣震耳欲聋,你就歇斯底里、冲进暴雨、盲目担心、飞进乌云、胡乱悲哀、霹雳寻爱、傻爱致蠢、雷霆觅亲!你多虑你的亲密爱人不躲雷霆万钧!你唯恐你的雄鹰老公悍飞暴雨如洪!你的亲密爱人雄鹰老公会有你神经兮兮担惊受怕的这么愚这么傻这么蠢这么笨这么不聪明这么没有用?”   

      这么多年了,秀美居然还是不甘命运安排,要悔婚。那男的家人坚决拒绝,竭力阻止。秀美直接离开,到法院提起诉讼…

霞郎和雯姑跑到了之前的悬崖上,并且很快躲到了崖下的山洞里。俞王一到崖上,还是和上次一样,崖上一个人都没有。这时候的俞王一脸狡黠地笑了笑,轻轻挥了挥手,停在他胳膊上的猎鹰飞到了崖前,雄鹰似乎发现了霞郎他们,在空中盘旋着久久没有离去。霞郎眼疾手快,掏出匕首,掷向猎鹰,猎鹰应声倒地。看着空中的猎鹰突然中刀坠地,马背上的俞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一下暴露了行踪,无奈之下,霞郎和雯姑爬上了悬崖,站到俞王面前。俞王的手下紧紧包围着他们,要他们跪下投降。

      有一天,李坚强发现一辆小汽车停靠在他的修理厂对面,并留意到一个中年男人下车后,从中午到傍晚,对“李坚强汽车修配厂”这个赫然醒目的招牌凝视了千百遍,还不时长吁短叹。初夜,迷茫的街灯下,那个男人蹲下来,双手遮贴着脸庞,泪从手指缝滴下来。

此时的俞王还是对雯姑各种威逼利诱,雯姑誓死不从,跑到了霞郎身边。这时,雯姑和霞郎紧紧地拥抱着,他们用冷眼回答着俞王的叫喊,纵身跳下了无底的深潭……一朵黄花随着清风的吹拂,在空中飘飘洒洒,它是一点一点地往下飘落,最终落到了水面上,顺着水流到了下游。

      当年这个男青年精明能干,个子约一米七,身材匀称,端正的国字脸,柔和、明亮的眼睛似能看透万事万物…

                                二

      真没想到:几个月前,他与新娘子秀美完婚之夜,秀美竟失踪了!只留下一张血书,写下:“今生无缘”。

“咚!咚!咚咚!”,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而且敲得很急促。

    良久,宝文轻轻问一句:“坚强哥,你需要我怎么做?”李坚强说:“对于我,你现在做什么也意义不大了,我不穷,我也有家室…”他压抑着心头激动:“你很不应该逃避秀美啊!她为你受苦受难,是在乎,是在乎啊!她没有看到你好好活着,好好做人,你想过她有多痛苦吗?这么多年了,不能再等了,你现在就回去…”

吃过早饭后,张老头拎起锄头,去到他无比热爱的田间地头,跟老黄牛似的,继续挥汗如雨。雯姑背上竹篓,独自前往山上的竹林里采药。风轻悠悠地吹拂着竹林,竹叶在微微地颤动着,并且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像美妙的乐音盈盈飘来。一条弯弯曲曲溪流穿过这片茂密的竹林,随风摇落的竹叶慢慢飘到溪里,仿佛一叶扁舟缓缓驶去。雯姑蹲到溪旁,对着溪水欣赏自己娇好的容颜。她轻轻地舀了一些水,美美地喝了一口,只喝得心里一阵凉爽。山间的鸟儿也围绕着她,叽叽喳喳,与她嬉戏耍乐。

      李坚强的朋友告诉他:秀美终于离婚了,摆脱了令人恶心得无以复加的婚姻!

雯姑毫不理睬他,鄙夷地说道:“我早就爱上砍柴的霞郎了,尽管你有多少金银财宝,你也买不动我爱霞郎的心。”

        阴云布天,雨幕掩盖世界。晨光暗淡,霹雳雷霆,电掣强光一霎一霎间把大地山河照得透亮。李坚强在泥泞路上跌撞欲倒,眼神凝聚了极度恨怨与无奈,右手指捏着酒瓶子,嘴里还“”嘻嘻…哈哈…”分不清是哭还是笑、眸子下面是雨水还是泪。

苍山是大理有名的山,千百年来,在民间流传着许多关于它的美丽动人的故事。苍山有十九峰,其中的一个叫云弄峰。云弄峰有一潭清澈的水泉,约有六七十来丈宽且深不可测,宽宽的树丛,一团团地荫护着它;茂盛的枝叶,斜斜地横盖在泉顶的上空,每年三四月间树木开花的时候,青青的柔枝上满布着淡黄色的小花。这泉本叫无底潭,但它还有一个奇怪而又美丽的名字——蝴蝶泉。

     

在苍山下的俞王府里,住着凶恶残暴的俞王。他是统治苍山和洱海的霸主,是压迫剥削人民的魔王。多少年来,他独霸着苍山和洱海,他统治下的一草一木,都浸透了人民的血泪。他豢养着许多士兵和走狗,来镇压人民,甚至是屠杀人民。人民对俞王的仇恨,比苍山还高,比洱海还深。

        他脑子里每刻都浮现秀美那张红润的桃子脸。秀美中等身材,言谈举止幽雅…

“春意的水,冬时的雪,又逢落叶卷枯草,谁人怜?淅淅沥沥,未名湖水,此时滴水点坚冰,苦寒袭。夕阳欲归,在那浪漫晚霞中,留下一片影,孤雁哀鸣。寒月雨水,在这凄寒残夜里,遗弃我自己,痛心不已。冬时蝴蝶,雪中影,冥冥相见于新春,只惜朱颜已不复……暖泉流川,雾气腾,款款下身于圣堂,尽是冷淡转身去……蝴蝶泉水,谁能给予一片冬日的暖,一缕雪的芳香?翩翩舞动婀娜之姿,动心之余,谁再伤痛,谁流泪?流水东去,不再复西,直入黄海,留下谁的一片念?十年之约,又有谁会记得?三千弱水,苦寒交替,纤纤瘦草……乾坤日月,付之留出伤心泪,何人良辰不能配?无言对?回首浅望蝴蝶泉,唯见凤尾垂,花粉纷纷落,点开泉水,心中睡莲,初日应红花,涟漪缓缓濯妖水,只是凤蝶舞,动人楚楚……”

        婚事之前,秀美老是唉声叹气,脸堆愁云。“你究竟有什么心事?”李坚强很关切地问了多次,秀美才回答:“我弟宝文他…他…将会被′大耳窿`挑断手脚筋了,五万元啊…”

当雯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在了一处豪华的屋子里。门开了,而进来的人满脸杀气,雯姑抬头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人,心里头除了痛恨还是痛恨,面前的人正是俞王。

    来不及打招呼, 顿生的尴尬便催促李坚强急急离去,秀美也看到了他,愣了一下,然后走到门外唤了一声“坚强哥”。李坚强已启动了小汽车渐渐远去…秀美呆呆站着,久久一动不动,心境难以言状,又忆起了当年留给李坚强的血书:“今生无缘”。

没过一会儿,远处尘土飞扬,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了。霞郎牵着雯姑,飞快的跑向山上。霞郎边跑边回头看,后面追赶的人正是俞王以及的他手下。他们在后头穷追不舍,霞郎雯姑跑到了山崖上,前方已无路可跑,崖下则是无底潭,深不可测,如果他们从这跳下去,无异于自寻死路。眼看着俞王这帮恶魔就要追到崖边,他们两人却因惊慌而不知所措。这时,一只黄鹂鸟在崖前奋力扇动着翅膀,聪明的霞郎瞬间明白了该怎么办。很快,俞王率先追到了崖上,放眼望去,整个崖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的痕迹。俞王骑在马上,一方面心里犹疑不定,一方面却又找不到他们的踪迹,最终还是无功而返。原来悬崖下有一个山洞,霞郎和雯姑就是躲在洞中才侥幸逃过一劫。

        二十几年啦!这个汽车修配厂老板李坚强感慨万千,往事蓦然回首…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了,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天气还是格外的闷热,天空中乌云滚滚的,眼看着一场猛烈的暴风雨就要要来临了。张老头在屋里编竹篓,雯姑则在窗前纺纱织布。突然电闪雷鸣,顷刻之间便下起了滂沱大雨,整间小屋都被笼罩在了大雨之中。

      “宝文他…他借高利贷赌博?”李坚强万分惊愕!因为欠下“大耳窿”的债,平均一万元每天五百元利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对于普通家庭形同要填平无底深潭!因欠赌债而家散人亡的事时有所闻、谈虎色变啊!

忍看残阳映黄昏,往事如烟雨纷纷。孤单天涯只身去,却留伤心湿红尘。把酒笑天不懂情,天亦笑我太痴蠢。愿化浮云随风散,不做人间寂寞魂。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多虑鹰在大雨如注洪雨如洪中发急穿梭发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