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小说选刊》靠的是,发行量较改版前增长35%

《小说选刊》靠的是,发行量较改版前增长35%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2-27

摘要: 在众多文学期刊面临困境的时候,《小说选刊》正以前所未有的努力开辟着崭新的天地。记者日前了解到,2006年改版以来,《小说选刊》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发行量较改版前增长35%;2008年12月,在新闻出版总署下 ...在众多文学期刊面临困境的时候,《小说选刊》正以前所未有的努力开辟着崭新的天地。记者日前了解到,2006年改版以来,《小说选刊》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发行量较改版前增长35%;2008年12月,在新闻出版总署下发的《农村书屋重点出版物推荐目录》79种期刊里,《小说选刊》成了名副其实的名刊;2009年,《小说选刊》又入选了80家中国邮政发行畅销报刊,昂首踏入中国80家畅销优秀邮发期刊行列,中国文学类期刊方阵中唯一获此殊荣的佼佼者!在这个风云际会的变革时代,《小说选刊》是如何成功地摸索出一条适合刊物发展的道路?《小说选刊》杂志主编杜卫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为文学,为读者”是其一贯的办刊理念。作为中国文学权威刊物,《小说选刊》从创刊伊始,就以严格的遴选标准和多元的艺术追求,成为当代中国文学的风向标和晴雨表。“贴着地面行走,与时下生活同步”创刊于1980年的《小说选刊》,其入选作品在大型文学评奖中的中奖率曾高达80%左右。加上它是由中国作协创办的刊物,在众多作家、评论家的眼中,它的分量相当重。“《小说选刊》是一本重要的刊物,它有与生俱来的责任担当,担负着引领文学思潮、推动文学创作、发现文学新人的使命。虽然面向市场,但不能以市场为导向。30年来,一贯如此。可以说,当代中国有影响的作家几乎都被《小说选刊》关注过。”杜卫东对记者说。但从2006年开始,《小说选刊》的封面突然出现了一个嘴叼馒头而笑的民工形象,这本纯文学选刊杂志的变脸一时成了当时的新闻事件。贾平凹郑重地说,《小说选刊》改版是“发生了一桩大事”,“这本杂志素来的庄严相一下子变了——形象的改变,昭示着文学观的改变。”这个改变是新任主编杜卫东走马上任后发生的。2006年,《小说选刊》重新理清了编辑思路,进行了幅度较大的改版,明确了“现实关照,人文情怀,独特视角,中国气派”的办刊宗旨,并提出了“贴着地面行走,与时下生活同步”的编辑理念。“前一句话是‘三贴近’的一种文学性表述,后一句话有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文学要走进身边的历史,忠实地、艺术地再现时下的生活;二是作品所反映的虽不是时下的生活,但却要为时下的读者所关注。由此,我们踏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康庄大道,那就是倡导文学回归常识,既要坚守自己的文学风格,又要尊重读者的阅读期待,办一份老百姓愿意看、喜欢看、看得懂的文学期刊。”杜卫东说。记者了解到,对于《小说选刊》的改版,市场反应热烈。在短暂的适应期过后,从改版第二期开始,杂志发行量就有了攀升。2007年,在定价从6.5元涨到8元的情况下,邮发数增长了15.8%,民营渠道发行数增长了15.38%。2008年,在定价从8元涨到10元的情况下,邮发数又增长了35.56%,民营渠道发行数增长了11.54%。选稿时刻牢记又“快”又“新”“《小说选刊》改版以后,高扬现实观照、人文情怀的旗帜,倡导现实主义的美学原则,以至于有人误以为我们放弃了小说艺术的高地。事实上,我们从没有放弃小说的艺术标准,始终欢迎既具有深刻精神内涵,又有明确的现实指向的作品。此外,我们坚持开放的姿态办刊,倡导现实主义的同时,不排斥其他风格、流派的优秀作品。”杜卫东说。杜卫东告诉记者,改版后的《小说选刊》,坚持现实主义美学原则,但警惕伪现实主义对现实主义的解构;弘扬道德理想精神,拒斥审丑、媚俗;强调关注现实和凸显小说的正面价值,强调小说的故事性,但同样强调小说的艺术品质,强调形式探索的重要性;强调关注中国经验、中国情感、中国精神和中国审美。在实践中,选登的作品在坚持艺术探索和思想深度的同时,强调作品的现实关怀。在读者定位上坚持兼容并蓄,既尊重文学界的权威评价,也尊重社会读者的审美眼光。《小说选刊》对底层文学高度关注并大力推动,使这一新的社会思潮成功回归,并成为最近几年最响亮的文学声音和最有力的文学主张。同时,不吝版面,推出了一系列弘扬道德理想精神,拒斥审丑、媚俗的作品,在文学界引发了一股精神和情感的热流。比如,针对下半身写作流行,一些作家离开性似乎就不会写作的弊端,《小说选刊》不仅在选稿时拒绝这样的作品,而且还多次在“阅读与阐释”、“责编稿签”及评论文章中旗帜鲜明地批评这种不良倾向。“4年来,《小说选刊》时刻牢记又‘快’又‘新’这一原则,总是尽最大努力把内容积极、思想敏锐、艺术上乘的小说在第一时间推选给读者。在同类期刊中,我们是唯一只压一期选稿的杂志,这样无形中就给编辑增加了很大的选稿难度,每期发稿,我们的编辑都必须要夜以继日地从上百家文学期刊中遴选佳作。”杜卫东说。“零风险订阅”多层次发行网凡是订阅的读者,如果对刊物不满意,可凭刊物和订阅凭证得到全额退款……2008年,《小说选刊》在全国期刊界创新性地推出“零风险订阅”,此政策连续几年实行以来,在广大读者中产生了强烈反响。记者了解到,时至今日,仅有一名读者要求并及时得到了退款。“这项措施的实施与推广,为《小说选刊》赢得了广泛的美誉,也使《小说选刊》自觉地形成了一种自我约束、自我激励、自我更新的功能,保证和促进了《小说选刊》的可持续发展。同时,经过几年来的不懈努力,《小说选刊》扭转了刊物邮发数连续几年下滑的局面,邮发数在两次调价的情况下,实现3年正增长,保持了逆市而行的稳步上升。”杜卫东说。除“零风险订阅”外,《小说选刊》还有一个创举,就是联合企业热心文学的有识之士免费向全国2.5万名农民工、1000名在读博士以及西南边防哨所的官兵寄赠刊物,这在全国也是首创。此外,记者了解到,在发行方式上,《小说选刊》的特色是全方位推进,然后再各个突破,巩固阵地,扩大战线。事实上,《小说选刊》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套科学有效的发行方式,即立足主渠道,巩固民营渠道,拓展特殊渠道。“主渠道历来是期刊走向市场最快捷、最宽阔的通道,《小说选刊》一直重视并充分利用这条通道。《小说选刊》还积极利用民营渠道灵活、畅达的特点,把发行的触角延伸到了四面八方。与此同时,我们注重寻找新的发行增长点,积极开辟特殊直销渠道,形成了由主渠道、民营渠道和特殊渠道构成的三位一体的多层次发行网络,注意扫除发行盲点,使我们不停地向着‘有读者的地方,就有《小说选刊》’的目标步步挺进。”杜卫东说。

70年代末、80年代初,“伤痕文学”掀起的热潮波及纯文学期刊的兴起,一时间,各地文学期刊蓬勃发展,其中《收获》、《人民文学》、《十月》、《当代》脱颖而出,被誉为“四大名旦”。发行量最大的是《人民文学》,曾达100多万册。

这些年,文学期刊发行量呈普遍下降趋势,《小说选刊》的发行量却不断爆出逆袭的消息:2010年,10万份左右;2011年,11万份左右;2012年,14万份左右;2013年,15万份左右。本报记者深入《小说选刊》杂志编辑部,探究其发行量逆袭要领。

这种红红火火的状况并没能维持多久。《收获》最先声明告急,80年代、90年代两次提出难以为继,引起人们的关注。“抢救”地方性的纯文学期刊呼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些激愤的情绪。

问:时尚界有些杂志装帧高档,发行量奇高;有些文学期刊也装帧高档,一看就很高端,为什么却反而销售不动?

改版:你方唱罢我登场

答:不少人认为:“拿一本《人民文学》、《收获》杂志,怕别人说我装文艺,而拿一本《小说选刊》却觉得很合适。”也有人认为:“《小说选刊》质量不错,但为她的装帧不时尚感到遗憾。”《人民文学》、《收获》杂志都是目前我国发行量最高的几家文学期刊之一。现在的文学期刊市场,也存在一个市场细分的问题。装帧既与成本挂钩,也和刊物定位、主旨有关。《小说选刊》希望以一种朴素的、接地气的面貌,而不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来贡献最好的作品。因为毕竟“内容为王”。

纯文学期刊怎么了?人们在困惑中反思,因为它们纷纷开始改版或者转型。其中颇引人注目的包括:《湖南文学》由省级文学期刊改为文化时尚杂志《母语》;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中华文学选刊》改变了以往只刊登当代小说、散文、诗歌等纯文学作品的做法,而把视点更偏重在文学评论、作家新书和一些热点话题上;创办了20多年的大型文学刊物《百花洲》也改为女性文学专刊,在所设的一些栏目中只刊登女作家的小说和男作家反映女性生活和女性命运、“且不含男权思想”的小说。而作为新中国第一份全国性文学期刊、曾经举足轻重的《人民文学》,也从今年第10期开始,加入了这支改版大军,由单一的文学刊物向综合性的文化刊物转变,打破了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的传统文类界限,开创“跨文体写作”。刊载小说的比重下降,广义的散文的数量上升,对非虚构的叙事作品十分关注,这意味着《人民文学》将大力关注流动的现实生活。《人民文学》宣称:改版的目的是“在坚持纯文学立场的同时,面向市场、面向读者、面向变化着的文化环境”。《大家》杂志则别出心裁,打出了这样的广告语——“张艺谋、阿城、崔永元实话实说:我们读《大家》杂志。您呢?”《北京文学》月刊的执行副主编杨晓升向记者介绍,《北京文学》在走过半个世纪的历程之后,要一改传统文学期刊在计划经济下只为作家服务,“阳春白雪”的状况,取而代之为在市场经济下全面开放,为大众读者服务,“雅俗共赏”。因此从2001年第一期开始,《北京文学》将推出“龙头栏目”《现实中国》,采用更直观、信息量更大的报告文学体裁报道公众关心的社会问题、事件及人物。此外,还将开设《作家人气榜》、《小说盛宴》、《文化观察》、《网络奇文》等新栏目,并通过《阅读参考》和《纸上交流》两个栏目,力求全方位满足读者的需要。 中国期刊协会会长张伯海说,关于文学期刊怎么生存,人们呼吁了近20年时间。这20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20年,是出版物蓬勃发展的20年,这样的客观环境,文学期刊生存不下去,实质在于纯文学期刊无法或者不会适应市场机制的大环境。

《小说选刊》靠的是“内容为王”的法宝,永远不会降低入选内容的标准来伤害我们的读者,降低小说质量不能让我们的发行量增长。无论是小说评奖还是改编成影视作品,《小说选刊》选过的作品都很多,“内容为王”永不过时。

生存:你走金光道我有独木桥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说选刊》靠的是,发行量较改版前增长35%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