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富有风铃的欢喜吗,悦耳的风铃声不就是风的言

富有风铃的欢喜吗,悦耳的风铃声不就是风的言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3-18

  在每个有风的日子里,我喜欢看流云,千奇百怪的,形态各异的,浓妆淡抹的,轻重缓急的。无论怎样,它总在暗示着一种语言,流露着一种心声似的;我喜欢绕着看穿云雾,从狭小的空隙间寻找高远的蔚蓝天空。只要你凝神去寻,总会发现意想不到的欣喜和收获,如有飞燕穿过或流星疾驰。当然白昼看不到流星,但幻影也是犹可的;我喜欢看花草枝叶舞动的身影,仿佛有无数温热纤细的手在轻抚,它们不停地欢快舞蹈着,唱着属于它们自己心悦的歌。即使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或天昏地暗,它们却更加高歌而舞,更表现了一种坚定和顽强,象沿袭了一种凝聚的民族精神;我喜欢安详幽静的湖水,在周围横竖歪斜以不同姿势站立的茂密老树、青枝护卫下,有悠闲欢快的多彩鱼儿不断相依穿行。听着远近岸上蛙鸣虫叫的歌声,在做着温馨甜蜜的梦。微风吹来,阵阵涟漪依次荡开,又象是轻风吹动下多情少女的裙摆,飘荡着丝丝幽香传向远方。

7、风是无形的,枝叶便是风舞动的影子,花朵是映衬着风的笑脸,悦耳的风铃声不就是风的语言么。

风没有方向的吹过,在熙攘的街头,他把一串长长的风铃挂在脖子上,丁当作响的横穿整条街。
  天刚刚放晴,她坐在公园的椅上安祥的吹着风,花白的发丝在风中摇曳,没有任何方向的摇曳。
  人很多,他的风铃在拥挤的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风铃每响一次,几乎都会有人对他侧目,他无暇顾及这些,依旧旁若无人的在街上移动。过马路、等红灯、穿街过巷,向着目的地慢慢逼近。
  风刮起一个塑料袋,在公园里飞行,肆无忌惮飞行,不肯停下。像一个无处安家的游子,四处游荡。她的眼睛跟着苍白的塑料袋移动,然后穿越整个公园。
  仿佛一个世幻一般,她自言自语的说。白了头,皱纹慢慢增多。真的是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她耳边的风铃声似乎从来就没有断绝过。
  谁家的宠物狗在树林深处狂吠,惊起一群弱小的不知名的鸟儿腾着翅膀飞向蓝色的天空,变成黑影消失在她浑浊的眼眸里。
  她的眼泪忽然间就流了出来。时光追朔到二十年前。
  她和他郎才女貌。每日在城市深处遨游。日出日落,在每一个蕴含幸福的微笑背后。
  她酷爱风铃,在粘满花糊纸的窗口,时常可以看到一串涂着紫色漆花的铜铃,丁当的摇曳着。
  她每天听着这种清脆的铃声入睡,她觉得这是天使的声音,彻夜地守侯在她的窗前叮咛。她是一个佛教徒,信释伽牟尼,信观音大士,她的胸前挂着一个观世音的玉坠子,洁白得没有任何瑕疵。
  
  他是一个退伍的军人,在部队里立过功,受过伤。右耳没有任何听力。他每天保持着微笑四十五度嘴角上场的姿态。这也是他吸引她的地方。他让她觉得他像个天使,阳光明媚的洒在她不曾肥活的心田。
  他会做风铃,总是变幻着各种式样隔三差五的把一串崭新的风铃挂在她的床头。然后,闭上眼睛感受着她睡觉时均匀的呼吸和有节奏的风铃响,直到笑出声。
  她喜欢贴着他的右耳细语。她知道他听不见,她在他的右耳边说过许多关于自己的故事。也讲过她爱他。说完后,她会长呈一口气,然后枕着他的手臂安然睡去。
  她喜欢听他讲部队里的故事,尽管枯燥乏味。但她每天都会竖着耳朵倾听,生怕会漏掉一个字。他讲到他立功的情节时,她的眼神简直无限的崇敬与爱怜。
  怎会如此?天使般的男人怎会有缺限?她在心里说。但她从未嫌弃过。
  枯燥无味的日子被他们甜蜜细腻的度过。这座城市依旧每天日升日落,刮风和下雨。
  有一天,她突然发现窗口的风铃消失不见,那原本飘着天使般轻柔的声音的窗台,此刻已空空荡荡。
  她蹲下身,无力地抽泣。忽然,她发了疯一般跑向楼下在花丛中四处寻觅。她的眼神由无限希望变成彻底失望。她坐在草地上,无力的点起了一根烟。
  陡然,那阵熟悉的铃声,再次响起,她像是一个被长埋在地底的幽灵,忽然间听到上帝的如唤,她扔掉烟头,循声望去。
  一个胖墩墩的小孩正拿着她的天使,悠悠而过。
  她追了过去。
  小孩子正准备过到马路对面,她在红灯下,抓住了小孩,像疯子一样,抢过了那串紫色风铃。
  丁丁当当,风铃散落一地,发出刺耳的尖叫。孩子吓得大哭,揉着眼泪穿越马路。绿灯亮起,接着震耳欲聋的刹车声和一阵腥臭的血液味。
  她目瞪口呆的站在路灯下,手里断了的风铃线随着风悲伤的摇冒泡。孩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鲜红的血模糊了孩子的脸,还有四处溅开的暗黄的液体。
  她泪眼模糊,却没有哭出声响,透过滚烫的泪珠,她看到他苍白着脸扑向孩子的尸体,失声痛哭。她第一次看到他如此痛苦,第一次看到他血红的双眼流出的泪滴。
  她大脑空白,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一直站一直站,直到旁边那盏路灯在她的头顶洒下一层淡淡的泛黄的光晕。
  他咆哮着冲她吼:那是我的亲侄儿。
  她没有言语,只是眼泪不停的掉,像要把一辈子的泪水在此刻都流光。
  “他喜欢那串风铃,我摘下给他玩耍,满足他的童心。”他终于平静下来点上一根烟喃喃地说。但那更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离开,她留下来继续生活。带着无限的内疚,带着他临走时的一句话痛苦地活着。
  他说:“我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你,我也无法面对杀死自己亲人的人,对不起。”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喉咙哽咽了一下,但他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里却没有任何哭腔。“我会给自己时间,如果我无法忘记你的话,我会回来找你,带着风铃。”然后,他转身离开,不等她回答。
  有些事,或许经历过,就会在心底扎下根,然后一直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块血细胞,每一寸毛发。
  我为何等你?我何苦等你?她想。阴影总会在烈日下出现,但晚霞落尽时,又将尘归尘,土归土,没有任何影子之说,直到清冷的月光再度爬上凋残的树梢。
  于是,她结婚,然后离婚。再结婚,再离婚。
  她很想为人妻,为人母,她很想死心踏地的跟着一个男人,平淡一生。她天真的以为,她已忘记那段过去的伤痛。
  时间残忍的告诉她:你没有,你从不曾忘记,从不曾。
  直到他打来电话。她已无兴趣知道他的音信和他的联系方式。可是,他真的回来了,带着风铃回来了,此时正穿街过巷的往这边赶来。这说明,他这二十年来也无法释怀。
  二十年是足可以抚平任何伤口的,二十年,多么漫长的字眼,正如她所说,仿佛一个世纪。
  他说:“我不怪你了,真的不怪你了。”
  她说:“我在公园等你。”
  她依旧等在公园的长椅上,二十年前的那血腥的画面又在脑海重现。然后盈湿了眼眶。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还会为二十年前的往事落泪。更何况,那错是因为她太在乎他天使一样的风铃。
  她又笑了,如此落泪,如此笑。她觉得自己疯了。
  然后,她看到他出现在眼前。脖子上挂着一串风铃。她把花白的刘海撩向耳后,怔怔地看着他。
  他也老了,胡须花白,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像六十岁的老头。
  她又何尝不是?
  他开口:“这些年,可好?”
  她答:“很好。”
  他说:“我不好,我忘不了你,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一种意志和精神的折磨。”
  她说:“何必离开?”
  他说:“因为我曾经是那么的想忘记你,但事与愿违。”
  她笑。
  
  他把风铃递到她的手上,抓起她褶皱手。她下意识的收回。
  他看着她,没有任何面部表情。
  “我今天来只是想和你说,我为你疯过,如同你死去的侄儿和那串断掉的风铃,都是过去。二十年了,我无力承受这么重的承诺。你我早就在那时错过,你明白什么是错过吗?就是你我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走越远,直到谁也看不见。就像我们现在距离。”
  她说完,转身离开。风嘎然而止。
  他站在原地,手中的风铃掉落,发出沉重的响声,像是敲响二十年前往事的大门。
  他崩溃。泪水透过指缝掉在地上,瞬间被风干,无迹可寻。
  宣纸太薄,笔墨太苍,红颜易笑,浊酒断肠。只是沧海桑田,你已不在,我又怎幽幽释怀。

  无论无风、有风的日子,风的影子总是消磨不掉了。我也不再寂寞,因为我的胸前总有一串摇曳的风铃。

8、平安灯的左侧是一挂金属风铃,风铃是居家的吉祥之物,寓意吉祥非佛陀莫属。六柱中空的金属风铃上雕刻着心经,悬挂的木牌刻画着观音菩萨端坐于莲花之上,清风拂过,每一声悦耳的风铃响起,就是在念颂一遍心经我在风铃的旁边挂了一盆荷叶吊兰,菩萨宝座莲花台,虽然不见莲花,但愿那蓊郁的荷叶能合了观音菩萨的心愿。我很钟爱居室的这个角落,宁静雅致中蕴涵着深深禅意。

  风是无形的,枝叶便是风舞动的影子,花朵是映衬着风的笑脸,悦耳的风铃声不就是风的语言么。

1、沙沙,沙沙耳畔重新萦绕着熟悉之音。白杨叶低低语,伊人的面庞缓慢浮现在记忆里,亦真亦幻。

  我总感觉胸前系挂着一串风铃,在每个无风、有风的日子里。我从未听它有任何响动,但感觉它在不停摇曳,时时触动着我的心房,牵系着我每一根神经。

10、我倾听着你的哭泣,静静滑落的眼泪,缓缓流动的空气。风,吹乱了你的思绪,铃,打破了我的沉默,请再坚强些吧,这不是真的你;请学会释怀吧,这才是你的真;拭去眼角的眼泪,走出惆怅的笼罩,忘却曾经的俳徊,挥去心中的忧豫,天亦长地亦久,风已去铃仍在,往事如风,吹动了铃。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富有风铃的欢喜吗,悦耳的风铃声不就是风的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