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顺虏邦昌,折从阮之子

顺虏邦昌,折从阮之子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2

君起盘古,人使亚当。 明皇化萼,灵运池塘。

昨日阅读1小时,总计251小时,第237日。

祖先:折兰王(出匈奴折兰王之后。为古代匈奴族折兰氏、鲜卑族折娄氏所改)、折文子、折侯折象 鲜卑匈奴折氏郡望洛阳。五代折氏不是鲜卑匈奴后裔。

神威翼德,义勇云长。 羿雄射日,衍愤飞霜。

读吕思勉《两晋南北朝史》至27%

第一代:折宗本

王祥求鲤,叔向埋羊。 亮方管乐,勒比高光。

宋武帝之伐姚秦,魏明元虽以屈于兵力,未能救,然其心实未尝一日而忘南牧,故武帝甫崩,而兵衅即起。宋文帝与魏大武,同年建元。(元嘉、始光。)宋方尽力于景平逆党,魏亦北伐柔然,西攻赫连,故其初年,疆埸无事。至元嘉七年,(魏神三年。)文帝乃欲大举以复河南。是岁,三月,诏到彦之统徐州刺史王仲德、兖州刺史竺灵秀舟师入河。段宏精骑八千,直指虎牢。豫州刺史刘德,劲勇一万,与相犄角。长沙王义欣(武帝仲弟长沙景王道怜之子。)出镇彭城,监诸军事。文帝先遣殿中将军田奇告魏:“河南旧是宋土,中为彼所侵。今当修复旧境。不关河北。”大武大怒,谓奇曰:“我生头发未燥,便闻河南是我家地,此岂可得?必进军,权当敛戍相避,须冬行地净,河冰合,自更取之。”彦之进军,虏悉敛河南戍归北。彦之留朱修之(序孙。)守滑台,尹冲守虎牢,杜骥守金墉,而自还东平。(汉国,治无盐,在今山东东平县东。晋治须昌,在今东平县西北。)十一月,虏将叔孙建、长孙道生济河。彦之将回师,垣护之以书谏,(护之时以殿中将军随彦之北伐。)谓宜使竺灵秀进滑台,助修之固守,而大军进拟河北。彦之不听,自历城焚舟,弃甲,南走彭城。(历城,汉县,今山东历城县。时为兖州治。)竺灵秀亦弃须昌奔湖陆。于是洛阳、金塘、虎牢,并为魏将安颉及司马楚之所陷。杜骥奔走。尹冲众溃而死。颉与楚之遂攻滑台。宋遣檀道济往援。叔孙建、长孙道生拒之。道济兵寡,不得进。八年,(魏神四年。)二月,滑台陷。修之没虏。道济仅于历城全军而还。初遣彦之,资实甚盛,及还,凡百荡尽,府藏为空。下狱免。竺灵秀以弃军伏诛。此等人即不论其立心如何,其力亦不足用。故魏人是时,亦不能守河南,宋师至,即不得不敛戍以避。而惜乎宋之兵力,未能一举而大创之,使其马首不敢复南乡也。

第二代:折宗本之子:折嗣伦

世南书监,晁错智囊。 昌囚羑里,收遁首阳。

魏守宰贪残之甚,观其《本纪》所载整顿吏治之事之频繁,即可见之。魏人非知吏治者,政令之峻切,不足见其恤民之心,只足见其官方之坏耳。道武都平城之岁,即遣使循行郡国,举奏守宰不如法者,亲览察黜陟之,此犹可诿曰:戡定之初也。明元帝神瑞元年,十一月,诏使者巡行诸州,校阅守宰资财。非自家所赍,悉簿为臧,守宰不如法者,听百姓诣阙告之,可见贪取及违法者之多。二年,三月,诏以刺史守宰,率多逋惰,今年赀调县违者,谪出家财以充,不听征发于民,又可见其下既病民,上又病国也。大武帝始光四年,十二月,行幸中山,守宰以贪污免者十数人。神元年,正月,以天下守令多非法,精选忠良悉代之。大延三年,五月,诏天下吏民,得举告守令之不如法者。真君四年,六月,诏复民赀赋三年,其田租岁输如常,牧守不得妄有征发。可见至大武之世,吏治亦迄未尝善也。

第三代:折嗣伦之子:折从阮

轼攻正叔,浚沮李纲。 降金刘豫,顺虏邦昌。

元嘉二十七年之役,诸路丧败,惟关陕一军,所向克捷,足见关中民气之可用。《魏 · 本纪》:真君八年,六月,西征诸将元处真等,坐盗没军资,所在虏掠,臧各千万计,并斩之。当师徒桡败,敌焰方张之日,而其所为如此,其为中国驱除亦至矣。而宋文帝于此,仅加吴以爵号,使雍、梁遣兵界上援接,竟亦不出,可谓之善乘机者邪?

第四代:折从阮之子:折德扆

瑜烧赤壁,轼谪黄冈。 马融绛帐,李贺锦囊。

元嘉七年战后,宋、魏复通好,信使每年不绝。盖宋文帝虽志复河南,而身既婴疾,又为介弟所逼,内忧未弭,未有长策;魏方以柔然为事,北方割据诸国,亦尚未尽灭;故彼此暂获相安也。二十年,魏伐柔然,有鹿浑谷之败;继以薛永宗、盖吴之举义;其势孔亟,顾于二十二年,使永昌王仁、高凉王那略淮、泗以北,各迁数千户而去,其意盖以示强。至二十七年,(魏真君十一年。)魏内忧既澹,北寇亦抒,二月,魏主乃自将入寇。攻汝南。陈、南顿大守郑琨汝南、颍川大守郭道隐并委守走。虏钞略淮西六郡,杀戮甚多。因围县瓠。南平王铄时镇寿阳,遣陈宪行郡事。时城内战士,不满千人,而宪婴城固守,四十余日,所杀伤万计,虏卒不能克,其功亦伟矣。大武遣永昌王仁步骑六万,将所略六郡生口,北屯汝阳。时武陵王骏镇彭城,文帝敕遣千骑赍三日粮袭之,以参军刘泰之为帅。杀三千余人,烧其辎重。虏众一时散走。而汝南城南,有虏一幢,登城望见泰之无继,又有别帅自虎牢至,因引出击之。泰之败死。大武惟恐寿阳有救兵,不以彭城为虑,及闻汝阳败,又传彭城有系军,大惧,谓其众曰:“今年将堕人计中,”即烧攻具欲走,会泰之死问续至,乃停。

第五代:折德扆之子:折御勋、折御卿、金刀令婆无佞侯折赛花

昙迁营葬,脂习临丧。 仁裕诗窖,刘式墨庄。

元嘉二十七年,七月,宋文帝大举北伐。命王玄谟率沈庆之、申坦前驱入河,青、冀二州刺史萧斌为之统帅。臧质勒东宫禁兵,统王方回、刘康祖、梁坦径造许、洛。徐、兖二州刺史武陵王骏,豫州刺史南平王铄,东西齐举。大尉江夏王义恭,出次彭城,为众军节度。又诏梁、南、北秦三州刺史刘秀之统杨文德及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刘弘宗,震荡汧、陇。萧思话部枝坦、刘德愿由武关。玄谟取碻磝。进攻滑台,积旬不克。九月,魏大武自将南下。十月,渡河。时玄谟军众亦盛,器械甚精。垣护之驰书劝其急攻,(护之时为钟离大守,随玄谟入河。)不从,遽奔退。麾下散亡略尽。护之时以百舸据石济,魏军悉牵玄谟水军大艚,连以铁锁三重,断河以绝其还路。河水迅急,护之中流而下,每至铁锁,以长柯斧断之,惟失一舸,留戍麋沟。沈庆之与萧斌留碻磝。斌遣庆之率五千人往救。庆之曰:“玄谟兵疲众老,虏寇已逼,各军营万人,乃可进耳。少军轻往,必无益也。”斌固遣之,而玄谟已退。斌以前驱败绩,欲死固碻磝。庆之固争,乃退还历城。玄谟自以退败,求戍碻磝。江夏王以为不可守,召令还。(二十八年正月,亦至历城。)魏大武自碻磝而南。永昌王仁(《宋书》作库仁真)。发关西兵趋汝、颍,高凉王那(《宋书》作高渠王阿斗埿)。自青州道并南出。诸镇悉敛民保城。十一月,大武至邹山。戍主崔邪利败役。虏众进趋彭城。彭城众力虽多,而军食不足,历城众少而食多。沈庆之欲以车营为函箱,陈精兵为外翼,奉二王直趋历城。义恭长史何勖欲席卷奔郁洲,自海道还都。骏长史张畅言:“食虽少,旦夕未至窘乏。一摇动,则奔溃不可止矣。”骏然之,义恭乃止。

第六代:

刘琨啸月,伯奇履霜。 塞翁失马,臧毂亡羊。

自景平之初,至于元嘉之末,宋、魏战争,历三十年,宋多败衄,北强南弱之形势,由此遂成,此实关系南北朝百六十年之大局,非徒一时之得失也。综其失策,凡有数端:夫以大势言之,则拓跋氏实当五胡之末运。然占地既广,为力自雄;又代北距中原远,欲一举而覆其巢穴,殊非易事;故宋欲魏,实未可以轻心掉之。夫欲攻代北者,非徒自江、淮出兵,远不相及也,即河南犹虞其声势之不接,故欲攻代北,非以河北及关中为根据不可。当元嘉五年之时,谢灵运尝上书劝伐河北。其言有曰:“北境自染逆虏,穷苦备罹。征调赋敛,靡有止已。所求不获,辄致诛殒。身祸家破,阖门比屋。”“或惩关西之败,而谓河北难守,二境形势,表里不同。关西杂居,种类不一,河北悉是旧户,差无杂人。”灵运固非经略之才,斯言则不能谓为无理。盖吴举义,元景西征,胡、蜀、氐、羌,莫不响应,关中如此,岂况河北?故谓河北、关中不可复者非也。然河北、关中虽可取,亦必我有以取之。欲取河北,必先固河南,欲固河南,必先实淮土;而欲取关中,则必经营宛、洛与蜀、汉。自晋之东渡,置北方于度外久矣。宋武虽南燕,覆后秦,然受命已在末年,经略未遑远及。史家病其“绵河置守,兵孤援阔”,(《何承天传论》。)景平丧败,职此之由。

折御勋之子:折惟正、折惟信、折惟昌、折惟忠、折惟质

寇公枯竹,召伯甘棠。 匡衡凿壁,孙敬悬梁。

观其屡攻城不能克;又其战胜,若兵力相当,则恒由宋将帅怯懦,不则宋人恒能以少制众,杀伤过当可知。然则魏人攻城既非所长,野战亦无把握,论其兵力,实尚不逮南朝,而宋顾屡为所困者?魏人于中国无所爱惜,恃其骑兵剽捷,专以杀掠为务。故宋与之遇,师徒之覆败,所损尚浅,而人民之涂炭,受祸实深。经其剽略之地,元气大伤,不徒进取,即守御亦不易言矣。故魏欲避战,而宋斯时之长策,则在与之决战。欲与之决战,则非有骑兵不可。

折御卿之子:折海超

衣芦闵损,扇枕黄香。 婴扶赵武,籍杀怀王。

文帝北伐,虽云丧败,然其时境域如故,使有大有为之君,吊死扶伤,厉兵秣马,固未尝不可徐图恢复也。乃北伐未几,身死逆子之手,兵端既启,骨肉相屠,卒授异姓以篡夺之隙。丧乱弘多,自不暇于外攘,不惟河南不可复,即淮北亦不能守矣。哀哉!

第七代:

魏徵妩媚,阮籍猖狂。 雕龙刘勰,愍骥应玚。

折惟忠之子:折继闵、折继祖、折继世

御车泰豆,习射纪昌。 异人彦博,男子天祥。

其他:折继宣、折继长

忠贞古弼,奇节任棠。 何晏谈易,郭象注庄。

第八代: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顺虏邦昌,折从阮之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