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童子奇笑眯眯的说,公瑾醇醪

童子奇笑眯眯的说,公瑾醇醪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2

禹承虞舜,说相殷高。 韩侯敝袴,张禄绨袍。

怪物猎人世界弓/操虫棍最终进化武器有哪些?全武器最终进化武器一览时间:2018-02-10

“不先请到贵友,阁下又岂会乖乖来此。” 童子奇不客气说:“哇操,你有什么狗屎条件,干干脆脆说出来。” “嘿嘿。”金衣汉子阴阴一笑,回答:“条件很简单,只要阁下自裁,本座立刻把贵友放了。” 童子奇大吃一惊,反道:“你先把她放了,我才死给你看。” 金衣汉子“哈哈”大笑,说:“那有这么便宜的事?” “哇操,你们要我性命,目的何在?难道我玩了你妈,嫖了你老婆,你非要乐我不可呢?” 闻言,金衣汉子笑声陡敛,不植道:“你不要光逞口舌之快。” 童子奇汉为然,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 “就你刚才说的话,已经足讼你死十八次。” “哇操,此话言之太早。”童子奇轻笑一声:“嘿嘿,你敢跟我们斗一斗吗?” “阁下不顾贵友安全?” 童子奇大声狂笑道:“哈哈……你们人多势众,我单枪匹马都不怕,你以此要肋,岂不笑破人家内裤?” 金衣汉子也大笑说:“阁下自视甚高,本座便如你之愿,免得你死不瞑目。” “哗……” 童子奇展开了摺扇,笑嘻嘻问:“哇操,凡地武林中人,你看不顺眼的都要杀?” “顺我者生,逆我者死。” 金衣汉子也抽刀,反问他:“阁下还有遗言吗?” 童芋奇抱拳道“多谢你的美意,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不知道你老大是否也有未完了之事,要我替你完成的?“ 金衣汉子听了,不怒反笑说:“童子鸡,现在还存侥幸之心?本座念你是个孩子,答应你的要求,好,咱单对单放手一搏。” 闻言,童子奇神采飞扬,目中精光大盛,摇了摇手中扇子说;“那你快发招吧,我赢了,还要和小碧培养感情。” 金衣汉子喝道:“你们退下。” “是。” 手下应声后退。 金衣汉子刀一抡,手腕一翻,泛起了刀花,攻向童子奇要害。 童子奇怪叫道:“哇操,一刀五式,好帅的功夫。” 招扇连挥,“啪啪啪……”连响五声,刀光登时一敛。 “幸好。” “阁下果然名不虚传,再接我这一刀。” 金衣汉子话音刚落,手中的刀飞也似的到他咽喉。 童子奇见对方来势迅速,不由吃了一惊,急切间,把身子移开三尺,让过来刀,右手出扇切了过去。 “喇” 摺扇挟着破风之声,一瞬间,已至对方手臂之上。 金衣汉子手往下沉,连闪带攻,急削童子奇左臂。 “嗳呀,完蛋操了。” 童子奇回身抢救,“啪”的一声,扇刀之间飞出了一蓬火花。 “阿弥陀佛,阎王无心收我,哇操,你白费力气了。” 这一招之后,两人越斗越快。 童子奇一口气连攻了三十六手。 金衣汉子回了二十五刀。 可是,他每刀都有几个变化,仍从容不迫,把童子奇的剑招化解。 虽然金衣汉子没紫东来标捍,但是刀法丝毫不差,经验火候则更是老到狠辣。 喘息间,又交手过了百招,仍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呀一—” 金衣汉子猛地长啸一声,攻势如银河倒泻一刀紧似一刀,千层刀浪齐向对方卷去。 “哇操,又要我小命了。” 童子奇口中乱叫,可是心里面已摸清对方招式,他不声不响的冲起。 “去死吧。” 金衣汉子怒叱一声,双足疾殃,身子如同闪电,刀花也绞向他的双腿。 童子奇陡地缩腿曲腰,凌空打了个跟斗斜飞落下。 “哎哟,我怎么躲过的,连自己都不知道,真是奇了。” 金衣汉子一怔之下,童子奇已经落地了。 “喂,老大你告诉我好不好?” 转瞬间,形势主客互易,童子奇改攻他双脚,“嘎。” 金衣汉子倒袖口气,依样划葫芦,一个筋斗翻开。 可是,童子奇乃有备而来,他刚一动,童子奇立即窜前,摺扇抽冷攻击,斜刺在金衣汉子左臂上。 “哈哈,被我刺中了。” 金衣汉子急怒攻心,顿足一翻避了开。 他这一退,童子奇急进,手中的摺扇始终不离对方的心窝半尺。 “喂,你退出线外啦。” 须央退出了五丈,金衣汉子闻言停住脚步。 原来,他退至塔下石墙上,急切间左手反拍石墙,身子向上斜飞过来。 怎知,他左臂轻受伤,力道不足以使翻上第二层截据。 mpanel; 这时候,摺扇如影随形刺到,“哇操,我来也。” 千钩一发之际,金衣汉子左手在屋檐上一扳,身子将要翻上,蓦觉腿肚上一热,又中了他一扇。 童子奇猛吸一口气,再次拔身上升。 “哇操,痛不痛!?痛的话就快告饶,我很宽厚的。” 金衣汉子无心恋战,怒“哼”一声,翻身飞上第三层。 童子奇却紧追不舍,“唰”的几乎和对方同时落在第四层屋檐上。 “还追,气死我了。” 金衣汉子怒喝一声,一刀猛劈过去,他这一刀倾尽全力,存心与对方同归于尽。 “哇操,你不想活?小爷还要娶妻。” 童子奇扇藏在背后,双足一歪,斜闪两步。 金衣汉子那刀过猛,收势不及,向前跟跪冲出了几步,童子奇见机不可失,像毒蛇吐倍般猛刺他后背。 金衣汉子魂飞魄散,斗志全失,仓猝间,向下一伏,不料他小腿,受伤,力不从心,脚下一滑,身子直向塔下坠地。 童子奇飞身一扑,锲而不舍,笑道:“哇操,秦老大,何必来去匆匆?” 扇尖对准金衣汉子心窝,飞快刺了下去。 金衣汉子暗叹一声:“我完了。” “砰。”一声巨响。 木屑砖块四射。 第三层的一个窗洞,突然暴裂,一团紫云自塔内势如奔雷飞出。 金光一闪,一把刀向后直戮童子奇,这下变生肘腋,猝不及防,童子奇猛吃一惊,急切间收扇拧腰侧飞。 “卟”一声衣裂响。 后腰乍感一凉,童子奇心知中了一刀。 可是他却临危不乱,左足尖倏地蹬在右足面上,身子斜向三丈外飞落。 这些变化都在一眨眼间发生。“哎哟喂呀……” 惊呼声中,三条人影齐落在地上。 童子奇见偷袭他的人,仍是一个身空紫衣蒙面人,不由怒道:“哇操,又是你这个鬼。” 紫衣人“哼”了一声,回答:“老朋友,这次是第三次相逢,阁下一定还没忘!?” “三次?” 童子奇伸手在腰上连点数下,才将血止住了。 “哇操,你不必故作惊人之语,更无须嫁祸一人?你不是紫东来,到底你是什么人?” 紫衣人“哈哈”大笑,道:“等你到了阎王殿,本座自会告诉你。” 他又回头对金衣汉子道:“秦兄咱们一起上,尽快把这小子解决掉。” 童子奇笑眯眯的说:“哇拇,久闻黄同‘梅花刀’秦定,不问俗务,今天为何跑到这儿淌浑水?” 金衣汉子一颤,道:“你怎么认识秦某?” 童子奇“嘿嘿”冷笑说:“哇操,一刀五式,出招如五点梅花,江湖上除了黄山‘梅花刀’秦定之外,还有什么人?这么简单问题,用脚丫子想也知道。” 金衣大汉扯下蒙面金布,恨根地道:“阁下果然名不虚传,他日明机会,当必再行讨教一番。” 紫衣人急说:“秦兄此话……” 秦定似笑非笑道:“我已知道你的身份,哼哼,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紫衣人解释道:“秦兄,本座此来是奉帮主之命,如令咱们同袍,理应把私人恩怨搁在一边,共同对外才是,请秦兄助本座一臂之力。” 秦定腔色骤变,涩声说:“我念在刚才一刀解围之情,今日暂且寄下你一条命,异日相见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说罢,转身离去。 紫衣人不由急喝:“秦兄,帮主之前……” 秦定转首截口道:“帮主面前请代我传达一句,秦某与他之间的协议,已经无效,他可别怪我不顾信义。” 他身形一展动,虽然身上有伤,仍然走势快疾。 “信义”两字刚说完,身子已在树后消失。 童子奇冷冷道:“好了吧,我也不耐烦了。” 语音刚落,一扇直刺而出,扇至半途,陡然一偏,改攻对方胁下。 柴衣人单刀一抡,“啪”地一声,把摺扇格了开。 “哇操,小点力,你还是来真的?” 童子奇不欲久战,摺扇一沾即走,身一歪改刺对方左腿。 这下十分诡异,出人意外,紫衣人吃了一惊,跃空升起避过。 紫衣人十分标悍,一个倒立,头下脚上,单刀反刺童子奇头顶。 童子奇陡地长身而立,摺扇猛力一格。 “哇操,欠扁。” 紫衣人半空没处着力,当下谅被撞飞了。 童子奇一声虎吼,凌空冲起,扇尖急刺紫衣人后股。 “小心你的屁股见红。” 紫衣人吃惊不小,接连几个变化,都未能把童子奇摆脱。 他一咬牙,疾使“千斤坠”飞落地上,“中”的一声,肩膊同时一麻一热,喝道:“来人,帮本座把胡碧奸了。” “是。” 绿衣汉子应一声,声响震动了四野。 童子奇包怒攻心,喝道:“哇操,你们谁敢?” 话虽如此,他也不敢攻击。 紫衣见奸计得遑,顾木得包扎伤口阴森森的说:“如今,两条路任由你选择,一则继续拼命,本座绝非秦定,不会跟你单打独斗,二则你自断右臂,从此退出江湖,则可保住狗命,又可赢得美人妇,双飞双宿,过着神仙般的日子。童子奇你想清楚。” “嘿嘿。”紫衣人冷笑说:“形势如此,本座给你片刻考虑。” 童子寄回头一望胡碧,见他身子软软地靠在一个绿衣汉子身上,心头如同滴血,实在无法做决定。 一阵风吹来,树叶乱响。 “嘎。” 长空一声雁啼,使气份更加紧张。 紫衣人逼问他:“决定了没有?本座要下命令了。” 童子奇急叫:“哇操,等等。” “啊。” 一声惨叫要破了沉闷的气份。 紫衣人及童子奇同时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蒙面绿衣人,一脚踢开了同伴。 跟着,解开了胡碧的麻穴。 童子奇大喜急叫:“小碧。” 紫衣人心知情况有变,刀像猛虎出洞,凶暴异常,朝着童子奇的背砍过来。 胡碧尽管被制住麻穴,但听觉末失,过程也都一清二楚。 她目光触及童子奇,粉脸一变,急叫道:“童子鸡小心背后。” 电光厂火间,童子奇斜飞出一丈,半空中转过身来,大喝:“哇操,现在我可以全力跟你拼命了。” 忽然一关粗暴的声音传来:“童子鸡,你那个人是紫某的,这些喽罗给你解决。” 童子奇眼角一瞥,见那个救胡碧的绿衣人扯下面巾,又撕去身上衣衫。 他的双手不禁一停声音地透着几分惊喜:“哇操,紫东来?” 那人真是紫东来,他扯下绿衣,露出一身紫衫,金刀一挥砍倒了一人,身子如天马行空般,向紫衣人飞过去。 “当。”的一声。紫东来金刀一出,把对方的攻抛全部接下。 随之,对童子奇道:“哇操,快退下。” 童子奇急退一步,朗声说:“喂,多谢你的鸡婆。” 紫东来回答道:“我是冲着你口口声声说,对方不是‘紫东来’这句话的份上而已,绝非有心要救你,所以请你千万别会错意。” “吸呀,随便啦。” 童子奇立时回身,助胡碧对付蒙面人。 此刻他无穷念,扇出如风,一眨眼之间便解决了四、五个。 胡碧得他之助,精神大振,手起刀落,也砍倒了一个。 童子奇一边应战,一边不时眨眼,注视紫东来这—边。 只见紫东来刀似风,人如虎,一轮强攻,紫衣人抵挡不住,“蹬蹬蹬”连连后退数步。 转瞬间,紧衣人退至了文外,紫东来却毫不放松。一刀急过一刀,整个光幕罩住对方。 一会工夫,五下招就过去了。 紫东来已胜利在握,这才冷冷地道:“十招之内,我要取你你的狗头。” 紫衣人怒问:“阁下什么人,为何横插一手?” 紫东来“哈哈”一笑,学他语调说:“老朋友,你意然忘记了?” “你……”紫衣人心头大震,脱曰呼道:“你是‘金发’紫东来?” 紫东画傲然回答:“如假包换,战可久,你我旧帐未清,而今又假冒我的名头,四处招摇撞骗,我若不把你给劈了,岂能泄我胸头之气?” 紫衣人手上一慢,蒙面巾已被刀挑落,露出一张白哲的脸,轮廓十分俊俏,可惜眉宇间凶气迫人,更兼配上鹰鼻蛇跟,看来非常的阴险。 紫东来不禁大笑说:“哈哈,我从华阴追至渭南,又由滑南追至长安,今天让你从刀下逃脱,紫东来岂不笑掉江湖上人的大门牙吗?” 战可久,眉头一皱,道:“我与你有啥过节?为何不辞千里若苦苦追我?” 紫东来那柄金刀没停过,口中也跟着说:“十五年前、‘雁翔刀’唐高一门四十几口人命,能够不报吗?” “嘎?你……你是唐高的后人?”战可久脸钯霎时一变。 “唐高是紫某的姨丈,当年还好我机警,趴在一个家丁的尸旁,这才逃过了一死。” 战可久辩驳道:“我也是受雇于人,正主儿你不去找。反来寻小喽萝?” “正义儿?哈哈……他早就见阎王了。” “唐立被你杀了?” “哼,他改名唐占魁,藏在雷家庄,叫童子鸡宰掉啦。” “原来他改了句,怪不得连我也找不到。” “如今该轮到你了。” 紫东来厉声喝道,攻势更加凌厉。 “哎。” 战可久手稍慢,登时肩上中了一刀。 此刻他斗志全失,一双眼睛一直四处打量。 可惜,他手下已被童子奇,以及胡碧杀尽,现在他两正联袂迫近。 “啊……” 他突然大吼一声,使尽全力,连攻三十四力,这三十四力,刀刀贯满真力,而且还凶狠异常。 “铿铿……” 紫东来沉声应战,待他真气稍竭之际,突然递出一刀,这一刀从战可久刀式中的破绽一攻而入,刀尖在他肋下狠狠地裁了下,血光立即进出。 战可外的斗志,及真力也随着这一刀消失将尽,他喝道:“慢着。” 声如霹雷一般,紫东来不由怔任,金刀亦随之—慢。 战可久逞强的说:“我一生杀我无数,今天把命交给你也不算冤枉,但是,士可杀不可辱,我用不着你动手。” 话音刚落,忽然掉转刀头,一刀刺人自己的胸膛。 “你不能死” 紫东来怒叫一声,金力飞快地劈出,战可久一颗脑袋当堂离颈飞出。 童子奇忙说:“哇操,恭喜老哥报了大仇。” 胡碧抱拳感激说:“多谢紫大侠救命之恩,胡碧今生没齿难忘。” 紫东来昂首大笑,一边拭去刀上的血迹,一边道:“我出道五、六年,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大侠’,那天我在华阴与你决斗时,在半空见到战可久在墙外掠过,所以匆匆追出去。 可是却没追到,次日蜱下报告此獠取道渭南,我又追去渭南,再汕谓南追来长安。“ 他看了童子奇一眼。 “到了长安之后,无意中见有人有迷魂帕弄昏胡姑娘,接着街头便驶来一架马车,把胡始娘丢上马车那时我因失去战可久的踪迹,又见这批人的行动诡秘,因此便跟马车追下去。” “老哥可有其他发现?” 紫东来继续说下去:“马车故意在城中曲曲折折地走了一段路,便停在一间不太大的院子里,里而可有不少人。我怕打草惊蛇,不敢鲁莽闯入去,使在门口为断监视,直至今晨朦胧亮时,他们这些人才出来。” 紫东来喘了一口气,又道:“他们出了城门,便有人备了马匹等候,随即弃车乘马,当时我非常着急,生怕没有马匹会被甩掉。 恰巧,他们脸上都蒙上罩巾,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出招击倒—人,穿了他们的衣物,混大其中,因此跟来了这里。“童子奇脱口问:“哇操,这么说,他们埋伏在这附近,岂不有半天多时间?” 紫东来否认答道:“那倒没有,他们在离这四、五里处的一个山助里潜伏下来,直至秦定来到,才起程来这里。” 童子奇又问:“老哥可知道这伙人的来历?” 紫东来略一沉思,回答:“我在山渤处隐隐约约听他们说,下月便要正式宣布,成立一名叫‘盖世帮’。” “盖世帮。”童子奇不由笑道:“哇操,赖蛤蟆打哈欠,口气倒不小,不知帮主是谁呢?” 紫东来别开脸说:“这个这就不知道了,况且我只对战可久有兴趣,其他的人根本懒得去理他们。” 童子奇想了一想,目光露出询问之色。 “有件事想请问老哥,史太龙是否你杀的?” “史太龙?”紫东来停顿了下,反问道:“这人不是在长安的女人窝里?” “哇操,以前是在。” 紫东来蛮不在乎说:“我做事向来不怕人知,但老实说,这人的名字我还是头一次到,而且我进关二个月,前后杀死了三个人,都是二一中年前杀害我姨丈的凶手。” 童子奇心头为之一松,他实在也不希望紫东来是杀死史太龙的凶手。 “哇操,再问一句,老哥有没有在长安时花馆,杀死一个名叫‘金枝’及‘桂花’的歌妓?”紫东来“哈哈”一笑说:“我平生从不足花街柳巷,更不会无端端去那里杀人。”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家师跟令师虽然有—段渊源,但你我绝不能‘以师兄弟’相称,你也不要白费心机,来套这层关系。” “哇操,这为什么?” “此甩家师遗命,紫东来虽然不肖,却还不敢违背师命。” “唉。”童子奇叹道:“你这又何苦呢?” 紫东来冷冷说:“你准备好了没有,可以亮扇子了。” 童子奇不由一愕,道:“怎么,你要玩真的……” 紫东来脸色倏觉说:“这也是家师遗训,他在生前未能与令师决高下,这个愿望只能落在我身上,你要怕了便把扇子毁了,让我拿去拜祭先师。” “哇操,什么鸟师父嘛?” 童子奇这下火了,关系到师门荣辱,虽不愿为,但却不能不为。 他缓缓展开摺扇,沉声道:“老哥既然苦苦相逼,我怎敢不舍命陪君子?” “好,有气魄,择日不如撞日,咱们便在这塔顶决一胜负。” 言罢,他拔身上塔。 胡碧看了童子奇一眼,目眺充满关怀。 “童子鸡,你要小心应付,嗯,腰上伤口先让我替你包扎。” 她蹲下身,在一个绿衣大汉的尸体上撕下一条布块,替童子奇包扎起来。 童子奇如踩地云端上,飘飘荡荡,不知身在何处?鼻端闻及胡碧身上的气息,她阑似胶,心头又充满柔情蜜意。 紫东来立于塔上,夕阳照在他衣上,更回鲜艳夺目。 “童子鸡,大战之前切忌分神,温柔情是英雄坟,切记切记。” 童子奇心头一懔,连忙收慑心神,长啸飞身上塔。 “哇操,我来也。” 废塔之,两人屹立如同石像,夕阳染虹了衣衫,身上似发红光。 塔顶倾斜滑足,稍一不慎,飞身坠下,不难粉身碎骨,这一番争斗,比这在屠府吏回凶险。 一阵宿鸟飞过,翅膀振负,“啪啪”作响,童子奇和紫东来,扇、刀同时攻出。 “啪。”一声过后,只见一团背影,一团紫影,翻翻滚滚,忽进忽退,连胡碧双眼也看花了。 两人以快斗快,眨眼之间,三十招就过了。 可是在胡碧的感觉中,却如同漫长的一夜紫东来刀法忽然一慢,全身力道贯在刀上。 “害怕了?老哥。” 童子奇举剑一格,“啪”的一声巨响,摺扇不受力,虎口一阵痛麻,童子奇连忙退了一步。“哎哟喂呀,你想要耍阴啊?哇操,也不想想我们的关系非比寻常。” “呸,我已说得很明了,不要套关系。” 紫东来迅速逼前一步,手臂疾抡,金刀划了一道弧光,斟削童子奇右臂。 “哇操,不要阴险,又要抖狠了?来吧,既然你不顾情面,我还有什么屁股,只好豁出去了。” 童子奇猛吸一口气,又退了步,身形招式仍末露出败象。 介一是,他双足离檐边已经不到两尺了。 胡碧看得直冒冷汗,差点变惊呼出口。 “呀。” 紫东来怪叫一声,猛进一步,招式再一变,当作大力使用,由右向左横扫他腰。 这一招既狙且辣,奇诡绝伦,眼看童子寄不能再退,即使用扇挡架,很可能会被逼落塔下。 “童子鸡,加油。” 胡碧忍不住尖声高呼起来。 紫东来嘴角噙笑,他有把握在童子奇自塔上跌下时,连砍他九刀,这九刀中一刀,都能致童子奇于死地。 他甚至连童子奇在空中每一个动作,都计算好了。 “哇操,去啊,去啊。” 童子奇心头一紧,千钧一发之际,他当机立断,弯腰向后,同时身一拧,顺着紫东来的刀势,由左向右转去。 “霍。” 金刀在腰腹上三寸扫了过去,童子奇见机不可失,展扇趁势反削那紫东来的小腹。“哇操,看我的绝地大反击。” 紫东来招式便得太猛,这一刹那,变招已经不久,在万般无奈之中,只好跃起四尽,避过童子奇的一扇。 “想跷头,没有那么容易。” 童子奇腰像装了弹簧,随之直起身来,手臂暴长,摺扇自下向上急撩。 一瞬间,他们主客互易,紫东来反蹈险境。 胡碧一颗悬起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哟……好快的身手,跟猴子有拼哦。” 好—个紫东来,猛吸一口气,收腹曲腰,凌空打亍个后翻,倒飞六尺,又避了这一扇。 “可惜你是孙悟空,我却是如来佛。” 童子奇得理不饶人,节节进逼,摺扇当胸刺出,扇尖摇晃不定,可见他变化莫测。 紫东来斜退一步,全力挥舞,迅即在胸前存下刀网。 “啊,有洞就钻,就算是女人裤当,照钻不误、只要能保住小命就有了。” 童子奇手一翻,改刺对方的“肩井穴”紫东来不敢怠慢,登时就改格为挡。 摺扇一沾即走,手臂一缩一伸,急刺对方的喉结。 紫东来心头一寒,金刀在外回挡不及,紧急使了个“封刀”,猛觉劲风,陆头,随之一松,束发的方巾被削落。 眨眼间,长发如瀑布般泻下,晚风一吹,仿佛野草般飘飞。 这时,童子奇心中之喜不能言喻,正想收扇退下。 冷不防紫东来的刀,“霍”的已沾上身。 “卟”的一声。 他一惊非同可,百忙中,疾退两步,胸膛陡凉,眩衣穿了个窟窿。 “童子奇。”紫东来满面红光,目光神采连闪,沉声谨:“你果然没令我失望。” 残阳坠下山岗后,天色立时暗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童子奇目光射向山岗的那边,脸色蓦地一变,急呼道:“哇操,慢着,那边有人来了。” 紫东来看了一眼,见他不似使诈,缓缓转过脸去,一看之下也是脸色大变,忙说:“不好,对方从多势众,假如是冲着咱们来的,可不大妙哦。” 胡碧也发觉了,催道:“你们别斗了,又有一批蒙面人来人。” 童子奇连忙说:“老哥,今天这一仗是平分秋色,假如你还有兴趣再择日比过怎样?” 紫东来目光一凝,点头表示同意。 童子奇又道:“哇操,我失陪了。” 言毕,飞身下塔。 紫东来忙随后而下。 此刻绿衣大汉奔到塔前,扇开般散开,要逃也来不及了。 “开光。” 声音一落,塔下随即亮起了二十多枝火把,火光把附近煦得如同白天一般。 绿衣大汉中间有个黄衣蒙面人,身形矮小,但全身上下发出一股强烈杀气,紫东来及童子奇已经过场战,现在呈现强驽之末,心中都暗暗吃惊。“咻咻咻。” 紫东来悍不畏死,但做事粗中有细,他一看瞄头不对,右手一扬,连发三枚信号烟花。 童子奇调侃:“哇操,若哥,你在放蜂炮啊?” “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哇操,苦中作乐,无伤大雅。” 烟花在半空中“砬‘的爆炸,现出三朵红光,在半空中烂烂夺目。 那火花在空中,飘荡好一会儿才熄掉。 黄衣蒙面人急喝:“大家一起上,不论生死,一定要在对方援兵未到之前,把他们统统解决。” “杀。” 绿衣大汉齐喊一声,跟着响起一阵“呛嘟嘟”刀剑抽动声。 童子奇、紫东来及胡碧,立刻布成一个三角阵,背对背准备应战。 紫东来低声道:“等下出手绝不能留情,不可浪费气力,速战速决最好。” 话音示落,绿衣大汉纷纷杀至。 紫东来一偏身子,让过一日长剑,金刀斜砍,打倒一人,随之左手握信,一杆刺来的长枪,一借力,身子翻起,头后脚前,脚蹬在持枪者脸上。 “赤。”的一声。 一张脸望登时爆裂,如同一个熟烂了的蕃茄。 “哎……哟。” 刹那一把鬼头力,二条长棍同时攻至。 紫东来的左手一松,身子倒飞半文,落地时双一蹲,金刀当作大刀使用,“霍霍”连声砍下三条小腿。 “啊,我的腿……” 惨呼之声,立即震荡轩野。 这一刀之后,他再一个急窜,返回自己的位置,保持刚才阵势。 “你娘了了。” 童子奇的轻验,及火候比紫东来稍逊,往往示能一招妻效,是他哇哇乱骂。 而胡碧的压力重大,他的刀是取自对方,人手沉重,跟她惯使的想差颇远。 因此,一接战下分吃力。 所以童子奇又得分心照顾她。 是以紫东来接连得手之下,他只解决了两个。 数十个绿衣大汉轮着攻击,童子奇等人体力亦迅速地被消耗。 “卟”的声响。 一柄剑刺入胡碧胸间,鲜血当堂进出,染红她的上衣。 “啊哈,我刺中那姬的xx子了。” “短命鬼,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童子奇破口大骂,摺扇回飞,一扇划断那人的喉咙管。 “卜” 他自己的左臂也遭一条长棍击中,左半身一阵酸软。 “小碧,你先退下包扎。” 胡碧见状形势如此危急,生怕自己退下会替他们增添压力,她不禁犹豫了起来。 童子奇心头大急,喝道:“哇操,快,你这样反叫我分心。” 胡碧无可奈何,这才退下包扎伤口。 “赴伊娘,找死。” 童子奇杀红了肯,跃起半丈,一第长棍自他的脚底空过,童子奇看得真切,足尖在棍上面一点,向前便窜,右足飞踢对方的脸。 同时。褶扇疾劈一个待刀的大汉。 “嗄……溜。” 持棍者吃了惊,连忙弃棍跃开。 童子奇随之飘下,摺扇不由一偏,劈不着待刀大汉。 待刀大汉一挥反劈,与此同一时间,一口长剑也刺到了,童子奇双脚一伸,直挺挺跌下地上,刚好避过刀剑加身之危,他招扇尚未动,—条钢鞭,一双短斧双双砸下。 童子奇人向左一滚,避过双斧,摺扇把钢鞭格开。 这时候大刀及长剑,又同时攻了过来。 童子奇血脉负张,左掌在地上一拍,身子惜力又斜飞而起,长剑削下他—幅衣襟,大刀她在他腿上划开了—遭血槽。 “我操你奶奶。” 池像头受伤的狮子,怒吼一声,手腕疾抖,扇尖飘向待剑者。 待剑者见之迎上,童子奇招式一变,扇尖下沉刺进小腥。 “哇。” “哇操,该死的东画。” 童子奇在解决了十个绿衣大汉之后,身上也挂了彩。 “咻咻咻。” 紫东来见不大对劲,又连发三枚信号烟花。 胡碧包扎好了之后,站在童子奇侧后方,她往往在对方被逼退时,出奇不意地补上一刀。 谁知,这办法还真管用,一下子工夫已被她杀了三个绿衣大汉。 虽然绿衣大汉越来越少,不过童子奇他们也是疲惫毕露,渐渐的力不从心。 援兵却久候不至。 三个人的心都一直往下沉。 他们援兵究竟是谁? 为什么迟迟不来? 是否有意摆他们乌龙?—— 黄易天地

相如题柱,韩愈焚膏。 捐生纪信,争死孔褒。

怪物猎人世界弓与操虫棍最终进化武器有哪些?在怪物猎人世界游戏里,有很多终极武器需要合成材料才能获得,此次973小编就给大家带来怪物猎人世界弓/操虫棍最终进化武器一览,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孔璋文伯,梦得诗豪。 马援矍铄,巢父清高。

www.2257.com,小编推荐

伯伦鸡肋,超宗凤毛。 服虔赁作,车胤重劳。

怪物猎人世界最终进化武器有哪些?全盾斧太刀最终进化武器一览

张仪折竹,人末燃蒿。 贺循冰玉,公瑾醇醪。

www.2257.com 1

庞公休畅,刘子高操。 季札挂剑,吕虔赠刀。

怪物猎人世界弓最终进化武器一览

来护卓荦,梁竦矜高。 壮心处仲,操行陈陶。

合金弓II

字荆爽迈,孝伯清操。 李订六逸,石与三豪。

必灭一矢

郑弘还箭,元性成刀。 刘殷七业,何点三高。

星空迅击弓III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重弓巨灵勇士III

公主弓矢III

火龙强弓III

激流射手III

冰凌银蕨

勇气猎弓II

尸套龙弓II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童子奇笑眯眯的说,公瑾醇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