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真人遂于初七日登坛祈请,李宏飞急冲冲的来到

真人遂于初七日登坛祈请,李宏飞急冲冲的来到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09-28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一刻,李宏飞因为爱而仇恨,仇恨自己的力量太小。他渴望得到力量,他渴望张傲雪能恢复原样。只是仅仅渴望那是不行的,因为渴望只是渴望,并不能真正的给人力量。这些他心里明白,只是焦急烦躁中的他,除了胡思乱想外又能怎样? 大吼之后,仰天长啸,李宏飞静静的看着苍穹,看看天空一点一点的黑暗,心头有种无尽的感伤。 这时的天空,就像是他的心情一样,由明转暗失去亮光。人生走进了黑暗,希望便化为了失望,只有无边的黑夜,寂寞的陪伴,无声的回荡。 突然,一颗星星闪烁着微光,这让黑暗中的李宏飞找到了方向,整个人立时便惊醒过来,转身朝着来路就跑。 回到住的别院,李宏飞急冲冲的来到玄阴真人屋外,还没来得及敲门,里面便传来玄阴真人的声音:“是宏飞吗,我等你多时了。” 李宏飞一惊,忙应了一声推门进去,急步来到桌旁。“师叔,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找你?” 玄阴真人漠然道:“因为你有事求我,所以你来了。” 李宏飞古怪的看着他,点头道:“师叔说得是,我是有事求你,还望师叔你帮帮忙。” 玄阴真人收起冷漠,沉声问道:“你要想清楚,我能帮你的是倒忙。” 李宏飞一愣,玄阴真人这话古怪,什么叫倒忙?难不成他还会害自己? 搞不明白,李宏飞直接问:“师叔请言明,弟子听不明白。” 玄阴真人惋惜的看了他一眼,轻吟道:“还记得当初我说过一句话吗?你这一生就困在一个情字里面,而这情字就注定在华山之上。今晚你来了,为情而来,可最终也将为情而去,你仔细想过吗?” 李宏飞沉声道:“师叔之意弟子明白,只要师妹能过得快乐过得好,即便付出一切我也愿意。现在还请师叔成全。” 玄阴真人沧桑道:“成全?不,不是成全,而是——算了,此时已经太晚了。如今你既然为傲雪而来,我就告诉你一个方法,可以让她有希望恢复记忆。不过这需要代价,很大的代价,只怕你——唉——” 李宏飞一听可以让照雪恢复记忆,顿时脸色大喜,急声道:“师叔快说,无论任何代价我都愿意。” 看着他兴奋的模样,玄阴真人脸上更加的沉痛,语气悲凉的道:“或许我不该告诉你这些,只是从某种角度来说,你知不知道都是一样啊。” 李宏飞没有留意到他话中的真正含义,只是催促道:“既然这样,那么师叔你就告诉我吧,要如何才能令师妹恢复记忆?” 玄阴真人微微一叹,收起沉痛的表情,严肃的道:“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答应我,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傲雪在内。” 见他一脸严肃,李宏飞连忙坐直身体,郑重的道:“师叔放心,我决不告诉任何人。” 闻言,玄阴真人脸色稍好,柔声道:“不是师叔不信你,而是为了大家好。目前傲雪的情况是失去记忆,那就说明是大脑内部受到了某种伤害。要令她恢复机会,除了慢慢调养外,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出奇不意,以另一种方式刺激她的神经,以便她能瞬间恢复过来。当然这种方法很危险,但却有极大的可能性令她复原,所以你即便学成也不能轻易施展,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宏飞连连点头,正声道:“我明白,师叔您接着说。” 玄阴真人道:“那好,你听仔细了。要刺激张傲雪的神经,一般的方法是不行的。而易园之中有一门很古怪的法诀,一直保存在阴院之中,名为‘泣血还魂大法’。此法有些歹毒,因为习成之人一施此法必将全身经血枯竭,化为一股至邪至猛之力,一举抹去敌人大脑的记忆,使其成为自己的傀儡,脑海中残留着施法者的记忆残念。因为这样,此法又名换魂大法,可以将敌我之间的记忆转换,由此来控制对方。” 听完,李宏飞脸色大变,骇然道:“师叔,你的意思是说,如果学成此法,不施展便罢,一经施展我就必死无疑了?” 玄阴真人沉重的点头:“是的,就是这样,所以我并不希望你去学它。只是以目前张傲雪的情况来看,要她恢复记忆很难,此法虽然不一定能成功的令她复原,但要刺激她的神经应该没有问题。所以认真来说,不失为一个可行的下下之策。当然,告诉你这些只是希望你了解,并不希望你真正的选择。” 李宏飞沉默不语,心里考虑着他的话。自己此来为何?目的很明确,为的是想法让张傲雪恢复记忆。如今自己要找的找到了,可那却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这让他犹豫了。 生命是可贵的,爱情是无价的,两者只选其一,那是令人为难的。然而为难也要选,不是吗? 沉默中,李宏飞想了许多事情,在反复思考之后,他抬起头,严肃的道:“师叔,你传我泣血还魂大法吧。” 玄阴真人叹息了,不过他没有拒绝,只是轻声的道:“既然你心意已决,师叔不阻止你。其实在我告诉你之初,我就已经知道这答案了。只是这样的结果令我很欣慰,却也很悲痛。可惜它改变不了——” 改变不了什么他没有说,他只是落漠的笑了笑,随即开始传授李宏飞那还魂大法。转眼,两个时辰过去。当李宏飞掌握了真髓,自入定中醒来时,却突然发现玄阴真人正伏在桌上剧烈的咳嗽,大量的鲜血溢出他的嘴角。 心头一震,李宏飞连忙上前扶正他的身体,右手运集大量真元为他疗伤。 片刻,玄阴真人好了许久,连忙喝住他:“好了,别浪费真元了。” 李宏飞松手,坐在他旁边,询问道:“师叔,你这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内伤发作,是不是因为云枫的缘故?” 玄阴真人摇头道:“不要乱想,这伤不是因为治疗云枫而起,而是我自己弄成这样的。” 李宏飞道:“如此,弟子助你一臂之力,早点把伤调理好。” 玄阴真人笑了笑,有些沧凉的道:“不用了,已经来不及了。” 李宏飞听他语气不对,神色为之一变,急声道:“师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你快告诉我啊。” 玄阴真人摇头示意他不要着急,低声道:“就算你不问,师叔也会告诉你,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听了我的话,你要记住不能告诉别人,免得他们担忧知道吗?” 李宏飞伤心的道:“师叔放心,弟子明白。” 欣慰的笑了笑,玄阴真人道:“别这样,人生谁能逃得掉啊。其实早在云枫重伤回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施展了一种本门的绝秘之术,使得我在瞬间获得了神秘之力,看透了许多事情。只是这代价也是惊人的,因为它要我付出生命。如今,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活不过两日,为此你要答应我,暂时不要告诉别人。” 李宏飞身体一震,泣声道:“师叔,你为什么要这样?” 玄阴真人低声笑道:“你又为什么要学还魂大法呢?” 李宏飞一呆,随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一切都是为了易园,为了别人能过得更好。 玄阴真人见他明白,轻声安慰道:“不要伤心,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记住我的话,傲雪的灾难还在继续,能不能化解,就要看你们了。好了,夜深了,回去睡一觉,把一切都忘记吧。” “忘得掉吗?师叔。”有些不舍,李宏飞轻轻反问道。 玄阴真人拍拍他的肩,一边送他离去,一边道:“时间会让你忘记的,去吧。” 李宏飞停身,两人对望了许久,最终一声叹息在两人之间回荡。 夜,静悄悄。门边的玄阴真人轻轻挥手,口中低语道:“告别了,与我相同命运的人啊。” ******************************************************************************* 清晨,剑无尘一早就起床,精心打扮了一番后,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来到了张傲雪房外。 进门,剑无尘发现,沧月、李宏飞、毕天已经比他更早的来了。含笑与三人打了个招呼,剑无尘一点也不在意三人那不欢迎的目光,径直走到张傲雪身边,轻笑道:“傲雪师妹,今天要不要出去散散心啊?” 张傲雪看着他,微微笑了笑,神情有些冷漠的道:“是你啊,我还没想到那些。” 身旁,静月大师面无表情的道:“盟主好意我代傲雪感激,不过今天恐怕要让盟主失望了,因为我打算给傲雪讲一些以往的事情,看她能不能回想起什么来。”

“各位,这里面有九块竹牌,一至九号,各位都知道九个人分成四对会多出一个,分成五河则少了一人,这是无可奈何之事,因此这里面将有一个可以获得不战而胜,谁运气好拍到第九号,谁就获得不战而胜,怎么样?”大家都无意见。 逍遥翁抖抖小黑袋道:“那么,请过来抽笔吧!”九个人逐一把手探入小黑袋中,抽出了一块竹牌。结果,青城邹俊杰和峨嵋侯尚武是一对,年举岳和少林光华和尚是一对,昆合严星和麦飞龙是一对,美人帮胜雪红和武当本通道士是一对。获得不战胜的,是丐帮的丁虎。 年举岳耸耸肩,向麦飞龙低声道:“真泄气,我真希望抽上她!”麦飞龙一晒道:“别急,迟早总会遇上了。” 当下,八个人同时下场,分成四对打了起来。 只有丐帮的丁虎不用打,他站在一旁观战,由于可以不经拚斗而进入五名之内,心中很高兴,不停的喃喃自话道:“十年河东转河西,莫笑穷人穿破衣,哼哼,我叫化子的运气终于来了!” 全场静得鸦雀无声,人人的眼睛都盯在外竞技者的身上! 一阵兔起鹊落,几下刀光剑影,几声暴吼厉叱,第二对和第四对竞技者首先结束了。 第二对的胜者是年举岳。 第四对的胜者是胜雪红。 两人仍照只发一剑就将对手击败! 被胜雪红击败的武当本通道士,在腿上中了一剑,伤口很深,血如泉涌! 丐帮的了虎看得面容一懔,又响哺白话道:“不对,不对,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叫化子虽然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进人最后的五人之。但今后将遭遇到的对手,也都是十分可怕的人物,我抽中了不战而胜,只怕不是福呢!” 未几,麦飞龙也击败了昆仑派的严星。 第一对的青城邹俊杰和峨嵋尚武则打了七,八十招才分出胜负,峨瞩尚武一招打掉青城俊杰的剑。于是,尚武,年举岳,麦飞龙,胜雪红,丁虎五人进入决赛。 按照大会规定,仍然要淘汰两人,因此逍遥翁又掏出小黑袋笑眯眯道:“现在抽到一,二号的是一对,三,四号的是一对的,抽到第五号的,仍可获战而胜,请过来抽笺!” 年举岳首先把手探入小黑袋,抽出一看,笑道:“我是第四号!” 侯尚武接着抽了第三号,和年举岳是一对。 年举岳颇为失望,道:“唉,难道我和她竟是这样的无缘?” 展尚武一怔道:“你说甚么?” 年举岳笑了笑道:“没什么,没什么?” 胜雪红第三个抽笺,竟抽中了第五号,她高兴地叫起来,道:“我抽中了第五号,我抽中了第五号!”她抽中第五号,表飞龙和了虎自然是一对了,两人也就不再去抽,跟着两位公证人进人圆圈。 年举岳和侯尚武也进人另一个圆圈。 公证人一声“请开始”,四人就换对儿厮杀起来。丁虎的武器是一柄打狗棒,他和麦飞龙抽成一对,心下甚为欣慰。因为他已看出麦飞龙是个心存厚道之人,自己即使败了也绝不致受伤,此外麦飞龙已被视为本届竞技大会的英雄人物,他觉得自己胜了可大出风头,败了却不会有任何羞耻之感,因此他决心与麦飞龙放手一搏。 丐帮的打狗棒法是武林一绝,初次领教,一时颇有无法应付之苦,交手数招,他只勉强吁住门户,无力反击。 而另一对的年举岳,在避过了侯尚武一连串的抢攻之后,便觅隙点出一剑! 仍然一击而中,刺中侯尚武的右胸,深仅半寸,仅使侯尚武受到轻伤。侯尚武风度甚佳,彬彬有礼的与年举岳对行一礼,才转身而去。 这时,麦飞龙已渐渐摸清丁虎招术的变化,他卖了一个“请君入瓷”的破绽,引诱丁虎挥棒进击,适时一沉长剑,斩断了丁虎的打狗棒。 丁虎不等公证人叫停,立即倒纵退出,连连打躬笑道:“高明!高明!叫化子甘拜下风!” 话毕,出场去了。 此际,天色业已一片昏暗。 逍遥翁把年举岳,麦飞龙和胜雪红召到身前,含笑道:“恭喜三位进人前三名,现在你们三位仍须打两场以决定一二三名,抽到一、二号的先打,然后第三号再与第一号打,最后第二号再与第三号打。”说着,又将小黑袋取出来。 年举岳向胜雪红一躬身,一摆手,俊逸一笑道。“胜姑娘先请!” 股雪红妩媚一笑道:“谢谢。” 就上前抽出一块竹牌,是第二号。 年举岳接着问麦飞龙笑笑道:“麦兄,你先抽么?” 麦飞龙棋手道:“年兄先抽吧!” 年举岳于是伸入袋中,口中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请让我抽个第一号!” 手一编,五指一张,掌心上的竹牌。果然是第一号! 他哈哈大笑道:“妙啊!妙啊!真是有……有缘人终成对手!” 观众都想到了“有情人终成眷属”一语。 不禁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胜雪红玉颊上微泛红霞,冷笑道:“年壮士,须知不是冤家不聚头,我们之中,可能有一个人要死哩!” 年举岳笑道:“在下决不向姑娘下杀手!” 胜雪红“哼!”的一笑道:“你不用客气,真要客气的话,何不退出竞技?” 年举岳笑道:“在下只说不向姑娘下杀手,可没说不想击败姑娘啊!” 最后决赛,由总公证人逍遥翁主试,他向他们一招手,请“两位请到第三个圆圈内去。’” 说着,举步行去。 年举岳同胜雪红进入第三个圆圈中,一南一北立定了脚步。 逍遥翁检视过他们的长剑,便退到圈外,道,“好了,开始吧!” “吧”字甫落,圈内就已暴现一道剑光! 胜雪红一剑点到了年举岳的面门上,快得令人看不清,快得出人意外! 显然她想攻人不备。但她没有得手。 眼看那一剑己快刺中年举岳的面门,年举岳却一闪而到了她身右! 但是她的剑法已练到收发由心之境,一发觉走空,立时换位变招,又一剑直奔年举岳的锻部扫去。 “钵!”然一响,年举岳提左足沉有剑,一左“怪瞬翻身”,架住了她的剑。 两人身形倏分,胜雪红袖剑疾退五尺,年举岳缓缓踏下左脚,缓缓举剑直竖胸前,面上仍挂着籁洒的笑容! 胜雪红也毫无心躁气浮之象,她凝神静立片刻,忽然举步直出,于胸点出一剑! 这一剑出得很慢,与她一贯的剑路大异其趣,年举岳却面色一变,竟不敢招架或反击,慎地倒纵出寻文开外。胜雪红身形突又变快,动似闪电,飘身猛进,没有人看清楚她的剑,只看见一片剑光纵横翻飞。 “锋锋锋…” 双剑交击之声,一连响了八九下才又看见两人身形一分,各自跳开数步。 全场观众看得如醉如痴。 即使不懂剑术之人,也知道他们两人的剑法都已到炉火纯青之境,见机剑发,不安发半纵一不迟滞半步,当进即进,迅若雷电,当退即退,瞬息不会犹疑,一而每出一剑,中藏鬼神莫测之祛。内蕴纵横出奇之妙,令人口味无穷,叹为观止!就连身为总公证人。的逍遥翁,也看得频频颔首,面有钦佩之色。 突然,年举岳开始进攻了。他身形暮地飘起三尺,陡然一剑疾削而出,趁胜雪红侧身问避之际,中途度招,反削其右足,变招之快,简直无法形容,妙到毫巅。 但是却也被胜雪红避开了。 年举岳又连发三剑,仍未碰着她的边儿。…… 麦飞龙在旁坚战,心中激赏不已,暗讨道:“师父料得不错,他们棋逢敌手,将遇良才,这一架只怕要斗上数百招才能分出胜负。” 天,黑下来了。 距离较远的观众,纷纷嚷叫“看不见”啦! 逍遥翁大命点灯,数名武当门下随即点亮十盏气死风灯,结上竹竿,一插在圆圈四周,场上顿时遗明如昼。 一刻时过了。 年举岳和胜雪红已对拆了百招,情况仍一如开始,分不出孰强孰弱。 又一刻过去了。 两人已斗了两招以上,依然势均力放,难分轩骏! 只是,胜雪红的脸上开始出现汗水,秀发散乱,披到脸上,妨碍了视线,使她不得不自动跃退,把头发流到后面去。 年举岳很有君子风度,并不乘机攻击,每次都等她梳好头发才攻击上去。 蓦然,双剑再度碰上,发出一声锐响,火花迸射中,胜雪红乏力的“登登登”倒退三步! 逍遥翁叫道:“停!”年举岳立时收刻后退。 胜雪红愕照道:“怎么回事?” 逍遥翁笑道:“看看你的脚下!” 胜雪红低首一望,登时花容失色。 原来她的右足刚好踩出圆圈之外! 逍遥翁接着道:“你输了。” 胜雪红羞愤得哭了起来,道:“我只不过踩出一脚,另一脚还在圆圈中呢!” 逍遥翁道:“很抱歉,这是规定。” 胜雪红恨恨的瞪了年举岳一眼,发现年岳面有笑意,气得跺足骂道:“呸!你神气什么?有胆量就不要回去,咱们等会后再来斗一斗!” 年举岳一揖,道:“胜姑娘言重了,常言道,男不与女斗,在下今天和姑娘相斗,心中就有一份愧疚,如今侥幸胜了,抱歉都还来不及,岂敢神气呀?” 胜雪红冷哼一声,背转身去。 年举岳接着转对麦龙道:“麦兄,轮到你了!” 麦飞龙道:“别忙,年见情歇一会再来吧。” 逍遥翁接口道:“不错,依照规定,你可以歇息一刻时再打第二场。” 年举岳含笑道:“在下情愿不歇息,可以不可以?” 道遥翁笑道:“当然可以,不过你有得休息而不休息,这不是太傻了么?”’年举岳说道:“在下自觉体力很好,用不着休息。” 逍遥翁转望麦飞龙说道:“麦飞龙,他既如此说,你就下去吧!” 麦飞龙摇头道:“不。” 逍遥翁微征道:“怎么啦?” 麦飞龙道:“等一刻时后再来。 年举岳笑道:“麦兄,场外观众都迫不及待的等着要看决斗,你怎可吊他们胃口?” 麦飞龙道:“年兄刚刚打完一场,体力多少有些消耗,小弟不愿占你便宜。” 年举岳哈哈笑道:“麦兄放心,在下的体力仍足够击败你,不相信你就下来一试!” 麦飞龙摇头道:“不,年兄不用激将,小弟说不打就不打,你用八人抬的大轿也别想把小弟扛进去!” 逍遥翁仰首大笑道:“哈哈,你们两位真有意思……! 年举岳又道:“麦兄,你是不是怕输?” 麦飞龙一晒道:“是的。” 年举岳轻叹道:“罢了,你这个人真是无药可救!” 过了好一会逍遥翁一拍手道:“好了,一刻时已到,到以动手了!” 麦飞龙这才移步走入圆圈,撤出长剑,抱剑一拱道:“请!” 年举岳也抱剑还礼,笑道:“麦兄请赐教。”两人同时走上两步,同时一沉马步,宛似两只战志高昂的斗鸡,互相凝视起来。 这是万方瞩目的一战!全场一片肃静,静得针落可闻! 慢慢的,两人的脚步开始蠕蠕而动,身手也弥漫着杀气。 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每一瞬间都隐伏着凌厉的杀机。激烈的战斗气氛,看得使人有透不过气之感。 良久,双方仍不发动攻势。似乎两人都在寻觅可乘之机,但都找不到。 又静静对峙一阵后,年举岳忽然向前跨出一大步,长剑斜举,露出空门来了。 麦飞龙却不予理睬,仍静立不动,剑横胸前,含笑以待。 年举岳一看他不上钩,做又变换身形,身躯微跨,双手合握剑柄,剑尖直对麦飞龙心口,似有抢先发难之意。 表飞龙仍然不动一下,以不变应万变。 年举岳突又向前迈出一步,也就在他右脚踏落地上的一刹那,蓦闻他发出一声沉嘿,一道耀眼的剑光,随着声音暴射出去! 麦飞龙一侧身一挺剑“铮!”犹似雷电交击,爆起一片刺目的金星! 刹那间,一场龙争虎斗展开了。 剑芒霍霍,翻飞不停,将两人的身形包裹了起来。 一眨眼工夫,两人已一口气对拆了二十多招,然后麦飞龙一个翻身暴退寻丈,面色微微苍白,好像死里逃生似的。 年举岳乘势疾进,气势如虹,猛攻上去。 麦飞龙一面挥剑封裆,一面绕因而退,看上去只有招架之功了。 观众拥护麦飞龙的居多,这时看见他落了下风,不禁纷纷鼓掌鼓励。 麦飞龙也奋勇出剑,努力想抢回失机。 但年举岳的攻势有旭江浪涛,一垮千里,穷不可当,很本不让麦飞龙有反攻的机会。 转眼间,两人已打了一百多招。 在场边瓦房中观战的终南一剑仙紧张得手已冒汗,心头狂跳,因为他已看出年举岳的剑法造诣比爱徒拔高一筹,麦飞龙获胜的机会已经十分渺茫,不禁急得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蓦地,忽见年举岳连人带剑跃上空中,身形一个盘旋,剑如雨点,朝麦飞龙直罩而下! 表飞龙就地一滚,往旁滚开。 “嗤!嗤!嗤!” 年举岳的剑锋落处,麦飞龙它身边的草地像被鞭挞,飞起一蓬一蓬的细草。 “啊!”观众叫了起来。 因为麦飞龙已滚到圈边,只要再深一转,就缓滚出圈外去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间,陡见麦飞龙长剑向上一吐,有如一点寒星,向上暴跳上去。 “铮铮!”两声说响,火花迸射。 年举岳悬空的身子突地往旁一翻,着地飞滚出一丈开外,没有立刻爬起来。 而麦飞龙也躺着没动。 “啊!” 观众纷纷惊。 因为,大家都以为是两败俱伤了。 追遥翁神色一片凝重,沉声说道:“两位请起来!” 麦飞龙翻身站起,气喘如牛。 年举岳也慢慢爬起,面上挂着一丝苦笑,道:“麦兄,你赢了!” 麦飞龙道:“不,是年兄赢了!” 观众不禁笑了。 他们头一次见到有这么一对客气的竞技者,居然都想把胜利推给对方。 事实上,他们两人也的确弄不清是谁胜谁负,因为两人都中了一剑! 年举岳胸襟裂开了一个大口,露出了里面的白内衣。 麦飞龙的左肩上也破了一个大洞,也差一点就伤到皮肉。 到底是谁胜了呢? 观众都把眼光投向逍遥翁面上,等着听他宣布谁是胜利者。逍遥翁轻咳了一声,含笑缓缓道:“两位真是好对手,胜负极微,老朽差点被你们难倒了哩。” 神色一正,旋以庄重的声调道:“方才,你们是在同一时间各中对方一剑,因此只好以‘伤口’的部位及大小来判定胜负,麦飞龙伤在左肩,年举岳伤在胸口,前者伤口较小,后者伤口较大,故这一场的胜者是麦飞龙!”观众掌声大起。年举岳神色间略显不快,收剑入鞘,向麦飞龙拱手一缉,笑道:“麦兄,恭喜你了。” 麦飞龙还礼道:“年兄剑法高强,小弟自愧不如,这一场小弟之获胜,纯属运气而已。” 年举岳道:“不客气,麦兄只要请在下喝几杯就行了。 麦飞龙笑道:“一定请!” 年举岳于是退到圈外去。 逍遥翁问麦飞龙笑道:“一刻时后,你和胜雪红的一场,假如你胜了,你就是第一,年举岳第二,胜雪红第三,假如你败了,那么你们三人都是一胜一败,须得重新比划一次。” 麦飞龙点点头,在场中盘膝坐下,瞑目调息起来。 他觉得自己既然赢了年举岳,就不能再输给胜雪红,而要击败胜雪红,关键就在自己的体力,因此他要在短短的一刻时内尽一赶快调息养神,恢复体力。 时间,是很奇妙的东西,你需要它过得快时,它却过得很慢,你需要它过得慢时,它却过得飞快无比。 麦飞龙才感到呼吸恢复正常,逍遥翁已开声道:“时间已到,胜姑娘请下场!” 胜雪红“呛!”然拔出长剑,举步走入圆圈中,在麦飞龙的对面站定。 麦飞龙起身后退一步,抱剑行礼道:“胜姑娘请赐招! 胜雪红冷然不话。 这一场对她很重要,假如她胜,那么不仅是她仍有赢得金碗的机会,而且可使她们美人帮的积点多过麦飞龙,夺得本届武林金狮,因此她斗志旺盛,神色严峻,凶得像一只母老虎! 麦飞龙对她却颇有好感,因为他发现美人帮派出的七位姑娘中,只有她最端庄正经,不像其他六个那样刁钻。 胜雪红慢慢移动脚步,准备进击了。 麦飞龙抱剑静立,不退也不进。 梁雪红欺到他面前寻丈处,突然膀叱一声左手高抬,右手长剑上削,一招“龙飞凤舞” 攻了上来。 这一招来势不快,显然是个虚招。 原来,武林各门派的剑法虽说各有所长,但有一点却是无等突破的,那就是快剑变化少,慢剑变化多。 麦飞龙将胜雪红的剑路已有认识,知道她的剑路和年举署一样以快速见长,故一见她出剑不快,即知是虚招,招中蕴有变化。 是故,他仍不为所动。 胜雪红看见他不动,顿感无法继续出手,只得自动撤剑退下…… 表飞龙立时抓住机会,挥溶进击。 这是他在连战五场以来,首次向对方主动发动攻击! 过去的五场中,他都是在对手的攻击下抽空发剑而获胜的,但这一次他却发出了攻击姿态,这使得全场观众看得为之一楞。 但更臻意外的是胜雪红。 她对麦飞龙的“静态”看得太多了,心中有个错误的观念,以为麦飞龙总是等对手发动之后可发动,因此她撤剑退下时,根本来料到麦飞龙会乘机进话。 意外,常常会使人手足无措。她现在就感到手足无措了。 勉强封挡了几招后,一下招架失当,只听“挡!”的一声,顿感右手发麻,五指再也握不牢剑柄,一柄长剑被打落地上了! 麦飞龙立时收剑后并躬身一礼,说道。“承让!” 胜雪红目瞪口呆,怔住了。 她感到输得莫名其妙,发了半天的果后,眼泪夺眶而出,掉了下来。 逍遥翁也没料到麦飞龙会这样快就击收胜雪红,看见她掉眼泪,心中也替她难过,当下举步走入圈圈,举起麦飞龙的右手,高声道:“终南麦飞龙,连战连胜,获得第一名!” 观众的掌声,如雷响动,历久不止。 逍遥翁容得掌声稍元后,接着宣布道:“年举一胜一负,得第二名,胜雪红二战全员,得第三名卜然后,他向麦飞龙、年举岳、胜雪红三人岳招招手,说道:“请随老朽去领奖。” 三人来到武林殿前,天一真人先向他们三人道贺,熊后才把金,银,铜三只碗分别捧给他们。 第九届武林竞技大会,至今告终,接下来的一幕。就是颁发“武林金狮”! 但是,天一真人遭遇到从未有过的难题! 原来,经他细算之下,才发觉美人帮的积点和麦飞龙的积点相同,双方都得十四点。麦飞龙得全碗三,银碗二,铜碗一,共是十四点。 美人帮得金碗二,银碗三,铜碗二,一共也是十四点。虽然麦飞龙比美人帮多得了一只金碗,但竞技大会的规定是,得金碗不足五只者,以计点决定“武林金狮”之准属,因此在积点相同的情形下,“武林金狮”已不能是麦飞龙一人之物了。 这是多么巧的一件事! 天一真人感到事太严重,连忙向随在身侧的两位老道士说道:“太虚,太清,你们速去请终南派白掌门人及美人帮帮主来一下,就说我有事与他们相商!” 太虚,太清两位老道士领命而去。 逍遥翁笑问道:“历届竞技大会没有发生过这等事情,掌教打算如何处置?” 天一真人摇首道:“贫道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方好,这种巧事会规中者无规定……” 逍遥翁道:“为今之计,只有让他们再比划一场以决定胜负了。” 天一真人道:“这要他们双方都同意才行,如有一方不同意,谁也不能强迫他们再举行一场竞技。” 逍遥翁点点头道:“嗯,他们双方目前至少都有得到半只‘武林金狮’的权利,如今要他们再举行一场竞技,只怕他们都不会答应。” 天一真人听他说出“半只武林金狮”的话,不禁觉得好笑,说道:“武林金狮可不能将它一分为二啊!” 说话之间,只见终南一剑仙和美人帮主已走上武林殿来了。 全场之人,这是首次目睹到美人帮主的风采,但却都有雾里看花之感! 因为,她脸上罩着一方黑纱,遮住了她的庐山真面目! 不过,虽然只见到她的体态和衣着,许多人仍不禁发出一赞叹之声。 是的,她太美了。 头上乌云叠髻,娇躯轻盈,腰似弱柳,浑身又珠光宝气,雍容华贵有着贵妃,走起路来婀娜多姿,有步步生莲花,临风欲飞之概! 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个待女,也都是十分俏丽的女子。 天一真人稽首为礼,迎终南一剑仙和她人殿坐下,然后先向她客气的问道:“贫道可否知道帮主尊姓芳名?” 美人帮主轻声气的答道:“妾身姓鱼,鱼目混珠的鱼。”天一真人感到有些可笑,但不敢笑出来,欠身道:“原来是鱼帮主,幸会,幸会。”接这一指旁坐的终南一剑仙道:“这位是终南派的白掌门人,鱼帮主认识吧?” 美人帮主微微一点螓首道:“久仰。” 终南一剑仙一拱手道:“鱼帮主一介女流,竟能教出许多杰出的女徒,白某人不胜敬佩之至。” 美人帮主道:“多谢夸奖。” 在近距离下,可以隐约看见她黑纱后面的娇靥,但觉那是一张美不可万物的面孔,杏脸桃腮,眉似新月,唇着樱桃,一对风目水汪汪流露出娇滴滴万种风情! 站在终南一剑仙身后的麦飞龙不觉看得发痴,暗忖道:“她长得这样艳丽,何以要在面上罩上一块黑纱呢?” 他百思不解,因为就他所知,女人是绝不肯隐藏她的美丽的。 天一真人轻咳了一声,含笑道:“贫道请二位到此,是为了要和二位商讨‘武林金狮’之事,因为贫道方才细算之下,发觉贵二派得点相同,都是十四点,这样的巧事,在历届竞技大会中尚未发生过,而当初创办竞技大会的十大门派掌门人也虑不及此,没有制订解决办法,故贫道不知如何解决方好,二位对此有何高见?” 美人帮主没作声。 终南一剑仙见她不开口,便道:“真人乃本届竞技大会之主办人,有权决定一切,白某人听从真人的解决办法。” 天一真人道:“贫道愚见是请贵二派再进行一场竞技以决定‘武林金狮’之谁属,未悉二位意下如何?” 终南一剑仙道:“只要鱼帮主同意,白某人决不反对。” 天一真人转向美人帮主问道:“鱼帮主同意否?” 美人帮主缓缓道:“再进行一场竞技,自然是一种愚公道的办法,但武林竞技大会只规定七项竞技,而且竞技大会的宗旨是在促进武林的和平与友谊,所以妾身以为若再举订一场竞技,不仅与大会的宗旨不合,且有伤彼此和气。” 天一真人深觉有理,不由点头道:“鱼帮主高见甚是,只是除了再举行一场竞技之外有甚么方法能解决此一困难呢!” 美人帮主道:“妾身倒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这办法既不违反大会宗而且可以敝帮与终南派不致伤了和气。” 天一真人道:“鱼帮主请道其详。” 美人帮主通:“妾身的办法是‘和为贵’…… 天一真人追问道:“怎么个和法?” 美人帮主道:“大会规定获得‘武林金狮’者,可保存它三年之久,现在终南派与做敝帮的得点既然相同,那么何不让我们轮流保有它?” 天一真人面色一动道:“鱼帮主之意是者帮与终南派各保有‘武林金狮’一年六个月?” 美人帮主道:“正是。” 天一真人道:“而行使‘武林盟主’的权力,也是一家一年半?” 美人帮主颔首道:“不错。” 逍遗翁插口笑道:“这倒真是个皆大欢喜的好办法!” 天一真人也觉得这办法尽善尽美,便回望终南一剑仙问道:“白掌门人意下如何?” “很好!” 天一真人欣喜说道:“白掌门人同意了?” 终南一剑仙道:“是的,现在的问题是谁先谁后。” 美人帮主道:“这可以用占阄来解决。” 天一真人道:“对,贫道就让二位抽笺,抽到第一号竹牌的,就先保有‘武林金狮’一年半。期满之日,再移交给抽到第二号竹牌的。” 说罢,立刻起身向逍遥翁要过小黑袋,倒出袋中的竹牌,检出第一号和第二号的两块竹牌放入袋中,抖动了一阵,才拿到两人面前,含笑道:“那一位先抽?” 美人帮主道:“白掌门先请。” 终南一剑仙道:“不,鱼帮主先抽吧!” 美人帮主浅笑道:“白掌门何必客气?” 终南一剑仙笑道:“男人让女人先,应是一种合理的礼貌。” 美人帮主道:“既然如此,妾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语毕,盈盈起身,把白玉般的纤手伸入小黑袋中,掏摸了良久,才抽出一块竹牌来。 她娇靥微微一震,强笑道:“白掌门人,恭喜了!” 终南一剑仙也把手伸入袋中,摸出那块第一号的竹牌,交给天一真人,笑道:“其实,谁先谁后,益没有甚么差别…… 天一真人收回他们两人的竹牌,正色道:“那么,事情就如此决定,终南派先保存‘武林金狮’一年六个月,然后轮由美人帮保存后面的一年六个月,现在贫道要向大会宣布了!” 他和终南一剑仙及美人帮主一同走出武林殿,来到长案前,便向全场观众宣布了本届竞技大会的两位得主,以及如何解决“武林金狮”谁属的办法。 全场观众均觉得十分合理,鼓掌叫好起来。 于是,鼓响三通,颁发‘武林金狮’的仪式开始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真人遂于初七日登坛祈请,李宏飞急冲冲的来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