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安铁一听林老师这么说,赵燕笑着对瞳瞳说

安铁一听林老师这么说,赵燕笑着对瞳瞳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大强大步流星来到安铁身边,把安铁领进了总经理室,搓着手对安铁说:“老大,现在感觉有搞头了,这段时间感觉他娘的好极了,业务蹭蹭地往上长啊,对了,上次跟你说过公司扩展部门的事我觉得可以操作了。你觉得呢?” 安铁看了看大强,沉吟了一会,说:“大强,我看最近大赛的事情挺忙乱的,报社的广告任务压得紧,业务员可以多招聘几个,其他的是不是等大赛结束了再说?” 大强愣了一下,又笑嘻嘻地说:“等回头找时间我们仔细商量一下。对了还有,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为总冠名的落实出去庆祝一下,要不要喊几个参赛的姑娘过来?” 安铁说:“行,今晚没问题,你定个地方吧,定好了告诉我,回头把刘芳和白飞飞叫上,参赛选手还是算了吧,跟她们接触太多了好像不太好,这种赛事我们还是头一次搞,还是谨慎点好。” 大强有点扫兴地说:“那也行,回头我定个地点,下午面试选手你参加一下不?” 安铁说:“我就不参加了,下午我还有点事。” 一出公司大门,安铁就给瞳瞳去了个电话,说一会回家就请林老师出去吃饭,瞳瞳犹豫地说:“行吗?要不我先跟林老师商量一下。” 安铁说:“你不用跟她商量,等我回家和她说。” 安铁放下电话,想了想,觉得应该送点什么礼物给这个女老师比较好,听瞳瞳说这林老师还没结婚,送什么东西好呢?安铁突然想起天道公司前段时间给不少名牌化妆品做了些宣传,不少都是拿产品抵的广告费,大强还在安铁面前一顿抱怨现在这些公司抵值的产品太多了,都不想拿钱,都他妈的猴精。于是安铁打电话给赵燕问公司都有哪些抵值的化妆品。 赵燕说:“都是一些润肤霜、香水什么的。” “都有哪些牌子。” 赵燕说:“牌子倒是不少,就是拿不出手,对了,有几瓶范思哲的香水。” 安铁说:“你让人拿一瓶范思哲给我,我在楼下等,你回头跟大强打个招呼。” 不一会,安铁看到赵燕匆匆走了出来,走到安铁面前,顿了一下,笑着说:“送秦枫啊?” 安铁有些尴尬,笑了笑说:“瞳瞳的老师在给她补课,送老师的。” 赵燕“哦”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似乎觉得自己不该问,不太自然地上楼了。 安铁看了看赵燕的背影,然后钻进车里,往家赶。 安铁进门的时候,林老师正在瞳瞳的房间,瞳瞳有些忐忑不安地领着安铁走进自己的房间,跟安铁介绍说:“这是林老师!” 林老师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很书卷气,见到安铁有些矜持,笑了笑说:“你好!” 安铁赶紧说:“林老师好林老师好。”安铁本来想伸出手去和林老师握握手,但好像林老师意思不大,手动了动又缩了回来。这种时候握手,应该是女人先伸手,否则,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手伸出去,她会觉得你粗鲁。 安铁接着说:“太谢谢了,你看你这么忙,还抽空来帮瞳瞳补课。” 林老师腼腆地笑:“别客气,我看这孩子挺好的,平时我俩也投缘,瞳瞳平时学习很用功,成绩也很好。” 安铁听林老师这么一说,看了一眼瞳瞳笑了笑:“这我就放心了,以后还要让你多操心。” 听两个人寒暄,瞳瞳一脸严肃地站在旁边,扭扭捏捏的想说点什么,又插不上话。 安铁看看瞳瞳的样子,心里有点好笑,很少看到这丫头这么紧张。于是,对瞳瞳说:“我跟林老师出去聊聊天,你先看看书吧。” 安铁和林老师在客厅里刚坐下,安铁就说:“瞳瞳老提起你,一口一口林老师林老师的,你来之前还在家准备了好长时间呐,她收集的烟盒你看了吧?” 林老师笑了笑,说:“看了,这孩子挺有心的,平时在学校里也非常懂事,现在的孩子都特别不好管,要是多几个像瞳瞳这样的,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内向,不怎么爱跟其他同学来往。对了,她父母在哪?” 安铁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她父母是我的远房亲戚,都在贵州那儿。” 林老师“哦”了一声,也没多问。 “我一直很敬佩做老师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现在这社会像你这么负责任的老师不多了。” 林老师推了推眼镜,秀气的脸有点发红:“你太客气了,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会把瞳瞳的功课给补上的。听说你是报社的记者?” 安铁笑着说:“是啊,但我不是传播小道消息的娱记,都不敢跟人说我是记者了,一说人家准问,你是娱记吗?” 林老师笑着说:“怎么会呢,瞳瞳挺有文学才华的,我估计是受你影响吧?” 安铁说:“也不是,我平时也不怎么跟她交流这些,这方面的书倒是很多,都是我以前买的,估计她平时有空也看看。” 安铁看了看表,说:“咱们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你也忙一上午了。” 林老师站起身说:“不了,我下午还有课,改天吧。” 安铁笑嘻嘻道:“就是吃个便饭,给个面子吧。” 没等安铁说完,林老师接口道:“不是,我真有点事,要不下次,下次只要你请,我肯定去。” 安铁一听林老师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就这么说定了,下次可别有事了,我让瞳瞳送送你。” 安铁走到瞳瞳的房间,把香水拿出来,对瞳瞳说:“丫头,林老师要走了,你去送送,一会下楼的时候把这个香水给你们林老师,她要不要你就硬塞给她。” 瞳瞳高兴地接过去,轻松地说:“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瞳瞳送走了林老师,刚进门就问安铁:“林老师怎么不吃饭就走了?” 安铁笑道:“你们林老师这菩萨还不太好请,我面子不够大。呵呵” 瞳瞳一本正经地说:“林老师在学校口碑可好了,待人又温和,从来不在课堂给我们难看,别的老师都自己在家里补课赚钱,林老师给我们补课从来不收费。” 接着瞳瞳看了看安铁问:“林老师怎么不吃饭呢,是不是你说话惹林老师生气了?” 安铁笑着说:“我哪敢惹你们林老师生气啊,你别多心,她可能真有事,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下次她一定去,放心啊!” 瞳瞳听安铁说完松了口气,然后笑着问:“你没对林老师说我的坏话吧?” 安铁哈哈笑了起来,摸着瞳瞳的头说:“别紧张,都是好话,你们林老师一直都在夸你,还说你有文学天赋呐。” 瞳瞳调皮地笑了,接口道:“叔叔还挺会选东西的,林老师挺高兴的,范思哲好贵吧?” 安铁说:“还行,不算太贵,呦!丫头还知道范思哲呐,等你毕业了,叔叔也给你买。” 瞳瞳有点羞涩,眼睛亮晶晶的,说:“白姐姐送了我好多香水卡片呢,还有你们的报纸上介绍的我都看过,白姐姐喜欢用KENZO,秦姐姐用的是香奈儿,嘿嘿。” 安铁有些意外地说:“真看不出来,丫头天天琢磨的事还挺多,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吃吧。对了,上次给你拍的照片不知道洗好没,下午我去你白姐姐那看看。”

安铁看赵燕犹豫的样子,就说:“没什么不能说的,有问题总要解决,否则小洞就会成为大洞。” 赵燕见安铁这么说,苦笑了一下,说:“我觉得周总最近好像变了很多,经常跟那些女选手私下见面,我听见选手们私下都开始议论了,而且,他,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赵燕说完,脸红了一下。 安铁一听,严肃起来:“有这事?大强有点不像话了。你自己注意点,回头我提醒一下他。” 赵燕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倒没事,他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只是觉得周总最近心态有了挺大的变化,虽然公司目前业务进展很好,但我担心,正是这样的时候,可能更容易出问题。” 安铁安慰着赵燕说:“没事,放心吧,我会注意,吃点东西吧。” 赵燕笑了笑,转身对瞳瞳说:“瞳瞳多吃点,你叔叔儿童节送你点什么礼物啊?” 瞳瞳高兴地说:“叔叔说带我出去玩,燕姐你和叔叔聊正事吧,不用管我。” 赵燕笑着搂了搂瞳瞳说:“小精灵,我们也没什么正事。” 然后又对安铁说:“那我就先走了。挺晚的,别让我妈等急了。”说完,摸了摸瞳瞳的头,说:“走了,瞳瞳!” 安铁看着赵燕离开的背影,感觉很欣慰,同时也很庆幸,赵燕跟很多女孩子不一样,这个女孩有着很强的事业心,工作一直严谨而认真,行事方式周到而有原则,性格一点也不像有些公司的女主管那样世俗,她能在白领职场做得如鱼得水,也算是异类。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也没见她谈恋爱,每次安铁问她,她总是笑笑说:“这个东西要看缘分。” 安铁看着赵燕娉娉婷婷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感觉这姑娘有些孤单。 第二天上午,瞳瞳早早就起来等着她们的林老师,一边在厨房做饭一边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忙活,弄得叮哩咣啷的,也不知道她忙些什么。吵得安铁也早早就起来了。 安铁穿好衣服,去洗漱,看到瞳瞳在厨房和她房间里钻进钻出,忙得不亦乐乎。 看见安铁起来,瞳瞳还问:“叔叔,你起那么早干吗?” 安铁看着她笑了,说:“你那么激动房间都开始震动了,我还能睡着嘛?” 瞳瞳嘿嘿笑了:“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林老师第一次上我们家,你说我们中午饭给林老师准备点什么吃呢?” 安铁听着瞳瞳一口一个“我们家我们家”的,心里突然有种成就感,感觉自己也有能力建立一个家的概念了,特别有种祥和宁静的归属感,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多年在外漂泊的人很难感觉到的。 看着瞳瞳那副认真激动的劲,安铁乐了:“你想得还挺远,现在还没吃早点,你都在琢磨中午饭了,林老师还不知道在不在我们家吃中午饭呐?冰箱里不是有东西嘛,水果什么的不是都有吗?” 瞳瞳有点羞涩地说:“恩,有!我准备把我照的那些照片整理一下给林老师看看,还有我收集的那些烟盒我要不要给林老师看看呢?烟盒现在越来越难收集了,现在的烟厂都是几个名牌独大,种类越来越少了。” 安铁大笑起来:“认识越来越高了,给林老师看看,没关系,你们林老师是教什么的?是教数学吧?” 瞳瞳奇怪地问:“恩,你笑什么呀?林老师说我数学要补一下,语文不用补。” 安铁笑着说:“没笑什么,我是说不就是林老师来我们家给你补课嘛,你至于这么激动么?” 瞳瞳顿了一下,说:“林老师对我很好。” 安铁说:“那我们找时间请林老师吃饭吧,感谢一下她。” 瞳瞳犹豫地说:“不知道林老师能不能去,很多同学的家长都想请她,她一般不去。” 安铁笑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她去的。”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放心地走了。洗完漱安铁走进瞳瞳的房间,看见瞳瞳正在把她平日收集的烟盒贴在一个大本上。 瞳瞳受安铁抽烟的影响,慢慢对那些印刷精致的烟盒产生了兴趣,开始是看安铁扔在房间里的烟盒挺漂亮,她在收拾卫生时就留了下来,后来慢慢成了兴趣,见到设计漂亮的烟盒就兴奋不已。一出去见到安铁的朋友抽烟就问人家要烟盒,后来,为了方便瞳瞳收集,安铁就抽不同牌子的烟,搞得安铁现在几乎把所有市场上常见的烟都抽遍了,有时候出差,也特意买一些在大连不容易见到的烟抽,然后把烟盒都带回来。 安铁站在瞳瞳的身后看着,看着瞳瞳童心未泯的样子,安铁想要是瞳瞳的父母在丫头一定会更快乐的。 安铁笑着说:“丫头,还在整你那些烟盒呐。” 瞳瞳猛然一回头,叫了一声:“哎呀,你吓了我一跳。你还没去上班啊?” 安铁说:“这就走,一会林老师来,你好好招待一下。” 安铁到了报社,坐在办公桌上处理一些稿子。胖子陈红又端着她的大杯子在安铁面前晃来晃去,晃得安铁头昏脑胀,安铁抬头看着陈红说:“我说大姐,你晃什么啊,晃得我眼晕。” 陈红笑嘻嘻地说:“我就晃,怎么了?我晃,我晃,我再晃!气死你。”一边说,还一边扭动着她那巨胖的身躯。 安铁也被她逗乐了:“你家凯歌真应该骂你无耻!晃来晃去还这么理直气壮。” 陈红笑着说:“我们家凯歌专门骂别人无耻,从不骂自己人,他在文革的时候打他的老爸,他也不骂自己,而是骂那个时代让他失去了理性。我晃怎么无耻了,我早上吃多了,我老妈弄的东西太好吃了,我现在晃是为了减肥,为了少消耗能量,我晃这是为全国人民做贡献。” 安铁说:“操,陈凯歌真和你是天生一对,对了,你认识我们家那个房东吗?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陈红说:“认识啊,怎么了?你那个房东啊嘿嘿,以前听说是一个剧团做舞台美术的,成天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人很风流哦,听说在国外赚了不少钱,她表姐是我客户,跟我关系还不错,怎么你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随便问问。”安铁说。 “嘿嘿!嘿嘿!”陈红没皮没脸地对着安铁直笑,“小子,别瞒我,最近那风流娘们可是回来了,你要是被她搭上,嘿嘿,你就要脱层皮罗!” “操,我是金刚不坏之躯。” “滚吧,在姐姐我面前装大个,别吹了,你是破庙里的金刚,泥菩萨!吹!”陈红幸灾乐祸地说。 在单位忙了一会,安铁去天道文化公司找大强,一进门,看见公司的大厅里一字排开站着一溜姑娘,大强正仰面坐在沙发上,对着这群姑娘指手画脚,连安铁进来也没发现。 “大家都站好!对!就这样!听我说啊,今天虽然只是个初试,但大家也要好好表现,每个人表演一小段自己拿手的节目,我们这个活动不只看长相身材,更重要的是要看你们内在的东西,比如说我吧,我虽然长得不帅,可是我非常有内涵。”姑娘们听到这里,哄堂大笑。 大强说到这里,忍着笑用眼睛环视着四周。看见安铁站在一边也乐得不行,于是赶紧站了起来,笑着说:“开玩笑,开玩笑!你们先准备一下吧,今天表现好的可以上报纸。”说完大强向安铁这边走来。

安铁一听马上从座位上站起来,连忙说:“我是安铁,瞳瞳在哪?” 电话那头说:“在学校,请你马上过来一趟。” 安铁说:“好,我马上就到。” 安铁挂了电话,赵燕着急地问:“瞳瞳怎么了?” 安铁说:“瞳瞳晕倒了,我现在就去学校,你回公司吧。对了,你结下帐,回头再说。”说完就往外走。 赵燕赶紧结完帐,赶上安铁,一边走一边说:“我跟你一起去。” 安铁此时心里非常担心瞳瞳,也没回答赵燕,到了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赶紧说了一下瞳瞳学校的地址,嘴里还连忙催促道:“师傅,快点!” 赵燕与安铁并排坐在车后坐上,也着急地催促着司机。 到了瞳瞳的学校后,安铁得知瞳瞳在医务室,就马上赶了过去,到了医务室一看,瞳瞳躺在床上已经醒了,看见安铁过来,瞳瞳的眼圈一红,叫了一声:“叔叔!” 安铁快步走到瞳瞳身边,握着瞳瞳的手说:“丫头,怎么了?怎么晕倒了。” 瞳瞳的眼泪掉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个女人说:“这孩子有点贫血,体质也比较虚弱,应该是马上就要考试太累了,所以才会晕倒。” 安铁转头一看,说话的女人穿着一身白大褂,估计是校医,于是说:“您是医生吧,你好,瞳瞳不要紧吧。” 女校医笑了一下,说:“没什么大问题,我们已经检查过了,回去让这孩子好好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另外,这几天就要考试了,别让这孩子太累,买点补品补一下。” 安铁看着脸色发黄的瞳瞳,然后对女校医说:“你看瞳瞳需不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女校医看了安铁一眼,有点不悦地说:“你要是对我们不放心,可以去医院检查一下,这样都放心。” 安铁见状,说:“好,那我先带瞳瞳回去了,谢谢您,让您费心了。” 正在这时,一个好听的女人的声音从安铁背后传来:“安先生来了,瞳瞳好些了吗?” 安铁转身一看,正是上次给瞳瞳补课的林老师,赶紧说:“这里的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主要是有点贫血,身体比较弱,加上最近可能准备考试压力比较大。” 林老师微笑着说:“这孩子的确是,在学校就一直看她天天埋着头学习,连活动都少,这样,你先走吧,我下午还有课,下班之后我兴许会过去看看瞳瞳,我要是过去会提前给你打电话。”林老师说完,又对瞳瞳说:“瞳瞳,回去要好好休息哦。” 瞳瞳对林老师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安铁一边抱起瞳瞳一边对林老师说:“林老师,我们先走了,你要是忙就先忙你的,瞳瞳已经让您很操心了。” 林老师这时看了一眼跟在安铁身边的赵燕,然后又看了一眼安铁说:“你太客气了,我不忙。” 安铁抱着瞳瞳和赵燕一起上了出租车后,赵燕拉着瞳瞳的手说:“瞳瞳,还难受吗?”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然后对赵燕说:“赵燕姐姐好,我没事了。” 安铁笑着对瞳瞳说:“你赵燕姐姐一听你晕倒了,急得够戗,非要和我一起来看你。” 赵燕笑着对瞳瞳说:“你叔叔才着急呐,就差点要长出翅膀来看你了。” 安铁有些担心地看着瞳瞳说:“瞳瞳,你感觉怎么样,要不咱们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吧?” 瞳瞳躺在安铁怀里,有气无力地说:“谢谢赵燕姐姐。”说完,看着安铁说:“叔叔,我没事,我不想去医院,咱们回家吧。” 安铁给瞳瞳理了一下额头的乱发,柔声说:“好的,我们回家。” 赵燕在一旁看着安铁和瞳瞳说话,看了好一会,然后把脸转向窗外,似乎在想些什么。 到了家以后,安铁把瞳瞳放到床上,然后对赵燕说:“赵燕,你能不能帮忙给瞳瞳擦一下,换上睡衣,这丫头出了一身虚汗,把衣服都弄湿了。” 赵燕马上说:“好的,你放心吧。” 安铁趁赵燕给瞳瞳换衣服的时,去厨房里给瞳瞳冲了点盐水,然后走到瞳瞳的房门口隔着门问:“你们弄好了吗?” 只听赵燕在里面说:“好了,进来吧。” 安铁一进去,就看见瞳瞳安静地躺在床上,一直也没说话,看得出瞳瞳似乎很难受,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安铁心疼地对瞳瞳说:“丫头,喝点盐水,补充点盐,能舒服点。”说完,安铁扶起瞳瞳,喂瞳瞳喝了点水,然后小心翼翼地把瞳瞳放下,给瞳瞳盖上被子后,又说:“丫头,睡一会,等起来再吃点东西就好了。” 瞳瞳费劲地睁开眼睛,额头上又出了一层细汗,勉强地对安铁笑着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瞳瞳就睡着了,安铁和赵燕从瞳瞳的房间里出来后,安铁感激地对赵燕说:“幸亏你在这,真是麻烦你了。” 赵燕看着安铁说:“不麻烦,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件事,你真是个好男人。” 安铁笑了了一下说:“是吗?不过今天真是把我吓坏了,你也知道上次瞳瞳出过车祸,我就担心这丫头有什么后遗症,等她舒服点,我一定要带她去医院好好查查。” 赵燕说:“恩,以后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你的,你尽管说,反正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事。” 安铁说:“公司的事已经够让你费心了。” “你不是把我当朋友吗?那还跟我客气什么,对了,我帮你给瞳瞳做点吃的吧。”说完,赵燕就去厨房忙活去了。 安铁看着赵燕的背影,心中升起了一种很温暖的感觉:“赵燕真是一个难得的好女人,谁要是娶了她还真是幸福。” 安铁在厨房里给赵燕打了一会下手,可是总是越帮越忙,最后,赵燕说:“我一个人来就好了,你休息一会吧。” 安铁尴尬地笑着说:“好吧。” 赵燕深深地看了一眼安铁说:“男人都这样,可你的优点比别的男人多多啦。”说完,又开始忙活。 安铁回到客厅后,坐在沙发上抽了一根烟,总算舒了一口气,想着瞳瞳那副苍白的脸,心想:“看来瞳瞳这丫头表面上说对中考不在乎,其实一直在偷偷用功,也怪自己,没能多关心这丫头。” 抽完烟后,安铁给刘芳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瞳瞳晕倒的事情,刘芳在电话那头关心地问了问瞳瞳的情况,然后又说了说活动选手上报的事,最后对安铁说:“你在家照顾瞳瞳吧,有事我再给你打电话。”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一听林老师这么说,赵燕笑着对瞳瞳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