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安铁时赵燕说,白飞飞听安铁这么一说

安铁时赵燕说,白飞飞听安铁这么一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看着大强挺着他那腐败肚子走过来,白飞飞睁圆了眼睛看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捂着肚子一边指着大强说:“天呐!这形象简直酷毙了,大强,你可真是丰满啊!” 一看白飞飞笑成这样,那些参赛的姑娘和随行而来的记者也忍不住了,站在泳池边上笑得不行,大强满不在乎,摆摆手说:“都笑什么?我不就是肚子大点吗,这是富贵相,呵呵。” 安铁戳了一下大强的肚子说:“大强说的对,我想长还长不出来呢,继续发扬哈。” 白飞飞咔嚓咔嚓连按了几下快门,然后把相机举了起来:“周总,你这几张玉照我回头给你洗出来,绝对经典。” 大强丝毫没有不好意思,在白飞飞面前又摆了几个POSE说:“白大侠给我拍照,荣幸啊,来!再多拍几张。” 白飞飞撇了一下嘴,说:“行了你,那么多美女我不拍,拍你?一边呆着去。” 众人笑闹了一阵子,那些本来很紧张的选手一下子都不那么拘束了,所以照片拍的很顺利,安铁在白飞飞的身边一直给她打下手。白飞飞一工作起来,像换了个人似的,身手敏捷地在泳池边一会蹲,一会站,看得安铁有些出神。 大强拿着个游泳圈在游泳池边和记者们一起指挥着选手们摆出各种姿势,他一边组织选手们做游戏,一边让赵燕拿这样那样的道具。赵燕被大强吆喝得团团转,累得满头大汗,还不时看向白飞飞和安铁这边。 游泳池里十几个美女做着各种妖娆的姿势,把大强看得眼都直了,拿个游泳圈直往美女堆里扎,气得记者们不断地喊:“周总,让开点,别挡镜头。” 大强浑然不觉地说:“是吗?挡镜头了吗?行行行,我让开点。” 白飞飞拉了一下安铁说:“安铁,你看大强这小日子过的滋润啊,你这个老板,跟个打杂的似的,大强也真能耐,万花丛中一胖男,也是一景哦。” 安铁呵呵笑着说:“这小子,整个一美女与野兽。” 安铁说完看着白飞飞说:“我今天怎么觉得你特别漂亮啊?这身小衣服穿的,勾起了我当年的回忆啊,我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穿得跟今天差不多。” 白飞飞听安铁这么一说,按在照相机上的手停了一下,背对安铁说:“你还记得啊?我都忘了。” 安铁看着白飞飞的背影,觉得白飞飞是那么单薄,她那瘦弱的身体却一直充满着生命的活力,好象从来就没有累着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安铁和白飞飞在一起都会觉得轻松愉快,在大连这么多年,每当安铁的生活陷入混乱的时候,只要白飞飞一出现,生活立刻就明朗起来,但是,白飞飞的身影却有些飘忽。 白飞飞还是背对着安铁问:“安铁,我们认识多久了?” 安铁想都没想,随口说:“6年。”说完,自己也吃了一惊,一晃6年都过去了,安铁感觉跟白飞飞就跟昨天刚认识的一样,安铁突然又想到了秦枫,可怎么觉得跟秦枫就像认识了20年似的。 白飞飞站直了身子,看着游泳池里嬉戏的选手,拢了拢头发,问:“李海军有消息吗?走了很长时间了吧?” 安铁笑了笑说:“想他啦,没走几天啊,这家伙也没来个电话。” 白飞飞说:“看这些女孩子真年轻啊,我是不是老了?” 安铁说:“怎么对自己没自信了?你比她们看着还年轻呐。” 白飞飞回头对安铁安静地笑了一下,没说话。 就在这时候,就听见游泳池里传来一声尖叫,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女孩子在深水区慌张地扑腾着,就在大家紧张的时候,大强一猛子扎进水里迅速地游到了那个女孩身边,一下就把女孩抱了起来,女孩紧紧搂着大强的脖子,满脸惊慌。看见大强把女孩抱了回来,大家总算松了口气,看得出女孩只是受了些惊吓,呛了几口水,没什么大事。大强抱着女孩游到浅水区站了起来,却并没有把女孩放下来的意思,一边大声对大伙说:“没事啦没事啦,你们继续拍。”然后,对怀里的女孩低声说:“别怕,没事了,吓坏了吧!” 游泳池边的人们看着大强还没有放下女孩的意思,都偷笑着看着大强,这时,赵燕拿着条浴巾走了过来,对大强说:“周总,把她放下来吧,我带她去休息会。” 大强尴尬地笑了笑,赶紧说:“哦,好好好。” 中午吃完饭,大家又来到了老虎滩的一处海边取景拍摄。 在大家忙着四处选景的时候,赵燕走过来,递给安铁一瓶水,关心地问:“累不累?” 安铁看着赵燕说:“我不累,倒是你,忙来忙去的,你休息会,让他们先忙吧,我去那边看看有什么好景。” 安铁走后,赵燕看着安铁的背影愣了一会,白飞飞走了过来,拍了一下赵燕的肩膀,问:“看什么呢?” 赵燕看了一眼白飞飞,有些慌乱地笑着说:“没什么。” 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的背影,对赵燕笑了一下,没说话。 天气格外晴朗,海面上风平浪静,海水在安铁的脚下轻轻涌动,海水退去的地方,留下一道白线。安铁沿着这条白线越走越远,走到一块礁石的附近,已经是下午3点了,阳光非常柔和地洒在海面上,泛着点点的波光。安铁有种错觉,此时的大海仿佛一湾静卧在梦中的湖,安铁的心变得少有的宁静,多日来的烦躁似乎随着脚下轻轻涌动的泡沫退回到大海里去了。 安铁走到礁石旁边,礁石上布满了海蛎子的碎片,使这块不知道在海边躺了多少世纪的礁石显得沧桑而尖锐。安铁凑到礁石跟前,正准备用手试试海蛎子壳到底有多硬的时候,忽听礁石后面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有人在礁石后面粗重地喘息。安铁静下来,听了听,海浪的声音里好像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安铁快步绕到礁石的后面,映如眼帘的场景惊得安铁目瞪口呆。

然后,主持人分别念出后面的名单,亚军是柳如月季军是露露。 安铁刚想站起身过去看看大强,赵燕就拉住安铁激动地说:“安总,太好了,这次比赛终于算圆满成功了。” 安铁对赵燕笑笑,说:“是啊,小半年了,赵燕,你一会通知一下公司的全体员工,今晚我清大家吃饭,好好庆祝一下。” 赵燕道:“好,评委和选手都请吗?” 安铁说:“就咱们自己人,评委一干人等老马和刘芳请,我跟他们说了,我陪你们吃饭,你去安排一下,我先找大强说点事。”说完,安铁就朝大强的方向走去。 些时大强垂头丧气地站在那发愣,连安铁走到他身后也没发觉,安铁道:“大强!” 大强猛地一回头,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安铁看看大强,说:“没办法,看来这次比赛的结果都不在咱俩的预料之中,不过你也别担心,咱们也不怕那个张小美,她要是再来找你来硬的,咱们也不是不认识人,你就先想想怎么跟她说,最好把这事来个和平解决,你看呢?” 大强哑着嗓子,道:“老大,事情没那么简单,其实我倒不是怕她,问题是……”说到这里,大强叹了口气,说:“唉,啥也不说了,我大强真想现在一头撞死得了,老大,我没什么大事,你也别担心。”大强说这番话时明显地底气不足。 安铁观察了一下大强复杂的神色,道:“你不会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大强心虚地看着安铁,声音低沉地说:“没,到现在还有什么可瞒的。” 安铁正要再追问大强的时候,秦枫从评委席上走了过来,安铁对大强说:“那行,一会咱们公司全体员工,都在一起吃顿饭,你先准备一下。” 大强神思恍惚地点点头,说:“行,一会你们先去,我做一下收尾工作,到时候我再过去。”大强说完,就向后台方向走去。 这时,秦枫走到了安铁身边,看看大强的背影,说:“你们说什么呢?我看大强兴致不高啊,这不像他啊,他平时咋咋呼呼的,今天活动这么圆满,他怎么蔫了?” 安铁也看着大强的背影,说:“这小子搞个活动整了一屁股风流债,能高兴得起来吗,你看吧,明天有他受的。” 秦枫皱着眉头说:“是吗?你呀,也不提醒他一下,别过后出什么乱子啊。” 安铁说:“我怎么没提醒他,这色就跟毒瘾似的,好这一口不见得比毒瘾好戒。” 秦枫笑着看看安铁,道:“男人都是一路货色!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去!行啦,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先回去了,累得慌,看来这有身子的人跟以前就是不大一样。” 安铁想了想,说:“一会我请大家去吃饭,你想不想去?要是真累你就先回去体息?” 秦枫顿了一下,说:“我说累还能有假啊,再说,那么多漂亮小姑娘,都把我显老了,不去了。”接着,秦枫的眼睛往不远处看了看,拉了一下安铁的胳膊,低声道:“看,那是谁过来了。” 安铁看了一眼秦枫刚才看的方向,白飞飞正缓步向这边走来,安铁看看秦枫,说:“你怎么阴阳怪气的,那不是飞飞吗。” 秦枫不悦地道:“谁阴阳怪气的了,我先走了。”说完,秦枫扭着水蛇腰向会场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对安铁笑容满面地高声道:“你少喝点酒啊。” 安铁叹了口气,把目光从秦枫那边收回来,白飞飞目送着秦枫,站在那说:“秦枫怎么看我过来就走了啊?” 安铁笑道:“哦,没事,她说她累了,回去休息了,飞飞,你一会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请公司的员工一起聚一下,庆祝庆祝。” 白飞飞犹豫了一下,说:“不了,晚上我还得去过客酒吧,海军决定后天早晨就出发,我得跟海军做个交接。” 安铁看着白飞飞说:“那好吧,明晚我看看,如果有时间咱们三个再聚一下。” 白飞飞笑道:“行,那我走了。”说完,白飞飞转过身。 安铁道:“等一下,飞飞。” 白飞飞扭头看看安铁,说:“还有什么事吗?” 安铁顿了一下说:“你确定你想接手海军的酒吧?” 白飞飞对安铁微笑了一下,说:“当然确定了,那里是我喜欢的地方,一坐在那,我能想起很多事情,觉得很开心。”说完,白飞飞站在那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又看了看安铁,说:“你以后有时间就去喝酒吧,能给你打折,嘻嘻。好啦,我走了,你忙吧。” 白飞飞走了以后,安铁找到赵燕,带着众人一起去了赵燕订好的一家酒楼。 到了酒楼以后,赵燕把众人安排落座,然后大家一边等大强,一边等上菜,可等菜上齐了之后,大强还是没过来,安铁时赵燕说:“赵燕,你给大强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哪了?” 赵燕拨了电话号码之后,大强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赵燕道:“安总,周总的电话一直关机啊,按说应该早就到了啊,那边也没什么事情啊。” 安铁一听,皱起眉头对赵燕说:“要不你们先吃吧,我去找一下大强。” 安铁走出酒楼以后,刚把车发动起来,手机就响了,安铁把电话接起来,问了好几声,打电话的人也没说话,安铁道:“操!再不说话我就挂了?” 这时,那边突然说:“别挂,老大,是我,大强。” 安铁道:“你怎么回事,我们在酒店等你半天,你干嘛去了?手机也关机,到哪了,我去接你吧。” 大强顿了一下,说:“老大,我在飞机场。” 安铁听完,心里一沉,道:“你没事去飞机场干嘛?你疯了?那么点小事你至于跑嘛,没出息系样!” 大强道:“老大,我……我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兄弟对不住你了。” 安铁脸色一变,骂道:“你他妈还来真的呀?到底什么事你非走不可啊?我也没说你什么?你别胡闹了,我现在就找你去!” 大强说:“老大,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这次算我对不住你了,等日后我大强要是能混出个样来,我一定会加倍偿还,所有的事情你都推到我头上好了,跟公司无关,好了,我挂了!” 安铁道:“大强!大强!你他妈有病啊!操!”电话里传来一阵阵盲音,安铁把手机使劲摔在副驾驶上。 大强这样匆匆逃离,事情肯定比想象的严重,否则大强不会怕到比赛结果一出来就跑,想到这里,安铁心头的怒火腾地窜了上来,把手机捡起来,给赵燕打了个电话,让赵燕到门口等。 过了一会,赵燕就急匆匆地走了出来,安铁打开车门走过去,道:“赵燕,你知道大强除了张小美还跟哪个女孩纠缠不清吗?” 赵燕一头雾水地看看安铁,说:“安总,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周总怎么还没过来啊?” 安铁沉声道:“刚才大强打来一个电话,估计是用公用电话打的,现在估计他已经跑了。” 赵燕一听,“啊”了一声,愣愣地看看安铁,说:“跑了?为什么呀?对了,我刚想起来周总今天还在财务那拿了二十万块钱呢,我问他他就说是比赛现场用的,是你告诉他带着的,天呐,他不会走为了那二十万就跑了吧,不对啊。” 安铁听完赵燕的话,骂道:“操!这孙子,还知道带着钱跑,估计他是惹出什么大麻烦了,最操蛋的是,那小子也不说清楚,妈的!气死我了,这么多年的朋友就值二十万?” 赵燕也着急地说:“安总,你别急,周总到底惹什么事了?虽然自从比赛活动开始以来,周总搭的女孩不少,可私下里咱们也不知道到底有什么问题啊,要不我现在就回公司,看看其他方面出没出什么乱子。” 安铁拦住赵燕,说:“大强还不至于那样,论股份,大强应得的钱比二十万多多了,我估摸着,他就是答应了那些女孩能得,取什么名次之类的,你先别急,既然他人都不见了,咱们不能乱了阵脚。” 赵燕说:“好,那安总,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啊?对报社、对员工,咱们都得有个交代啊。” 安铁平复了一下自己心头的怒气,想了想,说:“一会我就宣布你为常务副总经理,接替大强的工作,明天一切照旧,报社那边我会去说,就先说大强家里出了急事,得离开一段时间。另外,明天咱俩早点去公司,核对一下账目和其他的东西,估计大强这一走,就没谱了,赵燕,其实公司大部分的事情也一直是你在张罗,你先干吧,过几天你在下面的人里提出一个帮手,接替你现在的位置,报社那边现在也不是大问题。” 赵燕看看安铁,犹豫了一下,说:“安总我,今天脑子有点乱,要不你先别说提我做经理好吗?我想先好好考虑一下。” 安铁道:“怎么?你还有顾虑,公司危难时刻,你不会不管天道公司吧?” 赵燕看着安铁,说:“不是,我是觉得有点突然,请安总先别说行吗?你放心,我会把周总那些工作给接过来,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调整一下自己,然后再决定是不是接替周总的位置。” 安铁想了一会,说:“那好吧,你先考虑考虑,不过,我很希望你能帮我!” 赵燕笑道:“我当然会啊,安总,咱们进去吧,里面那么多人等咱们呢。” 安铁道:“好吧,不知道明天会出什么乱子呢,赵燕,大强这是丢给咱们一个烂摊子啊。” 赵燕道:“安总,我知道你现在心里挺烦的,可事情既然发生了,也没办法,管它什么事呢,周总都走了,即使有事也找不到公司头上,咱们这次比赛的每个步骤都是按规矩来的,没什么大问题,至于周总做出的那些事情,那就是他个人问题了。” 安铁摆摆手,说:“你放心吧,我早有心里准备,就是没料到大强会跑掉,好了,咱们进去。”

快下班的时候,安铁给大强、白飞飞和李海军分别发了个信息提醒了一下今晚的聚会,在给大强发的时候,又提醒了一下大强别说公司的事情,之后,安铁又给秦枫打了一个电话。 安铁:“今天忙吗?能倒出空去海边玩不?” 秦枫:“再忙也得去啊,老公约的嘛,咱们怎么走啊?用不用我开车?” 安铁:“你就在单位等我吧,我现在就出发去接瞳瞳,估计等你下班的时间我就到了。” 秦枫:“不着急,我得回家换趟衣服呢,我在家等你吧,要不还得返回单位去。” 安铁:“换什么衣服啊,一会天就黑了,再说,你上班穿的衣服不是都挺漂亮吗。” 秦枫:“哎呀,上班穿的衣服也不方便在外面玩穿啊,我还想到海里游游泳呢,你回家的时候别忘了把泳衣带上啊。” 安铁:“行,我知道了,你赶紧往家走吧,我估计一会就到了,海军和大强他们估计已经快出发了。” 安铁与秦枫通完话,就开车回家了,安铁一进屋,看见瞳瞳正准备去海边玩的东西呢,瞳瞳今天穿着一条背带短裤,头发梳成马尾,在茶几上还放着瞳瞳的那顶太阳帽,瞳瞳一看安铁回来,兴冲冲地说:“叔叔,现在就走吧?我都收拾好了。” 安铁说:“这么快啊,我以为还得等你一会呢,呵呵。” 瞳瞳说:“卓玛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她说她和海军叔叔已经出发了,能不快点吗?咱们是直接去吗?” 安铁说:“一会还得去接一下你秦姐姐,对了,泳衣你都带上了吗?” 瞳瞳说:“带了,我和卓玛都说好了,在海边一起游泳,看谁游得好,呵呵。” 安铁说:“那我估计还是你游得好,上次我都快把你教会了,这次再熟悉一下估计就没问题了。” 瞳瞳说:“那可不一定,卓玛说海军叔叔后来又带她去游过几次呢,估计现在卓玛比我游得好,叔叔,用带上游泳圈吗?” 安铁说:“不用了,带着麻烦,海边有租的,那个浮力大,你就带点小零食和换的衣服之类的就行。” 瞳瞳指了一下沙发上的大包说:“都在里面呢,咱们走吧。”说完,瞳瞳把她的太阳帽带上,又把那只大包背了起来,看上去像出去春游似的。 安铁看看装备齐全的瞳瞳,笑着说:“把包拿下来,叔叔给你拎着,咱不是有车吗,背着多沉啊,我看你怎么像是参加学校的春游似的,呵呵。” 安铁把那只大包从瞳瞳的肩上拿下来,一拎,还挺沉,估计这丫头装了不少东西进去。 安铁带着瞳瞳接上秦枫后,就迅速赶到在海边约好的见面地点,安铁到那的时候,李海军和卓玛已经在那等着了。卓玛一见瞳瞳过来,高兴的快要蹦起来了,大声喊道:“瞳瞳,你怎么这么慢,我都等半天了。” 李海军看看卓玛,对安铁说:“这丫头这几天快憋坏了,呵呵。” 过了一会,白飞飞、大强和赵燕也赶了过来,赵燕和大强是一起搭白飞飞的车过来的,白飞飞和赵燕一下车秦枫就走过去热情地与白飞飞和赵燕打招呼。 今天三个女人穿得都很漂亮,这三个女人虽然都很美,可风格却差别很大,白飞飞是那种个性而富有冲击力的美,乍一看很另类,极有女性的妩媚,男人们见了只会小心打探不敢冒昧。赵燕是那种办公室白领的知性美,脸上总是挂着微微的笑意,衣服也是那种素雅大方的风格,虽然长相十分出色,可行事作风比较低调。秦枫是那种性感艳丽的夺人人眼目的美,脸蛋身材都十分打眼,对穿衣服尤其讲究,举手投足间的风情就会让男人侧目而视,再加上秦枫的声音最好听,说起话更是圆滑得体,所以在三个女人中,秦枫还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焦点。 安铁、大强和李海军看着三个女人在那里寒暄,还真有欣赏一道美丽风景的感觉,大强忍不住赞叹道:“哇噻,今天真是美女大聚会啊,她们三个凑一起我才感觉,平时我居然在与一大群美女打交道。老大,现在咱们这的三个美女要是全参加咱们那个活动,那可就不好选了。” 李海军也说:“那是啊,秦枫、白飞飞、再加上赵燕,简直是美女中的代表啊,呵呵。” 这时,大强看了一眼卓玛和瞳瞳那边,又感慨道:“我不行了,那边还有两个小美女呢,哎呀!瞳瞳身边那个美女我怎么没见过啊?是谁呀?” 安铁看了一眼在旁边傻笑的李海军说:“那是海军家嫂子,哈哈。” 大强嘿嘿一笑,看着李海军说:“行啊,海军,在哪整了这么个小美女啊?” 李海军说:“她叫卓玛,从西藏跟我过来的。” 大强说:“好家伙,藏族美女啊,靠!你们两个都名草有主了,怎么也不给兄弟张罗张罗,我还是孤家寡人呢,郁闷啊!” 安铁看看大强说:“操!少跟这装蒜,你身边的美女还少啊?” 大强摸摸脑袋,说:“那是,我身边美女那是大大地有,可人家也不理我这茬啊。” 这时,卓玛跑过来说:“海军,我要和瞳瞳去海里游泳。” 李海军看看卓玛说:“行,你去吧,你们俩都戴上游泳圈,别往深处走。对了,这位是大强,你过来认识一下。” 大强笑嘻嘻地看着卓玛说:“卓玛嫂子好,嘿嘿。” 卓玛歪着脑袋看看大强说:“你怎么叫我嫂子啊?我看你比海军大呀,还比他胖呢,嘻嘻。” 大强一听,嘿嘿笑道:“我人长得老,可我比海军小多了,小嫂子以后多多关照哈。” 卓玛看了一眼李海军说:“没问题撒,你们聊,我和瞳瞳去游泳了。” 瞳瞳和卓玛下海之后,秦枫就和白飞飞、赵燕走了过来,秦枫一走到安铁身边,就挽着安铁的胳膊说:“老公,咱们也下去游会吧,一会水就凉了。” 安铁说:“行,咱们都下去,都带泳衣了吧?呵呵。” 白飞飞笑道:“带了,安老师!” 众人一听白飞飞这么一说,都哄笑起来,安铁看看白飞飞说:“白老师,今天泳衣是不是三点啊?” 白飞飞捶了安铁一下,道:“靠!你媳妇在这你还不老实!秦枫,你收拾他,我和赵燕给你助阵,哈哈。” 秦枫笑眯眯地看看安铁和赵燕,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说:“飞飞,你不知道,我哪敢收拾他呀,平时都是他欺负我的。” 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说:“是吗?那这小子可太不像话了。” 安铁抗议道:“我哪敢欺负你呀,你现在比我牛,你是副台长,论级别可比我高。” 李海军在旁边看了一会,说:“行啦,咱们赶紧下水吧,卓玛和瞳瞳正在里头瞎扑腾呢,看着都担心。” 安铁往海边一看,果然,瞳瞳和卓玛戴着大泳圈,一边玩水一边在里面转悠,眼看越跑越远了,安铁对三个女人说:“你们到飞飞车里换衣服吧,我们在我那辆车里换。” 白飞飞道:“行,你们可不许偷看哦。” 安铁打趣道:“我们还怕你们偷看呢,呵呵,海军、大强,走,咱们换衣服去。” 说完,安铁带着大强和李海军就上了自己的车,三个男人换上泳裤下了车一看,几个女人还在车里忙活呢,大强挺着他那腐败的肚子,往白飞飞的车里望了望说:“老大,你说咱们这三个美女换上泳衣还不把海边的女人都给盖了?哎呀!我现在是眼巴巴望着泳装美女出车呢,嘿嘿。” 安铁笑骂道:“操!看你这点心思,全用在色字上了,咱不带这样的,那里面还有你未来嫂子呢。” 大强嘿嘿笑道:“老大,你吃什么干醋啊,我这也就是欣赏欣赏,还是你牛,直接娶回家了,即使没娶回家的,也对你是百般呵护啊,我羡慕啊,世界是如此不公平,独我大强没有没女人缘啊!” 安铁拍了一下大强的肚子说:“瞎感慨什么呐,你这没少沾女人,少装!” 李海军也说:“我看大强说的不错,你小子就是桃花运旺盛,身边的女人总是围着你转,能不让人嫉妒嘛,是吧?大强。” 大强把胳膊往李海军肩膀上一搭,说:“海军兄弟,咱俩都是被他挤兑的难兄难弟啊,啥也别说了,一会吃饭的时候咱俩得单独喝一杯。” 就在这时,三个女人换好泳装走了过来,秦枫扫了一眼安铁他们,妩媚地笑了一下说:“你们哥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秦枫的话音刚落,安铁、李海军和大强就一齐看向三个换了泳装的女人,只见白飞飞穿的是一件白色连身高叉泳衣,秦枫穿的是蓝色三点,赵燕穿的是黑白相间的,并带着一个小短裙的那种。 三个女人穿上泳装个性就更加鲜明了,此时海滩上这三个泳装美女顿时让人眼前一亮,仿佛天空也跟着晴朗起来,旁边有不少男士投来了灼灼的目光,让安铁等几个男人大感得意。 大强搓着手说:“哎呀!三个大美女快把我眼睛闪花了,嘿嘿。” 秦枫扭着腰走到安铁身边,拉着安铁对众人说:“我们先下去了,呵呵。” 还没等安铁缓过神,秦枫已经把安铁拉出了好几米远,安铁用眼尾余光扫了一眼白飞飞,看见白飞飞往自己这边看了一眼,然后与赵燕结伴往海边走。 秦枫拉着安铁下海以后,像条鱼一样游出很远,然后冒出头来大声说:“老公,你快点,我今天要和你比赛,哈哈。” 安铁看秦枫开心的样子,不禁想起之前在东海公园与秦枫求婚时的场景,那时秦枫走在海边也开心得像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对于秦枫,安铁心里还是很惭愧的,安铁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很少带秦枫出来玩玩。现在看来,女人其实并不很复杂,只要你用到心思,任何女人都会把她的可爱一面呈现给你。 安铁一个猛子扎进海里,不一会就游到秦枫面前冲出水面,把秦枫吓了一跳,尖叫着说:“啊!你怎么这么坏!”说完,就往安铁的身上泼水。 安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瞳瞳,只见瞳瞳戴着游泳圈在不远处漂着,卓玛已经和李海军在一起了,白飞飞和赵燕、大强也正游着,只有瞳瞳显得有些孤单。 安铁看看秦枫,有些困难地说:“别闹了,咱俩到瞳瞳那去吧,你也教教她游泳,这丫头还不会呢。” 秦枫有些扫兴地看看安铁说:“那你过去吧,我好不容易才出来玩一回,我再游一会。”说完,秦枫就游到一边去了。 安铁无奈地看看秦枫,然后游到瞳瞳身边,瞳瞳一见安铁从水里冒出来,往安铁身后看了一眼说:“叔叔,你怎么过来了?” 安铁说:“我现在教你游泳,要不你可就被卓玛落在后面了,呵呵。” 瞳瞳虽然满脸开心地笑着,却说:“叔叔,你还是去陪秦姐姐吧,我自己在这呆着,没事!” 安铁说:“你秦姐姐嫌我碍事,自己游呢。” 瞳瞳这才高兴地说:“太好了,我现在特别怕水,把你原来教我的都忘了。” 安铁心想,瞳瞳估计是因为上次溺水留下阴影了,拽着瞳瞳的泳圈说:“别怕,这不是还有泳圈嘛,来,叔叔带你到远一点的地方看看,那里的水面干净。”说完,安铁带着瞳瞳往海水深一点的地方游去。 瞳瞳戴着泳圈一边看着远处的海水一边对安铁说:“叔叔,还是远一点的地方好,没那么多人,很安静,呵呵,我现在感觉我漂得好快啊,我要是会游就好了。” 安铁把瞳瞳带到离岸边远一点的地方,跟着瞳瞳一起感受着海浪的涌动,抬头看看日已西斜的天空,心里感觉很舒服,此时瞳瞳在泳圈里面,安铁一只手扶着瞳瞳的泳圈,两个人在茫茫的大海上静静地呆着,谁也没说什么。 过了一会,大强呼哧带喘地游了过来,对安铁说:“老大,你怎么躲这么远啊,那三个美女可把我欺负惨啦!” 瞳瞳看大强滑稽的样子,掩嘴笑道:“大强叔叔,你这么大块,怎么会被人欺负呢?呵呵。” 大强看着瞳瞳说:“还是瞳瞳好,还叫我大强叔叔,刚才那几个女人都给我起上外号了,唉!” 安铁笑道:“什么外号啊?把你郁闷成这样。” 大强支支吾吾地说:“海豚!” 安铁说:“海豚怎么了?这不挺好嘛,海豚多可爱啊。” 大强连忙解释道:“老大,你也是外星来的吧,你知道海豚是什么意思吗?海臀!就是说我屁股大!” 安铁和瞳瞳听大强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这时,李海军带着卓玛也游了过来,卓玛赶紧问瞳瞳:“瞳瞳!你在笑什么?” 瞳瞳抿着嘴,看着大强,脸上的笑意还是很深地说:“大强叔叔有外号了,海豚,呵呵。” 卓玛仰着头问大强:“大强,海豚是什么?是海洋馆里表演的那个吗?” 安铁在一旁跟卓玛解释了一下,卓玛笑得差点从泳圈里滑下来,幸亏李海军手快,否则卓玛就得多喝几口水了。 大强无奈地摇摇头说:“哎呀!我这是怎么了,一下子成笑柄了,他nnd。”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时赵燕说,白飞飞听安铁这么一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