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白飞飞说着说着,安铁指着白飞飞说

白飞飞说着说着,安铁指着白飞飞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阳台的左侧 晾着你的衣服 在房间,你对着镜子看 阳台的左前方 炼油厂的烟囱上那把火一直烧着 我总是在黄昏看到它红艳艳的 被一层云淡淡地和我格开 白飞飞看着安铁,好一会,突然笑了,然后说:“我们喝酒吧!来!干!” 安铁从迷乱之中开始清醒过来,看了看桌上一大堆酒瓶说:“你还能喝嘛?” “能!今天高兴,没问题。”白飞飞笑着说:“我们别搞得爹死娘嫁人似的哭丧着脸好不好?上帝让我们来到这世上,上帝早就安排好了,我们不用操心,惟一要做的就是用心生活着,世上有那么多人,我们却能在一起,在一起吃饭,喝酒,在一起喜怒哀乐,在一起成长,这多好啊!” 白飞飞说着说着,笑着的脸上两行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安铁紧张地问:“怎么哭了?” “没事,高兴的。”白飞飞一只手擦了擦眼泪,对安铁笑着说,另一只手还是温柔地放在安铁的手心,细长晶莹的手指在安铁的大拇指上轻轻抚摩着,修长的指甲上画着的那朵桃花和手腕上的纱巾鲜艳得让人触目惊心。 然后,白飞飞有些不舍地从安铁的手中抽回手,对安铁说:“我去卫生间。” 看着白飞飞孤单而熟悉的背影在影影绰绰的灯光里闪动,安铁心里感动而惭愧。这么多年,这个身影一直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总是在安铁最需要的时候出现,而自己却总在受伤的时候才想起她。 安铁想起刚来大连的那一年,白飞飞的突然出现,莫名的失踪,然后又无声无息地回到安铁身边,随后,白飞飞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轻松地跟安铁讲述她的爱恨,她的留恋,不露痕迹地给安铁介绍各种各样的朋友,小心地和安铁保持着距离,她让安铁迅速融入这个城市,让安铁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关注着安铁一点一滴的进步。当安铁在酒吧里自甘堕落、纵情声色地呆了一年,越来越陷入自我放逐、不思进取的黑暗深渊时,又是白飞飞从她朋友那里得知报社改革进行部门聘任的机会,并引见安铁进入了报社,安铁的人生从此改变,否则,安铁连个大学本科毕业证都没拿到,根本不可能进得了这家报社。 一路想来,安铁羞愧无地,同时,安铁心里充满了感恩,上帝实在很公平,能碰到白飞飞实在是自己的运气。 正在安铁沉浸在回忆中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喂!老板!来电话啦!喂!老板!来电话啦!”电话彩铃中那小女孩子稚嫩而俗气的声音把安铁拉回了现实。安铁看了一眼电话,没想接,但那稚嫩的女声一直执着地喊着,安铁只得笑着拿起了电话,一看来点显示是大强,晚上大强已经打好几个电话了,安铁一直没接,一是安铁希望用这种态度来表示一下他对大强最近出格行为的态度,另一方面,安铁也没想好怎么对大强说,碰到这种事,说重了影响兄弟关系,甚至会影响公司发展大局,说轻了大强不当回事,以后要是出问题更会影响公司大局。 安铁看着电话愣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喂!老大,给你打一晚上电话了,恩,今天的事,我,我想跟你解释一下,晚上我们见个面好吗?”大强着急而心虚地说。 安铁沉默着,没说话。 “喂!老大!你在听吗?” “在听!”安铁说。 “晚上见个面行吗?”大强说。 又沉默了一会,安铁终于说:“今晚就算了,大强,我想跟你说,你出去找小姐找其他的什么人我都没意见,别染上病就行,但这次选秀影响很大,对公司发展有关键影响,不能出一点差错,你不能跟选手这样,搞不好就会出大事。还有你最近对赵燕的态度好像也有些问题,你最近怎么啦?我怎么跟不认识你似的,我们还是兄弟吧?” “当然了,老大,你这么说我挺难受的,我最近是有点浮躁,我好好反思一下,你放心行不?!”大强急急地表态说。 “那就好,咱们现在做事必须冷静,否则对谁都不好,在一起挺不容易的,你要注意点!行了,你也早点休息,对了现在几点?”安铁故做轻松地说。 “快凌晨2点了!”大强说。 “那行,你也早点休息。”安铁说完,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 挂了电话,安铁拿起一瓶酒一口干了,刚放下酒瓶,白飞飞就回来了。 “怎么偷酒喝啊,也不等等我!”白飞飞一回来就笑吟吟地说,情绪正常了很多。 “你今天想喝多少,我都陪你,把你灌醉了我再——嘿嘿!”安铁盯着白飞飞,坏笑着。 “去你的!一喝多就扯淡。”白飞飞的脸居然红了一下。 “我没喝多,谁说我喝多了?来,喝!”安铁和白飞飞又开始要酒。两个人开始有些醉了,话又开始多起来。尤其白飞飞,酒后说话越来越嗲,越来越可爱。 白飞飞像个小女孩一样,歪着脑袋说:“今天晚上真好啊,跟做梦一样。对了,今天那个柳如月,你跟她什么关系?什么人都往家里领?” 安铁眼睛转了一下:“不是跟你说了嘛,是那个买肉的老板王贵的助理,通过秦枫认识的。不算太熟,今天恰好碰上了,人家家里有事都想不开了,不是想让你开导一下她嘛!” 白飞飞嘿嘿笑说:“你小子!情多累美人知道不?以后少干点这样的事,你以为你救世主啊?我看你还是先救救你自己,你麻烦够多了。” 白飞飞说了一通,突然叫道:“哦,对了,李海军这小子怎么也不来个电话啊,我说怎么感觉少点啥,给他打电话,骂死他。” 说完,白飞飞拿出手机就给李海军拨电话,但电话老是接不通,拨了好几遍,终于拨通了,白飞飞高兴得大叫起来:“通了!通了!喂!李海军啊!喂!是李海军不?靠!奶奶的!信号太不好了!喂!李海军啊,你他妈的走了怎么也不来个电话?啊?” “啊?我在哪?我在你酒吧跟安铁喝酒,恩!你在西藏舒服不?啊!乐不思蜀啊?!去你的,我跟安铁有没有问题关你什么事情!你那小女朋友长的漂亮不?天仙一样啊?比我漂亮吗?比我漂亮?去你妈的!行,你就在西藏好好享受吧,要跟安铁讲话吗?算了,别讲了,信号太不好啦!知道你在那里舒服就行了,挂了!”白飞飞一通大叫,搞得整个酒吧的人都在看她,白飞飞瞪着眼睛,环视了一圈看她的人,看人们把目光收回去,白飞飞缩了缩脖子,吐了一下舌头,笑着说:“来,喝酒!” 安铁笑咪咪地看着白飞飞兴奋而可爱的样子,心里突然感觉生活如此美好! 给李海军挂完电话,白飞飞又要和安铁一起划拳。“一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啊飞啊飞啊……”两人旁若无人地划起拳来。期间,李海军的表弟过来敬了几杯酒,最后酒吧里所有客人都走了,白飞飞四周看了看,说:“人都没啦?那我们也走吧!” 说完,白飞飞趴在安铁耳边悄悄地说:“今晚我要陪你睡觉!”

李海军吃惊地看着安铁道:“怎么你刚跟人打架了?满身是血的。” 安铁看着李海军赶紧道:“没有没有,刚碰到一个人打架,都快被打死了,我看没人管,就给他送医院去了,血染了我一身,没事,走吧,你先找个地方洗个澡,然后我们再找个地方聊聊,你需不需要先回家休息一下,或者到我那里睡也行。” 李海军似乎情绪不错,听了安铁的话笑道:“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你被人追杀,不洗澡了,洗啥澡啊,我在乡下经常十天半月都不洗澡,呵呵,找个地方咱们喝酒。” 安铁看着李海军似乎变了个人,皮肤黑了一些,人也开朗了不少,本来怕李海军旅途劳顿,既然李海军这么说,正中安铁的下怀,于是笑了笑说:“那走吧,咱们找个饭店。” 李海军说:“去过客酒吧不就行了嘛,正好我也想去看看飞飞。 安铁愣了一下,说:“好吧,那就去过客酒吧。”说着,就低头去替李海军拿包,没想到身体好像一点力气没有,身体摇晃了一下,仿佛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包提起来。 两个人打车到了过客酒吧,李海军站在过客酒吧门口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一会,仿佛有不少感慨。安铁下车之后,提着李海军的行李,看见李海军还站在过客酒吧的门口发愣,说了一句:“进去吧。”然后就径直进了酒吧。 到吧台前,安铁把李海军的包扔到地上,感觉眼前直冒金星。喘了口气,安铁对服务员说:“把这包拿到那个小屋子里去,飞飞在不在?” 服务员回道:“好的,白姐晚上过来一趟就走了。” 安铁说:“那好,给我们上点小吃和酒。” 这时,李海军走了进来问:“飞飞不在啊?” 安铁道:“你给她打个电话。用酒吧的电话打,她要是知道你回来了,就是睡觉做梦了,也会从梦里跳起来。” 李海军笑了笑道:“我可没你那么大的魅力。”说着李海军还是拿起了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李海军说:“白大侠,我在你酒吧呢,你在哪呐?” 李海军刚说了一句就把电话挂断了。 安铁笑道:“这么快?她说什么?” 李海军笑着说:“听到是我,她就说了一句,你等我!我马上过去。” 安铁笑着说:“你魅力大吧。” 说完,安铁就走到一个角落,找了一张空座坐下来,看着随后走过来的李海军,强打精神道:“给你家里打电话了吗?” 李海军道:“打了。没事,你操那么多心干嘛。” 服务员把酒启开之后,安铁拿起酒瓶就往自己的嘴里倒了一大口,安铁感觉身体有一种虚脱的感觉,经常在报纸上听说河南那里一些卖血的人在卖血之后就回家使劲喝啤酒,说是啤酒补血,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反正现在安铁的头脑有些混乱,猛喝了一口啤酒之后,才感觉头脑清醒了些。看着李海军奇怪地看着自己,于是说道:“来,喝一口。” 李海军喝了一口酒道:“我看你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啊?怎么回事,前些日子你半夜给我打电话,你最近到底碰到什么事了。衣服上还有血呢,都有人在朝你看了,你现在这形象跟在工地上没日没夜地干了三天三夜似的。”李海军一口气问道。 “衣服没事,脏点不是有个性嘛,嘿嘿。”安铁笑了一下,然后沉默了一会又说:“我最近是有问题,脑子出了问题,回头再跟你说吧,一会飞飞来了别谈我的问题。” 李海军盯着安铁看了半天,突然道:“嗯,这次好像有点严重。” 李海军话音刚落,白飞飞已经在吧台那边走了过来,一边朝安铁和李海军的桌子这边走,一边大声说:“你这死鬼,深更半夜的你闹什么妖蛾子呀,你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 话音刚落,白飞飞已经来到了眼前,一屁股坐在安铁身边,突然叫了起来:“你怎么搞的,怎么满身是血。” 安铁把经过简单说了一些,只是没有说输血的事情,他不想把话题引到自己的身上。 “就你事多。”白飞飞听安铁说完,把安铁救人的光荣事迹用四个字做了简单评价,然后转头问李海军:“怎么样?是不是有很多感受?” “我的感受就是没感受。”李海军说:“因为感受太多了,感觉复杂到了极致就平淡了。” “有点意思,有点禅味了。”白飞飞笑了起来,然后又看了安铁一眼,继续说:“有人需要拯救,赶紧把你的感悟说说。” 李海军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安铁,然后又对白飞飞说:“谁也救不了谁,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另外,只有上帝才能救我们。” “自己就是上帝。”白飞飞笑了起来,然后又补充道:“这个话题有点老套了哈。” 安铁一直看着李海军和白飞飞在那里说笑,这时候突然说:“说得没错,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自己就是自己的上帝,这话虽然老点,但道理总是越老越有道理。可是,找到自己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你绕口令呐?!”白飞飞看了安铁一眼,看起来漫不经心地问道:“你看清自己了吗?” “没有,你呢?”安铁问。 “我也没有。我不想这些问题。”白飞飞说着又问李海军:“你看清自己了吗?” 李海军想了想,手里拿着酒瓶转了几下,说道:“我也不知道,你们知道一句话吧?” 白飞飞问:“什么话?” 李海军说:“老小孩,就是说人在老了的时候又跟小孩子一样。” 白飞飞笑着说:“是啊,这跟自我又什么关系?” 李海军沉吟着,然后轻轻说道:“小孩子简单单纯,目的明确,他们需要爱,就要求爱,想吃糖就一门心思想拿到手,别的什么也不想,人一旦在老了的时候,经过了风风雨雨的复杂艰险的人生,然后他们却又变得简单和单纯了,你们说这是为什么?” 安铁有气无力地坐在那里看着李海军,又看看白飞飞没说话。 白飞飞眼睛看着屋顶,嘴里喃喃自语道:“这道理有点复杂,挺复杂的。” 李海军笑着说:“其实,我们应该相信老人的智慧。人,其实是在成长的过程中迷失了,那些丢失的东西我们可能得用一辈子才能找回来,就是说,自我这个东西可能原本我们就有了,只是我们丢了。靠,不说这些了,我也糊涂了,喝酒!” “吃茶!”白飞飞说着哈哈大笑起来,道:“你这出去走一趟回来有点神叨了,你说喝酒,我就想起了‘吃茶’,好像也是一句禅语。” “吃茶,热茶,喝酒,酒有点凉,不过喝完之后身体会热。”李海军也哈哈笑了起来,道:“让我们一起胡说八道吧。” “操,你们怎么一个跟神汉一个跟巫婆似的。说话,大声说话,这也是禅语。”安铁也笑了起来,又说:“还有什么,白云,眼前飘过一朵白云。这也是禅语,我觉得佛家的东西并没有给人指名方向,可以做任何解释,什么,‘吃茶去’啊,‘拈花微笑’啊,好像说的是一个‘悟’字,一个‘空’字,也有人解释说佛家的‘空’并不是‘空’而是‘满’,是实实在在的生活。反正我并没有从这些话里悟出什么。” 白飞飞说:“要是你能悟出来,你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没精打采的了。佛渡有缘人知道吗?你缘分没到,不过如果到了你也就去做和尚了。” 李海军说:“不然,做和尚只是修行里一种比较低级的形式,佛说无处不道场,真正的菩萨不在庙里修行,而是隐身在普罗大众之中。” 安铁指着白飞飞说:“你是菩萨吗?”然后又指着李海军道:“你是菩萨吗?”然后,忍不住朗声大笑起来,等安铁笑声停止的时候,安铁发现自己的脑门上出了一脑门子汗。 “对了,周翠兰今晚怎么没看见她。”安铁笑完突然发现没看见周翠兰。 “你不说我还忘了,今天周翠兰说出去有事,态度很不好,我还想问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呢?”白飞飞道。 “嗯,你考虑再找个人吧,周翠兰不适合在你这里干,这个人有点复杂。”安铁沉吟了一下道。 “那你准备怎么安排她啊,我也觉得这个人有点麻烦。”白飞飞说。 “让她回老家吧。”安铁烦躁地说。 “她能干吗?这个人可是挺会闹事的。”白飞飞看着安铁问。 “我就不信她还能翻天啊。”安铁说。安铁现在几乎是强撑着说话,本来,他希望和李海军好好谈谈,把心里的一些疑惑跟李海军讨论讨论,可是,看到李海军之后,他突然觉得也没什么说的,他只是想和李海军在一起坐一坐,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让他感觉自己并不孤单,让他感觉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安铁从中午喝酒一直到现在,中间还有那么多事,现在不但头脑不清醒,而且身体已经有点不像是自己的了。 “你们说什么呀,周翠兰来大连啦?”李海军问道。 “是啊,原来跟你说过吧,这个女的可有意思了。”白飞飞说。 就在白飞飞和李海军说周翠兰的时候,安铁感觉眼前慢慢模糊起来,似乎眼前飘来了一朵白云,自己就在这朵白云之上,然后,安铁模糊地听到白飞飞说:“安铁,你看怎么睡着了,你醒醒?听见没有?” 然后,安铁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电话刚通白飞飞就说:“你在哪?接到李海军了吗?我刚想起来李海军今天回来。” 安铁笑着说:“别着急啦,李海军明天中午才到呐。” 白飞飞在电话那头舒了一口气,然后嗔怪安铁:“那你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还以为你们现在正埋怨我呢。” 安铁说:“我也是今天中午才知道的,下午瞳瞳在学校晕倒了,也就没来得及告诉你。” “啊?瞳瞳怎么晕倒了?要不要紧?要不我现在过去看瞳瞳?”白飞飞在电话那头着急地问。 安铁连忙说:“你别着急,现在没事了,就是最近要考试累的,学校的医生说多休息就行。” “那就好,你也是,天天不着家,也不好好照顾照顾瞳瞳,你以后要是没时间就跟我说,我来照顾她,别老把那丫头成天丢在家里。”白飞飞气不顺地说。 安铁笑了笑说:“是,白小姐教训得是。” 白飞飞在电话那头大笑了起来,说:“行了吧你,大半夜的你还真有精神,我还在开车呢,就不跟你说了。明天我们一起去接李海军吧,你开车还是我开车?” 安铁说:“你开车吧,你的车酷。” 白飞飞说:“你个懒家伙,找借口,好,就这么定了,明天咱们电话再联系。” 挂了电话后,安铁躺在床上总算是消停一会,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觉,再加上今天这么折腾,安铁觉得自己疲惫得要命,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安铁起床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从床上坐起来,安铁感觉房间外面静悄悄的,心想:“估计林老师和瞳瞳一起去学校了。”想到这里,安铁穿好衣服走到客厅,发现餐桌上摆着早点,在牛奶杯的下面还压着一张字条,安铁拿起字条一看,是瞳瞳的笔迹,只见上面写着: “叔叔,我和林老师一起去学校了,林老师让我跟你说,她昨天喝多了,失礼的地方让你别见怪。” 安铁看着字条,笑了笑,然后又看了一眼沙发,想起林老师躺在上面的样子,自己对自己说:“看来林老师以后是不会来这里了,操!昨天我装什么柳下惠啊!” 安铁去卫生间洗漱完毕后,开始吃早点,今天的天气不错,大连的气候一直是这样,晴天总是很多,这也是安铁呆在大连觉得很舒服的地方。安铁刚拿起一片面包咬了一口,就习惯性地瞟了一眼对面的阳台,那个美少妇居然真就在阳台上,而且还是在那里晾着她的衣服。 安铁又喝了一口牛奶,心想,这个少妇也真够绝的,天天有衣服可洗,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衣服和那么多时间,估计要不是寂寞难耐,就是有洁癖。 安铁吃完早餐后,给刘芳打了个电话,就去了天道公司。 安铁刚到天道公司前台,就看见大强正眉飞色舞地对着几个女孩讲话,不时地挥起手臂,挺着他那个腐败的肚子,像个指挥官一样,搞得那几个女孩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这时,赵燕看到了安铁,微笑着迎了上来:“安总来啦!瞳瞳好了吗?” 安铁笑着对赵燕说:“没什么事了,今天上学去了。大强在干什么呐?怎么搞得跟传销演讲似的。” 赵燕看了一眼大强,压低声音在安铁耳边说:“跟那几个刚报名的选手讲参赛细节呢。” 安铁皱了下眉头,心想,这大强真是变了不少。 正在安铁和赵燕说话的时候,大强一扭头看见了安铁,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老大,你来啦,怎么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我好列队欢迎啊,呵呵。”说完就转头对前台的女孩说:“小刘,去给安主编倒杯水,拿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引着安铁往办公室走。 安铁一边走一边说:“不用了,我来看看,顺便来了解一下上次上报选手的反响怎么样。” 大强笑着说:“那还用说,昨天我在饭店吃饭的时候还听到旁边的桌子上有人在谈论咱们的选手呐,现在咱们这个活动的反响那是相当好啊,嘿嘿。” 安铁看到大强自信满满的样子,也笑着说:“那就好,下一期上报的选手定下来了吗?” 大强说:“定下来了,我让赵燕先拿给你看看。”说完就叫赵燕去拿选手资料。 等赵燕把选手资料拿过来,安铁一看,里面还是没有柳如月,抬头问:“大强,这次怎么还没有那个柳如月?你不是也说她不错嘛。” 大强看着安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暧昧地笑了起来,在安铁耳边说:“老大,你对柳如月的印象很深啊,是不是那天晚上有什么情况,早说啊,我哪能让你在美女面前食言呢?”说完,大强对找赵燕说:“赵燕,你把柳如月的资料整理一下,下期安排她上报。”赵燕看了一眼大强,又看了一眼安铁,说了声:“好吧。” 安铁此时被大强弄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等赵燕走了,不悦地说了句:“不是一回事,你别扯在一起,上次的事我还没说你呢!” 大强嘿嘿一笑,说:“老大,啥也别说了,理解万岁!” 安铁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说大强,电话就响了,是白飞飞打来的。 “你在哪呢?我去接你。”白飞飞在电话那头说。 “我在大强这呢,你过来吧。”安铁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这时外面的一个员工把大强叫了出去,安铁一看,看来今天是说不了了。 大强出去以后,回来跟安铁说要出去办点事,然后就走了。 安铁在大强的办公室和赵燕聊了一会,白飞飞就给安铁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楼下,安铁有些忧虑地交代赵燕几句,匆匆走下楼去找白飞飞。 安铁一到楼下,就看见了白飞飞的那辆敞蓬吉普,白飞飞穿着一身红色的休闲装,戴着一副大墨镜,跟黑色的吉普车形成的鲜明的对比,让人眼前一亮。 安铁上了车后就说:“白大侠挺酷啊,看这大墨镜戴的,我刚才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说:“贫什么贫,坐稳了,我开车可挺猛,你小心点。” 安铁笑着说:“我怕什么,出什么事还有个美女陪着,待遇多好啊。” 白飞飞猛地一踩油门,把安铁闪了一下,脑袋差点碰在风挡上,安铁稳了稳身子说:“操!你来真的?”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白飞飞说着说着,安铁指着白飞飞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