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本来安铁想让柳如月去白飞飞那里,白飞飞对安

本来安铁想让柳如月去白飞飞那里,白飞飞对安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白飞飞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看着安铁好一会,笑了:“你想清楚了,想投入我的温暖怀抱?” 安铁笑着说:“操,你尽想美事,我是说我去你那里睡,你在我家睡,方便不?”于是安铁把柳如月的情况挑拣着简单说了一下,把一些有伤柳如月的隐私跳了过去。安铁想今天晚上最好把柳如月留在家里过夜,免得她自己一个人生出什么极端的想法。他想让白飞飞陪柳如月谈谈心,加上瞳瞳三个人一起聊聊热闹些,也不至于太尴尬。本来安铁想让柳如月去白飞飞那里,但两个不熟悉的人突然一起谈一些私密话题好像也不太对。想来想去觉得还是白飞飞留在这里,安铁出去比较方便一点。 安铁说完,白飞飞深深看了安铁一眼说:“行,你去我那里睡,我今晚就做一回灵魂工程师,不过,你可不许随便翻我的东西。” 安铁笑着说:“你还有那么多秘密啊?” 白飞飞说:“每个人都有一些秘密,没有秘密的人是苍白和没有内容的,知道不?” 安铁说:“晕,还一套一套的。” 白飞飞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了,今天下午你怎么突然走了?我看大强神色有些不对啊。” 安铁听白飞飞这么一问,想了想,说:“没什么,我在那也没什么事情啊,对了,你晚上怎么没跟大伙一起吃饭?是不是我不在你觉得没意思啊?” 白飞飞瞪了安铁一眼:“臭美!” 两个人回来后,白飞飞和瞳瞳在厨房做饭,白飞飞一边招呼柳如月搭手帮忙,一边跟柳如月聊天,不时开一些小玩笑,完全没有生分的感觉。吃饭的时候,柳如月的心情好像已经开朗很多。 白飞飞对柳如月明知故问:“柳妹妹,多吃点菜,我看你今天情绪不怎么好,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柳如月笑了一下,说:“没有!” 白飞飞笑着说:“那就好,不管碰到什么问题,总会过去的,现在还是奶奶的男权社会,这个社会女人远远没有解放,女人做点什么事太不容易了,好了,不说,吃饭!” 柳如月感激地说:“白姐,谢谢关心,真的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安铁呵呵笑着对白飞飞说:“要是你这样的女权分子多了,这个社会就要变成母系氏族社会了。” 白飞飞瞪了安铁一眼:“滚!我才不是什么女权分子,我只想做一个家庭妇女,做家庭妇女是我最大的梦想。” 安铁装做大吃一惊地说:“就你?还家庭妇女?女人都死光了也轮不到你啊!” 柳如月微笑着看安铁和白飞飞斗嘴,瞳瞳也开心地看着,不时还招呼柳如月:“柳姐姐,吃菜,白姐姐和我叔叔总这样。” 柳如月笑笑,说:“是嘛,瞳瞳你真漂亮!”然后,转头对白飞飞和安铁说:“我从来没看见过瞳瞳这么大的孩子长这么漂亮的。” 白飞飞高兴地搂了瞳瞳一下:“那是,我们瞳瞳现在出去就能迷到一片,再过几年那家伙不得了,魅力得跟极光一样,看见她的人都得被她的光芒刺瞎眼睛。” 瞳瞳开心地推了白飞飞一下说:“白姐姐你又笑话我。” 三个女人说说笑笑,安铁看了看白飞飞,发现在白飞飞的笑容背后,有不经意流露的忧伤。 吃完饭,柳如月要走,白飞飞赶紧说:“柳妹妹今天就在这里陪我和瞳瞳好不好,你不用担心色狼,呵呵,安铁今晚有事应酬又不回来了。” 柳如月犹豫地说:“这不好吧,第一次来太麻烦安总了。” 白飞飞赶紧说:“这有什么麻烦的啊,他经常这样把瞳瞳一个人留在家里,很不负责任,我们这是在给他帮忙看家,是他麻烦我们,呵呵。” 安铁笑着赶紧帮腔说:“是啊,我今晚有客户要陪,估计会很晚,一般太晚我就在洗浴中心睡了,你就在这里睡吧,帮我看看家,要是有抢劫的给我打电话,或者打110找警察叔叔。”柳如月笑笑,表示同意。 安铁收拾一下,匆匆出了家门,安铁实在做不到在白飞飞和柳如月两个女人面前神色自若,与其傻乎乎的没话找话,不如走人。 到楼下坐进车里,发动车子,安铁却不知往哪里去。 柳如月暂时估计没有大问题,大强的事情又迅速钻进了心里,安铁意识到这才是目前最棘手的一件大事。大强的行为最近显然出乎安铁的意料,眼前发生的一切有不可控制的危险。赵燕的眼泪和告戒,下午礁石后面大强在那个女选手的胸脯上乱摸的手,这些镜头在安铁脑子里一一闪过。安铁显得心烦起躁,开着车在路上慢无目的兜着,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过客酒吧的门口。 安铁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走进了过客酒吧,时间还早,酒吧里人不多,安铁走到吧台才意识到李海军已经走了。酒吧现在暂时负责的是张辉,李海军的一个远房表弟,小伙子24岁左右,人很机灵。 “安哥来啦!有一阵没看见你了。”安铁应了一声,心里觉得空落落的。李海军走了好几天了,也没来个电话。 “你表哥来电话了吗?”安铁问。 “来了个电话,就说到了,让放心,其他没说什么,怎么他没给安哥打电话啊?” “哦,是吗,那你忙,我坐一会就走。”安铁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走到原来自己住的那个小屋子前面找了张桌子坐下,让服务员上了两瓶啤酒,和两盘点心。服务员应了一声,就拿来两只杯子,在安铁面前放一只,在安铁对面放一只。服务员说了声“安哥有事就叫我”就走了。服务员走后,安铁一愣,服务员大概以为安铁约了人,所以拿了两个杯子,安铁苦笑了一下,这个服务生也够粗心的,问也不问一声就拿两个杯子放这。 安铁往自己的酒杯里倒满了酒,看了看对面放着的那只空杯子,心里突然觉得很寂寞。往常坐在对面的不是李海军就是白飞飞,在一起的日子那么快,谈笑间一转眼好几年就过去了,这不长不短的几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每个人的人生似乎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又似乎什么也没有改变。安铁一个人坐在那,感觉就像几年前刚来大连时那样,眼前的事情变得虚幻起来,而几年前的事到是新鲜如在眼前。 安铁突然意识到,自己坐的这个桌子是第一次和白飞飞认识的时候一起喝酒坐过的桌子。安铁不禁有些心潮起伏,想给白飞飞打个电话,拿出手机刚拨了两个数字,又颓然放下,一是想到白飞飞正跟柳如月在一起,把白飞飞叫来不太好,二是白飞飞要是来了跟她说什么呢?安铁觉得自己和白飞飞之间总被一种东西格着,这种东西是美好的,又是脆弱的。他和白飞飞之间需要这种东西,要是捅破,一切就会不同。安铁不知道打破这层窗户纸的后果,安铁不敢去冒这个险。 安铁愣愣地看着对面,恶作剧似的给对面的空杯子倒满了酒,又举起自己的杯子朝对面虚晃了一下,喝了一口,这酒很苦,有一股古怪的味道。 想起大强,安铁感觉更加空虚,感觉自己和大强的距离越来越远,目前公司的运营情况虽然看起来很好,但表面兴旺的背后危机随时就来。 安铁心情寥落地四周看了看,酒吧没几个人,很安静。静得安铁有些心慌,安铁感觉太安静的时候就是有大事要发生的时候。 如果必须要发生,那就早些来吧,安铁想。

安铁扭头一看,白飞飞正穿着一件白衬衫站在自己身后,双手抱着肩膀,似笑非笑地看着安铁。 安铁这时突然这么一见白飞飞,站在那看了白飞飞半天才搓槎手笑道:“想过来看一眼你在不在,没想到我来得还挺是时候,嘿嘿。” 白飞飞看了看安铁,顿了一下,说道:“来了也不进去,走,咱们进去喝几杯。”说完,白飞飞对安铁笑了一下,带着安铁往以前三人的老位置坐下。 安铁环视了一下酒吧,今天酒吧里的人不是很多,酒吧里放着慵懒的爵士乐,服务生也看起来没那么忙碌,一见白飞飞带着安铁坐了下来,立刻就有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问白飞飞要来点什么。 白飞飞一只手托着下巴,对安铁道:“你想喝点啥?” 安铁掏出一根烟点上,道:“什么都行,听你的。” “那就拿一瓶口感好点的红酒过来吧,哎,还有冰块。”白飞飞对服务生吩咐道。 服务生听白飞飞说完,笑着点了一下头,恭敬地说:“好的,飞飞姐,那还要点别的小吃吗?” 白飞飞瞟了一眼安铁,摆摆手,道:“小吃就不用了,你这位安哥不爱吃,嘿嘿,去吧。” 安铁见白飞飞与下面的员工相处方式很随和,就像朋友似的,安铁等那个服务生走后笑了笑,对白飞飞说道:“你现在跟年轻人打交道还是那么油啊。” 白飞飞自嘲地笑着说:“那是,跟这些十八九岁的孩了在一起啊,觉得特乐呵,哪像面对你这个老男人啊,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怎么了?我看你有点强颜欢笑的意思啊?” 安铁被白飞飞的敏锐搞得有点猝不及防,使劲抽了一口烟,对白飞飞说道:“也没什么,其实今天来这看看你在不在,想跟你道个别,要去外地几天。” “去哪啊?搞得这么突然,而且听你这意思我怎么觉得你似乎要走一段时间啊?”白飞飞皱着眉头看着安铁。 “时间也不会长,去贵州,瞳瞳的家人不是找到了嘛,瞳瞳还有一个外婆在贵州,想见见瞳瞳,所以今天幢瞳的生母和继父定下来明天上午就回去。”安铁说完,看着白飞飞阴晴不定的神色,心里那种压抑的感觉更明显了。 “哦,好事情啊,对了,我才想起来,昨天走瞳幢的生日吧,我昨天特忙,到了晚上睡觉前才想起这事,可又怕打扰你们,就没打电话。”白飞飞摊摊手,靠着沙发扶手的一侧,微微低垂着头对安铁说着。 安铁此刻心里非常复杂,与瞳瞳确立了关系使安铁觉得自己更加难以面对白飞飞了,白飞飞这么多年与自己的宛若知己,宛若朋友,有时候还像一个纵容孩子的母亲似的,一个宽容爱护自己的情人,给了安铁太多难以磨灭的记忆。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飞飞,你多注意点身休,别玩命做事情。”安铁看着坐在那穿着白色衬衫显得脸色有些苍白的白飞飞,不由得对白飞飞嘱咐道。 白飞飞听了安铁的话愣了一会,就在这时,服务生把红酒拿了过来,白飞飞赶紧接过打开的红酒,然后挥挥手让服务生下去了。 往杯了里加了点冰块,白飞飞挽起袖了开始给安铁倒酒,等倒完了酒之后,白飞飞举起酒杯,对安铁含笑道:“来,先干一个,你们啊,一个个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就把我扔在这等着,可左等右等也等不来你们,我现在正式提出抗议,知道不?等你回来,你和海军都要一个星期过来聚一次,否则我就搅和得你们不得安宁,嘿嘿。” 白飞飞使劲往安铁的杯子上撞了一下,使两只酒杯发出了清跪的响声,里面深红色的酒汁也跟着酒杯摇晃着,泛起红色的涟漪。 白飞飞扬起头把酒杯中的酒喝干以后,把杯子例转过来,对安铁道:“你怎么这么慢啊,你看我都喝干了,哎,对了,安铁,你这次要去几天啊?” 安铁一仰头把杯子里的酒喝下去之后,抹了一把嘴角,道:“不一定,估计最多一个星期吧,本来我是打算和你和海军一起吃顿饭再走的,没想到瞳瞳的家人那么急。” 白飞飞含笑看着安铁,继续给安铁倒酒,一边说道:“行,这回见的可是瞳瞳的至亲,你好好表现啊,别掉链子,知道不?” 白飞飞一只胳膊支在桌面上,另一只胳膊举起酒杯在脸侧的位置,安铁这才注意到,白飞飞今天戴着流苏耳坠,银亮亮的流苏坠了闪烁着亮晶晶的光泽,与酒杯里红色酒液交相辉映。 白飞飞浑身还是散发着一股成熟而妩媚的气息。 “行!白大侠的提议都是对的,要不咱俩现在就给海军那小子打个电话,我还没告诉他我要离开的事。”说着,安铁把手机拿了出来,拨了李海军的电话。 白飞飞用手把玩着耳朵边的一缕头发,笑着看安铁给李海军打电话,可眼睛里却没几分笑意,带着点淡淡的伤感。 安铁在白飞飞刚才说那么话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很酸,曾几何时,自己和海军、白飞飞,这三个原来几乎天天混在一起的人,现在似乎变得疏离了,以前三个人也不见得同时都在滨城,白飞飞更是三天两头的往外跑,可那时三人无论在哪里,心好像都是在一起的,可现在,同时都在滨城,见一面却不容易得很。 电话接通之后,李海军开口就道:“安特,一猜你今天就得给我打电话,嘿嘿。” 安铁笑道:“你神了,还能猜到,你现在还在山上吧?干吗呢?呆得这么安生。” “我在与了尘师傅喝茶赏月啊,呵呵,你呢?听着不像在家里,难不成你去酒吧了?”李海军语调轻快地说。 “你不是会算嘛,我在哪还用我说啊,我明天要去贵州一趟,时间太急了,也没来得及跟你道别,等我回来咱们跟白大侠一起聚一下吧,我现在就在酒吧,白大侠已经下最后通碟了,以后每星期要碰个头,谁不能赴约白大侠就会将其烧光杀光抢光,三光,知道不?”安铁眼睛看着白飞飞说道。 还没等听李海军说什么,白飞飞就把电话抢了过去,给安铁一个白眼,对电话那头的李海军道:“海军,你以后少躲在山上装世外高人,小心我找一个连的美女到你那山头勾引你去,嘿嘿。” 白飞飞一口与说完话,把电话重新塞给安铁,然后说道!“行啦,你接着跟他说吧,懒得跟他墨迹,告诉他反对无效。” “海军,听到没,白大侠说,反对无效,呵呵。”安铁对电话那头的李海军笑道。 “这个白大侠,行,你跟她说,等你回来咱们再聚,还有啊,安铁,你过去之后一切小心啊,如果我猜得没错,这次是你和瞳瞳一起去看瞳瞳的家人吧?”李海军说到让安铁小心的时候,有点神叨叨的。 “是啊,没想到你猜的还真挺准,那行吧,我自己会注意的,你也多保重,没事下山找白大侠喝点酒啥的,否则真担心你哪天在山上剃度了。”安铁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嗓子都有点发涩,海军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与李海军结束通话之后,白飞飞又给安铁添了点酒,然后没等安铁举起杯就在安铁放在桌上的酒杯上碰了一下,一口把她自己杯中的酒喝干,然后用手背擦了一下嘴角,看着安铁道:“我看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就走了,得准备一下吧?” 安铁顿了顿,看看故作轻松的白飞飞,心里突然内疚得要命,想起以前两个人之间的种种,安铁觉得自己可能这一辈了最对不起的女人就是白飞飞了,不由得神色一黯,伸手拍了一下白飞飞的手,沉声对白飞飞说:“好吧,那我就回去了,飞飞,你多保重。” 白飞飞扭头看了一眼安铁的手,停顿了一会,随即撇嘴笑了一下,道:“看你,怎么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行啦,等你回来咱们再痛快喝一把。” 安铁站起身,这时,酒吧里的表演台上已经开始表演节目了,一个挺酷的女孩站在麦克风前用沙哑的声音唱道:“看着你看窗外,瞧瞧变红的夜,轻轻的你的手,又握紧了一些,该不该让你到我的世界,let39;sstartfhere,无所谓慢慢来,迷宫一样的未来……” 白飞飞听着这首歌,看看安铁,没说话,只是安静地笑了笑,然后对安铁挥挥手,扭头看着台上唱歌的女孩,端着红酒杯,只留给安铁一个侧脸。 安铁在转身之前,似乎看到白飞飞的眼睛里有亮光在闪动,心里一沉,握了一下拳头,离开过客酒吧。 等安铁踏出酒吧的大门,身后略带伤感的音乐还在酒吧里唱着,安铁甚至能听清楚歌里唱的是什么。 “陪着我喝咖啡,爱在空气里,暖暖的是你的笑,赶走心情的灰,我想我不在意你曾爱过谁,let39;sstartfhere,无所谓就算爱,像空沙发在等待,拥抱着是不确定……” 安铁心情抑郁地走到停车的地方,瞳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安铁深吸一口气,接起电话道:“丫头,还在画廊吗?” “嗯,刚把事情弄完,叔叔,你在哪里啊,要是不方便我自己回去也行。”瞳瞳柔和的声音在电话那头道。 安铁听到瞳瞳的声音,刚才虚浮着的情绪一下了就安定下来,说道:“方便,我马上过去,你就在那等我五分钟就行。”

吃完了早点以后,李海军说要带卓玛出去逛逛,提前走了。白飞飞看着正在吃早点的瞳瞳说:“慢慢吃,不着急,时间来得及。” 瞳瞳笑了笑,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白姐姐,你上次给我拍的照片不知道怎么少了一张,就是你送来的那天,我同学也在。” 白飞飞说:“是不是你放到那里望忘了啊,找了吗?” 瞳瞳说:“当时哪都找了,找不到。” 白飞飞听了想了一下笑着说:“说不定是你那个男同学看你的照片漂亮,悄悄拿走的,呵呵,没关系,回头我再给你洗。” 瞳瞳脸红了一下说:“拿了也应该跟我打声招呼啊,这叫偷。” 白飞飞“呵呵”笑道:“别介意,你男同学也是见你照片漂亮,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再说了,他要是跟你打招呼估计你也不能给他啊。” 瞳瞳说:“当然不会给他们,真讨厌。” 白飞飞笑着看瞳瞳吃完饭,站起身来说:“咱们走吧,上学去。” 瞳瞳迅速换好衣服,临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安铁说:“叔叔,学校里暑假要开一个绘画班,你说我要不要报名?” 没等安铁回答,白飞飞马上说:“学,干吗不学啊?说不定瞳瞳还是一个绘画天才,我看过瞳瞳以前画的画,画得非常好啊,非常有天赋哦。” 安铁笑着说:“你要是喜欢就报名,别累着就好。” 瞳瞳也开心地说:“那我就报名了?” 安铁说:“报吧。” 这时候白飞飞一边和瞳瞳往外走,一边说:“对了,中午你跟我们一切吃饭不?上午瞳瞳一考完试我就去接瞳瞳吃饭,下午再送她去考试。” 安铁想了想说:“一会我去单位看看,中午要是没有特殊的事我就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好的。”白飞飞应了一声就和瞳瞳一起走了。 白飞飞和瞳瞳走后,安铁简单收拾了一下餐桌,然后来到客厅把电视打开,电视里那个长相着倭瓜脸笑眯眯的女主持人正在电视上读报。安铁坐在沙发上往沙发上头往沙发背上一仰,很舒服的长吁了口气,倭瓜脸的主持人在电视上特自信而貌似公正地评说着一天的时事,安铁看了一会,感觉有些无聊。报纸上总是登着一些老大难的问题,这些问题一直存在,却永远解决不了,年年如此,月月如此,久而久之,人们普遍对社会问题陷入一种绝望的情绪中,人们从不相信“有关部门”能办正事,我们怎么可能相信他们?但媒体仍然照说不误,跟祥林嫂一模一样。 安铁越看越越无聊,开是扭头四处观望,有意无意地安铁的目光又开始在对面的那家的阳台上搜寻,可让安铁失望的是那个美丽的少妇女没有出现,可是阳台上还是有很多衣服,衣服上还滴着水,看来还是刚洗的。安铁心想,这么一大早又洗衣服了,这女人简直疯了,不是变态就是太寂寞了,靠,不在寂寞中做爱,就在寂寞中变态,爱咋的咋的吧。安铁最后扫了一眼那户人家,透过阳台隐隐约约看见有人影晃动,但看得不是很真切。 安铁把目光收回来,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去上班。 到了单位,陈红一见刚进门的安铁大叫了起来:“哎呀,不得了,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连安铁都正点上班了。” 安铁佯装愤怒地看了陈红一眼说:“我那天不是正点上班啊,我要是正点没来,那就是更早到客户那里或者采访去了。” 陈红“嘿嘿”笑着说:“少装蒜,谁不知道谁。” 爱铁对陈红说:“是不是这两天相亲不顺啊,怎么一大早就跟我杠上了?” 陈红撇撇嘴说:“少拿我相亲说事,懒得跟你说。” 安铁也没搭理陈红,开始在办公桌前整理稿件。 打开邮箱,大强已经把下周上报纸的选手发了过来,里面果然有柳如月。照片上的柳如月明媚艳丽,光彩照人,看上去还真有那么点星味,尤其是柳如月恰到好处的性感丰满的身材和明艳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养眼,很难想像柳如月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还有那么痛苦扭曲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安铁一张一张看着,鼻子、眼睛、嘴唇、下巴以及脖子和胸部,这些虽然都是安铁触摸过的地方,但安铁还从来没有这么仔细的端详和柳如月。安铁一边看着柳如月的照片,一边会心地笑着,心想,有时候美女根本不是追求得来的,而是碰的,真正的美女你只能碰。 美女才叫故事多,件件充满喜和乐。安铁感叹着,把邮箱里的照片下载下来,放到专用文件夹里。乱七八糟的忙了一会,安铁一看表,快11点半了,他那起桌上的电话,拨了白飞飞的手机号,电话刚通,白飞飞就说:“正准备跟你打电话呐?中午有时间吗?” 安铁说:“有啊,你们想吃什么?” “瞳瞳你想吃什么?”电话里,安铁听见白飞飞征求瞳瞳意见的声音。然后,白飞飞又在电话里说:“瞳瞳说随便,你说吃什么?” 安铁对白飞飞说:“你选一个地方吧。” 电话里白飞飞沉吟了一会说:“那我们去仙人阁吃吧,好吗?” 安铁一听仙人阁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想起了上次在仙人阁吃饭碰到秦枫的事情。想着这事,安铁竟然忘了回白飞飞的话。 “喂,你在听吗?去仙人阁吃饭行不行啊?”白飞飞追问。 “行,你先过去吧,我处理一下手头的事马上就过去。”安铁说。 到了仙人阁,刚进大餐厅,安铁就看见白飞飞和瞳瞳在大厅一角靠窗的一个座位上。安铁走过去一看,两个人正在喝茶呢。安铁坐下来就问:“怎么没点菜啊?” “不是等你来嘛。”白飞飞说。 “瞳瞳,想吃点什么?”安铁问。 “随便吃点什么就行了。”瞳瞳说。 “那不行,今天一定要点些好吃的,营养的。飞飞你点吧,挑好的点,我今天好好请一下两位美女。”安铁说。 “呦,今天这么大方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哈,服务员,来一个橘黄飞蟹,一个银耳莲子羹,三碗燕窝粥,一盘清炒海参,另外你们有川味菜吗?” “有。”服务员说。 “给我来一个回锅肉吧。”安铁说。服务员应了一声就走了。 “太多了,吃不了吧。”瞳瞳看了看白飞飞有看了看安铁说。 “不多不多,今天白姐姐请你,不让你叔叔请了,吃吧。” “放心吃吧,今天我请两位美女,谁也别抢。”安铁笑着说,说完抬头往门口看了看,在大厅门口,安铁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看到这个身影,安铁的笑容马上僵在了脸上。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来安铁想让柳如月去白飞飞那里,白飞飞对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