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www.2257.com安铁笑着对赵燕说,对大强说

www.2257.com安铁笑着对赵燕说,对大强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安铁到了报社,刚走到办公室门口,陈红就堵在那儿,庞大的身躯斜倚在门框上,盯着安铁看来看去,一副惊诧莫名的样子。 “哎呀!哎呀!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动物园里生活不习惯啊,这哪里来了只熊猫,看看你那眼睛,整个一熊猫哥哥,说,昨天晚上干什么坏事啦!”陈红坏笑着咋咋乎乎地说。 “去去去,一边去,别挡道!”安铁说着,从陈红身侧挤进门去。 陈红转过身,跟着溜到安铁的办公桌旁,笑着说道:“这桌子上又是放着一堆美女,老安你真是艳福不浅呐!” 安铁正在桌子上整理一些邮寄过来的选手资料和照片,本来报纸上选手资料的邮寄地址是天道公司,但还是有不少选手把照片邮寄到报社来,选手的照片已经陆续安排包装拍照在报纸上刊登了,除了短信和热线之外,报纸上也印了给选手投票的选票,从邮寄回来的选票情况看,似乎读者的反应不是很热烈,每周邮寄回来的选票稀稀拉拉的没多少。安铁前几天就跟大强和刘芳谈过,打算这几天安排一些选手去拍些花絮在各媒体加点力度宣传宣传。 在桌子上的一堆邮件里,安铁发现了一个厚厚的牛皮纸信封,安铁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一盘录像带。安铁心想这些选手也真是的,明明告诉邮寄照片和光盘,还是有人看不清楚,居然邮寄一盘录象带来,邮寄这个东西有什么啊。安铁皱了皱眉头,随手把录象带仍进了抽屉里。 就在这时,刘芳走了过来,对安铁说:“刚才大强来电话,说上午去拍宣传花絮,你得去看看啊。” 安铁一楞:“怎么没提前告诉我啊。” 刘芳说“大强没告诉你吗?好像大强说联系的中巴早上才定下来。” “哦,行,我跟大强联系一下,报社也是,咱们不是有中巴吗?活动用一下也不行,就知道天天催这些人赚钱,要想马儿跑,还不让马吃草,尽想美事。” “你还没习惯啊,咱们报社这些人都什么人呐,占便宜的事人一堆,辛苦吃力的事情一个人都找不到,你就辛苦辛苦吧,再说了,这个活动要不再推广一下,广告费用收不上来,老马得剥你的皮。”刘芳笑呵呵地说。 “是啊,命苦不能怨政府,分个鸡蛋都要开会说上半天,说对职工多么多么好,我们要不感恩戴德他们那嘴就停不下来,就差要我们下跪叩头谢恩了,连那些后勤分鸡蛋的主分鸡蛋的时候都跟爷似的,根本没把我们这些一线记者放在眼里,操!呵呵,我这就去!少发牢骚多干活,这是您老人家的教诲,我记着呐!”安铁一边跟刘芳发牢骚,一边准备给大强打电话。 “这才是好同志嘛,看来你还有进步的危险呢,呵呵!”刘芳笑了笑走了。 安铁刚拨通大强的电话,就听大强在电话里说:“老大,你电话怎么打不通啊,给你打好几次了,原来不是说今天中巴车定下来就去拍花絮吗,早上刚定下来,我人都通知好了,还有一个都市报的记者没联系上,你想办法联系一下看看,你快点啊,还有一个小时就出发了。” “哦,知道了,电话可能是没电了,我马上就过去,白飞飞你联系了吗?”安铁说。 “联系了,她一会就过来,今天人不少啊,摄影记者加上文字记者十好几个人呐,还有十几个选手,满满一车。”大强说。 “那行,你好好准备一下,我收拾一下马上就走。”安铁放下电话,拿出手机一看,果然电没有了,就换了块电池,安铁有个朋友刘一行在那家都市报纸做周刊主任,安铁问刘一行能不能帮忙找个记者来采访一点花絮发发。 刘一行说:“这还不简单啊,我给你找个人过去。到哪里去找你啊!” 安铁说:“十点,在天道公司楼下集合。” 在天道公司楼下,媒体记者和选手们挤了满满的一车。白飞飞背着个大包,照相机,摄影架,道具整了一大堆,看到安铁,招手让安铁过去:“来,帮我拿一下东西。” 安铁一看白飞飞,心里莫名其妙地跳了起来,白飞飞穿着一身小排扣前襟大花的中式服装,红底白花的九分裤子,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休闲鞋。左手腕上还是系着一条鲜红的纱巾。安铁一下子就想起了6年前刚来大连的日子,想起那些郁闷而潮湿的日子和躁动不安的青春时光。 白飞飞见安铁看着自己发楞,抿着嘴笑了笑,道:“你看什么看啊,美女都被你看老了,今天可是美女如云啊,你看大强那个得意。” 安铁转头,看见大强正站在中巴车边指着两个还没上车的选手说:“你们,快点,怎么那么磨蹭,让这么多人等你俩啊?” 两个女孩子娇笑道:“周总,那么凶干嘛,人家刚才衣服忘在你们公司了嘛!” “怎么那么丢三拉四啊,不是叫你们各人的东西看管好吗?快上车快上车!”大强说完又对站在一旁的赵燕吩咐道:“快清点一下人数,看看人少没少。” 然后大强朝安铁这边走过来,对白飞飞说:“白大侠,今天辛苦了,你坐老大的车还是坐中巴?” 白飞飞说:“哪舒服我就坐哪。” “白大侠就是聪明,我跟你一起坐老大的车吧,来,我给你把东西搬到老大的后备箱去。”大强说完,又回头对赵燕喊道:“人不少吧?” 赵燕往安铁这边看了看,对大强说:“放心吧!不少!” 这时候已经有记者开始不耐烦了,有人开始在车里叫道:“快点啊,磨蹭什么啊,我中午还有事呐!真是的!” 大强一看,赶紧说:“好,出发!” 一行人来到天池休闲运动中心。今天的计划是,先在休闲运动中心的游泳池里让选手们游泳嬉戏,拍一些选手的泳装镜头,以展示选手的曼妙身材,然后去海边拍情景交融的镜头,表现选手们气质与风姿,其中,安排一系列的采访,把选手们参加这个活动的目的与感受喜气洋洋地向电视观众与读者展示一下,以体现活动催人奋进、商机无限、引领时尚的宏大影响力。 一行人走进游泳池大厅,大强和赵燕带着选手们去更衣室换衣服,安铁和白飞飞以及一干记者就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坐着等。 白飞飞笑着对安铁说:“你不下去陪美女门嬉戏一番啊?今天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安铁盯着白飞飞呵呵直笑,说:“你也把衣服脱了下游泳池玩吧,嘿嘿,你的身材肯定盖过她们所有人!你要是下去,我就下去,嘿嘿,我可以教你游泳啊!” 白飞飞说:“你想占我便宜啊,心术不正!” 安铁嘿嘿笑着说:“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不过你还是穿着衣服好看!” 安铁说完,转头看了一眼更衣室那边,只见大强光着身子,只穿着一条小游泳裤衩,大腹便便地从更衣室里摇摇晃晃走了出来。

电话刚通白飞飞就说:“你在哪?接到李海军了吗?我刚想起来李海军今天回来。” 安铁笑着说:“别着急啦,李海军明天中午才到呐。” 白飞飞在电话那头舒了一口气,然后嗔怪安铁:“那你不早点告诉我,害得我还以为你们现在正埋怨我呢。” 安铁说:“我也是今天中午才知道的,下午瞳瞳在学校晕倒了,也就没来得及告诉你。” “啊?瞳瞳怎么晕倒了?要不要紧?要不我现在过去看瞳瞳?”白飞飞在电话那头着急地问。 安铁连忙说:“你别着急,现在没事了,就是最近要考试累的,学校的医生说多休息就行。” “那就好,你也是,天天不着家,也不好好照顾照顾瞳瞳,你以后要是没时间就跟我说,我来照顾她,别老把那丫头成天丢在家里。”白飞飞气不顺地说。 安铁笑了笑说:“是,白小姐教训得是。” 白飞飞在电话那头大笑了起来,说:“行了吧你,大半夜的你还真有精神,我还在开车呢,就不跟你说了。明天我们一起去接李海军吧,你开车还是我开车?” 安铁说:“你开车吧,你的车酷。” 白飞飞说:“你个懒家伙,找借口,好,就这么定了,明天咱们电话再联系。” 挂了电话后,安铁躺在床上总算是消停一会,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觉,再加上今天这么折腾,安铁觉得自己疲惫得要命,躺在床上刚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安铁起床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多了,从床上坐起来,安铁感觉房间外面静悄悄的,心想:“估计林老师和瞳瞳一起去学校了。”想到这里,安铁穿好衣服走到客厅,发现餐桌上摆着早点,在牛奶杯的下面还压着一张字条,安铁拿起字条一看,是瞳瞳的笔迹,只见上面写着: “叔叔,我和林老师一起去学校了,林老师让我跟你说,她昨天喝多了,失礼的地方让你别见怪。” 安铁看着字条,笑了笑,然后又看了一眼沙发,想起林老师躺在上面的样子,自己对自己说:“看来林老师以后是不会来这里了,操!昨天我装什么柳下惠啊!” 安铁去卫生间洗漱完毕后,开始吃早点,今天的天气不错,大连的气候一直是这样,晴天总是很多,这也是安铁呆在大连觉得很舒服的地方。安铁刚拿起一片面包咬了一口,就习惯性地瞟了一眼对面的阳台,那个美少妇居然真就在阳台上,而且还是在那里晾着她的衣服。 安铁又喝了一口牛奶,心想,这个少妇也真够绝的,天天有衣服可洗,也不知道她哪来的那么多衣服和那么多时间,估计要不是寂寞难耐,就是有洁癖。 安铁吃完早餐后,给刘芳打了个电话,就去了天道公司。 安铁刚到天道公司前台,就看见大强正眉飞色舞地对着几个女孩讲话,不时地挥起手臂,挺着他那个腐败的肚子,像个指挥官一样,搞得那几个女孩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这时,赵燕看到了安铁,微笑着迎了上来:“安总来啦!瞳瞳好了吗?” 安铁笑着对赵燕说:“没什么事了,今天上学去了。大强在干什么呐?怎么搞得跟传销演讲似的。” 赵燕看了一眼大强,压低声音在安铁耳边说:“跟那几个刚报名的选手讲参赛细节呢。” 安铁皱了下眉头,心想,这大强真是变了不少。 正在安铁和赵燕说话的时候,大强一扭头看见了安铁,满脸堆笑地迎了过来:“老大,你来啦,怎么也不给我来个电话,我好列队欢迎啊,呵呵。”说完就转头对前台的女孩说:“小刘,去给安主编倒杯水,拿到我办公室来。”说完引着安铁往办公室走。 安铁一边走一边说:“不用了,我来看看,顺便来了解一下上次上报选手的反响怎么样。” 大强笑着说:“那还用说,昨天我在饭店吃饭的时候还听到旁边的桌子上有人在谈论咱们的选手呐,现在咱们这个活动的反响那是相当好啊,嘿嘿。” 安铁看到大强自信满满的样子,也笑着说:“那就好,下一期上报的选手定下来了吗?” 大强说:“定下来了,我让赵燕先拿给你看看。”说完就叫赵燕去拿选手资料。 等赵燕把选手资料拿过来,安铁一看,里面还是没有柳如月,抬头问:“大强,这次怎么还没有那个柳如月?你不是也说她不错嘛。” 大强看着安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有些暧昧地笑了起来,在安铁耳边说:“老大,你对柳如月的印象很深啊,是不是那天晚上有什么情况,早说啊,我哪能让你在美女面前食言呢?”说完,大强对找赵燕说:“赵燕,你把柳如月的资料整理一下,下期安排她上报。”赵燕看了一眼大强,又看了一眼安铁,说了声:“好吧。” 安铁此时被大强弄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等赵燕走了,不悦地说了句:“不是一回事,你别扯在一起,上次的事我还没说你呢!” 大强嘿嘿一笑,说:“老大,啥也别说了,理解万岁!” 安铁皱了皱眉头,刚想说说大强,电话就响了,是白飞飞打来的。 “你在哪呢?我去接你。”白飞飞在电话那头说。 “我在大强这呢,你过来吧。”安铁说完就把电话挂了,这时外面的一个员工把大强叫了出去,安铁一看,看来今天是说不了了。 大强出去以后,回来跟安铁说要出去办点事,然后就走了。 安铁在大强的办公室和赵燕聊了一会,白飞飞就给安铁打电话说她已经到了楼下,安铁有些忧虑地交代赵燕几句,匆匆走下楼去找白飞飞。 安铁一到楼下,就看见了白飞飞的那辆敞蓬吉普,白飞飞穿着一身红色的休闲装,戴着一副大墨镜,跟黑色的吉普车形成的鲜明的对比,让人眼前一亮。 安铁上了车后就说:“白大侠挺酷啊,看这大墨镜戴的,我刚才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说:“贫什么贫,坐稳了,我开车可挺猛,你小心点。” 安铁笑着说:“我怕什么,出什么事还有个美女陪着,待遇多好啊。” 白飞飞猛地一踩油门,把安铁闪了一下,脑袋差点碰在风挡上,安铁稳了稳身子说:“操!你来真的?”

滨海路,滨海酒店的一个大包间里。 安铁和白飞飞一起推开包间的门,看见大强正坐在主宾席上,手舞足蹈地在那里讲笑话,逗得几个先到的女人哈哈大笑,安铁在包间外面很远就听到了陈红的笑声。 安铁发现包间里空间很大,桌子只占包间的一角,另外一角有卡拉OK,留出的空地显然是用来唱歌跳舞的。大强左手是文艺部的文学版编辑王一,王一的旁边是陈红,陈红旁边是联系这次总冠名的天道公司业务员小孙,赵燕坐在靠门的位置。 大强的右手边是刘芳,再往下看,刘芳右手边的座位上坐着的居然是秦枫。安铁心里一震,回头看了一眼白飞飞,又看了看刘芳。刘芳一看安铁进来,马上对安铁发难:“我说,安铁,你怎么连秦枫也忘了通知啊,幸好秦枫不是外人,一会得好好罚你几杯。” 安铁愣了愣,悻悻地笑着,笑得比哭还难看:“有你通知不是一样吗?”说完在心里狠狠骂道:“你真他妈是个事逼。” 安铁看了看秦枫,秦枫精神饱满地对刘芳说:“没事,他最近是大忙人。”说完看了白飞飞一眼,笑了一下。 安铁走过去在赵燕的右手边坐下,白飞飞巧笑一声,走到秦枫身边,拉着秦枫的手说:“有日子没见到你了,还是那么漂亮。”然后在秦枫身边就势坐下。 接着,白飞飞隔着秦枫对刘芳说:“这是刘主编吧,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今天终于见到了。”刘芳笑呵呵地说:“我也听说过你,你那店生意很好吧。” 白飞飞谦虚地说:“一般一般,我是新入行,整天瞎忙。” 几个女人寒暄了一番后,安铁说:“这样吧,我来介绍一下,今天是我们活动总冠名落实的一个非正式庆祝集会,呵呵,天道公司是活动的主办方之一也是承办单位,今天周总请我们一起乐呵乐呵,大家也都比较熟悉,个别可能没见过面,那是王一,我们报社的作家。” 王一笑了一下,环视一下,对大家点了点头。 安铁接着介绍:“陈红,陈凯歌的老婆,我们周刊餐饮版的责任编辑,大连的饭店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了。” 陈红笑着打断安铁:“闭嘴,从你嘴里总听不到好话。” 大强大笑了起来,接着介绍:“那是我们公司的总理助理赵燕,我们的大内总管,那是小孙,这次冠名就是他联系成的。” 陈红接口到:“周总你们厉害啊,一个业务员轻松就把总冠名解决了,看来你教导有方啊。” 大强说:“哪里哪里,还是报社支持才使我们有了信心,嘿嘿。其他的都认识了吧?一会喝酒的时候再一对一介绍,那面还有卡拉OK,可以唱歌,呆会我们来个情歌对唱哈。” 陈红伸着脖子周围看了一圈,对大强说:“这里阴盛阳衰,碰不起来。不过你那么胖,可以一个顶俩。” 众人附和地笑了起来,安铁总觉得今天有点别扭,笑声中,赵燕开始招呼服务员上菜。 酒过三巡,大家的兴致开始高了起来,尤其是大强,容光焕发,一只手搭在椅子背上指着赵燕道:“今天这些美女可就交给你了赵燕,要是陪不好,那就说不过去了啊?” 赵燕从容地说:“放心吧周总,今天在座的都是朋友,又不是应酬,大家都不用客气,这样我先代表桌上的女士敬王一老师一杯。” 安铁当初在文艺部的时候是同事,那时候,安铁编文学版,王一编都市情感版块,天天和这个城市的痴男怨妇们在咖啡厅里约会谈心,许多年来一直乐此不疲,甚至和几个被丈夫抛弃和失恋的女青年有点不明不白,有一次,一个在王一的都市情感版上刚倾诉完自己被人抛弃的女人,不久就跑到文艺部大闹,说王一是感情骗子,抛弃了他。王一失口否认,说此女精神有问题,但王一的事在私底下越传越广,也因为这样,近40岁的王一从大学毕业就在报社混,混了十几年还是一个普通编辑。王一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作家,但是除了那些酸溜溜的情感倾诉文章,正儿八经的文学作品却很少,所以安铁走后,王一一接手文学版块,就天天琢磨向一些有名的作家约稿,后来这些在他版块发表过文章的名作家的名字就像破鞋一样成天挂在他嘴边,有空逮到机会就提一下。尤其是在安铁面前更喜欢提。安铁也不以为意,反正闲着的时候,和王一聊聊,打趣一番,也挺好玩。 王一一个人闷在那里半天了,桌子上只有他和这帮人不太熟悉,看到这么多美女插不上话,正在那里干着急的时候,一听赵燕给他敬酒,赶紧站了起来,顾盼神飞地说:“太不好意思了,赵小姐,你要是代表这么多女士这酒我可不敢喝,要是你自己敬我嘛,你这么漂亮的小姐敬酒我当然要喝了,喝死也要喝。” 赵燕温和地笑了一下说:“王老师一定要喝好,死就不必了,我们的文学事业还需要您呢,你编的那个版我经常看的。” 王一一听赵燕谈起他的版,眼睛马上亮了起来:“哦,赵小姐也喜欢文学?” 赵燕不卑不亢地笑着接口道:“不喜欢文学就不能看文学版啊。您好像还编一个都市情感版是吧,您那个版快我也经常看,那些抛夫丢妻二奶婚外恋之类的故事好像很受欢迎啊。我觉得那个版叫悲情都市比较好。” 赵燕这一顿恭维,王一好像有点高兴不出来,倒是桌上的女人们听了都开心地笑了,王一嘿嘿地笑着,尴尬地道:“赵小姐说的有点道理,有点道理。” 大强不明所以,精神头十足地接过去道:“是吗?赵燕看不出你平时还爱看这些啊,是不是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故事啊?” 赵燕看了大强一眼道:“是啊,怎么周总没看过?那太可惜了,你肯定喜欢那些故事,回头我收集一些给你送过去。” 大强还没听出赵燕话里的意思,呵呵笑着说:“好好好!” 秦枫在最初面不改色的寒暄过后,一直和刘芳两个人亲热地谈笑风声,也不怎么理会桌子上其他人。偶尔和白飞飞说几句话。除安铁外,桌子上的三个男人都轮番起来向秦枫敬酒,都被秦枫笑吟吟地推说要上节目用饮料代过。整个晚上安铁觉得秦枫都在盯着他,但却从没发现秦枫正面看他。 白飞飞一看大强意气风发的样子,站了起来笑道:“周总,我敬你一杯呗?” 大强一看立马来了精神,说:“你看你看,还是白大侠懂事?知道敬周总一杯,我们赵燕就没白大侠这两下子。嘿嘿” 白飞飞话锋一转:“你是不是还没有敬过桌上的美女们啊,你是不是得先敬一下美女?” 大强说:“我刚才不是敬你了吗?” 白飞飞说:“要全都敬才行,姐妹们同意不?” 众人异口同声地说:“同意!” 白飞飞又高声道:“怎么敬啊?” 众人又异口同声地道:“挨个来!” 白飞飞哈哈大笑道:“好主意,大强,来吧,我回头再敬你。” 大强苦着脸道:“白大侠,你想害死我啊!” 赵燕在一旁看着白飞飞捉弄大强,和安铁对视一眼,笑了一下,然后若有所思地坐在那里发愣。 整个晚上安铁很少说话,酒喝得也不多,窗外夜色朦胧,窗内美人如梦。从来都是把酒当药喝的安铁这时却闻到了酒的香味,很有点美酒飘香,佳人却在水一方的意思。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2257.com安铁笑着对赵燕说,对大强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