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吴雅看着安铁,吴雅看了看安铁

吴雅看着安铁,吴雅看了看安铁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秦枫的电话让安铁刚刚培养一点的好情绪一下子全没了。安铁赶到富丽华909房间时,在房门前站了一会,调整了一下情绪,按门铃时还是觉得没有放松下来。 门刚刚打开,房间里正在播放的蓝调音乐从门缝里弥漫了出来。安铁刚刚平静下来的心一下子又被这种忧郁的黑人音乐揪住了。吴雅穿着一件低胸吊带的黑色丝质睡袍,大腿和胳膊像四跟象牙一样裸露在外面,在房间幽暗的灯光下散发着幽微的光泽。头发随意而蓬松地挽在头上,几缕头发凌乱地遮盖在她安静而风情万种的脸上,吴雅静静地看着安铁不说话,安铁感觉吴雅的睡袍似乎在轻轻飘动,奇怪,那来的风呢。 吴雅妩媚地轻笑了一下,道:“进来吧!” 进了吴雅的房间,安铁发现进门是一个装修得精致而有格调的小厅,厅的里面是床,是一个大房间划分出来的两个区域,这两个区域有明显的区别,但却非常协调。 厅里的桌子上铺着一大块雅致的桌布,上面放了不少食品、两个酒杯和一瓶红酒,明显有一种等人就餐的感觉。 房间里轻轻回旋的蓝调忧郁而让人烦躁,安铁站在客厅的中间,脚下有点轻飘飘的,妈的,这富丽华的地毯太厚了。 吴雅这时出奇地安静,这与印象中她的风格很不协调,同时也让安铁认识到吴雅的另一面。安铁一时候倒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 吴雅歪着头笑着说:“在想什么?” 安铁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没想什么,这气氛好像应该放古典音乐!”安铁说完就后悔了,暗骂了一句自己傻逼,装什么象啊! 吴雅说:“哦,这样啊,我在美国拉斯维加斯的一家高级俱乐部工作,那里成天都放古典音乐,都听腻了,所以换换口味,加上今天有点激动,所以就听听蓝调。你喜欢古典音乐?” 安铁愣了一下,牵着嘴角笑了笑:“我几乎不听音乐,这玩意让人情绪不稳。” 吴雅笑吟吟地说:“你还是这么感性啊。对了,有个事情想和你商量一下,我想了想今晚就在我这里吃饭得了,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也没提前和你商量,你不会怪我吧?”吴雅说完,眼巴巴地看着安铁,好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似的。 安铁有点出乎意料,但似乎又在意料之中,她都把东西准备好了,还能说什么,于是说道:“能与美女一起在这么浪漫的地方用餐,这么好的运气,荣幸之至。” 吴雅开心笑了笑,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对安铁招了一下手说:“你可真会说话,好久没有听过这么顺耳的中文了,还站着干什么?过来坐吧!” 秦枫的一个电话使安铁再次进入了一个阴暗的柔软地带,在吴雅制造的这样一个暧昧感性的氛围里安铁再次柔弱起来,好像陷入了一种迷障里,男人的脆弱许多时候是女人无法想象的。 安铁在吴雅对面坐了下来,左右看了看,发现吴雅正在点蜡烛。安铁感觉非常别扭。蓝调音乐、高级地毯、昏暗的壁灯、红酒、西餐、媚惑的多面美少妇。操,我这是怎么啦。这种与安铁内心极其不和谐的东西终于使安铁清醒过来。安铁双手按着桌面,盯着吴雅,突然笑了。 “刚才我差点晕了,美女,差点被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击倒”安铁说。 “哦,击中哪了,击中心了?”吴雅抿着嘴笑道。 “不,是脑袋,脑袋晕了。”安铁盯着吴雅说。 “那还行,心没乱就好,说明你还能挺住。”吴雅说。 点完蜡烛,吴雅起身去关了壁灯,回来再次坐在安铁对面,看着安铁微笑。 烛光中的吴雅温柔安静,美丽性感得让人无法呼吸,吴雅盯着安铁一句话也不说。 安铁胸口有点发热,心跳开始快了起来,烛光下只有吴雅一个人是清晰的,房间其他地方都笼罩在一片昏暗之中,晃动的烛光使吴雅看起来有些飘摇,像一个幻影。 安铁忍不住笑道:“别这么看着我,我受不了了。” 吴雅优雅地拿起酒杯,朝安铁晃了一下,说:“那我们喝酒吧,来,干一杯!” 干完一杯后,吴雅看了看安铁,认真地说:“先说正事吧,我有事情求你,原来在电话你跟你说过,我做了一个国际品牌的中国总代理,我想先从大连开始做样板市场,然后推向全国,我首先需要把我的品牌进驻大连的几个档次高一些商厦,你能帮我吗?” 安铁心想进入主题还挺快,也没个过渡。于是接口道:“在电话里我就跟你说过了,这个没问题,你打算那天请他们?” 吴雅说:“看他们方便,越快越好,我现在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事,我每天都等着你的消息。” 安铁说:“那好,我回头马上就约他们,就在这几天,有消息我通知你。”吴雅举起杯子,媚笑了起来:“你帮了我的大忙,来,敬你一杯!你刚才说你受不了?怎么受不了啊?” 安铁顿了一下,看着吴雅笑道:“你别表现得那么有魅力好不好,说真的,我觉得你这次回国变化了很多,很难找到一个词说清楚,只是觉得从里到外全变了。妖媚?不是,性感?也不是,这些你出国前也有。” 吴雅轻笑道:“我是不是很open?” 安铁冲口而出:“操,太对了,就是这个词,open,还必须用英文说才准确。” 吴雅哈哈大笑:“说粗话可不是好同志,不过我喜欢。” 安铁也不以为意,换了个话题:“你的衣服价格怎么样,价格太贵的市场可需要时间培育啊。也可以考虑几个4星以上的酒店。” 吴雅说:“你说的对,我在大学时学的虽然是服装设计专业,还做过广告模特,但大学毕业就留在学校教书,后来就出国了,服装虽然了解一些,但市场还真没做过,需要摸索,先从大连做吧。我还准备投资做一个俱乐部,我的服装的消费者可以和这个俱乐部挂钩。” 安铁说:“这是个好主意,你还真有钱。你在美国具体做什么啊?” 吴雅看了看安铁说:“这个说来话长,等回头慢慢再告诉你。” 房间里的蓝调还在回旋,两个人频频举杯,安铁也只好跟着喝,总不能一个女人跟你喝酒,你说我酒量不行不能喝吧,再说安铁酒量还不错。两瓶红酒下肚,吴雅开始粉面桃花起来,看着安铁的眼睛水汪汪的,开始有些勾魂摄魄,气氛开始越来越暧昧。

安铁一听这洋腔洋调的声音就知道是吴雅,在他认识的女人中也就是这个女人能把这么亲密的话说得这么随便和骚情,于是安铁说:“吴女士好啊,找我有事吗?” 吴雅在电话那头嗔怪起安铁来,娇滴滴地说:“讨厌!太不配合啦!你这个男人真无趣,不会是在和哪个美女在一起吧?哈哈。” 安铁一听,心里不住地纳闷,难道这个吴雅看见他了,想到这里,安铁往四周环视了一圈,没发现吴雅在这个餐厅里,然后故意看了一眼秦枫接着说:“哪能啊,吴雅女士才是真正的美女嘛,怎么想我啦?” 秦枫听了安铁的话,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幽怨地看了一眼安铁后,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安铁一边领着秦枫往外走一边跟吴雅无所顾忌地聊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报复的心里,看着秦枫憋一肚子火气的样子,安铁心里居然感觉很愉快。 走到咖啡厅门口的时候,秦枫终于忍受不了,跟安铁说:“我自己走,你忙吧!”说完就拦了一辆出租车,迅速打开车门上了车。 安铁挂了电话以后,秦枫已经走了,安铁看着秦枫坐的那辆车离自己的视线越来越远,脑子里到处都是秦枫既幽怨又受伤的神情,忍不住自言自语道:“安铁,你他妈还是不是男人了?真他妈不是东西!操!” 安铁开着车正想回家,吴雅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安,怎么突然断线了?也不打过来,人家还没和你聊尽兴呢,看来你这个小子是慢热型的,要不你过来好不好?” 此时安铁的心里感觉一阵郁闷,随口说道:“好,我这就过去,你那有酒吗?” 吴雅笑道:“OK!这算什么问题啊,别说酒了,连酒的妹妹都有。” 这下安铁倒是呆了一下,冲口问道:“酒的妹妹是什么啊?” 吴雅娇声大笑起来:“笨啊,酒的妹妹叫色啊,看来,我得好好给你上上课,过来吧。” 安铁挂了电话,到了吴雅住的宾馆后就直接上去了,上楼的时候安铁感觉自己这形像有点怪,“老子怎么跟鸭子有点像呢,出入五星级的宾馆为了满足一个不相干女人的欲望?可仅仅是为了满足这个女人吗?我为了满足自己的什么?淫欲?找刺激?或者发泄?”安铁讥讽地笑了笑,不知是讥讽自己还是吴雅。 到了吴雅的房门前,安铁刚刚敲了两下门,门就开了。安铁一看,吴雅穿着一件低胸黑色晚礼服,晚礼服的下摆直接拖在地上,礼服简洁流畅,配上吴雅良好的身材,使吴雅看上去风情万种像一个十足的贵妇,一条细细的银白色的项链在吴雅的乳沟中间闪着光,房间里烛光闪闪,吴雅就像一个从远古走过来的女神,款款向安铁伸出手,微微笑着说:“goodnightboy!” 房间里回荡着德彪西的《月光》,吴雅牵着安铁的手在柔软的地毯上转了几圈,然后仰着头说:“安,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我喝得太多了,在你那里失态了吧。” 安铁被吴雅转得十分难受,笨拙而僵硬地看着吴雅,看着这个总能弄出点意外的女人,一把德彪西、《月光》、烛光、晚礼服和做爱联系在一起,安铁心里就止不住想笑,又不好意思笑出来,矫情的人安铁见多了,可是要把矫情做作到吴雅这个境界绝对需要相当的功夫。安铁嘲弄似的笑了笑说:“你在我那还行,没怎么失态,倒是我在你这里失态了,嘿嘿!” “No,你正在状态,Badboy,Ilike!”吴雅风骚地笑着说。一会不自觉地就蹦出来一句英文,一会又变回地道的大连口音,倒是让安铁觉得十分有趣。 安铁捏了一下吴雅的屁股,坏笑着说:“错!我不是badboy,我是badman!” 吴雅一下顺势倒进了安铁的怀里,在安铁耳边吹气如兰地说:“我就喜欢坏男人,今晚我倒要看看你能坏到什么地步。” 安铁把手伸到吴雅的背后,慢慢摸索着,直到摸到了吴雅晚礼服的拉链,安铁拉了两次,也没使对劲,拉链纹丝不动。开始安铁还装着不经意地拉着拉链,拉了两下没拉动就有些手忙脚乱了。正在安铁有些尴尬的时候,吴雅笑着低声说:“别急,慢慢拉。” 听吴雅这么一说,安铁反倒不拉了,把手放下来伸到吴雅的腰上抚摩着,然后低着头在吴雅裸露的肩膀上吻了起来。不一会吴雅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胸部起伏开始变大,Rx房一起一伏地顶着安铁的胸口。安铁沉住气,继续对吴雅上下其手,再加上嘴,把吴雅撩得眯着眼,仰着头,就等安铁把她扔到床上,等了半天,安铁还是没有进一部的行动,吴雅有点忍不住了,开始急促地喘着气,一只手抱着安铁的脖子,一只手朝安铁的裤裆插了下去,嘴里不停地说:“快,我受不了啦,来爱我,我们快上床吧。” 安铁还是没有进一步的意思。 吴雅看了看安铁,面色潮红地说:“快啊,还等什么?” 安铁突然笑了笑说:“我要看一个贵夫人是怎么变成荡妇的。自己把晚礼服给我脱了。” 吴雅看着安铁,看了一会,感受着安铁的手在腰间的游走,语气一下子变了,无限乖巧地说:“是,我自己脱,老爷。” 安铁一看吴雅那一副奴仆似的样子,猛然把吴雅抱起来向床上走去。 两个人又是在床上开始了一场水乳交融的鱼水之欢,完事之后,吴雅一边喘气一边趴在安铁的胸口温柔地抚摩着。 过了一会,吴雅突然说:“安,你想喝一杯吗?” 安铁有气无力地说:“行。” 吴雅马上赤裸着下床去倒酒,安铁看着吴雅的背影,看着吴雅背上绚丽的孔雀纹身,就像看到一只传说中美丽的鸟在屋子里翩翩飞舞。安铁的心里无端兴奋起来,在吴雅端来酒后,一口就喝干了,然后又要吴雅去倒,在吴雅来回倒酒的过程中,安铁痴了似的看着吴雅背,就跟做梦似的。 很快,两瓶红酒就被他们喝光了,吴雅有点多了。躺在安铁身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安铁,说:“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安铁看着天花板想了一会说:“你是个有趣的女人,对了,你在国外做什么的啊?” 吴雅听了一愣,低着头似乎想了一下,然后抬起头说:“我说我做过妓女你信吗?”

吴雅在电话那头娇滴滴地说:“嗨晦!小男孩,中牛有空没?” 安铁一听吴雅这么叫自己,皱着眉头说:“我中午没什么安排,你有事找我吗?” 吴雅咯咯地笑道:“那就好,我今天中午想约你吃饭,就在我那家贵族餐厅怎么样?” 安铁顿了一下,说:“好,我一会就过去,就我们俩吗?” 吴雅道:“不是,还有一位,现在我先不告诉你,哈哈。” 安轶的脑子里迅速掠过琳达和那个黑人女郎的样子,道:“是不是又是哪个美女啊?” 吴雅娇笑着说:“美女你倒是情对了,哎呀,你过来就是了,别问那么多哦,保持点神秘感不好吗?” 安铁挂了吴雅的电话,暗想,这个吴雅怎么越来越神叨了,安铁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十分,便拿着包出了报社大楼。 在路上的时候,安铁给瞳瞳打了一个电话,这时瞳瞳还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吃饭,安铁道:“丫头,是你自己一个人吃啊?” 瞳瞳说:“不是啊,我和几个同学一起的,叔叔,你吃饭了吗?” 安铁说:“今天中午有个应酬,现在正在路上呢。” 瞳瞳说:“哎呀,那还是挂了电话吧,开车打电话危险。” 安铁说:“没事,我走这段路车很少,那你跟你同学吃饭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瞳瞳说:“好,你小心开车,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安铁挂了电话,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笑意,凉爽的小风从车窗吹进来,安铁在大马路上恣意地行驶着,似乎到了九月,天气很快就凉爽起来,心情自然也就没那么烦躁。 安铁一边开车一边琢磨起了吴雅,吴雅这个女人一直给安铁一种很多变的感觉,从天租她的房子是一个样,刚回来是一个样,特别是最近,简直一天一个样,安铁隐隐地感觉,吴雅似乎跟她说过的那个画舫有更深层的关系,安铁越来越觉得这个画舫不一般。可在吴雅的嘴里,这个组织似乎也就是一些各色人的俱乐部,想到这里,安铁觉得吴雅真的有可能有更深的背景,否则以她以前拉斯维加斯女招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挥金如土。 安铁到了吴雅的贵族餐厅,刚把车开到门口,就有一个帅气的服务生过来给安铁开车门并帮安铁停好车,安铁走到门口吴雅就扭着水蛇腰迎了上来,今天吴雅穿得是一条白色的真丝长裤和一件米白色的无袖高领衫,耳朵上戴着一对泪滴形的水晶,今天看上去还颇有点女企业家的风采。 吴雅亲热地挎上安铁的胳膊,上下打量了一下安铁,说:“哎哟,我的小男孩,你可来了,我和一位美女等你半天了。” 安铁道:“到底那位美女是谁啊?” 吴雅挽着安铁来进餐厅中央,用下巴往中间的那个餐桌上一指,安铁看见坐在餐桌旁的竟然是秦枫,秦枫仪态优雅地坐在餐桌旁边,一看见安铁有些愕然,正准备站起来,吴雅很自然地松开安铁的胳膊,带着安铁走到餐桌旁坐下。 这张餐桌是长方形的,安铁坐在秦枫对面,吴雅坐在一头,此时桌上摆着一瓶已经开好的白葡萄酒,餐具干净有序地码放在正前方,餐桌中央的烛台上还燃烧着白色香熏蜡烛,安铁透过幽幽的烛光看一眼秦枫,秦枫此时低眉垂首地在往自己的膝盖上铺餐巾。 吴雅玩味地看看还没互相打挡呼的安铁和秦枫,摸了一下耳坠,娇滴滴地:“哟,你们小两口对我今天的安排好像一点也不好奇,好无趣哦。” 安铁对吴雅笑笑说:“搞了半天原来是你故弄玄虚啊。” 秦枫也看着吴雅说:“就是,吴姐,你怎么不早说,我就跟安铁一起来了,等了半天我还以为是谁呢。” 吴雅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优雅地用餐巾擦了擦嘴角,把胳膊支在桌子上,笑道:“哎呀,我觉得这样才好玩,今天我再正式说一下,就邀请的是你们俩,我这餐厅自开业以来,也没正式请你们吃顿饭,今天咱们就一起吃点便饭随便聊聊。最近啊,我觉得好无聊,忙东忙西的,焦头烂额,想找两个对心思的人吃顿饭而已,你们也别拘束啊,想吃什么随便点。” 安铁看一眼秦枫,对吴雅说:“没事,我刚才也是开玩笑,有两位美女陪我吃饭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秦枫娇柔地对安铁笑笑,说:“是啊,吴姐,我们家安铁呀,就喜欢和美女打交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给他制造个机会,嘿嘿。 吴雅眼睛转了一下,颇有深意地看看安铁,说:“妹妹真是说笑了,比起妹妹来,我可老多了,我呀,一直就把安铁当做弟弟看,他一直在租我的那个房子,咱们说到底都是有缘人。今天呢,虽然说是闲聊,但我还真有个事要你们帮我参谋一下。”说到这,吴雅顿了一下,召唤一个服务生拿来一张图纸。 1616,:16阅读让您一目了然,同时享受阅读的乐趣!吴雅把图纸摊在长桌上,对安铁和秦枫说:“你们看,这是大连一个岛屿的平面图,我一时心血来潮把这块岛屿给买了,可现在我又不知道在这里干些什么,愁死我了。” 安铁和秦枫看看那张图纸,安铁对这个倒是不觉得奇怪,只见秦枫仿佛坠入云雾中似的,低头在那琢磨什么,过了一会,秦枫定睛看看吴雅,说:“吴姐,你也太大手笔了,这样一个岛得花多少钱啊?” 吴雅掩嘴笑笑,水晶耳坠在吴雅的耳朵上晃来晃去,在烛光与灯光的映射下发出七彩的光泽。吴雅看着秦枫,说:“没多少钱,我现在不是想在咱们大连这一块折腾折腾吗,现在也就是做个投资,我初步的计划是想在岛上做个富人别墅区,但具体的我又没什么思路了。” 安铁道:“吴小姐现在的想法就不错啊,这样的一个岛屿如果做成别墅,衣食住行等服务设施如果弄得好点,再把你这里的英国贵族式的服务弄那去,可就不止一个两个卖点了,再说通行还得用船只,那你的赢利点可就不是一块地几栋房子那么简单啦,好想法,我要是像你那么有钱我也弄,岛屿休闲旅游现在正是热点,岛屿开发正是时候啊,关键的问题是具体操作,投资方向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嘿嘿。” 吴雅仔细琢磨着安铁的话,过了一会,突然茅塞顿开地笑道:“哎呀!安铁,我可真是找对人了,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买这个岛还真是买对了,不行!安铁,说什么我也得请你帮我运作这个项目。 秦枫也赞赏地看看安铁,说:“嗯,男人的脑袋瓜就是转得快,吴姐,你说这男人的思路和女人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呵呵。” 吴雅对秦枫笑道:“这个呀,倒不是男人女人的问题,我觉得安铁就是有头脑,这个岛屿的事情我跟好几个人都说过,没有一个像安铁思路这么对的。” 安铁懒洋洋地靠在高背持子上,说:“行了,你们两位别夸我了,我也就随口这么一说,吴小姐,我看你还是多找几个有房地产开发经脸的人好好商量一下,至于等你们想宣传的时候,倒是可以找我。” 吴雅道:“嗯,这也是个好主意,好啦,先不说了,咱们吃饭吧。”说完,吴雅把服务生招呼过来让安铁和秦枫点餐,安铁看一眼秦枫,说:“你点吧,我无所谓。” 秦枫看着安铁顿了一下,对吴雅说:“吴姐,我看还是由你定吧,我次来也不知道你这里什么东西好吃。” 吴雅笑道:“好,那我就给你们分别推荐一款。”说完,吴雅对旁边随时恭候的服务生低声说了几句。 吴雅点的餐上来之后,三个人一边吃东西一边用聊,吴雅的眼睛在秦枫和安铁身上打量来打量去,秦枫和吴雅不时热络地交谈着女人的穿着打扮问题,安铁则在一旁闲闲地观察着,到了现在,安铁也没搞清楚吴雅请自己和秦枫来到底是为什么,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吴雅最近肯定要折腾点大事。 想到这里,安铁决定下午跟大强和赵燕说一声,勤跟吴雅打打交道,自从从贵州回来,吴雅似乎已经成了天道公司的最大客户之一,就连报社那边的业务与她的比起来也是小菜一碟。 中午这顿饭结束之后,吴雅把安铁和秦枫送到门口,秦枫看看安铁说:“你回公司啊?” 安铁道:“嗯,你也是吧?开车没?要是没开我送你吧。” 秦枫顿了一下,说:“我开车了,各走各自的吧。”说完,秦枫与吴雅道个别之后,就向她的那辆车走去。 吴雅看看安铁,给安铁使了个眼色,道:“怎么了?安,我看你们小两口不对头啊。” 安铁淡淡地说:“没事,最近我们俩都太忙,还得感谢你安排了这顿饭,让我们俩中午还能碰个头,那我走了,有事需要我办的,就给我打电话。” 吴雅娇滴滴地说:“拜拜,我会的。” 安铁走到车旁的时候,秦枫的车子已经发动了,下向安铁按了一下喇叭,然后摇下车窗对安铁说:“那我先来了?” 安铁顿了一下,然后说:“好。” 秦枫看看安铁,一踩油门冲了出去,走了一百米左右又按了两下喇叭,然后秦枫的那辆车迅速消失在安铁的视线里。 安铁在回公司的路上,恰好路过瞳瞳的学校,安铁把车停在学校门口,下了车,隔着校园操场的铁栅栏往里面看了看,此时操场上空空荡荡的,估计正是上课时间,安铁正打算扭头上车的时候,在不远处,瞥见一个熟悉的背影。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吴雅看着安铁,吴雅看了看安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