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瞳瞳一边说着,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

瞳瞳一边说着,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安铁看赵燕犹豫的样子,就说:“没什么不能说的,有问题总要解决,否则小洞就会成为大洞。” 赵燕见安铁这么说,苦笑了一下,说:“我觉得周总最近好像变了很多,经常跟那些女选手私下见面,我听见选手们私下都开始议论了,而且,他,还对我动手动脚的。” 赵燕说完,脸红了一下。 安铁一听,严肃起来:“有这事?大强有点不像话了。你自己注意点,回头我提醒一下他。” 赵燕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倒没事,他不能拿我怎么样,我只是觉得周总最近心态有了挺大的变化,虽然公司目前业务进展很好,但我担心,正是这样的时候,可能更容易出问题。” 安铁安慰着赵燕说:“没事,放心吧,我会注意,吃点东西吧。” 赵燕笑了笑,转身对瞳瞳说:“瞳瞳多吃点,你叔叔儿童节送你点什么礼物啊?” 瞳瞳高兴地说:“叔叔说带我出去玩,燕姐你和叔叔聊正事吧,不用管我。” 赵燕笑着搂了搂瞳瞳说:“小精灵,我们也没什么正事。” 然后又对安铁说:“那我就先走了。挺晚的,别让我妈等急了。”说完,摸了摸瞳瞳的头,说:“走了,瞳瞳!” 安铁看着赵燕离开的背影,感觉很欣慰,同时也很庆幸,赵燕跟很多女孩子不一样,这个女孩有着很强的事业心,工作一直严谨而认真,行事方式周到而有原则,性格一点也不像有些公司的女主管那样世俗,她能在白领职场做得如鱼得水,也算是异类。这么漂亮的一个大姑娘,也没见她谈恋爱,每次安铁问她,她总是笑笑说:“这个东西要看缘分。” 安铁看着赵燕娉娉婷婷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感觉这姑娘有些孤单。 第二天上午,瞳瞳早早就起来等着她们的林老师,一边在厨房做饭一边在她自己的房间里忙活,弄得叮哩咣啷的,也不知道她忙些什么。吵得安铁也早早就起来了。 安铁穿好衣服,去洗漱,看到瞳瞳在厨房和她房间里钻进钻出,忙得不亦乐乎。 看见安铁起来,瞳瞳还问:“叔叔,你起那么早干吗?” 安铁看着她笑了,说:“你那么激动房间都开始震动了,我还能睡着嘛?” 瞳瞳嘿嘿笑了:“不好意思,吵醒你了,林老师第一次上我们家,你说我们中午饭给林老师准备点什么吃呢?” 安铁听着瞳瞳一口一个“我们家我们家”的,心里突然有种成就感,感觉自己也有能力建立一个家的概念了,特别有种祥和宁静的归属感,这种感觉如果不是多年在外漂泊的人很难感觉到的。 看着瞳瞳那副认真激动的劲,安铁乐了:“你想得还挺远,现在还没吃早点,你都在琢磨中午饭了,林老师还不知道在不在我们家吃中午饭呐?冰箱里不是有东西嘛,水果什么的不是都有吗?” 瞳瞳有点羞涩地说:“恩,有!我准备把我照的那些照片整理一下给林老师看看,还有我收集的那些烟盒我要不要给林老师看看呢?烟盒现在越来越难收集了,现在的烟厂都是几个名牌独大,种类越来越少了。” 安铁大笑起来:“认识越来越高了,给林老师看看,没关系,你们林老师是教什么的?是教数学吧?” 瞳瞳奇怪地问:“恩,你笑什么呀?林老师说我数学要补一下,语文不用补。” 安铁笑着说:“没笑什么,我是说不就是林老师来我们家给你补课嘛,你至于这么激动么?” 瞳瞳顿了一下,说:“林老师对我很好。” 安铁说:“那我们找时间请林老师吃饭吧,感谢一下她。” 瞳瞳犹豫地说:“不知道林老师能不能去,很多同学的家长都想请她,她一般不去。” 安铁笑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让她去的。” 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放心地走了。洗完漱安铁走进瞳瞳的房间,看见瞳瞳正在把她平日收集的烟盒贴在一个大本上。 瞳瞳受安铁抽烟的影响,慢慢对那些印刷精致的烟盒产生了兴趣,开始是看安铁扔在房间里的烟盒挺漂亮,她在收拾卫生时就留了下来,后来慢慢成了兴趣,见到设计漂亮的烟盒就兴奋不已。一出去见到安铁的朋友抽烟就问人家要烟盒,后来,为了方便瞳瞳收集,安铁就抽不同牌子的烟,搞得安铁现在几乎把所有市场上常见的烟都抽遍了,有时候出差,也特意买一些在大连不容易见到的烟抽,然后把烟盒都带回来。 安铁站在瞳瞳的身后看着,看着瞳瞳童心未泯的样子,安铁想要是瞳瞳的父母在丫头一定会更快乐的。 安铁笑着说:“丫头,还在整你那些烟盒呐。” 瞳瞳猛然一回头,叫了一声:“哎呀,你吓了我一跳。你还没去上班啊?” 安铁说:“这就走,一会林老师来,你好好招待一下。” 安铁到了报社,坐在办公桌上处理一些稿子。胖子陈红又端着她的大杯子在安铁面前晃来晃去,晃得安铁头昏脑胀,安铁抬头看着陈红说:“我说大姐,你晃什么啊,晃得我眼晕。” 陈红笑嘻嘻地说:“我就晃,怎么了?我晃,我晃,我再晃!气死你。”一边说,还一边扭动着她那巨胖的身躯。 安铁也被她逗乐了:“你家凯歌真应该骂你无耻!晃来晃去还这么理直气壮。” 陈红笑着说:“我们家凯歌专门骂别人无耻,从不骂自己人,他在文革的时候打他的老爸,他也不骂自己,而是骂那个时代让他失去了理性。我晃怎么无耻了,我早上吃多了,我老妈弄的东西太好吃了,我现在晃是为了减肥,为了少消耗能量,我晃这是为全国人民做贡献。” 安铁说:“操,陈凯歌真和你是天生一对,对了,你认识我们家那个房东吗?她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陈红说:“认识啊,怎么了?你那个房东啊嘿嘿,以前听说是一个剧团做舞台美术的,成天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人很风流哦,听说在国外赚了不少钱,她表姐是我客户,跟我关系还不错,怎么你问这个干吗?” “没什么,随便问问。”安铁说。 “嘿嘿!嘿嘿!”陈红没皮没脸地对着安铁直笑,“小子,别瞒我,最近那风流娘们可是回来了,你要是被她搭上,嘿嘿,你就要脱层皮罗!” “操,我是金刚不坏之躯。” “滚吧,在姐姐我面前装大个,别吹了,你是破庙里的金刚,泥菩萨!吹!”陈红幸灾乐祸地说。 在单位忙了一会,安铁去天道文化公司找大强,一进门,看见公司的大厅里一字排开站着一溜姑娘,大强正仰面坐在沙发上,对着这群姑娘指手画脚,连安铁进来也没发现。 “大家都站好!对!就这样!听我说啊,今天虽然只是个初试,但大家也要好好表现,每个人表演一小段自己拿手的节目,我们这个活动不只看长相身材,更重要的是要看你们内在的东西,比如说我吧,我虽然长得不帅,可是我非常有内涵。”姑娘们听到这里,哄堂大笑。 大强说到这里,忍着笑用眼睛环视着四周。看见安铁站在一边也乐得不行,于是赶紧站了起来,笑着说:“开玩笑,开玩笑!你们先准备一下吧,今天表现好的可以上报纸。”说完大强向安铁这边走来。

大强大步流星来到安铁身边,把安铁领进了总经理室,搓着手对安铁说:“老大,现在感觉有搞头了,这段时间感觉他娘的好极了,业务蹭蹭地往上长啊,对了,上次跟你说过公司扩展部门的事我觉得可以操作了。你觉得呢?” 安铁看了看大强,沉吟了一会,说:“大强,我看最近大赛的事情挺忙乱的,报社的广告任务压得紧,业务员可以多招聘几个,其他的是不是等大赛结束了再说?” 大强愣了一下,又笑嘻嘻地说:“等回头找时间我们仔细商量一下。对了还有,今天晚上你有时间吗?为总冠名的落实出去庆祝一下,要不要喊几个参赛的姑娘过来?” 安铁说:“行,今晚没问题,你定个地方吧,定好了告诉我,回头把刘芳和白飞飞叫上,参赛选手还是算了吧,跟她们接触太多了好像不太好,这种赛事我们还是头一次搞,还是谨慎点好。” 大强有点扫兴地说:“那也行,回头我定个地点,下午面试选手你参加一下不?” 安铁说:“我就不参加了,下午我还有点事。” 一出公司大门,安铁就给瞳瞳去了个电话,说一会回家就请林老师出去吃饭,瞳瞳犹豫地说:“行吗?要不我先跟林老师商量一下。” 安铁说:“你不用跟她商量,等我回家和她说。” 安铁放下电话,想了想,觉得应该送点什么礼物给这个女老师比较好,听瞳瞳说这林老师还没结婚,送什么东西好呢?安铁突然想起天道公司前段时间给不少名牌化妆品做了些宣传,不少都是拿产品抵的广告费,大强还在安铁面前一顿抱怨现在这些公司抵值的产品太多了,都不想拿钱,都他妈的猴精。于是安铁打电话给赵燕问公司都有哪些抵值的化妆品。 赵燕说:“都是一些润肤霜、香水什么的。” “都有哪些牌子。” 赵燕说:“牌子倒是不少,就是拿不出手,对了,有几瓶范思哲的香水。” 安铁说:“你让人拿一瓶范思哲给我,我在楼下等,你回头跟大强打个招呼。” 不一会,安铁看到赵燕匆匆走了出来,走到安铁面前,顿了一下,笑着说:“送秦枫啊?” 安铁有些尴尬,笑了笑说:“瞳瞳的老师在给她补课,送老师的。” 赵燕“哦”了一声,有点不好意思,似乎觉得自己不该问,不太自然地上楼了。 安铁看了看赵燕的背影,然后钻进车里,往家赶。 安铁进门的时候,林老师正在瞳瞳的房间,瞳瞳有些忐忑不安地领着安铁走进自己的房间,跟安铁介绍说:“这是林老师!” 林老师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戴着一副无框眼镜,很书卷气,见到安铁有些矜持,笑了笑说:“你好!” 安铁赶紧说:“林老师好林老师好。”安铁本来想伸出手去和林老师握握手,但好像林老师意思不大,手动了动又缩了回来。这种时候握手,应该是女人先伸手,否则,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大手伸出去,她会觉得你粗鲁。 安铁接着说:“太谢谢了,你看你这么忙,还抽空来帮瞳瞳补课。” 林老师腼腆地笑:“别客气,我看这孩子挺好的,平时我俩也投缘,瞳瞳平时学习很用功,成绩也很好。” 安铁听林老师这么一说,看了一眼瞳瞳笑了笑:“这我就放心了,以后还要让你多操心。” 听两个人寒暄,瞳瞳一脸严肃地站在旁边,扭扭捏捏的想说点什么,又插不上话。 安铁看看瞳瞳的样子,心里有点好笑,很少看到这丫头这么紧张。于是,对瞳瞳说:“我跟林老师出去聊聊天,你先看看书吧。” 安铁和林老师在客厅里刚坐下,安铁就说:“瞳瞳老提起你,一口一口林老师林老师的,你来之前还在家准备了好长时间呐,她收集的烟盒你看了吧?” 林老师笑了笑,说:“看了,这孩子挺有心的,平时在学校里也非常懂事,现在的孩子都特别不好管,要是多几个像瞳瞳这样的,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内向,不怎么爱跟其他同学来往。对了,她父母在哪?” 安铁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她父母是我的远房亲戚,都在贵州那儿。” 林老师“哦”了一声,也没多问。 “我一直很敬佩做老师的,尤其是像你这样的,现在这社会像你这么负责任的老师不多了。” 林老师推了推眼镜,秀气的脸有点发红:“你太客气了,放心吧,这段时间我会把瞳瞳的功课给补上的。听说你是报社的记者?” 安铁笑着说:“是啊,但我不是传播小道消息的娱记,都不敢跟人说我是记者了,一说人家准问,你是娱记吗?” 林老师笑着说:“怎么会呢,瞳瞳挺有文学才华的,我估计是受你影响吧?” 安铁说:“也不是,我平时也不怎么跟她交流这些,这方面的书倒是很多,都是我以前买的,估计她平时有空也看看。” 安铁看了看表,说:“咱们一起出去吃点东西吧,你也忙一上午了。” 林老师站起身说:“不了,我下午还有课,改天吧。” 安铁笑嘻嘻道:“就是吃个便饭,给个面子吧。” 没等安铁说完,林老师接口道:“不是,我真有点事,要不下次,下次只要你请,我肯定去。” 安铁一听林老师这么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说:“就这么说定了,下次可别有事了,我让瞳瞳送送你。” 安铁走到瞳瞳的房间,把香水拿出来,对瞳瞳说:“丫头,林老师要走了,你去送送,一会下楼的时候把这个香水给你们林老师,她要不要你就硬塞给她。” 瞳瞳高兴地接过去,轻松地说:“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 瞳瞳送走了林老师,刚进门就问安铁:“林老师怎么不吃饭就走了?” 安铁笑道:“你们林老师这菩萨还不太好请,我面子不够大。呵呵” 瞳瞳一本正经地说:“林老师在学校口碑可好了,待人又温和,从来不在课堂给我们难看,别的老师都自己在家里补课赚钱,林老师给我们补课从来不收费。” 接着瞳瞳看了看安铁问:“林老师怎么不吃饭呢,是不是你说话惹林老师生气了?” 安铁笑着说:“我哪敢惹你们林老师生气啊,你别多心,她可能真有事,我已经跟她说好了,下次她一定去,放心啊!” 瞳瞳听安铁说完松了口气,然后笑着问:“你没对林老师说我的坏话吧?” 安铁哈哈笑了起来,摸着瞳瞳的头说:“别紧张,都是好话,你们林老师一直都在夸你,还说你有文学天赋呐。” 瞳瞳调皮地笑了,接口道:“叔叔还挺会选东西的,林老师挺高兴的,范思哲好贵吧?” 安铁说:“还行,不算太贵,呦!丫头还知道范思哲呐,等你毕业了,叔叔也给你买。” 瞳瞳有点羞涩,眼睛亮晶晶的,说:“白姐姐送了我好多香水卡片呢,还有你们的报纸上介绍的我都看过,白姐姐喜欢用KENZO,秦姐姐用的是香奈儿,嘿嘿。” 安铁有些意外地说:“真看不出来,丫头天天琢磨的事还挺多,晚上我不回来吃饭了,你自己吃吧。对了,上次给你拍的照片不知道洗好没,下午我去你白姐姐那看看。”

送走白飞飞后,安铁就去了天道公司,已经有一段没怎么过问公司的事了。选秀活动最近越来越热闹,选手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强这些日子忙得昏头转向,给安铁打电话一句废话不说,全部都是选秀的事情,连秦枫住院的事情都不知道。 秦枫自杀安铁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不想跟任何人讨论秦枫的事,这种事情跟谁讨论都不会光彩,即使是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行。而且男人女人之间的事情根本说不清楚,连当事人自己也说不清楚,别人加进来之能使事情更加复杂。 安铁到公司的时候,赵燕正在跟一个业务员谈话,见安铁进来,赵燕笑着对安铁点了点头说:“安总过来啦!你去周总的办公室坐一会,我马上过去。” 安铁说:“你先忙吧,我不急。” 安铁到大强的办公室,坐在大强宽大的老板椅上,转了一转,心想:“看我这老板当的,连个办公桌和老板椅都没混上,出来进去就跟一个拉广告的业务员,还是大强这老板椅舒服啊,有派!自己报社的那办公环境就跟那些搞传销的窝点似的,自己坐的那椅子能把屁股硌出茧子来。” 安铁舒服地仰躺在老板椅上,扫了一眼办公桌,发现大强的办公桌上放的全市美女照片,其中那个叫张小美的最多,一个人就有二十来张,摊了一桌。 正在安铁把大强桌子上的美女照片扒拉来扒拉去时候,赵燕走了进来,安铁一看赵燕进来,拿起一张张小美的照片,对赵燕晃了一下,笑着说:“这张小美还挺有魅力的哈,照片把大强的桌子都盖住了。” 赵燕心知肚明似的对安铁笑了笑说:“可不是吗?我们周总最近也真够忙的,金钱美女一打一打的,呵呵。” 安铁“呵呵”笑着说:“公司最近业务怎么样?这些日子我有点事情也没怎么来公司。” 赵燕说:“最近的业务一直不错,选秀活动带动公司的行业广告两上升了很多,这两个月都是超额完成的报社的广告任务,这个月上半月就把一个月的任务完成了,对了,报社的马总应该给我们公司一些额外的奖励吧?” 安铁笑着说:“拉到吧,正常的奖励肯定是有,额外的奖励那就得看老马高兴了。” 正说道这,门一响大强对门进来了,大强一看到安铁,马上就说:“老大来了,这周柳如月就可以上了,我们又给柳如月选拍了一些照片,找了另外一个摄影公司,给我们钱的,现在有不少摄影公司都找到我们要免费我们的选手拍照,只要署上他们公司的名字就行,我说,免费拍也不行,不但要免费拍,而且要收广告费。这不,我刚才就是被一个搞摄影的公司老总请去喝咖啡去了,下一周的选手就由他们公司拍,在报纸上打上他们公司的名,然后配一个对摄影技巧和摄影师的简单介绍就行。据说他们有个摄影师的人体摄影作品还参加过国际大展。昨天我就让他们给柳如月又补拍一些照片,下午就他们传给你。” 大强一进来就对安铁一连串地说了一堆工作上的事,安铁站了起来笑着说:“好啊,现在大赛有影响了就全都找来了,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不理我们,操!周总辛苦了辛苦了。” 大强高兴地笑着说:“为人民服务不辛苦,哈哈。” 从天道公司出来,安铁在车上想是去报社还是回家一趟呢?下午秦枫就要出院了,晚上还是把秦枫先接到自己那里住一晚上比较好,安铁心想,还是回家跟瞳瞳说一声吧。 回到家里,安铁推开门一看,发现瞳瞳正坐在阳台上非常专注地画画,只见瞳瞳背对着客厅,手上拿着一只铅笔,在画架上描来描去,丝毫没有发现安铁已经进了房间。 安铁站在门口,看着瞳瞳穿着意见白色的连衣裙沐浴在阳光中,小白在她的脚边蹭来蹭去,阳光照在瞳曈的白裙子上,使瞳瞳看其来有些透明而耀眼,瞳瞳的影子在阳光中静静地卧在小白的身边,一切看起来宁静而美好。 安铁轻轻地走过去,站在瞳瞳身后看了好半天,发现瞳瞳画的居然是自己。安铁发现自己在瞳瞳的画笔下忧郁地皱着眉头,活灵活现的。瞳瞳的素描基础本来很好,瞳瞳刚来的两年安铁就发现瞳瞳有很有绘画天份,安铁就鼓动她学了两年,后来不知怎么搞的,这丫头不学了,开始跟安铁热衷跟安铁学习写诗歌,这几天不知怎么搞的,这丫头突然又想起来学习绘画了。 就在这时,小白发现安铁回来了,一下子跳了起来,笨拙地向安铁跑了过来,嘴里直叫唤。瞳瞳听见了小白的叫声,嘴里念叨了一句:“小白,乖一点!” 说完见小白还在叫,就扭头看了身后一眼,发现安铁正站在自己身后,马上站其来,说:“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我刚回来啊,你画画什么呐,给我看看。”安铁笑着说。 “那个绘画班我已经报名了,今天上午已经上了一节课了,我也刚回来,我刚画老师留的作业呢,刚画还画得不好,叔叔先别看了,等我画好了再给你看吧。”瞳瞳一边说着,一边把身子挡在了画架前面。 “好好好,我不看,你继续画画吧。”安铁一边说一边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叔叔你吃饭了吗?”瞳瞳问道。 “没吃呐,我上午去送你白姐姐去了,她出去采风拍片去了。你吃没吃啊,丫头!”安铁说。 “我也没吃,白姐姐怎么突然走了呀,也没听她说一声。” “怎么?舍不得你白姐姐啊,她过两天就回来了,她走得急让我跟你说一声,还说要给你带礼物呐。”安铁笑了笑说。 “哦,那我做饭去吧。”瞳瞳说着,把画架收起来,拿到自己的房间,出来的时候对安铁说:“对了,叔叔,报这个班花了1000多块钱呢,好贵啊!” “不贵不贵,以后你要愿意学,多少钱都行,不用告诉我,钱你就直接从卡里取就行,卡不是在你那吗。”瞳瞳点点头,然后就去厨房做饭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瞳瞳一边说着,瞳瞳听安铁这么一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