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安铁对大强说,安铁说了句

安铁对大强说,安铁说了句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0-05

“老大,在干吗呐?”电话是大强打来的。 “你在干吗?”安铁问。 “没事正无聊呢,你要是没事咱们出去玩一玩?” “行!今晚你安排吧,还有李海军,别找别人了。”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说。 说完,安铁挂了电话,说:“咱们出去玩玩吧,老闷在这小屋里,咱俩迟早得阳痿。” 李海军又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说:“我们都阳痿吧,爱不了女人,不是还有男人嘛。” 安铁听了哈哈大笑:“我看行,你小子长得帅,如果女人都死光了,我肯定选你。” 李海军定定地看着安铁,看得安铁心里直发毛,过了一会儿,李海军微笑着说:“怎么样?有感觉吗?李安说人人的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你信吗?” 安铁也笑了,说:“你还别说,就你刚才那眼神还真有那么点潜力。” 李海军笑着摇摇头,说:“大强说去哪?” “玫瑰山庄” 玫瑰山庄是一家非常有特色的俱乐部,这里实行的是会员制,建在临海的一座山上。 玫瑰山庄的一大特色是热带雨林餐厅。安铁和李海军来到大堂,找了一圈没看见大强,安铁掏出手机给大强打电话,大强说:“我在天涯海角,你让服务员领你们过来吧。” 安铁和李海军跟着服务员曲里拐弯走了很长时间,才到天涯海角,是一个叫天涯海角的相对封闭的空间,类似于包间。周围是各种各样的热带植物,很密地把一张桌子包围着,桌子周围是长条藤椅四周的树上还挂着两个鸟笼。这个所谓热带语林餐厅地面铺的是土,栽的树是从热带专门运过来的,对温度有严格的要求,四周是巨大的玻璃幕墙。天涯海角位于餐厅的东南角靠墙的位置,所以有两面是树木,两面是玻璃幕墙,从玻璃幕墙望出去隐约能看到大海上点点的渔火。 安铁和李海军来到天涯海角,看见大强正翘着二郎腿带着墨镜斜倚在藤椅上。大强叼着烟看着几个人走进来,开始慢慢地鼓掌,活像一个黑道大哥。大强朝服务员打了个响指,说:“上菜,按我刚才点的上。你可以出去了。”大强已经把酒菜点好了。 “好的,老板!”年轻漂亮的服务员礼貌得像个假人,一看就是严格训练的。 “操,你越来越进步了,越来越会找地方,这个位置好。”安铁对大强说。 “哈,小情调不错吧,海军你觉得呢?”大强得意地问李海军。 “你搞这套那还有错。人生如此奢侈,你明天就是被车撞死也值得。”李海军不痛不痒地道。 “真是狗咬吕洞宾,给你们找一个好玩的地还咒我。”大强毫不在乎地笑着。 “今天都有什么节目啊?”安铁坐下来问。 “今晚我全包,你们想干吗就干吗?揍我都行。”大强挥着手说。 安铁和李海军对视了一眼,两人眼睛里的忧郁迅速收起,一齐笑道:“好,今晚就把大强榨干!” 不一会,酒菜全部都上来了。菜都是大家爱吃的菜,无非是海鲜加川味,酒有点不一样,大强点的全是红酒。 大强一看酒菜齐全开口道,今晚我们喝红酒吧,这酒美容养颜还治富贵病,对高血脂高血压都有好处。最主要的是它不上头,放心喝,喝醉了明天不难受。 安铁和李海军点头表示认同,李海军心不在焉地时而研究着热带树木,时而直盯着外面的大海发呆,安铁也把玩着手中的酒杯一时无语。 大强一看这情形,拿起酒杯大呼小叫道:“来来来,整点气氛,怎么都搞得像中年丧子似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来,老大,海军,整一大杯,那破大海有什么看的,黑漆漆的,跟地狱似的,哈哈。” 李海军回过头笑了笑,说:“你小子最近发大财了?” 大强笑着说:“都是我们老大领导有方,嘿嘿,感觉还不错,小有进项。海军,我怎么觉得你跟老大今天有点不对劲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然后,大强有转头问安铁:“怎么回事老大,有什么情绪啊,公司最近不错啊,广告业务势头一天比一天好,活动总冠名也基本落实了,你应该高兴啊?都把我搞晕了,不会是为了女人吧?” 安铁突然大笑起来:“去他妈的女人,来,海军,喝酒!干!” 三个人开始一杯一杯地喝红酒,不一会,每人两瓶十年窖藏张裕解百纳就已肚。两瓶之后,大强已经是满脸通红,李海军眼睛发亮,皮肤散发着光泽,安铁的鼻尖开始出汗,话也慢慢多了起来。 大强说:“两个哥哥,你们要真是为女人郁闷,那不是兄弟我说你们俩,不值当,太不值当。女人是什么动物你们知道吗?” “你说女人是什么动物?”李海军事不关己地问。 “那是猫,你也永远搞不清楚她们在想什么?她们无声无息,一会在厨房偷腥,一会在窗台睡觉,一会又溜出门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即使他们一天到晚趴在你脚下,温柔可人,但你要是惹恼了她们,她们那藏在肉垫里锋利无比的小爪子马上就会伸出来,毫不留情地在你身上留下一道伤口。即使在做爱到高xdx潮的时候,她们还有功夫用怀疑的目光问你,‘亲爱的,你爱不爱我?’我倒,真搞不懂她们那小脑瓜里上的是什么发条。” 李海军慢悠悠地说:“NO!女人总要被驯化的海豚,和她们见面,你只需要带两种东西,鱼和棍子!” 安铁哈哈大笑说:“好像尼采说的是,和女人见面只用带一种东西:鞭子!” 大强抢着说:“那是尼采笨,这老头可比李海军笨多了,他要是准备再准备点鱼那就省事多了,哈哈!来,为鞭子和鱼干杯!” “女人的确是一种让人费解的动物,她们要求男人有钱,要求男人帅,要求男人有能力,要求男人有情趣,要求男人有幽默感,要求男人床上功夫好,自己却又馋有懒,光想着不劳而获,天下的好事归她一个人,奶奶的,这样的要求一个男人那能满足她们啊,得一个排的男人也办不到啊,太贪婪了!随时准备背叛几乎是她们天生的秉性,所以尼老头子说要带着鞭子和它们在一起很英明啊,哈哈,要相信一个女人,也还不如相信一个小人,所以,我们孔夫子比尼采还吊,他说什么来着?” 安铁说:“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安铁刚说完,桌上的电话就响了。

安铁刚接起电话,就听到白飞飞爽朗的声音:“安公子,在哪里鬼混呢?把瞳瞳一个人扔在家里。” “原来是白大侠呀,我还以为是哪个美女要我去她那里过夜呢,嘿嘿。我正跟大强和海军喝酒呢,你过来不?”说完安铁看了一眼李海军和大强。 这时,李海军和大强都有些高了,在一旁起哄道:“白大侠,快点过来,就差你这个美女了。” 白飞飞说道:“我正好没地方过夜,我去找你吧?” 安铁说:“行啊,你没听海军和大强正呼唤你呢。” 白飞飞在电话那头笑了起来,说:“听到了,今晚色狼大聚会啊。” 安铁哈哈大笑:“你来了就全了。” 白飞飞说:“那女色狼可得带个小男生过去,行不?” 安铁说:“你说行就行,不行也得行啊。玫瑰山庄,过来吧。” 安铁挂了电话,三个人就女人和爱情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安铁说:“我怎么觉得孔老夫子是个虐待狂,他用三纲五常的小绳子捆住女人,还把女人和小人放在一起说事,这小老头也太不地道了,而且一捆就是几千年,同时把男人也捆住了。” 李海军和大强听了哄堂大笑,特别是大强,拍着桌子,像个大马猴。 安铁接着说:“你看现在女人什么都解放了,都上了天了,男人们还在这小老头的圈套里迷茫着呢,你们别笑,现在女人们基本上是把孔老头掀翻了,但男人们却一直被捆着,比如说男人的处女情节和绿帽子恐惧,这根鞭子一直在抽打着中国男人,外国男人就没有这种鸟感受。” 李海军笑了笑说:“你行,自省得还挺彻底,也不知道今天某人是因为什么郁闷,不过自嘲倒是一个自我解脱的好办法。” 安铁说:“我是中国勇士,勇于面对自我,嘿嘿。不过也的确是到了男人们自省的时候,近代五四之后,中国就没有男人了,80年代有几个男人,后来还被集体阉了。” 大强哈哈大笑,说:“老大,看来你是喝多了,是不是男人,想法没有用,只有在床上行动起来才能证明,最有效的办法是用高xdx潮征服女人,没有高xdx潮一切都是扯淡。” “哈哈,大强这家伙,估计这辈子就这两句话有点水平。你们聊得挺入迷啊,本姑娘来了都没看见?”这时,白飞飞走了进来,拉把椅子大大咧咧地在安铁身边坐了下来,然后对跟在她后面的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孩说:“坐吧坐吧,别客气,那是你大强哥,挨着他学习学习。让你的诗歌高xdx潮迭起,哈哈。” 李海军看着白飞飞笑着说:“介绍一下呀,白大侠。” 白飞飞瞪了一眼李海军,说:“还教训我呢,上回你怎么不声不响地走了?我还以为你被女鬼带走了呢。介绍一下,这是帅哥情种李海军,这个小帅哥叫江郎,还是个诗人呐,可别把他当小孩,他可比你们前卫多了,不像你们这帮俗人,还借女人到高xdx潮呢,人家用诗歌就高xdx潮。这小子的诗歌我读了两首,全在下半身转悠,知道最近诗坛最流行的一首诗歌吗?《不到高xdx潮我不走》就是他写的,是不是啊,江郎?” 叫江郎的小伙子貌似羞涩地笑着,脸上的青春痘冒着油,眼睛在安铁和白飞飞身上溜来溜去,说:“白姐真会拿我开涮,你身边那位就是你常说的老安吧,久仰!你的诗歌我看过,词语太华丽,现实有这么唯美吗?” 安铁说:“这位兄弟也写诗?江山代有人才出啊,我久不在江湖混了。” 大强在旁边起哄道:“诗人,把你那个《不到高xdx潮我不走》给大伙背背,一听名字就是好诗,英雄所见略同啊。” 白飞飞大笑道:“我给你们背,就四句,外加一个省略号,大强你一听马上就成诗人了。‘一下/两下/三四下/……/不到高xdx潮我不走’,哈哈” 众人听了之后哄堂大笑,小伙子的脸气得通红,说:“你们嘲笑我可以,不能嘲笑我的诗歌。”说完站起身掉头就走。 大强说:“妈的,就是一傻鸟,耍性格!还他妈诗人,他要是诗人,我还能得诺贝尔呢,靠!” 安铁看着白飞飞说:“你从哪认识这么个人啊?不把他追回来啊?” 白飞飞摆摆手说:“别理他,随他去吧,这小子经常给我写情诗,人看着挺老实,可你看他写的东西还挺生猛,总是直奔主题,我也就是觉得他好玩,才带他来的。” 安铁说:“你怎么着,有诗人情节啊,还敢跟诗人来往啊?” 白飞飞说:“诗人又不能把我吃了,你不也是诗人吗?你们刚刚聊什么呐?” 大强说:“还能聊什么啊,女人呗。” 白飞飞说:“庸俗,不聊点人生啥的啊。” 安铁说:“现在就开始聊人生了,你来了也聊不成女人了。” 白飞飞斜眼看了一眼安铁,说:“我来了怎么就不能聊女人了,在我面前聊女人你们才能少一些误区,刚刚肯定说了女人不少坏话吧?” 大强嘿嘿一笑:“哪能呢,都说女人能上树了,都快翻天了,现在的男人都成怨妇了,这不凑在一起喝闷酒呢吗?” 白飞飞说:“我怎么感觉你们一点也不闷,老远就听到你们高xdx潮高xdx潮的。” 李海军这时在一旁说:“白大侠是当今女性的杰出代表,你说说男人的处女情节是怎么回事?” 白飞飞看了一眼安铁,说:“你这问题问得就不对,处女情节不光是男人的,女人也有,只不过出发点不一样,女人往往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最爱的人,可是最爱的人不往往不一定是自己的丈夫;而男人的处女情节只是针对自己的老婆,他们想破坏更多的处女,却希望自己的老婆是一张白纸。” 大强插嘴道:“这可不一定,这只是女人的看法,你看现在的女人都把男人逼到什么份上了,没听江湖流传吗,妓女只要钱,女朋友要了钱还要骗你的感情;妓女随时可上,女朋友你还得连哄带骗看她心情好不好,你不必在意下一分钟睡在妓女身边的是谁,但你却得担心女朋友的床上是不是一个人;妓女都很有职业道德,作为女朋友几乎没有职业道德可讲,妓女她卖了就卖了,她很诚实,女朋友偷了说没偷,太过虚伪;妓女不会把你和其他的顾客相比较,女朋友常常会把你和其他男人来对比,妓女卖身不卖感情,女朋友却连感情都出卖了;妓女从不为自己的卖找借口,女朋友总有很多借口辩护自己的背叛。” 白飞飞听了大强这么一说,皱着眉头说:“我说你们这帮男人啊,把女人都糟尽成什么样了。男人和女人不是对立的,你们成天对女人要求这要求那,却从来不检讨自己,也不想想你们自己做得怎么样?这个社会给了女人多少机会?男人不负责任,一切都要女人自己面对,要求女人漂亮美丽,独立坚强,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这还有完没完了?” 白飞飞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看男人的处女情节就是男人的自卑情节,他们没有能离把握女人与爱情,只是想用占有处女这样一点可怜的念头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这完全是自慰!” 白飞飞说得少有的认真,几个男人听了尴尬地笑着,安铁想了想说:“其实,这都是中国文化的非人性的怪圈闹的,我们希望爱情能永恒,但我们把爱的永恒寄托在具体的某个人身上,当某人寄托的对象变了时,我们就开始怀疑爱情,罗兰·巴特说,‘我不是爱上了你,我只是爱上了爱情’,很多人把这句话当做感情变化的借口,其实,根本用不着找借口,爱情是永恒的,但人是会变的,爱情没错,人也没错。中国文化里充满了世俗与怨气,爱着的人互相是冤家,其实这是农耕文化里互相依靠的一种现实诉求,我们其实并不热爱生命与人生,爱需要一种精神能力,我们没有,只有埋怨。” “操!”安铁说着说,突然打住:“我们怎么一晚上全在扯淡,太浪费这大好时光了。” 几个人又是一阵大笑,大强说:“老大,我们别讨论爱情人生了,门牙都酸掉了几颗,这牢什子爱情几千年来都没人说得清楚,来,喝酒喝酒!” 在一片热闹声中,白飞飞却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她突然站起来说,我有点累,先走了。

李海军看看睡瞳手里的白玉佛珠,愣了半天,神思有些恍惚地接过去,攥在手心里,然后看看瞳瞳,道:“行!我先收着,瞳瞳,你放心吧,等你军训回来海军叔叔就把毒瘾戒掉了。” 瞳瞳对李海军微笑了一下,点点头,然后向安铁和白飞飞告了个别,出了家门。 安铁看到瞳瞳把房门关上以后,心里空落落的,怅然地望著关闭的房门,白飞飞拍了安铁的肩膀一下,道:“一会还去单位吗?” 安铁转过身,说:“不去了,我上午给海军找了个护工,一会就过来,要不你一个人太辛苦了。” 白飞飞道:“哦,也没事,海军现在好多了,不用找护工也行。” 安铁和白飞飞走到沙发旁坐下,李海军还看著那串白玉佛珠发愣,安铁把手在李海军眼前晃了晃,说:“想什么呢?” 李海军顿了一下,说:“没想什么,我觉得瞳瞳给我的这串佛珠让我突然感受到了一种力量,呵呵。” 白飞飞看一眼那串佛珠,纳闷地说:“这个我怎么没见瞳瞳戴过啊?谁送的?” 安铁说:“哦,我忘了跟你说了,这串佛珠是我和瞳瞳在贵州的时候,碰到一个老太太送的,说是跟瞳瞳有缘,瞳瞳把它带回来一直收着也没戴过,海军,你就戴着吧,看来你和这佛珠也挺有缘。” 李海军道:“嗯,我先收着,不过真得感谢瞳瞳,没想到瞳瞳这么懂事,刚才瞳瞳送我佛珠那一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安铁道:“别说那些了,者着你现在这样,我们很高兴啊,真想再大喝一场庆祝一下。” 李海军道:“行,再过几天咱们三个大喝一场,喝倒为止!” 白飞飞在一旁者着两个人,道:“真好,我真希望海军能马上好起来,对了,我觉得咱们三个人好像从来没一起出去玩过,等海军的毒瘾戒掉了,咱们找个地方玩玩怎么样?” 这时,李海军接连打了好几个呵欠,安铁和白飞飞立刻警觉起来,李海军者看安铁和白飞飞,笑道:“得了,还是把我铐起来吧。”说完,李海军站起身走进卧室,拿起手铐,喀擦一声吧自已铐在床头,然后继续翻阅床上那。 安铁跟着李海军进去,默默地看着李海军,也不知道李海军看的是什么书,可李海军似乎已经觉察不到别的东西了,面容也很平静。 安铁说了句:“有事叫我们,我和飞飞在客厅。”说完走出卧室。 白飞飞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失神地看着窗外,安铁刚走到沙发旁坐下,一阵习习的凉风顺着窗户吹进来,把白飞飞的头发吹得飘了起来,白飞飞缕了一下头发,对安铁笑笑说:“怎么样?心情好点没?” 安铁点了一根烟,说:“我现在觉得我是死诸不怕开水烫了,哈哈。” 白飞飞白了一眼安铁,犹豫了一下,说:“吧,那就好,海军情况也不错了,哎,我想回家一趟,拿点换洗的衣服什么的,下午你在这盯着吧。” 安铁道:“行,不着急过来,护工也快过来了,这边你就先别担心了,回去好好休息,这些天把你累坏了,海军的事倩不说,我还老是絮絮叨叨地跟你倒苦水,你真是在世的活菩萨呀,哈哈。” 白飞飞啐道:“去!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吧,可能明早我再过来。”白飞飞站起身,看看安铁,对安铁嫣然一笑,拿上自己的挎包,向门口走去。 安铁把白飞飞送到门口,犹豫了一下,说:“飞飞,昨天晚上谢谢你。” 白飞飞垂下眼帘,淡淡地说:“谢什么谢,你自已也好好调整一下吧,还有,我对你说的关于瞳瞳的事情,你得好好想想,以前我倒是觉得设什么,可我在这里住几天,我才发现,你和瞳瞳确实应该有个明确的感情关系,瞳瞳还小,可你是成年人,其实,我觉得关于秦枫和你之间的疏离,也不能全怪秦枫。好啦,我就说这么多,你可别怪我八婆啊。” 安铁听了白飞飞的话,尴尬地说:“我知道你指什么,放心吧,我会好好想想的。” 白飞飞眼神复杂地看看安铁,然后故作轻松地笑笑,道:“嗯,我相信你会把眼前的问题解决。” 白飞飞下楼以后,安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反复琢磨着白飞飞说的话,心里没来由地压抑起来,安铁也觉得,最近这一段,自己和瞳瞳之间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安铁的心里不断地涌动着,尽管安铁不承认,可那份莫名的感情还是在不断地冲击着安铁。 安铁坐立不安地在客厅里转来转去,这时,李海军的毒瘾似乎又发作了起来,卧室里传出李海军压抑而苦闷的呻吟声,安铁想进去看看李海军,却觉得自己实在一点忙也帮不上,毒瘾的折磨比起安铁此时的心情,估计也严酷不到哪里去。 迂了一会,李海军的呻吟声渐渐小了起来,安铁走进去一看,李海军虚弱地躺在床上,紧紧闭着眼睛,这时的李海军像个久病在床的病人,安铁轻声道:“海军,怎么样?还难受吗?” 李海军缓缓把眼睛睁开,道:“没事,现在没那么痛苦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想睡一会。” 安铁退出李海军的卧室,发现自己的手机在茶几上响了起来,安铁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大强打过来。 大强:“老大,今晚有空吗?”wWw16n 安铁:“没事,我现在在家呢,什么事啊?是晚上约了客户吗?” 大强:“不是,我今天看你心情不太好,想请你吃顿饭,咱哥俩找地乐呵乐呵,哎呀,最近一直忙得四脚朝天,我也快抑郁了,怎么样?老大。” 安铁:“好吧,正好我也想再跟你说说最近的事,过段时间又是决赛了,咱俩好好谈谈,你在公司等我电话吧,这边我安排好了去找你。” 安铁挂了大强的电话,看一眼时间,已经六点多了,安铁给上午联系到的那个护工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那个护工就过来了,安铁把李海军的情况大致跟护工说了一下,然后把自已的电话和白飞飞的电话留给他,进卧室里跟李海军说了一声后,去天道公司找大强。 安铁下楼以后,走到停车场自己那辆车的旁边,同打开车门打算上车,就听一个女人在叫自己,安铁扭头一看,是对面阳台上的那个,安铁礼貌地笑笑说:“哦,是楚小姐啊,又去hopping刚回来?” 楚香妩媚冲安铁笑笑,说:“安主编记性真好,还知道我是个购物狂,哈哈,不是啦,我正打算出门。” 安铁道:“哦,那您忙。” 楚香靠在自己的车上,双手抱肩地看着安铁,耸了耸肩膀,说:“我看是安主编要去忙了吧,是去会女朋友吗?” 安铁道:“怎么?楚小姐有事吗?” 楚香顿了一下,说:“上次我的车被你女朋友剐坏了你不会是忘了吧?” 安铁笑道:“哦,我忘了问你了,上次修车多少钱,我现在就给你。“说完,安铁掏出钱包。 楚香膘了一眼安铁手里的钱包,道:“钱就算了,主要是浪费了时间啊,钱怎么补得来,你看你请我吃顿饭如何?”楚香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用手捂住嘴,把头歪向一边。 安铁哑然失笑道:“哦,没问题,我电话你不是有吗?看你哪天有空,我请楚小姐吃饭。” 楚香打开自己的车门,对安铁抛了一个媚眼,钻进车里,手脚麻利地把车倒出来,停在安铁的车头前,把头伸出窗子对安铁说:“逗你呢,有机会我请你吧,你这个人很有趣,哈哈。” 楚香的话音刚落,就一踩油门冲出停车场,在开车的女人中,无疑楚香是开快车那种。 安铁摇头笑笑,也上了自己的车,心里怪怪的,心想,这个女人怎么怪里怪气的,这时,大强又打过来一个电话催安铁过去,安铁迅速发动车子,开往天道公司。 到了天道公司,安铁在门口正好遇到刚下班的赵燕,赵燕有些纳闷地看看安铁,道:“安总,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有事吗?” 安铁听了一愣,道:“没事,大强约我吃顿饭,我来接他,你刚下班啊,一起去吧?” 赵燕看看安铁,顿了一下,说:“不了,你们去吧,我打算回家洗洗衣服呢。” 安铁看赵燕有些疲惫的样子,就说:“辛苦了,你回家休息吧,改天我请你,呵呵。” 赵燕抿嘴笑了笑,说:“安总跟我客气什么呀?你去找周总吧,我先走了,祝你们玩得高兴。”赵燕奔电梯走去。 安铁走进大强的办公室,大强正坐在那个老板椅上打电话,一看大强那贱兮兮的样,对方肯定是个女人了,大强一见安铁进来,匆匆把电话挂断,道:“老大,我等你半天了,走,饭馆我都订好了。” 安铁看看大强,说:“在哪啊?” 大强神秘地笑笑说:“暂时保密,我带路,一会老大就知道了,我相信那个地方你肯定没去过,绝了!哈哈。” 安铁道:“操!还跟我卖关子,你说的到底是什么绝了啊?” 大强嘿嘿一笑,道:“这个关子我还卖到底了,走吧,老大! 我看你这些日子情绪比较低落,刺激刺激你。” 安铁斜眼看了大强一眼道:“怎么刺激?找小姐啊?找小姐我可没什么兴趣。” 大强道:“比找小姐有意思,走吧,男人嘛需要击活击活,生活是一件让人很疲惫的事情。” 安铁笑道:“靠,还感慨了,怎么最近你也郁闷?” 大强说:“老大,我也是人啊,当然有郁闷的事恃了,你不关心我罢了,奶奶的,生活有时候就像一头老牛,不用鞭子很很抽一下,他就不动,我们得去找跟鞭子。” 安铁说:“你是性虐待狂啊?” 大强正喝一口茶,听了安铁的话一口喷了出来,赶紧说:“老大,别这么夸我,在性上我想变态都变态不出来,这也是我郁闷的原因,我怎么就这么正常呢?”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安铁对大强说,安铁说了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