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大禹是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野史上先是位成功地治

大禹是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野史上先是位成功地治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19-11-24

都 城

我国近代考古学史上的标志碑—西阴遗址首次考古发掘的经过与意义 发布时间:2005-12-01文章出处:中国考古网作者:卫 斯点击率:

大禹是怎么治水的?大禹治水治理的是哪条河?

日期:2018-07-10 来源:未知 错误指正:有问题联系小编QQ:7384656 编辑: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 阅读: 次 大禹,姓姒,名文命。夏朝皇帝启的父亲,中国历史神话故事里的人物,大禹他既是历史人物又是神话故事里的人物,其原因是大禹治水。大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成功地治理黄河水患的治水英雄。那么,大禹是怎么治水的?揭秘大禹治水的故事。

图片 1

大禹是怎么治水的?

相传,中原地带洪水泛滥,无边无际,淹没了庄稼,淹没了山陵,淹没了人民的房屋,人民流离失所,很多人只得背井离乡,水患给人民带来了无边的灾难。在这种情况之下,尧决心要消灭水患,于是就开始访求能治理洪水的人。 尧帝曾召集部落首领会议,征求治水能手来平息水害。鲧被推荐来负责这项工作。鲧接受任务后,采用堤工障水,作三仞之城,就是用简单的堤埂把居住区围护起来以障洪水,九年而不得成功,最后被放逐羽山而死。 舜帝继位以后,任用鲧的儿子禹治水。禹总结父亲的治水经验,改鲧“围堵障”为“疏顺导滞”的方法,就是利用水自高向低流的自然趋势,顺地形把壅塞的川流疏通。把洪水引入疏通的河道、洼地或湖泊,然后合通四海,从而平息了水患,使百姓得以从高地迁回平川居住和从事农业生产。后来禹因此而成为夏朝的第一代君王,并被人们称为“神禹”而传颂与后世。

大禹治水治理的是哪条河?

大禹在历史上所治理的河流正是这条叫“共水”的小河。而“洪水”原为专用名字,指“共水为患”,后来才成为一个公名。《说文解字·水部》解:“洪,洚水也。”洚水,即共水。 而在大禹治水的过程中,留下了许多感人的事迹。 相传他借助自己发明的原始测量工具——准绳和规矩,走遍大河上下,用神斧劈开龙门和伊撅,凿通积石山和青铜峡,使河水畅通无阻。他治水居外13年,三过家门而不入,连自己刚出生的孩子都没工夫去爱抚,不畏艰苦,身先士卒,腿上的汗毛都在劳动中被磨光了。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成功地治理黄河水患的治水英雄。 大禹治水的故事,是中华人民一笔宝贵的文化财富。大禹为民造福的品德,永远值得称颂;大禹刻苦耐劳的精神,永远值得弘扬。 在神州大地几乎到处都有关于大禹的遗迹和传说。安徽怀远县境内有禹墟和禹王宫;陕西韩城县有禹门;山西河津县城有禹门口;山西夏县中条山麓有禹王城址;河南开封市郊有禹王台;禹县城内有禹王锁蛟井;武汉龟山东端有禹功矶;湖南长沙岳麓山巅有禹王碑;甚至远在西南的四川南江县还建有禹王宫;而河南洛阳更有大禹开凿龙门的传说。 这些遍布中国的大禹遗迹,既寄托着民间对大禹的崇敬,也是发生在中国古代的那场空前绝后的造神运动的具体见证。

我的家乡山西夏县,地处黄土高原一隅,它头枕黄河,脚抵西阴,身披夏朝锦衣,怀揣《资治通鉴》,从华夏民族的历史深处款款走来。

西阴遗址位于山西省夏县尉郭乡西阴村西北部一高地,俗称“灰土岭”的地方。北倚鸣条岗,南临青龙河;西南距战国时期的古魏国都城“安邑”即“禹王城”8公里,东北距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东下冯遗址”8公里。遗址范围:南至西阴村南今“嫘祖庙”一带,北至“灰土岭”边缘,东至村东一条南北向小路;东西长600米,南北宽500米,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其东南部被西阴村形成半环状包围和破坏。文化内涵;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庙底沟二期文化、河南龙山文化三里桥类型。1926年,由李济和袁复礼先生调查发现并首次发掘。1994年10月12日至11月28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对西阴遗址进行了第二次发掘, 1996年11月20日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四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时值西阴遗址首次考古发掘80周年到来之际,追忆先贤,启迪后人,是我们每一位考古工作者都不能忘怀的事。

黄河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花海子出发, 一路集结,浪涛滚滚,至内蒙古河口镇向南急转, 纵身跃下峭壁夹峙的禹门口,飞流直泻700多公里, 奔腾不息。隆隆轰鸣,威震山野,势如破竹地切开黄土高原,冲出一道晋陕峡谷,左岸山西,右岸陕西。

1926年2月,时任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人类学教师的李济先生和中国地质调查所袁复礼先生,到山西晋南考察传说中的“尧帝陵”、“舜帝陵”、“夏后氏陵”途中,于1926年2月22日路经夏县西阴村时,李济先生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事,当我们穿过西阴村后,突然间一大块到处都是史前陶片的场所出现在眼前。第一个看到它的是袁先生。这个遗址占了好几亩地,比我们在交头河发现的遗址要大得多,陶片也略有不同。”他们随手采集了86片,“其中14片是带彩的。带彩陶片中有7片有边(3片带卷边,4片带平边)。主要图案是三角形、直线和大圆点。几种图形通常结合使用。”

黄河沿上的家乡,古称安邑,因是夏王朝的古都而得名夏县,盘踞中条山西麓,连接华北、西北、中原三大地域,隔黄河与河南“仰韶文化” 地渑池县相望。

不久,他们即返回北京。嗣后,李济因病耽搁了半年时间,当他觉得可以出门的时候,即与美国弗利尔艺术馆的毕士博先生商量发掘西阴遗址这件事。毕士博代表美国弗利尔艺术馆同清华学校校长曹庆五商量了几条合作意见,其主要内容为:1、考古团由清华研究院组织;2、考古团的经费由弗利尔艺术陈列馆承担;3、报告用中文英文两份:英文归弗利尔艺术陈列馆出版,中文归清华研究院出版;4、所得古物归中国各处地方博物馆,或暂存清华学校研究院,俟中国国立博物馆成立后归国立博物馆永久保存。

1926年3月,因为河对岸的仰韶村,因为“夏王朝的古都”,因为“仰韶文化”发现者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认为,中国的史前彩陶与欧洲的史前彩陶相似,中华文明可能“西来”,年轻气盛的29 岁哈佛人类学博士、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人类学讲师李济,在阎锡山的支持下,根据“夏都安邑” 的记载,沿黄河支流汾河来到晋南,寻觅传说中的夏墟。当他登上西阴村的灰土岭时,“突然间一大块到处都是史前陶片的场所出现在眼前……他们随手采集了86片,其中14片是带彩的”。半年后的10月15日,这位后来的中国考古学之父,就在西阴,掘下了有史以来由中国学者主持的田野考古第一铲。

于是,李济和袁复礼再次返回山西,并于1926年10月15日至12月初对西阴遗址进行了发掘。此次发掘他们采用了“探方法”,即每个探方2×2米,共8个,另有4个探方因不完整而未编号。在探方的处理上,李济首创“三点记载法”和“层叠法”来逐件登记标本。前者以X—Y—Z来表明陶片的准确位置;后者用大写英文字母表现以每米为单位的人工层位,同时还用小写的英文字母来表示自然层位的深度。例如,B4c表示出自探方4、第二层、第三分层,从其记载簿上可查出其深度为1.17---1.25米。现收藏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有关标本,仍可看到当时的标记。发掘工作由李济先生主持,袁复礼先生承担具体发掘和测量两项工作,用他自己的话说:“画图的时间是断断续续的,因为我经常要管理挖掘的事,每日以8小时计算,我总费了25天的功夫”发掘工作进行的很细致,以层位划分为例,个别探方由表土层往下共划了33个层次。发掘陶片共装了60多箱,总数为18728块。仅第4探方出土陶片总数即达17372块,其中彩陶片有1356块。遗迹有窖穴,另有石锤、石斧、石刀、石箭头、石杵、石臼、石球;骨锥、骨簪、骨针、骨环和半个人工切割下来的蚕茧标本等,可谓收获甚富。

李济超越安特生,使用自己研发的奠定中国考古科学的“探方法”“三点记载法”“层叠法”等, 采集到60箱陶片,以及让他惊喜万分的多半枚被利器切开的蚕茧壳,装了9辆大车、56匹马骡,走了9天,返回北京。此举结束了中国田野考古发掘由外国人主持的历史,李济带着西阴,西阴带着李济,为中国考古事业树立了一座光辉的丰碑。

1927年,清华学校研究院以丛书第三种出版了李济先生的《西阴村史前遗存》一书。这是近代考古学史上中国学者发表的第一本考古报告,其学术意义可想而知。书中载有袁复礼先生所着的“图说”和“山西西南部地形”两篇附录。“探坑地层剖面图”和“掘后地形图”也为袁复礼先生所绘。但袁氏付出最大心血的劳动成果——“西阴遗址地形图”,却限于当时的石印制版技术不佳而未能发表,确为憾事!

西阴5000多年前的彩陶,红底黑、白花卉图案,尤以玫瑰居多。西阴人将玫瑰花的主要特征浓缩成弧线、钩叶、三角等母题,配以斜线、直线、圆点连缀,形成一种具有抽象意义的构图严谨、线条流畅的彩陶图案,成为当时日常生活器皿上最常见、最具代表性的装饰图形。这种色彩鲜艳、构图明快的“花”被称为“西阴之花”,所谓“西来”不攻自破。西阴彩陶以国际“最早发现而命名” 的惯例,被称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考古学家苏秉琦认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可能就是“华族”核心的文化遗存,代表其主要特征的花卉图案彩陶可能就是“华族”得名的由来。由此看来, 以“花”为图腾的地区,文化发展与其他地区相比更为先进,是文明火花升起得最早最亮的地方。此时,沉积在心底深处的一个疑惑跳将出来,似乎接到了答案。我们那里只有西阴人擅长捏花馍,我的周村与西阴相隔7华里,却无此技艺。记忆中家里每逢办喜事必请西阴的嫂子母亲来,一小块面团,在她手里捏出玫瑰、牡丹、海棠、石 榴……然后用凉水粘在大而圆的白馍体上,蒸出一锅的姹紫嫣红,点亮我探寻世界的眼睛。

西阴遗址的发掘及考古报告的面世,证明中亚及近东的彩陶都很难比得上仰韶文化,安特生(J.G.Andersson)提出彩陶文化起源于西方的说法发生了动摇,李济和袁复礼先生当初“尚不能断定彩陶的确起源于西方”的研究结论,最终被今天的许多考古发现所证实。通过对西阴遗址发掘材料的研究,李济认为:“中国在有文字之史前已有文化,为固有文化”。1930年,中国的另一位考古学先驱梁思永先生,用英文发表了,他留美期间回国整理和研究西阴遗址出土陶片的成果——《山西西阴村史前遗址的新石器时代的陶器》一书,该书在数以万计的陶片中,统计了各类陶片在第4探方33个亚层和四大层的出土数量和百分比,并探讨了彩陶与陶片的分布规律。在类型学的基础上对其遗存的复杂性进行了分析,对于深化仰韶文化的认识起了关键性作用。

西阴的半枚蚕茧壳,在李济微微颤抖的显微镜下,虽然多数腐坏,但留存部分依旧洁白发亮。两年后的华盛顿专家鉴定给了世界一个答案:那是史前人工养殖的家蚕壳。蚕丝文化是中国发明及发展的,成为不争的事实。

当我国考古学步入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后,现代考古学家是这样评价李济先生当年在西阴遗址发掘过程中所采用的“探方法”与他们首创的“三点记载法”和“层叠法”的:西阴村发掘“是我国近代考古学开始的标志”,“这个方法比安特生在仰韶村采用的方法细致和精密的多”“‘三点记载法’和‘层叠法’至今仍在考古发掘中普遍使用,尤其是依据土色及每次所动土的容积定分层的薄厚,的确是现代考古学中地层学的精髓”。当年,清华研究院与美国弗利尔艺术馆的成功合作,美籍华人、着名考古学者张光直这样评价李济先生:“学术是天下之公器,中外合作是可以的,而且在当时条件下还是必需的,但古物是公有的。李济先生的国际地位和国际眼光并没有使他在爱国、在维护国家权益上任何的让步”。西阴村的实践为中国考古学对外合作树立了一个榜样。

灰土岭的茧壳、石纺轮、陶纺轮,用固有语言解析了《史记• 五帝本纪》的记载:“黄帝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 夯实了流传千百年的“嫘祖养蚕”故事。2006年联合国新丝绸之路明珠城市评选,运城的申报主题定为“嫘祖情”。西阴嫘祖养蚕,华夏丝绸摇篮, 宛如一颗灿烂的金星,照亮人类文明的长河。

西阴遗址的发掘成果除了它在学术界产生的整体效应外,另一个值得世人瞩目的就是:“半个人工切割下来的蚕茧标本”。李济在《西阴村史前遗存》中写道:“我们最有趣的发现是一个半割的,丝似的,半个茧壳。用显微镜考察,这茧壳已经腐坏了一半,但是仍旧发光;那割的部分是极平直。清华学校生物学教授刘崇乐先生替我看过好几次,他说:他虽不敢断定这就是蚕茧,然而也没有找出什么必不是蚕茧的证据。与那西阴村现在所养的蚕茧比较,它比那最小的还要小一点。这茧埋藏的位置差不多在坑的底下,它不会是后来的侵入,因为那一方的土色没有受扰的痕迹;也不会是野虫偶尔吐的,因为它是经过人工的割裂。”李济先生后来又讲:“在西阴村的彩陶文化遗址里,我个人曾经发掘出来半个人工切割下来的蚕茧,1928年,我把它带到华盛顿去检查过,证明这是家蚕(Bombyxmori)的老祖先。蚕丝文化是中国发明及发展的东西,这是一件不移的事实”。对于这一蚕茧标本,世界上许多研究中国科技史的学者都予以关注。日本学者布朗顺目曾于1968年按西阴发掘的半个茧壳照片(由台湾故宫博物院提供)按图样用丝线进行过仿制复原,得知该茧长1.52、茧宽0.71厘米,茧壳割去的部分占全茧的17%。

西阴,中国丝绸的代名词,牵起中西方古商道的银线,迄今我国苏杭出口丝绸唯一使用的商标,是“一带一路”的历史源头。

关于西阴遗址出土的蚕茧标本,已故现代考古学家夏鼐先生认为“大概是后世混入的东西”。对此,笔者曾专门进行过研究,根据周边地区的有关蚕丝资料的考古发现,比如:夏县东下冯夏文化遗址中发掘的茧形窖穴;芮城西王村仰韶文化晚期遗址出土的陶蚕蛹;襄汾陶寺龙山文化墓葬中出土的“仓形器”(实为操丝工具“榬”);河北正定南杨庄仰韶文化遗址出土的陶蚕蛹;河南荥阳城东青台村仰韶文化遗址中出土的炭化丝织物;甘肃临洮冯家坪齐家文化遗址出土的二连罐上所绘的群蚕图等。结论为:“我国的养蚕文化基本上是从黄河中下游和沿长江中下游两条干线发展起来的。虽然起始时代有所差异,但南北人民都是独立地创造了各自的养蚕文化”“如果把二十年代中期山西夏县西阴仰韶文化晚期遗址所出土的半个人工割裂的蚕茧标本与七十年代在山西夏县东下冯遗址及汾水下游涑水流域的同类遗址发现的茧形窖穴和《诗经》中所反映的情况联系在一起考虑的话,问题就会更清楚一些,这不是某种巧合。毫无疑义,这是人们长期养蚕,对蚕茧的形状功能有了足够的认识,并加以仿照运用的实际表现。它说明,早在夏代以前,晋南广大地区已经开始人工养蚕是比较可靠的,同时作为我国北方人工养蚕的最早起源地也是比较可信的。从而再次为西阴遗址所出土的蚕茧标本属家蚕之茧提供了例证。”

西阴,我的灰土岭,自然之神已经为您盖上厚厚的黄土被,披上生机盎然的盛装,桃林似海,硕果宛如朵朵浪花,馥郁的甜香弥漫在广阔的原野。

现在西阴遗址发掘出土的半个人工切割的蚕茧标本,已被确认为中国丝绸纺织史上最重要的实物证据,被写进多种史学着作。

那个夏日的午后,我手握一枚西阴青龙河畔老桑树赐予的旧蚕茧,来到村西灰土岭下祭拜华夏圣母“嫘祖娘娘”;翻过岭头,在黄河一级支流涑水河的带领下,行走8公里,到达夏朝古都禹王城拜谒大禹;在司马村同学司马红的陪伴下拜谒“涑水先生”——司马光。

时间离西阴遗址首次发掘已经过去了近80年,但首次发掘西阴遗址的中国考古学先驱李济、袁复礼先生,他们追求真理、献身科学的伟大精神,正在新一代考古学者的身上发扬光大。西阴遗址是由中国学者独立发掘的一处史前遗址,“是国人从事考古发掘工作的第一次”,从此结束了中国田野考古发掘由外国人主持的历史,对于中国近代考古学来说,它是一座标志碑,是一段值得记念的历史。

涑水河与黄河分两边流过中条山麓。巍峨中条,海拔2000米,犹如埃及阿斯旺大坝般屏蔽着洛阳、潼关和中原大地,拱卫着西安和大西北, 俯瞰着晋南和豫北,彰显着自古至今的战略要塞地位。

本文参考文献: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禹是中中原人民共和国野史上先是位成功地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