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时辰候听闻有别人,你给你的宠物起的是怎么名

时辰候听闻有别人,你给你的宠物起的是怎么名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1-12

图片 1 那个晚上,夜里十点多了。
  公司木经理的老婆躲在卧室和朋友手机上微信聊天,他没一丝睡意,臃肿的身子、面包似地重重埋在客厅硕大的真皮沙发上,手里的烟记不清是第几根了。木经理抽烟,喜欢吐烟圈,每抽一口,他都会悠闲地吐出一串大小不一、神秘莫测的烟圈圈,那些烟圈在宽绰的大房子里飘呀飘,瞬间化成飘渺的青烟难觅踪影。乖乖躺在身边的朵朵,是木经理心爱的宠物狗。去年夏天,儿子离家出国留学后,朵朵就成了他口中叫、嘴里喊,离开一会惦念的“乖女儿”,一年前,与老婆分床而眠,天天夜里有朵朵陪伴。
  “当当当”,传来敲门声,“谁?”木经理打个激灵,支起耳朵。当敲门声再次响起,他才慢腾腾直起身来,轻步挪到门口,上半身微倾,右手打起眼罩,冬瓜样的大脸贴在防盗门面上,滴溜溜瞪起本来不大的三角眼,透过猫眼,眨呀眨地巡视了好几圈。
  朵朵警觉地站在他脚跟前,没有主人发话,它只是仰脸弱弱地“呜呜”有音,却不敢撒出大声来。
  终于看清了敲门人的真面目,木经理长吁口气,裂开了大嘴:“哎呀呀,哈哈,公司销售处的王处长啊。”他右手用力摁下室内的门把手,热情招呼着:“稀客,稀客,慢待了,慢待了!快,快进来说话。”心里却言不由衷嘀咕起来,半夜三更的,啥鸟事?非得这个点来我家!
  串门的王处长进得门来,嘴里吐着话:“打搅了,打搅了。”不声不响地随手把一张扑克牌大小、花花绿绿的硬卡片丢在了木经理家门口的鞋架上。当然,他这看似神秘兮兮的小动作,咋能逃木经理雪亮的眼睛。不过,这点小事嘛,木经理懒得理会,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像没事似的,视而不见。
  当双目有神、满脸堆笑的王处长卡离手,抬头咧嘴客套时,木经理已经开始正背对着他撅起屁股沏茶水。朵朵见主人眼角绽放笑容,让烟又递茶的样子,心里自然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嗯,肯定不是外人,要不……朵朵闪着迷离的眼神,摇动小巧灵性的狗尾巴儿,贴紧主人身前身后,进进退退地卖着乖儿,撒着欢儿,闪转腾挪不离左右,小样儿甚是讨人爱。
  王处长心有灵犀,自然懂得爱屋及乌的道理。他瞄了几眼木经理家中这条身长半米,高不足一尺,精灵古怪的纯白色小狗狗,灵机一动,决定要为它做点啥。他摸索着从上衣兜了掏出一块精致的巧克力,小心翼翼地剥开了,满脸猥琐地伸出手,低声说道:“小乖乖,会吃巧克力不?”朵朵瞟了一眼主人,见他点了头,便略带点羞涩的样子,轻步凑近王处长,抬头张嘴,轻松熟练地接过了巧克力。
  “呀呀,通人性的东西!”王处长缩回手,惊叹不已,慌不择言。
  “嗯嗯,是不是脑袋让驴踢了!它可不是什么东西,是个听话懂事的‘乖女儿’!有名,叫朵朵。”木经理脸阴沉起来像盆冷水,他如同受了莫大的侮辱,露出十二分的不悦。
  “耶耶,看我这进水的木脑子,咋还不会说人话了呢?对不起,对不起朵朵小姐。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您大仁大量莫见怪。看,我这臭嘴巴,该罚,真该罚!哎,朵朵小姐要是你能玩手机、会说人话就好了!”木经理缓和了脸色,小呡了一口茶,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咋滴?俺家朵朵要是能呢?不信你还能整出啥幺蛾子来!”
  王处长一拍大腿,接过木经理话茬,兴奋地说:“要是朵朵小姐会玩手机、能说人话,我明天就给它买个华为荣耀最新款,把它拉进朋友圈,置顶为好友,天天给它发红包……”
  王处长的话未落地,朵朵纵身一跃,越过沙发前的茶几,稳稳地落在了王处长分开的两腿间,仰脸呜呜有声。“呀呀,朵……朵……朵朵小姐,别吓我,还想要点啥?您……您尽管开口吩咐我!”王处长被这条叫朵朵的狗一窜一跳,差点惊出尿来。他油光锃亮的脑门冷汗涔涔,出口的话支支吾吾,不成人腔。
  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其实,这条叫朵朵的狗心里啥都明白,可就是狗嘴里吐不出人话来!急得“呜呜……呜呜”叫着,扑通跳到主人的怀里,眼闪泪花花,委屈得像个孩子。木经理心疼地抚摸着它那洁白柔滑的皮毛,好生安慰一番。见朵朵心平气和安静下来,木经理拿起香烟,顺手撂给王处长一根,说:“老王啊,在公司,你可是我的得力干将、左膀右臂,这论公论私,以后有啥事,一是可不要掖着藏着;二是更不许日鬼捣棒锤。只要记牢这两点,其他的事,你尽管敞开心扉和我说!”
  “那是,那是,必须的!”王处长受宠若惊,点头如捣蒜,实实在在做了回自己都感觉脸红的“顺毛驴”。他说:“木经理啊,木老板,我做梦都想天天陪伴您身边,为您分忧解难,替您冲锋陷阵打前站,可……可我级别不够靠不上边,空有一腔热血也枉然!如果?”
  “嘿,如果什么?”木经理哂笑一声,意味深长地问
  “这?哎,直说吧!如果,我……我能成为咱公司里那头拉偏套的驴,不不,牛牛——拉偏套的牛,我一定使足正劲。嘿嘿,拉偏套使正劲嘛!”
  “嗯,你呀你,肚里那点小九九,我能不知道?哈哈,是想?”
  “唉,想啊,梦里都想,成天想呀想的……”
  “嗯,有想法好啊,连想都不敢想,咋能成事。是啊,公司是有个副总的位子,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一直空着,那可是个重角色!嗨,你说说,哪个当‘一把手’的领导不喜欢能扛事,会干事,干成事,不出事的同志。这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嘛,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倒谷底的反弹力。关键时候能扛事儿,是一个人最了不起的才华。老王啊,好好思量商量,你具备这个才华吗?”
  “这个吗?这……”
  “嗯,不要着急回答。不过嘛,你跟我摸爬滚打也有些年头了,已经打下了不错的基础,夯实了人脉关系,一切看行动,好好表现吧!只要……”
  “呀呀,木经理,恩重如山,恩人啊!我……我感激涕零,我……我给您鞠躬了……”
  竖起狗耳朵,一直悉心聆听的朵朵,是个速记的高手,它忽闪着一双灵性的大眼睛,记牢两人出口的每一句话。可那些含含糊糊、闪烁其词的话,所表达的意境,让它百思不得其解。它想,这个世界上是有会说话的狗存在呀,如果我……动了心思,朵朵决心今晚就离家,不怕天高地远,哪怕走遍海角天涯,一定要拜师学会说人话。
  “哈哈,夜深了,不打搅您了。”木经理开了门,门口的王处长折身深鞠一躬,摆手说再见。当他前脚刚迈出屋门时,朵朵插空夺门而出,木经理慌张张,叫喊着追出门外时,朵朵早没了踪影……
  朵朵离家失踪仨月了,没谁晓得它去了哪里,现在何方?害得木经理天天丢了魂似的,食不香,夜无眠,空惆怅。
  前几日,王处长给他送来的一只金贵的名犬。岂料,这狗自从进了木经理家的别墅,只知道吃吃喝喝,哪里懂得木经理的半点心思。终于,在养了不到半月的一天里,也是它第一次上床陪伴木经理的那天夜里,这个狗东西实在憋不住,它悄悄起身慌不择地,迷迷瞪瞪翘起一条后腿,在木经理的床上撒了一泡骚臭的狗尿,把梦中惊醒的木经理熏得吐了又吐,折腾得一夜没睡觉。天一亮,在声声“无缘啊无缘、孽障呀孽障”的叹息声中,木经理把这条金贵的狗直接送了人。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木经理对朵朵的思念渐渐淡了。
  一日,木经理抽着雪茄,刚泡好一壶上等的年份普洱茶,隐约听到门口有动静。会是谁?就不会按响门铃或敲下门吗?他起身走到门口,对着猫眼,眯起眼睛瞅啊瞅,连个人影都没有。重新回到沙发上,刚端起茶碗送到嘴边,门口的动静似乎比刚才大了些。哼,是人是鬼?他气鼓鼓再次来到门口,透过猫眼往外张望一番,没人啊?可门外确实有动静,要不打开门看看?不行!万一……想到这,木经理脊背冷飕飕。为了保险起见,他折身去了厨房,抓起菜板上那把锋利的剁骨刀,高举在手,大了胆子问:“谁?装神弄鬼的,少来这一套,我可不是吃素的,手里可有硬家伙!”
  “主人,是我。”
  “你……谁?报上名来。”
  “朵朵,我是朵朵。”
  “哼!朵朵是条狗。你就编吧,使劲编,看你还能编出啥花样来。我可不是软柿子,骗得了别人,休想骗我?”
  “主人,我是一条狗啊,可也是你的‘乖女儿’朵朵呀。三个月前我离家出走了,现在拜师学艺回来了。”
  “嗨,不要装什么大尾巴狼了,糊弄谁?快点给我滚,越远越好!否则,我可报警了,到时候警察来了,定你个私闯民宅的骚扰罪,够你喝一壶的了。”
  “主人,开门吧,让你的‘乖女儿’朵朵进门吧。”
  “休想!不开,不开,就不开。”
  “主人,相信我吧。不信,我给你叫“汪汪汪”。”
  “嗨嗨,狗模狗样的,学得还挺像。”
  “像,就对了。我是朵朵。主人,要不,我把离家前发生的一些事,帮您回忆回忆,给您念叨念叨,看看差事不?”
  “耶,这?嗯,听听就听听,挑‘干’的捞,捡‘稠’的说。”
  “好嘞,那,我就从最近发生的事说起吧。”门外的朵朵,人模人样开了口,它说:“主人,那天,王处长来家,放在鞋架上的那张扑克牌样的卡卡,你收好了吗?他说做梦都想要的东西,您给他了吗?他还答应送我买手机,给我发微信红包呢。主人,家中南墙上那个从外面看不出任何蛛丝马迹的洞洞里,塞得满满当当的,都是些啥贵重的好东西?你卧室的床底下,那个保险柜里厚厚的一摞摞花花绿绿的票子,我能记清楚是哪天哪天、谁谁送你的哩。嗯嗯,你还有裸睡的习惯哩,那晚你酒后裸睡,踹掉了身上的被子,我瞅见你左边的屁股蛋子上留有一个硬币样大小的疤痕哩;还有……
  “呀呀,别说了,千万不要再说了!你真是朵朵。我开门,我开门……”屋内门口,木经理两腿发软,早吓出一身冷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言自语地说:“明明是一条狗,咋说了人话?”
  朵朵进来了,木经理哆哆嗦嗦,急切地问:“‘乖女儿’,朵朵啊,刚才门外你说的那些人话,和外人讲过吗?”
  朵朵一脸自豪,故意扯大了嗓门:“说了,说了。”
  木经理问:“呀呀,要命啊!快快告诉我,你到底告诉过哪些人了?”
  朵朵说:“嗨,不是人。我只悄悄告诉了路上遇见的一群饥肠辘辘的流浪狗。”
  木经理缓口气,说:“呀,差点吓死我!嗯,只是一群流浪狗啊,它们可不会说人话。”
  “可是?”朵朵欲言又止。
  木经理催促道:“可是什么?别磨叽,快点说。”
  朵朵回道:“我已经应下它们了,明天起开始教它们学说人话……”
  一群流浪狗,如果学会说人话,疯疯癫癫四处觅食,一旦说起人话,碰到了不该遇到的人,太可怕了。木经理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他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呀呀,朵朵,你这是犯天条,破常规,咋能教一群狗东西说人话!不要啊,千万不要……”
  朵朵不屑一顾,争辩说:“狗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啊,学会了说人话,不是能更好地和人类进行沟通交流吗?我要它们和我一样,不再是一群单纯‘汪汪’叫的狗,必须学会说人话。”
  木经理听了这话,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完全崩溃啦!过了不大一会儿,呆若木鸡的他不动声色地爬起来,踉踉跄跄来到卫生间,洗把脸后,他走进卧室拿出几粒安定片,又快速走进厨房,盛了半碗排骨汤……
  木经理变了脸,一如往昔,笑脸轻唤“乖女儿”,他温柔地说:“朵朵啊,看看你走了恁远的路,肚子一定饿了!快快,来吃饭……”
  沉醉在会说人话的喜悦里,朵朵摇欢尾巴,乐陶陶跑过来吃狗食。此时的木经理,眼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心想,狗东西说人话,太恐怖了!一旦泄露天机,危险大了!朵朵啊朵朵,你是一条天经地义的狗,咋能说人话。嘿嘿,你不是会说人话吗?我让你有口说不出话。哼!玩阴的,你还嫩了点儿!”
  见朵朵呼噜噜睡去了,木经理握紧手中锋利的剪刀,用力撬开了朵朵的狗嘴巴……

问:你给你的宠物起的是什么名字?

1、几年前,我妻子动手术时,医院有条规定禁止12岁以下的儿童探望病人。我们11岁的儿子似乎能理解,可6岁的女儿对此却非常伤心。等听到她第一次给她妈妈打电话时,我们才明白她为何如此分外激动。在电话里,她边说再见,边哭着喊道:“妈妈,等我12岁时一定去看你!”

图片 2

2、小艾米莉对妈妈说她胃痛,妈妈告诉他:“那是因为你的胃是空的,你应该试着装点东西进去。”第二天,一位牧师在艾米莉家吃午饭。谈话中提到他有点头痛,艾米莉听后,马上说道:“那是因为里面是空的,你应该试着往里面装点东西。”

我收养了两条流浪狗。

3、我们全家到朋友家做客,朋友向我们隆重介绍他刚刚得到的名狗,并让我们看了狗食、狗餐具、两室一厅的狗屋、专用的狗浴盆……看完之后,小儿不禁羡慕起来:“叔叔,你们家尽是些狗东西啊!”

一条小的比熊,叫小七。因为是2016年12月27日女儿从垃圾堆旁边捡回来的。所以叫七七,是个男孩。

4、一天,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来家拜访,也许是岁月沧桑,原本乌黑茂密的头发现在已所剩无几了,可是他的神态并没有改变,我一眼就认出了他,惊呼:“哎呀,老同学,好久不见,真是稀客,稀客啊!”小儿听说有客人,也跑过来凑热闹,他两个眼睛紧盯着客人那光亮的脑门子,看得老同学很不自在。“爸爸,”小儿回过头来好奇地问:“稀客是不是就是没有头发的客人啊?”

后又有一条萨摩,也是流浪狗,浑身都是病,毛当时都快掉光了。它想寻死,就故意钻我车底,当时如不是有人喊,估计已经压死了。

5、有一个富翁十分溺爱他的儿

后来看着造孽,就牵回家一并养了。这条名字叫缘缘,是宠物医生帮着取的,意思是这狗跟我有缘。

儿子。但是这个儿子讲话不得体,常惹得大家不高兴。一天,富翁要参加一个晚会,儿子也想跟着一起去。富翁说:“这是一个官员为他儿子一岁生日而举办的晚会,有许多大人物也将到场祝贺。我不打算带你去,因为你总是乱说话。”“爸爸,请你带我去吧。我好久没有参加过晚会了。我尽量不说话还不行吗?”富翁最后同意了。晚会期间,这个儿子一直没有说话。到主人宣布晚会结束的时候,这个儿子终于如释重负地说:“我今天可什么话也没有说。所以,如果这个孩子死掉了,就赖不得我了。”

目前两条狗依然养着在,小的已经回复了活泼可爱的本性,但大的还在继续治疗,花了不少钱了。这条是2017年5月20日捡的。当时送到宠物医院,在医院里住了半个多月。后来带回家的。

我不是说我是好心人,也许如医生所说吧,都跟我们家有缘,所以才找上门来的。两条狗,也吃不了什么,喂就喂了。

另外,强调一点的是,给萨摩治病的钱并不是我一个人掏的,单位一个领导的心很善,知道大狗治病要花很多钱后,主动也掏了不少出来。

目前保守估计,已经花了一万多了,买十条萨摩幼犬都够了。

不过挣钱嘛,打牌是花,喝酒抽烟也是花,上述爱好我均没有,所以养它们只当打发时间了。

不是宣传爱狗,我只有这个能力,两条已是极限,再来我也只能爱莫能助了。哎……不过我确实从来不吃狗肉,但我并不反对其他人吃。当然,偷狗吃的人我很鄙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时辰候听闻有别人,你给你的宠物起的是怎么名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