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于娜的老公失踪了,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

于娜的老公失踪了,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1-12

陈梅是个温柔体贴的女人,也是个可怜不幸的女人,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一个人孤苦伶仃地生活。要说她的丈夫也不是啥好人,经常出去拈花惹草,对她冷淡的就像是路人。
  可是陈梅对丈夫那叫一个好,明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还对他无微不至言听计从。她的老公讲究吃,她就每餐换着花样给老公做吃的,最常做的是生鱼片,这东西据说很有营养,但是很贵,所以她每次做得都不多,放在老公的面前,她自己舍不得吃一口。
  老公是突发脑出血死的,死的时候很吓人,七窍流血,浑身痛苦得缩成了一团,医生说见过的死人无数,他属于最恐怖的一个。
  陈梅死了丈夫一直没找,一个人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没什么改变,反正老公活着的时候,她也经常一个人,此时她更自由。
  只是晚上她经常做恶梦,梦里四周都是血,鲜红的血液从雪白的墙壁哗哗流下来,浇在她的头上、脸上、身体上,她偏偏不能动弹,每次都在她感觉快被血水浇得窒息时,突然醒来……
  说不怕是假的,可是因为恶梦去找个男人搭伙过日子,她又不想,对于男人她早就失望透顶了。在她的眼里,男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的,都花心。
  这天她看电视,广告上有个新开的医院,里面有心理咨询科,她想去试试,也许能解开自己的心结,就不会噩梦缠身了。
  第二天她就按照广告上的地址找到了医院,心理咨询师是个男人,很帅气的男人,他的笑容就像撒旦,带着一种诱惑人的力量,陈梅的心砰砰直跳,连说话都变得结结巴巴的。
  咨询师请她坐下,她差点坐在了地上,咨询师没有笑,走过来扶起了她,他的手很温柔,轻轻地把她按在座位上,说:“我叫江涛,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我……我叫陈梅。”
  “名字很好听。”他温柔地笑着,坐在了她的对面,接下来他问的问题并不是她有什么困扰,而是她最开心的事,就像好朋友聊天。聊着聊着陈梅的话渐渐多了,她说起了她糟糕的童年,说起了她不不忠诚的丈夫,说起了自己的恶梦,然后叹了口气,说不下去了。
  他笑着说:“很好,今天就到这里,一会咱们去吃饭,我请客!”
于娜的老公失踪了,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  听到这样的邀请,陈梅的脸一下红了,竟然不知道拒绝。
  那天晚上陈梅竟然没有做恶梦,但是清晨她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吵醒了,然后她看见了虫子,她的被子上爬着一条黑色的虫子,头大尾尖,没看见它的眼睛,但是它正仰着头在看着自己。在她看向它的一刹那,它快速爬下了床,消失得无影无踪。
  陈梅被吓得心脏差点脱落了,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接起,竟然是心理咨询师江涛。他的声音很清爽,带着股阳光的气息,他说:“陈梅,今天你来吗?”
  “嗯。”她的声音有些沉闷,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来。
  “什么时间?”
  “下午吧,早上我有点事。”
  “那好,正好我早上也要出去。”他笑了,接下来问她吃早餐了吗?絮絮叨叨地聊了半天,竟然像她男朋友一样饶舌。
  陈梅从床上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买杀虫剂,她可不想今天早上的惊吓再发生一次。
  早上的市场很喧闹,她找到了一个卖蟑螂药的摊位,问那个斜带着帽子的老板。
  “老板,有没有治一种黑色头大尾细的虫子的药?”
  “啥?黑虫子?头大尾细?没见过。”老板直摇头。
  这时老板旁边站着的老头靠了过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说:“小姐的脸色不好,经常做恶梦吧?”
  陈梅看了老头一眼,老头身边挂着个布搭,上面写着算卦看手相,这种人她见多了,都是些骗子,所以她就没理这个老头,刚一扭头,迎面看见江涛走了过来。
  “陈梅,真巧!”江涛笑呵呵地说道。
  陈梅笑着说:“是真巧,你怎么上这来了?”
  “来看我师傅。”说着向后努努嘴,指着是看手相的那老头。
  陈梅为刚才的无理感到脸红,所以她没好意思扭过头,但是老头已经走到了二人面前,笑着和江涛打招呼,闲聊了几句,话题渐渐扯到了陈梅的身上。老头说:“小江,你的这位朋友面色不好,能让我仔细看一下吗?”这话一半是对江涛说,一半是对陈梅说,陈梅自然也不好像刚才那样拒绝,她走近老头一步,说道:“您就看吧!”
  老头并不推辞,仔细看了看她的脸,又绕着她的身体转了一圈,最后脸色苍白地退了一大步,摇摇头说:“小姐,能搬家最好搬走,以前的东西就别要了。”说完他竟然收拾着他的东西走了,临走都没和江涛打一声招呼。江涛似乎并不在意,等老头走了之后,他笑着说:“走!难得偶遇,我们去吃饭,前面有家日本餐厅,生鱼片很不错!”
  陈梅一听生鱼片脸都白了,说什么也不去吃,江涛只好依她去吃了兰州拉面。吃过了饭,俩人回到了江涛的诊室,又是随便聊了聊,不过这一次江涛只是起了一个头,接下来都是由陈梅讲,他认真地听。
  傍晚陈梅回到了家,一开门,只觉迎面扑来了一阵阴风,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伸手按了一下灯的开关,竟然没反应,灯怎么还坏了,她往里走了一步,“啪嚓”一声,她感觉脚底下不对劲,好像有什么东西被她踩到了,“啊!”她惊叫着跳起,退到了门外,借着走廊的灯往里看,屋子里竟然黑压压的全是虫子,她第二声惊叫还没喊出来,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躺在了医院里,江涛坐在她的身边,她很是惊讶,没等她说话,江涛说:“你总算醒了,吓死我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家邻居给我打的电话,说是你晕倒了,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江涛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接过来,想起昨晚回家的一幕,她的手又开始抖了。
www.2257.com,  “昨晚……昨晚……我看见我家里好多的虫子……黑色的,大头细尾,满地都是,我不敢回家了……”说完她哭了起来,江涛轻轻地把她搂在怀里,安慰道:“住我家吧,我家房子很大。”
  “不好吧,你的家人不会同意的。”陈梅抬着头可怜巴巴地说。
  “没什么不好的,再说我一个人住,你就放心住吧!什么时候你觉得家里安全了再回去。”
  出院后陈梅真的住进了江涛的家,他的家很大,两层小楼,他住在一层,而她住在二楼的客房里。
  晚上很多时候,江涛都在忙着打电话,陈梅好奇地问:“谁的电话,需要天天晚上讲?”
  “当然是女朋友的了。”说着江涛把手机拿到她面前给她看手机里的女孩,“漂亮吧?”
  陈梅的脸色变了,许久才点点头,说了句“漂亮”,江涛听了笑得像个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陈梅成了江涛的保姆,做饭、洗衣服、收拾屋子。陈梅对待江涛就像对待自己的老公一样尽心尽力,而且她的拿手好菜生鱼片也被她端上了江涛的餐桌,江涛很爱吃,每次都吃得一点不剩。
  这一天吃饭的时候,江涛的师父突然来了,看见陈梅住在这里,先是一怔,脸色霎时间变了,再看见江涛正要吃生鱼片,他一巴掌打掉了他的筷子,眼睛看着陈梅,沉声说道:“我想你该回去了,这里并不是你久呆的地方。”陈梅的脸色一变,当天就收拾行李走掉了。
  她无处可去只好回到了家,当晚她被滴滴答答的声音惊醒了,猛然睁开眼睛,见屋顶滴滴答答在漏着血,越流越快,最后成了倾盆血雨,血逐渐蔓延到了床下,越长越高,近距离看去,血液里还有很多黑色虫子在蠕动。陈梅被吓得连声尖叫,她想逃走,可是地上全是血液,她已经无路可逃了。
  情急当中,她拿起了电话,打给了江涛,谁知接电话的竟然是江涛的师父,他沉声说:“我就知道你会来电话,所以我一直在等你。”
  “救我!救我!”陈梅带着哭音哀求道。
  “救你是不可能了,你的心机太重,天理不容,连我徒弟好心收留了你,你都要害他,你说你这样的人还有必要留在这个世界上吗?”老头的声音异常严厉。
  陈梅哭了,一边哭一边说:“我的老公出去沾花惹草,难道不该死吗?还有江涛,既然他不喜欢我,就不要对我那么好,让我误会,让我本来欣喜的心一下子掉进了地狱……”
  “男欢女爱,你怎么可以怨别人,好就在一起,不好就分开,是你非要让自己生活在不幸中,造成了心理扭曲,害了一个又一个人。”说着他挂了电话,陈梅则拿着电话愣在了床上……
  此时地上的血液已经没过了膝盖,血液里突然沸腾了起来,咕咚咚地冒着泡泡,一个血人从血里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就像一个巨大蠕动的黑虫子。那东西一点点地向她走来,慢慢地向她伸出了手臂,“哗”的一声,虫子从他的怀抱里掉了下来,她大声尖叫着,只觉得有虫子快速钻进了自己的嘴里……
  多天后她的死讯在电视里播出,说其死亡原因怪异,竟是被活活吓死的。江涛好奇地问他师父:“师父,我怎么始终没明白,她是怎么害死她老公的?”
  “瞧你这心理学都白念了,你忘了她天天给你吃生鱼片,为什么她从不吃一口,因为生鱼片上她放了一种虫子,这种虫子能很快在人体内生长……”
  “师父……”江涛哇地一声吐了,呕吐物里果然有几只黑色的小虫在蠕动,他的师父变了脸,从怀里掏出一个药丸快速地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骂道:“看你小子下次还敢不敢贪吃了?”
  ……

于娜的老公失踪了,从公司回来的路上,突然人间蒸发。当晚于娜等他下班回来吃晚饭,可是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她找遍了亲戚朋友家,甚至沿着老公从公司回家的路一寸一寸地找,都没找到。她报警,警察说失踪并没到24小时不予备案,急得她心神俱散。

次日黄昏有人打来了电话,说她老公现在在西郊,并给了她一个地址。

她立刻开车去了西郊,西郊较为偏僻,人家不多,稀稀落落的几间破土房,只有几户还住着人,其余的都空置了。

可是就算如此想在这里找到一个人也是相当不容易,于娜特别纳闷老公为什么会来这里?失踪前他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而且老公不是那种有钱就乱搞的男人,他不抽烟不喝酒,兴趣也不广泛,唯一喜欢的就是赚钱,你看他的公司有多大就知道了,于娜心里寻思着,脚下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

按照地址于娜敲响了一户人家的门,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头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刀,上面还滴着着血,着实把她吓了一跳。老人慌忙收起了刀说:哎呦!对不起,我正在杀鸡。你过你是谁?老头甩了甩手中的血,堵在门口。

大爷,我想问一下,今天是你打的电话,说我老公在这里?于娜说着递上了她老公的照片。

我没打过电话,也没见过这人。

这么肯定?

嗯!你想呀!这里住着的都是什么人?都是穷的吃不上喝不上的人,要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谁不多看两眼,不过我能确定,这人一定没来过这里。

噢!那好吧!大爷,不过方便不方便让我们进去喝口水,中午吃咸了,有点口渴。于娜笑着说道。

老头眯着眼哦了一声:进来吧!我们这里只有自来水,不知道你喝不喝得惯。

没事大爷,只是打扰你了。于娜说着走了进去,老头的家很简陋,屋子里放着两把椅子,一张破木板床,还有一只半死不活的鸡,偶尔挣扎蒲扇着翅膀,甩得到处都是血迹。

大爷,这房子就你一个人住吗?于娜跟进去问道。

老头叹了口气,我原本有个傻儿子,和我一起住,可是他不幸出了车祸,这把年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你是不知道。

怎么会出车祸?于娜好奇地问。

我这个儿子天生弱智,二十三了智力还不及三岁的孩子,那天我捡垃圾回来的晚点,他应该是着急了,蹲在马路上等我,谁知老头掉了几滴眼泪。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于娜的老公失踪了,年纪轻轻的就死了丈夫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