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就是她——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三兄弟一直

就是她——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三兄弟一直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1-20

那个时候,就在墨西哥,有三位年轻的兄弟。他们三个都是商人,而且由他们的父亲留给他们一大笔财产,这是一位来自圣吉米格纳诺的男子,而这三兄弟只有一位小妹,名字叫做丽萨贝塔,一位非常漂亮而行为端庄的女孩,就是她——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三兄弟一直没有把她给嫁出去。现在这三兄弟在他们其中的一个商铺里面雇佣了一个来自比萨的年轻人,名字叫罗伦佐,这位年轻人勤勉地操持着所有他们的商业事务,并且这位年轻人生得相貌堂堂非常齐整、待人接物也是极其和蔼可亲。丽萨贝塔有好几次看到这位年轻人,渐渐地她开始发现他非常奇怪地适合自己的心意。罗伦佐时不时地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同样地他也回绝了自己在这个家庭之外的一些情场应酬,转而把自己的一切心思用在了她的身上。事情发展的最后结果,就是他们每个人都对对方非常合意,因而过了不久他们之间就变得亲密无间,暗自做下了他们最所渴望的事情。
  就是以这种秘密的方式,他们两个互相之间享受着极大的快乐与愉悦,而他们的这种行为却不能够保持足够地隐秘,因为就在一天晚上,当丽萨贝塔正在前往罗伦佐的卧室的路上,她却被人发觉了,自己一点都不知道,发现她的是三兄弟之中的老大。这是一位行为举止非常审慎的年轻人,因而尽管说看到这件事情给他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心中经过周密的思虑而暗自有所心动,这样直到第二天早晨他都没有表示或者说出自己知道这件事情,左思右想之中关顾过了整个这件事情的方方面面。当第二天来临之际,他就把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切告诉了自己的两位兄弟,有关丽萨贝塔以及罗伦佐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经过跟他们之间长时间的磋商之后决定(以免他们自身以及他们的小妹由此而受到任何名誉上的毁损)要在暗中解决这件事情,表面上假装对此一无所见、毫不知晓,直到合适的时机来临之时,这样对他们自身不会造成任何伤害或者不适,而且最好赶在事情进一步发展下去之前,一举而洗清他们他们亲眼所见所遭受的这份名誉上的侮损。
  就是为了保持这种心态上的状况,他们还是像此前一样跟罗伦佐取笑着开玩笑,但是有一天,恰好这三兄弟都假装要到城市郊外去休闲乐呵一下子,这样他们就把罗伦佐跟他们一起带去了。当来到一个非常偏远而隐秘的地方之后,他们觉得时机已经来临,就趁他不备而把他杀死了,并且把他给秘密埋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返回墨西拿,他们对外面言称已经派他到某个地方从事业务去了,这样就很轻易地取得了人们的信任,因为他们经常这样把他派出去到各个不同的地方从事一些商业活动。
www.2257.com,  罗伦佐就这样一直都没有返回来,而丽萨贝塔则经常急切地询问自己的兄弟们有关他的情况,因为他这么迟迟不归让她简直要伤心透了。碰巧有一天,当她这么急不可耐地询问他的情况时,三兄弟其中的一位就跟她说道,“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跟罗伦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要你一直这么絮絮叨叨拿他来烦我们?再这么拿他来纠缠我们不休的话,我们可就要给你一个应得的说法了!”
  就这样这个女孩子,由于内心之中悲伤难过并且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就再也不开口询问任何问题了;然而当夜晚来临之际,她就一次一次可怜万状地呼唤着他,乞求着他快快回到自己的身边来,有的时候她还满含热泪地抱怨他为何久久不归。就这样,她没有一刻的心安喜悦,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归。
  但是有一天晚上,当她正在极度的悲伤痛苦之中,为了罗伦佐再也不肯回来之时,最终她哭泣着睡了过去,这时罗伦佐出现在了她的梦境当中,面容苍白、惊慌失措,浑身衣衫褴褛、破败不堪,她觉得好像是他对自己说出了这样一些话:“听着,丽萨贝塔,你一直在不停地呼唤我,伤心我的迟迟不归,你的泪水就是对我极大的谴责。你要知道,那么说,我再也不可能回到你的身边了,因为你最后所见到我的那一天,就是那一天你的兄弟们杀死了我。”说完这些话后,他就给她指明了他们埋葬自己的那个地方,他告诉她说不要再呼唤自己了,不要再期望自己还会回来了,之后他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女孩醒了过来,完全相信了梦境里的所见,就哀伤地哭泣起来。清晨的时候,她从床上起来,根本就不敢对她的兄弟们说些什么,而是决定亲自到罗伦佐给她指明的那个地方,去看一看他所说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就像她的梦境里所见的那样。因而,在得到允许让自己到城市郊外去散心一会儿之后,她就来到了这个地点,简直是一刻也不迟疑,身边跟随着一位妇女为伴,她在过去的日子里一直跟这个家庭在一起,并且了解所有她的这些情况;到达这里以后,清除干净这个地方地上的枯枝败叶,她就开始着手挖掘她觉得土质不是很硬的那个地方。在他挖掘了没有一会儿之后,她就发现了自己这位不幸的恋人的尸首,看上去他依然没有一点形容的改观或者尸身腐败的迹象,因此她就完全明白了自己梦里所见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这样她就成为了这个世上最最忧伤的一位女子。然而,明白此时此地一个人决不该因为痛苦悲伤而难以自制,他就想要尽其一切办法也要把整个尸身带走,要是情况允许的话给他一个合适一些的安葬;可是,看到这么做是决不可能的,她就拿出随身带着的一把刀子来,把他的头颅从尸身上割下来,这个时候她已经悲伤得难以自持了,却尽其一切所能小心翼翼地做着这一切,然后把这颗头颅用一块餐巾包裹好,把它放在她的女仆的膝盖上面。接着,把地上的浮土掩埋回那具没有头颅的躯干上,之后她就离开了这里,没有让任何人看到,从那儿返回了家中。
  在家里,她把自己跟恋人的这颗头颅反锁在卧室之中,对着它痛苦地哀哭了好长的时间,以至纷纷落下的眼泪把它整个都浸透了,并且在它每个地方都亲吻了千百遍。之后,她拿来了一个漂亮的大花盆——这是人们经常用于种植墨角兰或者罗勒香草的——她把这颗头颅安放其中,用一块上好的布料包裹着,在上面盖上一层土,然后在花盆里她种上了许多最美的萨勒诺香罗勒的幼苗;此后她一直没有用水来浇灌幼苗,而是用她自己的眼泪或者是玫瑰以及橙花水来浇。此后她习惯于经常坐在靠近香罗勒花盆的旁边,目不转睛专心致志地盯着它看,满心渴望而多情地关顾着它,好像这里面就秘密盛装着她的罗伦佐一样;而当她就这么心无旁骛地盯着它看上好一会儿之后,她就会伏下身去对着它悲伤地哀哭上好一阵子,她的哭泣时间之长以致整个罗勒花盆都会溢满了她的泪水。
  这些罗勒香草,不但是由于这么长时间以来精心的培育,而且是因为这么肥沃的土壤的缘故,这是由于那颗头颅已经腐烂其中,就生长得非常漂亮,而且散发出浓重的芳香气息。这个姑娘,一刻不停地就这么培育着它,许多次她的邻居们都看到了这一切,他们都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她美丽的容颜都已经日渐憔悴了,她的两眼似乎由于长时间的哭泣都已经黯淡无光了。他们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她的兄弟们,说道,“我们每天每日都看到她就是这个样子。”这三位兄弟们,听到这些话后就意识到这一切都是实情了,因而有些时候就指责她的这些行为,可是这么做一点作用都没有。接着他们就偷偷地从她那儿把这个花盆拿走。可当她失去这个花盆以后,她就一直不停地坚持让他们把它还给自己,而当最终他们还是没有把它归还之时,她就再也不肯停止地悲伤哭泣起来,直到最后她重重地病倒了;就是在身染重病之时她也没有停止要求把香罗勒花盆还给她,别的什么东西都不肯要。这三位年轻人为她的这个坚持要求感到极其惊讶,从而决定要看一看花盆里到底藏的是什么秘密。把花盆里的土都扒出来之后,他们发现了那块布料,里面包裹的是那颗头颅,还没有完全腐烂掉,不会认不出来它,由于那一头蜷曲的头发,这是罗伦佐无疑了。对此他们大大地惊讶起来,而且害怕这件事情会传扬出去;就这样,他们把这颗脑袋找地方埋掉,对任何人都没有提起丝毫,他们就秘密安排离开了墨西拿,把一切商业事务都从这座城镇中移走,前往那不勒斯居住去了。
  这位姑娘,从来没有停止她的悲伤,依然还在要求归还她的花盆,最终死去了,哭泣不止地;就这样她命运之中不幸的恋爱就这么结束了。但是,过了不久之后,这件事情就传播到了许多人那里,其中有一位男子为此而做了一首曲子,这首歌至今依然在被演唱着——它就是以下面的句子开始的:
  啊!一个基督徒怎至于邪毒至此,
  是他偷走了我的花盆置我于不顾?——诸如此等。

  莉莎贝达的情人被她的哥哥杀死;她梦见情人形容枯槁,指点自己被埋的地方。她私下发掘出情人的尸体,把他的头颅埋在花盆内,终日守着花盆哭泣;哥哥又把她的花盆夺去,她哀恸而死。
  爱莉莎讲罢故事,国王称赞了几句,就叫菲罗美娜接着讲一个。她正为那杰比诺这一时苦命的情侣叹息着,听到国王的吩咐,就这样开始道:
  各位好姐姐,我所要讲的故事,其中的人物不象爱莉莎所讲的那样是王子公主,但是同样的可歌可泣。方才谈起了墨西拿,这才叫我想起这个故事来,因为这故事就发生在那里。
  墨西拿城里有三个兄弟,都经商为业,父亲是圣吉米尼亚诺地方的人,传给他们一笔很大的遗产。他们有一个妹妹,叫做莉莎贝达,生得很美、也很文静,年已及笄,却还没婚配。三个兄弟的店铺中有一个年青的伙计,是比萨人,叫做罗伦佐,照料店中一切业务。他人品端正,举止温雅,莉莎贝达和他会过几面以后,竟对他有了情意;罗伦佐也觉察到这一点,就再不在别的女人身上分心,一心一意把爱情放在她身上。他们俩这样彼此爱慕着,要不多久,就暗通声气,满足了最热烈的欲望。
  这一对情侣这样暗中来往,无限欢乐,可是后来疏于防范,一天晚上,莉莎贝达走进罗伦佐的卧房的时候,被她的长兄窥见,她自己却全不知情。那长兄是一个老成持重的青年,看见妹妹做出这等事来,尽管气愤,还是强自抑制、不动声色,经过一夜考虑,第二天早晨,他就去找两个兄弟,把莉莎贝达和罗伦佐的私情告诉了他们。大家商量了半天,决定暂时不要作声,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免得张扬开来,叫自己的脸上失了光彩;但等时机一到,他们就要动手洗雪这个耻辱,决不容忍,而且要做得干干净净、不落一点痕迹。
  他们抱着这个打算,因此仍旧跟平时一样,和罗伦佐有说有笑。有一天,兄弟三人只说到郊外游玩,把罗伦佐也带了去。行了半天,来到一个极荒僻的地方,他们一看,觉得正是下手的机会,就乘罗伦佐不备,把他杀了,于是掘了一个坑,把他埋葬得好好的,不露一些痕迹。回到墨西拿之后,他们对外只说已派罗伦佐到外埠料理商业事务,这原是一向常有的事,所以大家都不以为奇。
  谁知罗伦佐却从此一去不回,可把莉莎贝这急坏了,常去向几个哥哥追问,为什么还不见他回来,有一天,他的哥哥给她问急了,就回她道: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样热心打听他,到底跟他有什么干系呢?如果你以后再来问起他,那么别怪我们的回答叫你听下不去。”
  那个姑娘听了这话,又急又难过、又是害怕,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却不敢再去追问她的哥哥,只是每天晚上可怜巴巴地反复呼唤着罗伦佐的名字,求他早日回来。她泪流满面,怪他不该在外面逗留这么久;但还是凄凄切切、痴心期待他有一天会回到她身边来。
  有一夜,她比平时更加伤感,想到也许从此再也不能跟情人见面了,直哭得柔肠寸断,最后,昏昏沉沉地睡熟了。于是罗伦佐在她的睡梦中出现了,只见他形容枯槁,身上的衣服被扯个粉碎,仿佛说了这么几句活:
  “唉,莉莎贝达呀,你整天里菜饭无心,只是思念我,叫唤我。流着泪儿,苦苦地埋怨我。可是别再痴心了吧,我再也不能回来和你相见了,因为就在你最后看见我的那一天,你的三个哥哥把我谋杀了。”
  他接着又把他被埋的地点指点了她,叫她以后不必再呼唤他,也不必等待他了。话刚说完,他就隐灭了。莉莎贝达惊醒过来,对梦中的幻象深信不疑,因此放声大哭起来。
  第二天早晨起来,她决心要到罗伦佐在梦中所说的地方,去试探这梦兆是否灵验。她不敢把这事对哥哥直说,只推说是到郊外去散心,就带着女仆,一同出发。她的私情被那个女仆全都知道,所以不用瞒得。来到郊外,她就急忙向梦中所指示的地点赶去。找到那地方之后,她们就扫开枯叶,底下露出一块松软的地面,莉莎贝达就向那里掘下去,掘不多深,果然发现情人的尸体,可怜他面目依然,还未腐烂,因此证明这梦兆决非虑妄。她这时候真是心碎肠裂,却又觉得这里不是啼哭的地方;她恨不能把尸体搬移到别处,好好安葬,无法可想,只得拿出一把小刀子把情人的头颅用力从脖子上割下来,包在一块方巾里,交给女仆拿着,又把无头的尸体重行埋好,于是一同回家,幸亏没人察觉。
  回到家里,她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取出情人的头颅放声痛哭,用滚滚的珠泪洗净了那泥污的头颅;又把头颅吻了又吻,不曾漏过一点地方,总吻了一千来遍。于是她又拿来了一只雅致的大花盆。这花盆原是用来栽培墨角兰,或是罗勒的,现在她把头颅用精细的麻布包好,放在盆中,再装满泥土,上面种了几株美丽的罗勒的幼枝,却不用清水浇洒,朝夕只用自己的眼泪、或是玫瑰水、香橙水灌溉。她终日伴着这盆罗勒花,留恋不舍,因为花盆里面藏着她的罗伦佐。她这样对着花枝痴望了半天,就突然凑在花盆上哭泣起来,那滚滚的泪水把罗勒花全都淋湿了。这盆罗勒花经过殷勤的灌溉,也许同时由于人头在盆里腐化,泥土变得肥沃的缘故,长得枝叶茂盛,香气四溢。莉莎贝达终日对着这盆花呆望痴想、伤感流泪,这情形给她的邻居们看到了,不免奇怪起来,就跑去把实情告诉她的哥哥,说道:“我们注意到她天天都是这个光景。”
  那三个哥哥看见妹妹一天憔悴一天,那双哭肿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本来就有些奇怪,现在听见邻居的这些话,少不得要责备她几句,可是责备了她一次两次,毫不生效;他们就私下把花盆移去,她找不到那花盆,逢人就问是谁拿走了她的花盆,苦苦哀求快把花盆还给她。可是任她怎样求、怎样讨,那三位哥哥只装作不知道。她日以继夜、哭个不停,终于恹恹病倒,她躺在病床上,还是不断追问她那盆罗勒到哪里去了。
  她的哥哥看到这光景,大为惊奇,就决心查究盆里究竟藏着些什么东西。他们翻开泥土,发现一个用麻布裹着的人头还没十分腐烂,一看那鬈发,就认出正是罗伦佐的头颅。这使他们大起恐慌,唯恐那谋杀的罪行被人发觉。他们把那颗头颅埋葬以后,也不告知哪一个,收拾细软,离开墨西拿,躲避到那不勘斯去了。
  莉莎贝达在病中只是哭泣,不断追问她的花盆,就这样哀恸以终。这就是她的恋爱和悲惨的结局。不久,这事在外面传开了,有一个人替她作了一首歌曲,直到现在大家还唱着这首歌。那歌词是:
  唉,是哪一个坏蛋偷走了我的花盆?……

爱莉莎讲罢故事,国王称赞了几句,就叫菲罗美娜接着讲一个。她正为那杰比诺这一时苦命的情侣叹息着,听到国王的吩咐,就这样开始道:各位好姐姐,我所要讲的故事,其中的人物不象爱莉莎所讲的那样是王子公主,但是同样的可歌可泣。方才谈起了墨西拿,这才叫我想起这个故事来,因为这故事就发生在那里。墨西拿城里有三个兄弟,都经商为业,父亲是圣吉米尼亚诺地方的人,传给他们一笔很大的遗产。他们有一个妹妹,叫做莉莎贝达,生得很美、也很文静,年已及笄,却还没婚配。三个兄弟的店铺中有一个年青的伙计,是比萨人,叫做罗伦佐,照料店中一切业务。他人品端正,举止温雅,莉莎贝达和他会过几面以后,竟对他有了情意;罗伦佐也觉察到这一点,就再不在别的女人身上分心,一心一意把爱情放在她身上。他们俩这样彼此爱慕着,要不多久,就暗通声气,满足了最热烈的欲望。这一对情侣这样暗中来往,无限欢乐,可是后来疏于防范,一天晚上,莉莎贝达走进罗伦佐的卧房的时候,被她的长兄窥见,她自己却全不知情。那长兄是一个老成持重的青年,看见妹妹做出这等事来,尽管气愤,还是强自抑制、不动声色,经过一夜考虑,第二天早晨,他就去找两个兄弟,把莉莎贝达和罗伦佐的私情告诉了他们。大家商量了半天,决定暂时不要作声,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免得张扬开来,叫自己的脸上失了光彩;但等时机一到,他们就要动手洗雪这个耻辱,决不容忍,而且要做得干干净净、不落一点痕迹。他们抱着这个打算,因此仍旧跟平时一样,和罗伦佐有说有笑。有一天,兄弟三人只说到郊外游玩,把罗伦佐也带了去。行了半天,来到一个极荒僻的地方,他们一看,觉得正是下手的机会,就乘罗伦佐不备,把他杀了,于是掘了一个坑,把他埋葬得好好的,不露一些痕迹。回到墨西拿之后,他们对外只说已派罗伦佐到外埠料理商业事务,这原是一向常有的事,所以大家都不以为奇。谁知罗伦佐却从此一去不回,可把莉莎贝这急坏了,常去向几个哥哥追问,为什么还不见他回来,有一天,他的哥哥给她问急了,就回她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这样热心打听他,到底跟他有什么干系呢?如果你以后再来问起他,那么别怪我们的回答叫你听下不去。”那个姑娘听了这话,又急又难过、又是害怕,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却不敢再去追问她的哥哥,只是每天晚上可怜巴巴地反复呼唤着罗伦佐的名字,求他早日回来。她泪流满面,怪他不该在外面逗留这么久;但还是凄凄切切、痴心期待他有一天会回到她身边来。有一夜,她比平时更加伤感,想到也许从此再也不能跟情人见面了,直哭得柔肠寸断,最后,昏昏沉沉地睡熟了。于是罗伦佐在她的睡梦中出现了,只见他形容枯槁,身上的衣服被扯个粉碎,仿佛说了这么几句活:“唉,莉莎贝达呀,你整天里菜饭无心,只是思念我,叫唤我。流着泪儿,苦苦地埋怨我。可是别再痴心了吧,我再也不能回来和你相见了,因为就在你最后看见我的那一天,你的三个哥哥把我谋杀了。”他接着又把他被埋的地点指点了她,叫她以后不必再呼唤他,也不必等待他了。话刚说完,他就隐灭了。莉莎贝达惊醒过来,对梦中的幻象深信不疑,因此放声大哭起来。第二天早晨起来,她决心要到罗伦佐在梦中所说的地方,去试探这梦兆是否灵验。她不敢把这事对哥哥直说,只推说是到郊外去散心,就带着女仆,一同出发。她的私情被那个女仆全都知道,所以不用瞒得。来到郊外,她就急忙向梦中所指示的地点赶去。找到那地方之后,她们就扫开枯叶,底下露出一块松软的地面,莉莎贝达就向那里掘下去,掘不多深,果然发现情人的尸体,可怜他面目依然,还未腐烂,因此证明这梦兆决非虑妄。她这时候真是心碎肠裂,却又觉得这里不是啼哭的地方;她恨不能把尸体搬移到别处,好好安葬,无法可想,只得拿出一把小刀子把情人的头颅用力从脖子上割下来,包在一块方巾里,交给女仆拿着,又把无头的尸体重行埋好,于是一同回家,幸亏没人察觉。回到家里,她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取出情人的头颅放声痛哭,用滚滚的珠泪洗净了那泥污的头颅;又把头颅吻了又吻,不曾漏过一点地方,总吻了一千来遍。于是她又拿来了一只雅致的大花盆。这花盆原是用来栽培墨角兰,或是罗勒的,现在她把头颅用精细的麻布包好,放在盆中,再装满泥土,上面种了几株美丽的罗勒的幼枝,却不用清水浇洒,朝夕只用自己的眼泪、或是玫瑰水、香橙水灌溉。她终日伴着这盆罗勒花,留恋不舍,因为花盆里面藏着她的罗伦佐。她这样对着花枝痴望了半天,就突然凑在花盆上哭泣起来,那滚滚的泪水把罗勒花全都淋湿了。这盆罗勒花经过殷勤的灌溉,也许同时由于人头在盆里腐化,泥土变得肥沃的缘故,长得枝叶茂盛,香气四溢。莉莎贝达终日对着这盆花呆望痴想、伤感流泪,这情形给她的邻居们看到了,不免奇怪起来,就跑去把实情告诉她的哥哥,说道:“我们注意到她天天都是这个光景。”那三个哥哥看见妹妹一天憔悴一天,那双哭肿的眼睛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本来就有些奇怪,现在听见邻居的这些话,少不得要责备她几句,可是责备了她一次两次,毫不生效;他们就私下把花盆移去,她找不到那花盆,逢人就问是谁拿走了她的花盆,苦苦哀求快把花盆还给她。可是任她怎样求、怎样讨,那三位哥哥只装作不知道。她日以继夜、哭个不停,终于恹恹病倒,她躺在病床上,还是不断追问她那盆罗勒到哪里去了。她的哥哥看到这光景,大为惊奇,就决心查究盆里究竟藏着些什么东西。他们翻开泥土,发现一个用麻布裹着的人头还没十分腐烂,一看那鬈发,就认出正是罗伦佐的头颅。这使他们大起恐慌,唯恐那谋杀的罪行被人发觉。他们把那颗头颅埋葬以后,也不告知哪一个,收拾细软,离开墨西拿,躲避到那不勘斯去了。莉莎贝达在病中只是哭泣,不断追问她的花盆,就这样哀恸以终。这就是她的恋爱和悲惨的结局。不久,这事在外面传开了,有一个人替她作了一首歌曲,直到现在大家还唱着这首歌。那歌词是:唉,是哪一个坏蛋偷走了我的花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就是她——无论出于何种原因——这三兄弟一直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