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本人说了我不会损害你的,口中还唉叹不已

本人说了我不会损害你的,口中还唉叹不已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1-27

奉上一朵小白花,祭奠英烈。
   一一题记
  
  三婆要生产了。
  围绕在三婆身边的,只有接生婆,和自家婆婆。堂屋里,公爹搓着手,来回走动,口中还唉叹不已。
  三婆的男人去了朝鲜,前几天来了一封信,家人请来私塾先生,先生摇头晃脑念完,三婆挺着个大肚子,也知道了。男人已到了朝鲜,正在休整,过几日就要上战场了。男人还说,要家人放心,不要记挂他。三婆听了,多日的悬念终于有了着落。三婆抚摸着肚子,似也在告诉腹中的伢儿,他老子一切平安。三婆笑着,挺着个大肚子,又去忙去了。
  三婆娘家穷,家中姊妹也多,三婆长到七岁,就把与了男人家,作了童养媳。此时,男人才十岁,正在学堂读书。男人家也不宽裕,也只有几亩薄田,不过,对较三婆娘家,倒也是地上滚到芦席上,强了一蔑片。三婆进到男人家,一天到晚也没停歇,烧火洗衣,喂猪喂鸡,一样也少不了。
  男人长大后,又去了县城读书。后来,男人响应号召,穿起了二尺半,扛枪当兵去了。一去多年,音讯全无。后来,男人骑了匹高头大马回家,腰间还别了个铁疙瘩。男人说是与三婆圆房的。
  三婆听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心内不禁长舒了口气,心道,总算修成正果了。
  男人在家住了七天,在三婆的眼泪汪汪中,骑着马又走了。
  三婆刚尝到做女人的滋味,男人现在又要走了,心中纵有千般不舍,万般不忍,又岂能把男人拴在自已的裤腰带上?男人的心大着哩!为了大家,只有舍弃了小家。三婆从此又过上了姑娘般的生活。三婆仍一如以往样忙碌,可心中却已多了份牵挂。感觉自已并不孤单,男人时时就伴随在自已身边。夜晚,躺在床上,三婆一遍一遍轻轻抚摸着自已的肚子,三婆只巴望着男人播下的种子,能生根,开花,结果。到那时,男人回家,娘俩站在男人面前,三婆觉得,自己也是个功臣,也该佩戴一枚军功章。
  后来,三婆有了反应,三婆却没吱声,三婆以为自己吹了风,着了凉,乡间女人,哪有那娇贵?只是有回吃饭,公爹称了斤肉回来,菜里的油自然就多了些,三婆也没在意,却待菜放到了嘴里,三婆闻到了猪油味,三婆的胃里一阵翻涌,三婆慌慌地跑去厨房呕吐。等三婆眼红脸红走回来时,却见公婆看着自己眉开眼笑,口中已多了关切。尽管如此,家里家外的活计,三婆却一样都没少做……
  现在,三婆要生产了。疼痛折磨得三婆杀猪般嚎叫,汗水顺着三婆的秀发,一颗一颗往下滴,湿透了枕头。三婆疼累了,一阵疲乏袭来,三婆沉沉地睡了过去。睡梦中,三婆感觉自已像片树叶,飘啊飘啊,飘过了万水千山,终于飘到了男人身边。三婆见男人正趴伏在战壕里,双眼注视着前方,三婆刚想喊叫男人,就听前面啪的一声枪响,男人顺势栽了下去。
  原来,男人腕上的手表在阳光的映照下发出了光,暴露了目标。这才遭来了灭顶之灾。
  三婆见了,先是愣愣地看着男人,接着,啊的一声大叫,趴在了男人身上……
  说来也巧,随着三婆的这声大叫,就听嘭的一声响,接着,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
  后来,三婆抱着婴儿,想起那个梦,心中只在一个劲地叨念,梦是反的。梦是反的。三婆看着粉嘟嘟的婴儿,努力寻找着男人的影子,可三婆却觉得哪里都象,又哪里都不象。
  过了半年,区上来人,叫去了公婆。回来时,公婆已双眼红肿,手上还多了个牌子。三婆听人说,牌子上写着“光荣烈属”四个烫金的大字。
  那年,三婆才二十岁,正是花枝乱颤时。
  三婆得知后,抱着婴儿,口中仍只在叨念:梦是反的。梦是反的……
  后来,族长出面,三婆又嫁给了自家小叔子,成了真正的三婆。
  三婆与小叔子尽心抚养着烈士的遗孤。   

图片 1

图片 2
  眼睁睁看着自家门被人抬走,王婶的心里如刀在剜。
  王婶看着愈走愈远的门,心里泛起了一丝苦涩。
  当初,王婶能走进这家油漆木门,是因了一碗米汤。
  那年,父亲生病,临咽气前,断续说道,好,好,好想喝碗米汤。
  母亲听了,急得把脚跳。
  王婶出门,见了男人,试探道,你家有米汤吗?接着,又说出了缘由。
  男人听了,二话没说,看了王婶一眼,转身风样地进了屋。没过一会儿,男人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米汤出来,冲着王婶道,快,快,快。说着,脚步一刻不停地往王婶家里走。
  王婶瞟了一眼,见那上面竟还飘浮着几片菜叶,青绿青绿的,甚为刺眼。王婶风样往前飘,口中还不住地喊叫,爸,米汤,米汤……来到床前,见父亲已咽了气,眼睛睁得大大的。王婶一愣,猛地扑了上去……
  男人悄悄放下碗,默默地退了出去。
  后来,王婶感激男人,嫁给了男人,变成了王婶。
  进到男人家,王婶才知道,男人家为了娶回王婶,借了五百元钱。都两三年了,却连一分钱都没还上。也不是男人要赖帐,实则赚回的工分连自家两口人的口粮都挣不回来。前些时,男人和一个亲戚偷偷收了点鸡蛋,起个大早,去了武汉,想赚几个活钱,哪知,上船后,被民兵搜了出来,至今都还关在派出所里。王婶每天早晚还要去送饭。
  今天,债主上门,王婶为难地直搓手。最后,王婶一指那门,不好意思道,只有,只有……
  债主转了一圈,也不答话,拆下门来,叫上同伴,抬走了。
  看着那黑洞洞的屋门,王婶又操心起那副门来。也不知这副门,何时能回到家中?
  
  二
  王婶看着一路像只鸹鸹鸡的男人,几次想说家中的门,却都没得机会。王婶心里恨恨地想道,看你回家见到那门,还能像只鸹鸹鸡?
  回到家,王婶一刻不停地就要进屋,男人却在身后叫道,你几时变成了诗人?
  王婶停住脚步,猛地转头,愤恨地看着男人。
  男人却像没见到样,仍自顾自道,忘了小时课本上的那句诗?小叩柴扉久不开……
  王婶听了,长舒口气,转身紧走几步,推开了柴门。
  此时,天已擦黑,加之王婶家住的又偏,塆子里人并没看见男人已回了家。
  第二天上工,塆子里人都用奇怪的眼睛看着男人。
  有个自恃与王婶关系亲密的妇人悄声问一旁的王婶,怎么变成了这样?
  此刻,天已五皇六月,人们都是单衣短衫,更有甚者,恨不得剐去身上的一层皮才能消暑。男人呢?却穿了件老棉袄,仿如邻队的一个疯子,站在那儿。
  王婶瞟了眼男人,心中想笑,终还是忍耐住了,配合道,唉,昨晚回来就这样,害我捂了半夜,棉絮都盖了好几床,还在喊冷。
  一旁的男人听了,配合地直打寒颤。
  妇人同情地长叹一声,宽慰了几句,走开了。
  队长走来,关切地询问,不去看?
  男人愁苦道,我刚出来,又,抓住了,还不……
  队长道,你是看病嘚,别个又不眼瞎?
  男人裹紧棉袄,颤声道,除非写个证明,我才,我才宽心,要不,要不,我……
  队长手一挥,制止了男人,又扭回头,大喊会计。
  男人颤抖着双手,接过证明信,揣进兜里,颤声道,我,我,我……
  队长不耐烦地挥挥手,又安排人做事去了。
  从此,塆子里再也见不到男人的踪迹了。
  
  三
  这一日,王婶在家侍弄孩子,都十点了,却总也听不到队长的叫喊声。王婶刚想出房,猛听屋外传来锣鼓声,还有人的嘈吼声,王婶惊得连忙抱起孩子,走出房来,就见门口已聚了一大窝垞人,人人脸上都笑嘻了。王婶赶紧出门,就见男人手上捧了一块匾,匾上有字,这些字王婶也认得:万元户。男人的旁边还站着债主,债主的身后赫然就是多年未见的自家那副大门,正由两人抬着。
  债主见了王婶,嘿嘿笑着跑上前来,道,还您门了。说完,手一挥,那两人即刻上得前来,安上了那两扇门。
  望着那两扇门,和那门楣上的那块烫金匾,王婶身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口中喃喃道,门,门,门,我家终于有门了。

因为要建大棚,我购买了大量的钢管和建材堆放在远离村子的农田里,为防被盗夜里必须住下看守。时值夏季天气炎热,一轮明月照如白昼,我用砖块给自己砌了个刚能容身的小屋,无门无窗更无床,地上铺些麦草放条床单就算有个家了。

我拿手电筒巡视了一圈回到住处和衣躺下,四周除了偶尔的几声蛙鸣并无其它声响,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之际,忽然听到有女子哭泣的“嘤嘤”之声传来,我立刻翻身坐起抓起身边一根铁棍带着手电筒走出屋外。外面月光如水,柔和而明亮,地边上大杨树的影子参差不齐的投射到地上。我打开手电仔细的围绕着建材堆走了一圈并无异常,关上手电正打算回屋继续睡觉,那“嘤嘤”之声却再次传入耳朵,我吃了一惊寻声慢慢找去。

爬过一条宽宽的大渠,月光下我看到在对面的玉米地井台上坐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我忽然记起老辈人常常把这块田叫做“小寡妇地”,这口井就叫做“小寡妇井”。莫不是传说中百年前冤死的那个小寡妇让我碰到了?我的那个天!虽然我生性胆大,可是这大半夜碰到鬼还是觉的恐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是半夜遇到鬼,我转身便走。就在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先生,请留步!”我慢慢的转回身扔掉了手电筒双手握紧了铁棍。我看见那个白衣女子象烟雾一样一瞬间就飘到了我的面前,我大惊,抡起铁棍就砸,她却轻轻一闪我就砸在了地上。她娇笑一声,说:“等等!先生我不会害你的”。我就没有再动手,月光下我看到一张洁白俊俏的脸,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晶莹闪着亮光的眼睛,小巧玲珑的嘴,没有半点鬼怪的样子,到像是村里邻家的美少女。我渐渐放松了下来,问她:“你是人是鬼?”她笑了笑,反问我:“谁家女人深更半夜敢跑到这地里来?”我说:“你就是人们传说的那个小寡妇?”她点了点头,说:“反正你也睡不着,咱们聊天吧。”我想了想,点点头,可是铁棍却握的更紧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人说了我不会损害你的,口中还唉叹不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