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文章 >   老张看一眼家庙,坚持要住在生产队的仓库

  老张看一眼家庙,坚持要住在生产队的仓库

文章作者:文学文章 上传时间:2020-01-27

老张又来到以前驻队的地方,认识老张的人已经很少了。老张进村的时候,看到几个坐在大槐树底下聊天的几个年轻的妇女,觉得这个地方很熟悉。抬头看去,树丫上的那口老钟不见了,代替的是四个大喇叭。年轻的媳妇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比起城里媳妇一点也不逊色。看到一个老头站在这里看她们,她们一点也不害羞,叽叽喳喳地和老张搭讪。
  往里边走,看到了老槐树村那个家庙,家庙还在,但是已经不是生产队的仓库。老张走过去,看到大门口已经挂上了县里文物保护招牌。老张回想起自己当年驻队就住在这里。那时候这里的煤油灯整宿亮着,来这里听老张讲故事的年轻人整宿不肯离去。老张想起当年自己带领一班人大战茅草坑,把村西南那片荒地改良成千亩良田,带着大家打井。大年初一他没有回家,和社员们一起吃住在夜外。现在变了,家庙依旧是家庙,村子却变化的很大。没有茅草房,没有土坯房,到处是三层小洋楼。
  驻队的老张回家了,当年的四队老人已经不多了,在家庙西边,一个老头在哪里乘凉。看到老张站在那里,用沙哑地声音问道:“是老张吗?”老张惊奇地发现,这个就是老窝头。老窝头现在算起来应该有将近一百岁了吧。老张走过去,坐在老窝头身边的石板上:“老窝叔,是我,我这是来看你了。”老窝头还是掏出自己的水烟袋,递给老张。老张摇了摇头:“戒了,都戒了三年了。”老窝头自己抽烟:“老张也能戒烟,世道真是变了。我常对孩子们说,老张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当年驻队的时候,轮流在老百姓家吃饭,有什么吃什么,还给老百姓粮票和钱。”
  两个老人坐在一起,回忆起当年老张在村里走村串户,动员大家改造农田的往事。老张在大年三十和初一没有回家,老张的媳妇跑来和老张大闹一场。老张还是没有回去,和社员在地里啃窝窝头。老窝头说:“就是那一年,大槐树村才种了小麦,村里人吃了包皮馍。”老张回忆:“唉,我第一次进村,看到社员们都那么穷,是赤贫呀,我心都抽筋了。都解放十多年了,村里还是那么穷。”老窝头感慨地说:“大家看见你来了,都很激动,你是在我们村打游击的老干部,我们都认识你呀。”
  老张看一眼家庙:“当年小鬼子追我的时候,我就是躲在家庙里,还是你领我来的呀,说起来,我这条命还是您给我的呢。”老窝头回忆:“我一见你风风火火地跑过来,就知道你是八路。那时候我们恨小鬼子和皇协军呀,有你们在,他们也不敢猖狂了。茅草坑给你们立功了。”老张说:“是呀,我们游击队埋伏在茅草坑里,袭击了小鬼子一个小队。”
  这时候,一个老太太走过来,凑过看着老张:“你是驻队的老张吧?”老张站起来,看了看老太太:“郝队长,你是铁姑娘队的队长,是你带着铁姑娘队把村北的那个大沙岗铲平了,你们还得到报纸的表扬。听说你后来是老总了,村办企业的老总。”郝队长扶着老张坐下,自己也坐下了:“我早退了,现在也是没事了。我说今天喜鹊怎么老是在我家树上叫呢,原来是咱们村的恩人到了。”老张:“快不要这么说,村里发展成这样,还是社员们的功劳。”
  郝队长叹了口气:“要不是你带头搞副业,我们村没有企业,要不是你支持我们继续走集体道路,我们村的企业也会私有化。我们熬过来了,得到福利的是社员们。我们大队还保持着你走的时候的编制,大队和生产队。因为这个,我还受到批判。”
  老窝头:“是呀,全国形势都发生了变化,都把生产队的地分了,都把集体财产分了。我们大槐树村没有分。郝队长那时候已经是郝书记了,上边派了驻村干部,他们命令分田到户,说我们是顶着中央政策干,也有几个毛头小伙子坚持要分家。”郝队长动情地说:“老窝爷带着大家去乡里找乡长,大家都不同意分集体财产。”
  老张看一眼村里,村里完全城镇化了,街道整洁,村办企业到处都是。老张点了点头:“我再一次来到老槐树村,了解了大家的实际情况,写了一万字的调查报告,递给了县委书记。书记拍板,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允许你们继续走集体化道路。”
  郝队长叹了口气:“因为这个,你的县长职务被撤了,再一次来到我们生产队。我们老槐树村老少爷们排着队欢迎你呀。”老张深情地说:“是呀,乡亲们没有嫌弃我这个犯了错误的老张。”
  老窝头情绪激昂:“你犯什么错误呀,就是坚持实事求是,不搞一刀切,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现在我们村土地集中,是集体农场,我们村企业红红火火,已经和外国做生意了。每家都住免费洋房,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上学都是村里掏钱。老人养老,百姓看病都是公费的。那些单干的生产队那个比得上我们?这条路,我们走对了。”
  下班的时候到了,老槐树集团的员工们听说驻队的老张来到村里,从各个公司汇集过来,他们都一起给老张问好,大槐树村又热闹起来了!   

  三老别是西柳村最别筋的人,这个老少爷们都没人打别。说到三老别,大家都笑得直不起腰来,他能别到什么程度,没有去过西柳村的人你不知道。在西柳村最东头,有一个院子,原来还是土胚房子,后来就没有了,成为灰烬了。就因为三老别自己收拾自己的房子,怎么也收拾不住,到了阴雨天,老是漏雨,他干脆一把火烧了。自己拿着铁叉,站在一边,谁要是救火,就跟谁拼命。就那么把祖辈留给自己的屋子给点着了。直到后来公安局的人来了,把他强制带走,大家才把火用水泼灭,才没有连累大家。
  三老别在派出所住了三天,支书去接他出来,高低不出来,他都觉得住在里边比外边好,不愁吃喝。还是支书带了基干民兵,把他强从派出所带走了。他和支书吵了一路,回到家里没人给他做饭,他个大,肚皮大,做的工分顾不住自己。他瞪着牛眼和支书吵架:“你这是拿我的老冤呀,在这里不愁吃喝,每顿还有菜,我这是享福了。”支书拿他没办法,一路上就让他嚷嚷。
  回到村里,房子没有了,支书让他住在大队的办事处。三老别却不同意,坚持要住在生产队的仓库里,自己要给生产队看仓库,这样能挣双工分,将来分口粮的时候,能够多分点。
  西柳村生产队的仓库就是村里宁家的祠堂,原来是族长才能够在这里住,文革的时候破四旧,是三老别带人把族长赶走,把生产队的仓库搬到这里来了。支书和队长都不同意三老别住在这里,那时候生活紧呀,干部们半夜开会,布置明天的工作,研究怎么对付上级的检查,会议一般都要开到半夜,大家肚子里都会饿了。这时候,会到仓库里瓦粮食做吃的。大家都知道三老别肚皮大,吃的多,又不想让他知道。但是三老别就认定仓库了。队长没办法,只好答应让他住下。
  三老别一个人住在仓库,大家会来这里唠嗑。家庙的院子里,有几棵大泡桐,大家都喜欢坐在哪里唠嗑。现在大家吃的盐大部分都是磨好的碎盐,那时候商店卖的盐都是盐圪垯。买来后就得到家庙那里用对对头把盐捣碎。家庙那里就放着对对窑。就是大石磙子上边挖一个窑窝,西柳村的人都到那里确对。
  晚上的时候,大家都和三老别故意打别:“老三,我看你就举不起来对对窑。”三老别就不服气,运气,就直挺挺地把对对窑举到头顶,在人群内转个圈,面不改色,稳稳当当地放在原地。说实在的,西柳村的人,除了三老别,没有一个人能够举起的。三老别的力气是西柳村最大的。俗话说,个大力不怯,村里最重的活儿,都是三老别一个干。但是三老别吃的特别多,一个人能够顶人家三四个。因为这个,他都没找对象。
  三老别不找对象,也是因为这个人太别。年轻的时候,人家相亲,都要换个新衣服,理发打扮一下,三老别就不,从地里直接去相亲的地方。姑娘们看着他那么邋遢,再说,家里也很穷,就耽搁起来了。三老师还在世的时候,都给他算过了,他就是一个光棍命。
  其实三老别还是有桃花运的,记得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村里来了一个逃荒的,娘俩,都是很俊俏。因为饿得慌,就挨家挨户地要饭。那时候家家户户都吃不饱,哪有余剩饭给她们呀,队长看着娘们可怜,就劝她们两个落户在西柳村。
  队长半夜找到仓库,和三老别在一起谈话:“老三,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老住在这里也不是事情,三老师已经去世了,他不是还留着一间小屋了吗,你就搬到他那儿吧。也想办法安个家。”三老别觉得不对头,看着队长说:“你是不是嫌我住在这里,你们偷吃东西碍事是不是?”队长立即红了脸:“你说的啥话呀,干部们熬夜,也不要工分,饿了吃点东西,也是合情合理的,怎么叫偷吃呀。再说,老三,做人要讲良心,那一次少了你呀?”三老别嘟囔着:“那我也不走。”队长蹲下,从三老别手里夺过去旱烟,自己对着抽:“是这样,现在你这么过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饥,那老了怎么办呢?”三老别低着头:“走一步说一步吧,我现在自己还饿肚子呢,娶了媳妇,我咋养活?”队长马上骂他:“你真混球,娶媳妇也是娶进来一个劳力呀,也有自己一份口粮呀。”三老别挠头:“我咋没想起还有这回事呀?”
  三老别终于答应队长搬到三老师家住了。那一年,三老别就和那个逃荒的女人结婚了。家里一下子多了两口人,三老别心里还是不对劲。但是没办法,他自己干活更加勤快了。女人是勤快的,不但和大家一起下地挣工分,还动员女儿和自己到地理割草,更重要的是,三老别回家就有热腾腾的饭吃。三老别和人说话和气多了,也不别了,谁家有事也去帮忙了。三老别好似变了个人。大家都说三老别真的变好了。
  西柳村的人有个俗语,就是人不能夸,一夸容易醉。三老别就是这样的人。三老别一次回到家里,突然发现,女人背着自己,偷偷给闺女烙油饼吃。三老别把女人和女儿都打了,下手真狠,女人的屁股都打伤了,第二天上不了工。被队长叫去骂了一顿。三老别的别筋来了,高低要赶女人离开,在家庙那儿跟队长指手画脚地大闹一场,硬说这是队长的阴谋,是队长怕自己揭发他们黑了偷吃油饼。闹得满街风雨,女人高低也不和三老别过了。最好村里的二歪把娘俩接到家里,和二歪搭伴过了,第二年,女人就给二歪生了个儿子。这个儿子说是没足月,这时候大家也猜测是三老别的儿子。女人和二歪都不承认。
  三老别不在乎这个,让三老别闹心的是,媳妇没了,家庙里去不了,工分不能挣,更关键的是,自己没有机会跟着队里干部吃油饼,三老别觉得,这个损失最大。因为吃饭,三老别把媳妇赶走,在西柳村已经成了笑话。大家都知道三老别的脾气就是别。也没人和他一个样。
  时间过的很快,大集体的日子说过完就过完了。家家户户都分了田地。三老别一个人,地不多,也能干,地里的活很快就干完了,三老别有个手艺活,就是会编席。那时候的西柳村是离不开席的,床上用席,结婚房屋吊顶也用席,所以三老别的日子过得很滋润。自己每天都在老槐树底下端着红烧肉吃。那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孩子,眼睁睁地看着三老别吃肉,三老别就是不给孩子,还会故意夹着肉片逗那些眼馋的孩子们。所以,大家都躲着三老别走。
  在村里没人打理自己,三老别就自己出去给人家编席。除了给开工资,还会做还吃的。所以,三老别的手艺很吃香。那些没考上学的孩子,家长会带着孩子去三老别家,求他带孩子。三老别很保守,一个都不带。大家都骂三老别太别筋,越是是这样,三老别越不带人家的孩子。
  西柳村的男人们也开始出外打工,二歪也跟着人家走了,女人和自己儿子在家里。儿子那年考高中没考上,孩子窝在家里没事干。整天在西柳村淘气,跟着地痞流氓混。女人很无奈。
  一次三老别干完活回来,在路上遇到女人。女人低声地:“他三叔,你行行好吧,把孩子带走吧,在村里早晚出事。”三老别看着女人,想了想:“明天让他来我家吧。”女人本来不抱希望,可是没想到三老别竟然答应了。第二天早上,女人拉住儿子的手,去三老别家。三老别告诉女人:“山西捎来话,说那里的活多,我们两个就去山西吧。”女人说:“他三叔,孩子交给你,看着办吧。”三老别看着孩子:“放心吧,这孩子也不是外人,我会把他当着自己儿子看的。”
  第二天三老别就把孩子带走了。
  二歪从外边回到家里,知道儿子被三老别带走,气得跺脚跳,要打女人,责问女人儿子是不是和三老别生的。女人生气地要回娘家,二歪看问题严重了,忙给女人赔不是。
  三老别和孩子出去编席一走就是三年,三年里西柳村发生很多事情,最出名的就是村里出现了械斗,打死了十几个年轻人,据说都是为了争宁娟。二歪这时候和媳妇在一起说话了:“幸亏儿子不在家,如果在家了,说不定也在这里边。,我走的时候,他也是往宁娟家跑呀。”
  第三年的时候,三老别和孩子回来了,让女人和二歪高兴的是,儿子还带来个媳妇。   

庙背后给我们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回忆,这些经历是永远无法取代的。有过痛苦,有过欢乐,有过失望,有过追求……几十年过去了,在人生的这第一站,我们问心无愧,我们青春无悔!庙背后,我们爱你!

作者近照

在新的大队部,我们偶遇大队书记及村主任,瞬间只觉二人中其中一人面熟,一问姓名才知是咱们村里中学的儿子有龙,他马上把我们介绍给他的同行者。这个七一年的大队干部握着我们的手说:“欢迎老社员回队里看看”!一句话说的我们心里暖暖的,这个书记真是杠杠的!

辛苦拼搏几十载,当年意气风发的我们,如今也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退休了,于是回队就成了大家的共同愿望。终于,这一天来了,我们可以相约共行,实现愿望。

图片 1


还见到了护林员老张,也就是健龙的父亲,老头也80多岁啦!身体依然硬朗。

图片 2

黄堡文化研究 第56期
作者:张建峰
编辑:秦陇华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张看一眼家庙,坚持要住在生产队的仓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