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同事老唐说让我们记住这一句话,我轻轻握着父

同事老唐说让我们记住这一句话,我轻轻握着父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2-04

伊行走在城市的某一公路上,感觉自己是被丢弃的小球,踢到哪里是哪里,这样毫无目的的走着,想到这几天的伙食费,都不知从哪里来,她的心更痛了。她已经跟家人说好了,不管发生什么,她绝不会向他们求助的。她准备这次出来就再也不回去了。但答应父母会每个月汇钱回去。伊已经厌倦了那种终日为吃而叫苦的生活了。现在她想好好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一种不为钱而愁,不被他人所扰的清闲生活。在上学期间,伊从来就没有被父母老师认同过是个好孩子,成绩不好,做事笨手笨脚的。自从上次从学校逃回家,她就决定了,她不会再回学校了,她讨厌老师和同学们都把伊当做当闪盘,什么错都往她身上推。也许因为她太沉默了,穿得太邋遢了,于是他们就觉得伊是一个很好欺负的人。最后的最后,伊实在忍不下去了。但她不想告诉父母实情,她只说了她不想读了,想为家里分担些东西。伊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和妹妹要养呢!最小的不过十个月大。整天为钱而奔波的父母,此刻也流下了内疚的泪水,没有能力把持好这个家。当看到这个懂事的女儿做出这样的选择时,他们也好说:“伊,你也十六岁了,是该出去见识见识一下世面了。路费我们不能赞助你多少,这里还有三块钱。”父亲说着,便从那个洗得干巴巴的裤袋里,拿出那个由无数个一角两角组成的三块钱。“爸也只有这么多了。希望你不要嫌弃。”然后,掩面而泣。伊第一次看到父亲那样哭。却不知如何安慰才好。顿时只留下那一张一张拾起零钱的声音。
  伊出行那天,父母和弟弟妹妹送她到村口,加起来差不多是十人的队伍,看起来是多么隆重的呀。伊只向他们挥挥手,便头也不回的去了。傍晚,在村外的一个小亭,一个撕心裂肺的痛哭声在天空回荡,似乎宇宙的那一边都被震破了······
  一条条大道都被伊好无留神的走过了。看到这些高大的,神圣的建筑。伊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生出涨潮的向往,在心里不断的默念着: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登上这样的殿堂?我不能这样走下去,我必须走到我的目的的。不管结果怎样,我一定要走向它。现在的我真的离你们很遥远吗?谁能告诉我?我却是有些恐惧了。我不抱怨生活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只是不知道这个过程该何去何从?
  留恋的过往,一丝丝透过大地慢慢滴入伊脆弱的心灵。在一个星期的奔波后,得到的却是更多的泯灭的死寂。但伊却越发的坚信,一切都会随日子的充实而改变的。不管怎样,都不会放弃的。但愿人长久之音,一波波涟漪激起伊的心潮。挥之不去的圆弧之灵,慢慢在伊的眼前展开。
  悄悄水中游,花开花落。一页页翻开,却猛如发乐一枝香。终于伊在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竹林深处人家,我只是花丛的一朵。远远望去,隐山悠蔷,只留下韷茗山庄下的一锹。(韷茗山庄是伊家乡的一个旅游景点,这里的景色很美,也是伊最喜欢的去地方。)从百花园中寻找那份天真的依恋,挥挥手,不带走一克拉的眼泪。只好就此罢也。夜夜想念,但一切习惯就好。本应该这样待自己,也应该这样崇拜自己。夜曾经的梦乡,今朝我又是要步入其中了。伊习在行走的时候惯性地默念着这样的心声。
  慢慢地,伊习惯了这种生活。

         春节时分,热闹中又提到了这个话题,父亲却说,他想先回去看他的母亲,在这幸福的时刻,在大家都欢聚一起的日子里。他想念他的母亲了。我们立马决定,一刻也不耽误,陪父亲去一次。

最好是一个人也不要遇到,对方肯定会觉得我奇怪,大路不走,走这种偏僻的道路。

        父亲是极其孝顺的,不论是对自己的父母,还是对外公外婆。记忆中那时的我还小,在爷爷得癌症去世时,父亲远在千里之外的西藏昌都。母亲得知消息后,带我赶回了老家,而父亲在接到爷爷去世的电报时,二话没说,开着那辆老“解放”牌汽车,在当时那样的路况下(一般正常情况下需要五到七天),硬是只用了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就从昌都赶回了成都。

她不死心,又和一群人去了泸州,流水线的工作又把她吓了回去。

         父亲是条硬汉子,二十年前,因意外造成父亲的脊椎骨最末端几节粉碎性骨折,当时都以为父亲以后的日子都只能躺在床榻上度过。当时没有动手术,依靠一位有名的骨科医生的独特配方,父亲最后又重新站了起来!

貌似经济也跟风,总是不肯苏醒过来。

        去到父亲的病房,握着父亲枯瘦的手,难以抑制的心痛。

本来不怎么明显的伤口慢慢变得红肿起来。

       父亲侧身躺在病床上,衰弱的身体盖着两床被子。我的额头冒着细汗。天,实在是热。白天的气温31度。这样的夜,不能开空调。父亲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承受不起轻微的冷气了。想着之前的日子,父亲在家时时都开着空调,已然习惯于这样的生活空间,突然袭击的疾病却打乱了父亲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

我那时都是因为什么事情在作呢?

          自父亲入院,已是第九日了。前些日子父亲还要吃药,可到今日,父亲看到口服药已然产生了畏惧(他一吃药就要吐),父亲拒绝吃药。看着父亲吐的时候那样的难受,我的心也拧成了一团。

那学校很远吗?

        “咕嘟咕嘟……”制氧瓶里不断地冒着小水泡,氧气源源不断地顺着透明的塑料管输送到父亲的脑部。静的夜,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偶尔有一两声咳嗽的声音,时间过得很慢。

我想起了我爸,我爸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威武雄壮的硬汉形象。

        医生告诉我,父亲的头部有堵塞的血块,伴随着颈椎的问题,父亲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等到视线重新变得清晰,我回过头来说:“我真的没有,你别管了。”

                             2008-9-1 0:57

在毕业前,还是先保持这个形象吧。

        今日惊闻父亲昨晚呕吐,病情加重,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痛苦。

我妈急着让我们去看他们住的地方,在我看来,还是不错的。

         父亲一整天没有吃一点东西,躺在病床上不能随意活动。他一动头就晕。迷迷糊糊的睡梦中,父亲的手不停地想抓住某些东西,我轻轻握着父亲的手,静静的坐在病床前,希望能通过这一小小的举动带给父亲些许的安慰。

他闪到我背后,从桌上拿了一块尺子,对准他手臂上的伤口使劲儿得敲打起来。

         几日来,父亲瘦了许多。没有了往日的精神劲儿。几日前还精精神神的父亲一下子老了许多。父亲一生刚强,从没有向病魔屈服过。十几年前,父亲患上了股骨头坏死,要依靠双拐才能行走。父亲告诉我,当时骨头痛的时候他都不想活了,太难以忍受了。却在不断的坚持下,父亲能慢慢行走了,到最后,父亲不再需要双拐也能行走!

我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

          第一年春节放假,我赶回家时正是父亲的56岁生日,看到父亲时父亲却告诉我他的眼睛看不清楚了。

3

         那段时期是艰难的,每次吃饭我们都尽量把桌子抬到父亲床前,母亲给父亲喂着饭,我们讲话给父亲听。那时候我还不能体会长年在外奔波的父亲孤独躺在床上不能行动的感受。现在想想,父亲是怎么熬过来的都不知道。

“我告诉你嘛,等一会儿,再滴点墨水,这个字就会跟随你一辈子了。”

        第三年回家,父亲的心情特别的不好。

有时,我也会一个人走那条小路。

                                   1、煎熬

最终这退堂鼓没有打成,我们在公交车上颠簸了将近三个小时到了他们工作的地方。

           问父亲想去什么地方时,父亲却说他的腿痛,等他的腿不痛了再去。当时觉得父亲的身体一直还好,腿痛是因为股骨头坏死而常犯的毛病,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想想也对,和父亲商议着等天气凉快一些了再去。却不曾想,这一心愿现在却成为了无法实现的心愿。

那个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勇士,心里怎么这么脆弱,像个孩子一般呢?

           2008-8-28     02:11

“怎么了,我就不可以弄了?”

                             2、这样的一个夜晚

并不是,十分钟也就走到了。

        自己一步步走向社会,开始学着生活。慢慢地才明白,我是那么渴望永远是父母怀中长不大的孩子。享受父母的疼爱,关心。在惊讶于发现母亲的白发,发现父亲咬不动硬的东西,终于明白父母老了,不再是以前精神健朗的双亲了。该是我们照顾父母的开始了。

他开始变得像个小孩。

         父亲是家中的长子,远离父母家人,心中却时时牵挂着家中的亲人。当兵五年,父亲才有机会回了一次家。五年之中,爷爷偷偷的哭,还不能让奶奶看见。父亲转业后,把家中最小的弟弟和妹妹带了出来,安排了工作。

哎呀,谁都有个青春年少的时候,谁都有过被整个世界不理解,觉得被这个世界抛弃了的瞬间。

       第四年,我早早离开了家,自以为自己可以很淡然的面对这样的亲情关系,自以为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那时似乎特别渴望挣脱父母的怀抱,给自己一片自由的天空。却不知道父母对儿女的爱是永远也无法用其它来替代的。

1

         时间似乎在住进病房的时候就停止了。

他说:“你要认真对待你的工作,有时间多看书。”

         第二年春节回家,父亲一看到我就在和我谈什么国际大事,两伊战争,而在学校封闭环境的我听到父亲谈论的话题还以为父亲有点经神错乱了。

他说:“你妹妹今天没过来吗,今天在上课没有,你要多关注她的学业哦。”

       辛苦了一生的父亲,奔波了一生的父亲,希望并衷心祝愿您能早日康复起来。女儿永远爱您!永远爱您!

看来我的目的达到了,但是我一点都不高兴,而且心乱如麻。

         父亲病了,已经在医院度过了五天。

才怪!

         没想到,这一去,却是父亲与奶奶最后的一次欢乐聚会。感叹中,和哥哥言及父亲的心愿。哥哥说,老年人了,能满足一个心愿就满足一个,能满足多少个啊?也只是希望以后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其实心里想的却是:他们哪里有逼我呢,哪里敢逼我呢?

         父亲教了我很多东西,对自然的热爱,对生命的探索,对坚强的释义,对艰苦生活乐观的态度……

也不等任何人起床,给他们把饭菜准备好,自己匆匆吃了饭,就往学校赶。

        有一次,父亲谈起他的心愿:想坐一次飞机。真正的在天上飞一回。虽然以前在部队上也看到过,摸过,坐过。却没有真正在天上飞过。我听了,就和哥姐商量,要圆了父亲这个心愿。

其实,我悄悄地用尺子敲过手臂上那个用削铅笔的小刀刻下的字。

         父亲是随十八军进藏的老兵了,打过仗,剿过匪,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以后就成为了一名长年驰骋在川藏线上的知名老司机。很小的时候就随父亲在这条最险要的公路上感受那无与伦比的西藏风景。

我使劲儿扯着袖子把手臂上的伤口遮住,在老师的心目中我应该是个老实的孩子吧。

         有了自己的儿子,慢慢地懂得了父母的哺育之恩。一点一滴,父母要花费多少心血才能把我们扶养成人,教育成才。每一次去到父母家,和父母谈心,聊天,说小时候的事情。常在谈笑间发现父亲眼中闪动着的泪花。

男人再大也是孩子。”同事老唐说让我们记住这一句话。

         如此刚强的父亲,怎么能轻易就被病魔击倒呢?

我转过头去,不看外婆。

          真心祈祷父亲早日康复!

端午那天,我和妹妹从火车北站地铁口出来,踩着没到脚踝的雨水,站在风雨中,踌躇着要不要打道回府。

         在父亲的身体还末恢复如前之时,我就远离父母去了父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拉萨,在那儿继续我的学业。从那时起,我就很少在父母身边了。

“那你给他们好好说话嘛,不要在手上刻字了。你爸说起你‘恨’他们,伤心得很,眼睛都红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同事老唐说让我们记住这一句话,我轻轻握着父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