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因为修道不需要身外物,郭上灶见赵腊梅果然跟

因为修道不需要身外物,郭上灶见赵腊梅果然跟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2-04

腻歪了这俗日子,睁开眼莫不是油盐酱醋米,穿上衣就是吃喝拉撒睡。
  偶尔,瞟一眼风里招摇的墙头红杏,还担心老婆犀利的眼睛。
  决定修炼成仙,或者干脆走火入魔!
  面壁,静心,抱双手打坐。
  脑子还是想些妩媚的女人,扇自己一耳光,继续精心,面壁,打坐。
  一个小时过去,肚子饿,咕咕作响,抗议。神仙是不吃饭的,勒紧裤腰,打坐。
  胃疼,饿的。得了,先吃点东西再成仙。
  啃着猪蹄,就着一根大葱,泡一杯大茶,肚子饱了。
  依旧打坐。
  腰疼,屁股疼。牙齿咬的咯噔咯噔响,我要坚持,修炼成仙,去过没有人间烟火的日子。
  还是疼,咬牙不管用。他大爷的,成仙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得了,还是床舒服,我躺一会,趴一会。搜尽肚肠想神仙故事,也不是每个仙人都是打坐出来的。人家那个老董就是放牛,藏女人衣服得到个仙女做媳妇,虽然每年只能见一面,那该多令人羡慕。都说距离产生美,十六亿光年的距离,美死美死!
  或者可以打渔。打一条放一条,保不准里面就有美人鱼的孩子,回去和她娘说了咱的救命之恩,晚上嗖一阵风进来,变个美女来报恩,嘿嘿!
  想想罢,神仙做不了,还是要面对烟火。面对菜贩子的小伎俩,面对各色食客的五花八门的嘴脸,面对老婆随时的爆发。
  偶尔抽根烟,知道自己还有嗜好,或者看看报,刺激一下日益麻痹的神经。八卦新闻最好看是吧,人家柴静报道些啥,本来跟我们一毛钱的关系没有,可是,网友的热情可嘉,貌似柴静报的舞霾才是真雾霾。没听说过,无聊!
  想着想着,歪头小憩。
  我躺在春风习习的柳荫下,旁边打扇捶背的挨号轮流着,当然都是些妙龄女郎。我捧着一本有些旧的书,很文学的看着,偶尔吟诵些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的诗句,那该有多雅。神仙?神仙算啥,神仙也得羡慕哥!
  这其实吧,就是一个传说,今生只有想象的份。
  说点实际的。俺要是首富,切!不买豪车,就买头毛驴,我在驴背上那么一骑,当然要倒骑,穿上红兜兜,左手拿个竹筒子,右手拿瓶五粮液,醉醺醺的逛马路,神仙果老见我也得叫我哥。
  我得意的笑,突然,头磕床台。
  我哎哟了一声,捂着后脑勺,使劲揉。
  窗外,依旧笑闹西北风。

何事驰驱尘界间,岂贪浪迹学偷闲? 只因未了众生愿,日日仙关闭不坚。 且说吕洞宾在岳阳楼下的大街上高声喊着:“谁人愿学点石成金之术?”围观之人却说道:“这道人又喝多了,在这儿说些醉话。” 忽然一米商听到了吕洞宾的叫喊声,他昨日曾见这道人确实不同凡响,于是上前问道:“师傅果然有点石成金之术么?”吕洞宾点点头,顺手一指,说声:“你看!”路旁的一块石头马上变成了灿灿发光的金子,众人见状惊奇不已。吕洞宾又笑问道:“还要我点什么?”米商摇了摇头。吕洞宾心中一喜:“莫非此人不爱财?”于是又把路旁的一块砖头点成了金子,米商还是无动于衷。吕洞宾大喜过望,高兴地对米商说道:“待我度你成仙吧?”谁知米商却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我不求成仙,只求师傅赐我点石成金的手指头!”吕洞宾闻言气得脸色发白,提起酒葫芦往嘴里又灌了一阵子酒。 吕洞宾喝完酒,唉叹一声:“可悲啊,可悲!”随后把酒葫芦重重地往地下一扔,酒葫芦在地上被摔得粉碎。众人见状一个个被惊呆了,等到醒过神来,却不见了吕洞宾。众人惊奇地议论着:“这个道人怎眨眼间不见了?”也有的说道:“昨天就是他在这儿戏弄方太守的。”“这道人真是厉害,难道他是神仙不成?”众人正议论着,忽然有人看到地上有一个帖子,拿起来一看,见上面写道: 仙籍仙班有姓名,蓬莱倦客吕先生。 凡人肉眼知多少,不及城南老树精。 众人见了帖子如梦方醒,不约而同地说道:“他真的是神仙!”米商一拍脑袋,脱口而出:“他是吕洞宾!”众人也齐声说道:“对,是吕洞宾!” 吕洞宾被那米商气得摔了葫芦飞身就走,当他飞越洞庭湖时,想起这几次飞过洞庭湖来岳阳的经历,不禁由感而发,随即吟诗一首: 朝游北越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 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 吕洞宾一日又游岳阳,见成精投胎后的那棵老松树已经枯萎,又生感触,便在上面题诗一首: 独自行兮独自坐,无限世人不识我。 惟有城南老树精,分明知道神仙过。 题完又想起那日飞过洞庭湖时所吟的那首诗,遂也题于老松树上。说来也怪,这棵老松树不久又生出一颗新芽。 十多年后,吕洞宾来看郭寄儿和赵腊梅,郭寄儿见着吕洞宾懵懵懂懂,与凡人无异,而赵腊梅见着吕洞宾却像见了知己似的。 一次吕洞宾化作一个颤颤巍巍的老者假装到赵腊梅家买药,适逢赵腊梅自己站在药柜前。吕洞宾看到赵腊梅自语道:“此女骨相不凡,日后不入相府家,就进紫府门。”赵腊梅闻言问道:“何为进入紫府门?”吕洞宾道:“就是修炼金丹大道,然后得道成仙。你愿享受荣华富贵还是修炼金丹大道?”赵腊梅道:“我愿修炼金丹大道。”吕洞宾闻言大喜,对赵腊梅道:“你不后悔?”赵腊梅道:“成仙得道胜于帝王将相,只是不知如何修法?”吕洞宾道:“你若真有此心,我可授你金丹大道。” 赵腊梅端详了一下这个老头子,随后说道:“你要做我师傅,但不知你有何手段?”吕洞宾笑道:“我乃天上神仙。”赵腊梅道:“何以见得?”吕洞宾现出原形,赵腊梅一见跪地就拜:“师傅果是神仙,请收腊梅为徒。”吕洞宾道:“你可愿意随我出家?”赵腊梅道:“弟子愿意。”吕洞宾道:“既如此,我今夜就授你修炼之法。” 当日夜深人静,吕洞宾来到赵腊梅房内传授大道之理,修道之法,一连几夜都是如此。这日吕洞宾说道:“为师的要回去了,你当日日修炼,夜夜用功,且勿懈怠。”赵腊梅道:“弟子谨遵师命,但不知师傅何时带我出家?”吕洞宾笑道:“你还需在人世间再磨练一些时日。待时候到了,我自会来寻你。” 其后赵腊梅便不再喜爱打理药店,常常于房内打坐修炼。其母与父商议,不如赶快给她找个婆家嫁了,以防日后别人都知道她这个样儿,便不好嫁人了。街上卖茶的老郭家有个儿子,为人忠厚老实,便托人去说亲,竟然一说就成了。 宋真宗天禧年间(1017-1022年),一日吕洞宾又来到郭寄儿家,郭寄儿继承父业仍是买茶,他喜欢把灶买茶,人送诨号郭上灶。吕洞宾一边饮茶一边与郭上灶拉家常。郭上灶道:“我眼见三十多岁了,可膝下还是无儿无女。我那个浑家,整日里在房里坐着,也不知道打点茶坊。我这人好命苦!” 吕洞宾道:“无儿无女未必不是好事。有了儿女,你把他们养活大了,你也白发易老,黄土埋了半截了。到头来还不是人死灯灭,万事皆休。”郭上灶道:“说的也是。可有了儿女,即便死了,也有人养老送终,接续香火。”吕洞宾道:“那也不如跟我出家,学一个长生不老的法儿更好。”郭上灶笑道:“跟你出家?学你去游走四方,乞食讨饭?怎如我这热乎乎的茶坊,过着这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吕洞宾道:“你是不知道出家修道的好处。修道之人才真是衣食无忧,悠闲自在。何止如此!修道之人凡事顺其自然,无所求而有所得,无所为而无不为;虽柔软似水,却无坚不克;虽舍弃浮名虚利,却得获金丹大道;是有舍而得其根本,犹死而得以长生。待到功成道满,会瑶池走蓬莱,你说逍遥不逍遥?”郭上灶却说道:“你这道人,怎不叫人学好,却叫人出家修道?”吕洞宾道:“我这便是叫你学好。你若能随我修炼金丹大道,日后得道成仙,岂不免了你无儿女的忧虑、开茶坊的辛苦、在人世的苦恼!” 郭上灶道:“何以见得跟你出家就能得道成仙,你有何本事敢说此等大话?”吕洞宾道:“我既是说了,便是有此本事。”郭上灶道:“依我看,你也不过是说些大话唬弄人。你若真有本事,早就像你自个儿说的那样去逍遥自在去了,如何还会四处乞讨,到我这儿和我磨嘴皮子?”吕洞宾不急不恼地说道:“我这是想来度你。你不知道你的前世因缘,皆因你被世幻迷惑了本性,故此不知道修道的好处。” 郭上灶为吕洞宾壶里添满茶,看着吕洞宾问道:“我有何前世因缘?”吕洞宾道:“你的前世是一个老树精,你曾求我度你成仙。我见你未经人世难以成仙,故此先度你成人,再度你成仙。”郭上灶道:“笑煞我了!你怎又说起疯话来了?要依你说,若是没有你我便成不了人了?你若真有本事,你何不做一个送子观音,为我送一个大胖儿子来?这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老树,哪一个成精来着?皆是唬弄孩儿的鬼话。”吕洞宾道:“你的前世果真是一个老树精,只是你被迷惑了本性,不知道这段因缘罢了。”郭上灶道:“你若再胡言乱语,我便轰你出去。”吕洞宾落个无趣,只好拂袖而去。 吕洞宾走后,思来想去总算想出了度化郭上灶的办法:要想度郭上灶,须先使其知道他的前世才行。于是吕洞宾便托一梦与郭上灶,这梦里再现了老树精恳求吕洞宾度化自己的情景。郭上灶一梦醒来,甚觉奇怪。转念又想,这道人还真有些法术,居然托此怪梦来唬弄我。他是盯上我了,他若再来,我便轰他走。 几年后吕洞宾又来了,郭上灶一见便说道:“你又来做甚?”吕洞宾笑说道:“我来看看你想明白了没有?”郭上灶道:“想甚么明白?”吕洞宾道:“人身难得,错过可惜!跟我修道去。”郭上灶道:“你还真有些了不得的法术,不过我不稀罕。”吕洞宾道:“何止是法术,我乃上洞神仙。”郭上灶道:“你若真是神仙,就送我一个儿子来。”吕洞宾怒道:“老树精,你果然是痴迷不悟!” 郭上灶道:“你没此本事便莫说大话,如何还骂起人来?既如此,你快些走了吧,休误了我的生意。”吕洞宾道:“要我走也成,你去把白梅花叫来。”郭上灶问道:“什么白梅花?”吕洞宾道:“就是你妻赵腊梅。”郭上灶疑惑地问道:“你如何知道她?”吕洞宾道:“我何止知道她,她还是我的徒儿。”郭上灶将信将疑地看着吕洞宾站着不动,吕洞宾又道:“休呆站着,你去把她叫来便知。” 不多时郭上灶便把赵腊梅叫来了,赵腊梅一见吕洞宾跪地便拜:“弟子参见师傅。”吕洞宾道:“不必多礼,快起来吧。”赵腊梅起身道:“师傅一走就是十多年,这回是否带弟子出家?” 未等吕洞宾开口,郭上灶却生气了,愤怒地对吕洞宾说道:“我道这些年她为何不好好做人,原来也是被你给唬弄的。你害人不浅,你想把我们家给毁了不成?”赵腊梅道:“休对师傅无礼,他是神仙吕洞宾。”郭上灶被气昏了:“什么神仙,狗屁吕洞宾!他唬弄得了你,唬弄不了我,以后休与他来往,好好与我过日子。” 吕洞宾不再与郭上灶计较,对赵腊梅说道:“跟我出家去。”说完扭头便走,赵腊梅紧随其后,两人头也不回地匆匆离去。 郭上灶见赵腊梅果然跟着吕洞宾走了,慌忙在后追赶,边追边喊:“你给我回来,他是唬弄人的,休上他的当。”吕洞宾却不管他如何喊,只顾往前走,赵腊梅仍是紧跟其后。赵腊梅经过十多年的修炼,已经修炼有成,尽管吕洞宾走得飞快,她却能跟得上他。 郭上灶在后面累得气喘吁吁,眼见吕洞宾和赵腊梅越走越快,越走越远,一会儿竟不见了二人。郭上灶见追不着两人了,气得站在那里大骂:“害人的狗道士,唬弄我不成,你去糊弄我的老婆,我给你拼了!”他在那里一喊,招来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众人问明缘由,一个个直咂舌。 吕洞宾把赵腊梅带到了终南山,赵腊梅在山上修炼,吕洞宾常来山上看望她。 又过了几年,吕洞宾又来到郭上灶的茶坊,郭上灶看到吕洞宾劈头就问:“你骗走了我老婆,还有脸来见我。你把我老婆给骗哪去了?你若不还我老婆,我便与你拼了!”吕洞宾道:“如何说我骗她了,又不是我给她绑去的,是她自个儿跟着走的。”郭上灶道:“你若不唬弄她,她能跟你走?”吕洞宾笑道:“我不曾糊弄她,她已经成仙得道,伴我左右。”郭上灶道:“又在拿大话唬弄人,你说她伴你左右,我怎没看到她?”吕洞宾道:“你想看到她?这个容易,你跟我学仙修道,等你成仙了,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郭上灶道:“莫不是你已把她给弄死了,又拿这话来唬弄我?”吕洞宾道:“罢了,就让你看看她吧。”吕洞宾转了一下头说道:“梅儿,现身吧。”话音未落,赵腊梅果然站到了郭上灶的眼前。 郭上灶眨眨眼,用手去拉了一下赵腊梅,然后惊奇地说道:“果然是梅儿回来了。”说完对吕洞宾道:“即把梅儿送来了,就不要再把她带走。”又对赵腊梅说道:“再莫听这个疯道士的,以后在家好好过日子。”赵腊梅对郭上灶说道:“你也跟师傅去吧。”郭上灶道:“梅儿莫说胡话,往后休再跟这道士拉扯在一起,他把咱家害惨了。”吕洞宾生气了:“老树精,当初我不该管你!”郭上灶怒吼道:“臭道士,以后休到我家来!”吕洞宾闻言叹道: 苦劝人修不肯修,却将恩德反为仇。 如今回首朝天去,不管人间得自由。 叹罢对赵腊梅说道:“咱们走!”说完吕洞宾和赵腊梅飞身而走,眨眼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郭上灶在那里傻站着,半天才醒过神来。他不由得心中暗暗嘀咕:难道那道人真的是吕洞宾,梅儿真的是成仙了,我真的是老树精转化? 郭上灶醒悟后便离家出走,每到一处,见人必端详许久才走,人问其故,他都说:“我寻先生。” 这事很快被传开了,人们听说赵腊梅成仙了,便把赵腊梅称作赵仙姑。 一日吕洞宾对赵腊梅道:“为师要走了,你当留在世间修德积善,等到功成圆满,自有举升之日。如若老树精醒悟,你可再去度他。” 几年以后,赵腊梅见郭上灶已诚心向道,便化作一个道士前去度他。郭上灶见着这个道士端详了半天,然后摇摇头说道:“虽也是个道士,却不是先生。”赵腊梅见状不禁暗觉好笑,于是问道:“你要找哪个先生?”郭上灶道:“我要找吕洞宾先生,他是一个神仙。”赵腊梅道:“神仙又不是一个,你怎知我就不是神仙?”郭上灶道:“你说你是神仙,你耍一个手段给我看。”赵腊梅道:“这个容易,我为你送个大胖小子如何?”郭上灶道:“大胖小子我不要,我只是要寻先生。” 赵腊梅笑了笑,又问道:“何故非要寻先生?”郭上灶道:“我要先生教我学道。”赵腊梅道:“修道是我的本分,我也可以做你的先生。”郭上灶道:“你果真可以教我学道?”赵腊梅道:“那是自然,不过你当拜我为师。”郭上灶道:“既如此,我拜你为师便是。”于是郭上灶便跪拜道:“请先生收郭寄儿为徒。”赵腊梅笑道:“徒儿请起。你既要跟我学道,以后就不要再叫郭寄儿了,我为你取个道号如何?”郭上灶道:“我听师傅的。”赵腊梅道:“你喜欢栽植柳树,就叫着柳青吧。”郭上灶道:“你也真是个神仙啊,竟然知道我喜爱柳树。柳树好,柳树好栽,长得快,长起来又青又绿的。好,我就叫柳青吧。” 赵腊梅遵照师傅之命向郭上灶传道后不久,王母娘娘就看中了赵腊梅,派吕洞宾和荷花仙子把她召到了自己身边,并把赵腊梅封为梅花仙子,专司王母阆苑。 十多年后,亦即天圣末年,郭上灶一日云游到磁州去拜见邑城镇的赵长官。赵见是一个穿着道袍的乞丐来拜,甚觉奇怪。郭上灶见状再拜道:“我是郭上灶。”赵仔细一看,想起来他是很久以前到处寻先生的郭上灶,便问道:“寻着先生了?”郭上灶道:“走遍天下也未寻到。今来只因我大数将尽,故来求先生赏一口棺材以藏遗骸。” 赵以为他在胡说八道,于是问道:“何日当尽?”郭上灶道:“来日午时。”赵道:“若果真如此,当为你卖口棺材。”郭上灶对赵又说道:“在棺材前面开一个孔,将一个竹竿把其中的竹节打通了,把竹杆插到棺材前面的孔里去,这样可以通气。”赵虽答应他了,但心里又觉得好笑:“这个呆子,如若真的死了,还要什么孔,通什么气?”故此,他并未真把郭上灶的话当回事儿。 到了第二日午时,郭上灶从井里打了水把身上洗了个干净,然后卧于槐树下气绝死去。赵甚感惊异,忙为郭上灶造了一口棺材,在棺材盖的前面打了一个孔,因没有竹子,赵就取了一个竹子的伞把并把其打通了,插到了棺盖的孔里,把郭上灶在河岸上掩埋了,伞把通到地面以通气。因这样掩埋埋得很浅,赵担心郭上灶被狗扒出来给吃了,就在埋郭上灶的地方累了些石头,种上了荆棘。 可是到了这年的秋天,天降大雨,河水泛滥,好些天河水才退去。赵担心郭上灶的灵柩被河水泡了或被水冲走,就持杖来到河岸想看个究竟。到了那里一看,棺木果然露了出来,并且棺木也开了。赵用拐杖拨弄了一下,却只见已经腐烂的衣物,不见郭上灶的尸首,赵感叹道:“看来这就是尸解了。” 这日吕洞宾来找钟离权,钟离权一见吕洞宾就笑哈哈地问道:“近来如何,又曾度得几人?”吕洞宾道:“我已很久未到人间去了,世人太过痴迷,实在难度。”钟离权道:“只有那有仙根道缘的人才能度得,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想那观世音菩萨,在成道之时也曾发下宏愿:普渡众生!其实众生还是众生,若能普度,便不是众生了。”吕洞宾道:“此言极是。”钟离权道:“我也很久未到人间,不如今日你我同去,看看有无可度之人。”吕洞宾道:“也好。” 于是二仙驾起云头来到人间,正当飞越江苏之时,忽然看到徐州一山崖之上有一道白光甚是耀眼,钟离权道:“这山上有一修炼之人,你我何不下去看看?”吕洞宾道:“我也正有此意。” 二仙按住云头来到山上,果见一人正在山上结庐修炼。此人年近四十光景,头挽双鬓,身著蓑衣,腰系蓑裙,脚穿草鞋,浓眉长须,正在岩石之上闭目打坐。

尚休问师傅“为什么我们要到城里来,我记得修行应该是呆在山里的。”师傅拍拍尚休脑袋,“世上九万法门,门门修炼不同造化不同。”尚休又说“那我们有什么规矩吗像是和尚不能杀生什么的。”师傅说“除了不能自杀没什么禁忌。”“那我现在可以吃烧鸡吗?”“可以”“哦耶!”“但为师没钱。”

尚休经常要睡觉,世上修道各有各的法各有各的规,尚休从跟着师傅起就一直学着睡觉,以前在山上睡后来在土里有时也会爬到参天大树的树顶。

“师傅,是不是修行的人越来越少了,怎么从来没碰到过。”师傅喝了口茶“那是你修为低还看不出来,等你入了门自然知道”“那别的修道的人都是什么样的”“可能是桥下的乞丐可能是捡垃圾的流浪汉。”

“为什么都是这样的”“什么样?”“感觉很破破烂烂也没有传说中仙风道骨的样子”“因为修道不需要身外物,你看到的萎靡不振目光浑浊是故意耷拉眼皮在养精蓄锐,等到需要时才打开。”

“我们修道到底为什么啊”“引人向善得道成仙”“成仙之后呢”“继续修炼渡人成仙”“为什么要成仙我觉得做人没什么不好”师傅看了他一眼“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之前”“什么时候?”“恩,大概一百年前。”

“一百面前我在干嘛。”“你在…”“恩?”“接客。”“什么?!”尚休一口茶呛出来。“百年前你是窑子的鸨姐。”“可我现在是个男的”“凡夫俗子肉身不过是一口气的事,可以是苍蝇蚊子猛虎蛟龙,一口真气泄了才会回原型。”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因为修道不需要身外物,郭上灶见赵腊梅果然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