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惊恐的看着父亲,晚上妈妈又不停的咒骂父亲

惊恐的看着父亲,晚上妈妈又不停的咒骂父亲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2-11

那是一个槐花盛开的季节,我们一家人利用假期去大山里游玩。对于我们住惯了平川平原的人来说,走进大山,便走进了一个新奇的世界。远山苍茫,近山葱茏,山路弯弯,沟壑纵横,雨后空山,清新静谧,不由得人想大声呐喊,把心底的藏匿吐露给这坦然空灵的山谷。我们陶醉在这远离尘嚣的境地,觉得住在这里的人如在天堂,一时竟有了长留这里捡拾返璞归真的渴望。从未见过大山的儿子像兴奋的小鸟一样高声呐喊,大山传来的回声也响彻了山谷。
  “啊,好甜!”儿子闭目张口深呼吸道。是的,淡淡的甜,甜的清爽,甜的醉人。峰回路转,那甜味儿更浓了,两侧槐树蓬勃成穹窿状,洒满一路清凉。绿叶吐翠,鸟雀清欢,白花串串低垂,好一个醉人的地方。儿子又说:“我们搬到这里来该有多幸福啊!”丈夫和我都以微笑表示认同。
  当我们正沉醉在这美景中时,突然,从路边蹿出一个大约七八岁和儿子大小一般的蓬头红衣小女孩,以“大”字形姿势拦挡在我们车前。丈夫快速刹车,见车停了,小女孩手扒在车玻璃上以哭腔急切地哀求着我们:“叔叔、阿姨,快、救救我妈!”我们急忙下车,顺着她手指的路的一侧我们向下望去,只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坐在一颗粗矮的槐树上傻傻地笑。我们跟着小女孩拨开杂乱的荆棘丛,踩着杂草丛生的光滑的石子地,小心翼翼而又艰难地一步一步挪移下来。我这才发现小女孩脚腕和脚面殷红的划痕纵横累累,可她好像不知道疼。那女人看我们过来,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看我厉害吧。……嘿嘿嘿……你们上不来……嘿嘿嘿……上不来……”然后又欢快地鼓掌,在她的浪笑声中,我们明白了小女孩有一个心智不正常的母亲。小女孩仰着脖子哀求着说:“妈妈,让叔叔阿姨扶你下来吧!你看都流了这么多血了,咱得赶紧回家包扎一下,听话哦!”她以大人的语气哄着妈妈,看似很滑稽,但我们谁都没笑,一瞬间一种涩涩的味儿涌上了我的心头。听了她的话,我这才意识到,这女人半空晃悠的双腿裤腿高高卷起,右腿肚处有一道一指长的伤口裂开,殷红的鲜血顺着几道血痕流至脚面,缓缓滴到地上,地面上已有一滩血。我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说:“大姐,你先下来,包好伤口,我和你比赛上树好不好?”“真的,你愿意和我玩?”她黝黑脏兮的脸上现出了惊喜的笑容。见她肯配合,我立即说:“真的,谁骗你是小狗。”她兴奋地转身,抱着树干溜了下来,用她那满是绿汁液的手拽起我的手说:“走,回家包好伤口,咱们就来比赛。”我被他牵着走在前边。丈夫叮嘱儿子慢慢走小心树枝划伤了。小女孩在后边也喊着:“妈妈,小心树枝上有刺。”
  在女孩的带领下,我们穿过两条路,爬到半山腰,来到了女孩的家。小女孩拿出一个玻璃瓶,说是他们家的祖传秘药,专治创伤,可止血止痛,效果很好,这里的人受伤了都会来用的。只见她端来清水,给妈妈洗净伤口,用勺子取出药粉洒在妈妈的伤口上面。我帮忙给缠上了纱布。完了她懂事而流畅地给我说:“阿姨,谢谢您,这是妈妈最听话的一次,以前妈妈从来不好好包扎的。这次要不是您,我真不知妈妈要闹到什么时候。”包完后,她妈妈马上对我说:“咱俩比赛走。”“行啊,不过要等你的伤口好了才能比,要不然你会吃亏的。”“哦,还是你聪明。说好了,不准反悔,咱们拉勾。”说完她伸出小拇指认真地和我拉了勾。
  女孩端来小凳子放在靠门的地方招呼我们坐下,坐在这里房间内外可以一览无余。不过我们都没坐,看看周围,这是一个只有几十户的小村庄,每户分散有梯度的住着。小女孩家住在最上一级,从这里可以看见低处人家的房顶、烟囱和层层的梯田树木。周围群山环绕,山间烟雾迷蒙,时而可见飞鸟盘旋,让人有如画似梦的感觉。站在这里,开阔与宁静并存,心胸瞬间舒展到无穷大。也许只有这样的山才能滋养出这么有灵性的孩子。这家中只有一个房间,院墙用篱笆围着,院中散放着四五只红褐色土鸡,羊圈用四根木棍支起,四周敞开,顶上用石棉瓦盖着,上面覆盖着草粑子。圈里拴着一只肥胖的羊,也许见生或许饿了,望着我们咩咩直叫,吸引的儿子捡拾起地上的青草举起让他吃,它吃一口儿子就乐的直笑。院子中央有一个圆形的石桌,也许是他们的餐桌,不过周围没有石凳。房间坐北面南向阳而居。房间右侧是炕铺,左侧是厨房,中间没有隔断,一眼可揽尽所有物什。厨房只有一口锅一个风箱,案板也只有三十平米吧,案上简单到只有几个碗筷,三个塑料瓶可能是菜油、醋和酱油吧。另外还有一个调料盒。灶台旁边有一个黑色敞口的水缸,上面盖着木板,木板上放着一个塑料盆。塑料盆里放着几根大葱和几个带泥的红薯。土炕上铺着看似年代久远的破席,花格子床单叠成枕状放在两个叠的方方正正摞起来洗的发白的旧被子上。墙角处静置着一个一人多高的黑色衣柜。衣柜边宽阔的窗户可以把暖阳送到坚实的炕上,我想小女孩应该会经常躺在这里看着蓝天白云勾画着她美丽的童话。
  这时小女孩已经让妈妈坐在炕沿上吃药了。丈夫问:“这药是治疗伤口的吗?”她说:“不是,这药妈妈天天都吃,吃完了妈妈就好了。”吃完药她妈妈打着哈欠伸伸腰说道:“我要睡觉。”“好啊!妈妈今天表现太好了。你睡吧,睡一觉伤口就好了。”她铺开床单让妈妈躺下,然后给妈妈盖上了被子,用小手抚平了妈妈的头发,接着又打来了一盆水,浸湿毛巾拧干,爬上炕给妈妈擦脸、擦手,我们一家以惊叹而欣赏的神情看着她忙着这一切。
  等她安顿好妈妈,我以为她可以歇歇了。只见她走到灶台边,加水生火开始做饭,手脚麻利的像个小大人。听到她妈妈的鼾声之后,我这才问:“你叫啥名字?你家中其它人呢?”她边烧锅边说:“我叫秋菊,秋天的秋,菊花的菊,我爸说我要像秋天的菊花一样,坚强又美丽。我的名字好吧?”她扬起脸自豪的问。“是的,这个名字很适合你。”我诚恳地回答道。她继续说:“我爸卖药材去了,卖完就回来。”“你上学了吗?”“我上二年级,这两周没上学,我爸每次卖药材去的时候,我就要留在家里管我妈。卖了药材攒了钱就能治好我妈的病了。不过我的功课没有落下,放学后我让同学教我新课,每天的作业我也会按时做,同学会帮我带到学校去,老师看完后同学又会带回来,哪里有问题老师会让同学给我讲的,他们都很关心我。”儿子问:“你真用功,那你的学习好不好啊?”她羞涩地一笑:“爸爸说在我们这里得奖那不是真正的优秀,因为山外的孩子都很优秀,我将来要像他们一样。”儿子难为情地看了我一眼低下了头。
  这时,听到有人喊:“菊儿,你妈今天乱跑了没有?”秋菊说:“爸,我妈回来了,腿磕伤了,多亏叔叔阿姨救了我妈。.”只见一个头发花白身体瘦弱满身尘土的中年男子进来了,看见我们便咧开那干裂的嘴唇,微微欠身说:“谢谢你们啊!我给你们沏点茶吧。”他边沏茶边吩咐:“菊儿,今天多做些饭,有客人呢?”“我知道的,已经做下了。我还蒸了红薯。”秋菊在灶火映照下红扑扑的脸绽成了一朵花。我们不知道懂事的小女孩已经为我们也做饭了,不经意间已给她添了麻烦,也不忍心再打扰这忙碌而疲惫的一家人,所以起身告别,可熬不过淳朴的山里人说相遇就是缘分,总得吃了孩子辛辛苦苦做的饭再走,想想也是,否则,还真辜负了女孩的忙碌与盛情。
  秋菊说她去同学家做作业,叮嘱她爸操心做饭,说完背起书包就出去了。看着她的背影,丈夫不由自主地说:“这孩子聪明能干又懂事!你真会教育。”我点头赞同,儿子也在一边竖起了大拇指。他爸爸却叹息道:“唉!是个好孩子,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猜测道:“你是说她妈妈吗?”他那棱角分明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的表情,侧身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妻子,然后示意我们去院子里说话。我们端来小凳子围坐在石桌前,他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他叫秋成,妻子叫秋玲,和他同村,从小一起玩耍、上学、再到相恋,在人生最美的花季里他们同学习、共成长,分享了成功的甜蜜,分担了失败的痛苦,也收获了美丽的爱情。山路上、河畔边都留下了他们的欢声笑语。他们学习成绩优异,在携手奋进中他们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村里人都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说到那最美年华里的故事,眼前这个脸上写满沧桑的男人脸上放射出幸福的光芒。我想那一定是有如童话般美丽的爱情。
  “可是,这人世间的事总是事与愿违!”他双手捂着脸将头深深地垂了下去,等抬起头来,脸上已是难以言说地痛苦与凄楚。原来那年高考,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农林大学,而秋玲却因高考时发高烧意外落选了,这对于一直品学兼优的她来说是难以承受地打击,痛苦不堪的她把自己关在屋里整整半个月不出门。后来在家人和他的一再鼓励与安慰下,秋玲终于打起精神准备复读再考。他们约定好无论发生什么事绝不分开,即使他先走进大学的校门,依然坚信他们的爱情可以跨越时空,他们念着“两情若是长久时,岂在朝朝暮暮?”的诗句许下了爱的诺言。
  可祸不单行,当秋玲刚刚打起精神走出房门的第二天,他父母在去省城卖药材的途中出了车祸,两人双双当场死亡。可怜的秋玲在得知消息后精神崩溃,当场昏迷,连他父母最后一面都没见上,那一面也无法再见,因为她可怜的父母被压在大车轮下已是血肉模糊尸骨不全。安葬那天,她捧着父母的骨灰盒仰天长哭,随即大笑不止,然后抱着骨灰盒沿路飞奔谁都不给……就这样,她疯了,从此再也没有清醒过来。看着心爱的女孩成了这样,他痛不欲生,也病倒了。到开学的日子,家长强行送他去学校报到,答应替他照顾好秋玲,因为秋玲是家中的独生女,她在这个世上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他们一家人尽力给秋玲看病,想法设法唤醒她的意识,可当年那个聪明可爱的秋玲竟一去不返。他也在痛苦与泪水中完成了大学学业。毕业后,同学们都拼命地去各大城市工作,而他却执意回到了这让他深爱的大山里。他希望以自己所学改变贫瘠的山村面貌,更希望以自己的赤诚与执著唤醒心爱的女孩。
  当他提出要和秋玲结婚时,母亲气的痛哭流涕直拍胸膛,从来没有骂过他的父亲打了他两个耳光,用棍棒将他逐出家门,说要和他断绝父子关系。在亲情和爱情面前,他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爱情,他跪在家门前整整两天两夜来忏悔自己的不孝,但丝毫没能打动父母。于是他就地取材砍伐树木和泥拉沙,在这山梁上建起了简陋的屋子。在没有任何人的祝福中他给秋玲和自己每人买了一身新衣就算是结了婚。然后,他一边开荒山育幼苗实现他的宏远理想,一边种药材养鱼苗抓眼前经济过日子,他把用度之外攒下的所有钱都用来给秋玲看病。他带着她跑尽了全国大大小小的医院,也研究了这方面的相关知识,他相信秋玲会好起来的,而且所有的医生都说秋玲会好起来的,他每天都期盼着奇迹能发生。如今九个年头已过去了,去年秋天的一个早晨,他正在喂羊,秋玲走到他身边问他:“你是不是秋成?我是不是秋玲?”“是呀,秋玲,你记起来了吗?”秋玲迷茫地看着他没有回答也再没有任何反应。可就这一句,他等了八年;这一句让他激动痛哭了整整一个上午;同时,这一句也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泪流满面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那撕心裂肺地痛苦与痴绝的爱恋,惹得我们掩面拭泪。那头上早生的华发和满身的风霜都凝注着痴痴的守候。这时候,我已想不出用怎样的语言给他以安慰。
  丈夫揉了揉眼睛问:“秋菊是你一个人带大的吗?”他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她不是我们的孩子。那年我上山种药材,准备回家时发现地头上我的三轮车箱里放了一个婴儿。红色的包单里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请恩人收下我的女儿吧!作为母亲我有愧于孩子,但我实在给不了孩子幸福,也不能看着孩子健康长大,我在九泉之下会保佑你们的。这一对镯子和两身衣服留给孩子吧。给您叩拜了!’孩子旁边一个塑料袋,里边有孩子的两身新衣服和一对翡翠镯子,这镯子我一直替菊儿保管着。我相信秋菊的母亲一定经历了人生重大的创伤,也相信她一直就在这不远的地方看着她的孩子。不管怎样,孩子是无辜的。我把她带回了家,用羊奶喂养,由于没有经验,给她吃的太多,回家第二天她就发烧,差点要了她的小命。后来,多亏了我妈,她虽然气恨我娶了秋玲,可还是疼惜我,看我一个大男人养着一个婴儿,管着一个疯子,于心不忍,她就把孩子带回去自己养着。为这事她没少和我爸我哥淘气,以至于后来我爸住在我哥家和她分居了。年过六旬的母亲一把屎一把尿的把菊儿一天天的养大了。这人的感情真的是可以培养的,到菊儿两岁时,已经非常讨人喜欢了,大哥一直没有孩子,渴望抱孙子的母亲把菊儿当成了自己的亲孙子似的疼爱着,吃的穿的都不让她吃一点亏。这人老了就喜欢小孩,就连倔强的父亲也经常抱着菊儿让她喊“爷爷”,后来父亲就搬回来和母亲一起管菊儿。人在快乐之中是可以忘记仇恨的,父亲那时虽不搭理我,可是也不再反对我回家了,母亲做了好吃的我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解解馋了,吃完了还可以给秋菊也带上。我万分地感谢菊儿改善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更感激可爱的菊儿给晚年的父母带来了无穷的欢乐,可是直到有一天……”秋成咬了咬嘴唇,眼里布满了泪花,那嘴唇分明在抖动,他以近乎哭泣的声音说:“那天晚上,菊儿发高烧,我们用尽土方子都不管用,母亲抱着孩子我开着三轮车去前村的诊所治疗,可是医生又到山的另一边出诊去了。在我们这山里,找个医生也许要翻过一座山,于是我又开车一路问寻,当我们找到医生时孩子已经昏迷不醒了,医生说他只能尽力了。听了这话,母亲当场就倒了下去,任凭我再三呼唤医生尽力抢救,她老人家再也没有醒来。医生说母亲受了惊吓,心脏病突发。我们山里人如果不生病一般是不会检查身体的,所以我从来不知道母亲有心脏病。是、是我害了母亲……呜呜呜……”他双手抱着头痛哭。这哭声分明是压抑了很长时间的万千愧疚,哭吧,善良又可怜的人,相信这将是他一生不能原谅自己的痛。

被打了的柯江顿时酒醒了大半,半天没反应过来。两个孩子被惊醒了,惊恐的看着父亲,平时父亲对他们都很严厉,很少在他们面前露出笑脸。阿瑞一直在看妈妈的反应,阿敏被惊的哇哇大哭。

女孩父母吵架,母亲发觉父亲外面有女人,在家里准备着菜刀准备和孩子的爸爸同归于尽,孩子在担惊受怕的惊恐中等来了在外奔波的父亲,妈妈和爸爸动起手来,她哭着求妈妈不要伤害爸爸,妈妈和爸爸吵得不可开交,愤怒的母亲不停的咒骂,歇斯底里的诉说着她的丈夫有多么可恨,小女孩看着幼小懵懂的弟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蹲在墙脚伤心的哭泣着,眼巴巴的望着最熟悉的两个人,没有人注意到冬天的地面是那么冰冷,而她急忙给父母拉架,连鞋都没有穿,光着脚踩在地上,她忽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发生什么,他们就会把目光关注到自己身上,于是她把目光投向了那把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回头望了一眼自己最爱的弟弟,以后弟弟会不会不记得自己,他还那么小,小女孩眼泪巴巴的掉落下来,俯身缓慢地拾起那把天天看着妈妈做菜用过的菜刀,对着她瘦弱的手腕处,她抬起头大声喊:我死了,你们就不要再吵架了,妈,不要砍我爸。刀用力划过皮肤的一瞬间,剧烈的疼痛随之出现,鲜红的血液不停的向外奔涌着,小女孩看到父亲哭着抱着自己,母亲也没有再继续她的愤怒……

秋菊一把抱起阿敏在一边哄着。柯江看着两个孩子在跟前,暂时压下了怒火,大步走出房门,砰的一声关门声,让阿瑞紧绷着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慢慢走到母亲的身边,拉着母亲的衣角。

万幸的是,小女孩划的很浅,没有伤到动脉

经过夜晚暴雨的冲刷,清晨的空气中多了一股清新夹杂着泥土的味道。

次日妈妈笑着问女孩,你疼不疼?你割腕又有什么用啊!这一刻,她看着缠着白色纱布的手腕,原来鼓起勇气去面对死亡,对他们大人来说是一个笑话,她又被伤害了一次,晚上妈妈又不停的咒骂父亲,足足的骂了几个小时,小女孩忍受不了,就说妈你不要再骂了,没完没了。愤怒的母亲说,我不要你了,你向着你爸,再别叫我妈妈了!在那个年纪,如果妈妈说不要她了,对她而言,是多么的无助,她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哭了一个晚上。

一夜未睡的秋菊拍拍僵硬的脸庞,起身去给两个孩子准备早饭。早饭也就是煮稀饭,再加两个剩的玉米馒头。

十多年后,女孩长大了,他们又吵架,愤怒的父亲提起当年的事情,说当年你割腕就是一个傻瓜。这一次她真的觉得自己真的是很愚蠢,即便用付出生命的代价想换回家庭的爱与和谐,最终,也只会揭开内心的伤疤。在若干年后的今天,每次回忆起来仍会让她心里瞬间觉得缺失了一块壁垒,孤独无助,一个人在角落里舔舐伤口,黑暗中没有一丝希望与光明,就像是在马戏团,人们总是惊奇地发现,一条细细的铁链,就能拴住千斤大象。原来,训象人在大象还很小的时候,就将其用一条铁链拴住,小象力弱,自然无法挣脱。时间长了,逐渐长大的小象便习惯于认为,细细的铁链无法挣脱。就是这样习惯性的无助,和固定的思维模式,让孩子的潜意识里面总觉得自己不该被爱,或者说是她很需要更多的爱,这样的阴影笼罩着她的一生,影响她未来的工作,生活,甚至择偶观,只要对方对自己好就可以了,无论对方性格、三观是否真的和自己适合,在原生家庭缺少的爱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寻找,却让自己踏进了另一个悲剧的境况。

客厅里没看到柯江的身影,不知昨晚在哪过夜。看着昨晚柯江拎回来的麻袋,松开结一看,六七个大西瓜静静的躺在那里。一个一个拿出来摆放到沈青山给的西瓜边。

这是中国式悲剧家庭的一个缩影,有好多这样的孩子被伤害着,我认为可以选择读书与旅行,增强自己的认知与见识,让自己眼界变得更加宽广,情感世界变的祥和与喜悦,方可抚慰心灵之疼痛。

中午十分柯江耷拉着脑袋跨进家门。昨晚的一巴掌在黝黑的脸上没有留下任何印记,只有一双猩红的眼睛仍叫人看着害怕。

当一个人成为父母的时候,除了感受到孩子带给他们的快乐时光,更加要注意的是你是否会给他一个完整的爱,培养一个健康的性格,这是你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没有人能代替你,不要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父母就可以操控一切,为所欲为,你们可以不顾着孩子的心灵感受肆意的批判指责,用有限的认知去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孩子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不是成人的附属品,父母是需要被再教育的。

在一边和弟弟阿敏玩耍的阿瑞,看到父亲回来,立马停下一切动作,在一边的小板凳上坐好,一动不动的盯着父亲的每一个动作。

希望我们这一代成为明智的父母,好好保护自己的那个小天使,我们在天使身边守护相望,给予他爱,让他内心有着家庭的幸福和丰足的快乐,给他温暖与阳光,让喜悦伴随着他的一生。

“孩子他妈,饭好了没?饿了!”早晨酒已醒了大半,昨晚说的话是有点难听,但任何事情都不会空穴来风,秋菊可能确实没想法,但不代表沈青山没啥想法,要不怎么年纪不小了也不找对象,整天往自家跑。要面子的柯江就算知道自己有不对的地方,也低不了头和妻子说声对不起。只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饭好了,不会自己盛吗?”知道自己丈夫的性格,秋菊仍然心里有气。说出口的话无法收回,但落在心上总归会有一丝痕迹。秋菊盛好了两个儿子的饭,端到桌上,招呼阿瑞吃饭,抱起阿敏喂着炒茄子和蒸鸡蛋。

柯江看妻子孩子在桌边吃饭,自己也就默默的去锅里盛了饭坐在一边吃起来。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惊恐的看着父亲,晚上妈妈又不停的咒骂父亲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