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女仆苗小姑为童大妈泡上朝气蓬勃杯消肉茶,但

女仆苗小姑为童大妈泡上朝气蓬勃杯消肉茶,但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2-11

一、同龄人
  天空无声无息下着牛毛般的细雨,已是下午两点多,园区一片寂静。保姆苗阿姨为童阿姨泡上一杯减肥茶,看了看湿漉漉的街面,退回靠窗的位置,拿出十字绣,用花架绷好,戴上老花眼镜,飞针走线,那神情就像一个专业的绣花工。
  童阿姨靠在沙发上正看小品《张三其人》,严顺开滑稽的表演、夸张的动作,逗得她哈哈大笑。“衣服洗好了吗?”童阿姨擦着笑出的眼泪问。
  “快了,这机器真好,脏衣服一放进去,只等时间一到,拿出来就能穿。”
  “进口货,一万多块钱一台呢!”
  “了不得啊!比我们农村的房子还值钱啊!”苗阿姨推推眼镜说。
  “那算什么,我儿媳妇一小瓶香水就要一千多块钱呢。”童阿姨用手比划着两三寸高的瓶子说道。
  “真舍得花钱,一千元钱要做多少事啊,我们买十多元钱的衣服,都要跑几条街。”苗阿姨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十字绣给她带来财运,卖十字绣的陈老板,为她提供供货收货一条龙服务,但陈老板提成高,苗阿姨常避开他,直接和买主联系。
  “打了二十年的工,买房子的钱也该存得差不多了吧。”童阿姨从心里佩服苗阿姨的生存能力,但她隐约有些不快,觉得苗阿姨做私活,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失。
  “哪里就够了,那些年在厂里打零工,一个月就几十元钱,一年下来积攒不了多少,现在挣钱多了点,物价却长了,像撵趟子似的,总也撵不上。”
  童阿姨是城里长大的,六十二岁,她跟苗阿姨同年同月同时生,正因为这一缘故,她不听儿女的阻拦,执意雇了苗阿姨。苗阿姨工资每个月八百,一天管三顿饭,下午五点以后不能外出。
  童阿姨越老越胆小了,天一黑就不敢出门,她喜欢十字绣,因眼力不好缺乏恒心,几年时间连一只手袋还没完工,苗阿姨答应她帮她绣一幅“花开富贵”挂在客厅,她希望在中秋节前就能看到。
  “我们以前上班挣的钱,一个月下来还不如现在年轻人一天挣的多,老了,还是得靠儿女啊!”童阿姨不停换着台,她喜欢看小品、相声和戏曲。
  “我六十多岁了,磕磕碰碰过了大半生,说话也不怕你笑,儿子是民政局长,女儿是房地产老板,孙子外孙国外读书,自己住一套房子,出租一套收房租,没病没痛的,还请人陪着,就是过去那些罪该万死的地主老财,也没你这样的福气啊!”
  “你也不用发愁,现在外面打工的也能挣钱。年前赤条条地出门,年终就能开一个小车回家,钱是转世宝,说不定哪天运气就到你儿女头上了,到时给你背一大包钱回来。”
  苗阿姨侧着耳朵听,洗衣机‘嗡嗡’声已停,她绞下阳台上的晾衣杆。“借你吉言,不过真有那一天,我的骨头怕敲得鼓响了哦。说实话,你让我在你这里做工,我实在是谢你不尽。我打了二十年工,什么人没见过,那天,余局长不想雇我,担心我发生意外,我告诉他,我的遗书早写好了,出啥事,你们都不用负责。”
  “看你说的,你不知道我们雇保姆也伤脑筋,年轻漂亮的,媳妇不放心,四五十岁的,家事多,我又看不上。哦,康儿早上打电话来说,有三个朋友要想吃你烧的酸菜鱼。你不知道,第一次吃了你烧的鱼,夸得不得了,说‘鼎香食府’的酸菜鱼也比不上你烧的好。”
  “啊哟,余局长那是给我面子呢,他要一个礼拜不来吃一次鱼,我还不习惯呢。”苗阿姨把衣服伸伸展展挂着,熟练地卸下花架,放进一个帆布口袋里。“我要回家拿盐水坛的酸菜,买的不香。”
  “顺便把你腌的咸菜带点过来,想吃你蒸的烧白。”
  精瘦的苗阿姨换上旅游鞋拿着折叠伞“噔、噔、噔”地跑下了楼梯。苗阿姨虽是农村人,由于长年累月做钟点工和保姆,结识了一些高素质有品味的人,耳濡目染,她也成了一个很有见解的人。她天天六点就起床擦地板、洗家俱、熨衣服。礼拜一早上七点,准时到余局长家打扫卫生,余局长夫妇忙于工作不善家务,一个礼拜下来,家里从厨房到卧室既脏又乱,就是快手快脚的苗阿姨也得扎扎实实做上三个小时。
  苗阿姨一出门就拐到城北惠民职介所,她坐在门外条凳上静静打量着进进出出的求职人员。
  “呵呵,苗大姐,日子过得滋润嘛!”耿所长从小车上走下来,见苗阿姨心事重重坐在过道里。
  “谢谢耿所长关照,清闲得很呢!”苗阿姨是这里的常客,她跟着耿所长走进办公室。
  “是不是又帮我带生意来了?坐呀,请喝水!”耿所长对苗阿姨另眼相看,苗阿姨在张县长家做过保姆,坐过张县长的小车,上过张县长的餐桌。苗阿姨第一份保姆工作,就是耿所长介绍的,她对耿所长心存感念,常常帮耿所长介绍点生意,义务为他们发宣传单,不知不觉中似乎自己也成了惠民的一员。
  “有事无事,就想到你们职介所走走。”
  “苗阿姨,到东区市场去吗?下午的菜便宜哈,顺便帮我买二十个土鸡蛋。”
  “我正要去买鱼,白给你跑一趟也没事。”
  “谢谢啊!”
  
  二、浪子心
  苗阿姨从任家院子搬了出去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地板经过泡洗像一面镜子似的能照出人影,虽是窄小的顶楼,比起潮湿的小黑屋算得上是皇宫了。苗阿姨请了半天假,买了一斤牛肉、五元钱的西芹,铝锅里炖着猪头骨,这一切对她已是大大的浪费了。
  田明星,苗阿姨的小儿子,唯一的男孩子,提前一年多释放了。进去的时候才十八岁,还是一个大男孩模样。五年时间,田明星长高了,唇边和下巴长着柔柔的髭须,说话声音低沉,他的皮肤跟苗阿姨一样,麦麸色。苗阿姨人生最贵重的宝贝失而复得,自然是喜不自胜,对儿子无尽的牵挂和愧疚,及至见面,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她不停地为儿子夹菜,田明星一顿饱餐后规规矩矩坐在苗阿姨面前。
  “这是我们租的房子。”苗阿姨给儿子一个钥匙。
  “顶楼,租金不贵。”
  “你也知道外面的行情?”
  “朋友经常来看我,我们也看新闻的。”田明星大大咧咧地说。
  “一切都过去了,休息几天找事做,现在到处搞修建,只要吃得苦,遍地是黄金。”苗阿姨怕触动儿子的伤痛小心翼翼地说。
  “我想和朋友打伙开网吧,投资不多,很赚钱的。”
  “你想都别想,就是它害了你,和那里出来的人断绝往来,只要你争气,我再苦再累也甘心。”
  田明星没技术也没特长,一个月来他在求职路上屡屡碰壁。
  苗阿姨何等精明之人,这一切早在她意料之中,她找到耿所长,悄悄说出自己的心事。
  “这个嘛,确实不好办,人一进了那个地方,就像经过染房里的东西,在世人眼里就变色了。”
  “我不求别人就找你,你了解我,儿子跟我一样诚实,你为他说话,强过我几十倍。”
  “我们的工作,第一要紧就是诚信,我不能砸自己的饭碗。当然,你的忙我也不能不帮,‘五一’节来了,让他先到游泳池去工作一段时间,那是我一个熟人包的活。”
  结果,田明星做了一个礼拜,分文未收就离开了。
  “人哪有一辈子不走弯路?另找工作就是了,五六十岁的人都能找到事做,你年纪轻轻还怕找不到?”苗阿姨安慰着儿子。
  “不想再受他的狗气!那王八蛋怎么知道我是那里出来的?故意当着众人出我的洋相,耿所长跟他一定是一伙的。”
  “纸能包得住火?早晚别人都会知道,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回得去吗?老顾忌别人怎么看,你就没法生存。有本事做出成绩来,让瞧不起你的人后悔!”
  “我自己知道找事做,不用你管了!”
  “找个正事做。”
  “我去当网管。”
  “不要去跟那里出来的人鬼混!”一提到网吧,苗阿姨就是一肚子气。
  “他们至少讲义气,比游泳池的老板好一万倍!”田明星对母亲十二分不耐烦。
  “天天吃喝玩乐,正事不做是好人?你怎么还没从前懂事?”
  “我的事你别管,再骂我的朋友,给我朋友做脸色,我永远不回这个家了!”田明星威胁着母亲。
  “我也把话撂在这,你胆敢跟那些混蛋来往,试试看?”苗阿姨说。
  “你跟别人没区别,都把我当垃圾。”
  苗阿姨张大嘴巴,一时找不出话回击。
  
  三、缘聚
  童阿姨不喜欢运动,平时就在小区门口溜达,家里保险柜里有她的积蓄,钱越多,她越不想走远。一天,童阿姨心血来潮,不愿进家里的健身房,也不想在小区玩,要苗阿姨陪她到滨江河畔散步。五月的滨江河畔,轻风拂面,柳丝飘逸,青草绵延,百花含香,水清澈而宁静,白鹤在空中轻扬,水中野鸭嬉戏。紧临岸边,有一处健身的地方,童阿姨走到这里再也不肯走了。
  “我成井底之蛙了,天天在小区,只见到簸箕大一片天,想不到好风景就在自家门口,我旅游了二十多个国家,也没见过这么好的景致。啊!”童阿姨高兴地说。
  “车马劳顿耗力耗钱,哪里的水不养人?哪里的山不长树?”
  苗阿姨像学者嘴里嘣出新鲜词,童阿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那不一样,各地风俗人情差别大得很,我们录像了的,跟放电影一样,我不会放,要不然让你也看看外面的风光,看看外国人。”
  “什么黑人白人,红头发,蓝眼睛的,怎么看也没我们身边的人顺眼。”
  “好日子来了,时间却不多了,要能重新过一次多好啊!”
  “人生没有回程票,几十年已经太长了,再反反复复地过,还不把人折磨疯?”
  “人生没什么?”
  “像过河卒子,只管向前走。”
  身边几个锻炼身体的人不住打量着穿着华丽、披着披肩、戴着黄金手饰的童阿姨。苗阿姨从布包里拿出一个浅紫色半球型的太阳帽戴在头上,这是她出门装束,夏天遮太阳,冬天避风。
  “太湖公园建起不到两年,走一个来回,怕是半天时间也不够,这里空气好,老人也多,你在这里摇摇手甩甩脚,我买好菜就来接你。”
  童阿姨自从来到这里后,在家里就待不住了,天天到滨江河畔转悠,有时跟人聊起兴致不想回家,苗阿姨就先回去做好饭又来接她。
  童阿姨结识的朋友中有一个叫伏秀丽的,四十多岁,精力旺盛,家境不错,两人兴趣相投,她们一起锻炼身体,逛大街,品小吃,有时到公园听戏,最让她高兴的是终于有人陪她赶庙会了,跟苗阿姨每次上山来去匆匆,总不能尽兴,伏秀丽不时要到高峰山、峨眉、青城山烧香,童阿姨就一百两百的叫她带香钱。
  “童大姐,我听别人说,苗阿姨每天买菜要去好几个市场。”伏秀丽挽着童阿姨手臂,“她挑最便宜的菜,从中吃差价。”伏秀丽了解童阿姨是出了名的吝啬,为一勺菜汤,把食堂师傅骂得差点辞职。
  “有这样的事?”童阿姨气上来了。
  “还不是看你菩萨心肠,一天不出门,好骗呗!”
  童阿姨本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听了伏秀丽的话,心里很恼火。我掏心掏肺待她,比对自己家姊妹还好,让她做私活,不分主仆,同吃同住,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保姆是一家人的脸面,放一个不上档次的摆设在家里,多给儿女丢脸呀!哪天抓她个现形,把她开除了,我给你介绍一个淑女,包你一家人都满意!”
  童阿姨没回应她,苗阿姨来之前两三个月换一次保姆,这是她最满意的一个。
  一天,童阿姨让苗阿姨买蘑菇烧汤,“苗阿姨,这是多少钱的啊?”
  “五元,一分不少。”
  童阿姨沉着脸,用弹簧称一称,四两。
  “我看那个卖蘑菇的是瞎了狗眼吧,四两,算一斤,他吃称吃得太黑心了!”童阿姨把蘑菇往地上一扔。
  “什么,他吃我的称?吃多少?”苗阿姨正记账,她是每个月月底跟余洁结账。
  “拿去摔给那个人,把称给他砸了,问他是不是卖黄金?!”童阿姨火气很旺。
  “少了多少?”
  “你买一只鸡,拿了一只鸡爪子回来,要有那样的商贩,我相信摊摊早被人掀到半空中了。”
  “究竟少了多少?我买了四两,她搭了两毛钱的葱。”
  “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你却这样来算计我。给你说个亮相话,我和伏秀丽到金龙市场去了,蘑菇就五元钱一斤。你四两蘑菇,五元钱,南京来的算盘?”
  “这是鲍菇,十二元钱一斤,我走了三个市场,这个价最便宜了。前几天吃了,你说鲜,今天我又买一点,我以前也读过几天书,知道知恩图报的道理,你再有钱,我也不能把你的钱白白往外撒,放心吧!”苗阿姨把食品袋打开,让童阿姨看清楚。
女仆苗小姑为童大妈泡上朝气蓬勃杯消肉茶,但是每一种月买几本也是繁多钱的。  “鲍菇?这跟以前的倒菇菌差不多,只颜色不一样,整得那么复杂,变着花样来赚钱,我记得你说过,你看你又不说清楚,那个伏秀丽也真是,好了,好了,收起来吧!”
  “以前市场只卖平菇,现在菇类,有十多个品种,什么口蘑菇、花菇、草菇、茶树菇,价格差别大得很。像人一样,看着差不多,有好有坏,有高有矮,伏秀丽那个遭千刀的,就晓得搬弄是非!”
  尽管嘴上这么说,长时间的交往,童阿姨和伏秀丽已经形影不离了,童阿姨还请她到家里来,伏秀丽总会带点景区小礼品来,一串佛珠,生肖挂件,养生饰品,她给童阿姨讲了许多健身的知识。

     

摘要: 猪肉涨了,可以吃牛肉;大米涨了,可以买面粉;咖啡馆提价了,可以在家里喝;房价涨了,可以先租房。而如今,房租在多年稳定后也开始蹿升,曾经还可“隔岸观火”的城市白领发现,通胀之火已经烧向了自己,一向对价格不够敏感的他们也开始精打细算。“一个人的日子越来越通胀下城市生活样本:1个人生活越来越难猪肉涨了,可以吃牛肉;大米涨了,可以买面粉;咖啡馆提价了,可以在家里喝;房价涨了,可以先租房。而如今,房租在多年稳定后也开始蹿升,曾经还可“隔岸观火”的城市白领发现,通胀之火已经烧向了自己,一向对价格不够敏感的他们也开始精打细算。“一个人的日子越来越难”早上7:00,床头的闹钟就催促着鸿雁起床。每天早上,她都会提前很早起床,洗漱之后,给自己做个早饭。“我有吃早饭的习惯,这样比较健康。自己一个人,所以得照顾好自己,万一病了都没人照顾,呵呵。”鸿雁自嘲道,虽然过了而立之年,但鸿雁依然是单身,所以生活对于她来说实在不易。“现在什么都涨价,原来我是在外面吃早饭的,可是越来越贵,我干脆自己做得了,多少能省下来点儿。”鸿雁边熬粥边对记者说:“原来单位楼下的豆腐脑一块钱一碗,现在一块五一碗;原来鸡蛋灌饼一块五一个,现在涨到两块钱。我一个月挣得也不多,所以能省就省省吧。”匆忙吃完早饭,鸿雁连碗都来不及洗,就换了衣服出门去了。公交车站的人很多,交通协管一直在提醒着乘客到站的车辆。鸿雁要乘坐的公交车姗姗来迟,站台上很多人都在焦急地等待。“这种情况要是放在以前,可能我就直接打车走了,到单位二十几块钱,没觉得什么。现在有点儿不舍得了,也没觉得多了这二十几块钱生活就好了,但始终都觉得什么都涨价,所以不忍心花钱了。”边等车,鸿雁边焦急地看表:“现在就祈祷路上别堵车,我别迟到,要不然又要扣钱了,本来钱就少……”终于,千呼万唤之后公交车终于缓缓地开来,人群顿时涌向车门,鸿雁挤了很久才来到车厢后面,这里相对宽松。公交车慢慢地行进,鸿雁也对记者慢慢讲述自己的近况:“今年觉得特别难,不知道是真的难还是周围有这样的气氛,反正我始终都觉得心理压力挺大的。北京的房子我是买不起了,所以今年在老家买了一套小两居,现在开始还贷款,每个月的贷款就两千多,占我工资的一半了。剩下的钱还得交房租、水电,还得吃饭,偶尔同学、朋友还要聚聚,每个月都紧巴巴的。” 车子又到了一站,鸿雁被人流又往后推了一推。“现在觉得自己一个人越来越难,如果两个人起码可以分摊一下房租和伙食费。做一个人的饭和做两个人的饭没差在哪儿,但是要是分开吃成本就高了。”“以前我经常下班在外面吃完饭再回家,现在觉得那样有点儿奢侈了,还是自己做饭比较省钱。”说起今年过日子省钱,鸿雁积攒了不少经验,“我发现,钱都是积少成多,以前觉得都是小钱,花了也就花了,其实算下来还是不少钱的。“以前我愿意买时尚杂志,觉得一个月一期就二十几块钱,可是每个月买几本也是很多钱的。前阵子我办了一张图书馆的借书证,去那看书,省钱,而且接受一下文化熏陶。“现在我都不敢逛街,什么都不买也得小100块钱,最近时间基本都用来看书了,也觉得很充实。健身卡到期了我也没有再续卡,年费涨了,比去年贵很多了。平时干点儿家务、出去溜溜弯也就把这笔钱省下了……”边走边说,鸿雁终于到了单位,看看时间,还有十几分钟到9:00,鸿雁笑笑说:“这要是打车不就赔了嘛,呵呵。”祖孙三代的“计划经济”清晨,徐阿姨早早就出门去早市买菜,她要趁着儿子和儿媳还没上班把菜买回去,要不然孙子就没人看了。“早上菜市场的菜要比超市便宜一点儿,可以挑挑拣拣。”一边挑芹菜,徐阿姨一边跟摊贩打听菜价。“现在菜真是贵得不得了,买3个西红柿就要四块多,兜里装二三十块真是不好干什么的。”徐阿姨感慨,“真是一不小心菜价就蹿得老高,往回落的时候就慢慢悠悠,真是不晓得这个钱都被谁挣走了……”买了两斤肉馅和几样青菜,徐阿姨的早市之行一共花掉了53块钱。回到家里,徐阿姨的儿子和儿媳正在吃早饭,一边吃一边讨论请保姆的事情,徐阿姨一听就反对:“请保姆太贵了,一个月要小两千块,有这些钱干点什么不好。我还能劳动,能给你们看孩子、做饭,花那个大头钱干什么?现在什么不需要钱啊?你们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省钱过日子!”徐阿姨的孙子刚刚4个月,儿媳产假结束之后就一直是徐阿姨一个人看孩子、做饭,儿子、儿媳心疼老人,想要请保姆来分担家务,可是几次商议都被徐阿姨给否定了。“现在什么都要钱,你们要节省一些,现在有了孩子,这个小毛头什么都要钱,现在要开始攒钱了……”几经商量,徐阿姨终于同意请一名钟点工,一周来打扫3次卫生。即使这样,徐阿姨还是觉得每次花50元钱请钟点工打扫卫生太贵了。吃完饭,儿子、儿媳就上班走了,徐阿姨开始给孙子做饭。“小毛头现在可以吃一点儿辅食,给他点儿水果泥吃。现在一家人就是围着他转,他现在绝对是家里最重要的人物,家里花钱的大户。”徐阿姨的儿子和儿媳的收入不算低,可是自从有了孩子之后就有点儿捉襟见肘。每个月两人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就先到银行,把孩子的教育储蓄存好,房屋贷款还好,把孩子的奶粉、尿片、玩具、衣服都买好之后,省下的钱3个大人再用来过日子生活,徐阿姨把这样的日子比做“计划经济”。“现在还好,我可以看着他,等再大一点儿就要送幼儿园了,听说学费不少哩。看看现在的孩子,哪个不上特长班,钢琴、书法的,还是要钱的。”一提到将来用钱的地方,徐阿姨就开始替儿子、儿媳发愁。家里的大米吃完了,徐阿姨打电话要社区服务站送一袋大米,得知大米涨价之后徐阿姨再一次表示无奈。“以前50斤一袋的大米是118元,现在涨到了125元,看起来没有几个钱,可是这涨一点那涨一点就不少钱,每个月都仔仔细细、精打细算地过日子,就怕超出计划。”天色渐渐暗下来,徐阿姨开始思量着一家人的晚饭。虽然物价都上涨了,可是一家人能够开开心心地坐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天也是让徐阿姨高兴的事情。二人世界的生活交响曲今年刚刚步入婚姻殿堂的妍妍现在俨然是个精明的主妇,不但节约生活成本,而且处处精打细算。“不省钱过日子不行啊!”妍妍也表示无奈。“别的不说,房租今年就涨了不少。”虽然结婚了,但是妍妍夫妻还是跟好朋友合租,对方也是今年刚刚结婚的新婚夫妇。“去年租房时这套三室的房子月租3000块,我这间小屋是800块。今年10月份续约的时候房租一下涨到了3600块,我们3家每家都涨了200块。“甭说买房了,租房都快租不起了……”虽然无奈,但是妍妍仍然觉得自己比较幸运,“我们3家关系很好,原来大家都是同事,所以要比跟陌生人住方便得多。我们现在是轮流交水电费、轮流买菜、轮流做饭,是典型的集体生活,哈哈……”妍妍本就是爱说的姑娘,说起现在省钱过日子话匣子就打开了。在超市里,她一路看的基本都是打折商品。“单位很近,我每天走路上下班,途径超市的时候我就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打特价,如果不是急需的就坚决不买。”走到蔬菜区,妍妍开始挑选花椰菜,比较了很久之后决定拿一个比较大的,“家里人多,买个大的吧,今晚吃不完明天我就带饭盒。以前中午都是在单位吃,一份盒饭最少也要10块钱,一个月最少就300块钱。现在每天晚上做饭的时候多做一点儿,就够我第二天中午带饭盒的了,省钱。”不光是妍妍中午带饭盒,同住的人有时也会带饭盒,既避免浪费,又省钱。“油麦菜降价了。”看看价牌,妍妍感慨道,“之前油麦菜九毛八一斤,上个月涨到了两块四毛九一斤,现在又降价了。”挑来挑去,妍妍最后只买了一篮子蔬菜,没买其他东西。“现在吃饱就好了,其他的先暂时放一下吧。”妍妍和老公本来有今年买房的计划,可是房价一路看涨,两个人犹豫了很久,看了很多楼盘,比较来比较去两个人还是觉得买郊区的房子比较适合。经过商量之后,两个人决定在窦店买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就那儿的房子比较便宜,均价9000块左右。不堵车的情况下,开车40分钟左右能到我单位。可是户型图、样板间都看好了,结果我们想要买的78平方米的户型已经没有好位置了,剩下的只有85平方米的户型了。这样不但贷款额度要增加,首付就要多出来将近10万块钱,超支太多了。“两家都不是什么有钱的家庭,实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考虑再三,小两口放弃了今年买房的打算。“再等等吧,现在房价实在太贵了,郊区的房子都已经买不起了。房子没买成,我就安慰自己说那儿房子太远了,我要是坐公交上班来回得4个小时,太折腾。现在虽然是租房子,可上班近,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周末,妍妍并没有休息,单位需要有人值班,每天可以领100块加班费,通常情况下妍妍每周都会申请值班。“有钱就挣吧,周末在家也没什么事情,还不如到单位值班挣钱呢,挣一百是一百。”妍妍的同事戏称她为“钱串子”,妍妍也欣然接受:“确实是那么回事,我确实在拼命挣钱,没办法,我们俩没什么积蓄,这么大的人也不能总伸手跟家里要钱,所以就得想办法开源节流吧!”

图片 1

      上次姐妹们聚会,有人谈到夏姨,说她过的不好,问罢听罢,半日里我心里面仍然很不好受。

        夏姨八年前的秋季开始在我家做过一年多的保姆。她是职介所介绍来的,来之前职介所的电话说:"一位慈眉善目的阿姨,六十岁,身体健康。"我说很好呢,来呗。电话里又说:“一个月两天的假她可次不歇,若歇她晚上也仍回你家住,可以不?"我特别高兴:“她不休我巴不得,我会发加班工资的。”

      第二天,夏姨就来了。如职介所说的一样,就是一慈眉善目,笑容可掬,高高大大,背板笔直的一大妈。我把大门钥匙交给她,说了一下基本的工作:家务,做饭,早餐,晚餐我们在家吃,午餐你一个人,周末就我儿子会回,妮子每天幼儿园送回得比我们下班早,也要带会儿。她一边点头一边楼上楼下瞧一遍,我以为她嫌卫生区有点大,谁知她却说:“你这窗帘去年没洗吧,趁天气还末转冷,我今天冼了。”我忙摆手:“夏姨,不用的,我到时会叫外面的保洁公司洗,这个拆装好麻烦,家里的洗衣机又小,一次只洗得一块帘子,这十几个窗帘,一天也洗不完。”夏姨说:“没事,又不赶急,多把两日时间而已。”

      连续两日下班,所有的窗帘夏姨已洗好穿好夹子,只要我们花几分钟帮忙挂上了。

      在我家做保姆是要买菜的。我将钱放在固定的零钱袋,花完了再放。第一天买菜,夏姨将一小纸条给我,是买菜的记录,又把余下的钱交回我。我笑,再不要记录了,亏得你老眼昏花的还干这个,我不会看也不会去算。

        家里弄的干净整洁,饭菜也可口,俩个孩子叫她奶奶叫得沁甜。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女仆苗小姑为童大妈泡上朝气蓬勃杯消肉茶,但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