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是还是不是还能够愿意根据承诺,所以小编妈只

是还是不是还能够愿意根据承诺,所以小编妈只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2-11

  
  (1)
  虽然是初春,但作为一个位于东北的小镇,这里的朝阳镇依然还下着小雪。
  “你为什么要答应他让女儿去那种地方。”女人哭着央求道,“求你了,女儿她还小。”
  “她又不是去干什么,只不过是站在门口吆喝几声,又不会少块肉,你担忧什么,况且人家霸爷说了,会罩她的。”男人不耐烦的口气,大声嚷道。
  小女孩站在房门外,低着头,默不出声。
  男人女人的争吵声和着雪的沙沙声,一起飘进了女孩的心里。
  (2)
  我叫白容,是一个先天白化病患者,在三年前,父母为了让我有一个安稳的学习环境,在我升初中时转到了朝阳镇。我也很希望真的能像他们所期望的那样,从此过得安稳,不再被冷嘲热讽,可我发现我的命运注定了不太平。
  在我第一天进到朝阳中学,我就意料到还会像以前那样,我依然还是那个最特别的,还是全校的焦点,但我已经习惯了,习惯了那种眼神,那种窃窃私语。
  没过几天,我就有了一个新的别称,班上的男生都叫我“白发魔女”,而女生也自然地离我远远的,但我真的早已习惯了这被当成怪人的感觉,可我没想到的是,她还会主动接近我。
  她不叫我“白发魔女”,她叫我“小个子”,她说,这是她才能叫的。
  那一天放学,我作为值日生留了下来,空空的教室就只剩我们两个,她坐在座位上,一直用一种发现这玩意的眼神看着我,直到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弱弱地问了一句,“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她笑了,她笑得好好看,她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女生,她的身上带着一种独特的气质,像一个千金小姐,可这样的一个人我为什么之前没发现。
  “我叫薛海仪,你叫白容吧。果然,人如其名,我们交个朋友吧。”她的声音很清澈,像空谷里流出的清泉。
  我不知道我是怎样答应她的,但她最后真的成为了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好朋友。
  (3)
  慢慢的,我才发现,海仪经常旷课,逃课,难怪我之前没有发现她。
  但接下来的事,我越发觉得她就是一个迷,一个等着我去解开的迷。
  班上的人经过我们身边都会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我们,然后冷冷的说:“他们简直是天生绝配。”而且男生变得更是肆无忌惮,他们公开扯我的头发,捏我的胳膊,把我的桌子扳倒,把我柜子里的书翻出来,用脚去踩,用手撕我的作业本。而这一切,都是班上一个叫阿龙的小恶霸带头干的。他的爸爸是镇上的出了名的“地头蛇”,很有势力,所以他才会这样横,这些也是海仪跟我说的。海仪还说,他和他爸一样该死,但那时我还不懂她这话的含义。
  后来,班长也莫名地偷偷把我拉到一个拐角,对我轻声说:“你最好离薛海仪远的,她是那种人。”然后匆匆跑开了,留下一脸懵的我。
  出乎我意料的是,在一天放学,阿龙带着一帮男生守在校门口,堵住了我们,他们来势汹汹,我立刻吓得躲到海仪身后。
  “臭婊子,你最好让开,要不然老子连你一起打。”阿龙恶狠狠盯着我,“妖女,你最好消失在我们所有人的视线里,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要让你的邪气传染到我们。”阿龙扬起他的小拳头,挥了挥,其他男生在一边起哄。我被吓傻了,但清楚地听到“啪”的一声,海仪昂首挺胸的走了上去,扇了阿龙一巴掌,不屑地说:“就凭你。”不只是我,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一天,我是被海仪护着回家的。也是那一天,我更黏她,我邀她去我家吃饭,我第一次看到她露出羞涩的表情。可她从来没有带我去过她家,每一次她都避开我的话题。
  (4)
  班长的话,海仪的行为,使我越发好奇,不安,为了解开心中的疑惑,我假装生病向老师请了个假,然后偷偷躲在校门口等她出来。
  等了好一会,终于看到海仪穿着一身红色小棉袄出来了,我一直尾随她去到菜市场,我看到她把菜摊子打开,之后开始吆喝着:“两块钱一斤小白菜,三块一斤生姜……”一切都那么行云流水。卖了没多久,我看到一帮穿着怪异的男人远远地走近海仪,他们一脸凶相。他们来到海仪的摊子前,二话不说就开砸了,嘴里还念叨着:“死丫头,我让你卖。”看着他们如此无理取闹,海仪却无动于衷,而我很想冲上去,指着他们,让他们停手,但我不是海仪,我没有那种勇气,甚至开口祈求阿龙不要打我的勇气都没有。我很讨厌这样懦弱的自己,可像我这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去保护他人。就这样,我躲在一边,看着他们把东西砸烂,把海仪拖走,而我只能远远跟着。
  他们把海仪拖进了春意馆,那是全镇最大的娱乐场所,我爸妈说那是一个女生一辈子都不能进去的风月场所。我站在馆外五米开远,等了好一会,才看到那帮人把海仪拖出来,而海仪身上的红棉袄已换成一件低胸的棉布裙。我看着她出神,她是那么的妩媚惑人,她站在门口,脸上的笑容很好看,可我却看出一种悲伤。
  进去的男人,经过她都会去摸她,但她就这样站着,这样笑着,我看着感觉好心痛,海仪她到底有什么事是我还不知道的。我看着她,她好像感觉到我炽热的目光,她对上我的眼睛,对我笑了一下,眼睛里带着歉意。
  那晚我不知道是怎样走回家的,我脑袋好乱,心揪着揪着。
  (5)
  “小个子,今晚放学,我请你去我家吃饭吧,你要去吗?”海仪的话被风轻轻吹散,萦绕在我耳边。我以为我听错了,半天反应不过来,那天的事,我好想问她,但我希望她能亲口说出来。
  “小个子,我听说今晚是今年初春的最后一场雪,我们一起看,好吗?”在她的话语里,我听到了喜悦。
  “好,吃完饭我们一起看。”我努力挤出一个开心的笑容。
  我们相视而笑,手拉手,在夕阳下,我们的影子叠在一起,在白雪地上拉得长长的。
  到了海仪的家,发现是一个面积很小的红砖房,虽不豪华,但很整洁,小小的家,看起来很温馨。海仪的妈妈是一个很温柔的女人,三十多岁却已满头银丝。海仪妈妈做的菜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看着我的吃相,她们笑了。我不好意思挠挠头,“呵呵”傻笑着。
  突然,一个声音打破了此刻的和谐,“臭婆娘,把………把钱给…………给我。”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摇摇晃晃地闯进来,还把手里的玻璃瓶扔在地上。玻璃碎片溅到各个地方,然后冲向海仪妈妈,掐着她的脖子,说:“给我钱!”
  此刻海仪冲了上去,用力把男人拉开并把他推倒在地,他的手压到了地上的玻璃碴子,在灯光下,染了血的玻璃碎片,显得刺眼。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海仪把我拉了出去,我们一路奔跑,身后是海仪妈妈断断续续的哭声。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累了,停在了河边。我们看着结了冰的河面,像一面大大的银镜寒风吹过,刺骨的冷。
  “小个子,我跟你说一个故事。”海仪的声音,轻轻的,像初春的雪。
  “五年前,我们的生活还是过得去的,可是因为我爸爸他爱赌博,欠下了几百万的巨款。我们家在一夜之间变得一无所有,就算这样,我们还是无法还清这笔债。我们把以前的大宅子卖掉,妈妈也成为了街上一个卖菜的。我的爸爸,从此更加酗酒,喝醉了,是各种打骂。不过就算这样,我妈妈还是忍气吞声那么多年。但我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会把我卖了。”海仪轻蔑地笑了笑,眼里充满了回忆带来的悲痛。我不知怎么去安慰她,我就静静地,看着她。
  “霸爷是我爸爸的堂哥,我的大伯,他知道我家落魄后,假装好人借钱给我爸爸还钱,然后,以此为借口,把爷爷留给我们的家传翡翠夺走,还假惺惺的说,日后有什么事就去找他,他罩着我们。可是呢,我爸爸在他那拿了很多钱去喝酒,欠下他很多钱,他把这些账一笔一笔记下来,然后一次跟我们算清,如果我们不还,他就让人砸我妈妈的摊子,来我们家破坏。在我满10岁的时候,我爸爸为了钱,把我卖给了他,去给他的春意馆当拉客的,我妈妈死命拉着我,他们就把我妈妈推倒在地,我不忍心他们这样折磨妈妈,我告诉妈妈,没关系的,我会保护好自己,会好好的。”
  “我听他们的话,慢慢的,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了,习惯了被人用嫌弃的眼神看着,习惯了被那些男人践踏,但我无所谓了,只要妈妈好好的。可是,就在一年半前,霸爷在他的寿宴上喝多了,硬是把我拉进了房间……”说到这里,海仪停顿了,眼泪滑过她的脸颊,滴落在河面,凝结成冰,她的表情因为悲伤已经扭曲变形。
  她继续说:“在那一天,我有过去死的想法,但我看着我妈妈抱着我哭,我实在没法就这样丢下她,我能活下去的念头就只剩我妈妈了。不过,现在多了你。”她看着我,眼睛闪着光。“这几天,妈妈累倒了,为了替妈妈看着摊子,我选择了旷课,逃课,甚至拒绝再去那个地方。然后他们就……那天想必你也看到了,不过没关系了,我相信,你会懂我的,你还是会是我的朋友。”她抬头看着天空,“下雪了,今年的最后一场雪,好美啊。”
  “嗯,是啊!”我把手伸出去,小小的雪花落在我的手上,才发现我的手白得像雪一样。
  “小个子,明年我们再一起看初春的最后一场雪,还在这里,好吗?”海仪看着我,她的眼睛明亮得宛如星辰。
  “好!”
  我不知道,眼角的泪水何时干的,听完她的话,我心里是那么轻松。海仪的豁达,让我明白了,其实人都是有脆弱的一面,但也有刚硬的一面;有善良的一面,也有兽性的一面;有温柔的一面,也有冰冷的一面。然而,这都是矛盾的人性在作祟,所以无论是谁,只要还活在这个世上,就必须去承受那些我们不想面对的事。既然这样,那我还要去在乎自己的外表吗,还要去在意别人的话语吗?
  (6)
  第二天我回到学校,发现阿龙被罚站在教室门口,我经过他时,他“呸”了一声,但我没去看他,直接进教室。我刚坐下,海仪就兴奋的对我说,她把阿龙举报了,她告诉班任,阿龙围截我的事,还有他吸烟的事。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就笑了笑。
  她揉揉了我的头发,“傻傻的”,就回座位了。
  到了中午吃饭时,阿龙过来,丢下了一封信和一句话就走开了,我很清楚地看到信上写着“挑战书”三个字,可海仪不以为然地说:“不用管他,他有病。”
  但我的心开始不安,我趁她上厕所的时候偷偷把信从桌子里掏出来打开,上面就只有一句简短的话:
  放学别走,学校旁的小巷见,决一胜负。
  整个下午,我都在偷瞄海仪,可她很平静。终于熬到放学,海仪撇下我先走了,说要赶回去帮妈妈摆摊,但我知道,她去赴约了。我趁她走后没多久我第二次偷偷地跟了过去,我躲在拐角处,很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要不是你,我妈妈也不会因为感到羞耻而自杀。都是你的错,薛海仪,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阿龙的声音明显听出了哭腔。
  “呵,别说的那么义愤填膺,你爸干的事就很光彩。”海仪轻笑道。
  “都是你勾引我爸的,我爸没错,今天我就跟你拼了,不是你死就我亡。”阿龙操起手上的石头,势如闪电砸向了海仪的头,我看着海仪晃了晃,倒在了地上。血从她的脑后流出来,像在白雪上盛开的一朵红莲。我把头转过去了,我不敢看,然后跑走了。我不知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我脑袋一片空白,眼前就是一片血红,我跌跌撞撞地回到了家,我希望这一切都是做梦。
  (7)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没看到海仪,我偷偷地观察过阿龙,他变得异常安静。
  而我,也是在同学们的议论中才得知,海仪躺在了医院,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就是人们常说的“植物人”。听到这些,我很懊恼,那天为什么没有冲出去为她挡下那一击,都是我的懦弱,海仪才会变成这样。我纠结了好久,才鼓起了勇气,偷偷地跑去医院。我趴在玻璃窗上,看着海仪躺在白色的病床上,面色苍白,头上是厚重的纱布。我看着她的脸,眼泪止不住落下,夕阳的余晖斜斜的照进病房,打在她的脸上,此刻的我,对她,只剩满满的愧疚,对不起,海仪,你会原谅我的懦弱吗?
  到了第二天,妈妈带着我出去散心,我们走到海仪家的附近,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把海仪的家围了个水泄不通,还有一群警察,街坊七嘴八舌的在讨论,
  “听说这个女人昨晚去霸爷的家讨钱,闹得热哄哄的,还把霸爷杀了。”
  “对,我也听说了,他们还是一家人,真是可怕,怎么有那么恶毒的女人。”
  ………
  最后,警察押着海仪妈妈上了警车。
  “小容,我们走吧。”妈妈握紧了我的手,离开了现场,身后响起了警笛声。
  这天清晨,雪融了,新柳露出了小芽儿,今年最后的一场雪结束了。
  海仪,还记得吗,我们还要一起看明年的初春最后一场雪。到那时候,你还会在吗?   

91年,我爸强了15岁的妈妈,92年,我出生了。

当我自己一个人哭的时候,我喜欢蹲下拥抱自己 ,因为我懂得安慰!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喜欢在手上画一个笑脸,因为我习惯微笑!

   我家住在农村,在那个年代,女人的贞洁比命还重要,所以我妈只能含恨嫁给了我爸。

风说:曾经来过我生命的你,是否愿意跟我走

   因为贫穷,因为恨,他们两个人天天吵架打架,两年后,我妈抱回来个婴儿,我爸没像以前一样打她,对这多出来的一张嘴不闻不问。

雨说:曾经的你,可否还能愿意遵守承诺

   于是我有了妹妹,叫悦悦,我和她一起长大,命运却千差万别,因为我的存在是耻辱,在爸妈眼里,我甚至不如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

我说:过去的我。可否还能找回自己

   99年,我妈终于禁受不住家庭暴力,跟村里的一个汉子私奔,卷走了家里全部积蓄,本就拮据的家变的更加的一贫如洗。

我希望我对所有人的好都可以不用回报,我希望对我好的人都可以开开心心的!

   我爸开始天天酗酒,每次喝醉了就对我拳打脚踢,悦悦在旁边煽风点火,让他打死我,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悦悦和爸爸的杰作。

我会做各种各样的梦,梦见自己不是自己,梦见面临死亡的自己,梦见过去痛苦的自己……      一切的一切告诉我,要好好对待自己,苦了自己也苦了父母,我的一切都是父母的,包括我的生与死,他们希望我好!我就不能亏待自己

   有一次我爸喝醉了,把我压在床上,粗糙的大手在我身上摸索,我一反抗他就扇我嘴巴,骂我不要脸,偷汉子!

有人曾经告诉我,女人的一生,命是父母的!身体是男人的!时间是孩子的!只有满脸的皱纹是自己的!我笑着告诉她,我还只是个女孩!

   我害怕的浑身颤抖,大声尖叫,可是他根本就不听,还用皮带抽我,然后他趴在我身上,我害怕极了,张嘴就朝他得脖子上咬去,直接扯掉他一块皮。

如今,妈妈的一生告诉我,我还会长大成人,还会像妈妈一样承担所有,我也会像妈妈一样因为她女儿的不是,自己躲在房间里偷偷地哭!长大后越来越多次看到妈妈流泪,一是为女儿的不是,二是为家庭的困难,而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自己一个人躲着哭,像妈妈一样的躲着!不会让任何人看到……

   第二天爸爸酒醒,差点打断我一条腿。

多少个不眠之夜,我都不去想感情的事,不去想未来的事,只想爸妈的辛酸,想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痛苦,多少个家里的来电,妈妈的哭得哽咽的声音,我多想抱着她,像哄孩子一样说一声:妈妈,不哭,还有我!看着别人和自己的妈妈手拉手去逛街,去吃饭,我羡慕极了!可是我只能笑笑不说话!我喜欢靠着爸爸的肩膀,那样我才觉得有安全感,没有任何人能给得了我那种感觉!因为我知道,他是我爸爸!

从此以后,爸爸再没对我做那样的事,却变本加厉的打我,折磨我,下雨天让我站在雨里,大冬天把我扔到雪窝子里过夜,这样艰难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十二岁那年,期间我再也没有反抗过。

爸爸妈妈的爱是无私的!而我的爱是默默的,我想我给不了他们什么,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的心灵得到一定的安慰,我要让父母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父母,因为我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儿!

   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节日的前一天,学校提前下课,我妹破天荒没在院子里玩,客厅里也静悄悄的,卧室传来我爸的说话声。

爸,妈,我想你们了!我……

   “悦悦过来爸爸给你检查身体,把衣服脱掉。”

女儿永远爱你们!不管来生的路有多苦,我也要让你们感到幸福……

   我鬼使神差的蹑手蹑脚走到墙根处,从门缝里看到悦悦把衣服脱了,站在我爸面前,我本来以为我爸像以前一样要给悦悦洗澡,但是他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了!

   他说悦悦病了,需要打针。

   悦悦点了点头,然后我爸就把悦悦抱到他的腿上,给她打针。

   悦悦喊疼,我爸就揉她还没发育的身体说:“揉揉就不疼了,打完针悦悦的病就好了,只要悦悦听话,爸爸以后就只疼你一个人,不疼你姐姐。”

   悦悦嗯了一声,咬住嘴巴不敢喊疼,眼睛里却都是眼泪。

   “我、我流血了。”

我逃一般的跑出了这个家,一路上心慌的像是有人在捶,年少无知的我并不明白我爸在干什么,只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非常不好。

   我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躲在墙角力不从心的流眼泪,我发现了我爸和我妹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却无可奈何,怪不得他会对她那样好,异常的好。

   我第一次产生了逃跑的念头,我要带着悦悦逃离这个恐怖的家,我要去深圳!

   可当我悄悄的跟悦悦说完后,她竟然一把推开了我,她说我是在嫉妒我爸喜欢她不喜欢我,所以才要把她从我爸身边骗走,她说要告诉我爸我要逃跑,然后叫我爸打死我。

   如果悦悦把逃跑的事儿告诉我爸,他一定能把我打死,这事儿已经不能回头了。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是还是不是还能够愿意根据承诺,所以小编妈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