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一个小个男人边听着手机边走了过来,似乎听到

一个小个男人边听着手机边走了过来,似乎听到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3-19

  下班的时候,我喜欢赖在办公室里。即使无事可做,我仍坐在大椅子里,看着面前那些淡蓝色的屏风,看着那些空了的位置。同事们恍如还在位置上,他们听着电话,或翻着帐本,或面对电脑敲着键盘,聚精会神的样子,也有的锁了眉,那是他们的个性所致,也许与他们的生活经历相关。他们是鲜活的,是不同的花朵,办公室因他们而呈现出活力和动感。工作虽然有些紧张,但仍掩不住空气中的甜味儿和香味儿,氛围如同春天的花圃。而灯下的空座位,让人不敢沉迷。他们都离开了,在夜里,不知去了哪儿。

文/向日葵       图片来自网络

10

  走出办公室,来到外边,机场路中间建了隔离墙,开工的队伍不分昼夜地趴在那,铺了路,也制造了噪音和灰尘。路灯因此有些暗淡。车来车往,声音被施工的声音淹没。看着那些白色的黑色的大的小的都精致的车,我觉得很累,甚至想,如果我有一部车,只要上马路准会出车祸。我的手会抖,碰到新奇的,或让人惊喜的事儿,我的手便不受控制的抖。如果握着方向盘,车肯定不是车,而像汽球在空中飘荡了。心里抖了一下,我便退了一步。

图片 1

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站牌下立着三个穿黑衣服的女人。一个短发戴着金架眼镜,脸白得让人怀疑她是否受到了吸血僵尸的侵袭。她们拉着拉杆皮箱,是出逃还是私奔?她们不停晃动的影子告诉我,她们今晚是不会留在广州的了。我靠向前,其实只是想听她们说话的口音,她们却如临作奸犯科之敌,拉起皮箱呼呼地走到了车站的另一头。一个小个男人边听着手机边走了过来。他用小小的眼珠斜了我一眼,迅即提高了戒备,说话的声音无形中提高了几个分贝。我挺了挺肚子,可我的肚子太不中用了,挺不起来,让我没有一点成功男人的风度。我只好撤退,同时感到窝囊。广州这么大,我的灵魂那么轻飘飘,却时常让我的灵魂无所适从。

有多久没听到沙沙的雨声了,静寂中,似乎听到了久违的声音:思怡掀开窗帘,看着乌黑的天空下,那倾斜的雨丝在路灯下发着丝丝而断续地亮光,心情有点暗淡。她不喜欢这闪着冷光的雨夜,没有温情、没有暖意。就象喜欢暖色调一样,满心的希望夜的天也充满阳光或是有暖融融地光照着。奢望吗?

每天在店里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上班族,学生党。他们都在为生活,为将来打拼。

  棠景街在我的印象里从来没有干净过,一直都像卖烧饼老头肩上的那条汗巾。水、沙、垃圾、老鼠、从鱼市场窜过来的气味,让人感觉棠景街像犯了某种性病的不良妇女。棠景街上的小车摩托车自行车更像病菌,左冲右撞的冲锋陷阵着,每过一处,轮下都溅起一片污糟的水。我一个人走着,路上的人一对一对,那姿态很亲昵。老让我一厢情愿地以为,就是前面那男人掠走了我的梦中情人。可偶尔的一瞥,发觉人家是很般配的一对,与自己没有任何的干系。他们因可以走在路上一起分享心事而快乐,而我回家,和着灯光快乐的玩自己的影子。

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女人,虽然也会于疯闹中,挥洒她多余的情感,于大笑中喧泄自己。但转身间,就会彻悟:自己终究是不属于热闹喧嚣的世界,自己终究是个封闭的女人。你外面万般热腾,与我何关!

我当初毕业,在这个城市找工作找住处,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扛,在半夜里哭醒。工作之中也有委屈,但是那时候已经不允许自己的情绪随便发泄,只有往肚子里咽。

  按下CD的开关,劣质的音响发出的声音像秋风扫过无叶的山林,让人在肃穆中感觉到了寂静,一种希望的力量在暴风雨的冲击下越来越坚强。我想关上灯,在黑暗中写字。我想关上音响,在静默中读自己白天的思绪和动作。我想开了那瓶衡水老白干,对着窗子干了。而其实我完成不了这些动作,我要听到我想听的声音和节奏,我要驱动灵魂创造出自己的语句,我还要一杯酒燃起火焰。我脱了衣服,找到笔,我点了香烟,沉思片刻,然后趴在床上,花布床单做了我写作时需要直面的风景。这是在广州,一个人,一个世界,自由从厨房到床上,到思维,都那么奔放坦荡。忧伤也如河,源源不断而来,透过黑夜的感触汇聚到指尖。思绪便凝在那儿了,语言苍白了,胸襟却开阔起来,情怀柔软起来。如铁的孤独,像旷野中的一根旗杆,在秋风万里的背景中无声无息。感情如羽毛般洁白光滑,轻抚着灵魂躁动的夜。我想,我成了夜的一件衣裳,可以包容爱与恨、冰凉与火热、痛苦和欢愉。无论是谁敲开我的门,我都会视他为贵宾,为他倒一杯酒,饮一杯甘醇,容纳他所有的不是,叙一夜苦乐年华。

在静谧的雨夜,很适合静静地坐着,沉思或遐想。或许,总有人可以很放的开,甚至始终认为,暖昧的情感也是一种感情,也是爱,也是茫茫世界不可多得的知已朋友。Ta可以在和你说笑之际,嘴里说着喜欢你、说着爱你的话。转过身,又和别的人情意绵绵。

后来和余朵不期而遇,她跳槽来到我公司,才算不那么孤单,才有了一个地方倾诉。相互帮助,相互扶持。后来有了这家店,再后来……想到这里,我的思绪戛然而止。

  仿佛我跟广州的也不投缘,很多年了,一直没有人用手指叩击过我的门。我一直在门里等待,等待有朋友翩翩而来,用温温的情愫让这夜充满绵绵的暖意,或者用脂粉的味道让这夜变得有些暧昧,我也会微笑。可在这夜里,我连放荡的影子都找不着,我只有强奸着自己的意志,睁大着眼睛,看着夜从灯光里一点一点的消退。

在黑夜里,思怡长长地吁了口气,刚才掀起的窗帘竟半掩着,没有拉好。看着隐隐地光线交错的窗外,听着雨打窗户的声音,她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我在心里苦笑,有些事还是不能去想。我摇摇头,赶走不好的思绪。转身去倒茶。刚倒好,就看到余朵盯着我,我吓了一跳,白了她一眼,从她眼前走开。

  夜多好啊,克隆一千万个自己,谁都无可奈何。可天色通明的时候,手里握着的,还是那一个毫无倦意的自己。无法放飞的缠绵,无法掖进被窝的向往,在白天来临之前五彩缤纷的死了。

或许自己永远也不会明白有些人的感情,或许,自己真的是落伍了?

谁知,她还从我身后追上来,一把将我按在沙发上,捏着我的下巴,眯着眼睛看着我,“老实交代,本姑娘可以饶你不死。”

  洁净的孤独,可以温暖无眠的夜。

是啊,用网络晓语来说,是LOW了。这明明不就是蓝颜,不就是红颜,这不就是所谓的第四种情感吗?思怡听着脑腔里传进来的另一种声音,却忍不住骂了句:乱弹琴!

我拍掉她的手,把茶杯放到她手里,“老实交代什么?”

思怡暗想:这辈子是永远不会理解某些人的情感了。她始终认为自己虽然传统却也并非愚顽。她能理解那类人的情感,却不能容忍身边人的背叛。那些打着寻找真爱幌子的男人,那些周旋于男人之间的女人,愚笨,还是聪明?洒脱还是放任?不能认可!她摇摇头,仿佛看见墙壁上布满了那些碎嘴在说着、解释着什么。

余朵把茶杯重重的放到桌子上,气呼呼的瞪着我,“夏可薇!你别装傻充愣。我也是有脾气的!”

她有些烦燥地起身拉好窗帘,打开床前柔和的灯光,并轻轻地拧开了小型音箱,小小的黑盒子里轻轻地滑出悠扬而舒缓的音乐。在这样的深夜,熨熨地地慰抚着她孤独的灵魂,她把自己更深地捂在了被子里。今晚,她要睡去。

我笑的身体都抖了,“你的脾气在我这有用吗?”

思绪在音乐环绕的夜里,飘飘荡荡的很远。一直傻傻地认为,只要不负人,人也不会负我。可为什么,总有人明明说着违背了心愿的话,却还安然自得?有的人,明明做着违背常理的事,却还心安理得地说着安之若素的话。有些事,不是不懂,不是不明白,而是懂了,明白了又如何?有些事,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了,又如何?

“哼!”

思怡的眼睛闭着,心却在流淌的音乐里开启着。

哎哟,不得了,真来劲儿了。

常常想,我若是个男人,我是不是就能做个对感情专一、对自己女人疼爱有加的好男人?若是男人,我是不是就是一个有事业心、有上进心、爱工作、爱家的男人?不求荣华富贵,只求此生有一个能永远爱着我的人相伴到老,多好!泪水从思怡的眼角滑落。无声无息!

“相中了哪一个?”我慢条斯理的问。

思怡的心飘向了远方,寻找着远方能让她着落的地面。若我是个女人,是不是就该坚守对爱的真诚、哪怕是自己的男人背叛我一次又一次,哪怕是我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还要坚守着不离不弃,做这样的一个爱家的好女人?

从她微微泛红的脸上,我就知道,这小妮子春心荡漾了。昨天给她安排的相亲,果真有她愿意的。

在寂静的夜里,她仿佛听到了心掉落地面的声音,那样无力而软弱。

昨天我约她吃饭,实际让我安排和她相亲的人去和她接头,我就在旁边看。刚开始她还挺耐心的和别人说话,后来终于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拿出电话。我看势头不对,把电话关机,连面都没照,开车就回了家。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小个男人边听着手机边走了过来,似乎听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