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一派也忙着过秤收钱,一个妻妾婆刚仔细的把自

一派也忙着过秤收钱,一个妻妾婆刚仔细的把自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6


  一个菜摊门口摆着两排木板,上面整齐地码放着“上海青”、“大白菜”、“红萝卜”、“菜花”、“葱”、“姜”等。还有各式各样的菜堆在地上、台阶上、货架上。买菜的男女老少出来进去,提个塑料袋在菜筐里挑选。老刘,你把我这几袋菜过过称。好的,你稍等。过完他的就给你过。一个坐摊老头挤着一只眼忙着过秤收钱。那边一个老女人酱红色的脸,一只眼珠是白色的,走路一瘸一瘸的。一边招呼买主,一边也忙着过秤收钱。老刘呀,这韭菜多少钱一斤啊?老女人朝过秤的老刘问。成捆两元一斤,零卖两块五一斤。老刘头也不抬一边过秤,一边回答老女人的话。老女人听到回话,麻利地按下价格,招呼买主,收钱打包。
  一个买过菜的老太太,边走边对身边提菜的老太太说,老俩口卖菜也不容易,你看天天风吹日晒的,脸都晒黑了,手粗糙得像树皮,两人还都残疾,养着两个孩子,挣个钱真不容易啊!
  是啊,不容易着呢,你不知道,俩人卖了一辈子菜,养了两个孩子,还都上了大学。
  是吗?那可不简单,这和好胳膊好腿的人比起来可是难多了。看来这人只要老老实实地干事情,实实在在过日子总是饿不着的。俩老人边走边议论着。
  卖菜的老头叫刘满仓,一米六五的个头,五十多岁,脸上的皱纹像裂缝的树皮。一只眼生下来就没睁开过,全靠另一只眼生活着。因为瞎眼家里又穷,到了30岁还没成家,家里老人急得不得了。后来刘满仓成家,还是多亏了他姑姑。满仓姑姑常往家来,看着他生活的艰难和外貌丑陋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心想,再难看也是俺刘家的一条根呀,要是到满仓这接不上烟火,刘家可就断根了。看在死去的老爹面上,咋也要给满仓找个女人呀!想到这些他姑就下了很心,死皮赖脸地跑了好几家,终于找到了瘸腿张姑娘。
  这张姑娘生下来就是一条腿残,走路一拐一拐的,人称瘸腿张。一只眼光有白眼珠,白生生的,怪吓人的。两家老人想,两人身体都有缺陷,谁也别嫌弃谁,成个家好好过日子就行了。家长们带着很大的希望让他们见了面,谁知一见面都不愿意。瞎子刘说,我瞎吧,你比我还瞎,还多一条瘸腿。瘸腿张说,我瞎吧,偏偏又找个瞎子,你就是别处残也行啊,偏偏是眼的毛病,生活多不方便啊。双方家长听了(她)的理由感到既可笑又可气,说,自己一身白毛还说别人是老妖精。多个毛病少个毛病又咋啦?不挡吃不挡喝的,也不妨碍你俩睡觉过日子,都老大不小的了,真要丢了这个茬,后悔都来不及!
  在双方家长连骂带说的劝说下,三天后两人成了亲。开始过日子。这日子可是一天天过的,瞎子刘对瘸腿张说,既然咱走到一起了,就好好地过吧。
  咋过?你说咱咋过?!咱俩残到一块来了,这日子还能咋过?人家好胳脯好腿的找工作都难得很,就咱这样谁要?瘸腿张瞪着那只白眼珠子看着瞎子刘说。
  活人总不能让尿憋死,咱人残心不残志不残呀,咱不会想法做点事?大事做不成,咱卖个菜挣个吃饭钱总行吧?瘸腿张心想,说得有道理。就说,好啊,你是咱家大当家的,这活由你来做,我给你在家把家务做好,饭做好,衣服洗好。再说俺眼也不好,腿也不灵便,没个文化,连个账也算不清,样也不好看,出来净给你丢脸,在家给你当个全职太太不行吗?
  好,听你的,我跑外你主内。小日子一定会过得红红火火的。小两口越说越上劲。
  我说当家的,你要上任,总得有个家伙,那菜你总不能从菜地抱来吧,咱结婚时还剩下几千块钱,你拿去买个三轮车吧!
  瞎子刘笑笑说,还是省两个吧,俺叔家院里还闲着一辆旧三轮,都生锈了,我去给叔说一下,要回来,修修换些部件就顶个新的用。
  好,好,像个当家的,知道省吃俭用就好。瘸腿张一阵夸奖把瞎子刘高兴得合不上嘴,一拍屁股出了门。
  瞎子刘要来车,吃力地推到修车铺,换了里外胎和部分发条,能修的都修了,傍黑蹬着三轮车回到家。瘸腿张早做好了饭在等着他回来。听门外有响动,知道当家的回来了,急忙出来迎接。一看瞎子刘蹬着一辆三轮车,开心地叫道,你行啊,说弄一辆还真弄回一辆,这不跟新的一样吗?好,明天你的三轮车流动菜站就开业吧!
  
  二
  明天就要正式卖菜了,瞎子刘想这想那一夜也没睡安稳。老婆说,都下半夜了,赶紧睡吧,留足劲明天好卖菜去。不知到什么时间瞎子刘才呼呼睡着了。天刚亮就忽地起来,擦把脸就出门了。
  蔬菜批发市场在北环,离瞎子刘家还有10多里地,瞎子刘蹬三轮到了批发市场,出了一身汗。市场门口大马路上大车小车三轮车挤满了路,他钻空子挤了进去。啊,好大的场面,里面也挤满了人。各式各样的菜摆在各个大棚里,瞎子刘选了几样装满了车就向外走。刚七点多,就回到家附近,开始向居民小区走去。还没走进小区里,在路边就有人截住要买菜。瞎子刘一阵激动,心想,这可是我第一次卖菜啊,就遇到这么多人来买,就赶紧把车靠路边停住。轰一下,一堆人围了上来。这个要“上海青”,那个要“芹菜”,这个翻,那个拽,这个喊过秤,那个叫要塑料袋。瞎子刘慌了神,不知应酬谁好了。有的菜掉地上了,也没人去捡。好容易过了几个人的菜,钱又找不开了,买家只好等着,嘴里发着牢骚说,你不把零钱准备好,还卖什么菜!说得瞎子刘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好容易打发走这帮人,瞎子刘一看地上掉下好多菜,有的踩得不能吃了,一边弯腰捡一边心疼地说,真可惜!
  卖菜的!谁让你在便道上卖菜?你看看地上脏的,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你胆子不小!瞎子刘抬头一看是戴大盖帽穿制服装的城管人员。早就听说城管人员厉害,这会还真遇上了。天呢!他们是从哪钻出来的?瞎子刘吓得心呯呯直跳,说,我刚来,还没进小区就被围住了,我不卖了。一个小白脸拿出一个票本画了几下撕下来递给瞎子刘说,罚款30元。
  同志,我刚卖,那来的钱啊,我走不行吗?
  不行,交了罚款再走!瞎子刘心想,真倒霉,一上阵就让罚了,愣着不交。你交不交?
  同志,我不是不交,是没钱啊,我这是第一次卖菜,也不懂规矩,以后不敢了,让我走好吗?好,看在你是初犯,不罚了。这边话刚落,那边一个城管人员拿着电子称就走。
  没称咋卖菜,瞎子刘慌了,赶紧追上死死抱着电子秤不放。一个要,一个不给,来回推拉着。这时有好事的人走来说,同志,看在他是个残疾人,又是初犯,说说就放他走吧,不然这么多人看热闹也不好!拿电子称的人看了一眼高个胖子,胖子使了一下眼色,抱秤的就给了瞎子刘,说,好,你拿走吧,下次要是再让碰上可就加重罚你了。
  是!是!下次就不敢了!瞎子刘抱着秤边说边冲开人群向菜车跑去。到车前一看,少了一捆芹菜,足有十斤。这是谁这么缺德,偷我的菜,真倒霉!说着推着车向小区走去。
  瞎子刘边走边吆喝,刚进去走不多远,就有几个老婆婆喊住瞎子刘要买菜。瞎子刘前后看看选个不碍事的地方停下来,开始卖菜。刚才那场闹剧在脑子里还没消失,瞎子刘有些紧张,时不时地向四周张望着。一个老婆婆说,你不好好卖菜,东张西望的看啥?
  瞎子刘不好意思的说,刚才城管差点把我的秤拿走。
  哦!是这样。放心卖吧,城管不会到这里来抓你!
  哦!那太好了。我这是第一次出门卖菜,没经验,没事就好。正说着,一个不胖不瘦,不高不低穿戴干干净净一脸皱纹的老婆婆瞪着眼,不高兴地指着瞎子刘说,谁让你来小区卖菜的?你不知道创文明城市啊?快出去,快出去!
  啊!小区不让卖?
  你不看地扫得干干净净的,让你这一折腾满地都是菜叶,检查来了扣我们的分,你负责啊?
  好,好,我走!我走!老实的瞎子刘想赶紧收场走了了事。几个买菜的老婆婆一看是小区主任,赶紧说,主任,让他给我们秤了再走吧。几个人急急忙忙付了钱,离去。瞎子刘收干净掉地上的菜正要推车走,主任开口了,正创文明城市,上面抓得紧,想来卖就早来一会。趁还没上班你来还行,不过你要交十块钱的卫生费,我们雇人扫地。
  主任我刚来还没赚够十块钱呢,你让我去哪给你弄十块钱去?
  不行,不交就别来,这是规矩!瞎子刘看着一脸怒气的主任,想了想还是掏出一张十块的票子给了她。主任立马给了个笑脸说,以后早来一会儿,注意别掉菜叶。说过拿了两捆小白菜,一个菜花装到袋子里问多少钱?
  拿走吧,不要钱!话刚落,主任扭头就走了。看着主任扭着肥胖的臀不慌不忙地向家走去,瞎子刘满脑的空白。不知说啥好。幸亏又有人来买菜,瞎子刘赶紧收回思路。
  瞎子刘从早一直卖到晚,中午也没回去,顺便买碗面条吃,找个树荫下休息。到下午五点他又开始转悠各小区,到晚上回家时,有的菜还剩很多卖不出去,有的菜居民要的,没有。回到家老婆看见他沮丧的样子,知道卖得不顺利,就说,一回生二回熟,多跑两次就有经验了。
  唉,真倒霉,今天差一点让城管把秤搬走,小区主任还罚了我十块钱,拿走菜也不给钱,还让人家偸走一捆芹菜,真窝囊!
  卖菜也不容易,别生气了,你撞到人家枪口上了,不治你治谁?遇到这些事很正常,以后再卖就有经验了。老婆宽慰他说。瞎子刘把卖菜的钱从塑料袋里倒出来,一点还亏了29块。
  老婆说,不亏,你车上还有这么多菜,明天卖了就是钱啊,再说花钱买个教训也值得。洗洗吃饭吧,明天接着干准会成功。
  
  三
  第二天瞎子刘比昨天走得还早。正值夏季,天也明得早,一阵凉风吹来,身上凉习习的倍感舒服。一路算计着该进啥不该进啥,每样进多少,加多少钱再卖出去,越算心里越清楚,不知不觉到了蔬菜批发市场门口。人照样很多,有了昨天的经验,他照直地挤了进去,在市场里转了一圈后高中低档菜各批发了一部分。又把稀罕的菜虽然贵也少批了一些,今天菜全面,适应各类人群来买。一定会卖个好价钱!瞎子刘想到这里,心里美滋滋的,一路快速向家奔去。
  一开始瞎子刘蹬着三轮车向昨天去的地方转去。听到吆喝声,买菜的人慌着从各自门楼里出来,不一会就把瞎子刘围起来,菜样多,瞎子刘只好把菜从车上卸下一些,放地上让大家挑。哎呀,今天的菜好啊,样真多,贵也买些,稀罕呀!有人边挑边说。
  明天你还这时候来吧,我们等你!有人给他说。
  好啊。只要大家要,我先赶到咱小区来。说着忙着,人渐渐少了。瞎子刘把卖剩下的菜都又规置好装上车,一看三分之一的菜卖掉了。把个瞎子刘乐得满脸都是笑容。他哼着小曲又到别的小区去了。
  说也怪,不到中午连同昨天的剩菜都卖完了。找个没人地方一数净赚了一百五十块钱。这一下可把瞎子刘乐坏了。一高兴一下吃了两碗捞面,一抹嘴就赶紧向批发市场奔去。他想到下午了,买家不会多,就少批些。装了不满一车就向回走。他到上午没去的小区转去。天黑前又卖完了。回到家瞎子刘满脸的笑容,老婆见了说,一看你的脸就知道卖的不错。
  咋,我脸上有标签?
  是呀,你一脸的笑容就是标签。要是不顺了,那脸早就拉老长,黑着回来了。
  哈哈哈,老婆说得是,你猜我净赚多少?
  多少?你猜吗?
  别卖关子了,你就说吧!
  220块!怎么样?可以吧!
  啊!当家的你真行啊,来,给你个奖励!奖什么?你闭上眼。瞎子刘刚闭上,老婆上去搂着他亲了一口。瞎子刘高兴地说,啊,原来是个吻!不行,再来个,一个不解劲。
  得了吧你,留着劲明天卖菜吧。话还没落,瞎子刘上去搂着老婆又叭叭亲了几口。老婆忙挣扎着用手推他的脖子说,快憋死我了,吃饭去吧,一会凉了。
  时间一长,各小区都知道有个刘瞎子卖菜。他和气,价格公平公正合理,菜干净还给得够,从不缺斤少两。大家都愿意来买他的菜,从此瞎子刘落了个好名声。
  一天瞎子刘正在一个小区卖菜,一个老太太提着从别处买来的菜过来了,说,你给秤秤看给得够不够?刘瞎子按要求把菜一一过了一遍,结果3种菜少了半斤。老太太气得骂,真缺德,咱价格说到明处,你卖我买公平合理,何必坑人呢!不行,我找他去!
  瞎子刘说,别去了,你去不是找气生吗?再说他也不会认账。来,差半斤我给你补上,别难受了。没想到瞎子刘说出这样的话,老太太感动地说,你老刘真是个大好人呀!以后我就在院里等你来了再买菜。
  从此瞎子刘的信誉越来越高,他不来别人还想得慌,问,老刘啥时来啊!他不来咱吃不成菜了。就这样一车菜每天都卖得净光。月底一算账净赚了5000块钱。不但养了家还有富余。瘸腿张笑嘻嘻地说,我说老刘呀,你可真能干,看来我没找错人。
  别夸了,咱想法还要多挣钱才行。你有身孕了,孩子快生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是呀,不过我也有想法,等个一年半载的孩子稍大了,我也去跟你卖菜去!
  啊,好!好!要是咱俩卖菜,咱家的生活会更好过。小两口说着计划着高兴得不得了。

             

昨天在公交站台站了90分钟,作为一个局外人,看到城市生活一角的鲜活世界。

图片 1

4:30穿好志愿者衣服带上帽子,拿着小红旗来到公交站台旁边站好,旁边的幼儿园里老师带着小朋友们在院子里唱歌跳舞,许多家长在围栏外面往里看,仔细辨认着自家的宝贝。路边摆着三两个卖菜的摊位,许久不见有人问津,老板也寻着音乐看着幼儿园方向发起呆来,马路上偶尔穿梭过几辆汽车和电动车,还有几个人拉着三轮车骑着电动车,车上装满了菜或者盆栽,静静的停在路边,不足一公里的马路上的人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几个卖菜人的故事

“快走,快走,收起来,这里不准摆摊”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喇叭声,打破了马路的平静,载着东西的车子们都动起来了,往小区里面往远离马路的方向跑去,连着那三两摊点的老板们也回过神来,利索的抓起垫在菜底下的袋子两角,抱着菜和秤转身消失在小巷里。

                    文/黄先明

喇叭声在街道马路来回折腾几次便停在了路口,道路再一次恢复了安静,可是四周某个角落里隐隐透着探视的目光,四处搜索最后落在街口的城管执法车上。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派也忙着过秤收钱,一个妻妾婆刚仔细的把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