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但他却是淡笑而过,姑娘打电话说我去找你吧

但他却是淡笑而过,姑娘打电话说我去找你吧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6

那场寒流来得十分突然,当它昏头昏脑地闯进来的时候,人们才感到冬天真的到来了。它一天之间就穿过了这座城市,将这里的一切绿色扫荡得失去了往日的生机。那条环城河也失去了以往的喧嚣,变得是那样疲惫,那样滞缓,在有气无力地流淌着。欧阳奋铮在太阳即要落下地平线的时候义无返顾地跨出了自己的家门。
  这是一个踯躅独行的中年人,面颊清癯,但眼睛却时时散发着矍铄的光芒。两到浓眉象两把利剑高高地扬起,在昭示着他那刚强的个性。他也算是这个城市的名人,青年时那篇让我们荡起双桨的小说,一炮走红了这个城市,同时也轰开了很多少年少女的心扉,光那些求爱信就塞了满满一抽屉。但他却是淡笑而过,至今还是孑孓一人。真是一个让人费解和谁也猜不透的谜。
  出门的时候,他碰到了外出刚刚采访归来的记者李锋。李锋满脸尘土但精神极好地看着他的装扮调侃道:“欧阳老师,今天怎么打扮这样正装,约会去吗?”欧阳纷铮停住了下楼的脚步,扬了扬手中提的那一塑料袋荔枝极为庄重地说:“是的,是约会,真正的约会!”
  李锋听到这句话立即愣在了那里,心中喊了一声:“天啊,他终于不再孤独了!”在李锋眼里欧阳奋铮是他最崇拜的人。他待人和蔼,思维敏捷,不亢不卑,青年时就成果卓著。但李锋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直都不结婚。有那么多女孩去追求他,好心的人也给他介绍过很多漂亮女孩子,但他都是淡笑回绝。至今报社的那个社花还在痴心等着他,暗恋着他,但他却置若罔闻,不睬不理,致使她多次向别人诉说自己活着没意思。
  今天终于有了结果,李锋急忙掏出自己的钱包,从里面抽出一沓钱来就往他手里塞:“欧阳老师,出去大方点,钱咱们有!”说着用手正了正欧阳奋铮有点歪的领带。望着那沓钱,欧阳奋铮怔了怔,扬了扬手中的荔枝说:“这个就够了,钱就不需要了。”
  “带上带上,多拿些,她要什么你就给她买什么。就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在我们这个地方也能帮她摘下来。”李锋真诚而急切地往他手里塞着。
  泪水在欧阳奋铮眼眶里打旋,他肯切地说:“李锋,我知道你是好心,钱我真的不需要。”说完就往楼下跑,李锋趁他在转身的一刹那间,悄然地把那沓钱塞到了他的衣服口兜里。
  路上寒风继续残留着余威,一些意志不坚定的树叶纷纷摇落下来,它们在空中返舞着,飘摇着。路灯象往常一样散发着桔黄色的光亮,极为诗意地让人们发挥着自己的丰富联想。踏着满地的落叶,欧阳奋铮来到了城边一个不大的公园。
  这个公园依山而建,免费开放,主要是给市民休闲而用。公园里因为天冷,人很少。偶尔有几对情侣擦肩而过,但却传了朗朗的笑声,似乎在宣示着落叶的到来是向他们美好的生活又跨近了一步。欧阳奋铮来到了一片幽静的树林里的一张石桌旁。这张石桌是用白色天然石砌筑而成,继续保留着自己那原始的风采。石桌旁也只有两快天然的白色花岗岩,也没有雕琢。当年就是走到这里,她说:“她喜欢这这里的幽静,喜欢这白色的桌凳。”
  他也说:“他也喜欢白色,它是那样的纯洁无暇,那样的令人浮想联翩。”于是他们就坐在这里,度过了他们一生最美好的夜晚。
  石桌上落满了枯叶,他过去轻轻地拂到了地上,边往外掏荔枝边说:“燕子,我来了。我们说好每年的今天就在这里相聚,我按时来了。你呢?”
  荔枝是红皮的,枝杆上还带有片片翠叶,一红一绿的颜色摆在雪白的大理石上极似一个个鲜活的精灵。他用自己修长的手指剥开了一个荔枝,轻轻地放到了石桌的对面,哽咽着道:“燕子,这是你最爱吃的荔枝,十几年来,我每年都在这一天给你送荔枝,这是我们约定好的啊!可是你呢?你怎么就一走不见人影了啊?!”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股灵气,一股旋风卷起了片片落叶呼叫着穿过了他的眼前。望着那返飞的叶子,欧阳奋铮突然陷入了往事的回忆中——……那是在一个刚刚开始崇尚知识的年代,他正在一家报社当副刊编辑。一天他在杂乱的投稿中突然发现一篇感情细腻,笔锋隽永的文章,作者署名:燕子。是一个边城的职员。于是,他立即编发了这篇文章。在邮寄样报的时候,他顺手写了张便笺,希望她多支持报社的工作,多写一些贴近生活的稿件。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当欧阳奋铮处理完手头的工作,正盯着蓬顶的日光灯发愣的时候,突然有人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他起身迎了过去。打开门,他发现一个年轻的姑娘站在了他的面前。那姑娘一头长发披在背后,戴一副无框眼镜,见了他有点腼腆地嗫嚅道:“你是欧阳编辑吧?”那声音温柔而极有穿透力,欧阳奋铮突然浑身一震:“是的,我是欧阳奋铮。”
  “我是燕子。”
  “哦?你就是燕子?”
  “是的。”声音还是那样清脆而柔和。
  “请,屋里请!”他待人历来客气。
  她象剪风的燕子一样闪了进来,脚步是那样的轻盈欢快。欧阳奋铮给她倒了一杯茶。她双手接了过去,脸上立即洋溢出一阵粲然。
  他们面对而坐,象久违的老朋友一样畅所欲言。他谈了她作品的长处与不足,希望她今后写出更好的作品。
  分手的时候,不知什么原因欧阳奋铮顺手递给她一张自己的名片,望着他远去的背影陷入的深思之中。
  过了半个月,突然又一篇文章寄到了欧阳奋铮的案头,还是那笔漂亮的蝇头小字,语言还是那样的清新欢快,立意却比原先高了很多,于是,他立即编发了这篇稿子。文章见报后立即引起了凡响,有人还把燕子喻为一颗刚刚升起的文坛新星。
  时间伴着欢乐飞速地流逝过去,就这样他们愉快地交往了半年。又是在一个下午,欧阳奋铮桌子上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他刚喊了个“喂……”那面就立即传来了那个欢快的声音:“欧阳老师,我是燕子。”
  “燕子!”欧阳奋铮的心速突然加快了,“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办事,事情办完了,今晚想和你坐一坐好吗?”
  “好,好。我请你!就在燕子楼。”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要知道他历来是不接受邀请的,回答完了,他自己也感到有点好笑。
  晚饭是在欢快中度过的,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在聊天,他们谈得很开心,很惬意。人有时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是
  潜意识的吸引力。有的人即使打扮的如花似玉但也不能引起另一个人的好感;有的人虽然极为平淡,但你感到她就是你追求了一生的人。欧阳奋铮此时感到他终于找到自己要找的梦幻。吃完饭后,他们双双来到了大街上。欧阳奋铮第一次感到了一个做男人的责任,关心地问道:“燕子,你住在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
  她甜甜地笑了笑,诙谐地说:“撵我啊,我们走走吧。”
  他想狡辩,但第一次感到语言的枯竭,似乎找不到合适的词进行辩解。赶忙说:“好,好。”于是他们来到了这座公园。在公园的门口燕子说,她很喜欢吃荔枝,说着掏钱就去买。他立即阻止了她的行动,掏出一把钱,抽出一张递给那个卖荔枝的人,买了满满一塑料袋荔枝。
  坐到这个石桌子旁,他笑着说:“燕子,你喜欢吃荔枝,这一辈子我就让你吃个够吧!”燕子爽朗地笑道:“好啊,那我就吃你一辈子荔枝。”
  “好,就这样定。对了,你看着我的脸,我告诉你一个检验真假话的方式,这可是科学家验证过的。”
  燕子“咯咯”地笑了起来:“我不用检验,我知道你是真心的。但我还是想知道怎么个检验法。”
  “那我告诉你。人分左脸和右脸,一般来说,左脸和右脸有不同的表情。右脸制造假象,左脸表现真诚。不信你仔细观察一下,说假话的人笑时往往右嘴角上翘,肌肉也变化多端,左脸就不会表现这些。要是说真心话,左脸一定放着光泽。”
  又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传出,燕子大声地说:“我看到你左脸的放红光了!”说着将一颗荔枝塞到他的嘴里。
  一切语言现在都是多余的,一种憧憬未来的美好充填到他们心田。燕子轻轻地依偎他的怀里。他用手轻轻地抚摩着她那秀美的长发说道:“燕子,我们做个约定,今后每年的这一天都到这里来,我给你买很多很多的荔枝,我们在这里回味这种美好?”
  燕子极为爽快地答应了,她紧握着他那白皙的手道:“好啊,一言为定!我们相互携手走过这美好的一生!”
  欧阳奋铮清晰地知道,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有些话是不能随便说的,因为每一个人心中只有一个适合别人坐的位置,只要这个人坐得合适,世界上任何人都不可能再挤进来!
  燕子要走了。走的那天他亲自去了趟汽车站,并给她买了很多的红皮荔枝,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送别人出行。那辆车在要开车的时候,燕子拉着欧阳奋铮的手说:“欧阳,吻我一下。”
  这是对一个男子汉真正的信任和寄托,他匐下头来,在她的额头深深地吻了一口,将自己的一切也交给了燕子。热泪同时从两个人的面颊流了下来。
  第二天上午,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办公室震得山响,欧阳奋铮突然感到好象要发生什么,他急忙抓起了电话,一扫往日的斯文,刚喊了个“喂”里面突然传出一个苍老而呜咽的声音:“你是欧阳吗”?
  “我是欧阳。”他强按捺住自己的心跳。
  “我是燕子的爸爸,燕子出车祸了!”
  “嗡”的一声,他的头立刻爆炸了,继尔是疯狂地跑到楼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就赶往了那座小城。
  燕子很安详地躺在医院里,她还是那样恬静,那样温柔,脸上好象还带着一丝微笑。旁边的一位老者哽咽着对他说:“燕子还没拉到医院就走了。这是清理她的遗物时握在她手里的东西。”说着把两个荔枝核递了过来。
  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哗”地一下流了下来,欧阳奋铮埋下头来,在燕子的额头深深地吻了一口,哽咽着说道:“燕子,我来看你来了。你走好!你相信我,我一定坚守我们的约定!”然后把那两个荔枝核又放进了她的手里。
  荔枝核想到这里突然想起自己也有两个,这是燕子亲手给他剥的,他吃过后,偷偷地留下来的。十几年来,它一直把它带在身边,就象燕子每时每刻都在陪伴着他。他立即伸手到口袋里去掏,突然触到了一沓钱,他突然明白了李锋的好意,于是掏了出来,一把扬到空中大声喊道:“燕子,你看到了吗?李烽给你送钱买荔枝来了。”
  一阵狂风倏地掀起,载着他那歇斯底里的心声飘向了遥远的太空。
  ……
  第二天清晨,一个早起锻炼身体的人发现一个浑身落满尘土和树叶的人,他面带微笑靠在石桌旁的一棵树上,他的身边散落着许多人民币。于是,急忙打了110和急救电话。救护车疾驰而来,救护医生急忙进行抢救,但为时已晚,判断为心肌梗死。并扳开他那紧握的左手,发现里面是两颗又黑又亮的荔枝核。

  在挣扎了几天后,树上的叶子终于纷纷凋落下来,但有几片意志坚强的即使寒风摇荡仍继续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这场大雪象去年一样来得十分突然,几乎是一夜之间荡平了所有的沟壑,将一切突兀的建筑物银装素裹。外出采访刚刚归来的李锋,当他撕掉了桌子上的一页台历,一行文字突然跳到了他的眼前:欧阳老师,今天是你走的日子。一年前您和燕子曾有过约定就是这一天给她送荔枝。但你突然走了,走的是那样义无返顾。我要继续来帮你完成这种约定。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去给你和你心爱的燕子送荔枝的。欧阳老师,你们在那面保重啊!
  这行醒目的文字是年初换台历时他专门记下的,因为这一天——11月12日它是欧阳老师的祭日。
  去年的这一天是欧阳老师去逝的日子。他走的时候是满面笑容提着一袋鲜红的荔枝走的,他是去会他心爱的燕子姑娘去了。但他走的那样突然,那样令人感动和心碎。每当李锋看到那鲜红的荔枝就会想到欧阳老师和燕子。荔枝成了他一生不解的情结和一种无言的承诺。这次他在南国边陲采访时,首先想到的是把那鲜红的荔枝带给燕子姑娘。当他象水果贩子一样把那些亚热带水果背回来时,数了数整整十六种。他要让欧阳老师和他所爱的燕子姑娘尝遍所有他能找到的水果。
  正在他准备出门的时候,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响了,里面传来新闻部主任的电话:李锋,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稍微地停顿了一下,李锋忙说:我知道,今天是欧阳老师的祭日,我正准备去看他。
  部主任是个敦厚的中年人,对任何人历来都和蔼可亲,他继续语调缓慢地说:是的,我也是为这件事。我走不开,你替我送束花吧。
  李锋毫不犹豫地答道:主任你放心,我一定带到。
  这家报社似乎似乎有点怪。有很多单身的男人,主任也是个鳏居者。似乎有什么遗传,单身女性也不少,就连那个丰姿绰约的社花---瞿玉,虽然过了结婚年龄但也是孤身一人。她的靓丽曾引起过多少才子,企业家,大款夜不能眠,曾有人一掷百万要娶她,谁知她只是淡笑而过,视金钱如草芥。这和现实中的实用主义者格格不入。她似乎也在守护着一个永久的秘密。这秘密是不是也是一种承诺?
  在出门的时候,李锋打开了那袋荔枝,发现里面有个变颜色的,于是急忙剔了出来,他送给燕子的荔枝绝对不能带有半点瑕疵。
  跨出报社大门,不远处有一个花店,开花店的是一个腿脚不太好叫小梅的姑娘。小梅虽然腿脚不好,但她脸上却时常荡漾着春光,见到每一个人都是满脸笑容。她见李锋走了进来,忙象一阵春风一样拂面而来:李锋,你采访回来了?今天又要去哪里?
  李锋顺手把一个椰子递了过去,说:我昨天回来的。这是我专门给你从南方带来的椰子。我今天去看欧阳老师和燕子,今天是她们的祭日。
  叫小梅的姑娘看来和李烽挺熟,她接椰子的手突然停在那里:是那个为了爱的承诺而去逝的欧阳吗?
  李锋沉重地点了点头,指着那鲜艳欲滴的鲜花说:是的。给我买四束。
  小梅挑花的手又一次停住了:为什么是四束?
  李锋咬了一下嘴唇,缓慢地说:一个是部主任的,一个是我的。两束给欧阳老师,两束给燕子。
  挑花的小梅两眼突然闪出了泪花:那我也送两束。
  在满屋子的鲜花中,小梅把最好的挑出来,在捆绑时她还用丝带还打了个美丽的连心结。李锋急忙掏钱,谁知小梅杏眼圆睁,推让了半天拒绝收钱,最后她脸上略带愠怒地说:难道欧阳老师是你一个人的吗?难道他的承诺是对一个燕子的吗?你没发现他这种壮行是对当今社会某些现象的讽刺吗?
  李锋顿时语钝,没想到这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姑娘能说出这样深刻的话来。其寓意不亚于一个哲学家在做报告。
  多余的话和推让是对一种美好希冀的亵渎,此时无言大概最能代表他的心情,唯一能说的就是那句最普通的谢谢。
  怀抱着那些鲜花李锋走出了花店,一辆出租车突然停在他的面前,车窗里探出一个人的脑袋:李记者,你这是去哪里?司机师傅边说边跳下车来打开了车门。
  李锋一看是个熟悉的人,忙抱着那些鲜花小心翼翼地钻进了车里,说:我去翠柏公墓,今天是欧阳老师和燕子的祭日。
  司机在发动车时的手突然一顿:是那个为了爱的承诺而风靡全城的欧阳吗?
  李锋无言地点了点头,司机师傅“轰”的一声打着了马达。
  司机师傅是个见多识广的人,看着李锋那沉重的心情忙打开了音乐。车里顿时滑来一首“……所以鲜花满天幸福在流传,流传往日悲欢眷恋;所以倾国倾城不变的容颜,容颜瞬间已成永远,此刻鲜花满天幸福在身边。”的轻柔歌声。
  司机师傅知道这个李锋也算是个怪人。那年就是他领着几个南方来的朋友说是要包车去看黄土。当时他说了那么多这里的风景名胜,但他们却置之不理。一意要包车去看那些不起眼的黄土。他们买了很多吃的和喝的,花了几百快钱包车到了人迹荒凉的大山之中。当他把车开到一个荒芜人烟的山头时,这些人突然叫停车,只见他们跳下车来,狂跑着猛地匍匐在那些毫无生命色彩的黄土上,然后嚎啕大哭起来。当时他们那种发自内心的嚎啕之声至今还萦绕在脑际。这些桀骜不驯,笑傲江湖,不修边幅的男人在这里却显得是那样善良和孱弱,善良的像一只只温驯的绵羊,孱弱的几乎不堪一击。返回驻地时,他们把一切剩余的东西全部留给了他,还极为谦逊地多次谢谢他的帮助。这真让他此生难忘!司机师傅知道,人是感情和思维动物,有的东西铭刻在心中是永远不会抹去的,即使如刀的岁月消磨掉了人们的生命,但心中的那种美好是永不会消失的。
  车轮碾压在厚厚的积雪上,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积雪在车轮下发着“吱吱”的声响,似乎一种生命在呼唤着另一种生命的涅磐,随着这种声响,李锋脑海中突然旋出了一句诗: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一声喇叭的嘀鸣把李锋从那沉重的思绪中拉了回来,他抬头一看,到了那个开放的城市公园,于是急忙喊司机师傅停了下来。他拎起那袋荔枝说:司机师傅,你等一等,我到这里给燕子送些荔枝。
  这个公园李锋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在欧阳老师追悼会开完的那天他就立即寻着欧阳老师的足迹重复了一遍。每到他痛苦的时候他就到这里和欧阳老师和燕子诉说着什么。他找到了欧阳老师和燕子吃荔枝的那块白石头。那块洁白无暇的白色大理石独自矗立在一条弯曲的山沟旁,背后有几棵苍然的山榛树,环视四周,一片幽静。那天他坐在那里迷着眼睛在回味着欧阳老师和燕子在这里的幸福时光,回味着他们的一切音容笑貌,他也似乎感到和他们在一起享受着那种开心无忧的欢乐。等他睁开眯着的眼睛时,突然发现在石桌下面有一个荔枝核,他急忙捡了起来,擦掉上面的尘土,那个荔枝核还是那样晶莹闪亮。于是他象获得宝贝把它捧在手里。然后在周围的落叶中又仔细找了起来。竟然叫他找到了两个荔枝核和两个刚刚遗落的榛子。他小心翼翼把它们带了回去,如今还珍藏在他的书架上。
  白雪如银,素裹的树木默默无声地肃立两旁,似乎在向一个灵魂做着永久的敬意。积雪上回荡着李锋的脚步声,他来到了那张石桌旁,用手扫掉了上面的积雪,边从塑料袋往外抓荔枝边说:燕子,我代欧阳老师给你送荔枝来了,这可是今年最好的荔枝啊,燕子你看到了吗?
  声音哽咽凄然,一个如钢的汉子在这空旷的寂静中发出这种声音显得是那样苍凉。在这种凄惨和苍凉中李锋深深地鞠了几个躬。
  再次返回车上,司机加大油门把车停在了翠柏公墓门前,李锋急忙掏钱,司机师傅一把挡住了他的手,说:车费就不要了,你也替我们这些普通市民给欧阳和燕子送一束花吧。我们虽然普通,但我们能分别好坏。欧阳的那种承诺并不是一种语言的承诺,而是一种真正男人的承诺!欧阳是期盼着天下所有的男人都要坚受自己的承诺!他是用自己的生命昭示着一种誓言的回归!
  又是无言以对。李锋突然感到自己身上的重担,这些人的每一句话都重如泰山!人们把一切美好的希望都凝聚到欧阳老师和燕子身上了,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约着人类最古老,最美好的诺言,这种行动令活着的人是那样的真诚和感动。燕子,欧阳老师,你们在另一个世界也感动了吗?
  一切语言都是苍白无力,李锋目前唯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就是那句“谢谢”。
  告别了出租车师傅,李锋昂头走进了公墓。雪已经停止了飞舞,太阳从淡去的积云中探出头来,将一抹温馨撒落到地上,李锋和着这种温馨走进了公墓。
  公墓群在半山之间,那里翠柏耸立,向苍穹昭示着一个个曾经辉煌过的生命。落雪后四周一片宁静,偶尔有几只苍鹰划山而过。太阳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金色丝线抛洒到雪地上,造就着一个个晶莹的传说。
  在快到公墓群时,李锋突然发现雪地上有一行清晰的脚印,他心中突然腾起一种纳闷,是谁在这风雪中也来祭奠?于是他急忙加快了脚步。
  在转过了几棵松柏后,他突然发现一个女人跪在欧阳老师墓前。只见那个女人长发披肩,身穿一件灰色的风衣,任寒风扬起她的长发,她全然不顾地跪在雪地上,长歌当哭地在一边诉说一边在焚烧着什么。
  李锋急步来到了她的身后,突然惊在了那里:瞿玉!?
  瞿玉并没有吃惊,她继续跪在那里,一边焚烧着一部书稿一边说:李锋我知道你要来,但我来得比你早。
  这种镇静真让李锋吃惊。在报社大家都知道这个瞿玉,她人不但长得漂亮而且笔锋镌秀,曾经博得多少人的垂涎,但她全然不顾地追求着欧阳老师,欧阳老师也多次说过她人不错,但不知为什么他们并没有结合?而是喜欢上了一个边远小城的燕子姑娘?
  雾一样的迷团立即弥漫了李锋的胸间,他感到溺水般的窒息。在欧阳老师的墓碑前,李锋看到有一束花,一袋子同样鲜红的荔枝,更重要的是多了一条鱼。瞿玉脸上有两道长长的泪痕。
  李锋也跪在地上,一边放东西一边哽咽地说:欧阳老师,燕子,这些花和东西是部主任,花店的小梅,一个不知道姓名的出租车师傅和我送给你的,你们全部收下吧。
  瞿玉等李锋摆完东西,说:李锋,我知道你也是个信守诺言的人,以后也代我给欧阳和燕子做祭奠吧。
  李锋眼睛睁大了一圈:你……
  瞿玉很冷静:我后天就要走了,以后每年的这一天你也代我给欧阳和燕子献一束花吧,还要带一条鱼。
  像迷团一样在李锋脑海里弥漫,他嗫嚅着:你……要去哪里?
  瞿玉的声音还是那样缓慢但却包含着某些凄凉:我要去加拿大了,后天就走。
  稍微犹豫了一下她接着说:李锋,你想知道我和欧阳的故事吗?
  李锋疑惑地摇了摇头。
  瞿玉站起身来,用手拢了几下自己凌乱的头发:好,反正我要走了,我把我和他的故事都告诉你。
  李锋也跟着站起来,他睁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瞿玉。只见一丝苦笑掠过了瞿玉那苍白的面颊,但声音还是那样沉静:告诉你,我是瞿光明的女儿。
  象晴天响起了一声惊雷把李锋震得浑身一颤:瞿省长!?
  瞿玉象在叙述别人的故事:是的,你们绝对想不到。在这家报社只有社长和欧阳知道。
  这个消息要不是吐自瞿玉的口中李锋是绝对不会相信,但现实是瞿玉自己在说。李锋不得不相信,但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
  象陷入了某种沉思,瞿玉一字一句地从内心划出了自己的世界:我认识欧阳很久了,当年他的那篇《让我们荡起双桨》发表后我就是追求者之一。正好我学的新闻,我大学毕业后就强烈要求分到了这里。欧阳当时在这里当记者,他为人随和,但他却不修边幅,不管什么时候都高昂着自己的头颅。他那敏锐的思想和犀利的文章曾让多少贫民百姓得到了安慰和令多少城狐社鼠胆战心惊。我喜欢他这种桀骜不驯的性格,就这样我们相识了。但是后来……后来……
  说到这里她突然停止了,然后长叹了一声:唉!当他知道我的身世后却突然改变了自己的主意。
  说到这里瞿玉那明亮的双眸里突然溢出了凄然的泪水。李锋忙递过去一张纸巾。瞿玉把擦过眼睛的纸巾折叠了一下攒在自己的手里,看着她的这些动作,李锋突然发现这是一个修养极好的女性。
  唉,后来,后来就是艰难的感情折磨。我的这本《霜花泪》就是写这个的。本来准备出版,但想了想要是以后看到更痛苦,所以我只有把它焚烧后送还给他了。刚才我烧了一半,还有一半送给你,你拿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已经没有什么语言能表达李锋此时的心情,他默然地接过了那半部书稿。用眼睛扫了一下,只见第一段就凝着血泪——
  
  空旷的房子里是那样寂静,寂静的让人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灵魂似乎也游移到别的地方,演绎着一个个无助空灵的故事。我听到自己的骨头在歌唱,脑袋膨胀的要爆炸,为了打消这种可怕的幻觉,瞿玉操起一把水果刀向自己的胳膊上狠很地划去。望着那汩汩涌出的鲜血,她那煎熬的内心才得到了些许欣慰……

路过你的全世界,那么请让我留在你身边。

一盏灯一座城找一人

陈末和幺鸡


虽然后来茅十八的离去让我痛哭,他是为了保护荔枝才离去的。手臂上鲜血淋漓,不忍直视,他倒在了最爱的姑娘的怀里。他离开了,可又不曾离开,他的声音陪伴荔枝左右,不论打开什么都在说着荔枝我爱你。多么遗憾没有一起白头,多么幸运毕竟曾经拥有。

多希望有一个像你的人

茅十八和荔枝

姑娘是真的很喜欢那男生,男生以前对他也很好,两人高中就在一起了,可惜没有考到同一个大学。如果我们不怕距离该多好,如果没有后来该多好!当初信誓旦旦的说着天长地久的诺言,本来相距就不远,心里想着爱能够抵挡一切。

雨停了歌停了风继续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只要最后是你就好。今天你路过了谁,谁又丢失了你呢?

“荔枝,你可以嫁给我吗?”才一句话,后半句就哽咽了。没有梦想的发明家茅十八爱上女警花荔枝后,他的梦想就是用一辈子的智商来宠她。不路过,愿单膝下跪的这一刻,定格成永恒。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但他却是淡笑而过,姑娘打电话说我去找你吧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