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15号就看完电影了,韩琪被韩梅纠缠不过

      15号就看完电影了,韩琪被韩梅纠缠不过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6

1968年的冬季。
  一群群不去上学又没有分配工作,失去了方向和动力的中学生,整天无所事事,成帮结队不是骑着自行车呼啸而过,就是在冰场打架斗殴、寻衅闹事。
  
  一
  16岁的韩梅,跟着姐姐韩琪在北海溜冰场玩。韩琪是和一群太平路中学的同学一起来的,韩琪被韩梅纠缠不过,才答应带她一起来玩。韩琪在溜冰场租了两双花样冰鞋,然后帮妹妹换上,两个人歪歪斜斜、摇摇晃晃地站在冰场的边缘,手拉着手看热闹。
  冰场的中央,一群年轻人在那里玩得兴浓。在人群的中间有一对男女青年,正在表扬花样滑冰。看上去他们似乎是受过专门训练,不仅冰上动作非常娴熟,而且配合默契,造型十分优美。那个男青年扶着姑娘的腰,那姑娘立起脚下的花样冰鞋,身体转得像个陀螺,突然之间停了下来,男青年托着姑娘的腰也像陀螺般高速旋转,姑娘双腿高举在半空呈剪刀型,也在飞速地旋转着……
  他们的精彩表演不时赢得周围一阵阵掌声与喝彩。
  “好!”
  “漂亮!”
  “祁卫东果然是冰上王子啊。”
  “那个女的是谁?”
  “你不认识?她就是八一中学的谢要武。”
  “谢要武?就是谢玉斌吧?”
  “对,就是她。海淀中学生红卫兵司令部的司令。”
  “真没有想到,她的花样滑冰这么漂亮。”
  “看不出来吧?她妈妈是空政文工团台柱子,跳芭蕾的。”
  ……
  韩琪和韩梅被场子中间的精彩场面吸引,忍不住踉踉跄跄相互搀扶着,朝场子里面走去。
  溜冰场的外围跑道上,一群男男女女在相互追逐着,像一阵阵冰上旋风般高速在冰上滑行,卷起一阵阵的冰屑像雪花一样在风里飞舞。他们低伏着身躯,大幅度甩动双臂,在冰面上像一只只燕子般飞着,速度快得犹如闪电。
  韩梅被这种飘逸洒脱的动作和姿态惊呆了,她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跑道最外围一个头上戴着一顶白皮毛的小伙子。脖子里一根长长的白围巾在身后飞舞,像是两根白色的飘带,穿着一件大红的球衣,戴着一副白皮手套,脚下一双红色的跑刀。红与白的和谐搭配,在冰天雪地的灯光冰场分外抢眼。
  “真漂亮。这是谁啊?”
  “你们不认识?他啊,祁卫东的克星,人称冰上侠客,也有人叫他飘逸飞侠。”
  “飘逸飞侠?真的名副其实,好潇洒飘逸的形象。他叫什么?”
  “呵呵,就叫朴忆夏。”
  “朴忆夏?飘逸侠。哈哈,好玩。他怎么会姓朴?该不是朝鲜人吧?”
  “算你聪明,他还真是朝鲜人。他爸爸是老抗联,赵尚武司令的手下。朴忆夏是他最小的儿子,八一中学的吧。”
  “他和祁卫东一个学校的?”
  “可不是?祁卫东是总参大院的王子,朴忆夏是空司大院的骄子。两个人在冰上,一个花样滑冰独领风骚,一个速滑绝对冠军……”
  跑道附近围观的青年人充满崇拜的议论,全部钻进了韩琪姐妹两个耳朵里。
  就在她们姐妹俩的注意力,分别被祁卫东和朴忆夏深深吸引的时候,从冰场入口上来一群穿着蓝色军大衣的男男女女。在一个领头的男孩子率领下,居然快速朝着这群人冲过来。这些站在跑道和中心圈子之间围观的男男女女,差不多都是和韩氏姐妹那种完全不会滑冰,或者勉强可以上冰走几步的生手。这群人呼啸而至立刻引起整个冰场一阵惊慌,人们尖声叫着四散而逃。无奈冰场不同于平地操场,结果是“噼噼啪啪”一个个摔倒在冰上。有的滑到中心圈子里,祁卫东和谢要武的脚底下,也有的滑倒在跑道上,挡住了朴忆夏的路。
  韩琪被一个摔倒的男孩子一撞,人居然飞起来,一直朝着祁卫东飞过去。韩梅也被一个冲过来捣乱的男青年一推,跌到了朴忆夏的冰刀之下。此刻朴忆夏的速度正如离弦之箭,要是这样撞到韩梅身上肯定血溅冰场。
  眼看两场大祸就要发生,冰场上发出尖利的喊叫。
  祁卫东一手将谢玉斌托举起来,另一只手臂平伸出去,提着一左脚,正在用金鸡独立的姿态飞旋着,谢要武在他的头顶上张开双臂,双腿呈剪刀型。突然,一个女孩子从半空里飞来,眼看就要撞到谢要武伸出去的冰刀上,旁边几个姑娘已经吓得闭上眼睛。瞬间,祁卫东托着谢要武的左手突然朝上一扬,谢玉斌顺势朝着天空,像一只雨燕一样飞起来。祁卫东腾出双手,将飞来的韩琪稳稳地接住,自己连着转了几个圈,然后将韩琪轻轻放下来,用左手绕住她站在冰上。谢玉斌就在这时刻轻盈地从半空里落在冰上,伸出自己的左手,拉住了祁卫东的右手。三个人就这样用一个新的造型化险为夷了。
  顿时刚才的惊恐尖叫化作了响亮的喝彩。
  “太绝了。”
  “这一手,只有祁卫东做得到了。”
  几乎同一时刻,快如闪电的朴忆夏脚下的冰刀,眼看就要洞穿跑道上的韩梅。朴忆夏却突然在一个急刹车的同时,用了个海底捞月的姿势,单臂将跑道上的韩梅抄了起来,妥妥地抱着自己胸前,另一只手保持着两个人的平衡缓缓滑行着停下来,然后很绅士地将怀里昏昏沉沉的韩梅放下,用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朝冰场中心而去。
  跑道两侧一片叫好声。
  “飘逸侠就是飘逸侠,救人都这么潇洒。”
  就在祁卫东和朴忆夏分别救起了韩氏姐妹在冰场中间站稳的时候,那群闯进来的蓝大衣也冲了过来。只是这里汇集了总参和空院的两帮子人,都不是好招惹的善茬,除了领头的一个,其他的男男女女都被拦在了圈子外面。
  “你们海司打算怎么着?今天是成心找事来了?也不瞧瞧,今天这北海冰场是谁人天下?”
  “就是啊,你们海军大院的人就这么不讲理?差一点玩出人命。要不是祁卫东和朴忆夏反应快,岂不要伤了两个姑娘?你们真不像话居然还敢闯进来。”
  领头一个瘦高挑的小伙子,一身的蓝军装,头上却是一顶海东青的帽子,脖子上挂着一根大红的长围巾,三绕两闪就越过了阻挡的人群,独自滑进了冰场中央的圈子里,一个丁字刹站在了朴忆夏和祁卫东面前。他也是八一中学的,叫肖瑾华。
  “肖瑾华,你太过分了。你要成心来冲场子,就冲着我和祁卫东来,别伤及无辜。你把两个姑娘撞到我们冰刀底下,是什么意思?”朴忆夏一只手扶着刚刚站稳,还有点神志不清的韩梅,另一只手一把薅住了肖瑾华的蓝大衣前襟。
  肖瑾华翻腕扣住了朴忆夏的手腕子,说:“小子,打架?老子不怕你。今儿你要是冰刀铲伤了人,只能怪自己学艺不精,能怪我底下人吗?这冰场上不光是会滑的,还有大批不会的生瓜蛋子,你能保证没有人刚好摔倒在你朴忆夏的冰刀下面吗?”
  朴忆夏将左手搀扶的韩梅,交给旁边一个年轻人,然后朝握着自己右手腕的肖瑾华那只手合上去,打算双手拿住他的右手来一个大背跨,直接将肖瑾华扔出去。肖瑾华另一只手伸进了大衣里面,抓住了藏在军大衣下面一把匕首。
  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今天的北海冰场会血流成河。幸好站在对面的祁卫东,已经将同样昏昏沉沉的韩琪交给了谢玉斌,他抢先抓住了肖瑾华那只握住朴忆夏腕子的手,整个身子硬是挤在他们两个中间。
  “干什么?真打架啊?肖瑾华、朴忆夏,咱们好歹还是一个学校的同学吧?都是首都红卫兵,真打算兵戎相见?”
  “肖瑾华,我告诉你,别老是这么张牙舞爪,我不怕你。真打起来你也不一定是我对手。我知道你下手黑,动不动就敢拔刀子。不服气,另找地方单练怎么样?别伤及无辜。”
  朴忆夏一对眸子闪闪发亮,盯着肖瑾华藏在怀里的那只手。似乎已经看到了大衣里面的匕首。
  肖瑾华微微一抖,似乎感觉到了祁卫东看似公正的骨子里,居然有点偏向朴忆夏。他没有想到朴忆夏与祁卫东的关系,并不像传说那样对立,不得不放弃了原来的打算。他今天就是找茬来的,这北海冰场这几年就是总参大院和空司大院两帮孩子的天下,就因为总参出了个祁卫东,空司有个朴忆夏。肖瑾华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要想在北海冰场有一席之地只能另辟蹊径。他今天带着一帮子自己大院的孩子,就是故意生事来的。本想撞倒两个生瓜蛋子在他们两个脚底下,搞出点事情来羞辱他们一顿,杀杀这两个家伙的威风,自己趁机也在冰场博个地位。都说这“冰场王子”和“飘逸侠”是死对头,只要找准了人别两面树敌就成。肖瑾华没有想到这个朴忆夏居然敢先动手,本打算直接找朴忆夏干仗了。他准备就在朴忆夏抓住自己左手的时候,一刀扎过去捅他一个窟窿,手下的人就可以一哄而上,只要总参那帮不参与,他今天带的人足已把朴忆夏空司的人干翻。如今看见祁卫东居然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横插进来,肖瑾华不得不收敛起来,把伸进怀里已经抓在手里的刀子放下了。
  
  二
  
  “怎么?哥们,你挡横啊?得,今天我给你祁卫东一个面子,只不过有个条件……”肖瑾华满不在乎地说。那只放在大衣里的手,并没有拿出来。
  “肖瑾华,你给脸不要脸啊?这地方你有什么资格讲条件?”朴忆夏气呼呼地不肯就此罢休。
  祁卫东还是横在两个人中间,却笑着朝朴忆夏打圆场,说:“忆夏,大家一个学校的,别这样,反正也没出事不是?问问他,打算开啥条件?”又转过头对肖瑾华说:“肖瑾华,你今天到底来干嘛?玩玩就玩玩,干嘛在冰场横冲直撞?真伤了人,只怕也没有你什么好果子吃。说吧,啥条件?”
  肖瑾华瞥了朴忆夏一眼,然后对祁卫东说:“简单啊,就是这地方必须带我一起玩!”他张开双臂对着冰场做了个熊抱的样子。
  不等祁卫东开口,朴忆夏已经说了:“肖瑾华,你怎这么这么厚脸皮?你觉得自己有资格在这儿玩吗?”
  “我说姓朴的,我怎么就不能玩?你不就是速滑好吗?老子又不是不会滑?改天咱们赛一场?再说,北海溜冰场也不是你家开的,凭什么你可以霸场子?”肖瑾华脖子一耿,朝前跨步又打算动手。
  这几句话的功夫,那些穿着蓝大衣的年轻人,已经突破另外两群人冲进来,把他们三个团团围住。朴忆夏和祁卫东的人在人群里和这群人推推搡搡,一场混战随时可能爆发。
  祁卫东大声说:“大家都冷静,不许动手!有话好好说。谁先动手,我祁卫东绝对不会放过他!”又对肖瑾华说:“肖瑾华,马上制止你的人。我告诉你,公安部正在严厉打击打架斗殴,尤其是打群架。今天你带人先冲进来闹事的,就是主犯。这件事好商量,我请客晚上老莫西餐厅,咱们三个商量一下怎么样?你也看得出来这场子就这么大,要是咱们三帮人全来了,肯定挤爆了,还有其他学校的散客。咱们三个都是红卫兵勤务员,别这么没素质。商量个法子,咱们轮班怎么样?”
  肖瑾华心里明白今天真动手占不到便宜,便顺水推舟说:“好,我就给你这个面子。朴忆夏,你怎么说?”
  朴忆夏压着火气,朝四下看看,沉着脸点点头,说:“你先把海院的人撤出去,就咱们三个去老莫,谁也不准带人。”
  肖瑾华嬉皮笑脸也点点头,然后看了祁卫东身后的两个姑娘一眼,指着谢玉斌说:“别啊,就咱们三个光头和尚没劲。卫东,你把身后俩妞带上。朴忆夏,你不是刚才也扮演了一回英雄救美,也带上呗。”
  朴忆夏正要反对,祁卫东给他一个眼色,爽快地答应下来。“行,就带上她们去。”说完对谢玉斌说:“谢玉斌,你们过来,叫上刚才忆夏就起来的姑娘,咱们去老莫,其他人今天散了吧。”
  剑拔弩张的局面总算化解了。也幸亏祁卫东及时制止,冰场的工作人员已经报了警,当冰场上的三帮人先后涌出大门朝四下散去的时候,大批的警察已经赶到了。他们冲进冰场,只看见五六个男女,亲亲热热地拉着手朝外面滑过来。带队的警察还是拦住他们盘问了几句,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也从他们的举止和做派猜出了身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没有追究下去。
  他们换了鞋走出冰,去取自行车。那时候,自行车算是这帮北京老兵的标配,多数都是所谓锰钢的26型男车,以上海出的凤凰和天津飞鸽为主。常常在北京街头可以看到这些老兵,戴着巨大的红袖章,打着各种红卫兵组织的大旗呼啸而过。
  祁卫东、朴忆夏和肖瑾华分别打开自己的自行车跨在上面,韩梅很自然走到了朴忆夏的旁边,韩琪与谢玉斌却同时走到祁卫东边上。
  肖瑾华似乎有些尴尬自我嘲笑说:“得,卫东,你自己带俩吧。我前面骑着到老莫占个座等你们。”
  朴忆夏望着祁卫东,又看看两个姑娘笑着说:“你行吗?带俩?”
  祁卫东也笑了,掀了一下自己的军帽,对谢玉斌说:“你坐大梁吧。”又看着韩琪笑盈盈问:“都没有来得及问,姑娘你叫什么,哪个学校的?等会跟我们去老莫吃饭,不用怕。我叫祁卫东,她叫谢玉斌,还有那边是朴忆夏,我们都是八一中学的。我和谢玉斌是总参的,朴忆夏是空司的。刚才那个是海司的肖瑾华。”
  韩琪余惊未定,看看他们小声回答:“我是太平路中学的,叫韩琪,那是我妹妹韩梅。刚才谢谢你们。”
  “别客气,不用谢,应该的。总不能让你姑娘家的受伤吧?”祁卫东笑着说:“来上车。谢玉斌你坐前面大梁上,韩琪你等一会儿跳上来。”

姜文导演的《阳光灿烂的日子》以及滕文骥导演《血色浪漫》都出现过小混蛋的面孔。小混蛋真名叫周长利,出身贫寒,关于他的故事和他的死有很多个版本,叶京导演曾说过他是“佛爷”(小偷),西单一痞子,也有文章说其妹妹为小混蛋正名,他虽然爱打架但行侠仗义人缘极好,并非冷血。反正关于这个传奇人物以及先农坛岔架被红卫兵捅死的故事,充满了那个时代的疯狂。

接下来是永瑢上场表演了冰上舞剑,永璇表演了冰上耍拳,也是非常精彩。所有的表演项目结束后,皇上特赦大家可在冰上自由活动,自己在太监宫女的陪同下先行回去休息了。

叶京导演《梦开始的地方》叶蓓饰演的罗冬娜成为冰场一道靓丽风景

我跟紫月将愉妃娘娘送回永和宫,便连忙准备好滑冰的行头赶到冰场。我吧是会滑旱冰的,所以到了冰场,换上冰鞋我倒也不怵,直接套上冰鞋开始滑了,但是我忽略了旱冰鞋带轮子的,跟这种带冰刀的鞋子还是有区别的,刚穿上冰鞋准备炫酷的滑上一滑来着,结果小看了这冰刀鞋,没控制住,直直的往前栽去,偏偏关键时刻我前面还有一个人,我大喊大叫:“闪开,快闪开!”只见前人猛地回过头来,还没等其做出任何反应,我就扑到人家身上了,这货也就被我重重的砸倒在地。我就直接了当的趴在了人家身上。虽说身下有个肉身给我垫背,但是依然摔的我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王朔在《阳光灿烂的日子》亲自扮演“小混蛋”最风光的时刻。《血色浪漫》中“小混蛋”角色,死于先农坛和李援朝岔架。

疯玩儿了一下午,等从冰场里爬出来已是傍晚,天色已渐黑下来。永璇吵嚷着要送我回去,我以找紫月为由摆脱了这位霸道的大少爷。话说紫月这死丫头哪去了?我绕着冰场转了一圈儿也没瞅见她的影子。她先自己回永和宫了?太不够意思了,都不等我。于是我自己绞弄着手绢儿往永和宫方向走去。话说入夜之后的紫禁城确实有点阴森,况且我没少在网上看故宫闹鬼的故事,越想背脊越发凉,于是我疾步往永和宫飞去,眼看永和宫大门就在眼前,突然一个黑影蹿到我眼前,我刚想张嘴大喊,这黑影捂着我的嘴巴就将我拖到永和宫旁的一小胡同里,把我圈在他与墙中间,我脑子飞速运转想着怎么脱身,电视上不都演如果女孩子被歹徒强行拖走都猛力攻击对方下体不是?关键是宫中太监比较多,这个法子管用否?我正纠结用还是不用这个法子呢,这货已经将爪子从我嘴上拿开,我借着宫道上微弱的光看到眼前这货的侧脸,我去,吓死我了,原来是永琪哦。

两派人装束比较类似,所以在外表上难以区分,但是两派在心态上是完全不一样的,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对其描述非常贴切“小混蛋和干部子弟之间的对抗应该归结于草根阶层和特权阶层的天然对立。”在那个激进的年代,大院子女的父母在部队高瞻远瞩,社会阶层的父母在大搞生产,北京城仿佛成了一座孤岛,孩子们大多数都独自在家,于是纠结成群,才有了那么多的故事。

”“也就那样吧,只是有些累了呢。”永琪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可不是累了,你跟永璇可是满场的焦点,确切地说你是满场的焦点,而我们都是你的陪衬,你能不累吗?”切,谁希罕呢?要不是你那个弟弟那么不知死活拽着我满场转,谁乐意去当那满场的焦点?我当然不敢这么不怕死的一吐为快,只得在心里不服一番,面上还得多谢五阿哥教导之恩·。要不说做古代人真委屈,不让好好说实话。等等我怎么听这话这么酸?吃醋哦?这么副扑克脸会吃醋?别笑死人了,怎么可能?“那个五阿哥,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知道时候不早了还疯那么长时间?”我迷茫的看着永琪,这货今天抽风了?“我是说紫月早就回宫了你还没回,额娘担心了。快回吧!”紫月这丫头也太不仗义了,居然丢下我自己先回宫了,看我回去不找她算账。

如果想了解更多老炮儿和顽主的故事推荐你看几部电视剧和电影:谢飞导演《本命年》;姜文导演《阳光灿烂的日子》;叶京导演《梦开始的地方》、《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滕文骥导演《血色浪漫》。      

回去后我撇给紫月一个不仗义的眼神,紫月心虚得朝我吐了吐舌头。还好愉妃也没多问,左不过以为我年小贪玩儿而已。用罢晚膳,侍侯愉妃睡下,我就回房间了。用漫画画完今天的日志,就躺床上睡下了。脑子有些混沌,今天的永璇,今天的永琪,都跟我之前认识的不同,我也就在这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清宫梦 第九章 冰嬉 (一)
清宫梦 目录
清宫梦 第十一章 除夕

“老兵”和北京流氓有两个“兵家必争之地”。一是北海公园;二是北京展览馆所在地。北京展览馆这里有一家著名的莫斯科餐厅,在影视作品中被称为“老莫儿”。老莫儿创始于1954年,在当时那个年代绝对是高档消费场所,能在老莫儿吃一顿饭是值得跟别人夸耀几回的。充满着俄罗斯异域风情吸引着北京四九城顽主在这里聚集大吃大喝,据说你要是没去过老莫儿,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话。如今的莫斯科餐厅已经于2000年翻修和扩建,菜价也水涨船高,菜的味道是否还能让人回忆起那段难忘的岁月呢?

“姑娘,你可以起身了吗?”听闻声音,我这才顾上低头一看,晕,底下被我砸倒的是八阿哥永璇,他正一脸坏笑的盯着我。我赶紧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刚想行礼,“檀雅,你别光顾你自己哦,把我也拉起来。”我一伸手,他一拽我,我一重心不稳,又超前倒去。这会这货是有备而来了,直接把我抱了一满怀。“檀雅,你很舍不得我的怀抱哦。”永璇调侃道。舍不得你个大头鬼,还不是你把我给拽倒的哦。

关于小混蛋——

上次放孔明灯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这个八阿哥竟然还是一贫嘴之徒哦。我当然也没胆子骂永璇登徒子,只好在心里将其虐了个千百遍。但还得笑脸赔不是:“奴婢该死,奴婢太重了,没把八阿哥这千金之躯压坏吧?”扑哧,永璇笑了。“就知道你这丫头伶牙俐齿。你是不是还不会滑?来,我来教你。”“奴婢不敢劳八阿哥大驾,奴婢。。。”我这话还没说完。永璇已经拉着我的手开始在冰场上转圈儿了。我去,我这还没适应,这伙计已经带着我在冰场上飞奔。吓死宝宝了。我脸都快青了。生怕撞着别人。我只好紧紧的靠在永璇身后。暂时还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关键是,我自己也停不下来的说。而永璇这货,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越转越快。终于我害怕忍不住尖叫起来,他噌一下停住,将我拦在怀里。哈哈哈哈的大笑,“檀雅,你终于害怕了吧。”永璇开心的笑着。“八阿哥,好过分,老拿奴婢寻开心。”切,亏得放孔明灯那会儿我还觉得这个八阿哥永璇是个温文尔雅的男生,算了吧,我看走眼了,整一个混世魔王。哪有这么故意吓人的。“看,很简单吧?多滑几次就会了。”我也知道哦,但也没有一开始就这么绕场飞奔的吧,“奴婢跟八阿哥不是一个层次的,八阿哥还是放奴婢去个人少的角落溜达溜达就行了。”“那多没劲,来,我带着你再跑一圈儿。”说着又拉着我蹿了出去。我耳边掠过呼呼的风声,然后我仿佛感受到背后灼的目光。

       所谓“岔架”就是北京对于约战的俗称。各自找一帮人相约在某日某地面对面昏天黑地干一仗,手持板砖、军刀等物,结果往往是难分伯仲两败俱伤。现实中有京城头号顽主“小混蛋”在混战中死于晚辈的刀下,影视剧中有叶京导演的《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梦开始的地方》里面大院子女们勾结于冰场和“老莫”。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这帮年轻人全都身着绿色军装,或大院子女,或胡同串子,个个充满“斗志”,有着不容分说的叛逆和不顾一切。

永琪看着我走进永和宫才转身离开。看不出来这霸道总裁型的永琪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

回到《老炮儿》这部电影,冯导作为主演的第二部电影,第一部是《冤家父子》,根据王朔《我是你爸爸》改编。巧合的是,冯小刚第二次主演电影也同样是这种尴尬的父子情。父子酒馆那场戏真心不错,几次起承转合情绪变化,从互相瞧不上到情绪激动到老泪纵横父子和解,李易峰这小伙子和影帝对戏hold住了,有潜力。

"五阿哥吉祥,五阿哥你吓死奴婢了。"由于我被困在他跟墙中间也就不能蹲下身行礼,只能往肩上甩了甩帕子,全当是行礼了,只是五阿哥对于我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拿着张扑克脸盯着我直看,看得我心里直发毛,半晌这位爷终于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来︰“今天冰嬉玩儿得挺好?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15号就看完电影了,韩琪被韩梅纠缠不过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