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韩国的朋友说了,县领导照顾他们提拔起来当副

韩国的朋友说了,县领导照顾他们提拔起来当副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06

  这一天,我来到文联办公室。八点了,没有一个人,我想,大家都干什么去了?我等一会儿,还是没有人。这倒不是说我想和谁说话,没有其他人,我自己打电话,无人给我争着打电话。我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来。我就走出办公室,来到宣传部,看看宣传部的报刊、文件,宣传部的报刊多,文件也多的。
  宣传部也是没有人,都锁着办公室门。我开始纳闷了,难道说有什么集体活动,集体消失的情况,过去是没有的。
  “喂,你很悠闲呀。”楼上的声音。我一看,是宣传部张副部长。
  “张部长好。我不悠闲呀。我想来宣传部看看报刊杂志的。”
  “文联有大活动,你不去参加,还想看看报刊杂志?”
  “什么大活动?没有人通知我。我不知道的。”
  “没有人通知你,就不能怪你不参加的。但是,都不通知你,就是一个问题了。县领导怎么想?其他的人怎么想?我想,你不参加,是不是文联的领导指挥不动你了?或者你有其他的重要任务?”
  “我今天来到办公室,没有看见一个人,我自己打电话方便了,电话联系几个事,办好了,就来宣传部,没有想到能听到您提供的文联大活动的消息。到底文联有什么大活动?”
  “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事情。今天七点五十,文联、宣传部和县领导就去曲坡了。省市文联系统的领导来了不少,要宣传曲坡抬阁,这么大的一个事情,我想你在文联,应该参与的。”
  “我真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张部长,您这里有资料吗?我想看看,学习一下。”
  “好吧。你来我的办公室吧。有资料,可以给你一份的。”
  我跟着张部长来到他的办公室。张部长就拿给我一个简报。
  简报说:2000多年前,伟大的教育家孔圣人孔子带着自己的得意门生三十多人,曾经来到我们的曲坡镇,曲坡镇原来叫干戈沟,就是古代兵家抢地盘多次打仗的地方,民风不好,偷盗成风,互相斗殴,不劳动劫道的强盗很多的,兵家经常打仗,老百姓经常遭殃,四处逃难要饭,于是许多人就把这一个地方叫干戈沟了。孔子周游列国,到了这里,就劝大家不要打仗,教育大家学习礼仪,大家很高兴,就请孔子留一些纪念。为了教育当地的人,孔子把干戈沟,改名为“曲坡”,孔子说,他的家乡是山东曲阜,把这里改名为“曲坡”,都有一个“曲”字,两个地方好像是兄弟两个一样,曲,是美丽美好的曲调,是和平友好的进行曲。当地的老百姓很高兴,欢迎孔子给他们的家乡改地名。就表演节目感谢孔子,孔子走的时候,老百姓就抬着桌子,让演员站在桌子上,表演了许多节目,站得高了,就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孔子和弟子走很远了,仍然看到抬阁表演,很是感动。后来,老百姓每年都要纪念孔子来曲坡,每一年都要表演抬阁,于是流传了2000多年,现在大家看到的这样的表演形式,就叫“抬阁”。
  这一个故事,流传了2000多年,大手笔写成了材料,申报了“曲坡抬阁”为非物质文化遗产。
  我看完了简报,就知道了。原来今天北京、省、市的许多领导和专家来了,要开座谈会,许多领导要讲话,县领导也到曲坡了,迎接各级领导来颁发“中国抬阁之乡”牌子。
  “你看了简报,感觉怎么样?你在文联工作,一点消息也没有听到吗?”
  “我刚到文联,任主席给我说,叫我写曲坡抬阁的事情。我问了一些情况,任主席就不高兴了。说:领导安排你写一个事情,你问东问西的。你问的太多了,你现在想写,文联也不用你写了。所以,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现在影响这么大,我是没有想到的。”
  “如果这一个资料是你写的,影响这么大,荣誉这么高,你的写作水平,就会受到县领导的重用,说不定提拔使用你的。机会很重要,这一次机会你没有抓住,今后的机会你要想办法抓住。人在一生之中,机会是不太多的。”
  “谢谢部长的指导。我拿一份简报留作纪念吧。”
  “好的。你多拿几份儿吧。加大宣传力度,多多宣传也是好事。”
  我看了简报,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下午,我来到文联,就看到文联的同志们,已经喜气洋洋的回来了。他们谈论的是曲坡抬阁的影响,北京专家的风采,省市领导专家的风度,以及县领导的配合,特别是谈论文联任主席的功绩。
  这么多人的大活动,都是名人,需要很大的组织能力。文联任主席就是这样的能人,说不定县领导高兴了,马上提拔任主席为副县级领导的。
  这一次文联开会,是星期四。一般情况下都是星期一开会。因为曲坡抬阁影响很好,临时决定开会,也是可以理解的。
  任主席在会上十分高兴地说:“扩大影响,搞大活动,为县领导争光。这一次我们文联干了一件漂亮事。北京的专家,文联请过来了。你们看看书记、县长给北京专家敬酒的高兴劲,那是多么兴奋的状态?书记、县长平时想见一下这么大的专家,比登天都难的。是谁请过来的专家?是我们文联的努力,是省市领导的努力。我给县领导说:今后我们县有了新名片,是中国抬阁之乡。国家级的牌匾,我们县目前只有这一个。所以,我们文联的功劳是很大的,功不可没。我们市的其他几个县,就没有这么大的策划,也没有这么快的步伐。他们几个县的文联主席,想找我们学习经验的。我们是毫不保留的介绍经验,他们也没有那么高的悟性。我们计划明年,再策划一个大活动,请更多的专家,给县领导更大的平台,为我们县招商引资唱戏搭台。”
  大家听了摩拳擦掌,一幅大干快上的劲头。鼓掌几次,让任主席更加高兴。
  会后,一同事给我说:“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活动?是你不知道吧?我本来想给你说一声的。通知我的人,就说了,领导通知的人,只可自己去,不能宣传出去的。因为是大活动,领导很多的,工作人员就要限制,去的多了,没有地方吃饭,没有地方坐。搞得神秘兮兮的。去了才知道,文联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去的。”
  “我到宣传部去了,拿到了简报。知道情况的。再说了,文联留一个看门的也是应该的。”我也是没有太多兴趣了。
  “这是没有把你当自己文联的人,你想起来任主席叫你写曲坡抬阁的材料没有?你问了几个问题,主席就不让你写了。好像是你想看看石碑,主席说被打烂了。还有什么老头的孙子什么事情的。”另一个同事提起了这一个往事。
  “我记得。是老头打烂了石碑,我要找老头,他说,老头死了,他孙子还活着。我要找老头的孙子了解情况,就不让我写了。”我简述了情况。
  “你不写,也有人写的。没有想到一写,就惊动北京的大专家了。”
  “看吧,咱们的任主席是能力很大的。下一次说不定联合国的专家也会来的。国际友人来多了,主席就可以出国旅游,周游世界的。比孔圣人周游列国,还要伟大的。”
  我听着这一些情况,想着未来的事情,感觉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失落感。谁不想参与火热的生活,谁不想建功立业?谁愿意被社会边缘化?
  我孤独的遭遇,很快就被新消息带来的惊喜感化了。
  第三天晚上,一个朋友打电话给我说:“滑州县的文联主席在开发区的一次会上说:任主席为了获得中国抬阁之乡的牌匾,吹牛吹大了,曲坡抬阁是在滑州县拜师学艺学会的,滑州县老师的抬阁历史也没有五百年的,徒弟的抬阁历史就有2000多年了。瞒天过海,欺上瞒下,坑蒙拐骗,欺世盗名,这一件事情,一定是一个笑话的。你知道吗?”
  “滑州县文联主席真是这么说的吗?这是我不知道的。我们文联任主席却说,其他几个县文联想来取经的。”
  “你可以打电话问一下。了解更多的细节问题。”
  “谢谢。我有时间就打电话了解情况吧。”我挂了电话,就想着如何打电话,如何拿到第一手资料。
  我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电视台的记者杨平。
  “我去曲坡抬阁拍新闻,怎么没有看见你去呀?我还问了文联的人,他们说不知道你什么原因,没有来的。”
  “我去滑州县文联出差了。滑州县的抬阁也是很有影响的。我了解到一下情况。”
  “事后我听到了一些情况,市广电局老领导王功勋就对曲坡抬阁提出了异议。老领导经常在公园的凉亭聊天,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去了解情况的。”
  “谢谢。我在电视台当编辑时,就听说了王功勋老领导见多识广的。好,我有时间了,就去看望老领导。”
  第二天早上6点多,我就在公园凉亭看到了老领导。
  市广电局的原副局长王功勋听了我的想法,就说:“我看了曲坡抬阁的简报之后,就提出了异议。黄河是一条历史上经过几次改道的母亲河。但是黄河无论什么时间改道,黄河历史上从来没有从曲坡的西边流过。孔子也从来没有从山东鲁国跨过黄河向黄河西部的曲坡来过,所以,孔子也不会为这里的干戈沟,改名叫\\\'曲坡\\\'的事情。”
  我说:“滑州县文联主席也在开发区开会时说:曲坡抬阁是从滑州县抬阁拜师学艺学来的,滑州县的抬阁也没有五百年的历史,曲坡抬阁怎么有2000年的历史呢?孔子是2000多年前的历史名人,怎么会看到他们的曲坡抬阁的表演呢?”
  王功勋微笑着说:“为了拿一个中国抬阁之乡的牌子,就吹大牛捞荣誉,文联主席是正科级,想着吹牛捞政治资本,想提拔副县级领导?许多人看不惯吹牛撒谎的干部的。”
  我在公园听了老领导的话,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现在的学术交流,不限于在本地,有许多的文化艺术交流,已经走出国门,有的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了。
  曲坡抬阁,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影响深远。文联任主席的宣传,已经见到效果了。一封来自韩国的书信,就来到了任主席的办公桌上。任主席拿着来自韩国的韩国文和汉字译文对照双行的书信,当然有一行是翻译过来的汉字的,中韩文字对照,让文联的同志看。我也荣幸地看到了这一封韩文写成的书信,内文也是韩文、汉字的对照写出来的。
  任主席拿着信,找县领导请示:韩国的朋友,希望看到曲坡抬阁的表演,我们需要交流,需要走出去表演。韩国的朋友说了,如果到韩国表演抬阁顺利了,接下来新加坡、日本、美国等众多国家也会安排曲坡抬阁表演的。这样表演的结果,就是可以赚取一定数量的外汇,每一年可以拿回600万美元的。
  县长问:多少人去,是不是需要先投资?
  任主席说:“专家、领导、曲坡抬阁表演队,最少20人,韩国第一站,五天时间,飞机票、吃喝住宿,初步计划20万元,当然,可以至少拿回来40万美元的。”
  县长说:“最近财政比较紧张,今后再说吧。”
  任主席马上打电话给县委书记,奇怪了。怎么无法接通?任主席想,现在打电话不行,等一等再打电话吧。谁知道,连续打电话三天,仍然无法接通的。
  任主席也不多想,书记忙,一时间无法接通,可以理解,现在三天了,仍然联系不到书记,书记是不是失联了?任主席不敢多想的。
  接下来的大事,就证明了书记的失联。
  电视台开会,纪念电视台成立十周年。这样的大事,书记讲话,是应该的。广电局写了书记的发言稿,反复修改多次,又经过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定稿,最后联系不到书记,书记的秘书也联系不上的。那就联系副书记、县长吧。
  县长的秘书,答应看看书记发言稿。广电局的发言稿,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已经修改了,又送给县长的秘书。秘书看了发言稿,就修改了。是以县长的口气写成的。
  正式开会的这一天,仍然不见书记来电视台。副县级领导在主席台下边坐了一排,等着书记,仍然不见书记来。一会儿,县长来了。
  秘书陪着县长,登上主席台。县长很严肃,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看了看,马上宣布:大会开始。请县长讲话。
  县长就拿着发言稿,读了起来。台下的人,就议论起来。有的局长、乡镇书记、乡镇长就小声议论起来。
  “应该书记讲话的呀,县长来讲话,是不是有情况?”
  “不应该吧?书记是很好的朋友人。”
  “纪检委正在和书记谈话,说不定就永远出不来了。”一个小声说话的人,就引起大家的注意。
  文联任主席听了,就不一样了。他是书记指名留下来的超龄一把手。如果书记出问题了,自己怎么办?
  有人马上说:“不敢胡乱说话的。明天书记来电视台了,你们怎么办?”
  许多人不说话,会议很草率,一会儿就结束了。广电局为各级领导准备了午餐。许多县领导一散会,就走了。许多的单位一把手,也是不到新天地宾馆的餐厅吃饭了。
  电视台的办公室主任,一看情况,这么少的人,空了许多座位。马上打电话通知,电视台所有人来新天地宾馆吃饭吧。
  于是,就有了电视台的员工来吃免费午餐的事情。许多的人,就议论起来,今后多搞几次电视台庆典活动,大家是不是就可以多享受这样的免费午餐呀。
  文联的人,也发现了任主席的异常。听说了书记已经五天失联了。是不是真的要出事呀?
  许多人不关心书记的失联,正常工作照样进行的。
  本地的网上也宣传了“曲坡抬阁”,马上就有许多人提出了反对质疑的声音。辩论之后,就沉寂下来了。
  在公园的凉亭,我见到了王功勋老领导,和他在一起聊天的老领导有一位是市委党校的老校长,也是一位离休干部。他说:
  “文联为了宣传曲坡抬阁,发出去邀请函,我的一位老领导也收到了一份儿。他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历史上的孔子就没有到过曲坡的,《黄河志》里边写了黄河的几次改道,在春秋战国时期,黄河西100多里地的曲坡,他们站在五张桌子上抬阁,孔子和他的弟子也是看不到的。因为孔子周游列国,就没有跨过黄河向西来的。孔子在黄河东边,曲坡在黄河西边,相距100多里地,曲坡表演抬阁,孔子用望远镜看的吗?那时候,有望远镜吗?孔子为他们改地名叫曲坡。那时候,没有电话,没有手机,孔子怎么帮助他们改地名叫曲坡呀?”
  几个来公园锻炼的老百姓听了就笑着说:“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
  “我给主管旅游的副市长打电话,说了曲坡抬阁的事情。希望领导注意一些基层干部的满嘴跑火车的假话、大话、骗人话。”王功勋老领导说了这一个电话。马上就有老百姓笑着说:
  “你打电话,把人家的假话揭穿了,人家来找你吵架没有?”
  “有人找我来了,是一个科级干部,他说,老领导不要再提曲坡抬阁的事情了。已经宣传出去了,怎么办呀?就当成神话传说吧。我说:神话传说,人造神话,人家也是都知道的。多少人看过《黄河志》,知道孔子始终没有跨过黄河向西边来的。”
  书记失联八天之后,又出现在县电视台播放的新闻节目头条里面。
  这是证明书记仍然没有问题的。但是接下来的情况,很微妙。县高中的校长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财政局局长、副局长都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一个个体企业的老板也被纪检委叫去谈话了。有人说,上一次,纪检委和书记谈话,无法了解情况拿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就放人回来了。有人说:这一次纪检委谈话的几个人,都是和书记关系好的人。如果这几个人交代问题了,就可以把书记抓进监狱了。
  有人说:都是有关系的领导,想把哪一个处级干部送进监狱,也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书记一上班,很快就研究提拔一批科级干部。这一次提拔干部的数量是超过许多人的预料的。全县提拔、交流使用400名干部。和文联有关系的,大家关心任主席的儿子。这一次很意外,主席的儿子没有提拔起来的。任主席当然不高兴的。本来文联周一都会开会的,这一个周一没有开会。
  我在办公室坐着,就听到同事说:“你办了一件好事的,你找纪检委书记动了咱们文联主席一本的。”
  我感觉到这是给我说的,我就说:“没有动本呀。”
  “你动本了,为什么不敢承认?”《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看着我问。
  “我没有动本,我承认什么?”我严肃的反问。
  “你不要否认了。任主席给我说了,说你找了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状动本了,他不怕的。”郭东亮这么一说,同事就笑着说:
  “本来大家计划着拿钱请你的客呢。感谢你为大家抱打不平,敢于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说公道话呢。现在看来我们就省了这一次请客吧。”
  “真是奇怪了。我还没有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状动本呀?他先说不怕,是什么意思?”我有了一些生气。
  “看看你敢去不敢去?我有一个证据,主席拿来一张发票5000元,说的是买宣纸。叫我签字,我签字,就成了经办人。但是我一张宣纸也没有看到呀?5000元的宣纸,都拿回他家了吗?”同事看着我,很是气愤。另一个同事也说:
  “这两天,他也拿着一张发票,也说是5000元的宣纸,叫我也签字,成了经办人。主席也是没有给我一张宣纸的。他也太贪了吧?你叫我签字,给我一千元的宣纸也合情理吧。怎么一张宣纸也不给我呀?”
  “你们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说一下吧。”我也鼓励他们反映情况的。
  “主席说你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告了他的状,他不怕的。你应该找纪检委书记说一下吧?你去说的时候,顺便把我们的证据也给送过去,我们给您写证人证言。纪检委来调查,我们作证。你看怎么样?”同事的主意很好,省了他们去找纪检委书记了。我也是顺便帮助他们办了一件小事。
  《洪河风》编辑部主任郭东亮看着我说:“主席知道你告状动本了,人家不怕的。你再去几次,人家还怕你不成?”
  “怕不怕,我是真没有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反映情况告状的。”我再一次声明。
  “你不敢去吗?你没有去,他还给郭东亮说你告状动本了。你现在就去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反映情况,看看他怕不怕?”同事在看我的胆量。
  “这么说,我不去找纪检委书记,是我害怕了吗?我马上找去,实事求是反映情况,看看他一个科级干部说不怕找纪检委,是什么意思?”我说完就下楼找纪检委书记张德存去了。
  找了三次,我才找到了纪检委张德存书记。张书记听了我的陈述,说:“好吧,你说的话,我知道了。还有其他事没有?”
  “没有了。谢谢书记为我作证。”我说完就告辞。
  来到办公室,几个同事看见我,就问:“看你的表情,这一次已经找到纪检委书记了。情况怎么样?”
  “这一次找到了。说了情况,张德存书记认真听了,就让我放心了。我想他可能给《洪河风》编辑部主任打电话澄清事实的。”我的分析,马上就被同事否定了。
  “纪检委书记张德存给郭东亮打电话?不可能的。给任主席打电话,说你给他见面反映情况了,任主席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第二天,任主席一天不开心的样子。同事小声说:“估计纪检委张德存给他打电话说了情况吧。”
  “也可能没有打电话的。说不定任主席因为其他事情闹心的。”我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的。   

  我来到办公室就听到一个消息:组织部有一个文件,每一个正科级一把手照顾一名子女,来拿财政全供工资。文联任主席是正科级一把手,可以照顾一个。其他副主席就不能有这样的待遇。大家议论起来,这是县领导对一把手的恩典。县领导团结了一把手,就可以得到一把手的拥护支持。副职就太多了,情况也是都不一样的。年轻的副职,不照顾他的子女,也没有多少意见。因为他们的子女还小,他们今后也有提拔的机会。年龄大的副职,县领导照顾他们提拔起来当副职,已经不错了,他们也没有想自己的子女受到特殊照顾的。
  涉及到文联任主席的子女问题,就有了不同意见。有的一把手不需要考虑的,因为二十多年来计划生育政策的关系,许多的一把手只有一个孩子。但是文联任主席是两个孩子,而且两个孩子都不是财政全供单位。有的人重男轻女思想,说必须照顾儿子的。有的思想比较先进,必须照顾女儿的。但是,其他人是无权决定的。很快结果出来了,任主席照顾了女儿。女儿调入财政全供的单位上班了。
  有的人开玩笑给主席说:“女儿是老父亲的贴心小棉袄,你就是偏心呀。你怎么不叫儿子调入财政全供单位上班呀?”
  “我在家里就是不做主的,在家里全家人商量,民主投票。儿子、女儿、妻子,女婿、儿媳每人一票,儿子只有一票。自然结果就是把女儿调入财政全供的单位上班了。”任主席乐呵呵地说。
  于是有的人说任主席太糊涂了,怎么叫女婿也来参与投票呢?有的说:儿子、儿媳,应该有两票同意儿子调入财政全供单位才合情理呀?难道说,儿子自己不同意自己调入好单位上班?还是儿媳不同意她的丈夫调入好单位上班?
  有的人说:别听他忽悠人了。一把手的话,你全当真,就被忽悠了。一同事看着我,问:
  “你认识任主席的儿子吧?你们都是广电局的同事。他会不会把组织部照顾他父亲一把手的一个财政全供名额,让给他的妹妹?难道说,他的妻子,也同意让给他的妹妹吗?任主席不是说,儿子得了一票吗?”
  “依我看,可能任主席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同意女儿调入财政全供单位的。投儿子票的,是任主席的老伴的。俗话说,母子连心,老母亲投儿子一票,也是一种态度吧。”我微笑着说。
  “你这样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一次县领导照顾了88个一把手子女拿上财政全供的工资。虽然有许多人高兴,但是很快就有省市纪检委来调查了。但是,调查的结果,也是不了了之了。
  年底县领导研究,一批到线的干部要退二线,离开领导岗位。正科级一把手53岁,正科级单位副职52岁,副科级副职51岁,副科级虚职50岁,就一刀切到线了,全部让位离职。
  文联几个人议论,任主席一把手正科级正职今年53岁了,应该退位的。他想退位吗?退位之后,女儿的财政全供工资,没有什么担忧了;儿子的工资不是财政全供,怎么办?是不是临退位之前,要求解决儿子的财政全供工资问题?
  “有的说,组织部已经明确表态了,不会再照顾他的儿子了。有的说,不解决他儿子的财政全供工资问题,他就不退二线不让位的。”同事看着我说“你的电视台记者同事,消息多,是不是我们文联马上换主席了?”
  “换主席的事情,我没有听说。我听说,任主席到广电局活动了,要求广电局的领导班子,一定要把他的儿子推荐为副科级后备干部。许多记者说:广电局领导就号召大家投票,本来组织部要求广电局推荐三个副科级后备干部,但是为了照顾为了任主席的儿子,广电局要求大家推荐四名副科级后备干部。最后唱票结果,前三名的票很高的,任主席的儿子得票和第三名的得票也差很多的。总算给任主席的一个面子吧。”我说的这一个消息,让大家就来了兴趣。
  “任主席还是很有心计的吧?这一次儿子被广电局推荐为副科级后备干部,他再去组织部一活动,马上提拔起来副科级干部了,自然就变成财政全供工资了。这就是一箭双雕的好方法。”
  “计划赶不上变化。组织部叫广电局推荐三名,说不定只提拔两名的。何况他的儿子,推荐票最少。”
  “现在的事情很难说的。等着看吧。几天就出结果了。”我微笑着说。
  下班走到门口。保安微笑着说:“换一大批一把手,文联任主席是不是马上要退位了?”
  “不太清楚的。”我说。
  “如果文联任主席退位了,哪一个副主席可以接班当主席?”保安继续微笑着问。
  “说不清是哪一个副主席接班,也可能组织部从外单位调来一个人当主席的。”我也微笑着说了几种可能性。
  “有人说,任主席已经53岁了,他不想退,也得退的。”保安继续微笑着说。
  “这是很难说的。我也不是组织部领导,就是组织部研究了,叫谁退二线,书记不同意,也是不能退二线的。”我微笑着说了,就回家了。
  第二天上午,刚上班,任主席就把我叫到他的主席办公室,问:“你给门口保安说,我退二线了,副主席也不一定接班,从外单位调入文联直接当主席。”
  我马上笑着说:“保安问我,你退了,哪一个副主席能接班?我说,也可能从外单位调一个人直接来当主席的。”
  “你就告诉保安吧。书记不会让我退二线的。我退二线了,文联的工作,就没有谁有能力继续干下去的。”任主席很有信心地说,并且拿出来五份儿报纸。
  报纸介绍曲坡抬阁的文章,也发表出来五大篇,有省报,有市日报,有晚报,还有商报、广播电视报。
  《洪河风》新一期印刷出来了。是一个关于曲坡抬阁的“特刊”专辑。彩色的《洪河风》图文并茂,很多的专家学者,各级的大小领导,男女老少的演员队伍,煞是热闹。这一期《洪河风》编辑印刷2000册,送给各乡镇、各单位、影响很大的。
  星期三上午文联开会,任主席喜气洋洋地说:“县领导研究结果已经出来了。其他退二线的干部已经交接工作了。书记明确了,我不能退二线的。我退二线了,文联的工作怎么办?谁有能力干好这一个工作?有的人说我到了53岁了,不想退,也得退。有的人说,哪一个副主席接班也不合适,从外单位马上调入一个人来当主席的。这话传的比较远,人员也很多的。门口的保安见了我,也问:你退二线回家休息多好呀?选一个放心的副主席接班吧。你们看看,这是什么话?我放心不行的,书记不放心怎么办?书记已经明确表态,不让我退二线了,领导不让我退二线,我就继续干。”
  文联开会,这一次又响起来热烈的掌声。
  下班的时候,我看见保安,就说了任主席找我谈话的事情。保安就笑着说:“文联好几个人都盼着他退位的。他找你谈话,是不是也找其他人谈话了?”
  “找其他人,我不知道。找我谈话,叫我告诉你,书记不同意他退二线了。他继续当主席,继续在位干工作的。”
  “他肯定不想退二线的。他找了领导,领导不让提。前几天,有一个半仙给他测字了,说他官运还正旺呢,想退也不能退的。”保安笑着说了,又自言自语地接着说:
  “看起来,半仙这一次测字,算命真准呀。”
  “他主席叫半仙测字、算命有效果了,你有机会也叫半仙给你测字、算命,看看怎么样?”我微笑着说。
  “明天晚上,半仙还来。你要是有时间,就来看看,我值班的。”
  “我估计不能来的。你测字,给我说一说情况,就可以了。”
  保安测字之后,看见我就说了情况。任主席测字,写了一个“明”。半仙说,这是日和月的组合,日月同辉,你写的字,很有力度,刚劲有力,年富力强,五十多岁,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命运很好,官运还和强,所以,就不会退二线的。保安看见半仙,也说想请大师,测字。半仙就说:你写字吧。保安也写了一个“明”字。半仙看了半天,说:你的这一个“明”字,写得少气无力,没有什么官运,你只能过一天算一天,过一月算一月了。
  我听了就笑了。
  保安说:“都是一个字,他半仙,说的不一样。你看准不准?”
  “任主席的准了。主席请客没有?给你测字不准,你不高兴了,就不要请半仙的客了。”
  “我不请他的客。但是大院里边单位的干部,请半仙的不少的。到底准不准?”保安看着我问。
  “我也研究不清楚的。”
  文联任主席没有退二线,其他想当主席的人,就得考虑其他单位的位子了。组织部研究了正科级干部之后,又研究副科级干部,文联几个副主席谁也没有到外单位提拔使用。大单位的副职,来小单位任正职,但是小单位的副职根本不可能到大单位任正职的,就是到大单位任副职,也是很不容易的。
  文联“曲坡抬阁”正面宣传的力度,伴随着负面质疑的声音,是一次真善美与假丑恶的较量,喜忧参半的效果是无法令人想象的。
  在一个下午,我打电话给滑州县文联主席。我问了他在开发区的一次会议上的发言,是不是有铁的证据,可以证明曲坡抬阁是从滑州县拜师学艺才有了这一个表演形式?他得知我是文联的人之后,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很肯定的回答:有证据的,资料,老照片,还有一些老艺人的家谱,都在证明,曲坡的老艺人是在滑州县拜师学艺之后,成立了曲坡抬阁表演队。并且邀请我去滑州县调查详细情况。
  我想:这么多人摆事实讲道理的质疑,县文联任主席仍然向县领导打报告,要在本县举办“曲坡抬阁”被评为“中国抬阁之乡”研讨座谈大会,拟邀请北京、省市、以及周边的专家名流300人来研究,如此大规模的会议,新天地宾馆安排接待、吃饭等旅游事项,计划三天时间,人均450元,合计15万元经费。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韩国的朋友说了,县领导照顾他们提拔起来当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