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艾加基斯口中描述的阿特兰提斯是个高度麦展的

艾加基斯口中描述的阿特兰提斯是个高度麦展的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0-18

阿特兰提斯ATLANTIS是文明史上的奇案,据说在人类现在这个文明出现前,曾存在了另一个先进的文明,这文明茁长于一个称为“大西洲”的庞大陆地上,后来因全球性的大灾难,大西洲分裂陆沉,整个文明冰消瓦解。 历史上第一个指出阿特兰提斯文明存在的是柏拉图,在他的两个语录(TimaeusCritig),引述一个埃及祭司的说话道:“希腊人对历史的无知有若儿童,他们的记忆中只有一次大水灾。其实是有多次水灾,最大的一次将整个阿特兰提斯毁去。” 在地球史上曾有大灾难的发生,已是无可置疑的事,例如每个民族都有大水灾的记载,中国的大禹治水、圣经中的诺亚方舟;埃及、希腊、印度无不提到曾淹没整个大地的洪水,究竟是甚么力量造成如此惊人的灾难? 魏格纳在他的《海陆起源》说:“任何人观察南大西洋的两对岸,一定会被巴西与非洲闻海岸轮廓的相似所吸引。不仅圣罗克角附近巴西海岸的大直角突出和喀麦隆附近非洲海岸钱的凹进完全吻合,而且自此以南一带,巴西海岸的每一个凸出部分都和非洲海岸的每一个同样形状的海湾相呼应。反之,又如是。”那即是说,它们原本是一块,但却分裂了开来。 第一个提到这文明存在的是柏拉圆,而另一个人就是“睡眠先知”艾加基斯了。 艾加基斯(EDGARCAYCE)一八七七年生于美国肯脱基,每当他进入催眠的状态,便能为人治病和预言将来,甚至知道远方发生的事情,可是当他回醒时,却甚么也记不起来。 就是在这种催眠状态下,他述说了有关阿特兰提斯的一切:那是个在大西洋里的大海岛,被称为大西洲,比欧洲还要大。据基斯所言,因为三个不同时期的大灾难,整个大西洲被毁去,湮灭无痕,三次灾难将整个大西洲分裂成三个岛,然后再彻底毁灭,所有这些事发生在公元前一万年至一万五千六百年间。 艾加基斯口中描述的阿特兰提斯是个高度麦展的文明,他们拥有“晶石”,可以凝聚和运用阳光。假设这确是事实,那阿特兰提斯就可能比我们更先进。在今天太阳能的运用还是刚刚起步。 他指出在起始两个灾难麦生时,阿特兰提斯的居民迁徙往欧洲和美洲等地,这使今天很多距离遥远的民族,在根源上仍有根多酷肖的地方。急冻毛象之谜 事情要追溯至六十多年前,在西伯利亚北部毕莱苏伏加河边发现一具毛象的辰体,象头伸出了地面,一足举前,似是蹲着的姿势。它的头部已被狼咬得骨也露出来,但其他部分仍属完整。 更奇怪的是它日中有尚未嚼完的苔草、青草和金凤花,胀起的胃部,显示它是窒息至死。 问题来了,这只生长在热带地方的毛象,为何会在西伯利亚的冻上层被急冻起来,跟着的发掘,显示出冻土层里还有各式各样的其他动物,例如犀牛、野马、巨虎、野牛、狼和美洲狮,是甚么力量把它们从远在万里之外的热带地区,突然运至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急冻起来?.毛象口中的青草,表示当那惊天灾难发生时,它仍是悠然自得地在绿油油的青草地上吃着草和金凤花。 在冻土里的毛象和兽尸,大部分肉质新鲜,俄国一群古生物学家尝过后,并没有不良反应,所以显示这由热转冻的过程是刹那间的发生,否则便做不成急冻的效果,肉质也不能如此保存。 这奇谜引发了地轴转变的理论。

史前大劫 关于地轴转变的可能性,根多天文学者和地球物理学家都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假若地球的旋转轴突然移动的话,产生的压力就可将地球扯成碎块,移动的可能只是地壳。 但这却没法解释为何毛象会从热带送至寒带骤然急冻起来,也解释不了在格陵兰和南极地方:一些植物化石。其中有些植物全年天天都需要阳光才能生长,而两极每年只有六个月有些微阳光,就这一点,在过去某一时间,若不是以前两极的位置在另一个方位,就是今天的两极以前是在另一个位置,只有地轴转变能给予最完满的解释。 近年来的大陆漂移说虽可解决地壳变动的问题,但那过程大缓慢了,每年只有两寸,绝不能使毛象刹那问由热带被送往北极去。 科学家想了种种合理的解释,例如地球的“冰冷周期”,“冻土陷阱”诸如此类,但却殊难令人满意,那等于对将全球恐龙毁灭的大灾难众见纷纭,莫衷一是,如出一辙。 无论如何,在人类历史以前,地球出现过大灾劫,则是无可置疑的事。 那是否也会发生在不久的将来? 史前灾难的时间 假设人类史前时期确实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灾难,又假设这灾难是因为地轴的转变形成,造成了大禹和诺亚方舟的洪水、阿特兰提斯文明的陆沉、热带的毛象被送到西伯利亚的冻土层急冻起来,那究竟这灾难发生在甚么时间? 这便要回到最先提起“阿特兰提斯文明”的柏拉图了,他说灾难发生在他之前的九千年问,亦即是距令万多年前,考古学上的旧石器时代。 这是个根富争论性的时间,大多数学者都认为“阿特兰提斯”是子虚乌有的驰想,缺乏任何实际的证据,而事实上也似乎是如此,至今天为止,所有搜寻阿特兰提斯的行动,就像找尼尔斯湖怪一样,全告失败。可是若这文明是因地轴转变而陆沉,她的湮没无痕便狠有道理。 科学家曾为西伯利亚冻土层的毛象用放射性碳测定年代法测出:其年代大约是一万年。 这是多么惊人的巧合,与柏拉图指出的灾难年代几乎吻合无问。 人类有史可寻的年份大的是六千年,或者在这之前的四、五千年问确曾发生过一场引发大洪水的灾难,这已记载在每一个民族的信史上,甚至在我们的潜意识里。 古地图之谜 十八世纪初,在君士坦丁堡的托普卡比宫,发现了几张属于一个名叫雷斯的土耳其奥曼帝国海军舰队司令的私有地图,这些地图并非原版,而是根据更古老的版本复制的,据他在附记中说,在公元前三百多年这些更古老、标明了人类居住的整个世界的地图便已存在。 这些地图在令专家惊叹之余,于一九五七年被送到美国海军制图专家,怀斯敦天文台主任里南汉姆处,经详尽的分析后,一个石破天惊的报告出来了||这些地图不但准确,还包括了直到那时为止很少考察和根本尚未发现的地方。 例如南极洲,直至一七三九年才由法国人首次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岛,到一八二一年才发现了南极本洲,古代人根本不知这地方的存在,但在地图里却给准确地勾画出来。而更惊人的是,南极被厚冰所覆盖,谁也不知冰内乾坤,但地图中却极准确地勾画出山脉,甚至标出其高度。我们也只是一九五二年才能用地震波探测器我出山脉和其高度,古地图绘制者凭甚么能知道?,那是藏于深至四百米的冰层下。 就算在远古前南极没有被冰覆盖,但古人有那种高超的地貌测量衔吗?

在发掘场旁营地的会议室里,一张长方桌四周生了四男两女,离门较远的一端坐的是国际考古学会最高委员会主席尊柏申爵士,而正对的另一端椅子却是虚位以待。 他左方是一男两女。 男的是法国着名的大收藏家罗曼斯先生,他的收藏除了包括林布兰在内的大师绘画外,还有一个敢数第一的中国鼻烟壶珍藏。本人虽年届四十,但一身都是巴黎名师设计的时装,加上风度翩翩,一对似笑非笑的眼睛,唇上的心胡子,使他除了收藏家的身分外,也是驰骋情场的花花公子。 他旁边是夏芸博士和美艳睛丝贵妇,前者是退休了的博物馆馆长、考古学的显赫人物,脸孔长长的,有点像巫婆;後者是西班牙贵胄之後,叁年前嫁了当中一方的美国大工业家,两年前做了最富有的寡妇,年纪在叁十间,风韵成熟迷人。 坐尊柏申右方第一张椅子是白非教授,脸容古肃,金丝眼镜下的眼睛似开似闭,给人有点糊涂的感觉,是那种没有甚麽主见的人,当年惨死的奇连,便曾告知他要发表有关阿特而提斯的论文。 最後一位是位气势轩昂,两眼闪着慑人精光,一身白色薄西装,头上戴着白帽的高瘦男子,在酷热的沙漠里,他手上仍穿戴着一双白手套,但却丝毫没有难受的感觉,幸好会议室内装了由小型发电装置供应电力的冷气机,否则更使人感到怪异。 他就是马客临,着名的美国籍考古学权威、探险家,和拥有数间航空企业最大宗股份的超级富豪,也是国际考古学会的副主席,声望与尊柏申不相伯仲。 时钟指着九时正。 马客临淡淡道:“我们的朋友怕要失约了。”他的声音低沉有力。 尊柏申道:“我们不远千里到这里来,可否等土十五分钟?” 马客临有风度地一笑,不置可否。 巫婆似的夏博士以她尖锐多变的声音道:“这时代的年轻人那还懂得守时的重要……” 旁边美艳的富有寡妇睛丝插入道:“噢!博士,请勿将我归人老人的行列。”对她来说,最大的敌人使是会令人老去会流逝的年华。 罗曼斯绝不放过任何讨好美女的机会,乘机道:“谁那样做使真的是“老”,不过,是“老糊涂』。”将这富有美丽的寡妇弄上手,是他日下最大的梦想。 众人笑了起来,除了夏博士和尊柏申。 夏博士拉张了那块满布皱纹的长脸,不悦地“哼”了一声,对於睛丝贵妇和花花公子罗曼斯两人,她一向都没有甚麽好感。 尊柏申却在担心凌渡宇,担心他出了事,那有兴趣附和这对风流男女的调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一直没有作声的白非教授眯着眼,似乎很吃力才看到墙上大钟的时间,断断续续地道:“时间到了吗?” 众人泛起鄙视的神色,这白非近年来时常酗酒,不过他在委员会内的好处是不会反对任何意见,是个没有杀伤力的废人。 马客临道:“既然我们的朋友爽约,事情使简单得多,让我们投票决定,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白非教授叫道:“是的是的!我也要赶回波罗的海……” 尊柏申乾咳一声,打断了他,冷冷道:“有没有人认为该多等一会?” 众人均默然不语。 尊柏申心内叹了一口气,道:“这件事大家都很清楚来龙去脉,不用再多说了,现在请反对进行发掘的人……” “咯咯!” 敲门声响起。 众人的注意力立时投在闭上的门上。 一名埃及军士推门而入,同尊柏申道:“爵士,有位自称凌渡宇的中国人在外面。” 众人大感奇怪,他们早已通知了负责他们安全的埃及特种部队,凌渡宇会到来赴会,为何不直接请他进来? 军士迎着众人询问的眼光续道:“他是被我们巡逻直升机在西面五里虚的沙漠发现的,一个人独自从利比亚横过大沙海走来,身上没有任何证明文件,也不肯回答任何问题,只坚持要见爵士。” 众人恍然大悟,但又奇怪发生了甚麽事,在这中国的传奇人物身上,谁能步过能无情吞噬脆弱人类的大沙海? 尊柏申无论如何松了一口气,道:“请他立即进来。” 军士向後面作了个手势,一位身高六的昂藏青年,大步踏入。 他的头上、面上、衣服全铺满了灰蒙蒙的沙层,闪亮的眼睛带着深沉的哀痛,但神态仍像往常那样潇酒从容,有种难以形容的闲逸和自信。 美艳的晴丝贵妇眼睛一亮,对凌渡宇大感兴趣,首先笑道:“爵士,还不为我们介绍这位横渡沙海来赴约的年轻人。”说“年轻人”叁个字时,她加重了语气,回应早先夏芸的话。 罗曼斯见晴丝眉梢眼角全是盈盈笑意,人感不是滋味,闷哼一声。 尊柏申并不是反应慢,而是心中奇怪凌渡宇眼中那种哀莫大於心死的神色,他当然不知道飘云的逝去对凌渡宇造成的伤害。 凌渡宇提起精神,以坚强的意志压下整夜穿行沙漠的劳累,将心中巨大的哀伤按回心灵的至深处,淡淡道:“这是我的椅子吧!” 军士见机地退出会议室去,顺手关上了门。 尊柏申为他逐一介绍,逐一握手,晴丝握着他的手问道:“假如有机会,希望你能做我在沙漠的向导。” 凌渡宇笑了笑,不置可否,轮到马客临时,对方并不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使人感到他的倨傲和自负。 镑人坐走後,尊柏申发言道:“这次讨论的议程非常简单,就是中断了的发掘,究竟还要不要继续下去,我特别请凌先生来,就是要他以高布代表的身分提供一些意见,让我们能较全面地去理解整件事。” 罗曼斯冷冷道:“假若要继续发掘,使会产生一连串的其他难题,经费上倒不成问题,但谁能保证惨剧不会重演?谁肯担当整个发掘的庞大工程?谁……” 夏芸博士插入道:“下面还剩下甚麽东西?『轰!』一声强烈爆炸,甚麽也完了。” 白非教授道:“我也认为太费人力和物力了。” 晴丝娇笑起来,登时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她身上。 晴丝道:“我这次来是专程听凌先生的提议,但直到现在,你们仍未给凌先生说话的机会。”她打一开始使维护这个使她心动的男子。 尊柏申身为主席,截断了纷纷议论,简单明确地道:“这次我们是决定应否继续发掘下去,至於如何去做或能否做到,是以後的事,好:请凌先生说一说他的想法。” 众人眼光又集中到凌渡宇身上。 凌渡宇透视人心的眼神环扫了众人一遍,迅速地掌握了各人的情绪,六名委员里,主席尊柏申和夏芸都是未有定见,专程地听取自己的意见,美艳的晴丝被自己独特的气质吸引,大主好感,所以倾向於站在他那一方,只要他能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证据。 白非教授是墙头草,那边风大使会随风倒向。 罗曼斯这富有的花花公子收藏家,因晴丝对自己的兴趣而大生姑念,由一开始便不断打击他,践踏他。可是他还不是最令他头痛的人物。 他担心的是马客临。 此君面容古井不波,高深莫测,使人摸不透他的底子,从他闪厉坚定的眼神,可推想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是敌人的要害处。 凌渡宇低沉有力地道:“各位朋友,你们现在要决定的一件事,并不是普通的考古发掘,为埃及博物馆增添已有的货式,而是一次能改变整个人类文明史的一次发掘,阿特兰提斯就在我们的脚下,等待着我们,其他一切均是微不足道的事。” 尊柏申叹了一口气道:“但问题除了高布说过下面是阿特兰提斯外,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这片沙海下埋藏了一个先进的史前文明。而且阿特兰提斯是否曾存在也是疑问。” 夏芸插入道:“我本人使绝对相信阿特兰提斯的存在,但却不应是在这里,据柏拉图说她应在大西洋上,面积略大於利比亚和小亚细亚面积之和,是一个懂得使用贵金属和含金的先进文明,岛上布满了红、黑、白石块构成的巨石建。”她眼中闪动着向慕的光彩,显示这一生从事古文物研究的女考古家,对古代文明的深挚感情。 凌渡宇也一直被这问题困扰,只不过这些日子来达一刻空下来的时间也没有,假若能在这点上说服他们,最少可将夏芸争取饼来。 他需要一点搜索枯肠的时间。 罗曼斯故作幽默地道:“沧海桑田,或者大沙海以前真是个大海也说不定。” 凌渡宇虎躯一震,一个念头闪电般劈进他的脑神经去。 脑中浮起了一幅图像。 那是放在高布书桌上的巨大地球仪,上面有几个黑点,但却与发掘场没有关系。 刹那间,他终於明白了。 那些点是代表地球两极的轴心。 凌渡宇一点不让自己心中的震动漏出去,眼中射出灼人的精光,当他望向晴丝时,後者耳根一热,不敌地垂下头去,最後他的眼光来到右方最接近他的夏芸博士身上。 凌渡宇道:“我想大家都必然很熟悉六十多年前在西伯利亚发现的手象了” 众人都不明白他为何忽地扯上了个完全无关的问题。 史前时期是人类文明记忆裹的空白和盲点,每一次考古学上新发现所带来难解之谜,至少与已经解决的问题同样地多,“急冻毛象之谜”,亦是使考古学界大惑不解的一个存在事实。 白非教授兴奋起来道:“这个问题我最清楚,让我来说吧。”他终於找到了发表的机会。 晴丝喜道:“请说吧!” 尊柏申心中不知好气还是好笑,西伯利亚发现远古毛象,已是考古地理学界人尽皆知的大事,这甚至成了许多通俗着作夸夸其谈的题材,但晴丝这继承了丈夫一切遗产的美丽寡妇,除了穿衣花钱享乐外,其他都是一窍不通,若非看在她绝不介意捐助国际考古学会的经费上,她今天休想和他同席开会。 尊柏申作了个阻止的手势,道:“我看还是由凌先生解说较为好一点。” 白非对尊柏申极为敬畏,闻言立时闭上嘴巴。 凌渡宇整理一下脑内储存的庞大资料库,道:“那只毛象被发现在西伯利亚北部毕莱苏伏加河边的冻土层内,象头伸出了地面,已给狼咬得骨也露了出来,但其他的部分仍然完整,科学家发现它的肉仍可供人食用,显示只有突然的急冻才能有这样的後果。” 罗曼斯哂道:“这有甚麽稀奇,在远古的某一日,一只毛象不小心掉进那虚的冻土陷阱去,天然急冻直至今天,如果掉进去的是你,便是急冻人了。” 凌渡宇想不到他言辞上那样没有风度,淡淡笑道:“但你怎样解释他日里衔着的青草、金凤花和苔草,那似乎不是能在那裹应该生长的植物吧?” 罗曼斯强辩道:“你怎知那时西伯利亚是甚麽样子?” 凌渡宇截断他道:“这正是我要提出的论点,设想在远古的某一日里,生长在热带的毛象悠然自得地在绿油油的青草地上吃着苔草和金凤花,忽然惊天动地的大灾难发生了,地球改变了轴心,将热带的毛象在瞬间转移到西伯利亚的位置,急冻起来,你说这解释是否有参考的价值?” 夏芸杲了一某道:“有甚麽力量能将地球两极的轴心改变?” 晴丝叫起来道:“我看过维里柯夫斯基的《碰撞中的星球》,可能是小行星的撞击,以致引起地轴的改变。” 凌渡宇道:“根据离心力学的原理,当一个球体运动时,最外一点必然是最润或最厚重的一点,所以地球转动时,向外的便是赤道,那也是地球最重最阔的地方,假设有另一个部分变成最厚重的地方,这个平衡使会被打破,不要说这绝无可能,因为两极的冰雪正在不断的累积里,当有一天两极的积雪比赤道更厚更重时,整个地球使会倒转过来,两极来到了现今的赤道,而赤道则到了原来的位置。” 众人默然不语,思索着凌渡宇的说话,他现在的议论,似乎离开了原题,但他们却隐隐感到他绕了一个圈後,仍是回到阿特兰提斯这题目上。 凌渡宇续道:“这会发生怎样的情况?首先两极的冰雪会迅速融解,造成全球性的大洪水,那使诺亚要坐上避灾的方舟、大禹叁年治水不归家,也只有这种极端的情况,才能将热带的毛象在刹那间送到冰天雪地里急冻起来。” 一直没有发言的马客临微微一笑道:“凌先生只凭一件事而推断到这麽惊天动地的理论,不怕够不上科学吗?” 凌渡宇悠悠道:“证据是大叁地存在着,只不过有很多已随时间而湮灭了,但仍有一些被发现出来,例如在格陵兰和南极地方便曾找到一些植物化石,其中有多种植物是需要一年二百六十五天的阳光才能生长,单只这事实,使说明若非以前两极的位置在另一个方位,就是今天约两极以前在另一个位置。” 夏芸叹道:“只有地轴改变能最满意地解释这一切,何况西伯利亚的冻土层内,除了毛象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其他动物,犀牛、野马、巨虎、美洲狮,我以前一直不明白她们为何那样愚蠢,一只一只前仆後继地掉进冻土陷阱去。” 白非教授道:“这和今天讨论的事有甚麽关系?” 尊柏申有点不耐烦地道:“阿特兰提斯是因一个大灾难而整个毁灭了,凌先生提出地轴改变的灾异说,一方面证明了能毁去整个文明的灾难确实存在着,另一方面也点出了假设地轴转变了,阿特兰提斯的遗骸就可能在任何地方,而不是一定要在大西洋里,就像赤道的毛象被送往了北极。” 凌渡宇道:“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巧合。” 众人除了罗曼斯和马客临都露出有兴趣的神色,罗曼斯是因偏见和敌意,马客临却是脸若岩石,不露半点表情。 凌渡宇道:“第一个指出阿特兰提期的柏拉图说,那毁灭了整个文明的大灾难发生在他之前的九千年,亦即是距今天一万两千年间,而据科学家为毛象以放射性碳测定年代法,找出毛象遇难的时间亦在一万两千年间,这是否说明两者都是经历了同一的灾难。” 尊柏中道:“你的推论很有趣,但怎样证明我们脚下的确埋藏了阿特兰提斯?” 凌渡宇从容道:“这世界上充满了不解的奇谜,其中一项便是埃及和她的金字塔。” 他的说话天马行空,绕着阿特兰提斯这题目忽远忽近,晴丝眼中仰慕之色更浓,夏芸、白非都露出了欣赏的神色。 尊柏中作了个请说下去的手势,这政客并不是那麽易被说服的人。 凌渡宇有条不紊地陈述道:“就以埃及最着名的胡夫大金字塔为例,高一百四十六米,假如是中空的话,可以将整座罗马的圣彼德大殿放进去,它是由两百叁十万块巨石天衣无缝地砌叠而成,而轻自吨半至重达叁十吨的巨石,无不齐备。” 晴丝叹道:“真伟大!”但她的眼睛却盯着凌渡宇,令人不知她赞的是『人』还是『塔』。 罗曼斯闷哼道:“我们对金字塔的认识不会比你少……” 尊柏申发挥出主席的权威,打斯了罗曼斯,示意凌渡宇继续下去。 凌渡宇绩道:“假设古埃及人能每天砌起十块巨石,要砌成大金字塔现在的样子,大约要六百六十四年,所以胡夫法老王若要死後立即有归宿之所,恐怕要动员以百万计的工人。以地理而论,埃及只有尼罗叁角洲及两岸狭小地带才有肥沃的农田,其他地方都是茫茫乾漠,这使人无法相信她如何有馀力去养活这批庞大不事生产的工人队伍。何况她还有强大的军队、不劳而食养尊处优的僧侣、官员和穷奢极侈的皇朝贵族?” 这次连尊柏申也露出思索的神色,埃及这个列於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的国家,她的文明在公元前五千年至叁千年间已达到亢龙有悔的极峰,接着下来人们看到只是她的衰落,以至於今天的贫困,究竟是甚麽条件能令她兴旺起来?又是甚麽原因使她不断地走下坡? 凌渡宇简短有力地道:“由此可以断言,埃及在公元六千年时,并不是现在那样子。” 夏芸博士愕然道:“这话怎说?” 凌渡宇道:“在埃及的叙事古壁画里,存在了大量描述在水上撑船的描写,这些壁画很多都藏在远离地中海和红海的沙漠里,显示出埃及人和湖海有很亲切的关系。” 他顿了一顿,才强而有力地道:“所以从前埃及应该布满了湖和海,就像中国的黄河和长江,才能孕育出如此兴盛的文明,这是地轴转变洪水留下的痕迹,但这万年来死湖死海逐渐乾涸,海底变成沙漠,於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伟大文明随着地理环境的剧变而衰落,阿特兰提斯在我们脚下有何稀奇。” 他终於说出了石破天的推论,他所说的一切,大部分是由高布处得来,加上他本人丰富的想像力,连罗曼斯这充满敌意的人也为之语塞。 马客临乾咳一声,表示有话要说。 凌渡宇警觉地望向他,这次会议最难缠的对手,不是罗曼斯,而是这莫测高深的人。 马客临沉声道:“我是个考古学家,毕生都致力有系统和科学地去对待古代留下来的神话、传说、文物和废墟,以避免主观武断和错误的解释,当然,像凌先生这样的外行人来说,是不需受到正统考古学这规条的限制。” 凌渡宇心中暗叫厉害,这人一上来先不和他针锋相对,而是高高在上以考古学权威的身分将凌渡宇无情地低贬,剥夺他发言的资格。 马客临分别望向白非和夏芸,同这两个同是考古学的专家道:“白教授和夏芸博士同意我的话吗?” 白教授霞了一震道:“当然同意!”眼中闪过恐惧的神色,似乎一点抗逆马客临的心力也没有。 夏芸则道:“有时大胆的推想,也是非常重要的。” 马客临笑道:“一般人的推想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由英格兰格滋索尔滋伯里平原上的史前巨石柱群、埃及金字塔、秘鲁那斯克人的线条画和图案画,以及无数古代和史前的遗迹,便有好事之徒作出各种随心所欲的想像,从消失的文明、沉没的大陆、超级文明、古代曾来访的外星人、用符号表示的神秘知识,既无节制,又没有常识,都是禁不起进一步考验的驰想,爵士,你同意我的话吗?” 尊柏申皱眉道:“请你继续说下去吧。” 凌渡宇冷静地等待着这冷傲的人的反击。 马客临精灼的眼神注在凌渡宇脸上,缓缓道:“凌先生最主要的立论,在於地轴曾变动过,於是产生了惊天的大灾难、大水灾,又造成了地理环境的剧变、阿特兰提斯的沉没和转移,是吗?” 凌渡宇点头应是,他愈来愈感到对方辞锋的凌厉和思路的清晰。 马客临首次露出一个充满冷意的笑容,道:“凌先生有关两极积雪引致地轴改变的理论,有趣但却不是事实,以南极洲的冰域来说,卫星的资料显示自七十年代以来,使不断缩小,由原本的一千二百万平方公里,缩小了二点八四八万平方公里,这种收缩极可能是从很久以前已经开始,现在才发现,所以积雪的理论是站不住脚的。” 白非表示同意地点头,罗曼斯见到有人作出反击,也面露得色。 凌渡宇心中叹了一口气,他可以轻而易举地驳斥马客临的理论,首先,这可能是由於现今人类肆意破坏大气层,使全球气候变暖有关,例如美国地质调查局使曾在南极泰莱乾谷钻洞测量,发觉温度上升了两度,但假若他出言辩论,使会陷进絮絮不休的争论里。 马客临这种思辨方式是拣点出击,只要击破一点,其他的论点亦不攻自破,凌渡宇也是此中高手,已想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法。 他笑了笑道:“这可能是由於地球温度上升有关,并非代表一万年前的情形,马先生似乎是非常反对远古曾存在着更先进的文明,只不知怎样用你的科学和有节制的思考,解释『天狼星之谜』。” 尊柏申微微一笑,既佩服凌渡宇的雄辩滔滔,又讶异他渊博浩瀚的识见。 天狼星之谜是与非洲一个居於廷巴克图以南山区的“多贡族”有关,这仍保留着原始部落社会的民族,一向是人类学家大感兴趣的目标,他们的神话和传说,明显地与非洲其他民族不同。 例如他们的天狼星的传说里提到天狼星有一颗黑暗的、致密的、肉眼看不见的夥伴,那里有宇宙里最重的物质,於是他们唤这“黑暗的夥伴”为“渡托罗”。 “波”在土语是种细小的谷物,“托罗”指的是星。 这传说使文明人震撼地大惑不解,因为直至一八四四年,天文学家才从天狼星运行的异常轨迹推测出她有另一颗伴星,於是命名为天狼星B。 天狼星B是颗不会发光的白矮星,直径与地球差不多,但质量却柏等於我们的太阳,茶杯般大的天狼星B的物质重量,便是十二吨重。 但原始的多买族人,凭甚麽比天文学家早上几千年知道这肉眼也看不到的天狼星B的存在? 是天外来客,还是上承更久远的高度文明? 凌渡宇这下高明处是要让马客临回答时自暴其丑,取回主动。 众人中除了晴丝外,每个人都清楚天狼星之谜,但在这针锋相对的时刻,已没有人有耐性向晴丝细说了。 马客临没有半点困迫的道:“凌先生最喜爱说故事,现在让我也说一个让你指教一二。” 尊柏中等大感奇怪,孤独自负的马客临并没有说故事的习惯。 马客临脸无表情地开始说他的故事,道:“有位美国的历史学家,对於印第安红人逐渐湮灭的部落仪式很有兴趣,於是访问了印第安人里硕果仅存的其中一个老酋长,访问进行得非常顺利,酋长滔滔不绝地回答史学家的问题,使史学家兴奋万分,但有一件事始终不明白,就是每间一个新的题目,老酋长都要告辞隐进帐幕里,但再出来时使会有令史学家满意的答案。” 晴丝奇道:“帐里究竟有甚麽东西,是否是一位更老的酋长?” 众人都笑起来,拉紧的气氛到这刻才松弛了一点。 尊柏申一直都是客观听取两方面陈辞的姿态,这刻接着道:“史学家忍不住偷偷走进帐内,发觉老酋长正在翻阅当代另一位史学家着的《印第安人仪式大全》。” 晴丝美丽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解地道:“这和天狼星之谜有甚麽关系?” 马客临沉声道:“天狼星的发现是在一八四四年,这之後的几百年间,欧美各地的探险家、历史学家、军事家不断有人深入不毛,探访非洲的各部落,谁能保证在这文化交流里,西方人没有将有关天狼星B的B传到这些落後的部落里,在百多年後再倒流回西方,变成令人大惑不解的谜?” 这时轮到凌渡宇也要佩服这马客临没有节制的想像力了,但却不能说没有点道理。 凌渡宇轻松地道:“你的想像力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同一样的解释,可用在『泽诺地图』吗?” 众人不由赞叹凌渡宇的才思敏捷,泽诺地图比之天狼星之谜更令人大惑不解。 那是在十八世纪初在君士坦丁堡的托普卡比宫发现的几张古地图,属於一个名叫雷斯的土耳其奥曼帝国海军舰队司令所有,这些地图并非原版,而是根据更古老的版本抄制出来,据雷斯在附记所载,这些地图在公元前二百年便已存在着。 这些地图不但准确无比,还包括了直到那时为止很少考察和根本末被发现的地方,连南极被厚冰覆盖下的山脉和高度都被勾划和标示出来,而现代人只是直到一九五二年才能用地震探测器找出来。 其中有一张地图残月的陆地形状都是歪斜的,最後人们发现若将古地图与卫星拍摄的地貌照片比较,发现竟是一模一样,连因地球是球体所造成的视距差都表现出来。 没有人能对这问题作出合理解释,当然包括马客临在内。 马客临避开了这个问题,望向尊柏申道:“我们是否仍需在这些问题上争论不休,不若现在就由我们投票决定,各位同意吗?”最後一句他是向其他人说。 夏芸道:“还只剩下一个问题。”望向凌渡宇道:“下面会不会甚麽东西都给爆炸毁掉了?”她依然对这耿耿於怀。 尊柏申道:“这可以让我来解释,假设下面真是整个阿特兰提斯的遗址,而她也的确是柏拉图形容的那样子,就不是区区一、两吨炸药所能摧毁。”说到这裹,嘴角牵出一丝罕有的笑意,道:“那需要一个核子弹。” 没有人出言反对。 尊柏申道:“其次,我们曾经探测过地下的情况,在高布的发掘层更深处存在了一些异常的事物,因为到现在我们还弄不清楚那是甚麽,或者只是一些能干扰探测仪器的放射性物质,所以只能作为参考。” 夏芸和晴丝兴奋地齐声道:“那还等甚麽,让我们来投票。” 凌渡宇皱眉道:“且慢,委员会有六个人,假设是叁对叁,事情如何决定?” 尊柏申抱歉地道:“这是不得已的时刻,因为最近一位委员逝世,还未有人填补他的空缺,所以假设真有一半对一半的情形发生,发掘与否将由新委员决定,不过由於考古学有一定的委任程序,所以那应是半年後的事了。” 凌渡宇摊开双手,摆了个无可奈何约潇酒姿态,看得晴丝美目也亮了起来。 尊柏中道:“好!让我们举手决定,反对的请举手。” 罗曼斯带头道:“我反对!”举起了手来。 马客临望向尊柏中道:“爵士!我想知道你那一票。” 尊柏申正容道:“我是投赞成票的。” 凌渡宇拉紧的心弦松了一点,马客临肯定会投反对票,而夏芸和晴丝则毫无疑问地支持他,剩下的关键人物,反而是大家看不起的白非教授,一个没有主见,似乎对马客临颇为惧怕的人,他估计马客临可能在经济上支持着白非的各种活动,从而控制着他。 马客临果然望向白非,冷冷道:“教授!我看你也不会支持这等无聊事吧。”他的语气令人感到很不舒服。 白非脸色一变,举起手尴尬地道:“当然!当然!” 六个人中,已有两人反对。 尊柏申眼光巡视着夏芸和晴丝,她两人已决定了不举手反对,最後他的目光来到马客临身上。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 答案已不言可知。 马客临的手轻提起来,正要举高。 尊柏申心中叹了一口气,凌渡宇所有唇舌,恐怕都要被这只举高的手,弄至尽岸东流了。 就在这关键性的时刻 凌渡宇一声长笑,站了起来,来到马客临面前。 没有人明白地想干甚麽? 马客临警惕地抬头望向他。 凌渡宇满脸笑容,同马客临伸出了他的手,道:“在你投赞成票又或举起你决定整件事的那只手前,我都要先走一步了,朋友,我们还未曾握手。” 马客临露出释然的神色,递出戴着白手套的手。 众人心想凌渡宇也算是个奇怪的人,马客临对他如此不客气,又迫白非投反对票,居然仍要和他握手。 晴丝心中却想着她才不愿和一个戴着手套的人握手。 两手相握。 凌渡宇脸上满挂的亲切笑容蓦然消去。马客临脸色一变,但已来不及阻止即将发生的突变了。 凌渡宇右手一拉,将马客临整个从椅子上怞离了少许。 马客临失去平衡,同凌渡宇侧倾过去。 晴丝本能地发出一声尖叫。 尊柏申叫道:“干甚麽!” 其他人目瞪口呆。 白非更张大了口,喉咙咕咕作响。 没有人明白温文尔雅的凌渡宇为何变得如此暴力。 在众人进一步反应前 凌渡宇左手闪电伸前,抓着他手套的边缘,猛力一拉,手套脱了下来。 马客临大叫一声,声音中充满着难以形容的暴怒和震惊。 凌渡宇左手脱下对方手套,右手一松一紧,用了一下小擒拿手的巧妙手法,已抓着对方的手腕,同时将对方掌心向上翻转。 一只没有生命线的手掌赫然映入众人眼中。 凌渡宇长笑道:“我估计得不错,你果然是逆流的人,奇连和高布都是你杀的,是吗?” 尊柏申霍地站了起来。 两只举高的手缩了回去。 变化发生得太快了,没有人知道如何对待眼前的现况。 马客临狂喝一声,用力一拉,将手怞回去,同时从椅中向後弹起,一只手迅速地探入西装裹,再伸出来时已握了一把大口径的手枪。 凌渡宇想不到这人力量如此沉雄,竟能在他的擒拿手下将手怞回,心中刚叫不好,黑黝黝的枪嘴已指向他的眉眼处。 他的反应又怎会比对方慢。 他略向後仰,同时一拉会议桌,桌边刚好撞在马客临的股侧。 “轰!” 枪嘴冒火,但却因会议桌及时一撞,失去了准头,射在天花板上。 白非也被殃及池鱼,给会议桌撞得人仰椅翻,向後倒去。 其他人都蹲下了身。 场面一时混乱之极,罗曼斯更滚进桌底去。 马客临一个跄,趁势往门口扑去。 凌渡宇正要拦截。 马客临已回身过来,手枪扬起。 凌渡宇当机立断,顺手一挥,整张椅子以雷霆万钧的声势,同马客临掷去。 “轰!” 马客临再次失准,被椅子冲撞得仆在门上,但他也非常强横,乘机拉门冲出去。 凌渡宇闪到门侧,却不敢贸然冲出,因为那是等同自杀的事。 门外传来埃及军士的喝问和惊叫。 凌渡宇扑出门外。 四名卫士横七竖八倒在地上,显示出马客临也是绝不好惹的人。 凌渡宇穿过大厅,狂奔至这所建物的大门处。 人目是团团围着营地数十所建物的白色围墙,和当中的广阔的空地。 阳光漫天下,马客临已奔至停在广场内六部直升机的其中之一,拉门登上。 建物外还有七、八名埃及士兵,他们愕然望着远去的马客临,完全不知该对这个他们要保护的人如何反应。 凌渡宇知道追之不及。 直升机在旋叶转动下,缓缓离地升起。 尊柏申和其他委员这时才奔至他身旁,和他一齐看着远去的直升机。 尊柏申喘着气道:“这是怎麽一回事?” 凌渡宇回复平静,淡淡道:“爵士!甚麽时候开始发掘?” 尊柏申呆道:“甚麽?” 凌渡宇悠悠道:“叁人赞成,两人反对,一人弃权,这个国际学会举行的会议的投票结果,还不够清楚吗?”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艾加基斯口中描述的阿特兰提斯是个高度麦展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