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故此本文以华严宗判教为例谈汉传道教修行次第

故此本文以华严宗判教为例谈汉传道教修行次第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19-12-13

www.2257.com 1

www.2257.com 2

摘要:汉传佛教虽宗派众多,但都是建立于解脱道或菩萨道的基础上。汉传佛教学佛次第大体可归为三个层次:一、是各宗共同的修学基础——皈依和戒律;二、是大乘佛教的核心——菩提心;三、是汉传佛教修行次第的落脚点——人间佛教。汉传佛教有不同的宗派形成不同的修行次第,以我们五台山竹林寺而言,特别是我个人的现在情况来说,这里主要是学习华严宗,所以本文以华严宗判教为例谈汉传佛教修行次第,即以华严宗为信解的根据,人间佛教为落脚点,净土法门为修行的归宿。

提要

陈兵教授

关键词:皈依、戒律、判教、菩提心、人间佛教

中国佛教,一般专重死与鬼,太虚大师倡导人生佛教,求人类生存发达为中心,强调十善业道以为对治;虚大师仍然同情天乘行果,而确定人乘行果,以实行所说的人生佛教原理。印顺导师认为:「然佛法以人为本,也不应天化、神化。不是鬼教,不是神教,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导师连续写了十四篇文章,以《人间佛教》为名,发扬人间佛教的精髓,使后学得以起信、了解、实行、验证人间佛法。

人间佛教自20世纪20年代由太虚大师等提倡以来,经过近80年的研究、实践和弘扬,已经被中国海峡两岸的广大佛教界人士普遍认同,受到社会的好评,影响波及海外,越来越显示出蓬勃的生命力。综观当代全球佛教,即使未明确打出“人间佛教”的旗帜,而其思想内涵和发展趋势,很多与中国的人间佛教之旨不谋而合。事实证明,人间佛教,是深契佛陀本怀、适应现代社会的佛教模式。可以断言,它将进一步发展,极有可能成为21世纪全球佛教的基本模式。

世尊一代圣化中,说法四十九年,谈经三百余会,但由于说法的时间、地点、形式、内容不同,故教起的因缘及摄化的根器也不一样,因此,佛得观机逗教,应病予药,演说出种种不同的法门,目的为使众生皆能开、示、悟、入佛的知见,究竟离苦得乐,同登彼岸,共证菩提。后世弟子对如此浩潮无边的法门,实不知云何入门。祖师大德们为了研究及修持上的需要,特别对圣教作条理的分析和归纳,或从说法时间的顺序上加以配列,或从教理深浅上加以组织,或从形式及内容方面去分类整理,使归于系统化、次序化,因而形成判教学。

佛法包含佛所开示的「法语」、「法义」,佛所劝导的「法依」,佛所赐与的「法施」,佛陀依法奉行而成就的「法身」,佛所觉悟最深的「法性」,佛所觉知最宽广的「法相」,这些都是「人间佛教的『佛法』」。

人间佛教虽然重视“人间”——现实人生的改善,人类社会的建设和发达,或曰“人文精神”的强调,而终归是“佛教”,是遵循佛陀遗教而以“正觉”为旗帜的社会教化体系、信仰体系。佛陀教法中确实包含长期以来被忽视的现实人生改善,人类社会发达的人间的、世间的内容,但终究以了生死、出世间之可谓“超人间”性的内容为核心、为精华,这自是不争的事实。佛教之所以能穿越时空,从二千多年前流传到现代仍然不失活力,无疑是其出世间的永恒主题所决定。多数佛教徒对佛教的信仰,主要在了生死。这一点,在新世纪的正信佛弟子那里,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假若没有了了生死、出世间的核心内容,只剩下被当今一些人理解为人间佛教内涵的人天乘法、慈善事业、文化教育,那么佛教便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可被世俗的教化体系、文化教育所替代。现实人生的改善与了生死的修证,亦即人间与超人间或人间的建设与出世间修证的关系,于是成为人间佛教的核心问题。几十年来,佛教界大德抓住这一关键问题,进行了多方探索,有不少可喜的成果,在有些观点上也不无争议。这里仅就三个问题,略呈浅见,以请教于诸贤。

判教为汉传佛教修行次第的标志。至于中国的判教学,最初开始于东晋及南北朝时,当时的佛教学者相当热衷于教相判释,因而形成一股判教风潮。到隋唐与五代时期,中国佛教的发展达到了鼎盛,形成了极具中国特色的佛教宗派,诸如天台宗、华严宗、禅宗、净土宗等。对待各种宗派学说,不少高僧大德提出了各种的判教说,如天台的五时八教说和华严五教说等。这里主要以华严宗的判教为例谈汉传佛教的修行次第。

把握佛陀教化众生的原则、佛陀教化众生的方式以及佛陀教化众生的终极目标,才能够与「人本为中心的『佛教』」相应。

一、出世间的修证不离人间

华严宗又称贤首宗、法界宗,该宗依《华严经》立法界缘起、事事无碍之妙旨,以唐代杜顺即法顺为初祖。华严宗的教判有:五教、十宗、三时等。五教者:小、始、终、顿、圆;十宗即:我法俱有宗、有法无我宗、法无去来宗、现通假实宗、俗妄真实宗、诸法但名宗、胜义皆空宗、应理圆实宗、相想俱绝宗、圆明具德宗;三时为:日出先照时、日升转照时、日落还照时。在日升转照时又分为初转、中转、后转三种,故亦成为五时。

导师所说的「人本」指「以人类为本」、「以人类为本位的」、「以人类为根本」、「以教化人类为着重所在」、「以教化人类为中心」、「用人类的各自身份学佛为基本立场」。导师所说的「本位」是佛法的「根本立场」、学佛的「基本立场」、「着重所在」、「中心所在」。「人类为本位」在阐明人类生活环境提供佛学「教、理、行、果」的教材,也是实践学佛「信、解、行、证」的最适合的场所。 诸佛因为现观生命的缘起法而成无上正等正觉,亦为众生阐明因缘法,包括有情世间及器世间的一切法。一代教法是以有情世间的苦、集、灭、道四圣谛为重心,亦即早期所说佛法以众生为本位,以有情事为主题。 五趣、六道的有情,因为业报牵连,由身心的构造及生活环境的不同,能接受佛陀教化的条件各有不同。诸佛虽然发愿要度化一切众生,可是佛法是度人为主,祇有人类在人间的生活过程中,最容易信受奉行佛法。 佛陀的教法有如此五乘的差别:「人乘法」、「天乘法」、「声闻乘法」、「辟支佛法」、「大乘法」。五乘都是佛法,五乘佛法虽然究竟同归佛道,可是前四乘是「歧出才回入」佛乘;唯独一大乘法门才是「直向直入、直趣成佛」。人本为中心的佛教,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以人菩萨行而向佛道;这才符合印顺导师心目中,「人本佛法、人本为中心的『人间佛教』」。 关键词:佛法、佛教、人本、人间佛教、人本的佛法 一、序言 印顺导师在〈游心法海六十年〉第四章「对佛法之基本信念」,明白地说出: 古代传下来的佛法,我的基本见解,在写《印度之佛教》时,已大致确定,曾明白表示于《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的「自序」。我这样说:「佛法是宗教,佛法是不共于神教的宗教。如作为一般文化,或一般神教去研究,是不会正确理解的。俗化与神化,不会导致佛法的昌明。中国佛教,一般专重死与鬼,太虚大师特提示人生佛教以为对治。然佛法以人为本,也不应天化、神化。不是鬼教,不是神教,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1] 又在〈人间佛教绪言〉第一章「人间佛教的展开」,提出: 所以特提「人间」二字来对治他:这不但对治了偏于死亡与鬼,同时也对治了偏于神与永生。真正的佛教,是人间的,唯有人间的佛教,才能表现出佛法的真义。所以,我们应继承「人生佛教」的真义,来发扬人间的佛教。我们首先应记着:在无边佛法中,人间佛教是根本而最精要的,究竟彻底而又最适应现代机宜的。切勿误解为人乘法![2] 导师为发扬人间的佛教,写了〈佛在人间〉〈人间佛教绪言〉〈从依机设教来说明人间佛教〉〈人间佛教要略〉……等十四篇文章,以《人间佛教》为名,收集在《妙云集》第十四册,属于下篇首位第一册。[3]《妙云集》从民国六十一年全部刊行,三十多年来一直为宗教界与学术界所重视而进行研究及实践。[4]圣严法师在庆祝印顺导师九秩嵩寿座谈会,如是说道: 他的依据是《阿含》与各部广《律》有现实人间的亲切感、真实感,不是像部份大乘经所表现于信仰及理想之中。明文的依据是《增一阿含经》所说「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这对于当代的佛学思想,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力。我们法鼓山推行「提升人的品质,建设人间净土」的理念,已有五年,慈济功德会于前年曾推出「预约人间净土」的运动,佛光山也在阐扬人间佛教,以及其他僧俗大德的佛教人间化,这些均与受到印顺导师的思想启发有关。[5] 当前台湾及海外佛教人间化的外表兴盛,然其实质兴隆否,有待商榷;导师本身也在《契理契机之人间佛教》提到: 虚大师长于圆融,而能放下方便,突显适应现代的「人生佛教」,可说是希有希有!但对读者,大师心目中的「人生佛教」,总不免为 圆融所累!现在的台湾,「人生佛教」,「人间佛教」,「人乘佛教」,似乎渐渐兴起来,但适应时代方便的多,契合佛法如实的少,本质上还是「天佛一如」。「人间」、「人生」,「人乘」的宣扬者,不也有人提倡「显密圆融」吗?如对佛法没有见地,以搞活动为目的,那是庸俗化而已,这里不必多说。 重要的,有的以为「佛法」是解脱道,道德意识等于还在萌芽;道德意识是菩萨道,又觉得与解脱心不能合一,这是漠视般若与大悲相应的经说。有不用佛教术语来宏扬佛法的构想,这一发展的倾向,似乎有一定思想,而表现出来,却又是一切神道教都是无碍的共存,还是无所不可的圆融者。有的提倡「人间佛教」,而对佛法与异教,表现出宽容而可以相通的态度。一般的发展倾向,近于印度晚期佛教的「天佛一如」,中国晚期佛教「三教同源」的现代化。为达成个己的意愿,或许是可能成功的,但对佛法的纯正化、现代化,不一定有前途,反而有引起印度佛教末后一着的隐忧。真正的人菩萨行,要认清佛法不共世间的特性,而「适应今时今地今人的实际需要」。[6] 有鉴于此,笔者将以〈人本的佛法与人本为中心的佛教[7]〉为题目,作以下的论述。

自太虚大师提倡之伊始,人生佛教、人间佛教就不仅仅限于人天乘正法的强调、慈善事业的倡导,而被赋予即人间而出世间的深义,看作对佛陀整体教法的回归。太虚大师通过判教,说明人生佛教的要义在于:一反以往中国(明清)佛教之重死、重鬼的偏向,适应现代文化,“以求人生发达为中心而施设契时契机的佛学”为第一义[1],从佛法的宝库中,选取以大智大悲为群众、由人乘行直趣佛果的“圆渐之大乘”为最当机的佛法。这种大乘法的内容,是在现实生活中力修五戒十善、六度四摄等“今菩萨行”,以出世间的无我精神为社会服务,为众生谋利益,用佛法的道理改良社会,建设人间净土。至于个人解脱成佛的终极理想,太虚大师将其归结于在“今菩萨行”中圆满人格,他以“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一偈,总括由人乘行直趣佛果的人生佛教之要义,并奉之为座右铭,用自己终身的行持,提供了实践人间佛教之榜样。

华严宗的修道阶位有二门:一、次第行布门;二、圆融相摄门。所言次第行布门者,即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从浅至深,阶位渐升,五十二位之差别因果。圆融相摄则是以性理融事相,一位之中具一切位,得一位即得一切位。如经中十信满心,即摄五位而成正觉。贤首以小、始、终、顿、圆五教来统摄,归纳修行之程度阶位不同。《华严经》末后,普贤菩萨劝善财童子及四十二位法身大士以十大愿王回向发愿求生极乐世界,以其圆满佛国。

二、佛法、佛教、人本 佛法 导师在《佛法概论》的绪言及第一章说明:「佛法」,为「佛」与「法」的结合词,应解说为佛的法。「佛为法本,法由佛出」,所以称之为「佛法」。佛的法,是根本的;「诸佛常法」与「入佛法相的佛法」,是竖贯的,深入的;「融贯的佛法」,是旁通的。千百年来流行于人间的佛法,不外乎契合这三者而构成。[8]从佛法流行人间说,佛陀与僧伽是比法更具体的,更切实的。但佛陀是法的创觉者,僧伽是奉行佛法的大众,这都是法的实证者,不能离法而存在,所以法是佛法的核心所在。那么,法是什么?在圣典中,法字使用的范围很广,如把不同的内容,条理而归纳起来,可以分为三类:一、文义法;二、意境法;三、归依法。[9] 佛法包罗教、理、行、果,透过「四种入流分」[10]的操作,可以完成信、解、行、证──佛道的一期。[11]《阿含》所说「佛法」多义,有广、有狭。诸如:

太虚大师的弟子印顺长老,对人间佛教思想作了进一步的发展深化,针对对人间佛教的误解和将人间佛教世俗化的偏向,他强调人间佛教以实践菩提心、大悲心、空性见为本的“人菩萨行”为要,不限于人天乘法,不同于一般的慈善事业,其深义在于:“从究竟的佛乘中,来看我们人类,应怎样从人而向于佛道”[2]。赵朴初会长所提倡的人间佛教,也以“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的菩萨行为基本内容,不过结合我国目前的现实,强调佛教徒应“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3]可以说这与太虚大师、印顺长老的人间佛教思想一脉相承。

一、汉传佛教各宗学佛基础——皈依和戒律

「佛」所觉悟的「法性」──缘起法──是最狭义的佛法,未开法眼的凡夫难见、难知的佛法;「佛」所觉知的「法相」──意境法──是最广义的佛法,不具慧眼、佛眼的凡夫、辟支佛、阿罗汉乃至非等觉菩萨,也难于如实知见;「佛」所开示的「法语、法义」──文义法──是一般人所了解、所指称的佛法;「佛」所劝导的「法依」──归依法──是一般人忽视、不实行的佛法;「佛」所赐与的「法施」──甘露法、涅槃法──是四双八辈圣弟子受益的佛法。「佛」所修成的「法身」──五分法身──是佛陀自身受益的佛法。[12]

太虚大师、印顺法师、赵朴初居士所倡导的人间佛教,并非独创新说,本是《菩萨璎珞》、《般若》等大乘经中所示的菩萨道通义,不过,强调在现实人间付诸实行。正如印顺法师所言:人间佛教是佛陀本有的教法,他只是将其“刮垢磨光”而已。大乘菩萨道本身就是人天乘法与大乘法、入世间与出世间的统一,欲超出生死流转、诸苦交攻的世间而获得究竟的解脱、圆满的涅槃,必须以“无所得”为要,智慧与方便双运,深入世间,深入众生(应主要是深入人类社会、人民群众)之中,在利乐众生、庄严国土的活动中,齐修六度四摄,一方面断除或转化自心的烦恼(修慧),一方面利益、度化众生(修福),经持久的努力,福慧双圆,方能实现自性的潜能,成为自觉、觉他皆悉圆满的佛陀。按照大乘教义,亟求个人解脱的小乘人或许可以远离社会和众生,独自勤修戒定慧三学,而证得道果,然而,即使圆证阿罗汉、辟支佛果,也只是在通向大觉的漫长道路上迈出了一大步,暂时进入一个得以休息一下的“化城”,离究竟的大觉尚十分遥远,若要获得大觉而发挥本心的无边妙用,实现自性的潜在价值,还须再投入世间(主要是人间),修习六度四摄等菩萨道,圆满佛果。佛陀号召已证得小乘道果的阿罗汉们,回小向大,批评不肯回小向大的定性声闻为“焦芽败种”。部派佛学大多也认为,修声闻道只能证得阿罗汉果而不足以成就佛果,那么,欲成就佛果,当然就只有修大乘道了。

《华严经》说:“戒是无上菩提本”,由戒生定,由定发慧。戒律是佛教经典经、律、论三藏之一,更是佛学戒、定、慧三学之首,受戒是成为佛弟子的标志,是僧人身份的象征。在佛教在家居士佛教徒的戒律有五种,分别是三皈、五戒、八关斋戒、和居士菩萨戒,而针对出家僧人佛教徒的戒律也有五种,分别是沙弥、沙弥尼戒、比丘戒、比丘尼戒、僧人菩萨戒。以修行者的发心和所追求的最终目标为标准,可以分为声闻戒和菩萨戒。

「人间佛教」的「佛法」,应当是由听闻而信受佛所开示的「法语」,以内正思惟而了解「法义」,依佛所劝导的「法依」、佛所赐与的「法施」而次第实践佛法,终于完成诸佛所修成的「法身」具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为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所谓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者。如诸佛常法,同佛所觉悟最深的「法性」,同佛所觉知最宽广的「法相」。 佛教 印顺导师在开示「宗教之意义」时,说:「如释迦牟尼佛在菩提树下的证悟,名为宗;佛因教化众生而说法,名为教。」[13]以释迦牟尼佛陀对众生的教授、教诫为「佛教」,此乃狭义的佛教,不共宗教学上广义的佛教。要明白、把握「佛法」,首先,需要体会「佛教的原则」:释尊说法之第一原则是:凡有所说法,必有使闻法者得其义利。第二原则是:所说法尽可能使闻法者可爱、可意其语;对其有义利然而忠言逆耳者亦说之。第三原则是:从不说违反真理、违背实相之虚妄、不实的法语。其次,对「佛陀教化的方式」加以了解:从佛之「法说」如实知,则得「法饶益」;从佛之「义说」如实解,则获「义饶益」;从整个道次第之「法次法说」如实而行,则逮得「梵行饶益」。第三,佛陀教化众生的终极目标在于自、他同证究竟「涅槃」。[14]把握佛陀教化众生的原则、佛陀教化众生的方式以及佛陀教化众生的终极目标,才能够与「人本为中心的佛教」相应。 人本 「人本」有多种分歧的意义。如如苏格拉底、柏拉图的人本说:谓「以人为主」,而视「宇宙万物皆为我辈而设」者。与「神本主义」的启示宗教,对比的「人本主义」的非启示宗教。中国一般庶民的「鬼本论」相对的,儒家「未能事人,焉能事鬼」的「人本论」。徐水良: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主义」;认为「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对立。施德容:提议「网路社区服务」,虚拟世界与现实生活结合,「以人为本」。高英勋的生态主张:「人为主体」并承认「人为自然的一部份」。[15] 印顺导师著作中:「释尊以人本、笃实之中道观,揭慈悲、平等之教。」「佛法以人类为本。」「佛的人间成佛,施设教化,实以人类为本位的。」可以看得出来「人本」指「以人类为本」,亦即「以人类为本位的」。「以人类为本」说明「人本」,「以人类为本位的」明示「以人类为本」;导师的「本位」一词究竟何所指?检阅导师的著作, 「本位」也有多重意义。如: 1.「但摄末归本,从佛的本位上说,这一切都是法身的大用。」对「枝末」说「根本」的「本位」。 2.「这是彻底的自我革命,洗尽私欲倒见,才能从自我──我、我家、我族、我国等本位中解放出来,转移为人类──有情、法界本位的。从有漏到无漏,从世间到出世,从凡情到圣觉。」「所以佛法的探究,可说是对生命之流的一种观察与体验,故佛法是宗教,也可说是彻底的生命哲学。假使忽略了有情本位的立场,便是破坏佛法的根本立场。」从「有漏的自我──我、我家、我族、我国等本位」解放而转移为「人类──有情、法界本位」佛法的「根本立场」。 3.「人类的德行,还着重于人类──从前是家庭本位的,国家本位的,近来倾向于人类本位的。」本位的变动,指「着重所在」的改正。 4.「佛法是以人为中心的,天龙鬼神仅处于旁听和护法的地位,不能反宾为主,专门着重敬奉天龙鬼神,倒把人本的佛法忽视了。」虽然佛陀发心教化一切有情,然教化的众生,主要对象是人,以「人为中心的」。 5.「佛教则直从人类──一切众生本位以观世间,脱尽创造神话。」「像善财童子所表现的佛教,是从人本位而直入佛道的,这就是人间佛教。」「佛的人间成佛,施设教化,实以人类为本位的,要人直从人乘以进趣佛乘的。」「各人就其本位去学佛法,这样子佛法才能普及。」指用「人类的各自身份学佛为基本立场」。 导师所说的「本位」,不是凡夫采行的自私自利的「本位主义」,祇为本身「自我」立场打算,顶多扩大「我所」而关心自家、同族、同乡、本国而已;导师所说的「本位」是佛法的「根本立场」、学佛的「基本立场」、「着重所在」、「中心所在」。「人类为本位」在阐明人类生活环境提供佛学「教、理、行、果」的教材,也是实践学佛「信、解、行、证」的最适合的场所。

从佛陀本人的亲身示范来看,大乘菩萨道无疑是究竟道,引导众生由此大道悟入佛的知见,乃佛陀出世说法的“一大事因缘”。按大乘教义,菩萨道的修持,离不开世间,离不开众生,尤其是离不开我们现前所依止的地球,离不开人类社会。《增一阿含经·等见品》佛言:“诸佛世尊皆出人间。”《四十华严》卷十二云:“一切贤圣道果,皆依于人而能修证。”经论中说:人有聪明、意细微、智慧增上等特性,最为“圣道正器”。因苦乐间半,最具反省力、意志力,最容易理解、接受佛法,最有条件修大乘道。人间是修持菩萨道的最佳道场,到处有贫穷困苦者需要我们去施舍救济,有急难无助者,需要我们去热心帮助,有邪见愚痴者,需要我们去开导劝化,有种种利益大众的事业,需要我们去投身,有种种社会弊病,需要我们拿佛法的智慧去医治。如《维摩经·香积佛品》中维摩诘居士所言:

、汉传佛教学佛基础——三皈

三、众生为本的佛法 释尊回忆在菩提树下,以生命的缘起为题材,从老死、生、有、取、爱、受……乃至无明支,一一作逆、顺观察有漏的增长、损减,四转现观。因此,自作证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宣示「我于此法,自知自觉成等正觉。」[16]并且,此后在四十五年中,将生命的缘起法,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及余外道沙门、婆罗门、在家、出家等契机的人们开示。[17]这一系列的事实,印顺导师说明: 释尊在生死大海里,在最适中最正确的观点,就是宇宙的中心──众生本位的生命据点上,竖起不共世间的法幢,开显人生实相,成为人生的指针。这生命中心的世间,佛陀的正觉是「我说缘起」。[18] 《杂阿含53经》记载,萨罗聚落主大姓婆罗门向释尊请教: 「沙门瞿昙何论?何说?」佛告:「婆罗门!我论因、说因。」又白佛言:「云何论因?云何说因?」佛告:「婆罗门!有因有缘集世间,有因有缘世间集;有因有缘灭世间,有因有缘世间灭。」[19] 释尊所说世间生、灭皆由因、缘;包含「器世间」的生、住、异、灭及「有情世间」的生、老、病、死。一切世间的生起,非自生、非他生、非自他共生、非无因生,而是因缘生;一切世间的消灭亦然,由因缘而消灭。[20]如果对佛说的缘起法有所偏执,着重器世间「宇宙论」的探讨,忽略有情世间「人生论」[21]的研讨,仍然会有弊病产生。印顺导师提醒大家: 如泛说一切缘起,每落于宇宙论的,容易离开众生为本的法。[22] 纯正的佛法,决不从宇宙论说起,而首先要肯定:世间有无量数的有情事实。无量数的有情,从无始以来,即如此如此:在生死死生的过程中活动,在因果果因的关系中流转。[23] 四部阿含及五尼柯耶启示:如实知五阴法门、六内外入处法门、六界法门、二十二根法门,可以通达四圣谛法门及十二支缘起法门,唯有把握身心,通达名色之缘,才能够现观无常、苦、非我。[24]《杂阿含第1经》:「正观五阴无常、苦、空、非我」《杂阿含188经》:「正观察眼等六根无常、苦、空、非我」《增壹阿含四意断品第7经》:「一切诸行无我」《杂阿含第262经;增壹阿含增上品第4经》:「一切法无我」《杂阿含273经》:「空诸行──常、恒、住、不变易法空,无我、我所。」导师消化根本佛法的心得,在《中观论颂讲记》〈悬论〉阐明: 缘起以有情为本,所以《阿含经》特别侧重了有情无实的诸法无我。如果深刻而彻底的说,有情与法,都是缘起无自性的,这就到达了一切法空的诸法无我。这不是强调,不是偏重,只是《阿含经》「空诸行」的圆满解说。[故此本文以华严宗判教为例谈汉传道教修行次第,「人本佛法、人本为主旨的『尘凡伊斯兰教』」。25] 因此,众生为本的佛法,以有情为本的缘起法为中枢,过度到现观无常、苦、无我、空寂的增上法[26];导致成就自度、度他,自觉、觉他、觉行圆满。 四、人类为本的佛法 唐宣宗时,兵部侍郎?裴休为〈大方广圆觉修多罗了义经略疏〉作序:「生灵之所以往来者,六道也。鬼神沈幽愁之苦,鸟兽怀獝狘之悲,修罗方瞋,诸天正乐;可以整心虑趣菩提,唯人道为能耳。人而不为,吾末如之何也已矣。」[27]导师根据此段说词,于《胜鬘经讲记》里明示: 「佛法虽是为一切众生的,一切众生皆成佛的,但仍以人类为本;其他众生,要到人的地位,才能发心修学而成佛。」[28] 又在〈从人到成佛之路〉「二、唯人为能学佛」广演此义: 人类的特胜:一般来说,人虽自尊心极强,却都看轻自己,觉得自己太渺小,不肯担当大事,为最高理想而努力。这是顶错误的,其实人是顶有意义的。佛法说,在六道众生中,地狱太苦,饿鬼饥饿不堪,那里会发心学佛?畜生也大多是愚昧,不能了解学佛。阿修罗猜疑心大,不能坚信佛所说的话,又加上瞋恨心强,喜欢斗争。天国,享福都来不及,更没有心学佛。所以「三途八难」中,长寿天便是八难之一。因此,佛经说「人身难得」、「佛法难闻」,只有人最为难得,才能学佛。[29] 《三藏》东传,早在东吴黄武二年~建兴二年,月氏国居士,支谦所译《佛说三品弟子》开示:「何谓菩萨心?念十方人如视赤子,度人入道作摩诃衍行;具足教授无所希望,不求供养衣被、饭食、珍宝、钱财之物;不为小道,以度人为本。」继之[30],竺佛念法师于姚秦?建元三年所译《菩萨璎珞经》亦宣示:「诸佛法不异,唯化人为本。」「诸佛所行法,唯度人为事。」[31]释迦牟尼佛在这里提到的「诸佛法」、「诸佛所行法」,「唯化人为本」、「唯度人为事」,以理可以推广遍及三世十方诸佛所说法及所行法。[32] 「五趣众生」若以善、恶业看待苦、乐报应,则五趣由极乐到极苦的排列是:天、人、畜生、饿鬼、地狱;若以智力能分别善恶,具惭愧心立志止恶行善,有坚忍意志力、勇猛改过迁善,其排行是:人、天、饿鬼、畜生、地狱。「人趣」因为身、心构造及环境的特殊,造业、受报参半;其他四趣,以受善、恶的果报为重、为大,而造业属于轻、微。《长阿含世记经》指出,「阎浮提人有:一、勇猛强记,能造业行;二、勇猛强记,勤修梵行;三、勇猛强记,佛出其土。以此三事胜饿鬼趣、畜生趣、阿须伦、天趣。」[33]人类为万物之灵,脑部的发达,知、情、意的互动,能思,思已造业;善、恶业,有漏业、无漏业作已,终究各获其特定的果报。人类的「三思」:一、审虑思,二、决定思,三、动发胜思,配合勇猛、强记,能造业行、能修梵行;因此,导师在〈有情──人类为本的佛法〉里说:「人为五趣的中心,为有情上升下堕的机纽。」[34] 以极恶业来说,「无间业唯人三洲,非北俱卢余趣余界。」[35]以善业为例,「具足十二种施,如是布施天中所无,唯人中有。」[36]能圆满三菩提,究竟清净、解脱、涅槃的三无漏学在五道╱五趣中,戒学,「唯人道得戒,余四道不得。」[37]定学,「问:何处起此不净观耶?答:唯人三洲能初现起。」[38]「灭尽定,唯在人中得初修起。」[39]慧学,「问:何处能起此无碍解?答:唯欲界能起,欲界中唯人趣三洲。」[40]五分法身具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成佛,「唯人智见猛利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41]再次,援引导师的说法: 人身作恶,可以恶极;行善,也可以善到彻底。约五趣升沈来说,人身的行善作恶,是一总枢纽,一切都由此出发,上升或下坠。人身是这样的,应该警惕,不要失却人身,堕落恶道。也应该欢喜,因为了生死,成佛的机会到了![42]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开示:「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43]菩萨所以要成佛是以救护一切有情为事业,佛法所要救济的,是一切有情;然而佛在人间,佛法的修学者与被救护者,到底是以人类为主。如忽略这普度一切有情而以人类为本的精神,如某些人专心于放生,而对于罹难的人类,反而不闻不问,这即违反了佛法的精神。[44]

“此娑婆世界有十事善法,诸余净土之所无有,何等为十?以布施摄贫穷,以禁戒摄毁禁,以忍辱摄瞋恚,以精进摄懈怠,以禅定摄乱意,以智慧摄愚痴,以除难法度八难者,以大乘法度乐小乘者,以诸善根济无德者,常以四摄成就众生。”

凡发愿入佛门者,必须皈依三宝,以三宝为师。三宝者,即“佛”、“法”、“僧”。

五、人本的大乘佛法 释尊说法四十五年,北传《杂阿含》及南传《中尼柯耶》里,教授两种八正道:「正见有二种:有正见是世、俗、有漏、有取、转向善趣;有正见是圣、出世间、无漏、无取、正尽苦,转向苦边。」[45]「世俗八正道」及「圣、出世间八支道」联属于「一乘道」的二阶段;前段的「世俗八正道」提供人乘及天乘的有漏的十善业道,后段的「圣、出世间八支道」提供声闻乘、辟支佛乘及佛乘的无漏的十善业道。[46] 人类学习善法、修习佛道,需要契机契理;条件不足以现观四圣谛者,佛为之说施、说戒、说生天法等「端正法」[47],修持五戒、十善。具足条件可以现观四圣谛者,佛为之开示「正法要」[48],堪任受「增上法」者,教之以现观无常、苦、无我、空、无生等法门,[49]修习三无漏学、具足五分法身。针对成佛根性者,如弥勒菩萨,释尊为之开示「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的成佛之道。[50]太虚大师深感于中国佛教末流的空疏贫乏,所以以「五乘共法」,「三乘共法」,「大乘不共法」,统摄一切佛法,开显由人而成佛的正道。这与西藏宗喀巴大师,宗承印度的中观与瑜伽,以「共下士道」,「共中士道」,「上士道」,而综贯成佛的菩提道次第相合。这样的圆满佛教,应该是值得积极弘扬的佛教。导师依据虚大师的开示,参考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综合在三藏中的法义,写一部精要的《成佛之道》,综贯一切佛法,而归于一乘。[51] 早期佛法中所说的「端正法」,即属于「人乘法」「天乘法」;「正法要」及「增上法」,隶属于「声闻乘法」及「辟支佛法」;以人的身分,「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的方法就是「大乘法」,以因行说为「菩萨乘法」,依果德说是「佛乘法」。 上述五乘法皆是佛法,只是适应不同的根器而有不同的方便说法。印顺导师指出: 庸常的人乘行,神秘的天乘行,厌离而着重己利的声闻、缘觉乘行,都不能圆满而究竟的代表佛教。究竟而圆满的佛教,唯有大乘。[52] 释尊出现在娑婆世界,所以说有三乘。特别是,当时的印度,充满了自利的、独善的、苦行的学风。为适应这类众生的根性,所以说声闻、缘觉法。如根性利,富有利他的意向,当然就专以大乘法教化了。净土的众生,大抵是唯一大乘。然论到一大乘,也还有不同:有从二乘回向入大乘的,到底不免带有自利的习气,以智证为先。有从天乘而发趣大乘的,常含摄有神教的秘密因素,所以都以信仰为先。有从人乘而直趣大乘的,即所谓人本的大乘佛法,都特重人间的利乐悲行。[53] 导师在所有著作中,最注重「从人乘而直趣大乘的『人本的大乘佛法』」与此同义的说法有「依人乘而直入大乘」[54]、「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55]、「依人菩萨行而向佛道」[56]。五乘佛法虽然究竟同归佛道,可是有「歧出才回入」与「直向且直入」之别。「念施、念戒」的功德而持庸俗人乘行者,「念天」的功德而修天乘行者,「念法、念僧」的功德而急求沙门果证的声闻乘与辟支佛乘行者等,此等四乘隶属于「歧出才回入」的修道行程。「念佛」[57]十号功德,而见圣思齐,发愿成佛,以人的身分为主,发长远心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亦不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发广大意愿,修习六波罗蜜多、四摄法,自度、度他,度尽一切有情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58]从初发心起,如是修习、多修习,即是「直向直入」「直趣成佛」。 人本为中心的佛教,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以人菩萨行而向佛道,印顺导师一再强调人间佛教的真实义趣;表扬人间的佛教在无边佛法中,是根本而最精要的,究竟彻底而又最适应现代机宜的。然而,切勿误解为世俗的人乘法或庸常的人乘行。[59]悲智双运的人菩萨行,利他为先、利己为后而行无漏的十善业道;人乘、天乘是自利为主、他利为副,所为仍然属于有漏、有取的十善业行。导师说:「人间佛教,是菩萨道,具足正信正见,以慈悲利他为先。学发菩提心的,胜解一切法──身心、自他、依正,都是辗转的缘起法;了知自他相依,而性相毕竟空。依据即空而有的缘起慧,引起平等普利一切的利他悲愿,广行十善,积集资粮。这与人乘法,着重于偏狭的家庭,为自己的人天福报而修持,是根本不同的。」[60] 六、结论 中国佛教,一般专重死与鬼,太虚大师倡导人生佛教,求人类生存发达为中心,强调十善业道以为对治。虚大师仍然同情天乘行果,而确定人乘行果,以实行所说的人生佛教原理。[61]印顺导师有不同的看法,说:「然佛法以人为本,也不应天化、神化。不是鬼教,不是神教,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62]导师为发扬人间的佛教,连续写了〈佛在人间〉〈人间佛教绪言〉〈从依机设教来说明人间佛教〉〈人间佛教要略〉等十四篇文章,以《人间佛教》为名,收集在《妙云集》第十四册,使后学起信、了解、实行、验证人间佛法。 佛法包含由听闻而信受佛所开示的「法语」,以内正思惟而了解「法义」,依佛所劝导的「法依」、佛所赐与的「法施」而次第实践佛法,终于完成诸佛所修成的「法身」具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成为阿耨多罗三藐三佛陀,所谓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者;如诸佛常法,同佛所觉悟最深的「法性」,同佛所觉知最宽广的「法相」,以上都是「人间佛教的『佛法』」。 把握佛陀教化众生的原则、佛陀教化众生的方式以及佛陀教化众生的终极目标,才能够与「人本为中心的『佛教』」相应。 导师所说的「人本」指「以人类为本」,亦即「以人类为本位的」、「以人类为根本」、「以教化人类为着重所在」、「以教化人类为中心」、「用人类的各自身份学佛为基本立场」。导师所说的「本位」,不是凡夫采行的自私自利的「本位主义」,祇为本身「自我」立场打算,顶多扩大「我所」而关心自家、同族、同乡、本国而已;导师所说的「本位」是佛法的「根本立场」、学佛的「基本立场」「着重所在」「中心所在」。「人类为本位」在阐明人类生活环境提供佛学「教、理、行、果」的教材,也是实践学佛「信、解、行、证」的最适合的场所。 佛陀开、示佛法为使众生悟、入佛道;诸佛因为现观生命的缘起法而成无上正等正觉,亦为众生阐明因缘法,包括有情世间及器世间的一切法。一代教法是以有情世间的苦、集、灭、道四圣谛[63]为主,亦即早期所说佛法以众生为本位,以有情事为主题。 四生、五趣、六道、九众生居、十法界的有情,因为业报牵连,由身心的构造及生活环境的不同,能接受佛陀教化的条件各有不同。诸佛虽然发愿要度化一切众生,可是佛法是度人为主,祇有人类在人间的生活过程中最容易信受奉行佛法。 早期佛法中所说的「端正法」,即属于「人乘法」「天乘法」;「正法要」及「增上法」,隶属于「声闻乘法」及「辟支佛法」;以人的身分「行四法本,具足六波罗蜜,疾成无上正真等正觉」的方法就是「大乘法」,以因行说为「菩萨乘法」,依果德说是「佛乘法」。佛陀的教法有如此五乘的差别,五乘都是佛法,五乘佛法虽然究竟同归佛道,可是有「歧出才回入」与「直向且直入」之别。「念施、念戒」的功德而持庸俗人乘行者,「念天」的功德而修天乘行者,「念法、念僧」而急求沙门果证的声闻乘与辟支佛乘行者等,此等四乘隶属于「歧出才回入」的修道行程。「念佛」十号功德,而见圣思齐,发愿成佛;以人的身分为主,发长远心经历三大阿僧祇劫亦不退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发广大意愿,行四法本,修习六波罗蜜多、四摄法等一大乘法门,「直向直入、直趣成佛」,度尽一切有情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人本为中心的佛教,依人乘正行而趣向佛乘,以人菩萨行而向佛道;这才符合印顺导师心目中,「人本佛法、人本为中心的『人间佛教』」 [注释]

就修学大乘道而言,这污秽的人间,比诸佛的净土还要殊胜。《无量寿佛经》说:众生在此五浊恶世精进修行一日一夜,胜在天上为善百岁;精进修行十日十夜,胜在他方佛国边地为善千岁。离了人间,便没有福报可修,没有众生可度,也就没有佛果可成。地藏菩萨专门深入地狱度鬼,他不是人身的菩萨,乃法身大士,其本事自非寻常凡夫可比,固然可钦可敬。但要度地狱及饿鬼畜生道的众生,解脱成佛,也必须度他们生于人间,修菩萨行。身处人间的人身菩萨,理应以度人利人为本份,不去度人,只是做做法事,放焰口度鬼,放生度鱼虾,不能说全无功德,但作为住持佛法的大乘佛弟子,起码是失职,是退避,必为诸佛菩萨之所诃责。连人都度化不了,能度化畜生饿鬼吗?恐怕难免自欺欺人之嫌。太虚大师指责过去的佛教“鬼本”、“死本”,批评只知躲进山林的“清高流”和只知赶经忏的“应赴流”等,强调以地球人类为本(“人本”),施设教化,是完全符合佛意的。

皈依有多种:翻邪三皈、五戒三皈、在家菩萨戒三皈、具足菩萨戒三皈和最上乘三皈等。三宝也有多种,有原始三宝、住持三宝和自性三宝。原始三宝,就是指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佛。原始法宝是释迦牟尼成佛后,最初所说的“苦、集、灭、道”四圣谛法。原始僧宝是指佛成道后,用四圣谛法所度化的乔陈如等五位比丘。住世佛宝是凡一切寺院等处,所敬奉和供养的佛像是代表所皈依的真佛。住世法宝是佛四十九年所说的三藏十二部经典。这些经典加上历代祖师、高僧、居士大德所讲的开示或著作,都是法宝。住世僧宝是凡受佛具足戒的出家男女僧众都是僧宝。自性三宝是常觉不迷是自性佛宝;正而不邪是自性法宝;净而不染是自性僧宝。从皈依自性三宝的意义上说,皈依佛就是要在六道生死轮回的长途苦海中回过头来,依靠常觉不迷的自性。转识成智,返妄归真,并以“了生死、成佛道”为誓愿;皈依法就是在生死凡夫的邪知邪见中回过头来,依靠自性的正知正见,修学至智慧圆满;皈依僧就是在五浊恶世的污染中回过头来,依靠念佛的功夫,达到自性清净,如同一朵白莲,虽生于污泥中,却自身清净,一尘不染。

[1]《华雨集第五册》pp.50~51。 [2]《佛在人间》p.22。 [3]《妙云集》上篇收集经典及论典的讲记,中篇收集佛法及佛道专论,下篇收集各种当代学佛有关的极其重要的专题。 [4]如:释传道:〈从人生佛教到人间佛教〉;释超定:〈谈佛教的本土化与现代化〉;释德檍:〈当代台湾人间佛教佛陀观及其宗教实践〉;杨曾文:〈人间佛教的展望〉〈二十一世纪的人间佛教和佛教研究〉;杨惠南:〈从「人生佛教」到「人间佛教」〉;赖贤宗:〈佛教诠释学与人间佛教思想的哲学诠释〉;邓子美:〈人间佛教与大乘佛教关系论〉;蔡宏:〈作为人间佛教理论基础的般若思想〉;默雷:〈台湾学术界对印顺法师《人间佛教》思想之研究〉;吕胜强:〈人菩萨行的理论与实践〉〈印顺导师「人间佛教」之菩萨观及道次第初探〉等等。 [5]圣严法师:〈印顺导师的人间佛教〉——庆祝印顺导师九秩嵩寿座谈会讲稿——原刊登于《人生》141期。 [6]《华雨集第四册》pp.65~66。 [7]「人本的佛法」语出自《药师经讲记》p.36「人本为中心的佛教」语出《佛在人间》p.20。 [8]《佛法概论》pp.1~3。 [9]《佛法概论》p.5。 [10]《杂阿含843经》「有四种入流分。何等为四?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大正2,p.215,b19~21。 [11]杨郁文〈佛法的人间性与现实性〉《由人间佛法透视缘起、我、无我、空》p.27 [12]同前注pp.27~28。 [13]《我之宗教观》p.3。 [14]杨郁文〈佛法的人间性与现实性〉《由人间佛法透视缘起、我、无我、空》pp.28~34。 [15]徐水良、施德容、高英勋等三位先生的主张,均登载于网路上。又,黄瀚〈一场沙尘暴破坏自然的警讯〉提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有『以人类为中心』,运用科技开发自然资源,求得人类生存,进而征服自然的自然超越论;有认为人类活动带给大自然过多的负面影响,因此应以『返璞归真』的方式,一切遵循自然法则,即使放弃现在的文明也不足惜的自然顺应说;有主张应抛弃以人为主的价值观,接受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份,与大自然的各种生物与生态环境和谐相处、互敬互重的『自然调和说』。」 [16]首先,由老死支逆观增长法至识支;其次,由识支顺观增长法至老死支;第三次,由老死支逆观损减法至无明支;最后,由无明支顺观损减法至老死支,完成等正觉。参阅《阿含要略》p.350又,诸佛悉皆于十二缘起逆顺观察而成正觉。见《杂阿含369及370经》大正2,p.101,b及c栏。 [17]《杂阿含287城邑经》大正2,p.80,b25~p.81,a7。 [18]〈法海探珍〉《华雨集第四册》p.72。 [19]《杂阿含53经》大正2,p.12,c21~25。 [20]参阅《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现见一切有情世间、器世间,物有转变故、因缘生故,诸有生者一切皆当有灭坏故;不应执我及世间常、恒、坚等。」大正27,p.994,a26~29。 [21]「宇宙论」与「人生论」的对谈,如印顺导师说:东山宗说「佛语心为宗」,「即心是佛」,是从有情自身出发,以心性为本,立场是人生论的。牛头宗说「道本」,泛从一切本源说,是宇宙论的。。 [22]《佛在人间》p.109。 [23]《无诤之辩》p.152。 [24]参阅《阿含要略》pp.265~432。 [25]《中观论颂讲记》pp.1~11。 [26]《杂阿含200经》「增上法」指导致增上、超凡、究竟灭尽诸漏的方法——现观无常法门、苦法门、无我法门等等。 [27]大正39,p.524,a5~8。 [28]《胜鬘经讲记》p.2。 [29]《佛在人间》pp.131~132。 [30]大正17,p.700,c24~27。 [31]大正16,p.118,b1~2;p.119,a5~6。 [32]印顺导师〈人间佛教绪言〉:「由于有本师释迦牟尼佛,我们才知道有三世十方诸佛。从『佛佛道同』来说,一切佛还不等于释迦佛吗?」《佛在人间》p.24 [33]大正1,p135,b23~c25;参阅杨郁文〈佛法的人间性与现实性〉《由人间佛法透视缘起、我、无我、空》p.48。 [34]《佛法概论》p.52。 [35]《阿毗达磨俱舍论》大正29,p.92,c28~29。 [36]《正法念处经》大正17,p.259,b10~11。 [37]《萨婆多毗尼毗婆沙》大正23,p.509,b11~12。 [38]《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大正27,p.208,a1~2。 [39]《阿毗达磨顺正理论》大正29,p.402,c5~6。 [40]《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大正27,p.905,a26~27。 [41]《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大正27,p.893,a23~24。 [42]〈五乘共法章〉《成佛之道》pp.86~87。 [43]《刚般若波罗蜜经》大正8,p.749,a6~9。 [44]《佛法概论》p.174如一直解放畜生为务,专事祭天、祀神、度鬼亦复如是。 按:在人间推行地藏法门,讲解赞叹地藏菩萨功德,防止人人造作地狱罪业,凡是从地狱出脱者永不复入;如此施行,才能够使地狱有情逐渐空却,终究地藏菩萨完了愿望而成佛。 [45]见《杂阿含785经》大正2,p.203,a21~p.204,a14;参阅《M.117.Mahācattārīsakasutta》P.T.S.MN.iii.pp.72~76 [46]参阅〈阿含要略〉.p.22表解「声闻乘、辟支佛乘、佛乘」见《增壹阿含十不善品第五经》大正2,p.792,b11~12) [47]《中阿含28教化病经》:「如诸佛法,先说端正法,闻者欢悦;谓说施、说戒、说生天法,毁呰欲为灾患,生死为秽,称叹无欲为妙道品白净。」大正1,p.460,b23~25。 [48]《中阿含38郁伽长者经》:「有能、有力堪受正法,谓如诸佛说正法要,世尊即为彼说苦、习、灭、道。」大正1,p.479,c29~p.480,a1。 [49]参阅《杂阿含200经》大正2,p.51,a23~c3。 [50]参阅《增壹阿含等趣四谛品第五经》大正2,p.645,b3~b24。 [51]《成佛之道》pp.a3~a5。 [52]《佛法是救世之光》p.382。 [53]《胜鬘经讲记》pp.48~49。 [54]《我之宗教观》p.75。 [www.2257.com,55]《成佛之道》p.a4。 [56]《成佛之道》p.254。 [57]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等「六念」;见《杂阿含554经》大正2,p.145,b12~c2。 [58]参阅《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大正8,p.748,c27~p.749,a20。 [59]《佛法是救世之光》p.382。 [60]《佛在人间》pp.103~104文中「人乘法」当指「世俗人乘法」或但「求未来世仍得人身,名人乘法。」《佛在人间》p.44。 [61]参阅《太虚大师年谱》pp.479~481。 [62]《说一切有部为主的论书与论师之研究》p.a2。 [63]《杂阿含393经》「若得无上等正觉,彼一切知四圣谛故。」大正2,p.106,b18~19。

慧能大师用:“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犹如觅兔角”一偈,总结般若的精义,真正是握得大乘佛法的心髓。世间与出世间,本来一体不二。欲出世间,必须先入世间,尤其是先入人间。所谓世间,只不过指自心的邪见、我执、贪、瞋、痴、慢、嫉等无明、烦恼;所谓出世间,并不是要人离俗避世,躲进深山无人迹处去闭关,不是逃离人间到诸佛净土里去,而是以智慧断除或转化自身的无明、烦恼。如慧能大师所说:“正见名出世,邪见名世间,邪正俱打却,菩提性宛然。”

总之,“佛、法、僧”三宝是一体三面,是“一而三”,“三而一”。原始三宝和住世三宝的作用,是帮助启发我们本身的自性三宝。因此,皈依三宝的真正涵义,就是皈依“觉”、“正”、“净”,这是修学佛法的总纲领。皈依三宝的真正的宗旨就是要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无上正等正觉”,也就是平常所说的“菩提心”。因此,“了生死,成佛道”是皈依三宝弟子修学佛法所追求的最终目标。

这里的邪见,代表一切无明、烦恼,正见则指般若智慧。只有以“无所得”的般若智慧为导,以离无明烦恼的清净心去修习六度四摄,才是大乘道,才是堪以到达无住涅槃彼岸的“波罗蜜多”。也只有以佛法特有的“诸法无我”的般若智慧为导,才能照破无明痴暗,保持无我无着、一尘不染的清净心;以此清净心不住于相而修六度四摄,才能真正自利利他,才能修得起六度四摄。无明、我执不破,难免自私自利,被贪婪、吝啬、嫉妒、瞋恨等烦恼所主宰,必定不能急人之难,热心布施,不能不贪不瞋而持净戒,不能临事镇定而行安忍,不能专心一意而入正定,不能明心见性而得超越智慧。自己烦恼重重,人格卑劣,必定不能摄化别人。即使从事弘法事业,为人讲经说法,也难免贪利养,争名位,嫉贤妒能;即使住山在寺,也难免心绪不宁,烦恼无端滋生。

、汉传佛教学佛基础——戒律

若能以无我人众生寿者,宁静、专一的清净心,从事利益众生的事业,必能有非凡的智慧、超常的精力、顽强的意志、高度的责任心和敬业精神,随之而来的必定是出格的成功。即便从事平凡的工作,也必定表现出不平凡的精神。清醒、镇定、忘我、宁静、专注的心态,被公认为是成就世间一切事业的根本。人若如法修持菩萨道,逐渐断灭、转化烦恼,以清净心尽职尽责,利益摄化众生,从心理学的人格论来讲,必定会塑成健康、高尚的人格。若烦恼断尽,只有清醒的智慧、无量的慈悲、超人的精进和济世利人的热肠侠骨,即便他尚未有三十二相、八十随形好,未具足三明六通,佛性的光明也会从他的身上放射,涅槃的常乐也会在他的心中驻留,必能获得人们的尊敬和信服,成为做人的楷模,起码分证佛的一分功德。谓之成佛,亦未尝不可。太虚大师所谓:“人成即佛成”,盖即此意。修学此道的人多了,国土世界必定清净庄严,佛教必然兴隆昌盛。

戒律通行于一切教派和一切佛教信徒,按不同的标准可以做出多种分类。以受戒主体为标准分为出世间戒和世间戒。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故此本文以华严宗判教为例谈汉传道教修行次第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