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 > 文学资讯 > 办法是亲骨血会师第一次就睡到了合伙,男方家

办法是亲骨血会师第一次就睡到了合伙,男方家

文章作者:文学资讯 上传时间:2020-01-12

  公元2017年9月28日,晚上十点左右。
  天黑漆漆的,夜很静,连一丝风的响动都没有,静得有点可怕。
  嚓,嚓,嚓。一阵脚步声隐隐传来,不重不轻,不疾不徐,在漆黑而静谧的午夜,足以让人胆寒。月光下,一个颖长的人影缓缓地向村东头的老卫家走去。他人走过去的地方,空气立即被浓烈的酒气所笼罩,就连树上的小鸟,都被呛得噗拉拉飞离了巢穴。
  十多分钟后,老卫家突然响起一声声凄厉的呼叫:“救命啊!”
  不大一会,喊救声消失,复归平静。
  接到报案,刑侦人员立即赶往案发地点。现场惨不忍睹,老卫全家五口全被人杀死,计有:老卫老俩口,大闺女山红,二闺女小红,另外还有十三岁的儿子建红。每人的身上,至少被刺了三至五刀。
  如此残忍满门灭绝式的杀戮,连刑警们都感到恐惧,浑身起鸡皮疙瘩。
  “队长,看这个。”
  现场勘察过程中,刑警小陈从死者老卫身旁发现一张被鲜血染透了的信纸,一行行触目惊心的文字映入刑警大队长何天佑的眼帘,尽管字迹已经不是那么清晰,但仔细辨认,也还认得:
  警官先生,本人是卫家的女婿。我知道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这是我不得已而为之,因为我知道,一件普通的婚姻纠纷,一个彩礼问题,再大也会被你们视为家务琐事,家庭内部矛盾,根本够不到判刑,甚至连立案的资格都没有。而我,恨透了卫小红,恨透了卫家的所有人,他们让我家破人亡,我要让他们不得好死,让他老卫家断子绝孙。你们不用费心破案了,一小时后,我会到公安局自首。杀人者,柳岩。
  
  (一)
  “9、28”特大凶杀案发生后,公安部门立即前往柳岩家,对柳岩实施抓捕。
  当公安刑警破门而入时,这小子烂醉如泥,正在蒙头大睡,望着自己被铐起来的双手,迷迷糊糊地问道:“警察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为甚要抓咱,抓,抓错了吧?”
  在审讯室里,酒醒了大半的柳岩接受了大队长何天佑的询问:“你叫柳岩?”
  “没错啊。”柳岩仍在迷迷瞪瞪的,搞不清老公安问啥要抓他。
  “你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柳岩眨巴着小眼睛,想了一阵说:“不知道啊,我怎么了?哟,我认识你,你在咱村下过乡包过村,你是何,何,对,何天佑队长。”
  “别跟我套近乎,你干的事,你会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我什么也没干啊。”
  “你今晚喝酒了?”
  “是啊,喝了。”负责记录的小陈快速运动着笔尖,生怕漏掉一个字。
  “喝的什么酒?”
  “何队长,咱还能喝什么酒,几块钱的散酒呗。”
  何天何点了点头,遂又问道:“喝了多少?”
  “一斤多。这酒劲儿挺大的,喝完就醉了。”
  “喝完酒后去了哪里?”
  “没去那里。”柳岩笑了:“喝醉了,还能去哪里?浑身软绵绵的,没一两力气,头很重,头昏脑胀,疼得厉害,连衣服都没赶上脱就睡了。”
  “谁能作证?”
  “我老爸老妈。还有,我姐我妹。对啦,还有我大姨妈。”
  问话嘎然而止,何天佑似乎在琢磨新的话题。沉默了一会,何天佑话锋一转问道:“你抽烟吗?”
  说着,拿出一支烟来弟给柳岩。柳岩接过烟,刑警小陈给他点上。看了看香烟的牌子,柳岩惊讶地说:“妈呀,何队长,中华啊,我今天可开荤了,这种烟,咱连想都没敢想过。”
  在柳岩吸烟的过程中,何天佑没再问话,现场再次陷入沉默。
  沉默,寂静的沉默,只有墙上的大挂钟在咔嚓咔嚓地走动。
  突然,何天佑冷不丁地大喝一声道:“柳岩,你杀人了吗?”
  柳岩浑身一抖,烟蒂落在地上,惊愕地回答道:“杀,杀人?谁,谁杀人了?杀谁了?”
  “你的新婚妻子,卫小红。”
  不提新婚妻子便罢,一提卫小红,柳岩勃然大怒,异常激动,像头急疯了的狮子,咆哮道:“别给我提这个贱人,龟孙王八蛋,害得老子好苦。这样狼心狗肺的蛇蝎女人,早就该杀,死不足惜。妈个逼。”
  疯狂了一阵,柳岩突然停下咆哮,复归平静,不解地问道:“何队长,你刚才说什么?小红,卫小红,她,她被杀了,被谁杀了?”
  对柳岩的表现,何天佑感觉有点意外:小子,是你酒醉未醒,还是故意和我装糊涂?又沉默了一阵,何天佑突然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厉声喝道:“柳岩,你放老实点,你在戏弄我们是吧?你既然告诉我们你杀了人,并说一小时后到公安局自首,现在又否认杀人,你开什么玩笑?”
  “我,我开玩笑?”柳岩看了看何天佑,又看了看小陈说:“何队长,小红,真的让人给杀了?这是真的?对了,你刚才好像说,是我杀了人?我还告诉你们,告诉你们要自首?不,不会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这么大的事情,千万不要和我开玩笑,这,这可是掉脑袋的事啊。”
  面对死不开口且还装聋作哑的柳岩,大队长何天佑感到,这个杀人嫌疑犯不简单,做了这么大的事情,一件惊天动地的凶杀案件,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头脑冷静得像没事一般。何天佑暗道:厉害,可能碰到硬茬了。
  瞅了刑警小陈一眼,何天佑指着柳岩说道:“我看这人酒醉未醒,还犯迷糊呢,今天的询问就到这里吧。”
  “小红被杀了?不可能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柳岩摸着后脑,脸上一片迷茫。
  “哼,装,装得很像,演得很好。你就装吧,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何天佑在心里冷笑道。
  柳岩被押走后,何天佑将柳岩掉在地下的烟头,用镊子轻轻夹起来,放进一个精制的小塑料袋里交给小陈说:“送到化验室。”
  
  (二)
  何天佑将这几天了解的情况向徐辉局长作了汇报。
  “何队,你是说,新娘在新郎家只住了九天,回去后,就一直没再回婆家来?而且,在这九天里,新郎根本就没能和新娘发生性关系?”
  “是的徐局。九天过后卫小红被接到娘家后,就没再回去。”
  “怎么,他们生气吵架了?”
  “据他的家人和邻居说,九天里因柳岩没有行夫妻之事,很是生气,但他由于畏惧新娘,敢怒而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他俩之间,没有明显的吵闹情况。不过,在走访女方村里人的过程中,得到一个很有价值的情况,女方声称,坚决不回男方家了,并说还要与男方离婚。”
  “为什么?”
  “村人反映说,在九天里,女方在男方家一直受到暴力摧残,生不如死。一位知情者还说,她曾经看到过卫小红一直在哭,脸上又青又肿,眼睛肿得比个核桃还大。可在男方村里,打听到的却是另一种情况,男方从没有打过女方,根本不存在家庭暴力。”
  “暴力摧残?我看不可能,没有道理。女方要离婚?刚娶过没几天就离婚?不对呀何队,这里有几个疑点。首先说,男女的相貌差距太大,女方十分美貌,男方异常丑陋,且男方还比女方大七八岁,他俩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没什么感情基础,按常理不会结合到一起,他们是出于何种原因走到一块呢?其次,九天里女方一直不让男方行房,结婚典礼期间卫小红正好来了月经,而且一连九天不干净,你不觉得这不合情理吗?我认为不会那么巧合。第三,为什么男方既然没有打过卫小红,不存在家庭暴力,那么卫小红脸上的伤从何而来,会不会是自己打自己?因为女方既然想离婚,总得找个离婚的理由吧?你说呢?何队。”
  “自己打自己?”何天佑若有所思:“是的徐局,我也感觉这里有些别扭,但一直想不出问题的原因所在。我们连续审讯了柳岩三次,但他每次只是说杀得好,卫小红该死,就是不承认他是杀人者。”
  “嗯,好。何队,带柳岩,这次我亲自审问。”
  柳岩被带到审讯室后,似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眼光呆滞,似乎精神也有点错乱,嘴里一直喃喃说道:“杀得好,杀得好。”
  “柳岩,我问你,你要如实回答,你的供词,决定着你的量刑程度,关系到你的生命问题,杀人是要偿命的,你懂吗?”
  柳岩抬起头,瞪着失神的眼睛说:“懂,我懂。”
  “那我问你,你的新婚妻子卫小红,为什么过完九天回到娘家后,就死也不回你家了?”
  “他妈的,贱人,贱逼。卫小红该死,她全家都该死,尤其是她大那个老不死的,还有她那个贱嘴的姐姐,死了活该。”
  一提起小红,柳岩不由得神经大发,暴怒起来,破口大骂,话脏得不堪入耳。
  “柳岩。”徐辉大喝一声道:“这里是公安局,请注意你的说话方式和说话态度。”
  柳岩一惊,知道自己情绪失控了,马上站起来说:“对不起啊警官,我,让她给气懵了。”
  “好啦。”徐辉一摆手说:“坐下,好好回答问题。”
  这次审讯有了重大进展,基本清楚了卫小红为什么一去不回,而柳岩为什么又痛恨她的原因。
  原来,卫小红回到娘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柳家。柳岩几次去请,都吃了闭门羹。特别是最后一次,柳家人齐上阵,将柳岩痛打了一顿,硬把他赶出家门,并说不和他过了,离婚。
  “警官,我知道我配不上小红,人家不想和咱过了,离婚就离吧,可我给她的二十八万彩礼钱,那全是我大借别人的,总得给我退回来呀。但人家说死了,不退,一分也不退。你们说,我能不气吗?”
  “生气是常理,你可以走法律渠道维护你自己的合法权益,总不能随便就杀人吧?而且还残忍地杀害了卫小红的一家。”
  一听这话,柳岩突然又发神经了,又开始咆哮起来,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喊道:“我是冤枉的,人不是我杀的,我没杀她,更没有杀她全家人,我是曾扬言说,不给退那二十八万的彩礼,我就杀了她全家。可警官,我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我那敢真的去杀人啊。”
  “柳岩,该怎么做,你好好想想吧,我们会找到你杀人证据的。你听着,公安部门不会随便冤枉一个好人,可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今天问话到此为止。带下去。”
  回到办公室,徐辉陷入深思。
  他将案件的前前后后都想了一遍,老是感觉这起杀人案破获得太过轻松了,虽然柳岩有重大嫌疑,但为什么他先是声称要自首,而后又一再否认杀人?这不合情理。那晚柳岩确实喝酒了,但他的家人以及四五个与他在一起喝酒的哥们,都证明他喝酒后烂醉如泥,在家里睡觉。
  至于那封血染的自首信。信,对,这封信里大有文章啊。
  想到这里,徐辉猛地站起身来,急促地对何天佑说道:“何队,快,把那封血书拿来,咱们再研究一下。”
  
  (三)
  徐辉仔细研究着这封被鲜血染红了的自首信:
  这封自首信上的字经过鲜血浸染,字迹有点模糊不清。凶手为何要留下这封信?目的只有一个,对,就是要证明杀人的是柳岩。可,即使柳岩再老实,他会傻到这个份上吗?他有武松杀人留名那份胆量和豪气?不会的。
  蓦然,一个疑问在徐辉的脑海中闪过:柳岩既然要告诉公安部门他杀了人,按时来公安局自首就是了,还在现场留什么信,此非画蛇添足?而且,放在任何一个地方均可,没必要放在血泊里,这分明是凶手有意让鲜血把信上的字弄模糊了,其目的是怕人们认出笔迹,凶手这是在蒙混过关。柳岩既然承认了杀人,又何必这样遮遮掩掩?
  不对,这里一定有出入。
  徐辉抬头目视着何天佑,提出他一个新的看法:“何队,我觉得柳岩不像凶手。杀人的,会不会另有其人。”
  何天佑心里一动,说道:“徐局,你是说,是另外一个人杀了老卫全家?那杀人动机又是什么?”
  “是啊,如果说柳岩杀人是为了那二十八万元的彩礼钱,那么另一个人杀人,其动机在哪里?如果杀死老卫全家的真是另外一个人,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除非,他和老卫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突然,徐辉眼睛一亮,想到了一点,马上对何天佑说:“何队,种种迹象表明,卫小红悔婚,会不会是一个预谋?”
  “预谋?徐局是说,卫家,有骗婚嫌疑?”
  “我只是猜测。假如卫家并不是真心想把闺女嫁给柳岩,而是为了那二十八万彩礼,钱到手了,卫家自然会提出离婚。如果老卫真的是这种人,那么,会不会在其它人家,也上演过相同的骗婚闹剧呢?”
  一句话点亮了何天佑的心灯:“对啊徐局,你分析的有道理。这样吧,我们再去女方村子里查访一次。”
  山重水覆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
  几天后,案件有了重大发现。
  何天佑一回到局里,就匆忙敲开局长的办公室,惊喜地对徐辉说:“徐局,经查访,案件终于有了新的发现,老卫家的两个闺女,都有数次婚姻的异常状况。这个卫小红,经人介绍在和柳岩谈恋爱之前,曾经和一个叫曹东雷的男子结过婚并同住了一段时间,但连婚礼都没赶上举行,就解除婚约了。据说,因为索要彩礼,那个男人还多次来老卫家闹过,也曾扬言,如果老卫不退还二十八万元的彩礼,他就杀掉老卫的全家。”
  这个重大发现证实,徐辉的推断是正确的。
  徐辉局长觉得收网时间到了,于是果断下令:“拘捕杀人嫌疑曹东雷。”
  然而,曹东雷早日逃之夭夭,不知去向。
  经过周密侦察,三个月后,在河北涉县索堡镇农村一个废弃窑洞里,刑警们终于将老卫家灭门惨案的嫌疑犯曹东雷抓获。
  曹东雷对他杀死老卫全家的罪行供认不讳。
  在审讯室里,何天佑问嫌犯:“你为何杀死老卫全家?”
  “因为他们骗婚骗得我好苦,我发现他们的骗婚行为后,提出解除婚约,但她家死咬住我提出解除婚约在先,拒绝退还我那二十八万元巨额彩礼,我愤怒极了,一口气喝下八两白酒,脑一热,拿了把杀猪刀,便将老卫那老混蛋全家杀了个精光。”
  “凶器呢?”
  “扔了。”
  “扔哪了?”
  “村边一个废弃的枯井里。”
  “那你为何要在现场留下那封自首信?”
  “因为柳岩刚与卫小红结婚,我想你们一定会怀疑到柳岩身上,就,就写了那个。我本来,是想找个替死鬼,嫁祸给他的,谁知道最终,唉,还是被你们看穿了!”
  何天佑冷冷一笑:“为了转移我们的视线?”
  “对。不过,就算我不杀他们,也有人出来杀他全家。”
  何天佑一惊,问道:“此话怎讲?”
  “因为,他老卫利用两个闺女以和人结婚为名,每次都是索要彩礼二十八万,受骗的不止我和柳岩,至少也有六七家。”
  徐辉、何天佑、小陈等人听了曹东雷的话,你瞧我,我瞧你,人人脸上呈现出惊骇之色,半晌无言。   

问:女子再婚,婚后拒绝同房,男方提离婚女方就要几万块钱,不给不离,女方是否涉嫌骗婚?

问:有人说彩礼坑害了许多男人,为了娶媳妇借钱贷款给女方彩礼,结婚后又突然玩“消失”,你怎么看这事?

图片 1

图片 2

我来回答这一问题。

您好,我是情感类创作者。

一是,当今社会这类问题很多,以恋爱骗钱,以婚姻骗钱,已经成了一此人的生存之道。在社会上大有人在。我搜集了很多这方面的实际例子。

彩礼是中国很多地方流传下来的风俗,按照男方条件和女方条件适当的礼金是可行的,毕竟彩礼是很多地方百姓嫁娶的风俗习惯。当然,用彩礼来故意刁难或者攀比成风就是风俗习惯的亵渎了。

二是,有一郊区陈姓女子,今年仅有24岁,像貌长的还算可以。在网上认识了一名偏远农村的王姓男子,与女方同岁,小伙子长的很精神。42天的网恋后,约见面,就住在了一起,然后陈女子就住进了王家,她们共同生活有9个多月,在这9个月里王家布置新房,装修房屋,购买家俱,过彩礼6万元,金首饰2万元。突然一天陈女子失踪了,她的家也不知道那里去了,据当地村干部说。这女子从17岁到24岁之间有这种情况已经6次了,就是男方找上门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无结婚手续,只好认了。

我有个表姐,当年结婚的的时候女方这边提出35万彩礼,男方家庭就是一般工薪家庭,根本不可能一次拿出这么多钱,过了一个月,男方父母提着黑色小袋子来女方家里,很无奈的说砸锅卖铁只凑了这21万,剩下的14万能不能先打个欠条,我姨夫见状况也是不好意思了,男方家庭条件当时的确倾尽家底凑了这21万,男方全家也是诚意满满,姨夫最后家里商量,剩下的也不用打欠条了,就这么多就行了,当天两家就订婚了。

二是,以订婚为名骗钱。一中学女老师,外地人也,学历还很高,据说家里很穷,但她靠这谈恋爱骗取100多万。今年33岁,从学校就开始骗,到去年8月前,已经与人订亲7次,毁婚七次,办法是男女见面第二次就睡到了一起。订亲把钱弄到手后,就开始加码加钱,达到男方不勘重负而离开。造成男无言女高兴的结局。这是与其同一办公室的老师与我说。

半年后结婚当天,女方这边退了16万给男方,这件事情男方很感激在心,前年男方买房的时候,写的我表姐一个人名字,现在表姐夫对岳父岳母比对自己父母还要好,买车后隔三差五提着烟酒来岳父家喝两杯,我有时候也能沾光喝两杯,哈哈。

三是,以结婚骗钱。钱越来越不好骗了,所以由恋爱,订婚,结婚,全程的骗钱。这样人也大有人在。一般都是生活一年左右,提出很多理由,造成男女双方离婚。这种骗钱的女人,一般不生小孩,骗钱比较多。有一翁姓女子,今年34岁,从20岁到现在,结过四次婚,离过四次,在这四次中,男方年龄比较大,都是比较朴实的农民。

所以,只有按照男方经济条件适当的彩礼是可行的。

总之,上述这些现象社会上比较多,男人一定要防备为好。

我认为这是男人自作自受的结果。

女方虽再婚,但已经和男方领了结婚证,就是合法夫妻,所以,不存在骗婚一说。

为了娶媳妇,借贷给彩礼,这样的婚姻基础,本来就没有爱情的成分,既然没有爱情,为什么要结婚?

男方觉得受骗是因为没有享受到结婚后,男人应有的权利,比如:女方拒绝同房或其他方面的权利,男方感觉很冤枉。男方想离婚,女方就要几万块钱,不离,日子没法过,所以,男方左右为难。那现在到底怎么办?

因为男人心中“传宗接代”的思想在作祟,因为“孩子随父姓”的思想在作祟。

首先,成家不易,先从女方角度看两人关系:

男人出高额彩礼娶媳妇,是因为这样不平等的婚姻,对男人也是有利的,比如,生了孩子随父姓,给男人传宗接代。

女方和男方结婚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找一个管吃管喝管住的男人,还是她本人就性冷淡,或还是曾受到过前夫的性伤害?或是虽离婚了,但还是对前夫念念不忘?如果是她只把二婚的男人当“饭票”,或还对前夫不能忘怀,那我觉是她不爱二婚的男人,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她只想利用二婚的男人,那二婚男人选择离婚是对的。她要几万元,肯定是不能给的。

高额彩礼多少钱?现阶段下,对于普通家庭来讲,二三十万,就是高额彩礼了,但是这所谓的高额彩礼,连支付代孕费都不够。

若女方属于性冷淡,或曾受到过性伤害,那是需要现在的男人更多关爱,甚至去医院看看医生,这会慢慢治愈的。其次,从男方角度看两人的关系。

你出二三十万彩礼,妻子生了孩子,能给孩子喂奶,能带孩子,能照顾孩子。

男方当初为什么会和她结婚呢?一定是有爱的成份,但没想到的是,女方婚后却如此拒绝男方的亲近。男方若现在放弃她,那当初在她身上花费的时间,金钱,感情是不是全都浪费了?离婚,再找一个女人,哪能那么容易。

可是如果你找代孕,起码六七十万的代孕费,代孕女人生了孩子,孩子给你就不管了,你得自己带孩子,自己给孩子买奶粉喂奶。

所以,男方还是尽量从“合”的角度去考虑,多沟通,多了解。了解她拒绝与男方不同房的原因,多关爱,多体贴,女人是感性的,女人是先有情,才会有性,男人不让她感觉男人对她的情谊,她拒绝男人,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样再一算下来,高额彩礼娶来的媳妇,比找代孕便宜多了。

再其次,女方不愿与男方同房,是不是也与男方在婚前和婚后因为彩礼,因为房子,因为其他方面的生活琐事有矛盾,而让女方对男方心怀不满,怨恨在心,所以,通过不与男方同房的形式,报复男方,发泄自己的不满?双方是合法夫妻,而性关系不合谐,或压根就没有性关系。一般来说,与男女双方关系交恶有很大因素,所以,男方也是需要多方面反省自己,看看自己在哪些方面伤害了女方,让女方这样反感自己。先及时补救,尽可能拉近女方和自己的关系,然后再试着去建立和谐的性关系。

如果男人没有了传宗接代的思想,如果男人没有了孩子必须随父姓的思想。

如果,男方已竭尽全力修补婚姻关系,女方仍然是暖不热的石头,那只有离婚了。

如果所有的婚姻都以爱情为基础。

本文由www.2257.com-葡京www2257com投注网『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办法是亲骨血会师第一次就睡到了合伙,男方家

关键词: